未分類

薇薇安俏臉頓時一白,她畢竟沒有多少在外行走的經驗,這次也不過是副院長考慮到危險指數不是很高才派遣她出來長見識的,那裏想到竟然表明身份想讓對方知難而退,反而卻把自己衆人推到了風口浪尖,隨時可能殞命!其他拼死拼活的學員一聽,頓時如喪考妣,知道不拼命就活不下去了,一個個咬緊牙關。

“我負責那個光頭,剩下的一個八階老師你頂住,我解決他之後過來幫你。”冰藍沒有多餘的話語,恐怖的鬥氣如同山洪崩堤,浩浩蕩蕩的鋪蓋而來,無形的衝擊波把地面的沙塵卷的四散飛舞,周遭空氣的溫度急劇降低,森然的白色光柱伴隨着湛藍色的冷霧氣升騰,這種極致的冰寒甚至對鬥氣擁有極強的壓制,除了秦守之外,其他人都感覺血液有些難以流通了,鬥氣更是隻能發揮出原先的七成水平。

冰藍如同一道白色的閃電,剎那間跨越了數十丈,尖銳的冰柱若離弦的箭矢帶着可怕的勁氣衝撞而來,孤狼雙眼暴睜,兇厲大吼,身上蓋滿了鬥氣鎧甲,形成了土黃色的鬥氣護盾,硬生生接下了這一擊,但是塊塊墳起的肌肉猛然一顫,面前的護盾凝結了大片的冰霜,甚至有着朝上蔓延的趨勢,轟然破碎間,爆裂的衝擊力讓孤狼倒飛而出,地面上拖着長長的拉痕。

任誰都沒想到,冰藍一擊竟然讓同階位的強者吃了大虧,孤狼也沒想到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少年竟然敢主動出手,而且鬥氣還是如此的澎湃,頓時勾起了他好戰的熱血以及兇厲的殺氣,冰藍沒有多說話,冷冷的看着他,淡淡的說道:“上來打,下面地方太小!”

“狂妄的小鬼!”孤狼怒吼一聲,背後黃色的鬥氣雙翼展翅,與冰藍一同飛上了天空,兩人在天空之中戰鬥,鬥氣噴涌,寒氣森然,看的下方一陣目眩神迷,所有的男性學員紛紛露出敬佩和羨慕的色彩,而那些女學員更是紛紛欽慕,如癡如醉,崇拜強者是人性的共通之處,冰藍赫然成了所有人的偶像,同樣是少年,但是人家卻擁有了可以獨佔八階強者而不落下風的實力,放眼望去,除了學員的高階少數幾個學長學姐之外,即便是整個帝國都找不出幾個這樣天資可怕的人,要說有能夠穩壓冰藍的,恐怕唯有年輕代第一人的大皇子龍傲天了。

冰冷的甚至可以凍結骨髓的寒氣即便是隔着老遠的地方從天空上傳來,依然是讓人情不自禁的牙齒打顫,下方的戰場則是混亂起來了,學員們手忙腳亂的兩個打一個,可是這些同樣兇悍的傭兵們一對二仍然是不落下風,勉強是和平對陣的場面,但是客卿教師卻難以抵抗蒼鷹的攻勢,每每都要口噴鮮血,也難怪,爲了掩護學員們撤退,耗費了不知道多少的鬥氣,而且契約魔獸也同樣的精疲力竭不能戰鬥,現在處在劣勢難以扭轉。

不過好在他還有幾個天驕學員壓陣助攻,火鳳仙的御火能力堪比魔法師,不僅沒有成爲累贅,而且還能在關鍵的時刻助攻,精靈姐妹花希芙蓮和莉莉絲在森林裏那是如虎添翼,自然魔法的神奇讓秦守同樣是大開眼界,簡直如同木遁一樣的神奇,操縱藤蔓抽打限制蒼鷹的行動範圍,不過比起真正的木遁差了太多了。 「無顏,你手頭上還有清除異類的任務嗎?」

九沒有想到,這種話會從一個異類口中說出。

九愣了一下,她憤怒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解。

但九並沒有因此放棄對蝶的戒備,她依舊把蝶當做是敵人。

「你想要任務?你覺得以你現在的狀態,適合接任務嗎?」

無顏當然注意到九神情的變化,但他並沒理會九,而是徑直回應著蝶。

蝶明白無顏的意思,正因如此,她才遺憾的看了自己的右臂一眼。

「你能理解自己現在的情況就好,等你的右臂徹底恢復了,我自會安排任務給你。」

無顏這麼說著,而蝶也就沒有再提及任務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千夫長…怎麼和異類勾搭在一起…!?

