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齊突然看着了無的背影問道,他孃親的身份很特殊,這一點他是知道的。

“確切的來說,老夫只認識簡陌。”

“我孃親的前世就叫簡陌,這一世她叫蘇紫陌,所以我叫蘇齊,其實不然,我孃親應該姓納蘭纔是。”

“叫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依然是她。”

了無天尊回頭,深深的看了蘇齊一眼。

“陶爺爺,壞人走了嗎。”

石階上,四五個孩子站在上邊,全都穿着黑布帶有名字風的衣袍。

“你們不用擔心,壞人都死了,都回家去吧!”

了無天尊慈愛的看着他們。

可是幾個孩子的目光卻盯着蘇齊看。

“你們看着我幹什麼?” ♂!

四個孩子靦腆着不說話,可是臉上都帶着純淨的笑容。

蘇齊突然覺得這樣的笑容很乾淨,不似他在生活當中看到爾虞我詐算計的笑意。

“陶爺爺,他是誰?”

其中一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孩子靦腆的笑着問道。

“他是陶爺爺一個故人的孩子。”

了無天尊笑着回答,他似乎很喜歡這些孩子,笑容也很真誠。

“陶爺爺,他長的可真好看,我們能和他做朋友嗎?”

“可以啊!怎麼不可以?我蘇齊別的不愛,就愛交朋友,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嘛!”

蘇齊眨了眨大眼,水亮的大眼泛迷人的光澤,更是讓人無法從他小臉上移開。

“聽水,天黑了,明天在過玩。”

“好的,陶爺爺。”

名喚聽水的男孩笑了笑。

對着蘇齊點的點頭,帶着其它幾個孩子離開。

了無天尊帶着蘇齊來到一出四合院裏,蘇齊看了看附近,大概有十多家村民。

村子裏出了狗叫就是夜鶯啼,不過蘇齊倒也不覺得害怕,這裏的地勢選得很好,這種地方是不會有魔獸出現的。

四合院不算小,一進門,醉人花香迎面撲來,用石板鋪成小道的兩邊都種滿了花草,被打理的很好。

不遠處,一名身穿黑衣衣袍的青年男子迎了過來。

蘇齊微微探測了一下,此人修爲也很高。

蘇齊有四處環視了一圈,不管是打理院子的,還是不遠處正在洗衣服的,每個人的修爲都是蘇齊探測不出來的。

“師傅。”男子長得清清秀秀的,皮膚微微有些黝黑,住在這大山裏,下地幹活是必須的。

“陶卓,去給小公子準備吃的。”

了無天尊吩咐陶卓。

陶卓擡眸看了一眼蘇齊。

“師傅,這位小公子是……?”

“先去準備吃的,師傅在慢慢告訴你。”

“是,師傅。”陶卓不由得又看了蘇齊一眼心裏猜測着他的身份。

綜主fate金光閃閃捕麻雀 “叔叔,請準備兩人份的。”

蘇齊笑眯眯的道,這裏看起來很安全,得讓黎小暖出來透透氣。

“好的,小公子。”陶卓也友好的笑了笑。

“齊兒,跟老夫來吧!”

蘇齊點了點頭,又看看周圍,夜裏很靜,讓人感覺很舒適。

了無天尊把蘇齊帶到主廳裏。

蘇齊四處看了看,雖然在這高山裏,還真是應有盡有,和城裏人住的一樣。

“了無天尊,齊兒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坐下以後,蘇齊忍不住心裏的好奇心。

“齊兒想知道什麼?”

了無天尊喝了一口茶,這時,也有一名婦人給蘇齊上了茶水。

蘇齊都是笑眯眯的,一臉親和。

“了無天尊知道一百年前發生的什麼事情嗎?巫族的人爲什麼要殺我孃親,還要找八大玄器的下落。”

了無天尊一聽,臉色微微凝重,擡眸,笑看着蘇齊。

“齊兒,一百年前,有莫雲天,白傾君,庚樂羽,沐瑯豫,穆欣姸,玄魂巔峯橫空出世,天賦絕倫,獨領風騷,也是在一百年前,庚樂羽持生死魔圖屠盡萬魔和人類,這也是一百年前的一場災難,當時我們忙着拯救木塔族,天下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們一無所知,等後來察覺的時候,一切已經變了,我們遵循族長的命令,隱居在不同的地方,等着能拯救木塔族的人出現。”

“難道你們等的是我的孃親嗎?還有生死魔圖又是什麼?”

蘇齊蹙眉,庚樂羽尋找八大玄器會不會和生死魔圖有關係呢?

