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衆人沒有反對。

因皇上最近手段太血腥,再加上蘇綰也不是善茬,更重要的是皇后確實不是尋常人,所以大家沒有反對。

蕭煌命周勝連夜點兵,自己則帶人進了御乾宮。

一進御乾宮,蕭煌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綰兒懷孕六個多月了,眼下正是需要他陪伴的時候,可是他卻要御駕親征。

這實在是太對不起她了。

蕭煌一想到這個,便覺得心中難受。

可北晉國的兵將來勢兇猛,他若不御駕親征的話,憑周勝等人未必能抵得住蕭燁的來勢。

眼下玉堯關已死六多萬人,如若再死人,西楚就有些民心動盪了,所以他只能御駕親征。

蕭煌一邊想一邊進了御乾宮的寢宮。

寢宮裏,蘇綰睡得並不踏實,一聽到殿外的腳步聲,便醒了過來,看到蕭煌一臉愧意的望着自個兒。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蘇綰翻身坐起來,因爲肚子大,她個子小,所以翻身的動作,像憨態可掬的熊貓。差點沒有跌倒在牀上。

蕭煌看着越發的愧疚了。走到牀前坐下位着蘇綰的手說道。

“綰兒,我對不起你。”

蘇綰挑眉,望着他,深想了一下,便知道他說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時候走。”

“周勝已去點兵了,估計天不亮就走了,實在是玉堯關等不了,可是朕一想到你懷了孩子都快生了,我竟然沒有陪在身邊,這心就一一一。”

他就覺得好難受,真後悔當這個皇帝,自從登基都沒有好好的陪綰兒,甚至於在她懷孕還要離開。

可如若他不登基,他們身上的帝皇運又沒辦法維持下去。

蘇綰望着他輕笑道:“你去吧,我在這裏又不會有事,不過你要小心,我和孩子在這裏等你回來,你一定要平安的回來。”

蘇綰伸手摟着蕭煌的腰,不捨的說道,一臉的擔心。

“嗯,綰兒放心,我會平安回來,我還要護你和兒子的。”

兩個人說定了,又抱了一會兒,蕭煌才放開蘇綰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不過在臨離宮前,蕭煌前往養德宮一趟,最近父皇母后對他頗多意見,他需要和父皇母后坦城的說一說,讓他們在宮中好好的照顧綰兒和孩子,不要再整什麼喲蛾子了。 養德宮內,太上皇總算難得的出現了,這是父子二人因繼承皇位鬧出矛盾之後,首次相見。

太上皇依舊冷着臉,聽着蕭煌說話。

蕭煌望着自個的父皇母后,緩緩的說出自己即將前往玉堯關的事。

太上皇聽了,立刻蹙緊了眉,盯着蕭煌:“你一個皇帝去玉堯關做什麼,難道朝中沒有大將了嗎?皇后都要生了。”

蕭煌聽出自個父皇雖然語氣不太好,但是語氣中卻是關心他的。

他心裏鬆了一口氣,看來皇雖然依舊憎恨他,但心裏已有些鬆軟了。

蕭煌望着蕭琮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北晉國的太子很可能就是之前我們西楚國的太子,他在西楚國待了多少年,對於玉堯國的兵將分佈,自然是瞭如指掌的,而且他對於西楚國的情況也是瞭解的,誰有什麼能力他都是一清二楚的。如若朕不去的話,那就是讓別人白白去送死,如若這樣的話。玉堯關定然會失守,玉堯關失守,我們西楚定然要失去好幾座城池。”

蕭煌說到這個,周身攏着戾氣,瞳眸更是一片暗潮。

蕭琮雖然對國事不精通,卻也知道玉堯關若是出事,後面麻煩會很多,所以他知道,蕭煌此行是必須去的。

蕭琮沉默了半天才開口:“你去吧,小心點。”

蕭煌點頭,望着蕭琮緩緩的開口說道:“父皇,我知道你因爲皇位的事情心裏惱我。”

一說到這個,蕭琮的臉色又不好看了,瞪着蕭煌沒好氣的說道:“你這是在怪我?想秋後算帳嗎?”

