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虎嘯,無數的鐵刺就像暗器一般的朝着張小邪傾斜而去,同時考拉則是在這暴雨一般的攻擊中揉身而上,撲向了張小邪。

嘴角泛起了一絲邪惡的笑容,考拉的這一招的確是難以防禦,但是張小邪卻有着直接解決的辦法。

手中的誅邪在空中快速的劃出了一個個的圓形,一環套一環。

太極圖形!

當初用這招張小邪就可以化解雙翼天使的攻擊,而現在,擁有充沛靈氣的張小邪自然是足夠對付着無數刺過來的鐵刺。

叮…

無數的鐵刺互相的交擊着,被張小邪在空中攪動着速度逐漸減弱最後變爲了一團鐵刺的揉合體,然後繼續將其他的鐵刺攔住,減速,揉合。

在考拉衝近時,整個張小邪的誅邪劍之前已經有一個三人高的鐵刺組成的鐵刺。

“破!”張小邪的一聲輕喝中,無數的鐵刺猛然炸開,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朝着考拉飛去。

雖然在張小邪開始用太極劍法揉合鐵刺時就知道不對勁,但是全身發動的考拉根本無法停止下來,只能硬着頭皮狠狠的將手中的虎嘯劍猛刺向張小邪。

轟!

鐵刺亂飛,彷彿被一把鐵錘錘上,考拉的虎嘯劍直刺而入,鐵刺只是將考拉的身形微微的阻隔了一下,虎嘯朝着張小邪的胸口直刺。

叮!

誅邪與虎嘯猛然撞擊到了一起,隨即考拉的眼角劇烈的抖動起來:虎嘯劍的劍刃竟然被誅邪直接劈出了一個豆大的缺口!

但是更加恐怖的是張小邪空着的左手之中幻出了一根藍色的符籙:藍金之符! 嘴角的邪笑更盛,張小邪手指中夾着的藍金之符猛然藍光大漲:萬劍訣!

說是萬劍訣,不過以張小邪還沒有突破內相到達外相,只是憑藉藍金達到的外相初階,萬劍訣只是個笑話。

數十道乳白色的劍氣從藍金之符上暴射而出,眨眼刺入了考拉的身體。

恐懼!

無邊的恐懼與絕望在考拉的眼中泛起,一道道的白色劍氣穿過了精鐵重甲,銘刻在重甲之上的防禦魔法陣連最基本的阻擋作用都沒有起到,考拉只感覺到了自己胸腹處一陣陣的震動傳來,理智告訴考拉自己正在被一道道的劍氣穿膛而過!

嘴角大量的血沫泛出,考拉沒想到自己這位虎族的大王子竟然會死在這裏!

“你們不會成功的!”考拉眼中閃過了一絲瘋狂,同時,考拉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個精巧的金色鐵棒。

在張小邪與小龍女不解的眼神中,考拉手中的金色鐵棒猛然伴隨着考拉最後的力氣衝向了遠處的金屬小樓。

“截住棒子!”張小邪大聲的叫喊着,黑色羽翼勁扇,朝着快速飛出的金屬鐵棒飛去。

雖然不知道這個小棒是幹嗎用的,但是從考拉那臨死的瘋狂眼神張小邪可以認定這不是什麼好東西。

小龍女也展開了四隻冰翼,以比張小邪更快的速度朝着短棒追去。

就在小龍女越過了張小邪,手掌即將抓住金屬短棒的時候,金色的短棒竟然“嗡”的一聲在棍身上彈出了兩道薄薄的飛翼,速度陡增,在小龍女手前飛走。

等到小龍女重新加速,卻已經距離金色短棒有一段距離了。

大型魔法傳送陣旁,以維多利亞爲首的符籙師與邁可魔導師不斷的將死神的鐮刀架在了守衛在傳送陣旁的虎族戰士們身上。

十多位符籙師對上數百虎族的精銳戰士,勝利的天平雖然逐漸朝着維多利亞這邊傾斜,但是一時間還是無法對這些虎族戰士造成絕對的傷害,就是維多利亞發出的幾道準備破壞傳送陣的大威力符籙之術也被這些虎族戰士瘋狂的用身體堵住。

面對越來越密集的箭矢,奇諾緊鎖眉頭:“維多利亞長老,想不到這些虎族戰士如此強悍,周圍的虎族附庸族再過一會就會全軍壓上了,如果我們在五分鐘之內無法突破這些虎族戰士破壞傳送陣,恐怕這次的任務就失敗了!”