我絕不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我要舉報你…!!」

這時,九開口了,她這麼威脅著無顏,打算用這種強硬的方式來套取無顏的情報。

「九,不要拿這一套嚇唬我。

她雖然是異類,但她卻普通的異類不同。

我問你,你見過喜歡自相殘殺的異類嗎?而她,就是那種人。

所以,她的存在是必要的,她可以為我們利用,這也是她出現在這裡的理由。

那麼,你還要去舉報我嗎?」

無顏解釋著,他此刻的語氣比剛才冰冷了許多。

「你的意思是…組織認可了她的存在…?!」

通過無顏的話語,九似乎明白了什麼,她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就是這樣,九,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了…」

「我知道你討厭異類,我以後會盡量避免你和她碰面。」

無顏這麼說著,他那藏在面具下的臉露出了愉悅的神情。

而蝶在一旁聽著無顏的話,她有些不屑的輕哼一聲。

蝶和無顏相處了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她差不多摸清了無顏的性格。

所以,蝶現在能猜得到,無顏此刻究竟是何種神情。

「好無聊,和你們人類戰鬥真的好無聊,你們人類,總是這麼自大。

無顏,我去醫院了,你就在這裡繼續訓練她吧。

希望有一天,你能把她訓練成合格的異類屠夫。」

蝶不想深陷接下來枯燥的對話之中,所以她就擺擺手,打算就此離開。

「蝶,說起來,你現在也沒有和異類交手的經歷吧。

自從你來到這裡之後,你就一直被安排應對賢者們呢。

如果你面前出現了一個異類,你有自信清除他嗎?」

無顏問了蝶一個別有深意的問題,他盯著蝶的眼睛,等著蝶的回答。

「當然了,我不僅會清除他,我還會細細品味整個過程。

無顏,你在懷疑我?難道你覺得,我的殘暴只是為了活命而裝出來的?」

蝶理解了無顏話中的意思,她皺起眉頭,略帶怨念的瞪了無顏一眼。

「不,我從未懷疑過你。你回去好好修養吧,我明天會來找你的。」

「我明天可不想看到你,你明天還是在這裡訓練這個十夫長吧。」

對於無顏的話,蝶並不領情,因為無顏的懷疑讓她感到鬱悶。

蝶就這樣離去了,而訓練場中只剩下了無顏和九兩個人。

「如果不是剛才的戰鬥,我還不知道你居然變這麼強了。

九,你為什麼故意不在訓練中使出全力?」

無顏質問著九,他很清楚,以九剛才展現出的實力,完全可以輕鬆應付現在的訓練強度。

「我沒有放水…在訓練中…我真的已經盡全力了…」

九這麼回應著無顏,而她此時也腿一軟,癱坐在地面上。

其實,之前的訓練就幾乎耗光了九的體力,但由於對異類的執著,九還是站了起來,選擇了戰鬥。

強大的執念讓九暫時忘記了身體的疲憊,她算是預先透支了體能。

正因如此,戰鬥過後的九就再也無法使出一點力氣了,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酸痛不已。

「原來如此,剛才就是你的極限實力了。

但就算已經到了極限,你還是展現出了強大的戰力。

我有些好奇,處於滿狀態的你,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

無顏這麼吐槽著,他看著癱倒在地的九,也就放棄了繼續訓練的念頭。

「算了,你今天也就此休息吧,我會叫醫生過來的。」

無顏並不打算把時間耗在勞累不已的九身上,他想起來,自己還有些事情要去處理。

所以,無顏在對九留下這句話后,也離開了訓練場。

重生之諸天臨時工 「最近外面似乎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我也差不多該把精力放在外面的事務上了。