“這個族長到是沒有說明,不過該來的總會來的,族長的預言從來沒有錯過。”

“那就奇怪了,庚樂羽手中有那麼厲害的生死魔圖,爲什麼還要尋找八大玄器呢?”

蘇齊皺着小鼻子,他得把這個消息傳回去給夜叔叔去。

“了無天尊,如果那個有緣人出現了,天下又會變的怎麼樣呢?”

蘇齊覺得繞來繞去的,怎麼都覺得和自己的孃親有關係呢?

“一場腥風血雨是避免不了的。”

了無天尊一臉凝重的抿了一口茶水。

“只怕外界已經開始變天了。”

“誰說不是呢?天下已經大亂了。”

蘇齊一臉煩惱,他要怎麼做才能幫助孃親呢?

“小公子,飯好了。”

陶卓端着兩菜一湯進來,還有幾個饅頭,蘇齊一看,有一盤臘肉,覺得味道應該很不錯。

他從空間指環戒裏把黎小暖帶了出來。

黎小暖四處看了看,疑惑的看着蘇齊。

“公子,我們這是在哪裏?”

“這裏很安全,所以就讓你出來透透氣,這位是了無天尊,這位是陶叔叔。”

蘇齊給黎小暖介紹道,他能感覺到這裏很安全,所以纔敢讓黎小暖出來。

了無天尊深深的看着蘇齊一眼,第一眼見到這個孩子的時候,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剛剛在無意間,她探測了一下的玄階,神玄期七階,真是不可思議。

“小暖拜見了無天尊,陶叔叔。”

黎小暖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嗯!”了無天尊點了點頭應道。

“小暖不用客氣,快吃飯吧!等會涼了就不好吃了。”

陶桌也非常的客氣,擺好飯菜以後就退了出去。

黎小暖拿了一個饅頭遞給蘇齊後,自己才小心翼翼的吃了起來。

不過看向蘇齊的眼神卻是很感激,之前公子一直不讓她出來,原來是怕她有危險。

蘇齊早就餓了,現在他是吃什麼都香,一個饅頭加一碗臘肉,還是野菜湯,讓他覺得勝過山珍海味。

了無天尊看着他吃得這麼香,無聲的笑了笑。

很快,蘇齊面前的三個饅頭不見了。

黎小暖卻一個都還沒有吃完。

黎小暖一看,快速的把自己剩下的兩個推到蘇齊的面前。

“公子吃吧!小暖吃一個就飽了。”

黎小暖說的也是實話,她的食量不大,吃一個饅頭她已經覺得很飽了,而且又吃了一些菜。

“我就在吃一個,今天太累了,剩下的你吃完就好!”

蘇齊也不矯情,拿了一個又推回去給黎小暖吃。

了無天尊看着他們之間的互動,笑了笑。

“齊兒,不急,要是不夠吃還有呢。” ♂!

“不用麻煩了,了無天尊,齊兒已經飽了。”

蘇齊吃着饅頭,有些含糊不清的說道,一臉的不好意思。

腦海裏卻回想着了無天尊和他說的話。

生死魔圖,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不過孃親真的在白虎山裏嗎?接下來他要去什麼地方呢?那天女是必死無疑了,巫族的人又會把這筆賬算在他頭上了,要是對他下了追殺令,他小命不保。

還有宮裏的那位皇后娘娘,他當時爲什麼下臭氧粉呢?他當時就應該下毒藥毒死她纔是,不是,他下的貌似是青木鴛鴦草的毒,要是她自己找不到解藥,那八天以後,毒藥侵入五臟六腑,也是死路一條,只是那毒藥裏他加了料,不會那麼快就死。

不過他這次也算是破釜沉舟了,不管後果怎麼樣,那天女是死定了,這次他蘇齊敢打包票,這可是他最新研製出來的毒藥。

蘇齊眸子裏閃過一絲欣喜,心裏卻有意思擔憂。

突然,了無天尊卻沉色道:“齊兒,今天的那些女子在巫族是和身份?”

