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藍文宇譏諷的道,「到了你身邊,還讓她身處險境,你這個夫君當得可真夠格。」

「是不太夠格,」皇帝苦笑,「包括這次也一樣,為了誘敵深入,不得已讓她受了委屈,我心裡也不好受。」

冷情總裁:寶貝,跟我鬥你還嫩! 「少在這裡假腥腥了,為了你的江山社稷,自然是誰都可以犧牲。」

「不要這樣說他,」隨著一聲嬌脆的聲音,白千帆從角落裡走出來,「這是我的意思,原本皇上想讓我得手,傳出他的死訊,我攔著沒讓,蒙達新王登基,在北部境線上蠢蠢欲動,這個時侯若是聽說東越的皇帝死了,定會趁機挑起戰火,我不過受點小委屈,便能避免北部的百姓捲入戰火之中,有何不可?」

她走到皇帝身邊,與他並肩而立,寬大的廣袖下,皇帝習慣性握住了她的手。

「藍文宇,你當初既然放我走,今日為何又要生出這些事端,在我心裡,你並不是一個壞人。」

藍文宇深深的看著她,一別有年余,她似乎跟從前有所不同,眉眼更鮮活,眸光里少了警覺,多了歡喜,在自己的愛人身邊,她當然無須警覺,因為會有人替她撐起一方天地。但那個人永遠不會是他。

「囡囡,」他輕聲叫她。

皇帝眉頭一皺,「她已經不用這個名字了。」

「是的,不要再叫我囡囡,這個名字帶給我的回憶並不好。」白千帆說,「我問你,用香蠱控制我殺皇上,是你的主意么?」

藍文宇微微有些吃驚,「你知道我給你種了香蠱?」

「逃走的那天我就知道了,也知道自己為何一連數次都逃不掉,是因為你給我種了香蠱。」

藍文宇笑了笑,「知道了也無妨,沒錯,我一早就給你種了香蠱,原以為你一定是我的,但……你還是跑了。」

皇帝不願意聽他說這些,說:「南原女帝已經被幽禁,那麼殺我是你自己的主意么?」

藍文宇笑得有些高深莫測,「你猜?」

——————-

新文,愛你成癮,參加第三屆咪咕杯復興季的比賽,請大家動動手指,為墨子投上寶貴的一票,鞠躬感謝。投票地址:app首頁橫幅復興季。 尉遲文宇在承德殿的側殿住了下來,郝平貫挑了一些伶俐的奴才伺侯他,他整天無所事事,不是遛鳥鬥蟋蟀,就是調戲小宮女,屋檐下掛了一溜排鳥籠子,到了早上,鳥兒們開聲叫喚,嘰嘰喳喳個不停,跟進了山林子似的。

他長得俊美,又喜歡撩人,宮女們被那雙鳳眼一勾,個個都心如撞鹿,老半天還是面紅耳赤的。每當看到宮女們嬌羞的樣子,尉遲文宇便哈哈大笑起來。

他每日的行蹤和大小事務都有專門的人報到皇帝那裡,皇帝覺得再這樣下去,只怕這位尉遲將軍遲早會霍亂宮廷,一聲令下,讓郝平貫把宮女們全換成年紀大的,長相平庸或難看的。這下踩著尉遲文宇的尾巴了,氣沖沖跑到南書房來找皇帝評理。

「憑什麼把我的人都換了?」

「只是不想讓你心有旁騖罷了,進宮有幾日了,怎麼還不見你替千帆把蠱蟲弄出來?」

「急什麼,要弄出來不難,得等你把答應我的事辦妥了再說。」

皇帝銳厲的目光盯在他臉上,「你最好不要耍花樣,否則朕會讓尉遲一族都給你陪葬。」

尉遲文宇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樣,「有本事你殺了我,殺我就是殺你的皇后,不信你試試。」

皇帝被他噎得啞口無言,只能憤懣的拍桌子,如今他脾氣算好了,唯獨尉遲文宇能讓他一點就著。

不過皇帝的忍耐功夫也算不錯,很快平復下來,知道他越氣極敗壞,尉遲文宇越高興,就跟小時侯一個樣。

「城北的宅子,朕已經讓人著手在修僐了,荒廢太久,還需要一點時間,朕也向天下頒發了詔書,召尉遲一門的族人回京,大概沒人相信,遲遲沒有迴音。這事,得靠你自己,你不現身,你的族人不會相信。」

