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衆人把希望都傾注在了我的身上,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嚴肅的問題,那就是我要是想起那個人了,那我們真的要殺了那個人嗎?要是那個人已經改善從良了,那我們又要怎麼辦?

一想到這裏,我忽然有些害怕起來了,面前這些人一個個都神經兮兮的,估計還真能做出殺人的舉動來,這可不是我想要的,看來目前只能先穩住他們,然後再想對策。

“哎呀,真是的,偏偏在這個時候就想不起來,不行,我真的腦子一片空白。”

我擺了擺手,表示自己真的已經盡力了,逸軒他們見此也只能嘆息了。

“算了,等想起的時候再說,眼下天就要大亮了,你先走,今天晚上我們再來找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爲大家報仇的。”

逸軒的眼裏放出了嗜血的目光,似乎就像是被同化了一樣,看到如此的逸軒,我心裏一陣緊張,就算我想起那個人是誰,我想我也不會說出來,畢竟人命關天,雖然說以前那個人做錯了事情,可是迷途知返也要給一次機會。

我們告別了逸軒的哥哥就離開了亂葬崗,一出樹林,天立刻就大亮了,看到朝陽徐徐升起,我感受到了生命的氣息,這是一種蓬勃向上的感覺,我很喜歡。

“天終於亮了,陳庚,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之前不是說好離開這裏各自回家嘛!還能怎樣,總不能繼續留在這裏真等二十四個小時,然後再繼續參加訓練吧!我可沒那個勇氣了。”

我的話剛說完,逸軒就死死的拉住了我的衣領,凶神惡煞的說道:“誰都可以走,就你不行,你還沒有想起那個人是誰,所以不可以走。”

“逸軒,你清醒一點好不好?如果那個人現在做慈善活動,或者已經變成爲人民服務的好人了,難道你還想着要殺他嗎?年輕的時候,誰沒有犯過錯誤,但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們總得要給別人一個改過的機會,要是都想你想着屠殺,那這個世界真的就要亂了,畢竟現在是法律的社會,你殺了人,別人同樣也會找人來殺你,殺來殺去,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

我希望逸軒能接受我的勸解,畢竟經過這一個晚上,我對他也有些刮目相看,雖然說他有些時候也比較衝動,可是人還是蠻不錯的,比金剛這小子強多了。

“陳庚,事情不是發生在你身上,所以你自然不會明白我的感受,要是換做你是我,你還能這麼淡定的去等狗屁法律去制裁那個人嗎?都過去這麼多年了,而且已經過了法律追訴期,你覺得法律現在還能制裁那個人嗎?你難道都不覺得是一個笑話嗎?”

逸軒越說越憤怒,看到他青筋暴起的雙手,似乎真的想要跟我幹一架似得,爲了防止被逸軒揍,我退後了兩步,跟他保持了距離。

“你先冷靜,法律是公平的,任何人犯了法,都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只要我們拿到證據,一定會將那個人繩之於法,我們是活在當下的,所以我們一定要相信法律的公正,逸軒,相信我,也相信法律一次。”

我雖然是巫山道士,可是我只懂得捉鬼降妖,殺人還真不敢,要是那個人被鬼上身了,或者利用鬼魂來對付我們,那我肯定會消滅他,可是要是普通人,我自然是不可能下手的。

因爲普通人,只有法律才能制裁,哪怕機率渺茫,我也不能打破這層規矩,無規矩不成方圓,而且站在朋友的立場,我也不能讓逸軒知法犯法。

“罷了,你走吧!我們村子的事情,我會想辦法解決,我不靠你。”

沒想到逸軒還是一根筋,他推了我一把轉身就走了,小B再怎麼說也是跟他一個組的,因此急忙跟了上去,而金剛則是左右爲難。

“金剛,如果你覺得他是對的,那你跟他去吧!”

