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薛博福扔下這句話,就從工具箱裏拿出了一個黃色的符文壇子,並且手裏握着一把符文劍,楚菡也不甘示弱也拿出了一個黑色罈子,並且把自己的手指咬開,滴血在上面,隨着一聲啵,罈子就開了,從裏面出來了一個渾身漆黑的小個子男鬼,它渾身黑氣纏繞,一看就是受了冤屈而死的厲鬼。

薛博福的罈子裏出來的是一個渾身血紅,帶着髮髻的女童,這隻鬼出來之後,整個空間的溫度都降低了不少,可見也不是尋常的鬼魂。

他們都召喚出了自己的豢養的小鬼,薛博福拿着神符拎着符文劍衝在了最前面“楚菡,你斷後,我們衝出去!”

“喔……”

看到這麼多行屍,薛博福和楚菡的小鬼都嚎叫了起來,他們的嚎叫並沒引起這羣行屍的恐懼,相反,這些行屍也抓狂起來,集體昂頭大叫,隨後快速的圍攻我們。

王大娘和嬰兒看到我們聚集在一起,他們倆直接把目標鎖定在了薛博福和他的紅衣女鬼身上,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殺死他們!”

場面全亂套了,要是被他們圍攻成功,我鐵定是被撕扯的零碎。

我一看側面的行屍先過來,直接抽身上去,可是一個手卻抓着我“你幹嘛?找死呢?躲我後面。”

楚菡一個身影從我眼前衝過去,就向那些發狂的行屍攻擊,她的小黑鬼在空中淒厲的叫着亂舞。

現在這些徹底失去理智的行屍全部抓狂了,不但憤怒,並且接近了沒有任何人性的殘忍,它們很明顯把我們這些活人當成了食物,只要有同類在前面擋着他們就會好不客氣的伸手把前面的‘人’撕碎,甚至是吃下去。

巧玲和巧斌早就嚇癱在地了,吳超拿着54小手槍崩了幾槍根本就起不大作用,這些‘人’是徹徹底底的喪屍,除非你能把它們全部摧毀成粉末,不然它們會不死不休。

王大娘現在是徹底瘋狂了起來,整個村子裏都是她嗚嗚的聲音,可見她應該是這裏面的頭號喪屍。

那個嬰兒咆哮着和薛博福的紅衣女鬼戰

在一起,不時有淒厲的聲音傳出來。

薛博福施展渾身解數,手裏的符文劍揮動就有一個屍體倒下去,那些喪屍更是近不得他的身。

王大娘已經把薛博福當成了頭號大敵,她突然吐出幾口黑色滿是臭味的黑水,而後舉着鋒利的爪子朝薛博福攻了過來,每招都是攻取他薄弱的脖子。

這邊的楚菡嘴裏不停的念着咒語,他的小黑鬼幾近瘋狂的撕扯那些喪屍,無奈這些喪屍太多,它也討不到半點好處,身上也是被喪屍們扯的很零碎。

這時,吳超那邊的喪屍也大動起來,楚菡叫着“你們過來!”她擊退這邊的喪屍,把黑鬼留下來戰鬥,又是一馬當先的擋在了我們的前面,手裏的咒符一張張的甩了出去,手裏的短劍不也是不停的揮舞。

我看着她衣服有些破碎的樣子,伸手把她拽在了我身後,她一個沒站好,就倒在我了懷裏,一陣香軟襲來,不過我沒心思想兒女情長,把她扶好,沒等我說話,她就一陣大吼“你腦子有病啊!”

我不管她,拿出了搖鈴,把手裏剛剛沾了我的血的神符全部撒了出去,隨後從揹包裏抓出一隻已經壓扁的七星燈沾上我的血也扔了出去,然後祭起引魂符,大喝一聲“天靈靈,地靈靈,四面八方顯神靈,七星明燈引屍路!”

