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寧將白色小瓷瓶遞了過去,說道:「您還沒看過我的丹藥,怎知我的就一定不如那一枚好?」

「年輕人,那可是朝陽宗丹谷一脈弟子煉製的丹藥,你……」紅袍老人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白色瓷瓶的封蠟,立刻,一股丹香瀰漫開來,精神一振,握著瓷瓶的手竟然哆嗦了起來,原本要說的話語,也沒有說出來。

丹香瀰漫的同時,與這間昏暗小屋一牆之隔,是一間密室,密室中盤膝坐著一個黑袍中年男子,此刻,因為那瀰漫的丹香,他陡然睜開了雙眼……

紅袍老頭顫抖著雙手,小心翼翼的將丹藥從小瓷瓶中倒了出來,一粒圓潤,色澤光滑的淡黃色藥丸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這是破階丹啊!」老頭的呼吸都急促了。「此丹……此丹只在仙門中,有此丹一粒,便意味著宗門多一位開塵境的內門弟子!所以各宗門對此丹控制的十分嚴格,故而十分珍貴,在世俗界根本找不到,你……你是如何獲得的?」

蘇寧眉頭一擰,他本想低調,可是沒想到一枚小小的破階丹,竟然引起這個鑒定師如此大的反應?難道,丹藥在世俗界就真的這麼珍貴?這隻不過是一枚小小的破階丹啊!

要是紅袍老人知道蘇寧的想法,估計要吐血。不過,蘇寧確實高估了世俗界對丹藥的認知,或者說,是他見識太高了。在紅光之地,蘇寧跟隨丹鬼大師學習,什麼丹藥沒煉製過?對於丹藥的見識,是這些所謂的鑒定師拍馬也趕不上的。所以,一枚在蘇寧眼裡什麼都不是的破階丹,在這老頭眼中,就像是至寶一般。

「年輕人,此丹珍貴!我決定今晚安排加拍,此丹立刻會參與競拍,而且是放到最後的最後,作為終極壓軸的拍賣品!還有,從今以後,你就是我蘇黎世拍賣行的紫金會員!」紅袍鑒定師激動的說道。

嬌妻有毒 蘇寧並不知道紫金會員意味著什麼,不過,得到今晚就能拍賣丹藥的消息,他還是很高興的。倒是旁邊的可愛女孩兒,聽到蘇寧成為紫金會員后,呼吸都急促了,她知道,蘇寧的這枚丹藥非同一般,也知道了今天她做了一個十分正確的決定!

鑒定完丹藥,蘇寧就將破階丹留在了紅袍老人那裡,任由他安排拍賣的事宜。而蘇寧則被可愛女孩兒引領著,向拍賣大廳走去。

蘇寧走後,紅袍鑒定師拿著那粒破階丹,神情激動。他轉身來到一側的牆壁,按動了機關,轟隆一聲,牆壁開始反轉,將紅袍老人帶入了隔壁的房間。

隔壁房間內,坐著那位黑袍男子。此人盤膝坐在蒲團上,周圍擺滿了蠟燭,見紅袍老頭進來了,一招手,那枚破階丹直接飛到了他的手裡。他的兩隻手,一黑一白。一隻手枯槁的只剩下了一層皮,另一隻手卻粉嫩的宛若嬰兒的皮膚,十分邪異。

他的目光不起一絲波瀾,將丹藥放在鼻尖嗅了嗅,沉思起來,好像在極力的推算著什麼。

「主人,現在的仙門,對丹藥的把控十分嚴格,破階丹這樣珍貴的丹藥,為何會出現在宗門之外?」紅袍老人彎著腰,對黑袍人十分恭敬。

黑袍人把玩著丹藥,幽幽說道:「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煉製這枚丹藥的人!此丹,發揮出了近乎百分之百的藥效,就連某些仙門的大師也煉製不出來。而且,此丹竟然蘊含了一絲上古之氣,煉製那枚丹藥的爐鼎,不是凡品!所以,接下來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老奴明白!我會派人盯著他!」紅袍老頭彎著腰,恭敬的退了出去。

