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南可不能說自己可以隨時在網絡上面搜索,點點頭,說道:“我以前在家的時候,喜歡在網上游玩,當然什麼都有一定的瞭解k。說起這馬來西亞的食物,有一種食物是最具特色的。”

“什麼?”馬萌萌好奇地問道。

蘇南解釋起來:“馬來西亞的食品,以辛辣爲主,色香味俱全。還有種類繁多的中餐、南北印度風味美食以及娘惹與葡萄牙美食,其中最爲特別的就是這個娘惹了。”


“娘惹?這也是一道菜嗎?”馬萌萌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感覺很好玩。

蘇南點點頭,說道:“是的,它是菜,但不是一道菜。要說起來,這個詞還有它的歷史呢,十五世紀初期定居在滿剌伽(馬六甲)、滿者伯夷國和室利佛逝國(印尼和新加坡)一帶的中國明朝後裔,男性稱爲巴巴,女性稱爲娘惹。娘惹到現在,已經不單單是一種菜,更多的是一種文化。”

“你懂的真多。”馬萌萌由衷地誇了一句。

蘇南笑了笑,繼續說道:“相傳,女人出嫁前,必須會做娘惹糕點,用它來收買未來的婆婆,象徵着婚後的生活能和和美美的意思。”

馬萌萌正要說話,身旁一個人用很純正的漢語說道:“小兄弟對馬來的文化非常瞭解嘛!”

蘇南沒想到這裏遇到能夠聽得懂自己說話的人,轉頭望去,一個黃皮膚,身高一米七左右,五十歲左右,中等肥胖的男人,一臉笑眯眯地望着蘇南。

雖然臉帶笑容,蘇南還是從他的眼神裏看出了危險的信號,身後還跟了兩個人,一男一女,往他左右一站,無形中把他護在了中間,電梯一半的位置都被他們三個人佔去了。

這個人不簡單,這是蘇南的想法,對他禮貌地笑了笑,說道:“瞭解談不上,只是前來旅遊,是要做一些功課的,要不然如何玩的痛快。”

那男人點點頭,對蘇南的話不置可否,說道:“小兄弟,你們也是出去吃飯的吧!”

蘇南點點頭,問道:“先生如何知道?”

那男人眯着眼笑道:“只是從你們談話中猜到的,如果你們是出去玩,想必會討論旅遊景點,而你們討論食物,想必就是要去吃飯了。”

蘇南豎起大拇指,讚道:“先生高見。”

那男人搖搖頭,說道:“哪裏,正好我們也是要去吃早餐,不如就搭個伴,一起吃飯如何?”

蘇南沒有想到,剛來這裏就遇到這麼主動的人,很想要低調的他有些無奈地摸了摸鼻子,望了望馬萌萌,看了看她無所謂的表情,蘇南點點頭,對那男人說道:“先生盛情,只好打擾了。”

那男人笑了笑,搖搖頭,說道:“現在像你這樣有禮貌的年輕人不多了。”說完對身邊的人吩咐道:“阿吉,吩咐下去,有兩位客人,多準備一些特色小吃。”

旁邊那男子低頭應了一聲,拿出電話就打了出去。

這時電梯到了一樓,那男人前面走着出了大廳,蘇南原本是想在酒店隨便吃點就回去睡覺,晚上幹正事的,現在去攤上這事。現在想後悔已經晚了,和馬萌萌一起跟了上去,看看他要把自己帶去什麼地方吃飯。

兩輛車開出了市區,往布城方向而去,布城纔是馬來西馬的政治中心,難道這傢伙是個政客?可政客多小心,不會這麼無緣無故地邀請陌生人去做客。

網絡人肉無果後,蘇南乾脆懶得再想,反正車到山前自有路,沒路老子也殺出條血路。

一個多小時後,車子來到布城附近的一個莊園,蘇南暗道,還好,沒有進城,不然萬一被有心人盯上就可麻煩了。

馬來西亞以農業爲主,莊園在這裏比較常見,這個莊園從外面看起來,還算普通,完全與那男人的氣勢不相符。

進了院子,馬上有傭人出來,七八個站到大門的兩旁邊,迎接他的歸來。

那男人望着蘇南說道:“歡迎來我家作客。”說完又轉向馬萌萌:“也歡迎美麗的女士。”