重生之將門庶女 隨着我的搖鈴晃動,那些發狂的喪屍動作慢慢停止,嗚嗚的昂起了頭瞅着燃起來的七星燈,我早把揹包背在了胸前,從裏面撤出一沓冥錢扔了出去“冥錢鋪路,天地顯神通,行屍擇路走,投胎大陰明……”我又學着爺爺的樣子發出了“哦哦…嗚嗚……”的聲音“咦喝瑪雅,歸去吧……”

我必須要控制七星燈,這樣也不得不深入這羣喪屍之中,楚菡和吳超他們簡直就是看呆了,根本想不到我會有留有後手,特別是楚菡,她之前稍微聽說過趕屍一脈的故事,不過卻在好多年前,趨近於滅亡,現在她算是親眼目睹了,這趕屍一脈和他們玄門有得比。

“愣着幹嘛?還不快走!”

薛博福回頭一看我控制了一大半的喪屍,他對楚菡和吳超幾人大

喝“楚菡,你帶着他們走!”

楚菡反映過來,招呼小黑鬼回到身邊,拉起巧玲就順着我引開那些喪屍的空隙竄了出去。

“快走,別看了!”

我看到楚菡竟然一慢慢的看我趕屍,我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弄不好自己就搭進去了“還不快跑!”

吳超雖然嚇壞了,但還沒嚇傻,他扛起已經昏過去的巧斌就朝村子外跑。

楚菡看了我一眼,丟下一句“小心。”這話讓我一陣感動,不過她的擔心不是多餘的,因爲我這裏聚集了很多的喪屍,薛博福那裏倒是輕鬆不少,只留下了王大娘和那鬼嬰在戰鬥。

如果,我控制不住這些喪屍,下一秒就能把我啃得骨頭不剩。

我額頭上冒出了汗水,我深處這羣喪屍的正中心,它們身上發出了讓人噁心的惡臭和血腥,並且還有那恐怖的樣子,我真的有些忍不了了。

“歸來吧!”

我再次灑出了冥錢,大喝一聲,引着這羣喪屍朝村子裏走去,我腦子裏很亂,在給自己想後路!

狐狸也察覺出了什麼盡然從黑蓮花裏蹦了出來,窩在我的頭上,對着這羣喪屍不住的呲牙,並且對旁邊較弱的喪屍發起了攻擊。

楚菡他們幾人沒有受到任何的威脅,儘管是有兩個喪屍圍堵,還是被她和小黑鬼輕鬆的解決了。

她皺着眉頭看着那羣往村子裏移動的喪屍,又看看正在和王大娘爭鬥的薛博福,心裏也是一陣大急,拿着小短劍就要衝過來“老師,喪屍進村子裏了!”

薛博福看了一眼“知道了,你別過來!這兩個不是你所能對付的,快跑,在山下等我們!”

“不!”

楚菡又開始倔強出來,引着小黑鬼朝王大娘攻過去,結果小黑鬼只是一招就被王大娘擡手扇了出去,在空中發出一聲淒厲的鬼叫。

楚菡一下子愣住了,還沒出手就被吃了大虧,這小黑鬼可是一個厲鬼啊,一巴掌就被呼飛了,她看了眼有些狼狽的薛博福,也知道兩個不是一般的喪屍。

(本章完) “走啊!”薛博福大喝一聲“有人在控制這屍體!你們快走,能走一個是一個了!”他最終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喪屍一定是被人煉化了,不然不會這麼厲害,自己拼了命也打她不過,不是想必應該是血屍之類的高級屍。

楚菡不敢遲疑,對着我這邊看了眼,召回小黑鬼,帶着吳超他們消失在了山村外的山路上。

這鬼嬰也是無比的厲害,對戰紅衣女鬼竟然處在了上風,薛博福已經是在盡力了,他是一個資深的法醫不假,但是,玄門這塊的道行還不是很深,也只能豢養厲鬼,至於召喚鬼將之類的高級物種只能搖頭了。

他回頭一看我要消失在路口,引着王大娘和鬼嬰跟隨了過去,他現在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就算是犧牲我們兩個人也要保住楚菡他們,能活一個算一個!

顯然,我是不知道薛博福的想法,但,我的求生慾望很強,時刻在想着怎麼能脫身,這羣喪屍在身邊,我就算是想召喚小薇也沒機會。

我手臂搖鈴搖的有些麻木了,狐狸已經抓死好幾個喪屍,我聽到身後傳來淒厲的聲音,回頭一看薛博福已經竟然也朝村子裏趕來了,並且在和王大娘在鬥着。

看到王大娘現在的樣子,我心裏有些抓狂,更是有些發毛,特別是聽到她那種毛骨悚然的嗚嗚叫聲,隨着王大娘的靠近,這羣喪屍竟然騷亂了起來,不再聽我搖鈴的指揮!