“了無天尊,她們是巫族天女宮的人,逃走那個女的就是天女。”

“原來如此,難怪那個女人如此猖狂,原來是天女宮的人,天女宮的十大長老是被派往外界四國的,如果四國都被她們的勢力掏空,那後果不堪設想。”

聞言,蘇齊的眸子裏,猛然激出一道劍芒一般的犀利目光。

“現在君臨天正在計劃吞併四國,君臨天被魔靈附身,現在已經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了。”

“哦!”了無天尊聽完,滿臉的驚訝!更多的是震驚,他握着茶杯的手也突然緊了緊。

魔靈在仇天霸的手中,沒想到他死後,魔靈會落入凡人的手中。

他記得當時就是一萬仇霸天背叛的塔木族,塔木族纔會有此劫難的。

秋葉玲瓏 “哎!”了無天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正色道:“人最無能爲力的就是對命運的安排,命裏一尺,難求一丈,塔木族最終還是鬥不過天命。”

“了無天尊,這你就說錯了,我們孃親說過,鬥不鬥得過天命,靠的是心態,只有去做了,才知道能不能改變,心若每天大一點,一切皆有可能,只要你肯努力,一切姐皆不會被辜負。”

蘇齊一臉正色道,受孃親的影響,他很討厭這種消極的一面,就是在別人的臉上看到,他依然會覺得不舒服,只要你肯邁步,路就會在你腳下延伸。

“沒想到你的孃親到是挺豁達的,只是以老夫現在的心態還是什麼都做不了。”

了無天尊一臉感嘆,不錯,擺正心態,一切是皆有可能,只是,想要走下去太難了,這種抉擇就像一場賭局,輸贏都必須自己承受得起的後果。

黎小暖在一邊,靜靜的聽着他們說。

偶爾剛剛蘇齊。

“對了,了無天尊,那生死魔圖到底是怎麼回事?齊兒一直接觸巫族的人,從來沒有聽她們說起過生死魔圖的事情來。”

齊兒依然對這個問題很好奇。

“這個老夫知道的也不太清楚,總之這生死魔圖非常的厲害。”

了無天尊蹙眉,深深的回憶着,當年,他只不過是剛剛二十出頭,突然來的劫難讓他們都感到了措手不及。

“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那天,族長受了重傷,回到木塔族以後,又祕密交代了族內長老很多事情,只是事情剛剛交代完,巫族的庚樂羽就來了,她和族長不知爲何起了爭執,一言不合,兩人大打出手,只是那場戰鬥打了好幾天,而在他們戰鬥的過程中,我們被大長老遣散,分配往各個地方隱居,而我,帶着幾個木塔族的人,來到這裏以後,就在這裏定居下來了只是現在巫族的人已經找到了這裏,那麼,餘下的人,他們也有能力找到。”

蘇齊皺了皺眉頭,這了無天尊還是不知道一百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頭號私寵:老公大人狠給力 這路怎麼會越走越迷茫呢?還是他了解的真相不夠透徹呢?

呼!蘇齊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最使人禿廢的往往不是路途的坎坷,而是自信的喪失,他蘇齊要打起精來,孃親常說,不管腳下的路有多艱辛,只要努力過,不放棄,風雨之後就能見到彩虹。

“眼下根本就沒有辦法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蘇齊搖了搖頭。

了無天尊看着他有些累了,目光閃了閃,輕聲說道:“齊兒,你看起來挺累的,不如先去休息吧!你想知道什麼?明天老夫在一一告訴你。”

“也好!了無天尊,你不說齊兒還不覺得累,你這一說,齊兒的瞌睡蟲都找上門來了。”

蘇齊不好意的笑了笑。

“小暖,你還回空間指環戒裏修煉去吧?”

蘇齊看了一眼黎小暖,不管怎麼說,讓黎小暖呆在空間指環戒裏,他纔會覺得放心一些,最起碼逃命的時候他不會有任何的顧慮。

“是,公子。”

黎小暖很聽話的點了點頭。

夜深人靜,夜靜得像一潭水,似乎所有的生靈都已經睡了,一切顯得那麼安謐。

而龍虎鎮上,卻不是那麼的靜謐,天女費盡力氣,終於到了龍虎鎮上巫族的據點時,人已經奄奄一息了。

深夜的龍虎鎮依然不安分,黑市裏依然很熱鬧,叫賣聲依然不斷,這裏的生意好像是十二個時辰不停息的。

天女在一道狹小的木門邊暈了過去,不過她的體重,把門撞了開。

裏邊的人一看,迅速的把她帶了進去。

狹窄的門裏,又別有一番天地。

扶天女進去的兩人,看穿着,很顯然是天女宮的長老,一看天女的樣子,他們雙目微凝,大驚失色,其中一人忍不住驚駭的出聲。

“天女這是怎麼了?”

隨即,臉龐之上,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天女中毒了,九長老,快點扶天女去牀榻上躺着去,我立刻爲天女驅毒。”

“十長老,看天女的面色,已經無救了。”

“就算是沒救了,我們也要試一試,天女死了,對我們可沒有好處。”

九長老沒好氣的衝着十長老吼去。 ♂!

“去了十個人,怎麼只有天女一個人回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