……………… 白衣女孩兒領著蘇寧前往拍賣大廳,在進入拍賣大廳之前,參與拍賣的人都會率先進入一所隱秘的房間。在房間里,蘇寧戴上了一副面具。

這是拍賣行的規矩,戴上面具的話,除了拍賣行內部人員,沒人會知道競拍者的身份,這是出於對競拍者的一種保護。因為,競拍的時候難免會產生衝突,隱藏身份,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所以很多競拍者也願意戴上面具。

蘇寧戴著面具,身穿黑袍,跟隨白衣女孩兒來到拍賣大廳,整個拍賣大廳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的打扮,沒人會認出他來。

「公子,您是拍賣者,原本您可以在樓上擁有一間安靜的包廂,可是您來的太晚了。我們拍賣行每次只拍賣十五件寶貝,您這是加拍,樓上的十五間包廂已經全部預訂出去了,只好委屈您在普通大廳坐一會兒了!」白衣女孩兒一邊引路,一邊笑盈盈的說道。

「沒關係!」蘇寧說。

「還有,您的紫金徽章,一會兒拍賣結束后才會給您送過來。白禮大師對您的拍賣品評價很高,您又是第一次來,估計拍賣行抽取提成的時候,還會給您優惠呢!」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蘇寧禮貌的回應。

「這是我的工作嘛!」女孩兒一笑,露出兩個酒窩,「一會兒我會盡量給您找一個舒服,而且方便觀看的座位!」

蘇寧點了點頭,她發現,這個女孩兒真是太貼心了,便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白衣女孩兒臉一紅,說道:「您可以叫我小溪!」

………………

「公子,這邊請!」

進入拍賣大廳,小溪一直帶領著蘇寧,來到拍賣大廳的中央區域,並解釋道,「這片中央區域和其他地方不同,視野更開闊,座椅更舒適,是專門為您這種擁有紫金徽章的貴賓準備的區域。一會兒,還會有專人給您送來甜點!」

小溪的聲音很甜美,嘴角始終噙著迷人的微笑。

蘇寧看到,即使是貴賓區,人也不少,這些人見蘇寧走進來,也都回頭掃了他一眼,隨即便快速的轉移了目光。

「公子,您坐這裡吧!」小溪指著旁邊的座位對蘇寧說道。小溪為蘇寧挑選的位置,視野開闊,能夠清晰的看到拍賣場的每一個角落,尤其是正前方的拍賣高台,更是一覽無餘。

少女的貼心,讓蘇寧很受用,微微點了點頭,便坐了下來。

「嗯?這目光好冷!」蘇寧剛坐下來,就感覺到背後有人盯著自己。那目光,就像是鋼針一般,彷彿要刺進蘇寧的肉里。蘇寧眉頭一皺,緩緩的轉過身來。

他看到在自己的身後,有一個穿著華貴的青年,此人並沒有佩戴面具,面色陰冷,渾身帶著一股邪氣,此刻正目光冷漠的盯著自己。他見蘇寧回了頭,冷冷說道:「滾!你不知道擋住了我的視線嗎?」

蘇寧目光不由的一凝,心想此人好無賴,我坐哪個位置,又與你何干?而且出言不遜,如此霸道,是有什麼深厚的背景嗎?

蘇寧正要說話,卻聽小溪很客氣的說道:「這位公子,只要是空座位就可以隨便坐的,而且,這裡所有的座椅都是階梯設計,不會擋您視線的!」

「你這是懷疑我嗎?你是什麼身份?一個下人罷了,有你說話的份嗎?」這青年目光轉過,緩緩落在了小溪身上,目光一怔,現出了貪婪之色,眼神不停的在小溪那曼妙的身體上掃視,邪邪笑道:「姿色倒是不錯,來,到我身邊來。今天你就在這裡伺候少爺,什麼時候把少爺伺候滿意了,什麼時候再離開!興許少爺一高興,就把你帶回家玩兩天!哈哈哈哈!」

小溪聽到如此淫言穢語,臉色煞白,但還是很敬業,並沒有對他發怒,而是僵硬的笑了笑,說道:「少爺真會開玩笑……」

「誰TM跟你開玩笑,滾過來,一個賤婢,在我面前裝什麼?竟然敢忤逆我?」陰邪青年呵斥起來,極為無禮,極為霸道。這時候,這裡的動靜,已經引起了周圍其他人的注意,紛紛向這邊看過來。