我不想再繼續耽擱下去了,轉身就朝灌木林外面走去,金剛小跑跟了上來:“我跟上去做什麼?再說了,我也覺得你說的在理,雖然我只是一個粗人,可是該懂得道理,我還是懂的,只是逸軒如今身臨其境,所以我們也要給他一點時間。”

對於金剛的話,我沒有再多說什麼,此時我心裏一直想着那個人究竟是誰,反正就是覺得好熟悉,但就是怎麼都想不起來,這點讓我很惱火。

回到訓練營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點了,因爲我們是走回來的,不是像昨天那樣坐車回來的,看到我和金剛兩人回訓練營,教官很是驚訝,或許是因爲從來沒人像我們這樣當逃兵的。

我們的教官叫林濤,長得一副大衆臉,但是身體很結實,就是脾氣差了點,本還想回來的時候小心點,就怕遇到他,誰知道我們剛進宿舍門,就直跟他打了一個照面,這運氣也實在是令人無語到家了。

“你們怎麼提前回來了?不是說好二十四小時嗎?這是怎麼回事?”

林濤黑着臉站在我們面前,金剛此時已經嚇得低下頭去了,而我則是吊兒郎當的。

“教官,我已經受夠這種非人訓練了,我要求回去。”

“回去?難道你們來的時候沒人告訴你們,要是訓練不合格,誰都不能回去嗎?想要回去也可以,留下你們的命,魂魄可以隨便。”

林濤的話讓我一愣,我突然想起在來的時候師傅看我的那種眼神是什麼意思了,那是一種你自己保重的眼神,看來我真的要被師傅害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輩子欠他的。

“得了,就當我們沒有回來過,金剛,我們走。”

不等教官繼續說話,我直接拉着金剛就離開了,看來必須要完成任務才能活着離開,天吶,我真的好後悔跟着林風那個老王八蛋了,這一刻,我從來沒有像現在沮喪過。

“陳庚,你說我們會死在這裏嗎?”

金剛沉默了許久,最終說出了一句話,可是說的話卻是那麼讓人不愉快。

“別瞎說,我們不光要活着走出這裏,我們還要完成所有訓練,我們一點會長命百歲的,相信自己。”

“嗯,相信我們一定可以的,走,我們去找小B他們吧! 我怎么當上了皇帝 也不知道逸軒現在冷靜沒有冷靜,還有二組剩下的那些人,也不清楚大家都怎麼樣了。”

金剛又開始恢復了他的活躍性,看到他已經沒什麼問題了,我心裏也輕鬆不少,畢竟我們都是一個陣營中的,要是有一個成員出了問題,那都是很大的問題。

回到鬼葬場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這一路我們也沒有吃什麼東西,現在肚子早餓的咕咕叫,好在這座大山還不賴,有野兔子讓我們飽腹。

“今天晚上我們的任務很嚴峻,不光是要幫助逸軒過心理這一關,還要解開村民們內心的怨氣,剛纔我們接到明確的指示,說是這一關鍛鍊的就是心理問題,還要就是說服那些冤魂去投胎。”

小B拿着一張紙張,看來應該是訓練員傳過來的,接過小B手裏的紙張仔細看了一下,果真寫的就像小B說的那樣,看來這次我們的任務很險峻,希望可以成功吧!

“我們時間不多了,而且我們也就今天晚上一個晚上的時間,明天車子回來接我們回去,大家加油!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找到你們二組剩下的成員。”

“放心吧!我剛纔已經發射煙火了,估計他們很快就會找過來的,大家先睡一覺,恢復一下體力,晚上我們好戰鬥。”

昨天晚上我們誰都沒有休息一下,如今能輕鬆休息,自然沒話說,大家靠在自己認爲舒服的地方就睡起來了,我睡夢中忽然看到了那個男人的臉,我想起來了,那個人就是之前我和師傅去巫山時,坐車途中遇到的那個劫匪頭子。

本來還以爲那個人會改過自新,沒想到竟然還在做劫匪的工作,看來這次找他犯罪的證據很簡單,只要找到他犯罪的證據了,那逸軒也能解脫出來,那些村民們也都能解脫了。

“兄弟們,我想到一件事情來,所以我要先離開一會兒,金剛,你跟我來。”

“什麼事啊?”

