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薩費羅德手搭在眼睛上,擋住陽光,向遠處眺望了一下,然後向下喊道。

「嗯,知道了。」,孫立成點點頭喊完,便通過飛機中心安裝的水晶球向下面喊道:「前邊即將進入托特利山谷,讓大家在進入山區前休息一陣,等吃完了飯再進入。」

不一會兒,巧手先生便傳回了接到命令的消息。

大約一個小時以後,孫立成他們來到了山腳下,開始埋鍋造飯。

「克拉克,這次找到了神器套裝后,你還跟我去尋找神格碎片嗎?」

孫立成從烤架上拿下一塊烤羊肉,遞給克拉克,然後輕聲問道。

克拉克是鐵蹄部落中最年輕的英雄,整個鐵蹄部落近百萬人,只有三名英雄,分別是塞萬提斯,克拉克和身在王都的一個帝國萬人隊軍官,可以說是部落中最精英的一人,原來他從部落中出走,主要原因就是要尋找到神器套裝,現在馬上就要達成目標了,孫立成還有些不舍。

聽到孫立成的話,拿著烤肉的克拉克一下子愣住了,他現在滿腦袋都是要尋找到神器套裝的興奮,還真沒有想過這個事情,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孫立成看到克拉克的樣子,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我理解了,沒關係,即便你留在鐵蹄部落,我也不會有什麼怨言,咱們還是好夥伴。」

見孫立成這樣說,克拉克想開口解釋,但是孫立成沒有給他機會,而是站起身,邊拍著屁股上的塵土邊向狗肉喊道:「狗肉,一會兒你開著直升機帶著薩費羅德返回他的部族,再接一些鼴鼠人回來,進入地下以後,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手。」

看著孫立成的背影,克拉克嘆了一口氣,然後狠狠地咬了一口烤羊肉,可是香甜的烤羊肉進入他的喉嚨,卻不能讓他有任何香甜的感覺,只覺得苦澀無比。

直升機的速度很快,等孫立成他們休息了三個多小時,天空中傳來了直升機那特有的轟鳴聲,不一會兒,便在清理好的平地上降落了。

等看清停穩的直升機,孫立成的下巴幾乎掉在了地上,只見飛機上滿滿當當的全是鼴鼠人,粗算得有幾十個。當然,機艙里是裝不下這麼多人的,可是這幫傢伙想出了各種奇招兒,用能找到的東西在飛機上面做了很多掛鉤,然後把自己捆住,粗看之下整架飛機哪裡能見到鋼鐵,滿滿的都是蠕動的身體,彷彿一個發起的麵包,十分恐怖。

「這就是玩兒命啊!」

孫立成一邊感嘆著,一邊叫嚷著其他人過去幫忙,把鼴鼠人一個一個從飛機上摘了下來,等最後清點完畢,這一架飛機竟然運回來三十八個鼴鼠人,這還不算上飛行員狗肉。

看著烏泱泱的鼴鼠人,聽著他們對飛行的興奮討論,孫立成等人都是一腦門子冷汗。

惡魔界限 當然,雖然這麼干很恐怖,但是薩費羅德他們不是安全過來了嗎,所謂成功者不應該受到指責,孫立成只能無奈地稱讚了一遍薩費羅德,讓這個小個子滿臉笑容。

得到了人力加強的孫立成,不再耽誤,他們迅速進入了山區。

別看從飛機上眺望這塊地方覺得面積不大,可真走起來卻發現很是不易,等爬過兩座山進入托特利山谷的外圍,太陽已經西垂,只在天邊留下了一抹晚霞。

「看來今天是沒有辦法進谷尋找寶藏了,巧手先生,跟大家說一下,再行進一會兒便準備休息,還有讓死亡之舞和死神之鐮迅速建立警戒線。」

孫立成看著即將消失的太陽,無奈的向巧手先生下達了命令。

四個小時以後,孫立成與三個老婆,呃,露露也擠進來了,雖然不能幹些其他的事情,可四個人就那樣圍在一起看著天空。

燦爛的夜空中,一銀一紅兩顆月亮把大地照得雪亮。

「孫立成,你給我講個故事吧。」

小美杜莎維娜往孫立成的懷裡鑽了鑽,低聲說道。

聽到維娜這麼說,卡羅琳冷哼了一聲,一把把露露擠到了一旁,抱緊了孫立成的背。看到位置被占沒了的露露,小臉立刻漲得通紅,她從地上坐起來,看了看這三個狗男女,咬了咬牙,便一下子趴到了孫立成的身上。