小溪面色更加蒼白了,她輕咬著嘴唇,眼含淚光,有些不知所措。她在拍賣場的身份,確實只是一個婢女,像她這樣身份的女子,拍賣場還有很多。而眼前這個無理取鬧的少爺,胸前佩戴著紫金徽章,是拍賣場的貴客,而且在外面的身份地位肯定也很不一般。小溪知道,拍賣場的主人,肯定不會因為自己而得罪貴客的,難道只能任由他擺布了嗎?

小溪心有不甘,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蘇寧。她是為了蘇寧才得罪此人的,所以現在很自然的想尋求蘇寧的幫助,可是又轉念一想,蘇寧剛來的時候,連辦理會員手續的錢都交不起,身份背景肯定比不上那個青年,又怎麼能夠幫到自己呢?想到這,小溪更是心如死灰,心痛如刀割一般,自己的清白,就要在這裡被奪走了嗎?

周圍的人見到這裡的動靜,紛紛議論起來。

「我知道那人是誰!他可是大軍閥莫雲唯一的兒子,名叫莫離!」

「對,就是他!我剛才也想坐在他前面的,但是認出了他,就躲在這裡來了!聽說這位莫離少爺邪異的很,喜歡用十分殘忍的手段玩弄年輕的女孩兒!」這人語氣中帶有一絲后怕。

「我還聽說,曾經有個女孩兒,被他玩弄死了,結局非常凄慘!拍賣場不太可能為了一個女孩兒就得罪大軍閥的兒子,這女孩兒,危險嘍!」一個中年人搖頭說道,語氣頗為惋惜。

眾人的評論,被蘇寧聽了去,「原來此人是莫雲的兒子!」

大軍閥莫雲,原本也是辰皇子手下的一員武將,只比大將杜冷丁地位稍低。古葉帝國被魔修者侵略后,莫雲帶領一部分人馬割據一方,而且,投靠了魔修者。此人,是蘇寧統一北疆府,必須要剷除的對象。

「這人是莫雲的兒子,竟然如此目中無人,狂妄自大。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對父子,必須殺!」蘇寧已經下定了決心。

此時,莫離見小溪驚慌失措,更加的得意,淫邪的說道:「你若是再不過來,我便將你送入我爹的軍營。他的那些將士可是個個如狼似虎、饑渴難耐,我倒要看看你能承受多少人的玩弄!哈哈!」

蘇寧的眼神中閃過一道冷光,大庭廣眾,污言穢語還怡然自得,真是畜生!

「你的腦袋裡裝的是屎嗎?滿嘴噴糞,真是連畜生都不如的東西!」蘇寧冷冷說道,面具下的眼神,已經有了殺意。

莫離目光一凝,嘴角現出一抹猙獰的笑意,也有一些玩味的意思,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當然知道!」 最佳女配的完美翻身記 蘇寧說道。

「既然知道,就給我滾!為了一個女人,就敢得罪我,你考慮過後果嗎?」莫離冷笑。

「一個畜生而已,我為何要考慮後果!」蘇寧也是冷笑眼神中滿是戲謔。

「你……你竟敢罵我?」莫離站了起來,冷漠的注視著蘇寧,他的身後,有兩個身穿皮甲的護衛,猙獰的笑著,往前站了站,威懾著蘇寧。

周圍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遠離這處是非之地,而且,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蘇寧,他們奇怪,這個人,到底有什麼背景,竟然敢和邪少莫離叫板!