金剛一臉迷惑,逸軒看了我一眼又閉上了眼睛,從我回來到現在,他還沒有跟我說一句話,看來他還在生我氣,不過這都沒關係,只要我能讓那個劫匪進公安局,那一切都算結束了。

“你來就是了,話怎麼那麼多。”

不等金剛繼續詢問,我轉身就走出了林子,金剛也跟了上來,只是在走到半途的時候,我這纔想起自己沒帶錢包,等下要是坐車,哪來的錢買票呢?這一下我可被難住了。

“金剛,你有錢嗎?”

“有,怎麼了?”

金剛傻兮兮的看着我,我感覺這小子真可愛。

“先給我,我知道殘害逸軒村莊的那個劫匪在哪裏了,你跟我去把他抓到公安局,然後說明一切,這樣逸軒和他的村民們都能從噩夢中解脫出來了。”

“太好了,那我們趕緊走。”

金剛直接興奮了起來,看來他也同意我把劫匪送入公安局,好在這裏搭乘去巫山的車輛比較容易,所以我們也沒有等多久就坐上了車。

在車子行駛到我們之前遇到劫匪的地方時,我和金剛直接下了車,附近都是山區,不過進山的路就只有一條,所以我們也不用太費腦子。

走了大約半個鐘頭,我終於看到了幾處破舊的房子,而且還有人聲傳來,他們似乎是在打架,因爲我聽到了叫罵聲,而且還聽到了痛苦的呼救聲。

爲了不打草驚蛇,我和金剛小心翼翼的朝前邁進,生怕一個不小心就陰溝裏翻船了,畢竟我們現在可不止爲了我們兩人的性命,還爲了那些怨靈們能夠得到解脫,它們真的是太痛苦了。

“陳庚,我們現在就兩個人,怎麼對付他們呢?他們好幾個人呢。”

看清楚有幾個人之後,金剛就面露難色,雖然說他力量夠大,可是一個對付那麼多,也是不可能的,而我又只懂得幾招抓鬼,哪裏會打架,看來這次可真的是一個難題,我忽然想到自己來的時候忘記打報警電話了。

也不知道小B和逸軒他們以後知道我們今天的所作所爲,會不會取笑我們兩個,不過眼下還是得想辦法制服他們,畢竟時間不夠用了,要是我們現在跑下山,然後再報警回來,時間根本就來不及。

“糟了,我們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

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忽然感覺我這次真的做錯了,不明智的決定或許就是我們這次失敗的緣由。

“怎麼了?忘記什麼了?”

金剛一邊巡視着裏面的情形,一邊扭頭疑惑的看着我。

“我來的時候忘記報警了,現在我們就兩個人,他們有八個人,怎麼可能打得過,而且他們手裏都還拿着傢伙,看來我們這次任務算是失敗了。”

“誰說任務失敗了?不是還有我們嗎?”

隨着聲音的方向,我和金剛毫不猶豫的轉過了頭去,震驚,這真的是震驚,他們來的太湊巧了,也太及時了。

“你們……”

“陳庚,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鬼主意,你也太小看我逸軒了,我們二組的人現在還剩下這麼多,加上你們兩個,剛好十個人,我們十對八,你說勝利會偏向哪一邊?”

逸軒的神態很自然,沒有一點做作,而我有些呆愣了,他是怎麼知道我和金剛來這裏的,難道說他一直都在跟蹤我們,或者說,他其實早猜到我想要做什麼了,一想到這裏,我心靈淡然一笑。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吧!我們時間不多了,速戰速決。”

我說完話後,大家就分散開來,爲的就是包圍那幾個人,那幾個劫匪還在喝酒玩鬧,卻沒有想到直接被我們給包圍了,看到他們滿臉的驚慌,我心裏忽然有一種同情的感覺。

“一羣烏合之衆,沒想到這麼快就解決了,真不過癮。”