呃,孫立成感覺呼吸立刻一緊,心中不住暗罵:「這就是自己作死,當時怎麼會想起來要娶三個王妃呢?」

對於露露的行為,另兩個女人十分不滿,他們的反擊方式非常直接,就是用力往孫立成身上靠,沒用一會兒,孫立成就感覺自己有些出不來氣了。

實在堅持不住,他一下子把三個女人掀倒了一邊,惹得她們大聲驚叫,卡羅琳脾氣最為火爆,她掄起拳頭就準備教訓一下孫立成。

孫立成見到老婆們發怒了,立刻成了縮頭烏龜,反正他有不死之身,加上又抗打,便閉上眼睛準備挨揍。可是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卡羅琳的拳頭落下來。

「嗯?這個娘兒們轉性了?」,孫立成在心中暗道,然後睜開眼睛扭頭看去,才發現卡羅琳揮舞著拳頭卻愣在那裡。

他趕忙順著卡羅琳的目光看去,立刻也張大了嘴巴,在他的視線里,一座山峰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出了一個極為震撼的形象,只見一個極高的巨人再仰頭看著璀璨的星空。

他一眼就看出來,這個巨人不是自然形成的,因為從他的身上,孫立成明顯能夠分辨出,這tmd就是一個侏儒,而且還是全副武裝的那種! 在孫立成研究那個巨型侏儒雕像的時候,在鐵蹄部落,契布曼的留守商隊中,一個嬌小的身影悄悄從帳篷中跑了出來。她的身體非常靈活,即便天上有明亮的月光,可是她卻能及時找到可以隱蔽身形的黑影,如同一隻狸貓,飛快地跑出了鐵蹄部落那一望無邊的駐地。

黑影跑到草原上以後,沒有停留,而是沿著孫立成他們前進的方向追了下去,那個速度,真是如閃電一般。

過了一陣,一個強壯的牛頭女人端著一盤熱騰騰的飯食走過了黑影鑽出的那個帳篷,她路過帳篷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下了腳步,沖裡面喊了一句:「瓊小姐,我剛做的夜宵,你來吃嗎?」

可是這個牛頭女人等了半天,也沒從帳篷中得到回應,只能暗暗的搖了搖頭,端著飯食繼續走了。

再返回孫立成那邊,只見他帶著克拉克、薩費羅德以及三個老婆照仔細觀察著被月光映襯出來的侏儒巨像。

「難怪叫作托特利山谷。」

看著看著,薩費羅德嘟囔了一句。

「哦,這個還有什麼講究嗎?」

孫立成奇怪地問。

「是這樣的,親王殿下,托特利根本不是我們獸人中的任何一種語言,但是我們所有種族都能標準地把這個讀音發出來,而且我們都知道,托特利的意思是仰望星空。」

薩費羅德恭敬地回答。

「而且以前有人曾經來到這個山谷仔細調查過,據史料上記載,幾千年來,起碼得有上千次,可是還從來沒有一個人說在這裡見到了這尊巨像。」

克拉克一邊看著宏偉的巨像,一邊補充道,眼中滿是興奮。

孫立成點點頭,表示理解了,心裡猜測,這個巨像的出現,肯定是要滿足某種特殊條件,但是托特利這個名字是怎麼回事兒?