蕭煌搖頭,神容少見的嚴肅:“我就是想和父皇解開心結。”

對於蕭琮,蕭煌很有感情,從小這個父親待他極好。

他可以說,就是他的弟弟蕭文昊都沒有自己受疼愛,父皇一直很疼他。

正因爲這個,所以他重生之後,纔會一心一意的想護他們一個周全,若不是這個,他又何必護他們周全呢。

現在他要離開西楚,想和父皇解開心結,唯有解開心結,他們才能幫助綰兒,綰兒纔不會有事。

殿內,蕭琮怔了一下。

蕭煌誠懇無比的說道:“父皇,若不是沒有辦法,我是不會和你爭皇位的,綰兒身上曾經有劫難,我用帝皇運幫助她解了劫難,如若不坐上位置,我們兩個人都會死的,所以我纔會坐上皇位。”

如若不是因爲帝皇運,當初他一定會堅定的推君黎上位的/

總之由始到終,蕭煌都沒有打算讓自個的父王坐上皇位的打算。

因爲父皇真的不適合坐皇位。

但現在爲了綰兒能在宮中好過一些,所以蕭煌便把自己堅定要坐皇位的事情和自個的父皇說了一下,唯有這樣父皇纔會去掉心中的心結,他們纔會好好的照顧綰兒和孩子。

總之一句話,蕭煌十分不放心綰兒在宮中待產。

養德宮的大殿上,蕭琮和太后娘娘二人愣住了,相視一眼。

太后忍不住開口說道:“煌兒,你不會說你的命是和皇后的命連在一起的吧。”

蕭煌點頭:“是的,母后。所以你們好好的待綰兒。”

太后臉色說不出的難看,沉聲說道:“你太胡鬧了,真是太胡鬧了。”

蕭煌望着蕭琮和太后:“父皇母后,我不在宮中,你們一定要好好的照顧綰兒和孩子,她很快就要生產了,朕卻在這時候離宮,心裏總是不放心。”

這一次蕭琮沒有爲難蕭煌,沉穩的點頭:“好,你去吧,我會讓人照顧好皇后和孩子的,還有你自個兒要當心點,千萬不要一一一一。”

蕭琮沒有再說話,揮了揮手說道:“你快走吧。”

“是,父皇。”

蕭煌起身往外走去。

身後的大殿內,太后張嘴想喚住蕭煌,問問他朝政上的事情,怎麼處理的。

可是看看那大踏步走出去的人,倒底還是住了口。

不過等到蕭煌離開後,太后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他御駕親征,朝中的事情交給誰了。”

“朝中有丞相和陳閣老等人,他自然把這些事交給他們了,再不濟不是還有皇后嗎?”

謀愛上癮:腹黑老公別太壞 “皇后,她一介女子怎麼好插手前朝的事情,煌兒不會如此糊塗的,他若交也該交給你這個父親纔是,再不濟還有文王在呢,怎麼好把朝政上的事情交給皇后呢,何況皇后還懷了身孕。”

太后滿臉不贊同,望着蕭琮說道:“王爺明早去打聽打聽,看看皇上是不是把前朝的事情交給皇后了,如若是這樣,我們要勸着皇后,放開前朝的事情,她只要安心待產就是了。”

太后說完,蕭琮直接的開口:“你別管他們的事情了,以後他們的事情我們不要管了。”

蕭琮說完站起身往養德宮的寢宮走去。

身後的太后卻是一臉陰霾,怒瞪着蕭琮,可惜蕭琮壓根沒理她,一路進去休息了。

蕭煌連夜帶兵奔赴玉堯關,不過雖然人走了,心卻留了下來。

雖拜託了自個的父皇母后照顧綰兒,可倒底還是不太放心。

因父皇母后與他多有矛盾,他只怕他們爲難綰兒。

所以蕭煌在左思右想之後,終於還是派人連夜趕往東海國去求見皇后鳳玲瓏,讓皇后鳳玲瓏帶人趕來西楚國。

鳳玲瓏身爲青霄國的公主,東海國的皇后,能力自是非凡的,她若過來,綰兒就不會有事了。

蕭煌安排妥當了這件事,才放心的領兵前往玉堯關。

第二日一早,蘇綰剛醒,便看到外面紫玉一臉不喜的走進來稟報道:“主子,文王爺過來拜見娘娘了。”

“文王過來做什麼。”

蘇綰的臉上攏上了不喜,對於蕭煌這個弟弟,她沒有任何的好感。

因爲文王蕭文昊的媳婦江靈兒宵想蕭煌,可蕭文昊知道自己的媳婦宵想自個的兄長,不但忍了,還因爲自己的媳婦被人劫走了,而連帶的怪上她了。

她是知道文王蕭文昊十分的不喜她的,既如此現在來見她做什麼。

蘇綰知道這位文王爺眼下就是一個閒散的王爺。

至於蕭煌爲什麼沒有給文王實權,蘇綰也是知道的,因爲堂堂王爺竟然連是非分明都不辯,如何堪當大任。

蘇綰想着望向紫玉道:“文王過來做什麼,他有沒有說有什麼事?”

