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海清卻誤以為是蘇染,不由得心中悲憤,琢磨著是不是要出手為自家老祖擋一擋就聽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稍安勿躁!儘快離開!」

謝家的人自然要收拾,尤其是膽大包天竟敢連他們蘇家的女人都敢動的。

只是現在卻不適合撕破臉。

被那位顧叔和謝家人步步緊逼,吳楠養的那隻小鬼,不由得張牙舞爪,似乎想要上去拚命。

可惜他的法力,在謝家的陣法前卻是不堪一擊。

眼見著這小東西就要勦滅在此。

蘇染抬手就丟出了一道黃色符篆,正好搶先一步將那小鬼救下,收了起來。

那小鬼雖然不喜歡呆在符篆里。可眼下相比丟了小命的好。

室內的陰氣陡然散去,頓時屋內一片祥和。

看了半晌的蘇海清忽然笑道,「沒想到顧兄修為精進的如此地步,這一下就將屋內打掃了個乾淨!」

顧錚應付的一笑,「讓蘇家主見笑了。」

話里話外,卻沒有一個人要認錯的樣子。

尤其是那位謝家小少爺更是一副瞭然的樣子,輕蔑地道,「原來是蘇家的人,這個時候竟跑到我謝家來指手畫腳了。您老管的可真是有點寬呀。」

蘇海清還沒有說什麼,身邊其他的蘇家人就已經怒了,「謝少爺強搶我們蘇家的人,竟還不知悔改!」

「悔改?蘇家?蘇家又是個什麼東西?」謝濯有些氣不順,剛剛被「蘇染」嚇到,這在顧錚身邊呆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少爺!」顧錚不贊同的皺了皺眉,顯然不喜歡謝濯這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卻也沒有真正要制止他的意思。

謝家勢頭正盛,一個沒落的蘇家,他們確實還沒有必要放在眼裡。

更遑論謝濯這性子如果不讓他發泄出來,十有八九會闖更大的禍。

被個年輕後輩如此下臉,蘇海清心中雖惱,卻依舊是笑容可親,「謝少爺說的不錯,蘇家確實不怎麼樣!」

他一邊說一邊對身後的人道,「我們走!」

顧錚也沒有想到向來好面子孤傲的蘇海清竟然會說出這樣自貶的話來,好半晌回不過神來。」

眼看著蘇家的人陸陸續續的就要出了謝家的大門。

謝濯忽然指著被抱著的蘇嬌嬌道,「顧叔,我懷疑髒東西就在那個女人身上。」

「少爺!」顧錚這次是真的有些生氣了,他雖然維護謝家的家族顏面。

可蘇家就算是敗落,好歹還在四大家族之列,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駐馬太行側 在顧錚看來,謝濯今日實在是不夠明智。

謝濯卻是很急躁,「我說的是真的,不信您瞧瞧我這臉!」

染指成婚:老公請溫柔 他的皮膚一向是很好,就算是被擦一下都會留下個紅印子。

剛剛沒有注意到這會兒雪白的臉頰上一個明顯的五指山。

謝濯長這麼大,從小就有謝老爺子護法,便是老爺和夫人都不敢動他一根手指頭。

顧錚有些頭大。

謝濯的意思很明顯,就是絕對不能讓蘇家人好過。

以前蘇家人低調,謝濯高傲張揚。

大家都不是一條平行線的人。

可現在敢從他手裡搶人,謝濯十分的不悅。

「顧叔!雖說咱們不對。可那蘇家的人也太囂張了吧。咱們少爺是什麼出身,看得上她,那是他們蘇家的福氣。」其中一個侍從向著謝濯道,「依小的看,說不定那個什麼鬼就是他們弄出來專門嚇咱們的呢?」 巨大的落地窗前顧錚與謝濯齊齊地望著樓下發動的幾輛白色的SUV。

蘇家的車如同蘇家的人一般低調不起眼。

謝濯的瞳孔裡帶出了一絲絲的輕視。

「少爺!」顧錚轉過身看向他,神色格外的嚴肅。

見他這樣,謝濯抬手揉了揉太陽穴,暗道,「又來!」

不過這次顧錚怎麼說也算是救了他,蘇家那個瘋婆子看著好看,沒想到竟然是個暴力狂。

想到這兒謝濯的臉頰還隱隱地作痛。

見他垂著頭,顧錚有些欣慰,「少爺,這次的事情就算解決了。一切未定之前,還希望少爺不要在和蘇家的人有什麼瓜葛。不過,你一向謹慎,這次怎麼會好端端把蘇家的人領了進來呢?」