金剛捆好最後一個人後,拍了拍手就不滿的嘟囔了起來,看到他現在意氣風發的樣子,完全沒有了剛纔的膽怯。

“行了,少廢話,趕緊把這些傢伙送公安局吧!我們時間真的不多了。”

小B看了看手錶,而逸軒則是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他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只是我希望他能夠理智一點,畢竟大家的性命可都在他身上掛着呢,而且他也是這件事情最關鍵的人物。

“快走,一羣王八蛋,早幹嘛去了,現在一臉哭喪樣給誰看呢?一天到晚不學好,現在請你們去吃牢飯,你們這輩子就好好改過自新吧!”

金剛一腳揣在了那個曾經殘害逸軒家鄉人的匪徒屁股上,那個人年紀已經很大了,被金剛這麼一踹,直接趴在了地上呼天喊地的,簡直就像是殺豬一樣。

“金剛,別動怒了,趕緊帶他們走,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我們還要趕時間回去呢。”

“行了,我知道了,就你話最多。”

金剛瞪了小B一眼,小B無奈的搖了搖頭,我走在最後面,因爲我心裏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我感覺自己的記憶似乎缺少了一部分,可是缺少什麼,又想不起來,總感覺那段記憶很模糊,就在我身邊,可又抓不住。

這種感覺真的很折磨人,當我們把匪徒送進公安局後,我們就立刻趕回了鬼墳場,好在是按時回來了,只要撐過了今天晚上九點,我們就算是第二關過關了。

“逸軒,現在就靠你了,他們一直徘徊在這裏無非就是想看到他們的延續會怎麼樣,你是解答他們疑惑最好的人。”

“嗯,放心好了,我知道自己的任務,不過你們也有要忙的,還記得北面那一處樹林嗎?”

“怎麼了?那裏有什麼啊?”

逸軒的話讓我有些奇怪,也不知道他腦子裏都在想些什麼。

“那裏有一羣蟲子,是血蟲,所以你們要解決那些蟲子,因爲那些蟲子就是寄宿在村民身上的蟲子,如果那些蟲子不全部消滅,村民們也難以安心離開,所以我們分工兩處,一處跟我去做村民們的思想工作,一處就是去消滅那些血蟲。”

逸軒剛說完話,小B連忙就站在了他那一隊伍中,而二組其餘的成員也站在了逸軒那裏,看着金剛猶豫的眼神,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這都是什麼人啊!

“喂,你們總不能讓我一個人去處理那些血蟲吧!我可是什麼都不會,我去了只能掛的份兒,再說了,那麼多血蟲,我一個人就算是一腳一腳是往死踩,也要踩上幾天幾夜。”

“陳庚,我跟你一組。”

金剛最終還是站在了我這一組,而小B見大家都沒動,他最終站了過來,所以眼下我這邊一共三個人,不過總比我一個人強多了,至於那些人,既然人家根本就不想幫我,那就隨他們去了,反正我也不認識他們。

“既然分工都明確了,那大家就出發吧!九點整我們在公路那裏會合,我希望大家都能活着離開這裏。”

“放心,我們大家一定會活着離開這裏的,大家都要保持十分的冷靜和警戒,現在就是我們最後一哆嗦的時候了,而且我們現在也明確了目標,所以更加能保證自身安全和完成任務,加油!”

大家做了一個勝利的收拾後就出發了,我帶着金剛和小B來到了樹林裏,“沙沙沙”的聲音越來越大,看來它們已經來了。

“我們現在要怎麼處理它們?那麼多,我們怎麼打得完?”