全身盪漾着符籙師們加持的輔助符籙術光芒,邁可魔導師手中的魔法杖彈出了一個足球大小的火球將一個高高躍來的虎族戰士凌空炸成了一隻燒雞後微微喘息着說道:“我們必須速戰速決了,我的火焰石雨魔法的吟唱需要一分鐘的時間,掩護我!”

點點頭,維多利亞手中的藍符發出了一陣柔和的藍光,一道金黃色的光罩將從懷裏掏出了一個精美魔法卷軸閉目開始輕聲吟唱的邁可罩在了其中。

“準備吸力之符”維多利亞對着身後的幾位符籙師叫道,抖手射出了一道火獸之符將一個虎族戰士穿胸而過。

衆人的四周,已經躺下了上百具的虎族戰士屍體,這就是符籙師的威力。

微微的吟唱聲與逐漸激盪起來的火系魔法元素讓這些最少都有着高級戰士實力的虎族戰士們更加的瘋狂,維多利亞幾人的防守圈也開始逐漸的被壓迫縮小。

啪!

一個虎族戰士臨死扔出的戰劍將伊麗的符籙護罩砸的搖晃不已,臉色蒼白的伊麗頓時被維多利亞拉到了身後:“小心,不要靠前!”

隨着附庸族的逼近,各人的防禦罩都開始了劇烈的抖動。

“好了!”隨着邁可的吟唱完畢,火紅的魔法杖上附着的火焰開始呈現出一種赤藍之色。

“齊射!”維多利亞的一聲大喝中,所有的符籙師都放棄了攻擊,手中的符籙彈出了大小不一的吸力之帶!

即使是幾個實力最強的虎族戰士隊長,也被維多利亞與奇諾這兩個實力最強的符籙師拉扯而動,剩餘的二百多虎族戰士加上一些精銳的附庸族箭手都被扯動着彙集到了一團,有些實力差點虎族戰士與附庸族甚至是撞在了一起,鼻青臉腫。

“烈焰空間!”火系的禁咒在邁可的法杖上引發,頓時被吸力之帶扯動集中在一個狹小空間的虎族戰士與十幾個附庸族的精銳箭手們驚恐的發現自己身體周圍被一圈瘋狂燃燒的火焰所阻隔。 “啊!”一個試圖穿越過火焰之圈的虎族戰士,護體的戰意彷彿一張投入了烈火中的紙片,瞬間蒸發,整個人彷彿一隻大號的蠟燭,在被火焰之圈圍住的虎族戰士與虎族附庸族箭手驚懼的目光之中,慘嚎着撲到在地,迅速的變爲了一段炭化的印拓印在了地面之上。

恐怖的高溫!

很快,被火焰之圈圍住的虎族戰士與虎族附庸族箭手們就發現在火焰之圈中並不安全!

沒有可以供呼吸的氧氣!

在高溫的灼燒之下,被嚴密封閉的虎族戰士與虎族附庸族戰士很快就感覺到了氣短胸悶,這個封閉的空間之內的氧氣竟然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被消耗着!

“唔!”一個體質最弱的附庸族箭手首先的捂住了喉嚨,臉頰因爲缺氧而迅速的泛起了一陣怪異的紅色。

接二連三的附庸族箭手的倒下讓虎族的戰士們再也無法忍受在這種情況下窒息而死,一個個虎族的戰士抱着必死的決心怒吼着衝向了火焰之環。

讓伊麗與另兩個綠火符籙師留下保護魔力耗盡,無法動彈的邁可魔導師,維多利亞帶着其他的符籙師迅速的朝着暫時形成了防禦真空的魔法傳送陣衝去。

轟!