蘇南和馬萌萌分別與他客氣了兩句,一行人進了大廳。

裏面的裝潢與外面成天壤之別,十分豪華,看來外表只是迷惑別人的。

一行人來到餐廳,很大的一張長桌上面,放滿了各類食物,差不多包含了馬來西亞的各類小吃,看得出來,那男人平時招待客人也是十分豐盛的。

這一餐,蘇南和馬萌萌吃的十分盡興,遍嚐了各類美食,還聽到了當地的音樂,吃飯聽音樂,這男簡直就是中西結合了。

吃過飯,蘇南一行人來到客廳坐下,傭人馬上送來飯後點心和茶品。

那男人享受地喝了口茶,笑眯眯地望着蘇南,也不說話。

蘇南心思電轉,也沒有明白這傢伙打的是什麼主意,不會吃了飯讓我給錢吧,要這樣那還真是有點搞笑呢。見他不開口,蘇南只好主動開口說道:“還沒請教先生大名,真是失禮。”

那男人眯着眼睛笑了笑,說道:“我原以爲你不會好奇呢,終於還是開了口,呵呵。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卻知道你的名字,你叫蘇南,對不對?”

蘇南心裏一驚,這什麼事,自己每一次認爲隱蔽的事情,都有人事先知道了。剛纔還在奇怪這男人爲啥要請自己來作客吃飯,原來是認識自己,就是不知道是朋友還是敵人了,如果是敵人的話,自己可就上了大當了。馬上精神力運轉,隨時應付突發情況。

蘇南的反應被那人看在眼裏,他笑了笑,對蘇南說道:“不要緊張,如果是敵人的話,我也不會好好坐在這裏和你說話了,你看,我的手下都不在身邊,難道要我自己動手,和你拼命?

蘇南無法相信他的話,不在身邊,可以隱在暗處,這個男人本身一定有些本事,應付自己一招半式還是沒有問題的。盯着他的雙眼,蘇南沉聲問道:“你到底是誰?”馬萌萌也不自覺地往蘇南身邊靠了靠,這個時候只有與蘇南在一起,她才能感覺到安全。 那男人微微一笑,見蘇南一副拼命的樣子,也不敢再戲耍,輕聲說道:“你可以叫我春哥!”

“春哥?”蘇南吃驚地叫出聲來,真沒有想到春哥就是這個樣子的,更沒有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兩人就見了面,還在一起吃了飯。

春哥點點頭,笑着說道:“黃宗是我的老朋友了,要不是他告訴我,我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認出你來呢?剛纔沒有告訴你,小兄弟不要見怪哦!正好昨晚在那邊見個朋友,喝多了點酒,就在那邊睡下來,沒想到見到了你。”

蘇南心裏有些小激動,這個時候的春哥看起來很和藹可親,可這都五十多歲了,這個春哥蘇南怎麼也叫不出口,遲疑了片刻,說道:“春,,呃,我叫您春叔吧!那個。。。”

蘇南還待繼續說下去,春哥打斷道:“春哥只是一個稱號,也可以叫代號,我的名字是不叫這個的,你就叫我春哥就行,沒有關係。”

“哦!”蘇南明白了過來,說道:“好的,春哥,黃叔把我的事情都跟您講明瞭,我也不再重複,希望可得到您的幫助。”

春哥點點頭,說道:“黃宗把你的事情都跟我說了,這件事情,我也沒有查清是什麼原因,不過,我可以給你指條明路,你可以從**着手,相信會有不少的收穫。”

**,這個跟蘇南想的一樣,原本蘇南也打算從這方面着手的。點點頭,蘇南說道:“謝謝春哥,我明白了。”

春哥繼續說道:“**內部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安排人手。”

蘇南搖搖頭,說道:“這方面就用不着了。”

春哥笑着說道:“也是,不是一個級別,你是能夠應付的,等你辦好這件事情後,也幫我一個忙吧!當然,有可能兩件事情合成一件事情,幹起來也不錯。”

“哦?是什麼事情?”蘇南好奇地問道。

春哥雙眼望向窗外,慢慢說道:“這件事情,從我懂事以來,就開始運作了,準備了幾十年了,就等一個契機。而現在,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終於可以實現幾輩人的夢想的機會。”