……………… 莫離是什麼身份?他可是大軍閥莫雲的獨子!在北疆地區,莫家的實力僅次於坐擁大荒古城的杜冷丁,所以無人敢招惹。而現在,蘇寧竟然罵莫離是畜生!正因為如此,蘇寧的舉動,才引起圍觀之人的震撼。

「這戴面具的男子到底是誰?竟然敢辱罵莫少,不想活了嗎?」一人說道。

「恐怕他並不認識莫少吧?聽聲音,這人很年輕,不會是個愣頭青吧?招惹到莫少,恐怕活不過今日!」另外一人已經下了定論,一副言之鑿鑿的樣子。

邪少莫離也聽到了周圍的小聲議論,很是受用,這說明還是有很多人懼怕他的。這也使他斷定,眼前這個辱罵自己的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啊! 農家葯女香 沒有見過世面,連我都不認識,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既然罵了我,今天就割了你的舌頭,也讓你知道我莫家的厲害!」莫離惡狠狠的說道,嘴角掛著殘忍的微笑,讓人不寒而慄。

「你以為我想罵你?你以為我喜歡和畜生說話?」蘇寧眼睛盯著莫離,絲毫不懼。

猙獰的笑容在莫離的嘴角僵住了,他的臉色極其難看。他已經點明了自己是莫家之人,對方依舊不放在眼裡,這讓他大動肝火,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敢和自己如此說話的人,便直接對身後的兩個護衛下了命令,指著蘇寧說道:「給我廢了他,斷他雙手雙腳!」

這兩個護衛,身穿皮甲,身材高大,走上前來,大手一揮,就向蘇寧抓來。蘇寧早已做好了準備,只等他們抓過來時,再將其擊飛,戰鬥一觸即發!

「等等!」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灰袍年輕人快速跑了過來。他一過來,先是對莫離賠笑,弓著身子,一副諂媚的嘴臉,對莫離說道:「莫少爺,此人如今還在拍賣行里,我們蘇黎世拍賣行必須保證每一位客人的安全,您可不要衝動啊!」

「原來是歐陽執事!既然你來了,這件事情也就好辦了!」莫離說道,臉上的怒氣也消散了幾分。

這位歐陽執事,名叫歐陽青,是拍賣場的管理人員,地位頗高,起碼比小溪這些婢女身份高的多。他認識莫離,莫離也認識他。而且,他說話時對莫離十分客氣,滿臉諂媚,三言兩語,便把愛慕虛榮的莫離哄的十分開心,在這種情況下,莫離也不好駁人面子。

「你小子真走運!今日就給歐陽執事一個面子,饒你一命!」莫離對蘇寧說道。不過,他已經算計好了,在這裡可以不動手,等蘇寧離開了蘇黎世拍賣行,就要蘇寧的命。

可是,雖然現在可以不和蘇寧計較,但莫離心裡的怒氣依舊不能消散,他再次看了小溪一眼,對那歐陽執事頤指氣使的說道,「今天本少爺很生氣,讓那賤婢過來陪我吧!」

那歐陽執事絲毫沒有猶豫,連忙點頭稱是,然後對小溪冷冷說道:「今晚你什麼也不用幹了,就在這裡陪莫離少爺!」

小溪聽后,徹底崩潰了,腦海一片空白,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出來。她已心如死灰,身體機械的動了動,向莫離那裡走去。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太卑微了,即便她沒有錯,別人說她錯了,她就錯了,她的命運,不是她自己能夠把握的。

見小溪主動走了過來,莫離淫~邪的一笑,得意起來。此刻,他感覺自己就是一片天,掌握眾生的生死。那種快感,讓他沉浸其中。

「你這個賤婢,竟然為了一個愣頭青頂撞我?不知道本少爺的身份嗎?今天就讓你知道我是誰?晚上等我玩膩了,就把你送到軍營去!哈哈哈!」莫離恬不知恥的說著淫言穢語。

小溪流著淚,向前邁了一步,可也僅僅是一步,便停了下來,因為,一雙有力的大手,已經拽住了她的胳膊,正是蘇寧!

「今晚,你哪兒也不用去,就坐在我的旁邊!」

蘇寧冷靜的話語,像是春天的一陣風,把女孩兒的心都融化了。之前,她感到這個世界是那麼的陰冷黑暗,可是,聽到蘇寧說完這句話,她感覺蘇寧給了她整個春天!

