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血魔大陣中的神王睜開了眼睛,對着青鳥笑着點了點頭,說道:

“事情我都知道了,現在情況緊急,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將這室內的石柱毀掉,這樣我就可以脫困了。”

“好!”

噌噌幾聲巨響,室內幾根散發着詭異光芒的石柱轟然倒地,神王周邊那不斷閃耀着的紅色光芒也漸漸消退了下去,

轟!

一股讓人忍不住跪下膜拜的氣勢自神王身上衝天而起,直衝雲霄。

地面上,戰成一團的衆人紛紛停了下來,感受着這股毀天滅地的氣息,魔族人臉都白了。

“該死,神王脫困了!”

神王脫困,這對魔族人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至少對血靈來說,已經有忍不住拔腿就跑的衝動。

“別管神王了,先阻止葉蕭,不然今天我們都得死!”

黑鳳怒喝一聲, 網游之最強傳說

“擋住他們!”

眼見劍閣的弟子紛紛潰敗,魔族的大軍離葉蕭越來越近,軒轅長老高喝一聲,

嗡!

沉靜了許久的葉蕭終於睜開了眼睛,只見他緩緩站起,黃金聖瞳再現,臉上出現了一絲燦爛之極的笑容,對着已經衝入到自己十丈內的魔族弟子說道:

“真是可惜,你們遲了一步,陣出誅神!”

一個巨大兒透明的無形結界出現在明月城的上方,猶如一隻倒扣的巨碗,將整那個白帝府包括那十六萬魔族弟子盡數籠罩了進去,熾熱的氣息開始不斷在陣內聚集,看着憑空而現的大陣,魔族人臉變的極爲蒼白,眼中帶着深深的恐懼之色,一臉驚駭的看向葉蕭,沒想到,這傢伙真能憑着一己之力將這恐怖的誅神陣給弄出來,這傢伙還是人麼?要知道北冥城的誅神大陣可是人族的先祖花了足足三年的時間才成功布置而成。可眼前這傢伙,居然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他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其實他們不瞭解的是,雖然葉蕭已經成功弄出了誅神大陣,卻遠遠沒有北冥城的那個誅神陣的威力,一是因爲沒有朱雀之靈的輔助,大陣威力削減了幾分,第二是以他現在的能力,佈置而出 的大陣也只能覆蓋白帝府周圍一里,若是魔族的十六萬大軍分散在明月城,那麼他也就只能比表示無奈了。

不過即便是削弱版的誅神陣,也是誅神陣,雖然不能擊殺向黑白雙鳳一樣的魔族高手,但對付普通的魔族弟子,卻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在衆人的驚訝的注視下,葉蕭快速的結了幾個手印,低喝一聲,

“鳳凰現!”

原先還平靜爲無常的大陣內部開始出現點點火星,然後越聚越多,直至最後變成了一團團火焰,火焰進而演化開來,變成了一隻飛天振翅的鳳凰!

鳳凰一出現,就吞吐着漫天的真火,這可是朱雀之火,沾身水土不滅,然而奇怪的是,這些火焰似乎擁有自己的靈力,繞開了劍閣的弟子,落到了十六萬魔族大軍身上,陣內頓時火光沖天,慘叫連連。

“該死!”

血靈臉色發青,猛力的朝上空劈出一掌,藉着猛烈的掌勢將那火焰震開而去,同時轉過頭看向黑白雙鳳,嘶啞着聲音說道:

“黑鳳,白鳳,事已至此,我們只能先撤了!現在不走,等那老傢伙出來,我們三個一個也別想走!”

黑白雙鳳雖心中不甘,但看到才僅僅幾息的時間,十六萬大軍已經覆滅了一半,知道大局已定,咬了咬牙,點了點頭。

三人退意已生,身體向着白帝府外暴射而去,突然一柄白劍出現在三人的上空,帶着急促的呼嘯之聲,迎空劈下。

劍勢驚人,三人不得不暫退。

血靈看了一眼擋於身前的白衣女子,突然眼睛猛的一縮,死死盯着她手中所持的白劍,面色沉凝的喊道:

“白帝劍!你是白帝的女兒!”

白幽蘭浮空而立,白衣若雪,黑髮狂舞,眼中盡是凌厲的殺意,

“破城之仇,白帝府上下三百三十號條生命,今日就拿你們的頸上人頭來祭拜他們吧!”

“哈哈哈!就憑你一個連皇級都沒進入的丫頭,我看你怎麼攔下我們!”

“那我呢!”

血靈面容上那近乎瘋狂的笑意還沒消失,就聽到了一個讓他魂飛魄散的聲音,笑容僵在臉上,轉頭望去,果然,神王葉青帝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正一臉平靜的看着他。

“神王葉青帝!不要以爲今日你們已經勝券在握了,我承認,論實力,我們三個沒一個是你對手,但你想同時留下我們三人,桀桀桀。。。”

葉青帝淡淡瞥了他一眼,

“他們走不走的掉我不確定,不過你,今晚肯定是要留在這裏了。”

“你!”