“說了,說有事要見皇后娘娘。”

蘇綰冷笑,緩緩的起身,殿內聶梨紫玉等人趕緊的上前侍候她起來。

因爲身子重,行動不便,所以紫玉把她抱下了牀,侍候她穿衣整發。

紫玉一邊替蘇綰整發,一邊不滿的說道:“文王也真是的,皇上剛走,他一大早便過來了,若是真有什麼事,不能皇上在的時候說嗎?偏偏急巴巴的趕來見主子。”

蘇綰眸光幽幽,語氣冰寒的說道:“只怕某些人便是要剩着皇上不在才趕過來的,走,我倒要聽聽他來見我所爲何事?”

蘇綰領着幾個宮女一路出去,很快走進了大殿。

文王蕭文昊正在殿內坐着,一聽到動靜,掉頭望過來,看到衆星捧月的一人走了出來。

雖然大着肚子,可是絲毫無損她的美麗和華貴之氣。

看到她,蕭文昊便想起了自個的媳婦江靈兒,靈兒眼下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吃苦呢。

蕭文昊一想到這個,便心痛莫名。

不過擡頭時,他臉色卻一點也不顯,恭敬的向蘇綰行禮:“臣弟見過皇后娘娘。”

蘇綰點了一下頭,就着聶梨的手坐在大殿上首的鳳座之上坐下,然後才慢條斯理的示意文王坐下來,待到文王坐下來後,她也沒有和文王拐彎抹角的,直接的問道:“不知道王爺要見本宮所爲何事?皇上昨兒個還在呢,王爺有事不去找皇上,皇上夜裏走了,王爺一早來見我,難不成是有什麼事皇上解決不了的,而本宮卻能解決的。”

蘇綰這是來赤裸裸的打文王的臉了。

文王臉色一下子僵住了,直氣得喘粗氣,好不容易纔鎮定下來,緩緩的說道。

“正因爲皇兄昨兒個走了,王弟擔心皇嫂,所以纔會一早過來看望皇嫂的。”

“喔,我們的感情這麼好?”

蘇綰一臉的稀奇,文王臉再次的紅了一下。

不過最後只假裝不知道,其實已經被蘇綰氣死了,但他想到自己今日來的目的,逐壓下心頭怒火。

“今兒早朝的時候,本王知道皇兄連夜奔赴玉堯關去了,聽說皇兄臨走的時候,把朝政上的事情交給了陳閣老和季丞相,還讓他們若是有無法決斷的事情,便請示皇嫂。”

蕭文昊想到這個,心裏便有恨意。

自己明明是他的兄弟,他不信任,竟然把朝政這樣的大事交到一個女人手裏,還是皇帝,他鄙視他。

蕭文昊說完,蘇綰倒是愣了一下,因爲這事蕭煌沒有和她說。

不過現在知道了,她也沒有多想,只點了點頭,望向蕭文昊問道:“喔,這事我倒不知道,文王便是爲了此事來的嗎?莫非文王要幫本宮出力。”

一知道這件事,蘇綰便知道蕭文昊今日來的目的。

蘇綰說不出的鄙視這個男人,這是打算皇帝走了,跑到她手裏奪權來了,那他真是太小看她了。

蘇綰冷笑,眸光深沉的望着蕭文昊。

蕭文昊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發毛。

吟游刺殺錄 其實今兒個他本不想過來和蘇綰交涉的,因他一直知道蘇綰就不是個善茬,但自己的母后一早便派人通知他過來,讓他藉着爲皇后分憂的藉口,向皇后討得一個口諭,讓他代替皇后處理朝中的政務。