「有他這句話,我死也無憾了!」小溪內心突然有了一股莫大的勇氣,一種別樣的情愫在她心中蔓延,她想到了面具下那陽光帥氣的臉龐,突然覺得,自己為蘇寧所做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合理且自然。

「原來,從見到他的那一刻起,在我的內心深處,就已經深深迷戀上了他啊!」小溪內心想到。

一見鍾情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現在的小溪,在最後時刻,終於知道了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所以,她更不想連累蘇寧了,於是,不理會蘇寧的拉扯,又邁出了一步……

「我說過讓你坐到我旁邊,哪都不要去!」蘇寧手上稍一用力,便將小溪拉到了自己身邊,霸道的將她按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小溪一時不知所措起來,下意識的看向了拍賣行的執事歐陽青。此時,歐陽青也愣住了,他沒想到蘇寧依舊會選擇和莫離叫板。歐陽青並不認識蘇寧,還沒有收到要加拍丹藥的消息,更不知道蘇寧的那枚丹藥在剛才鑒定的時候引起了多大的轟動,他只知道,莫離是大軍閥莫雲的獨子,不可得罪。

在歐陽青的認知里,整個北疆府,敢得罪莫離的人,寥寥無幾,而且那些名門貴族他也認識,其中並不包括蘇寧。莫離的身份,又豈是蘇寧能夠比的?在他看來,剛才自己阻止了那場戰鬥,是救了蘇寧,蘇寧應該心懷感激!要不然,他早就被砍斷手腳了。

「真是不識抬舉!」

蘇寧的舉動,讓歐陽青的臉色極其難看,連莫離都給他面子了,這個戴面具的男子卻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於是,歐陽青冷冷盯著蘇寧,說道:「這位客人,這個婢女是我拍賣行的人,我想讓她做的事,她必須去做!」

「從我進入拍賣行,小溪一直照顧我、招待我,因為座位的問題,得罪了莫離。小溪是因為我才受罪,被這個滿嘴噴糞的畜生侮辱,而你卻讓她陪這個畜生,把我的面子至於何地?」蘇寧聲音冰冷,對方不給他尊重,他又何必尊重對方。

歐陽青也怒了,「就憑你?在莫離少爺面前還要所謂的面子?我現在就可以把你轟出拍賣行,你信不信?」

歐陽青的話,讓莫離心中一喜,心想這歐陽青果然會辦事兒,只要蘇寧離開了蘇黎世,他的死期就到了。

「怎麼?怕了嗎?現在,我讓你親自將小溪送到莫離少爺身邊!」歐陽青走近蘇寧,直視著蘇寧的雙眼,一副霸道無比的樣子。大概,他以為在拍賣行內,無人敢動自己。

「你說什麼?」蘇寧迎著歐陽青的目光,問道。

「我讓你,親自,將小溪送到莫少身邊!」歐陽青一字一頓的說道,生怕蘇寧聽不清楚。

砰!轟隆!

歐陽青的身子直接飛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地上。蘇寧絲毫不留情,絲毫不猶豫,絲毫不考慮後果,直接將那歐陽青拍翻在地……

人群嘩然,整個拍賣大廳驚呼不斷。

「這人瘋了嗎?他竟然敢打蘇黎世拍賣行的人!」

「此人不僅得罪了莫少,還得罪了蘇黎世拍賣行,必死,今日他必死啊!沒人能夠救的了他!」

路人男配的轉正計劃 ……………… (ps:想,求點鮮花,卻不知道說什麼,生活太枯燥!只剩下了堅持!)

歐陽青作為蘇黎世拍賣行的執事,前來處理蘇寧和莫離的矛盾,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如果歐陽青公平處理,蘇寧也不會對他出手。

而這歐陽青,卻向莫離獻媚,瞧不起蘇寧,還強迫蘇寧讓他親手將小溪送到莫離身邊,這就是赤~裸~裸的挑釁了,這是對蘇寧的侮辱。所以,蘇寧毫不猶豫的,將歐陽青一掌拍翻在地。

面具的背後,蘇寧殺意凜然,他不理會周圍人群的議論,也不理會莫離驚詫的眼神,而是緩緩走到已經倒地的歐陽青身邊,抬腳攆住了他的胳膊,咔嚓一聲,歐陽青發出一聲慘叫,胳膊已斷。