想了一陣,他也沒有想出裡面的玄機,便不再想了,可正在這時,巧手先生從天上降了下來,在他耳邊輕聲道:「這個侏儒的裝扮雖然與地精帝國有很大不同,可經過我的計算,與地精帝國某種特殊的服裝相似率超過了百分之七十。」

孫立成一聽,暗暗點頭,他已經進入過兩個侏儒要塞,現在幾乎已經肯定,消失的侏儒,與地精帝國有著千絲萬縷地聯繫,可是很奇怪,無論是在地精帝國的記錄里,還是在侏儒的遺迹中,都沒有找到兩者的關聯,這些內容好像都被人特意的刪除了。

「或者說兩者真沒有關係?」

孫立成又冒出了一個想法,感覺自己有些小題大做。

突然,克拉克大叫了一聲:「快看,巨石像上邊有亮光。」

孫立成抬頭看去,果然,侏儒的一個手指上出現了一個閃光點,而順著閃光點的方向,可以看到光線進入到了山谷。

「快去,那裡應該是寶藏的位置。」

孫立成一聲大喊,便率先向山谷中衝去,其餘人也興奮的跟了上來,不一會兒,這裡面就變得靜悄悄了。

孫立成他們跑了半個小時以後,就發現那個光束打到了一個很不起眼兒的石壁上,眾人立刻大喜,可以想見,這應該是寶藏的入口了。

可他們並不知道,在他們離開沒多長時間,十幾個通身黝黑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他們的營地之前。這十幾個人巡視了一遍營地,沒有發現任何生物,默默的對視一眼后,抬頭看見了那個巨型雕像和上邊的光柱,緊接著,他們也向谷中跑了進去。

不一會兒,一架死神之鐮帶著兩架死亡之舞來到了黑影聚集的地方,他們轉悠了幾圈,並沒有什麼發現,最後,只能以為是感應器出了小小偏差產生的誤報。

對孫立成來說,只要找到了大門,不論它是用什麼材質作成的,幾乎都形同虛設,他的元素引導之力實在有些逆天。

只見他把自己的右手貼在了石壁上,不一會兒,就發現了裡面的端倪。原來在這道石壁後方,有一個巨大地支撐裝置,而裝置連接著一個操縱桿,操縱桿後方是一個傳動箱。孫立成雖然不知道鑰匙孔在哪裡,可他卻搞清楚了所有齒牙的形狀和大小。

「希望這是一個機械鎖吧。」

孫立成心中說完,從乾坤袋裡拿出來一根青銅棒,慢慢發動了火焰之力,並在元素引導之力的幫助下,不一會兒就把這根青銅做成了鑰匙的形狀,還別說,這個形狀跟鐵蹄部落那碎了的聖物很相似,也許侏儒世界的鑰匙就是這個形狀呢。

在大家緊張地注視中,孫立成用手找到了一個隱藏的小孔,從外表上看,只是一個風化嚴重的小洞而已,可他把做好的鑰匙插進去以後,竟然一下子捅到了底。

隨著咔吱吱的青銅鑰匙扭動的聲音,一陣一陣的悶響從旁邊的石壁中傳來,最後在大家驚喜的目光下,一個大洞出現了。

「狗肉先進去偵查一下,其他人不要輕舉妄動。」

孫立成呵斥了要衝進去的獸人,向狗肉發布了命令,後者汪汪叫了兩聲,便一下子鑽進了洞里。

「一號,他們找到寶藏的入口了,怎麼辦?」

而在他們不遠處的黑影里,一個黑影用唇語問著另外一個黑影。

「先別打擾他們,等他們找到了東西,那會兒一定是最放鬆的時刻,我們再過去搶。」

另外一個黑影用唇語回答道,其他人默默的點了點頭,又看起了孫立成他們的情況。

狗肉進去了時間不長,便從裡面鑽了出來。

「老大,裡面沒有什麼機關,空間也不算太大,最裡面是一個小型堡壘。」

巧手先生與狗肉交流后,飛到孫立成的耳邊輕聲說。

孫立成點點頭,便讓狗肉和巧手先生以及兩架死亡之舞為先導,剩下的人跟著他,悄悄走進了大門。

外邊的黑影見孫立成他們進去了,也紛紛站起身,向大門跑去。別看這些黑影個子高大,速度很快,可是腳踏在地上,卻一點聲音也沒有,如同一群鬼魅。

黑影跑走沒多長時間,又一個嬌小的黑影到了,她看著最後一名消失在洞口的黑影,眉頭皺了起來,她猶豫了一下,並沒有跟著進去,而是在地上畫了一個小小的六芒星,隨著一陣咒語,一個非常小的地獄馬蜂出現在了空中。