顧錚一句提醒,讓謝濯的臉色一變,他雖是二世祖,可腦袋瓜子卻聰明著呢。

眸光暗芒閃動,顧錚也不多說,只淡淡地道,「天色尚早,少爺還是再休息一會兒吧。」

只是今日之事怎麼也要向老爺報告一二。

尤其是蘇家,竟然會這麼快找了過來,還有那莫名的陰風,蘇海清的反常等等。

顧錚都覺得有些…說不通,可到底是哪個環節,偏他還理不出個頭緒。

……

這晌,蘇海清帶著蘇嬌嬌回到蘇家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凌晨了。

車到的時候,蘇蘭兩口子已經等在那裡了。

心中的忐忑與複雜更是比蘇海清還要甚,這麼多年蘇嬌嬌在蘇家是被當作繼承人培養的,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不知道多少雙眼睛盯著呢。

尤其是還連累了老祖。

蘇海清一下車,就讓人把蘇嬌嬌給了他們夫妻。

頭一次連句話都沒說就匆匆往老祖院子里趕了去。

蘇蘭有些替女兒不值,可她向來懦弱,咬了咬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畢竟確實因為嬌嬌的任性,老祖費心不少。

尤其身為世家女子,險些被敵對家族奪去女人最寶貴到東西。

蘇蘭想想就頭疼,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平日對女兒太過放縱了。

更擔心的卻是老祖與父親會怎麼處置嬌嬌。

照理說父親當初看中的繼承人是大姐蘇梅,可是蘇梅在一次歷練中私自與人成親生子,即便她後來又回到了蘇家也一直不受父親喜愛。

連帶著那個男人也是鬱鬱寡歡,死在了一次任務當中。

這也使得蘇梅與蘇海清這對父女之間有著很深的隔閡。

即便如此,蘇蘭依舊覺得姐姐一家會是蘇嬌嬌最大的威脅。

夫妻倆沉默不語的將昏睡的蘇嬌嬌抬回了自己的院子。

心卻是飛向了蘇海清和蘇染那裡。

蘇染這一神魂歸位,就陷入了一片黑甜當中。

精神力實用過多,魂魄又離開軀殼太久。

整個人處於一種極度疲軟當中。

鍾言擰眉,給蘇染左右手都認真把了脈,又用醫學設備一頓檢查,竟是毫髮無損。

只是過度勞累罷了。

眾人這下才放下心來。

蘇一也聽說了蘇嬌嬌的情況,原本想著讓鍾言幫著看一下。

誰知道卻被蘇海清截道,「我看還是先給鍾醫生在這邊兒安排一間客房,稍作休息吧。嬌嬌那裡,有家庭醫生就夠了。」

這話從他嘴裡出來,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

蘇一愣了愣,很明智的閉了嘴。

蘇二卻是覺得有些解氣,她冷眼看著就覺得蘇嬌嬌被慣的有些不像話。

心雖不壞,可什麼都希望別人讓著她,以她為中心。

就說這次出去買醉,八成就是為了王茹帶來的那個男孩陳昭。

可憐他們老祖,為蘇家勞心勞力不說,竟還要因為這樣的重重孫女以身犯險。

屋裡的氣氛一時有些沉悶,後來見蘇染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蘇海清才在蘇一與蘇二的勸說下離開。