幾道火球與風刃擊在了當先的維多利亞的金色防禦罩上,用來開啓魔法陣的幾位魔法師終於無法看着魔法傳送陣被毀,從陣心的啓動晶石處冒了出來。

啊!

但是幾個只有中級魔法師實力的魔法師對上一羣高級的符籙師,結果可想而知。

慘叫聲中,在一個魔法師被火獸之符點燃後,其餘的魔法師大多都撐起了防禦魔法盾,開始四散逃避。

“只要把陣心的核心晶石與魔法印記毀滅,傳送陣就無法啓動了”維多利亞對着身邊的符籙師們叫道,手中的藍符開始冒出劇烈的藍色光芒。

符籙師們的符籙之力爲了對付虎族戰士已經消耗大半,只要集中了力量破壞掉傳送陣的核心,這次的行動就算成功了。

卡.

卡..卡..

卡…卡…卡…

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傳送陣的陣心冒起。

“導師,小心!”張小邪的聲音在維多利亞的不遠處響起,小龍女抓着張小邪一起在維多利亞身後不足百米處高空直落而下。

一道紅色的光柱從陣心冒出的高大身影處直射而出,目標,正是維多利亞!

轟!

一股大力涌來,維多利亞的身體被推了開來,而奇諾,這個推開了維多利亞的青火符籙師卻被這道紅色的光柱將整個右臂連同右胸一起炸飛了開來。

“奇諾!”在維多利亞的驚叫聲中,傳送陣陣心處由兩層金屬小樓變化而來的巨大鐵獸開始邁動四隻巨大的鐵製爪型長腳朝着衆人衝來。

親眼看到金色短棒飛到兩層的金屬小樓之後,金屬小樓在一陣陣的機械扭動聲中變爲了一個巨大的蜘蛛型鐵獸,頭顱之上的巨大晶體發出了一道死亡的射線,張小邪大聲的警叫道,但是射線的速度實在太快,仍然射到了維多利亞的身前。

儲存在蜘蛛鐵獸頭顱中的紅色晶體是集合了虎族祭司們的詛咒死亡光環的儲能水晶,集合了虎族所有高級祭司的攻擊爲一體,一擊就將奇諾的護體光罩擊碎,連同身體一起毀滅!

“奇諾!爲什麼?!”維多利亞抱住了全身浴血的奇諾,右邊胸腔的炸裂讓奇諾的口中不斷的溢出血沫。

“咳…”奇諾張口吐出了一塊血塊,眼神反到神采奕奕:“呵呵,沒事,只是小傷。”

望着眼中集起了淚花的維多利亞,奇諾微微一笑,卻牽動了右胸的傷口,嘴角又泛起了一道血沫:“還記得我們是一起進入大神廟裏,那時候我還比你先晉升到橙火符籙師,所以才被大神廟長老收爲了學徒。沒想到最後卻是你比我更早的進入了藍火一階。”

“說這些幹嗎?!現在你快點用符籙之力保住心脈!”維多利亞叫道,雙手猶豫着卻無法找到方法來減低奇諾的痛苦與傷勢。

半邊身子的破損,除非是光明教會的教主在這裏釋放光明系的終極魔法-光明庇佑纔有可能把奇諾從鬼門關里拉回來。

“維多利亞,我恐怕是等不到晉階藍火的時候了,我真的很努力了,沒想到還是不能夠晉階”奇諾嘴角浮起了一個奇怪的笑容:“維多利亞,你還是這麼美麗,就像我最初看到你的樣子,咳咳…,可是我,已經都是個老頭子了,藍火,呵呵,可以重新恢復我的青春,但是我已經等不到那天了。”