金剛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子,嘴裏又開始了抱怨,這一路上他也不知道抱怨多少次了,好在我和小B都比較有耐心,否則早揍扁他了。

絕品毒醫 “用火燒,我們還剩下幾張符篆,現在我們三個人把符篆加在一起,然後我施展火雷咒,讓大火燒死那些蟲子。”

“你瘋了嗎?這裏可是樹林,要是着火了,不光是那些蟲子會被燒死,連同我們也會被燒死,而且要是大火蔓延到別處了,那可是不小的災難。”

負了愛情傷了婚 小B直接就否決了我的建議,而金剛也一直搖晃着腦袋,看到他們不瞭解的樣子,我用手指指了指他們。

“你們都在想什麼呢,這火雷咒跟普通的大火能一樣嗎?火雷咒可是驅邪用的,對於陰物是最好的,而且根本就不會引起什麼大火災什麼的,都什麼跟什麼啊!亂七八糟的。”

瞪了小B和金剛一眼後,我連忙接過了小B和金剛手裏的符篆,然後把自己手裏最後的一張符篆放在了自己面前的地上,手裏的四張符我也沒有空着,利用血蟲到達我們跟前的這一段時間距離,我把符篆分別貼在了四個不同的地方。

“陳庚,你分開貼有用嗎?蟲子那麼多,我們現在也就這幾張符,我真有些不自信。”

金剛朝後退了兩步,他的腿腳又開始打哆嗦了,因爲那些蟲子離我們已經更近一步了,要是它們會飛的話,估計此時已經到我們身上了。

“放心好了,眼下沒信心也要假裝出有信息,而且我們就這一次機會,要是失敗了,那就是死亡,要是成功了,那麼大家就有命活着離開。”

我說完後,就冷靜了一下自己,心神也都收了回來,聚精會神後,嘴裏直接念起了火雷咒,兩秒鐘不到,五張符篆就開始燃燒了起來,而且還伴隨着那些血蟲“劈里啪啦”的聲音。

“好臭,太噁心了,不行了,我要吐了……”

小B站在離血蟲最近的距離,所以他最先聞到血蟲燃燒時散發出來的氣味,因此他捂住嘴就跑到附近的大樹下大吐特吐起來了,而金剛隨後,只是我並沒有擅自離開,因爲此時是最關鍵的時候。

“急急如律令,天地陰陽,破。”

我念完了火雷咒最後一句後,立刻就奔到了小B和金剛身邊,因爲實在是太臭了,好在火雷咒已經唸完了,只要這些蟲子還有一隻,那大火就不會熄滅,看來我們這裏是成功了,就是不知道逸軒他們那裏怎麼樣了。

“陳庚,我們成功了嗎?”

金剛吐完後,扶着腰就詢問了我一句。

“必須成功啊!走吧!我們去找逸軒,看看他那邊情況怎麼樣了,現在已經是八點了,就只剩下一個小時了,希望我們都能活着離開這裏。”

小B和金剛沒有接我的話,轉身就朝逸軒的方向走去,我也默默不語跟在他們兩個朝亂葬崗走去,今天晚上沒有月亮,所以周圍很漆黑,好在我們今天下山時已經準備了充分的照明物資。

走了大概十來分鐘,我們來到了亂葬崗,只是很奇怪,我們並沒有看到逸軒他們,而且連同那個村子都沒有看到,四周靜悄悄的,有些嚇人,只是我們並沒有看到什麼異物。

“真是怪了,他們都去哪裏了?怎麼都不見了?”

金剛撓了撓頭,隨着他撓頭的動作,他的頭皮掉落的更多了,我連忙跟他保持了一些距離,免得遭受金剛頭皮的侵擾。

“看來這裏一定有發生什麼,要不然現在連個鬼都看不到,這太不尋常了,大家都小心點。”

我不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因此也只能憑藉自己的感覺和猜測了,只希望逸軒能帶着大家安全的回來,忽然我想到了一個問題。

“大家趕緊朝公路那邊走,或許逸軒他們已經完成任務了,該死的,我怎麼就忘記了剛纔我們說過的,我們不是說好各自完成任務就到公路上去嘛!”

