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藍霽華以前常在外頭行走,後來做了皇帝,戴上了無形的枷鎖,便不願意出去了,聽到她這話,心裡不由得一動。

「想要朕陪你一起去?」

「皇上有時間么?」

對藍霽華來說,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他嗯了一聲,「朕也好久沒有出宮了,就陪你走一趟吧。」

「皇上出宮,是不是有很大的儀仗,那樣多沒意思啊,」尉遲不易說,「皇上知道微服私訪么,皇帝自個悄悄的出宮去,誰也不帶,到大街上,集市上體察民情,那才好玩呢。」

藍霽華當然知道微服私訪,不過沒聽說皇帝自個出去的,多少身邊得帶一兩個人吧。

他看著她咧嘴一笑,「也行,朕就微服私訪一回吧。」

尉遲不易心裡雀躍,臉上還要裝得鎮定:「那就咱倆一起去吧,不帶別人了。」

既然下毒這條路走不通,她只有另想辦法,打是打不過的,如果能讓南原狗受傷,拉低他的武力值,再殊死一博,這事還是有希望的。

她計劃得很周全,動手的地方不能在宮殿里,人太多,稍稍有個動靜,她就會被砍成肉醬,所以要到宮外去尋一處安靜的地方下手,想來想去,就想到了尉遲文宇當年在南原的府邸,果然還在,而且空著,真是天助她也!

她要在公子的府邸殺了南原狗,祭奠公子的亡靈! 藍心月抬頭,看見路紫蘇巴巴的看著自家兒子。

她沒好氣的開口道:"瞧你那副模樣,好像這小傢伙是別人家的一樣!要不是你現在馬上要手術了,我才不會管你能不能受累呢!"

路紫蘇狗腿的對著藍心月笑了一聲:"我知道的,心月最好了,不僅體貼我,還會照顧小傢伙!"

藍心月臉上的笑容不止:"我就知道,你會說這些好聽的話忽悠我,我才不上當呢!等你好了,你就自己照顧你家小東西吧,我才不抱他呢,你瞧瞧,看見我過來,一副要抱抱的模樣!"

路紫蘇看了一眼自家的小東西,果然,他兩隻胖胖的小手,抓著藍心月不鬆手。

路紫蘇無比的惆悵,這個小傢伙,果然更愛藍心月啊,自己這個親娘還在旁邊呢,巴巴的抱著藍心月,也不考慮自己的感受。

路紫蘇故意板著臉:"小寶貝,你給我轉過來,不然……媽媽就不給你餵奶了!"

路紫蘇本是故意逗小傢伙的,結果,藍心月沒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紫蘇姐,你絕對是我見過,最逗比的親媽,你要是不給咱家小寶貝吃奶,那我給他找奶娘去,再不濟,我讓我師傅想辦法!"

路紫蘇好奇的看著藍心月:"這種事,你師傅也有辦法?他可是個大男人啊!"

藍心月的神情囧了囧:"你以為我師傅是一般人嗎?要不是有點本事,別人能叫他神醫嗎!"

路紫蘇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哦,原來你師父被人叫神醫,是因為他有這樣的本事啊!"

藍心月笑的調皮,要是師傅知道,自己這麼黑他,肯定把她拉去做實驗。

三國之黃巾神將 要知道,藍心月雖然得了藍清風的真傳,醫術了得。

可是,她卻最怕做實驗了。

藍清風因為這事,還止不住發愁,說藍心月一個醫生,不想做實驗,這樣能有什麼大的突破。

要知道,醫學突破,都是通過不斷的醫學實驗來提升的,要是你直接在正常人身上實驗,那生病的人,估計得死上個千八百次。

藍心月伸手,捏了捏小傢伙的臉,看著路紫蘇,假裝漫不經心的問道:"紫蘇姐,你做完手術,恢復后,真的要回國嗎? 諸天之主

路紫蘇點點頭:"是打算回國的!"

藍心月有點惆悵:"你回國,是因為要去找雲逸吧!"

不然的話,路紫蘇也不會讓自家兒子姓雲了。

路紫蘇家的小寶貝,大名雲彬柯,路紫蘇和藍心月,平日里喚他小傢伙,小寶寶,小東西,總之,想到什麼叫什麼。

說實在的,藍心月有時候,都比路紫蘇要疼愛這個孩子。

因為她知道路紫蘇的不易,所以,把對路紫蘇的好,也給與了這個孩子。

路紫蘇聽到藍心月的話,她的神情一僵:"雲逸啊……"

她裝作不經意的開口:"這個名字,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我生活里了,你要是不說的話,我還差點忘了!"