「去,跟著他們。」

這個黑影一指洞口,馬蜂便嗡嗡的飛去了。

等馬蜂飛走沒多久,便傳回了洞內的基本信息,這個嬌小的黑影自言自語道:「哼,還以為是什麼有用的東西,原來是這樣的破玩意兒,看來真正的寶藏還不是在這裡,害我跑了這麼遠的距離。」

黑影說完,便一扭身消失了。

孫立成進入到大洞以後,非常地失望,別看這個山谷很是有名,可這個要塞的規模甚至比不過達比克湖下的那個。

「為什麼會這樣? 重生帶着任意門 這裡不應該是藏著寶貝嗎?」

克拉克也跟著去過達比克湖底,看著兩旁稀稀落落的房屋,臉上十分苦澀,即便遠處能夠看到一個不小的堡壘,可按照裡面的規模,想來沒有什麼太多有用的東西。

隨著他們行走,大批的牛頭人和鼴鼠人被派往了四周,去查看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孫立成則帶著主力繼續向堡壘走去。

等他們來到了堡壘的大門前,驚奇地發現,這個堡壘竟然沒有大門,只有一個漆黑的入口。

戀你上癮 「我暈,這是什麼情況?」

孫立成暗自吐槽了一句,他心中的失落感更強了,但還是扔出了一個光明火球,準備進去查看一番。

喜劫良緣:將軍榻上來 這時,一個鼴鼠人打開了一間緊閉的房門,呃,說打開有些文明了,這個傢伙就是用自己的戰錘把門砸爛的。

鼴鼠人走近房子里看了看,立刻喜上眉梢,在房中,密密麻麻的擺滿了各種鐵箱子。

鼴鼠人高興地走過去,用隨身的小刀兒熟練地撬開了其中一個鐵箱子,話說鼴鼠人的另外一個職業就是盜賊,只不過他們不是從地面上搶劫,而是挖洞去其他地方溜門撬鎖。

箱子被打開后,借著火鐮的火光,只見一把把做工精細的雙手劍整齊地碼放在箱子中。

「太好了。」

看著滿箱子的鐵劍,鼴鼠人喜上了眉梢。

可就在他準備伸手去拿寶劍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脖子上一痛,緊接著一股鮮血便噴洒了出來,澆在了箱子裡面的寶劍上,讓裡面一片血紅。

鼴鼠人想喊,可是血塊已經把他的喉嚨擋住了,他無力的張了張嘴巴,便倒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隨著一聲冷笑,一個黑影在屋裡顯出了身形,他越過地上還在抽搐的鼴鼠人,來到了鐵箱子前,看著滿箱子的雙手劍,不由得樂開了花。

同時,其他十幾間屋子裡,十幾名鼴鼠人或牛頭人無聲的倒在了地上,鮮血染紅了地面。

正當殺戮在進行的時候,一架戰鬥傀儡發現了情況,這架戰鬥傀儡是孫立成的試驗型號,裡面安裝了一部簡易的戰鬥力測試儀。

這架戰鬥傀儡聽到一個屋子裡突然傳出了微弱的東西倒地聲音,立刻用電子眼掃描了過去,緊接著,一個戰鬥力超過三千的傢伙在戰鬥測試儀裡面顯示了出來。

立刻,整個地下空間里傳出了刺耳的警報聲。

「警報,警報,有敵人闖入。再重複一遍,警報,警報,有敵人闖入,對方可以隱藏身形,對方可以隱藏身形……」

「我去,所有人準備戰鬥!」

剛走進堡壘沒多遠的孫立成一下子被警報驚住了身形,他大喊了一聲,並從背上抽出了自己的戰刀。 孫立成手執戰刀衝出了堡壘,此時,血紅之角已經完全放開了手腳,只聽得地下不斷發出慘叫,等剩餘的牛頭人和鼴鼠人跑過來,孫立成驚愕地發現,他們只剩下還不到二十人,也就是說,除了克拉克和薩費羅德,其他的三十五名牛頭人戰士和三十七個鼴鼠人,直接被人家殺了五十多個,這剛多長時間啊,幾乎可以算得上是秒殺了。