“對哦!那我們趕緊走,看來我們真是多此一舉了。”

金剛說着還嘲笑了幾下,小B卻一直沉默着,而我心裏也不斷的猜測着別的可能性。 我不敢把我的猜想都說出來,因爲我害怕會擾亂軍心,因此也只能把事情往好處說,不管結果怎麼樣,反正就是不能說壞的地方,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

因爲大家心情都比較急躁,所以一路都是奔跑着出來的,好在我們白天已經勘察過地形了,因此跑出來也沒有費多大勁兒,可是當我們跑到公路上時,並沒有看到逸軒他們。

“糟了,他們並沒有出來,怎麼辦?”

“先等等,我們要相信他們,要是我們現在開始自亂陣腳了,那真的算是完了,眼下他們那邊人多,而且逸軒身份又特殊,所以我想他們一定會撐過去的,我們可是說好了的,我們說好要一起回去,而且我們還要參加第三關訓練呢,要是在這裏跌倒了,那真的太不值得了,而且我相信逸軒會回來的。”

我也不知道哪裏來那麼大的自信,反正我心裏就是這麼想的,我一直相信逸軒可以的,因爲逸軒身上散發出一種自信的氣息,讓人不得不相信他。

“嗯,我相信逸軒會回來的。”小B點了點頭,很鄭重的又重複了一遍,只是金剛還是一直皺着眉頭。

眼看着時間就要到了,可是還沒有逸軒他們的消息,而訓練營的車子已經來了,我們三人坐在車裏一直沉默着,誰都沒有打破這種僵局,最後還是司機打破了我們之中的沉默。

“喂,我們時間到了,我要開車了。”

“司機,你再等等,他們就要回來了,他們一定會回來的。”

小B見司機要開車,連忙就阻止司機,而司機朝我們翻了一個白眼。

“開什麼玩笑,我可是從來都不誤點和延遲時間的,不可能,我要開車了,你們都坐回去。”

“不行,你不能開車,要是你執意開車,那你自己回去吧!金剛小B,我們下車,我們去看看逸軒他們去。”

我不想再繼續逗留在這裏了,雖然說現在我們就能回去了,可是我不想就這麼放棄逸軒他們,而且他們也是爲了我們才努力的,我不能這麼沒心沒肺的回去。

“走,我們下車。”

金剛和小B沒有反對,直接就下了車,我也跟着他們下了車,司機見我們下車了,也不勸我們一下,開着車就走了,只是他好像忘記關車門了,不過我們幾個也沒想提醒他。

“陳庚,我們現在放棄了車子,那等會是不是要跑回去啊?”

“是啊!怎麼?你後悔了嗎?後悔了的話,那現在趕緊抄小路追上去,或許還能追到車子。”

“開什麼玩笑,逸軒也是我哥們,我怎麼可能後悔呢,我只是在想等下逸軒他們回來了,我們又要耗盡體力了,也不知道天亮之前能不能趕回去。”

“你就放寬心了,走吧!我們去找逸軒他們,他們這麼久都沒有回來,我想一定是遇到什麼大麻煩了,其實我們剛纔就不應該過來,應該在亂葬崗等着他們。”

“行了行了,就別想那麼多了,我們趕緊走吧!”

囉嗦完後,我們三人朝亂葬崗奔去,只是越走我心裏越害怕,生怕等在前面的是一個我們誰都不知道的結局,可是眼下我們已經放棄訓練營的回去時間了,因此也只能一路向前,畢竟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道路。

二十來分鐘後,我們安全的到達了亂葬崗,這裏出現了村子,是逸軒他們的村子,看到村子出現了,我們想也不想就踏了進去,只是我們剛走到村子裏,就看到逸軒和他哥哥在村子那棵大槐樹下面僵持着。

“逸軒,怎麼回事啊你們?怎麼還沒有解決,我們在外面等了那麼久,還讓訓練營的車先回去了,真是的,這麼一點事情都解決不了。”

金剛忽然朝逸軒抱怨了起來,我和小B則是一臉鬱悶,剛纔金剛心情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變了呢?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來。

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何以情深 “糟了,金剛又被煞氣入體了,逸軒,把我之前給你的符篆趕緊拿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