藍心月看了一眼路紫蘇,她真的能忘了嗎?

如果這麼容易,就能忘記一個人的話,那路紫蘇應該是不會生下這個孩子的。

要知道,如果不是出於對一個人的愛,另一個人,又怎麼會生下那個人的孩子!

藍心月看著路紫蘇:"真的嗎?"

路紫蘇點點頭,一副我沒有說謊的表情:"當然是真的了,這樣的事情,我還能騙你嗎?我真的不會去找他的,我回國,主要是為了接管家裡的公司,我大哥哥現在一個人管理兩個公司,我薇薇嫂子打電話的時候,跟我說,我大哥哥每天回家,就累成一灘泥了,而且,我爹地現在也幫襯著我哥哥,他已經過了工作的年紀,我回去,也是不想讓他太受累,我多學多看,早點撐起公司!"

看著路紫蘇認真的表情,藍心月也相信她的話。

可是,就算是相信,她覺得,從路紫蘇的表現,都能看出來,她從未放下過雲逸,也不知道他們兩個人,以後會怎麼樣!

藍心月從來沒有見過雲逸,可是,她卻非常好奇,到底是怎樣一個男人,才能讓路紫蘇在生死邊緣掙扎,只為跟他再續前緣。

看到路紫蘇的情緒有點低沉,藍心月機靈的轉移話題:"哎呀哎呀,我們不還沒用分離嘛,說這些跟分離有關的話題幹嘛,白白浪費我的感情,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你看!"

藍心月說著,還仰著腦袋,讓路紫蘇看她眼睛里的淚花。

路紫蘇好笑不已,這個丫頭,無論多麼傷春悲秋的話題,都能被她帶跑題,還真是不容易。

兩個人正在說話。

就在這時,房間門突然被敲響。

路紫蘇看了一眼藍心月,開口道:"進來!"

藍心月眼睛眨了眨,她知道,肯定又是師傅來了。

藍清風平日里,如果不是來找藍心月,肯定是不會主動來找路紫蘇的。

就算是他有事情,也是讓藍心月過來,傳達自己的意思。

門被打開。

只不過,出現在門口的,不光是藍清風一個人,還有路紫蘇的大哥哥,蘇寒。

蘇寒看著路紫蘇,微微笑著:"紫蘇,我來了!"

因為路紫蘇這兩天,已經準備好,要做手術了。

蘇寒就特地過來陪著路紫蘇,蘇北本來也是要過來的。

只不過,她這幾天生病了,路南一直在照顧她,所以,兩個人都沒有過來,只是讓蘇寒隨時把路紫蘇的情況,告訴他們。

路紫蘇看見雲逸,頓時一臉驚喜:"大哥哥,你來了!"

她跑過去,抱著蘇寒:"我還以為,媽咪生病了,你們都不來了呢!"

蘇寒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傻丫頭,你是家裡的寶貝疙瘩,怎麼可能沒人來呢,媽咪實在是身體撐不住,不然的話,她肯定早早救過來了,你就別難受了,都當媽的人了,不許掉眼淚哦!"

路紫蘇連連點頭:"嗯嗯,大哥哥,我不哭!"

蘇寒笑著點點頭。

他放開路紫蘇,向著藍心月走過去。

他看著藍心月懷裡的小不點,笑著開口道:"才兩個月不見,小傢伙就長這麼大了,長得太挺快的! 許你一場愛情盛宴

藍心月笑了起來:"小孩子當然長得快了,不然他一直是生出來那麼大點,豈不是要急死人了!"

蘇寒笑了笑,伸出手:"來,我抱抱他!"

藍心月看著他:"你小心點啊!"

說著,她小心翼翼的將孩子放在蘇寒懷裡。

結果,蘇寒剛把小傢伙抱好,小傢伙就咧著嘴,對蘇寒笑起來。

聽到小傢伙咯咯咯的笑聲,蘇寒的心情,莫名的好。

有了這個小傢伙,路紫蘇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應該都不會輕易倒下了。

畢竟,孩子就是她最強大的精神寄託。

蘇寒剛來。

藍清風也不想過多的打擾他和路紫蘇兄妹敘舊。

他喊了一聲藍心月:"心月,跟我去做實驗,讓蘇寒跟紫蘇說話!"