蘇南知道他的話沒有說話,不敢插嘴,靜靜地望着他。

春哥繼續說道:“從我的父輩,也許從我的祖輩開始,就一直爲這件事情而奮鬥,最終都抱着遺憾離開了這個世界。現在,輪到我了,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我這一輩子也是無法實現先輩的夢想的,現在卻突然出現了轉機。”

蘇南一直想等他說出主題,卻是半天也沒有說到重點,這上了年紀的人說多,還真是無法改變了,有些無奈地摸了摸鼻子。

春哥收回思緒,望了一眼蘇南,笑了笑,說道:“是不是有些只煩了,其實說起來也就一句話的事情,就是掌握政權。”

“掌權!”蘇南驚歎道。

春哥點點頭,說道:“不錯,就是掌權,雖然現在也是執政黨之一,但華人在馬來西亞的地位還有待提高,而只有真正由華人完全掌握了政權,這個現象纔可以得到更好的改善,這也是我祖祖輩輩,以及馬來西亞所有華人的夢想。”

蘇南聽到春哥的話,彷彿在自己心靈深處打開了一扇窗戶,對這些一輩子,幾輩人,堅持不懈地爲一件事情而努力拼搏的人肅然起敬。站起身來,蘇南表情嚴肅地說道:“春哥,如果我能幫得上忙,一定盡力!”

春哥望着蘇南認真的表情,甚感欣慰,擺手示意蘇南坐下,繼續說道:“我跟你說這些,你只需要放在心上,回頭我讓人把一些資料送給你,然後有機會的話,我們就運作一下,如果沒有機會,就算了,等了一輩子了,也不差再等一輩子。”

蘇南大腦運轉,思索了片刻,沉聲說道:“我覺得這一次一定要出手,沒有機會,創造機會也要試一試,不能讓同胞們失望。”

春哥看着蘇南自信的表情,有些興奮地問道:“你有什麼好辦法?”說完又搖搖頭,嘆道:“哎,是我太心急了,想了幾十年,也沒有太好的辦法,你一下子也不可能拿出什麼好辦法來的。”

蘇南搖搖頭,說道:“暫時沒有太好的辦法,政權這個東西,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的。不過我相信,事在人爲,總會有辦法的。”

春哥點點頭,神情堅定起來,說道:“你說的對,這輩子怎麼過都是過,拼一下,失敗了起碼不後悔。不過現在還請保密,事關重大,上萬人的生命,可都壓在這個上面的。”說完不放心地望了望馬萌萌,對這個女孩子,他不是很瞭解底細。

蘇南知道他的心思,笑着說道:“春哥,您放心,我身邊的人,都是信得過的。而且就這件事情而言,對我國是非常有利的,萌萌的身份而言,她不可能做出對祖國不利的事情,您完全不必多慮。”

春哥的心思被蘇南看穿,也沒有難爲情,理所當然地說道:“我不能不小心啊!多少條人命在我手裏握着。”

蘇南理解地點了點頭,見時間快到中午了,站起身來,說道:“春哥,事情就這樣,我們先回去了。”

春哥小眼一瞪,說道:“這裏還沒有你們的地方嗎?酒店裏又不安全,行李我已經讓人去拿了,你們兩個就安心在這裏住下。而且這樣的話,我們也可以隨時聯繫,方便溝通。”

蘇南心思一轉,確定他不是想要軟禁自己,點點頭,說道:“那就打擾春哥了。”

春哥擺擺手,說道:“你小子,假客氣什麼,如今我們是一條戰線上的盟友,可謂是一榮俱榮,少來這些客套話,聽着不舒服。”

蘇南嘿嘿一笑,說道:“春哥說的是,那我就不客氣了,今天早上纔到,的確是又累又困的,先給我們安排個房間,休息一下吧。吃晚飯的時候,我們再詳細聊一聊。”

春哥點點頭,說道:“這還差不多,我讓傭人帶你們過去,中午就不打擾你們了,睡好了起來吩咐傭人給你們做飯就是。”

蘇南點點頭,和馬萌萌一起跟着傭人去休息了。 出了門,馬萌萌就忍不住小聲地問道:“喂,蘇南,我們真的要幫他幹這事嗎?就憑我們兩個人,能幹成這麼大事情?”

蘇南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們兩個人,你不能算。”

馬萌萌生氣地打了一下蘇南,氣鼓鼓地說道:“哼,又小看我。”撒嬌的樣子,讓蘇南心裏一跳,太誘人了。

馬萌萌說完話見蘇南沒有反應,望過去,看到蘇南正一臉豬哥樣的看着自己,小臉一紅,說道:“看着我幹嘛?我臉上又沒花!”