尉遲文宇沉吟了一會,「我知道怎麼做,宅子的事請皇上加緊些,若是修僐好了,我趁早搬過去,省得你瞧見我就鬧心。」

「朕答應你的事都在進行當中,你答應朕的事什麼時侯辦?」

「我搬進宅子的那天,便還囡囡自由。」

「朕警告你,不要再那樣叫她。」

尉遲文宇拋了個白眼,嘀咕了一聲:「小心眼。」轉身走了。

皇帝有氣發不出來,天底下不把他放在眼裡的,大概也只有這位尉遲文宇了。

第二日,散了朝的文武百官出宮的時侯,看到金水橋上站著一個人,相貌俊美,氣度不凡,身姿卓然,堆著滿臉笑,跟相熟的官員打招呼。

「黃叔,您頭髮怎麼全白了。」

「吳世伯,您老還是這麼老當益壯。」

「張大人,看授帶您這是又高升了?」

「楊呈山,你不在軍中呆著,怎麼回京了?」

「陳大人,好久不見。」

「……」

大家都嚇了一跳,雖然皇帝頒發了召尉遲一門回京的消息,可一個尉遲家的人都沒見回來,怎麼突然間,尉遲文宇就站在金水橋上了呢?況且,他不是已經死了么?

那次爭鬥已經是前朝的事了,過去這麼久,是非曲折,自在人心。雖然當時沒有人敢站出來為尉遲家說話,但尉遲老將軍的人緣和口碑都是極好的,這次皇帝下詔書召尉遲一門的族人回京,大家都感到欣慰,只是沒想到第一個回來的是已經死去多年的尉遲文宇。

一時間大家把他圍住了,和尉遲老將軍交好的老臣看到他便想起他爹,不由得雙眼發紅,喉頭哽咽,也有當初與他交好的同僚,驚喜的在他肩上捶了幾拳。

「好傢夥,原來你沒死,這幾年跑哪去了?」

尉遲文宇搪塞過去,「沒去哪,躲著唄。」要是讓這些大臣們知道他去了南原,改了姓,還配合那個瘋狂的女帝執行了刺殺皇帝的計劃,說不定立馬就能叫他血濺當場。

尉遲文宇伴著他們一起往宮外走,「難得碰著面,走走走,喝酒去,今兒個我請客。」

眾人皆笑,「要的要的,當是為尉遲將軍接風啊。」

「快別這麼叫,如今在下可是閑人一個,無權無職,到時侯少不得要各位賞口飯吃。」

「尉遲公子說笑了,就憑您和皇上的交情,封將軍還不是遲早的事。」

「就是,憑尉遲公子這一身好本事,皇上定要封你當大將軍,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際,尉遲公子回來得正是時侯。」

尉遲文宇聽著他們左一句,右一句的奉承,開心得哈哈大笑,其實他心裡明白,他們奉承他,不是因為他們尉遲家馬上要恢復門楣,而是憐憫他這些年受的苦。

尉遲文宇出手闊綽,在臨安城最豪華的金元大酒樓包下一間雅間,請大家吃飯,又叫了唱戲的,玩雜耍的,熱熱鬧鬧吃了一頓飯。

皇帝聽到消息,摸著下巴笑了,「這個尉遲文宇,倒是不笨,這回他的族人該進京了。」

白千帆說,「看這樣子,他是打算不回南原了,皇上準備如何安置他?」

皇帝瞟她一眼,「朕與他的交易一結束,自然是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各過各的。」

「他也算是個人才,皇上不打算給他一官半職,讓他為朝廷效力么?」

皇帝哼了一聲,「他這次回來,倒底心懷何目的,朕還沒有完全摸清楚,萬一他是回來做姦細的,假意歸順朝廷,卻為南原效力,豈不是引狼入室?」

白千帆睜大了眼睛,她倒沒有想到這個,始終覺得尉遲文宇不是什麼壞人,她那時侯在南原雖然過得渾渾噩噩的,但記憶都在,尉遲文宇伴在她身邊,卻相當君子,沒有任何越逾的地方,就沖這點,他也不象壞人。