“別過來,我要控制不住了!”我對薛博福大喊,這不是要整死我麼。

“嗚嗚……”

王大娘也扯着嗓子嗚嗚叫起來,那個鬼嬰竟然也是呲哈呲哈的叫,紅衣女鬼算是被徹底被打敗了,少了一條腿不說,還恐懼的亂跑。

薛博福也發現了端倪,但是他已經無力迴天,王大娘對他也發起了有力的攻擊,鬼嬰更是扔下紅衣女鬼,朝我追殺過來。

這羣喪屍算是徹底不聽我控制了,開始嗚嗚的吼叫起來,甚至我貼了幾張沾血的神符也不大管用,我有些無語的看着薛博福,現在我是身陷狼窩,想跑都無從下腳,狐狸也是猙獰着吼叫,等它

看到撲過來的鬼嬰,嚇得直接竄進了黑蓮花裏,並且還不忘大罵一番“你個作死的鬼嬰還敢在我面前囂張……”

鬼嬰咯咯的笑起來,圍着我打轉轉,我也是醉了。

事不宜遲,我使勁兒的搖了下搖鈴,接着鬼嬰捂着頭咆哮起來,鋒利的牙齒也露了出來,那羣喪屍也是抓狂着,我趁此機會,快速的衝了出去。

此時,薛博福和王大娘的大戰已經處於下風,見我衝了出來,他大喝一聲,用手術刀照着自己左手手指整個齊刷刷的劃了一刀“天地神靈,驅鬼降妖!”他這是動用了精氣!

只聽砰砰幾聲,王大娘身上冒出了白煙,並且嗚嗚叫着朝後躲去,薛博福回身對着我身後的鬼嬰和那些喪屍也灑了一把,鬼嬰見機直接逃了,那些沒腦子的喪屍倒是有幾個化成了膿水。

“快走!”

薛博福和我合在一起,倆人就瘋狂的朝村子外面跑。

這老頭,我也算是服了,不但厲害,並且逃命的功夫也是一流,居然甩下我幾十米。

嗚嗚……呼呼一陣叫聲,緊跟着是一陣呼呼的陰風,王大娘和鬼嬰竟然兵分兩路,從我們側面開始夾擊!

完蛋了,它們的速度很快,直接就超過了我。

我正提勁兒跑着,忽然聽到薛博福驚叫一聲“你咋又回來了!”

“我回來看看。”

這是楚菡的聲音,瘋了,這丫頭真是瘋了,我算是服了她的倔強,不過她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我追過去之後,王大娘他們徹底把我們仨圍住了。

薛博福責怪的看着楚菡,忽然嚴肅的瞅着這羣慢慢靠近的喪屍“你說你來幹嘛?”

楚菡看到這種情況,又看看我和薛博福的狼狽樣,也是一陣無語。

“呼呼。”

一陣陰風過,竟然從我耳邊過去了,然後我像是被什麼撕扯着直接撞在了一棵樹上。

“小心!”

薛博福大喝一聲,接着就聽到了楚菡的喊叫聲。

等我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薛博福

已經和鬼嬰戰在了一起,楚菡竟然被王大娘掐着脖子拎在空中,嘴裏嗚嗚的叫着。

楚菡滿臉通紅,雙腿不停的顫動,像是下一刻就要斷了氣。

薛博福關心着楚菡的安慰,誰知一分心,盡然被鬼嬰照着脖子咬了一口。

聞到鮮血,那些喪屍已經加快了腳步奔過來。

這可是數十隻喪屍,真要是過來了,後果不堪設想。

我看着楚菡眼睛泛白了,啥也不顧了站起來從揹包裏拿出了血晶棺大喝一聲“放開她!”咬破食指開始往上面滴血。

聽到我大喝,王大娘朝我瞅過來,等她看到血晶棺的時候,整張臉都變了,變得幾近瘋狂的扭曲,甚至是到了瘋狂崩潰的邊緣。

“嗚嗚……”

她擡手把楚菡甩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朝我奔過來,薛博福拼了命的將鬼嬰擊退到一邊,看到楚菡吐着血朝喪屍人羣裏飄去,他啥也不顧了,拿着手術刀再次照着自己的手上劃了一道“破!”