血靈此時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大嘴巴,都到這時候了,幹嘛還嘴賤去刺激這個傢伙,神王若被激怒了,專盯着自己,那豈不是慘了。 “分頭走!”

黑白雙鳳互視了一眼,很有默契的分頭暴退而去,神王葉青帝看到兩人離去,似乎並沒有急着相追,只是眼神冰冷的看着血靈,血靈頓時覺得自己是欲哭無淚,怎麼就惹上這麼一尊大神了呢。

黑鳳和白鳳是魔族的護法,一身修爲早已經是深不可測,跨入了皇級領域已經多年,甚至有傳言他們已經觸及到了帝級的門檻。此二人想要離開,神王葉青帝也難下留下,更何況是葉蕭等人。

哪怕是有誅神大陣的存在,恐怕也行不行,果然,黑白雙鳳在衝到結界前,一股紅黑之氣籠罩了全身,絲毫不理會身前的炙熱火焰,徑直衝了過去,面對着兩人兇猛的撞擊,大陣結界壁上泛起了一層層漣漪,僅僅是僵持了一會,便被強行破開了一條縫隙,兩人藉着這一撞之勢,從大陣衝出,成功脫困。

葉蕭眼睛微眯,看到兩人遠去的身影,微微一笑,也沒有太過在意,黑白雙鳳實力太過強大,如果要強留,必須得付出慘重的代價。此行的目的主要還是殲滅魔族的十六萬大軍以及重新奪回明月城,

況且,現在誅神陣內不是還有一個傢伙嗎,看着面色越來越慘白的血靈,葉蕭無聲的笑了。

誅神大陣一出現,一個照面之下直接滅掉了近乎一半的魔族大軍,嚇得其餘人魂飛魄散,哪還有什麼戀戰的之心,驚慌失措的在陣內亂竄,劍閣的弟子提劍而上,劍氣縱橫,不一會兒,大陣內再也沒見到任何一個魔族的身影,在朱雀真火下,都化成了灰燼。

血靈身爲魔族護法,自然有一定的深厚實力,此刻的他,正用體內的魔氣源源不斷的對抗着外界的朱雀真火。

解決掉十六萬大軍,劍閣在損失了千名弟子後,緩緩圍逼了上來,面色不善的看着血靈。

“你們休要猖狂!今日本座算是認栽了,桀桀,你們以爲奪回明月城就行了嗎?哈哈哈,待我魔族大軍下次再次出動之時,便是你們滅族之日!”

“哦,可惜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看着臉色越發蒼白的血靈,白幽蘭來到了他的身前,面帶譏諷的說道。

“白帝之女,哈哈哈,沒想到當年破城之時白帝府居然遺漏了你,不過真是可惜,你真應該看看你父母臨死前的慘狀,哈哈哈!”

白幽蘭握着白劍的手一緊,朝前走去,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笑完了嗎,笑完就可以去死了。”

血靈看了一眼不斷圍逼上來的衆人,再看了一眼逐漸靠近的白幽蘭,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猙獰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的瘋狂的笑意,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今日,那麼都給我陪葬吧!”

只見他深吸了一口氣,臉色紫脹,身體巨顫,似乎正在忍受很大的痛苦,身上的肌肉不時撕裂開一道道口子,鮮血飈濺而出,看樣子很是恐怖。

不知誰大喊了一聲,

“糟糕!他要自爆真元,大家離遠一點!”

皇級高手的真元自爆,這可絕不是鬧着玩的,只要一個不慎,可能就會捲入其中,被自爆的力量毀的屍骨無存,至少,在場將有一半以上的受到重傷。

血靈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大,眼看就要爆炸開來,就在衆人臉色蒼白,一臉驚駭的抱腿時,一個青色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血靈的面前,在他驚恐的眼神中,輕輕一指戳出,

“在我面前還想玩自爆。”

原本滾圓如球的身體瞬間癟了下去,血靈狂噴出一口鮮血,眼帶絕望之色的看着面前的青衣男人,嘶聲吼道:

“葉青帝,我殺了你!”

嗤!

一柄白色的劍自他胸口透體而出,血靈眼神瞬間黯淡下去,僵硬的側過頭望去,在其身後,正是一片平靜的白衣聖王白幽蘭,用白帝劍斬殺了魔族的護法血靈,也算是爲明月城英勇戰死的城主白帝有了一個交代。


斬殺掉了血靈,劍閣的弟子和長老們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有人開始低聲的笑,繼而是放聲狂笑,這笑聲彷彿是感染源,不斷的擴散開來,這一戰他們贏了,還贏的如此徹底!