她打趣道,「倒底是皇上,想的就是比常人深慮,可太深慮了也不好,日子長了再看,我敢打賭,他本性並不壞。」

皇帝沉了臉,「這有什麼好賭的?你認得他多久,朕認得他多久,尉遲文宇這個人……不地道。朕和他當初也算得上兄弟,兄弟的媳婦都敢覬覦,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白千帆知道他計較這個,趴在他背上軟軟的叫他,「檀奴,別生氣,生氣要長皺紋的,你頭髮都白了,再長皺紋,真就成老頭了。」

皇帝被她說得又氣又笑,大手從後面摟過來,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我為誰白了頭,你心裡不清楚?竟拿這個說事,看為夫晚上怎麼收拾你。」 看到木兮生怕他回不來的樣子,紀澌鈞忍不住笑了,「傻丫頭,我又不是不回來,那邊的事情,一處理完,我就立刻回來。」

木兮抬起頭看著紀澌鈞,「那你,跟小寶說再見再走吧,我就不陪你過去了。」她不喜歡道別,還是坐在餐廳,至少看著他的碗筷還在,這樣,她還能騙騙自己,他沒走。

「先不跟他說再見,讓那小子再反省反省,等我到了那邊,再發視頻回來,到時再跟他談。」

「嗯。」

「咚咚咚……」飛快走來的腳步聲,打斷了男人要親吻女人的動作。

趕回來的費亦行,看到紀澌鈞和木兮接吻的畫面立刻轉身。

木兮推了推紀澌鈞的胸口,「快去吧。」

「等我回來。」快速親吻一口木兮的臉頰后,紀澌鈞才離開。

望著離去的男人,木兮心中的不安感更加明顯,捂著那顆心率失常的心木兮緩緩坐下。

正在面壁思過的木小寶,聽到費亦行的腳步聲,出於擔心跟過去看,望見老紀和媽咪道別,在紀澌鈞和費亦行走過來的時候,木小寶趕緊找地方躲起來。

你我相愛,未曾表白 「紀總,我接到仇助理的電話。」

「仇董給我打過電話了。」

「這回仇家的路上就遭遇了車禍,司機還是酒駕,這個時間查酒駕最嚴,那個司機經過的道路都有查酒駕,怎麼都沒查到他,撞了人才查出酒駕,這一定是陰謀,我懷疑是四少故意搞破壞。」

「別被懷疑左右了真相。」他倒不覺得是紀優陽乾的。

紀總居然幫著四少說話,難不成……「紀總,您該不會是覺得這件事是小祁總幹得吧?」

「為什麼不懷疑他?」祁任興的性格有些偏激,從這次這個收購案就看得出來,祁任興是個不服輸的人,一個連輸贏都無法接受的人,最容易為了成功做出常人無法和這個人聯繫在一起的想象。

跟到門口的木小寶,趴在門邊上望著離去的紀澌鈞。

雖然,老紀說過段時間再跟他談,但是他知道,老紀心裡是有他的,木小寶一臉不舍跟紀澌鈞飛吻,小聲和紀澌鈞道別,「我也等你回來哦,爹地。」

上車的男人,餘光看到不遠處喃喃自語的小不點。

從木小寶的唇形,紀澌鈞看出了木小寶在說什麼。

本想事後再跟這小子聊聊,可看到這小子偷偷跑出來跟他道別,紀澌鈞還是忍不住揮手讓費亦行別關車門,望著不遠處偷偷送他的人,沖著木小寶張開懷抱。

看到紀澌鈞對著自己張開懷抱,心裡不舍的木小寶拔腿就衝過去,撲進紀澌鈞懷裡,「老紀,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再生我氣了,嗚嗚嗚。」

紀澌鈞把人抱進車裡,拉下木小寶的褲子,看了眼那只有紅沒有出血的小屁股,他是生氣但也懂得什麼叫做手下留情,輕輕揉了揉木小寶的小屁股,「爹地都知道了,不哭了,以後不許再跟他做這種惹爹地生氣的事知道嗎?」

含著眼淚的木小寶用力點了點頭。

「好了,爹地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乖乖留在家裡,替爹地照顧媽咪,還有,找老呂給媽咪拿葯敷臉知道嗎?」