鮮血精氣就像是灑落的花雨,更像是利劍朝那些喪屍擊穿而去,薛博福緊跟其後,抓着楚菡兩個跳躍落在了喪屍包圍圈的中心“小菡!”他嚇壞了,如果楚菡真的出什麼事兒,他無從向楚家交代!

“咳咳……”

楚菡胸口沉悶的吐了一口血,臉色蒼白的看着薛博福“老、老師……”整個人虛弱了不少,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薛博福準備答話,接着聽到遠處傳來一陣痛苦的悶哼。

我被王大娘和鬼嬰雙面夾擊,直接打飛了出去,身體內的骨骼咯嘣的響,胸口像是被人打穿一樣,整個人倒飛了出去,甚至撞斷了一顆小樹,後背更是像被扯裂一樣。

“嗵”

一聲,我整個人砸在了地面上,這羣發狂的喪屍瞬間將我圍住。

所幸的是,我懷裏還是緊緊的抓着血晶棺,並沒因爲遭受重創而捨棄。

王大娘和鬼嬰再次向我襲來,它們的聲音接近歇斯底里,裏面包涵着莫大的憤怒,那羣喪屍像是得到什麼命令一樣開始撕扯我。

(本章完) “嗵”

一聲,我整個人砸在了地面上,這羣發狂的喪屍瞬間將我圍住。

所幸的是,我懷裏還是緊緊的抓着血晶棺,並沒因爲遭受重創而捨棄。

王大娘和鬼嬰再次向我襲來,它們的聲音接近歇斯底里,裏面包涵着莫大的憤怒,那羣喪屍像是得到什麼命令一樣開始撕扯我。

我不但無力反抗,而且我手指裏的鮮血並沒有開啓血晶棺,我的身體也趨向於虛弱。

“嗵”

我再次被王大娘抓起來擊打在腦袋上飛了出去,鮮血從我口鼻裏竄出來,就像是一道紅色的瀑布,恍惚中,我看到薛博福抱着楚菡側飛了出去,他們衝出了喪屍包圍圈,楚菡無力掙扎着朝我伸出了手,她嘴裏發出的聲音被淹沒在了喪屍的怒吼之中。

我想我要死了,這樣也好,至少他們倆人活着出去了。

“嗚嗚……”

黑蓮花裏的狐狸似乎感到了什麼,從裏面竄出來發狂的朝那些圍過來的喪屍進攻,鬼嬰看到狐狸,呲着牙也嘴巴一張就要撕咬。

在喪屍撕咬中我慢慢倒下去,血晶棺被我緊緊抱在懷裏,忽然腦子裏出現一個聲音:“龍空,醒醒,不能死!”

我猛地睜開眼睛,虛弱的看着滿身傷痕的狐狸“狐狸姐姐,咬我脖子,快!”沒有辦法了,只有脖子那裏有動脈血管,那裏的血量也更多,足夠全部激活血晶棺。

狐狸現在根本就不是鬼嬰的對手,它唰的竄過來看着我,我對它嘶吼“咬我脖子!”

“嘎嘣!”

狐狸沒有猶豫的咬了下去,鮮血滾涌而出,我托起血晶棺蓋在傷口處。

“譁!”

吸食了鮮血的血晶棺發出了聲音,並且以它爲中心形成了一道藍色的旋窩波浪,朝周圍擴散,一股陰寒無比,甚至是寒冰鋪地的冷氣席捲整個空間,在我周圍的那些喪屍全部定住了身,嗚嗚的叫着似乎有些恐懼。

連飛躍過來的王大娘和鬼嬰也定在了空中。

突然,血晶棺發着藍色的光芒懸浮起來,並且逐漸變大,蓋子猛然開啓,又是一道陰冷的風掃射大地,樹木搖擺不定,一個白衣翩翩的女人從裏面出來,並且快速的移動到將要昏迷過去的我旁邊,伸手一揮,一聲厲吼“滾開!”