先去問問那兩個百夫長吧,也許能獲得一些有趣的線索。」

無顏這麼自語著,他心裡已經想好了要去的地方。

與此同時,輝一行人闖入了這座陌生的村落。

毫無疑問,輝等人剛進入村落,就被一群人團團圍住了。

他們臉上的神色,寫滿了對輝等人的不歡迎。

這時,塔可對輝點點頭,像輝傳達了一個訊息。

早在輝他們闖入這個村落之前,輝就和塔可約好,如果能確定村落里的人是異類,那塔可就點頭示意。

正因如此,由於塔可的訊息,輝現在才搞清楚了眼前的狀況。

「我們這裡不歡迎外來者。」

一聲威嚴的聲音傳入了輝的耳朵,但輝總覺得,這種開場似乎已經出現過好幾次了。

「我們不是外來者。火焰,傳達我的能力吧。」

塔可淡定的解釋著,她稍稍扯開了左手袖口,凝神並使出全力讓自己的手上燃起了火焰。

而塔可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最快證明塔可和村子里的人一樣是異類。

不過,輝萬萬沒有想到塔可會這樣做,他也沒想到塔可居然成功燃起了火焰。

太平洋超級帝國 輝明明記得,塔可身上的水手服擁有抑制能力的作用。

輝愣了一下,他難免會擔心塔可因此陷入暴走之中。

索性,塔可在證明自己的身份后,快速合上了袖口,而火焰也隨之消失了。

在看到火焰消失之後,輝這才鬆了口氣。

「你是我們的一員,可是,他們並不是吧。

我的能力是感知,我能感覺到,他們是人類!」 自從蝶被無顏帶到組織里之後,已經過去很多年了。

當然,在這期間,蝶為組織做了許多事情。

蝶是異類,正由於她身份的特殊性,所以這些事情只能由她來做。

不過,現在的境況並不是蝶想要的,她已經厭倦了為組織賣命的生活。

雖然蝶的內心並不光明,但她想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她甚至想離開這裡。

可是,蝶看著組織的高牆,她很清楚,自己陷入了一個永遠都無法擺脫的旋渦之中。

所以,蝶只能嘆了口氣,走向了無顏所在的房間。

她敲了敲無顏的房門,但屋內卻沒有人應答。

這時,蝶卻意外的發現,無顏的房門根本就沒鎖。

這讓蝶猶豫了幾秒,最後她還是推開了房門,走入屋內。

出乎蝶預料的是,無顏居然在屋裡面。

而無顏背對著房門,似乎沒察覺蝶已經進來了。

蝶剛想吐槽無顏,她就注意到,無顏正帶著耳機聽著什麼。

正因如此,蝶放棄了吐槽,她看著無顏寬闊的後背,坐在了門口的椅子上。

無顏這傢伙,居然也會露出這副毫無防備的樣子,真讓人意外。

如果我現在突襲無顏的話,我會得手嗎?

可是,我不擅長近戰,我的能力是霧,我只能靠奇襲得手。

蝶這麼想著,她難免會幻想著自己突襲無顏的場景。

於是,蝶先看向了茶几上的水果刀,然後又看了眼無顏的後頸。

不,我不會得手。

無顏能看穿我的霧,即便他身在霧中,也能感知到我的位置。

無顏很強,恐怕還沒等我接近他,他就已經讓我長眠了。

對了,無顏現在真的沒注意到我在屋內嗎?

以他的實力來說,他早就應該察覺到了。

可是,他為什麼還戴著耳機,他究竟在聽什麼?

蝶沒有繼續幻想下去,她把注意力轉移到了無顏的耳機上。

而在這時,無顏卻摘下了耳機。

「你剛才是不是在幻想偷襲我?蝶,最好不要抱有那種可笑的想法。」

無顏開口了,他這麼警告著蝶,同時也轉過身來,盯著蝶的眼睛。

「既然你知道我來了,為什麼還背對著我呢?

你知道,我是個陰冷的人,會想那些事情也是正常的。

我今天來就是想問你,我還要為你們做多少次那種事情?

那種事情,真的需要我來做嗎?

你們的實力都很強,完全可以自給自足,根本不需要我。」

蝶吐槽著無顏,她沒有掩飾什麼,而是徑直說清了來意。

「正因為你是異類,所以才需要你做。

怎麼,你不想幹了?我記得,你不是很喜歡殺戮嗎?」

「我的愛好,也只是對於我的同類而言,我並不鍾情於傷害你們人類。」

蝶露出了一副苦惱的神情,她避開了無顏那拷問般的目光。

「我為你們做的夠多了,我想申請去清繳異類,我不想再參與你們人類的內鬥了。」

蝶嘆了口氣,她低下頭、伸開手,看著自己手心的紋路,等待著無顏的回答。

「也是,自從你來到這裡之後,就一直在對付那些賢者呢。

不過,也許你並不知道,我帶你回來的目的,可不只是對付賢者這麼簡單。

我之所以帶你回來,最主要的就是想讓你幫我們清除異類。

可現在讓你去清除異類,對你來說還有點困難。

你的能力太弱了,你無法一個人對付一群異類。」

足球之神一般的前鋒 「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呀,你和我搭檔,我相信我們能夠做的很好的。」

對於無顏的解釋,蝶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而無顏卻搖了搖頭,他似乎早就料到蝶會這麼說。

「蝶,我想讓你幫我們清除異類,這就意味著我們需要你變強。

如果你依舊這麼弱,那組織可能會先清除掉你。

不過,組織最近倒是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急需實驗品。

如果你參加了這個實驗,說不定組織就會答應你的申請,不再讓你對付賢者了。

最重要的是,這個能夠大幅度提升你的實力,會讓你變得很強。」

無顏這麼對蝶說著,他的臉上竟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不要把我當傻子,這種實驗的風險一定也很高吧。

難道你想讓我參加這種實驗?如果我死了,那你的計劃不就落空了嗎?」

蝶皺了下眉頭,她並不願意參加這種實驗。

「我的計劃,隨時都可以改變。而你,想要活下去,卻並沒有太多的選擇。

我先告訴你實驗的內容吧,我想你一定會感興趣的。」

無顏這麼說著,他停頓了一下。

「經過調查,我們認為,你們異類的能力可能來源於骨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