「嗯嗯。」

看到只顧著點頭不會說話的木小寶,紀澌鈞捧著木小寶的小臉蛋,低頭吻住木小寶的唇瓣。

深呼吸一口氣的木小寶,眼裡浮現了笑意。

輕吻過後,紀澌鈞挑了挑木小寶的下顎,「爹地不在家,家裡就交給你了。」

「我會照顧好媽咪和妹妹的。」木小寶起身,湊到紀澌鈞耳邊小聲說道:「老紀,我也等你回來。」說完后,一臉害羞的木小寶從紀澌鈞腿上下來,掉頭就跑回正屋。

看到人走遠了,紀澌鈞這才叫費亦行關車門。

……

和丁如意做完義工接受完記者採訪,在回去的路上,魏勝勉半路就把丁如意趕下車,自己坐著車走了,氣的丁如意當街給紀佳夢打電話,把魏勝勉罵一頓。

到了會所的魏勝勉,直奔包間,照例享受完以後,躺在沙發醉生夢死的魏勝勉,正要拿手機給會所的經理打電話叫人,那模糊的視線就看到包房門打開,望見穿著暴露朝他走來的女人。

雖然看不清是誰,但是會出現在這裡的女人,應該都是照舊會所叫過來伺候他的,魏勝勉笑著伸手把人拉下來,直接摁倒在茶几撕開女人的衣服。

被魏勝勉壓在身下的女人,眼角滑落的淚水流淌在桌面。

一個小時后,清醒過來的魏勝勉,看到自己身下的女人,嚇了一跳。

「怎麼會是你?」

抓著破碎的衣服裹住身體坐起的凌可萱,楚楚可憐望著對面的魏勝勉,「我,嗚嗚嗚……」凌可萱捂著嘴痛哭。

「你別哭啊,你倒是說……」魏勝勉話沒說完,包房門就推開了,會所經理一臉著急望著魏勝勉說道:「魏少不好了,警察來了。」

純狼,總裁! 看到自己桌上的東西,魏勝勉嚇得胡亂穿衣服要跑,可是他剛起身就發現雙腿無力身體往一邊倒下。

會所經理過來攙扶人,「魏少,我叫人送你走吧。」

還叫人送!是怕他跟這裡扯不上關係?「不用了。」指著在穿衣服的凌可萱,「你過來攙扶我。」

凌可萱爬起身過去攙扶魏勝勉。

被凌可萱攙扶離開的魏勝勉低頭罵了一句:「怎麼搞得,我這腿居然沒力了。」

一旁攙扶著魏勝勉的女人一臉羸弱的表情,根本不敢說話,出到會所門口時,看到不少人紛紛往外走,會所工作人員在門口做指引工作,安排大家有秩序撤離。

「魏少,您的車在這邊。」一個工作人員看到魏勝勉趕緊過來。

凌可萱攙著魏勝勉跟著工作人員走向門口,剛從會所門口出來,靠在凌可萱身上的魏勝勉就看到外面有記者在採訪,趕緊用手擋著臉。

門口被閃光燈照亮,那些閃爍的燈光打在魏勝勉有些慌亂的臉色上,生怕再停留下去會出事,魏勝勉沒等別人打開車門,自個先伸手開車門上車。

此時在紀公館的電視機前。

回來的丁如意沒趕上紀公館吃晚飯,望著已經吃到尾聲的晚飯,賭氣在客廳看電視,讓傭人給她熬遍名貴補品。

抱著胳膊從餐廳走來的紀佳夢,望著一碗接著一碗喝的丁如意,笑著說道:「小心這賤命,虛不受補,吃出了一鼻子血。」

靠在沙發的丁如意,笑著回了句:「我這身體,就不勞煩媽你操心了。」她可不是那種被人打了還不還手的人,看了眼紀佳夢身後的方向,「你還是想想,明天,舅媽會不會為了紀家形象工程拉上你一塊去敬老院端屎盤子。」

「你!」紀佳夢氣的繞過沙發衝到茶几,端起桌上所剩無幾的白開水潑向丁如意。

身上被潑了水的丁如意,嘴角含笑,擦乾淨繼續喝燕窩,垂落的雙腳抬起放在沙發,遞了眼眼前的電視,「媽,你快看看,我們今天的形象工程做的如何?」

丁如意那厚臉皮的模樣,氣的紀佳夢有氣都無處撒,只能裝著一肚子氣坐下看著電視,看到丁如意和魏勝勉做義工的現場採訪,那些記者對丁如意嫁入豪門表示震驚和羨慕,還有敬老院那些被蒙在鼓裡的人不斷對著丁如意豎起大拇指,誇讚丁如意善良,紀佳夢就覺得好笑。