三萬劍閣弟子,劍走偏鋒,急襲千餘里,滅十六萬魔族大軍,救神王,斬殺護法血靈! 總裁大人的逃妻

這是一個充滿奇蹟的夜晚,這是一個讓整個永夜開始振奮的夜晚。

人族,在魔族人長年的嗜血壓迫下,終於開始了自己的強烈反擊。

葉蕭睜開了眼睛,面色極度蒼白,眼中金色光芒退去,眼中佈滿了血絲,這短短的兩天時間,爲了籌備這次千里奔襲,他一直在透支着自己的念力,先是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佈置了可以傳輸五萬人的大型傳輸陣,再是在最爲關鍵的時刻,佈置出了誅神大陣,一人之力,力挽狂瀾,扭轉; 整個戰鬥的局勢。

可以說,葉蕭纔是這場奇蹟的締造者。

努力晃晃了腦袋,葉蕭感覺清醒了一點,緩緩站起,然後他就看到了所有人面帶微笑的看着他,現在的他身體很是虛弱,腦袋更是昏昏沉沉,心中苦笑不已:看來這次還真是兇險啊,只要自己這環節出了一點小差錯,那麼所有人都要跟着他遭殃,所幸,這一次,他又拼贏了。

身體一晃,葉蕭直覺得眼皮越來越重,身體不可控制的向後倒了下去,青鳥第一時間出現在他身邊,輕輕的抱住了他,聞着軟香熟悉的氣息

,葉蕭嘴角微微翹起,雙眼一閉,直接在青鳥的懷中沉沉睡去。

“葉蕭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差?”

八部天海紀 對啊,是不是受傷了?”

衆人一看到葉蕭的那慘白的臉頰,無不擔憂的問道,青鳥看着懷中沉睡中仍是眉頭緊皺的葉蕭,紅脣緊咬,心疼不已,神王葉青帝一個閃身就來到了葉蕭的身前,蹲下身來,一個強大的氣息探了過去,半響後,微笑着說道:

“不礙事,是念力消耗過度,身體虛脫了,休息個兩三天就能恢復過來。”

聽到神王這麼說,衆人這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氣,經過明月城一戰,葉蕭的表現已經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要不是因爲葉蕭的存在,恐怕今晚這三萬人都隕落於此,念師,果然是強大到可怕的存在啊。

當夜,劍閣的弟子成功擊擊潰魔族大軍後,又將全城地毯式的搜索了一遍,揪出了幾隻漏網之魚,就此明月城被困的居民也得以解放自由,經過數十年的腥風血雨後,人族終於將明月城從魔族手上奪回。

毫無疑問,白帝之女白幽蘭繼承了父親白帝的責任,成爲了新一代明月城的城主,衆望所歸,而劍閣的三萬弟子也暫時在明月城駐紮了下來,加上神王楊青帝坐鎮,想必魔族大軍暫時也不敢輕舉妄動。

第三天上,明月城激戰之事傳遍了整個永夜大陸,人族在被魔族壓榨了幾十年後,終於惡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士氣頓時高漲,反觀魔族的一邊,不僅損失了十六萬大軍,還隕落了一名護法,要不是最後時刻黑白雙鳳的果斷抉擇,恐怕也很難以脫身。

距人族活動範圍萬里遠的一處陡峭艱險山脈上,有着一座龐大的宮殿,深黑色的宮殿,給人透着一種壓抑和肅穆之感。

宮殿深處的一個隱蔽空間內,有兩人正單膝跪於地上,低聲向前方一個模糊的人影稟報着什麼。


“黑鳳,白鳳,你們起來吧,此事不怪你們,血靈那蠢貨,也只算是死有餘辜。”

聽完兩人的彙報,一個很難辨別性別的聲音傳了出來,

黑鳳咬了咬牙,沒有起身,沉聲道:

“族長,您必須要做出決定了,那個名爲葉蕭的小子潛力是實在是太過驚人,三年前纔不過是一個初入九品的修行者,而您看現在,不僅自身實力達到了君級,甚至還掌握了四象神陣的其中三個大陣,此子不除,必成我魔族大患!”

“白鳳,你怎麼看?”

白鳳面色沉凝,認真的思考了一會,緩緩說道;

“此子修行天賦實乃驚人,又是一名念師,若讓他完全成長起來,恐怕會對我們的計劃產生影響。”

“此事我心中有數,你們先退下吧。”

“是,族長。”

隨着黑白雙鳳兩人的緩緩退出,偌大的宮殿裏只剩下一個模糊的人影,看上去很是孤單,一聲長長的嘆息傳了出來,不斷的在這殿穹之上回盪開來。

黑白雙鳳出了宮殿,一路走去,魔族的弟子無不恭敬的退守在一邊,眼帶熾熱之色。

“黑鳳,你說族長爲什麼不讓我們對葉蕭動手?”

“他老人家這麼做,自有他的想法,只要不影響到我們的籌劃了百年之久的計劃,我也懶得去殺那小子。”

“哦?怎麼?莫非你是起了惜才之心,下不了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