「你……你竟然敢對拍賣行的人下手!你找死不成?」歐陽青痛的大叫。

「看來你還是沒明白現在的狀況!」蘇寧冷漠的再次抬起了腳。

「且慢!」從拍賣大廳的門口,來了一人,立刻阻止了蘇寧接下來的舉動。

這是一個中年人,步伐穩健,腰身挺直,如一陣風刮過,頃刻就來到了蘇寧面前,一看就是一個實力不錯的武者。而且,此人三十多歲,劍眉星目,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緒的波動,臉上很乾凈,給人一種十分幹練的感覺。

「請您高抬貴手,我是拍賣行的肖林長老,接下來就交給我處理吧!我們蘇黎世拍賣行會還您一個公道!」中年人對蘇寧客氣的說道。

「公道?」蘇寧笑了笑,收回了抬起的腳,「希望你說到做到!」

歐陽青見到來人,立刻爬了起來,哭喪著臉,恭敬的說道:「肖林長老,您怎麼來了?這人在拍賣行無理取鬧,還打了我,您要主持公道啊!」

歐陽青惡人先告狀,先是反咬蘇寧一口。那個叫肖林的長老,只是看了歐陽青一眼,啪!狠狠扇了他一個大嘴巴!

「狗東西,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從今以後,你不再是蘇黎世拍賣行的一員,滾吧!」肖林呵斥道。

「您……您說什麼?」歐陽青都驚呆了,瞪著一雙大眼滿是不敢相信的驚駭。

歐陽青不知道蘇寧的身份,這個名叫肖林的長老卻是知道的。今晚加拍的最後一件拍賣品,就是蘇寧的,而且,剛才過來的時候,他的主人,也就是拍賣行的幕後人物,特地囑咐他,不要得罪蘇寧,哪怕蘇寧讓歐陽青甚至是莫離死,也可以答應他的要求。

這讓肖林很奇怪,這個蘇寧到底是什麼背景?竟然讓幕後的那位人物如此在意!不過,這也不是他該知道的,有了主人的交代,肖林辦起事兒來就利索多了,連莫離都可以死,這個歐陽青,讓他滾出蘇黎世拍賣行都算是輕的。

「您說什麼?我……我……不會聽錯吧?」歐陽青無法接受自己被解僱的事實,再次問道。

肖林長老冷哼一聲,也不理他,轉身向蘇寧彎了彎腰,以示敬意,然後從懷裡拿出一枚紫金徽章,交給蘇寧,說道:「實在抱歉,此事是我們的人不對!這是您的紫金徽章,提前給您拿了過來!」

歐陽青見到紫金徽章,又見肖林對蘇寧的態度,徹底傻眼了。到了此刻,他豈能不明白蘇寧的身份,肯定也有著深厚的背景,可是,再深厚的背景,還能比得上莫離莫少爺嗎?於是,他轉身看向了莫離,企圖抓住這最後的救命稻草。

蘇寧接過紫金徽章,也同時看向了莫離,對肖林長老說到:「我第一次來蘇黎世拍賣行,沒想到竟然受到這樣的待遇,這讓我很失望!大名鼎鼎的蘇黎世拍賣行,像他這樣的畜生也能隨便進入了嗎?」

「那您的意思……」這肖林長老想詢問蘇寧的意見,不過,他想了想,並沒有問出來,而是直接轉身向莫離走去。

肖林做事一向幹練、果斷,現在,讓蘇寧滿意,就是讓他背後的主人滿意。於是,他來到莫離身邊,說道:「莫離少爺,沒想到你竟然會出言侮辱我拍賣行的侍女,今日,我代表拍賣行收回你的紫金徽章,從此,蘇黎世拍賣行不會對你開放,也就是說,你再也不能踏入這裡一步!現在,請離開吧!」

轟!人們震驚了,全部看向蘇寧!

「拍賣行竟然為了他而得罪莫家,還解僱了一個拍賣行執事!他到底是誰?」

「此人不凡,看來背景比莫離還要深厚!」

「莫家何時受過這樣的窩囊氣,我看,莫少爺不會善罷甘休的!」

嗡嗡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