藍心月的小臉,立馬耷拉下來:"可以不做實驗嗎?"

藍清風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可以啊,不做實驗,那就跟我去葯園裡除草!"

藍心月想都沒想,連連點頭:"好好好,我去!"

藍清風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他看了一眼路紫蘇:"你跟你哥先說話,吃飯的時候,我來叫你們,還有,你做好心理準備,後天我們進行手術,切除病變的部分!"

路紫蘇深呼吸了一口氣,點點頭:"好!"

話說,為了這次手術,她已經準備了太久了,只要手術做完,一切都好。

而且,藍清風這個手術,不光會切除胃裡的病變部分,他還一早,幫助路紫蘇做好了切除部分,一模一樣的人工胃。

到時候,切除手術和縫合手術一起進行。

路紫蘇就算是切除了一大部分胃,但是,卻也得到了一個新的人工胃。

雖然說,什麼都是原裝的好,但是,當原裝的出現問題后,能夠有新的東西來替代,其實,也未嘗不可,總比沒有的好!

路紫蘇當時聽到藍清風說人工胃的時候,差點吃驚的跌倒。

她聽過人工心臟,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人工胃。

只不過,聽藍心月說,藍清風也是在接觸到路紫蘇的病情后,才開始準備培養這個人工胃。

以前,他只是想過,也做過實驗,但是,卻沒有真的做過。

路紫蘇是第一個使用人工胃的,但是,這個東西,在小動物身上,藍清風也實驗過,完全沒有問題,比異體移植的還要好用。

所以,路紫蘇大膽的接受了藍清風的提議,用人工胃。

不然的話,她剩下的那點可憐的胃,也不知道能支撐多久。

藍清風聽著路紫蘇堅定的說好,他看了一眼她認真的神色,微微點點頭,帶著藍心月離開。

藍心月一走。

路紫蘇這才走向抱著小傢伙的蘇寒:"哥,你這次來,能呆幾天?"

蘇寒開口道:"也就這幾天,具體我也不知道,不過,肯定等你做完手術,陪你一兩天,等到媽咪和爹地過來,我就回國!"

路紫蘇點了點頭:"哦!"

看著路紫蘇心不在焉的樣子,蘇寒擔心的問道:"手術的方案,我也大致聽藍清風講過了,話說,你真的做好準備了嗎?" 關著車窗的紀優陽,壓根沒聽到車外的聲音,鐵閘門打開后,直接開車進去,回到紀公館,瞧見費亦行站在門口鬼鬼祟祟,「大晚上不睡覺,站在這兒等誰?」

沒想到,等來的不是木兮而是紀優陽,費亦行深呼吸一口氣,壓制住自己想手撕費亦行的念頭,笑眯眯看著紀優陽,「回四少,我賞月呢。」

下車的紀優陽,將車鑰匙丟給門口的保鏢,路過費亦行的時候,伸手掐了一把費亦行的臉頰,「狼狗賞月?怕不是做人做膩了,盼著月圓之夜回歸獸性?」

他最討厭別人掐他的臉,還是那麼用力!費亦行繼續笑眯眯看著紀優陽,「是啊,四少喜歡玩刺激的遊戲,我當然是要變身陪你玩。」他要真能變成狼,分分鐘把紀優陽這個沒人性的東西咬死。

「嘖。」紀優陽抽回手,用力朝著費亦行的屁股拍了一巴掌。「小兔崽子,屁股還是那麼有彈性。」

挨了一掌的費亦行,屁股一陣火辣辣痛,趕緊揉著屁股轉身,瞪著遠去的紀優陽。

這個紀優陽,簡直就是變.態加虐待狂!

嘴角含笑的紀優陽,路過公共書房門口時,瞧見有人端著托盤出來,問了句:「誰在裡面?」那麼晚了,不睡覺,又折騰什麼?

「夫人在裡面忙心雨小姐葬禮的事情。」

紀優陽沖著傭人揮了揮手,上樓前打算去跟駱知秋打聲招呼。

剛踏入書房門口,正朝著駱知秋走去,就聽見駱知秋在講電話。

「紀夫人您好,剛剛木小姐過來了,按照您那邊停止訪客進入的要求,我們的保安已經把木小姐擋了下來。「

「那她現在還在那裡?」

雲中歌 「我看她徒步原路返回了。」

「辛苦你們了。」

「不客氣。」

木兮在門口?