只要皇后下了口諭,他就可以插手朝政上的事情了。

求你別升級技能了 如果自己現在插手朝政上的事情,那等皇兄回來,也不好讓他再閒散在家了。

蕭文昊明白自個母后的苦心,所以過來了,但看蘇綰的神情似乎不好對付。

蕭文昊心裏打着主意,臉上堆滿了笑,只是他自己卻不知道,他的笑有多麼的虛假,看着便讓人不舒服。

“皇嫂眼下都懷孕六七個月了,肚子那麼大,行動都不便了,怎好再管理朝堂上的事情,王弟想着爲皇嫂分擔分擔,所以皇嫂可以把這些事託付給王弟去辦。”

蘇綰望着蕭文昊,直接就沒給他一點臉。

“文王有這心倒是好的,可你有這心怎麼不去和你皇兄說呢。”

又是實實在在的打了臉。

蕭文昊去找了蕭煌,可惜蕭煌每次都以眼下朝中沒有合適的位置爲由推託了。

怎麼沒有合適的位置,那江家武家和裴家斬首了,留下多少位置,他眼巴巴的看着別人一個個的上位了,唯獨他沒有好位置,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蕭文昊此刻心幾乎滴血了,他就不相信蘇綰不知道這件事,她這樣說分明就是捅他的刀。

不得不說,文王爺真相了。

蕭文昊都有些說不下去了,蘇綰擺明了不想讓他插手朝堂上的事情。

他再多說,這女人也未必理會他。

可他還是不甘心,所以想努力努力。

這一次蕭文昊的聲音微微的有些沉:“皇嫂,不說你懷孕身子重,沒辦法處理朝政上的事情,就說你一個女子,卻要插手朝堂上的事情,這事只怕不大好,這事傳出去可是會有損皇兄和皇嫂的聲名的,臣弟只是想爲皇兄和皇嫂分擔。”

蕭文昊話落,蘇綰還沒有說話,殿外另有一道聲音接了口。

“那也只能說,皇上和皇后倒黴,連個得用的人都沒有,如若皇上和皇后娘娘有個有能力又有本事的親人,何至於讓他們這麼辛苦。”

隨着說話聲,一道火紅色的身影從大殿外走了進來。

正是嘉平公主慕芊芊,慕芊芊一早得到消息,昨夜玉堯關八百里加急急件進京。

北晉國大舉進軍攻打玉堯關,聽說雷將軍的手下六萬多人已經陣亡了。

慕芊芊一聽當場便急了,趕緊的過來陪蘇綰,不想到殿門前便聽到文王的話了,不由得氣憤極了。

皇帝連夜前往玉堯關御駕親征,你說你做爲弟弟的不能安份些,竟然一大早跑到這兒來找麻煩。

慕芊芊越想越氣,走進來時直接的走到了文王蕭文昊的面前:“文王爺既然這麼大的本事,爲何昨夜發生這種事,不站出來代替皇上前往玉堯關去打退那些北晉國的賊子,現在皇上前往玉堯關了,文王爺卻在這裏表忠心,有什麼用?”

“我倒不知道朝堂上能出什麼事,朝中那些大人都是吃乾飯的嗎?太太平平的京城也管不了了,那皇上拼死拼活的保玉堯關做什麼,難道就是爲了養這一羣吃乾飯又沒用的東西嗎?”

慕芊芊的話連帶的把蕭文昊也罵了。

蕭文昊臉色由青變紅,變了幾變,難看至極的咧嘴怒瞪着慕芊芊。

“嘉平公主,這裏有你什麼事,本王在和皇嫂說正事呢。”

“我說的也是正事,如若王爺真的想爲皇后分擔的話,就立刻啓程前往玉堯關,去把皇上替換下來,王爺應該知道,國不可一日無君,皇后最關心最掛念的人就是皇上,而不是朝政上的事情。”

“王爺既然想幫皇后分擔,那就前往玉堯關去吧。”

慕芊芊說完還掉頭望向了大殿上的蘇綰:“皇后娘娘你說臣妹說的是不是?”

蘇綰忍住笑,看到芊芊把文王臉氣黑了,她就覺得解氣,逐點了點頭,望着蕭文昊說道。

“既然王爺有心,那就請王爺立刻啓程前往玉堯關去把皇上換回來吧。”

蕭文昊直氣得眼翻白,差點吐血,一刻也不想呆了。

愛到不天荒 他這個王爺有個屁用,一個兩個都不把他放在眼裏,太可恨了。

蕭文昊掙扎着起身欲離開,不想殿外有太監的聲音響起來:“太后娘娘駕到。”

那個男人的祕密 一聽到這話,蕭文昊眼睛亮了,眸光幽暗的望向了蘇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