畢竟他也是六十多的老頭子了,又是蘇家的一家之主,勞心勞力,不比蘇染少多少。

蘇染醒來已經是三日後了,這次她誰也沒有驚動。

反倒是讓蘇一將吳楠叫了過來,直接同意了她的提議。

至於蘇海清那裡也布置了任務,就是務必查清楚蘇嬌嬌整個事件的始末。

她不是傻子,有人想要讓蘇家和謝家對上,蘇染自然不會輕而易舉的就按照對方的排戲來。

「無論查出是什麼,都不要輕舉妄動!一切等我回來!」

蘇染鄭重的囑咐了蘇海清好幾遍,後來又把蘇二留了下來給蘇海清幫忙。

蘇二是一百個不願意,可偏偏老祖說這樣的事情她交給比別人不放心。

蘇染這次要出發的地方與王茹二人的位置有些相近。

都是要去西北崑崙附近,只是這次蘇染是作為特邀專員,與其他幾名靈異分局早先招募的相關工作人員一起完成這個任務的。

事成之後,報酬自然是不會少。

不過危險係數卻也十分的高。

蘇海清多次想要勸阻蘇家老祖以身涉險,偏偏都被她老人家四兩撥千斤的給擋了出去。

蘇海清也明白,如今蘇家是有名無實。

無論是一等世家還是二等世家都在蠢蠢欲動。

而老祖如此奔波,必是和東南靈異分局達成了什麼協議。

應該不僅僅是吳楠說得那些。

只是靈異分局如此鄭重,蘇海清還是有些不放心,「老祖,您可否告訴我,您這次隨靈異分局西上,到底是什麼任務嗎?」

看了看一臉擔心的蘇海清,蘇染難得耐心地道,「具體我不清楚,不過事關「妖鏡」。海清,你是個明白蘇家早已經沒有了安逸的資本。除了修鍊,我們還必須尋找新的突破!」

蘇染的話讓蘇海清熱淚盈眶。

蘇染卻是抬了抬手,身後的蘇一立刻會意拿過來兩張篆錄。

蘇染伸手接了過來,就遞給了蘇海清,「不到萬不得已時不要用它們。」

祖孫倆告了別,蘇染亦是滿心的不舍與牽挂。

只是修真界短短的修鍊,一眨眼就是幾個月甚至是一年。

這種家族的溫暖讓她貪戀。

「蘇老祖,我看時間不早了。我們出發吧?」

吳楠從門外進來。

蘇海清心緒複雜,半晌抿了抿嘴唇,有些僵硬的道,「老祖若是在西北遇見王茹,還請多照看他們幾分。」 白色的房車奔騰在崎嶇的山道上,正迎著太陽一路向西。

紅色的光芒從車窗外照了進來。

除了開車的蘇鐵,其他人幾乎是齊齊地圍繞在蘇染的周圍。

她拿著一疊東南靈異分局的資料,兩隻眼睛微眯。

前番精神力使用太過,短時間內還不能隨意的使用神識。

她一行行的掃過,周圍的小將們都屏住了呼吸。

蘇染看了幾頁,便將幾張照片從中抽了出來。

這幾張照片上竟然都是同一個女子的不同畫像,好似用了什麼彩色染料,倒是十分鮮艷,又用照相機拍了下來。

剩下的則是一面青銅鏡,一個面容猙獰的死者。

蘇染將這些攤在桌子上對吳楠道,「小吳,我看這資料挺多的。不如你就講一講,讓他們也都聽一聽。」

蘇染說著又對角落裡的鐘言也招了招手,除了還在吮吸磨牙棒的阿福,其他的人倒是都一臉的凝重。

吳楠深吸了一口氣道,「好。這些資料,我已經提前看過一遍了。這樁案子已經在靈異分局成立之初就開始立案了。每h隔二十年,案子的主人公就會出來作案。」

「這麼久了?就沒有一個人破的了嗎?」蘇鏡攢眉。

吳楠搖了搖頭,「這我不太清楚。不過據說當初有三位極有天賦的前輩曾在對方的手下逃生過,只不過一日的時光就死在了不同的地方,後來就再也沒人尋找到過他們的痕迹。」

枕上寵婚:全球緝拿小逃妻 這話倒是將蘇一嚇了一跳,「那三位前輩有沒有說那是什麼東西?」

吳楠搖搖頭,「沒有。 豪門天價妻 他們作案很利索。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對方是什麼?只知道對方針對的是天師。每一次,他們出現都會有不少天師被吞噬掉。」

「這次竟然出現在了西北地區,不過我們東南分局一直跟蹤這個案子。所以總局那邊才會命令我們前往西北協助破案!」

吳楠說到這嘆了一口氣,「抱歉,蘇老祖,我把您拖下水了。」

她這一句話倒是帶出了幾分真心。

蘇一有些忍不住,「你豈止是把我們老祖拖下水呀,我看你是想讓我們老祖去送死!吳楠,你不會還記恨著那事兒吧?我告訴你,若非我們老祖你早就死了!」

蘇一氣鼓鼓地站了起來。

吳楠也站了起來,面色微僵,「蘇天師!你這話就有些太過分了吧?」

「我過分?呵呵!」蘇一怒極反笑。

雙方還待僵持,就聽蘇染一聲冷喝,「好了!都坐下!」

蘇一與吳楠狠狠地對視了一眼,又齊齊地坐了下來。

就聽蘇染道,「這麼大的案子,靈異分局不可能只請了我們一家吧?」

蘇染這話一出,吳楠臉色微紅,「確實,不過並非靈異分局瞧不起蘇家。而是為了多幾重保障。」

「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到對方?」

「進入龍圍山之前,山中情況太過複雜,我們不敢將人員太分散。」

「哼!你們倒是精明。」蘇一在一旁哼道。

車子在路上起起伏伏,日頭落下升起。

蘇鏡替了蘇鐵休息,大家又在阿福的吵鬧中吃了飯。

幾日後才到達了西北區域,早有當地靈異分局的在西城定好了酒店等待著他們了。

重生之末世凰女 「小吳隊長,你們這一隊人可讓我們好等呀!」

「不好意思,讓陳隊久等了。」吳楠笑著向蘇染道,「老祖,我給您介紹一下,這是西北靈異分局的陳霆陳隊長。陳隊長這是東南宗蘇家老祖。」

吳楠話語剛落,那位陳隊長的臉色就有些不好看。

蘇一則是不悅地擰了擰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