實在是看不下去丁如意得瑟的樣子,紀佳夢起身拿走茶几上的遙控器,用力摁下翻頁鍵,「這種假新聞,看多了容易傷三觀,還是看些真實報道才能樹立正確價值觀。」

紀佳夢惱怒的樣子對丁如意來說特別痛快,丁如意笑著繼續喝燕窩。

電視畫面一跳,播放的是景城的實時新聞。

坐在演播廳的主播語速飛快播報新聞,「現在為大家插播的是一則景城某高檔會所發生鬥毆事件,現在我們把鏡頭交給在現場的記者。」

右上角的畫面放大,在現場的記者調弄了一下耳邊的耳麥,站在會所門口,比劃手勢,「我是一線記者李梅,現在我所在的位置是景城一間高級會所門外,就在十五分鐘前,轄區110接到市民求救電話,得知會所里發生了一起鬥毆事件,疑似兩個包間的顧客為了爭奪會所一名女員工所引起,這裡面是否涉及到,會所存在灰色業務……」

紀佳夢笑著搖頭說道:「現在這些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以為自己有兩個臭錢就得瑟,好啦,一高調就鬧出……」

正在喝燕窩的丁如意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勝勉嗎?」

「在哪兒?」聽到兒子的名字,紀佳夢還以為人回來了,趕緊扭過腦袋看向身後。

「勝勉被人攙著從會所出來。」丁如意一臉激動指著電視。

「你胡說八道什麼!」要真是勝勉,今天的工作都白費了!

丁如意沒時間和紀佳夢爭辯,趕緊用手機翻找這條新聞,在一則新聞報道中看到了有魏勝勉被女人攙扶出來的照片,趕緊將照片遞給紀佳夢看。

接過手機的紀佳夢看到真是魏勝勉,而且攙著魏勝勉的女人衣服凌亂,一看就知道曖.昧不清,氣的紀佳夢將丁如意的手機砸在桌上,「這面子工程剛做完,他就耐不住寂.寞跑出去找女人還被記者拍到,這個臭小子,我要不把他教訓一頓,我就不姓紀。」紀佳夢趕緊撥通魏勝勉的電話。

而此時吃完飯上樓的董雅寧,同樣也看到了這條新聞,一臉恨鐵不成鋼低聲說了句:「簡直就是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這個節骨眼鬧出這種事情來!

從尋夏房間出來的唐坤遇到董雅寧,被董雅寧叫住,「給我倒杯水。」

「是。」

從會所出來,凌可萱開車把魏勝勉送到自己的住所,一路上魏勝勉昏昏欲睡,到了住所以後,人基本就不醒人事了,凌可萱把魏勝勉攙上樓以後,還沒放下魏勝勉,魏勝勉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把魏勝勉丟到床上后,凌可萱摸出魏勝勉兜里的手機,看到是紀佳夢打來的電話,直接把電話關機,站在床邊的凌可萱望了眼床上那個奪走她第一次的男人,心裡既是惱怒又是羞憤,她不會讓自己的付出沒有收穫的,為了江別辭,她什麼都願意干。 霸歡 只不過,蘇凜沒想到,穆穎兒這般識大體,讓蘇凜竟然有幾分不好意思!

車子到了蘇凜口中所說的商場,蘇凜將車子停在路邊。

穆穎兒看著他,等他下車。

蘇凜卻在等著穆穎兒下車。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

班上,穆穎兒才臉色難看的開口道:"蘇凜,你不陪我下車去看看嗎?我對這邊不是很熟悉!"

蘇凜平靜的開口道:"穆小姐,實在不好意思,我沒有陪女人逛街的習慣,你隨便換一身衣服就行,只要別這麼扎眼,不然的話,你在街上,肯定會被當成熊貓圍觀的!"

穆穎兒的神情有幾分難以置信:"不會這麼嚴重吧,我在我們那邊,一直都是這樣穿的!"

蘇凜看了她一眼:"你也說了,是你們那邊,不是我們這邊!你在南希市,就跟保護動物一樣稀少,明白嗎?"

穆穎兒聽著蘇凜的話,無奈的嘆口氣:"那好吧,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下車去買一身衣服!"

蘇凜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看著車子前方。

穆穎兒一下車,她就立馬體會到了蘇凜話里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