蘇南迴過神來,摸了摸鼻子,說道:“你可別再勾引我了,小心我犯錯誤。”

“去!家裏有那麼多女人,還不老實,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傢伙!”馬萌萌撇了撇嘴,說道。

蘇南臉皮已經練的很厚了,笑着說道:“嘿嘿,我怎麼聞到一股酸味呢?”

“美的你。”馬萌萌被蘇南調戲的不行,笑罵一句向前跑去。

蘇南本來是不困的,休息也是照顧到馬萌萌的感受,回到房裏沒有急着睡覺,拿出電話給馬力發了一個信息過去,讓他報告一下情況。

很快馬力那邊傳來消息:南哥,我們在菲律賓一切正常,白伏夜出,打探到了一些消息,整理一下傳給您。

蘇南把手機扔進空間,喝下能量劑,躺下來,開始調息。

晚上,蘇南雖醒來多時,卻沒有急着出門,思考着這次馬來西亞之行的計劃。原本只是想找到飛機和那個對自己十分重要的人,現在又多了件事情。相信黃宗那邊也清楚這件事情的,要不然也不會無緣無故非要讓自己來找春哥,哎,算來算去,自己又被人坑了,背上了政治任務。

想來想去想不過,拿出電話給黃宗打了過去,接通後,開口說道:“黃叔,你不地道啊!”

黃宗當然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對蘇南的態度也不感到意外,這小子就是懶性格,不拉不動。故作不知地說道:“我哪裏不地道了?”

蘇南知道他故意裝糊塗,也懶得點破,說道:“黃叔,這麼大的事情,你是不是要給點支持啊?”

黃宗也不是三歲小孩,隨便就被蘇南誆到:“沒問題,我讓瑩瑩過來幫你。”

蘇南被他一堵,撇嘴說道:“還是算了吧,您老不擔心她的安全,我還不放心呢。還是來點實在的吧!”

黃宗也不跟蘇南開玩笑了,嚴肅地說道:“蘇南,無論如何,這件事情,你一定要辦好,與春哥做好詳細的計劃,支持方面你不要考慮,肯定是會全力支援你們的。”

蘇南也知道這件事情上面不會放任不管,笑了笑,鬆了口氣,說道:“有黃叔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這馬來西亞的高端武力就交給我來解決吧,世俗上的事情,那我是幫不上忙的。”

“菲律賓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黃宗問了一句。

“已經有一些眉目了,回頭我把資料給您傳過去。”蘇南說道。

黃宗沉默了一下,說道:“蘇南,到現在,我就跟你都透露一下,馬來西亞這件事情,菲律賓也會進行的,你的人儘量做好準備。原本是想你親自去菲律賓,主導那裏的事情,沒想到你跑去來西亞,現在就把兩個地方的事,都交給你去處理。整個南海,是一個大問題,也是一個大機遇,希望你可以幫助國家,完成這重要的使命!”

蘇南一聽,全然明白了,幾國同時操作啊,上面手筆真不小,早早讓自己來辦這件事情,原來是早有預謀的。可一下就是兩個國家,蘇南有些爲難,從來沒有主導過這種事情,害怕失敗了,回去可無法交待,到時候能不能回去都說不好。

黃宗知道蘇南此刻的心情,安慰道:“蘇南,你也不要感覺壓力太大,讓你參與進來,對你來說,是一個考驗,只要你努力去做了,成功與否,都不會怪你的。”

蘇南想了想,人生不就是一拼麼,堅定地說道:“黃叔放心,我一定盡力去做。”

“那行,等你好消息,隨時保持聯繫。別外,給我安全回來。”黃宗最後囑咐一句,掛上了電話。

蘇南剛剛收線,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蘇南知道是來叫自己吃晚飯的,上前打開門,果然聽到傭人說道:“蘇南先生,您好,我家主人請您晚宴。”

蘇南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帶路吧!”

傭人彎了一下腰,然後轉身走去,蘇南跟了上去。

來到餐廳,馬萌萌已經來了,看到蘇南,做個鬼臉,這個智能型的美女現在性格變了不少,然後在主座左邊第二個位置坐了下來,沒有和他打招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