紀優陽想起來了,剛剛好像是在門口遇到一輛的士,當時他在想著事情,壓根沒注意到那邊的情況。

不過。

紀公館停止訪客進入,這個他能理解,只是,對木兮態度如此友好的駱知秋,為何得知木兮被人阻攔不得進入,卻未做挽留?

就在紀優陽對駱知秋的舉動感到可疑之時,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引起紀優陽注意,紀優陽立即轉身往外走。

回來的萊恩總管遇到紀優陽,「四少。」

「我二哥呢?」

「紀總在房間,應該已經睡下了。」

「哦。」紀優陽應了一聲后,拎著手上的東西上樓。

正準備往紀澌鈞房門口走去,遠遠地,就瞧見葉思佳端著一杯東西站在紀澌鈞房門口,不想多管紀澌鈞閑事的紀優陽,看到這一幕卻有些煩躁,轉身離去走了數步后,再一次停下腳步。

洗完澡出來的紀澌鈞,聽到敲門聲,剛把房門打開,就看到葉思佳端著東西站在自己面前,「紀總,好久不見,聽雅寧夫人說,您最近睡眠不太好,所以我特地給您熱了一杯牛奶。」

按道理說,他現在在所有人眼中已經輸給了紀優陽,為何這個葉思佳還衝著自己百般討好?

就在紀澌鈞思量這個問題時,餘光注意到走來的身影。

紀澌鈞望向走來的人。

端著牛奶的葉思佳也跟著轉身去看,原來是紀家四少紀優陽,還是頭一回瞧見紀優陽本人,跟紀澌鈞身上的氣場比起來,差遠了,「紀四少,晚上好。」

走到紀澌鈞跟前的紀優陽,用身體擋著紀澌鈞,「那麼晚了,葉小姐怎麼會在這裡?」

居然叫她葉小姐!還真是讓人不爽!礙於紀優陽的身份葉思佳不敢做怒,「我啊,是來給紀總送牛奶的。」

「我二哥有我二嫂擔心,就不勞煩你多心了,夜深了,我勸你還是留在房間,少在外面轉悠,小心見到不幹凈的東西。」

不幹凈的東西?紀優陽嚇唬她吧,哼!不知道的還以為紀優陽是為了保護紀澌鈞和木兮的感情才驅趕她,可她是知情人,這個紀優陽擺明就是怕她的到來,會給紀優陽帶來威脅,所以才故意打著為紀澌鈞好的旗號趕她走。

她偏不走!踩著十寸黑色魚嘴高跟鞋的葉思佳,往前走了兩步,一臉嫵.媚的笑容,將手上的牛奶再一次遞到紀澌鈞面前,「紀總,您再不接過去,人家的手都要舉酸了。」

葉思佳的出現和態度,似乎讓紀澌鈞察覺到這背後的貓膩,也許,葉思佳代表的不是個人,而是某方的一些態度,看在背後人的面子上,紀澌鈞給葉思佳這個面子,在紀澌鈞接杯子的時候,已經做好了被紀優陽打斷的準備,只是沒想到他接東西的過程會出乎意料的順利。

看來,不需要他,紀澌鈞就能處理好這件事,望著紀澌鈞接過在手的杯子,紀優陽覺得自己的出現有些可笑,本想給紀澌鈞送東西的紀優陽,覺得這個時候,拿出他木姐姐特地給紀澌鈞準備的三明治,似乎有些滑稽,心裡一陣怪酸的紀優陽,什麼都沒說,只是笑著離開。

葉思佳瞥了眼走開的紀優陽后,故作腳崴摔在紀澌鈞身上,「哎呦,紀總。」

目光停留在紀優陽身上的紀澌鈞,沒注意摔在自己身上的人,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葉思佳已經抱住他。

走了好遠一段路的紀優陽,回頭看了眼不遠處動作親密的兩人。

何止紀澌鈞懷疑葉思佳出現的目的,就連他下午和駱知秋通話時,知道葉思佳的到來,也在懷疑一些事情,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話,他為何要讓木兮搬出去住,就是想讓木兮在這個局勢下徹徹底底感受下紀澌鈞對這段愛情的重要性。

回到房間的紀優陽,洗完澡出來,看到窗外已經下起了大雨。

他的木姐姐,進不來,應該回去了吧。

與此同時,因為這邊不好打車,原路往回走的木兮,走了快一公里的時候,天下起了大雨,木兮趕緊找地方躲藏。

開著車路過的男人,看到窗外有個眼熟的身影立即停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