在這些牛頭人和鼴鼠人之後,還跑這兩架殘缺的死亡之舞,想當年大殺四方的地精帝國機械軍團,沒想到在這個小小的坑道內,也折戟沉沙,大部分警戒的戰士,已經都被擊毀了。

看到這裡,他向身後的眾人暴吼一聲:「卡羅琳,你們先退進城堡,巧手先生和克拉克跟我封鎖住入口,這次敵人太強大了,我們不能跟他們發生混戰。」

孫立成的同伴也算是身經百戰,立刻意識到了情況十分危急,他們扭身就跑,然後貼到城堡內的牆壁上,看著三個高大的身影把入口擋得嚴嚴實實。

在黑暗中,隱藏身形的血角一號發出了特殊的聲音,其他的血紅之角紛紛停住了腳步,隱藏了起來。雖然讓剩下的那十六個獸人跑掉了,心有不甘,但是看到孫立成的做法,他們也明白,貿然衝上去,很有可能會產生很大的傷亡。

趁著血紅之角的猶豫,逃出生天的牛頭人和鼴鼠人衝進了孫立成三人的防線,緊接著跟卡羅琳她們一樣,緊貼住城堡的內壁躲了起來。

不論是牛頭人還是鼴鼠人,都可以算是他們部族中的精銳,可是這次的戰鬥太詭異了,他們幾乎沒有看見敵人,便紛紛倒在了敵人的刀鋒之下,即便是膽子極大的人,也沒有辦法拒抗心中那深深地恐懼,他們慘白的臉,喘著粗氣,顫抖著握緊手中的武器,死死地盯住堡壘的入口。

「老大,我能掃描到前邊有一些戰鬥力很高的傢伙,可是我的成像儀卻不能發現他們,他們好像在黑影中消失了。」

巧手先生歪過頭在孫立成耳邊輕輕地說道。

孫立成聽到以後,眉頭緊皺了起來,這時,狗肉也把那些逃回來的人的情況向巧手先生做了報告,綜合所有的信息,孫立成發現,這次來的敵人比以往來的敵人更可怕,幾乎可以說是無形的。在他的戰鬥經歷中,最強大的就是死靈界的夢魔和死靈,一個可以影響人的思維,一個沒有實體的身形,可是這兩種怪物在遠處絕對不可能完全隱藏起來,還藏得這麼好。

正在這時,孫立成心中猛然一緊,他那強大的感官發現有東西已經貼近了三人,並向克拉克殺了過去。這個東西的速度太快了,牛頭人還在警戒,根本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經到來。

「克拉克小心!」

孫立成大吼一聲,身體猛然躍出,同時手上的火焰之力向著克拉克的身旁發出了炙熱的火焰。

攻擊克拉克的敵人顯然沒有意識到孫立成有這麼強大的感知能力,他立刻發動技能向後撤退,可孫立成這次攻擊他的是火焰之力,一千多度的火焰如同噴火器一般將前面的空間完全籠罩了。

孫立成只聽到一聲慘叫,然後一個人形東西在火焰中露出了身行,他的嘴角剛要露出欣喜的笑容,便愕然地發現那個身影猛然從火焰中消失了,等他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很遠的一處黑影中。

「空間魔法!」

孫立成的心中猛然一凜。根據星辰之主和大地之神給他的知識,他知道這個世界是有空間魔法的,比如一些特殊的空間儲藏寶物,還有傳送門都屬於這類魔法。可是除了惡魔,這個世界上好像還沒有人能夠傳送攻擊,難道地獄的惡魔又出來了?

想到沙海中巨石山脈的那一仗,孫立成的心頭不由一緊。

而另一邊,看著雖然撲滅了火焰,但是已經被重度灼燒的同伴,血角一號露出了瘋狂的眼神,他用暗號向其他同伴下達命令:「首先攻擊那個領頭的,但不要把他殺死,先把他的手腳剁乾淨。」

聽到命令,剩下的十七名血紅之角便立刻發動了瞬移技能,向孫立成殺了過去。

「克拉克退後!巧手先生飛到空中進行掃描,確認敵人的位置。」

孫立成的心頭立刻一緊,他一邊大喊著,一邊抬起手向自己前邊瘋狂地噴射著火焰,而巧手先生則呼嘯著飛上了半空。

克拉克聽到命令以後,正想往後退去,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一片冰涼。

「完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