一陣空氣波動,喪屍們來不及反映就身形一陣扭曲,化成了一灘子血水。

小薇若天仙一般立在那裏,裙袖揮動,普通的喪屍立馬消失與無形之中,一股子惡臭蔓延開來。

王大娘和鬼嬰有些錯愕,但,更多的還是恐懼,它們竟然想要跑,可是忽然一陣銀鈴般的聲音響起,他們又迅速扭過頭猙獰無比的朝小薇撲過去。

“哼!”

小薇冷哼一聲,站着沒動“自不量力!”一道道白色的幻影從她身旁飄了出去。

接着,王大娘和鬼嬰在空中像是受到了重創一樣,慘叫連連,身子搖擺不定,等一切穩下來,所有的喪屍全部化爲黑水,王大娘和鬼嬰則是被什麼力量牽制着,在空中痛苦的掙扎。

它們掙扎的越厲害,那種銀鈴般的響聲就愈大,由遠而近,從亂墳崗的方位傳過來,緊跟着是斷斷續續唸咒語的聲音。

“找死!”

小薇猛然睜着一雙血紅的眼睛看着聲音方向尋去,她的聲音在空氣中傳出很遠。她看了一眼狐狸,而此時狐狸正附在地上渾身發抖,頭也不敢擡。

“吸食它們體內的陰靈!”

小薇輕描淡寫了一句,而後把半死的王大娘和鬼嬰扔了過去,她則是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方,只見一道白色朝遠處掠去。

狐狸看到地上的王大娘和鬼嬰,嘴巴立馬變大,鋒利的牙齒露了出來,張嘴朝它們的天靈蓋上撲去,讓狐狸大吃一驚的是,鬼嬰和王大娘體內竟然蘊含這很多魂魄,有的甚至是童子之魄,這些魂魄就像是能量一樣被它全數吸進了體內,也將標誌着它自身實力得到跨越式的提升。

已經逃出村子的薛博福聽到後面的響聲,猛地站住

身形,他看了眼環境,這裏已經除了山村,順着山路能一直下山,他放下楚菡“小菡,你急速下山去吧!”

“老師,你……”

楚菡虛弱的喊了一聲。

“我得趕回去,不然我良心上會過不去的,你安全,我也就放心了。”薛博福抽出拿着手術刀拖着虛弱的身軀按原路返回,他的聲音從暮色裏傳過來“如果我回不來,請一年後再告知我家人,我不想讓他們太傷心……”

楚菡動了動身子,想去追,可是身子很弱的她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她忽然扶着旁邊的山木大哭起來,爲她的老師和那個一面之緣的少年。

她忽然想起了什麼,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沒一會兒,那端傳來一個蒼老的而又焦急的聲音“小菡,你怎樣了?一直聯繫不上你,等着爺爺……”

“爺爺……”

楚菡聽到是爺爺的聲音,放開聲音大哭起來“我們遇到麻煩了,薛老師他,還有……”

“我知道了,等我,爺爺已經在路上!”

楚菡爺爺的聲音從裏面傳過來,並且夾帶着很大的風聲和渾濁不清的聲音“各位師兄弟,請,加速前進!”

楚菡掛了電話,耳旁似乎還傳過來剛纔電話裏那種異類的咆哮聲,他知道爺爺牽動整個師門的長輩來了。

村子裏歸於了平靜,但,小薇卻追尋着聲音朝着亂墳崗飄過去。

在小薇前面是幾個也在快速移動,身穿道袍的人類,他們的身旁都攜帶着虛幻的厲鬼。

小薇追上去,毫不客氣的直接將它們吞噬,並且將那幾個人擊飛了出去。

就在小薇想要斬草除根時,一聲大喝傳來“啓陣!”

“嘭嘭……”

一陣陣火光亮起,並且有很多神符按着八卦的走向朝小薇打過來。

“呼呼。”

很多八卦帆布立起來,數十個身穿道服的人手拿符文劍,攜帶厲鬼、鬼將、鬼嬰、鬼王的人出現了。

(本章完) “妖孽,受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