“維多利亞……”最後的光華從奇諾的眼中逝去,維多利亞眼中的淚滴濺在了奇諾那張蒼老的臉龐上,四散。

“導師,奇諾他?”從空中落下,張小邪收起了黑暗光翼,問道。

“死了”維多利亞的聲音非常的平靜,雖然不知道奇諾死前與維多利亞說了什麼,但是張小邪現在總覺得維多利亞似乎過於平靜了一點。

“這應該是虎族的一種攻城器械”將奇諾的屍體放在了地上,雙手撫閉了奇諾的雙眼,維多利亞站起身來,冷眼望着不斷逼進的蜘蛛鐵獸,說道。 一道光柱射出後,蜘蛛鐵獸頭顱上的晶體再沒有發出光線,顯然剛纔的一擊已經消耗了晶體中的能量。

“伯邪你去破壞傳送陣”維多利亞手中幻出了綠符,柔嫩的嗓音中透露出的卻是決然。

“導師你小心”張小邪點點頭,在伊麗的關注目光中與小龍女朝着傳送陣跑去。

考拉王子與希爾頓長老的死讓虎族的附庸族與若爾夫戰士們彷彿陷入了瘋狂一般,符籙師們已經開始召喚出各自的戰寵,各色的魔法交相映照,在衝過來的虎族附庸族和若爾夫戰士們的身上炸開一朵朵死亡的血紅花朵。

啊!

終於,符籙師們也開始有了損傷。

一個胸口點綴着一朵金色玫瑰的兔族神箭手一箭射中了一個讓戰寵衝出了身邊,同時正在發出符籙的符籙師眉心,利箭穿腦而過,在這個符籙師戰寵悲憤的怒吼聲中,這個綠火符籙師就像一條破爛的麻袋一般栽到在地。

轟!

雖然這個兔族的神箭手也被在死去的這個符籙師身邊的符籙師轟殺,但是更多的箭手與若爾夫戰士已經將據守的符籙師們團團的圍住。

“維多利亞長老,我們的符籙之力已經不足,恐怕是難以支持下去了”在維多利亞身邊的一位符籙師符籙之力已經耗盡,只能讓自己的戰寵在戰圈外遊鬥。

“你們在這裏集中防禦,只要伯邪他破壞掉傳送陣,就可以用遁地之術撤走”維多利亞手中的綠符之上星陣浮出,七彩魔雉發出了一聲清亮的高鳴,在維多利亞落在它背上之後高高的飛起,朝着已經接近了符籙師們防禦圈的蜘蛛鐵獸衝去。


誅邪狠狠的刺入了傳送陣陣心的晶石之上,頓時整個晶石被張小邪的誅邪直挑而起,落入了張小邪的空間戒指之中。

藍牙將幾道無形的冷凜劍氣送入了三個準備衝過來的若爾夫戰士與幾個鼠族的箭手身體,小龍女異常欣賞的盯了張小邪一眼,與張小邪一起朝着已經防禦見拙的符籙師們奔去。


在張小邪與小龍女奔到時,又有三位符籙師已經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一顆明亮的藍色光球與蜘蛛鐵怪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七彩魔雉的悲鳴隨之響起。

“小骨,帶着大家在地底等我!”張小邪輸入了一大團靈氣包裹住了衆人,推入了地底,同時手中的青符蕩起了一個足球場般大小的金色光罩,將所有的箭矢與若爾夫戰士的衝鋒暫時的檔了一檔,給衆人留下了遁地的時間。

金色的光罩迅速的破裂,在潮水般的若爾夫戰士與黑雲一般的箭矢之前,張小邪背後的黑暗光翼勁扇,直飛而起,朝着炸開漫天藍色光電的蜘蛛鐵獸處飛去。

集中了全部符籙之力的一擊,讓由金屬樓層變形而來的蜘蛛鐵獸整個被掀飛,四腳朝天,整個金屬身軀被符籙之力整個擊凹進入,頭顱已經整個斷裂。

而七彩魔雉的雙翅也因爲保護維多利亞而從中折斷,從空中摔落在地。

“導師!”張小邪落在了七彩魔雉一側,叫道。

“沒事”維多利亞將嘴角的血跡輕輕擦去:“只是撞擊的有點過頭了。”

卡!

卡!卡!

倒在了地面的無頭蜘蛛鐵獸竟然又開始慢慢的掙扎着翻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