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要說張曉奎演的要有多假就有多假,偏偏魏嵐一顆心重點早不在張曉奎身上,愣是沒聽出其中摻假的成分。

魏嵐轉頭看向窗外別山衝破雲層的山體,秀眉輕輕隆起。

原是說衍邑出院,想人多熱鬧一點,討個好彩頭,也能緩解一下心裏的愧疚,可因別山一事,魏嵐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 寧離跳脫的發言惹得陸景深眸子微沉:「瞎說什麼?我和喬音離什麼婚?我是問怎麼勸女人和男人離婚,你出謀劃策就行了。」

電話那頭的男人直撓頭:「你就不能再描述得詳細一點?」

「勸離婚不會?」

寧離:「你會會來找我?」

兩人沉默一瞬,陸景深直接掛斷了電話。

已經被吵醒的寧離看着手機上的通話已中斷,翻了個白眼。

他又沒離過婚,怎麼可能在這方面有經驗?

陸景深沒問出個所以然來,對婚姻的事不熟悉,尤其是喬母這樣固執的女性,他也只能幹着急。

但他沒想到,剛才打電話的時候喬母就站在門外,把電話里的內容聽了個大概。

她隱隱聽見陸景深說了「離婚」和「喬音」這兩個詞,當即嚇了一跳。

女婿不會是去過監獄之後對他們家有意見,要和音音離婚吧?

骨子裏的自卑和怯懦是改不了的,哪怕他們現在住在漂亮昂貴的房子裏,喬母依舊覺得是他們高攀了陸景深,心中對兩人婚姻的擔憂也是無時無刻的。

房間里傳來陸景深的腳步聲,她突然有點慌張,趕緊裝作去廚房做飯。

喬音剛從廁所出來,想想自己是個廚房殺手,也不湊熱鬧,準備進屋去。倒是陸景深比較積極:「媽,我來幫你。」

「不用了不用了。音音,你過來。」喬母慌忙擺手拒絕,瞥了喬音一眼。

喬音指著自己:「我?」

喬母認真點頭。

不是吧?她去廚房不會吧整個房子都燒掉嗎?

她認命走進廚房,狐疑地問:「媽,你今天怎麼敢讓我打下手了?」

誰知喬母無比嚴肅:「我不是讓你給我打下手。音音,你老實跟我說,你最近是不是和景深鬧了什麼矛盾?」

「啊?我和他能有什麼矛盾。」

那個男人就差把她當成捧在掌心的泡沫了,她和陸景深膩歪還差不多,根本不可能鬧矛盾。

喬母聞言更加擔憂:「我剛才聽見他給朋友打電話說要和你離婚,如果不是因為鬧矛盾,那就是因為林權了。早知道我今天就不應該去看他,你也不該任性跟來的。」

這都哪跟哪?

「媽,你是不是聽錯了?景深不是那種人,不會因為林叔叔的事就和我離婚的。」喬音無奈,一邊洗菜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我和他感情穩定着呢,你就不要操心了。」

「不行。」喬母正在切菜的刀停了下來,滿臉愁容,「我還是覺得我影響到你們了,你們新婚燕爾的,我整天和你們住在一起像什麼話,明天我還是搬出去吧。」

喬音無奈,忙挽著喬母的胳膊:「媽,別呀,你搬出去做什麼?你要真覺得是林權影響了我和他的感情那不是應該和林權離婚嗎?你就住在這裏,我和景深都不介意的。」

正在房間里的陸景深猝不及防打了個噴嚏。

誰說他不介意的?

她極力挽回,甚至夾帶私貨還提到了和林權離婚的事,喬母短暫的動搖過後還是搖了搖頭:「音音,我還是搬出去吧。」

巧妙地避開了離婚的話題。

喬音嘆氣安慰:「媽你就是想得太多了,我們真的不介意,也不會離婚。你就在這裏好好住着,這兩天不太平,你要是出去我還得分心擔憂你的安全。」

林權那邊的追債的人萬一找到喬母怎麼辦?

喬母不願意麻煩女兒,聞言也算是放棄了離開的想法,只能答應喬音。

她從廚房裏出來,就很好奇陸景深究竟打電話跟朋友說了什麼,竟然能讓她母親誤會成他們兩人要離婚。

喬音腳步一頓,靠,不會真的是因為林權,害怕她以後會父債子償從此變得一貧如洗吧?

仔細想想,自己現在只是個小職工,林權欠的錢是很多家庭一輩子都還不起的數目,陸景深當初跟她結婚就是看中了她的錢,現在她就要沒錢了,離婚不是很正常嗎!

說不定喬母聽到的都是真的呢!

一旦確定了問題所在,喬音反而有點捨不得了。

難道真的要和陸景深離婚?

「音音?你不是去給媽打下手了嗎?」陸景深剛接了個工作上的電話,看見喬音進來忙切斷電話,將手機塞進了口袋裏。

喬音警惕。

不是,他藏什麼手機?為什麼要藏手機?剛才在說什麼見不得人的話嗎?

離婚嗎?

她咽了口口水,不自在地挪到陸景深身側:「那個,陸景深,你剛才在跟誰打電話啊?」

「嗯?」他把手機扣在桌面上,遮住畫面,然後將喬音攬進懷裏,「你放心,反正不是女人。」

你這麼說就很像是在和女人打電話啊!

喬音很是崩潰:「你今天見過林權了,會不會覺得我家很亂啊?害不害怕我要背債?畢竟現在法律意義上我的確是他的女兒。」

陸景深回想到陸家的情況,眸色溫柔下來,聲音低沉:「不怕。而且你不覺得陸家比你們家更亂嗎?你都不嫌棄我,我為什麼要嫌棄你?」

他這些話發自肺腑,喬音卻還是有些擔心。

畢竟陸景深是個職業素養極其之高的鴨,說不定這些話全部都是他瞎編的!等到她真的破產的時候就會和她離婚了!不行,她要問清楚。

「陸景深,你想過要和我離婚嗎?」她打了個直球。

陸景深眸子沉了沉:「你想和我離婚?」

「不是,我不想和你離婚。」喬音把頭埋在陸景深懷裏,悶悶地說道,「我就是怕你覺得我們家不好要和我離婚,不過你放心,就算你真的要離我也不會攔你的!你可以去找下一個金主,你可以有自己的自由的!我都不在意!」

她說的一本正經,每一句話都讓陸景深心如刀割。

他眉頭緊擰,臉色也不太好看。

自由?沒關係不在意?他們結婚這段時間喬音竟然連對他的依賴感都沒有培養出來嗎?

而且她現在跟自己說什麼離婚?是厭倦了想去找下一個?

「音音,我不會和你離婚的。我們已經是夫妻了,我很專一,也不需要下一個金主。」

。 「能打是吧?行……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都給我按計劃行事,我看他能撐到什麼時候,給我活活耗死他!」

於是,時間一分一毫的流逝,一些冥族的將士不慎被林天成斬於劍下,但是倒下一個很快就有另一個接替對方超林天成發起了自殺式的進攻。

此次參與圍殺的他的冥族將士除了先前仙光門的那些弟子之外,基本上都是七星道祖乃至八星道祖境界的強者,在對方聯手結下大陣的情況下想要一擊必殺難度不小。

出劍,瘋狂的出劍,林天成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到什麼時候,但是心中有股怒火無法宣洩,他只能麻木的出招,將一切敢於上前的冥族將士斬於劍下。

神魔變,神魔之體,神魔領域,道元碑……甚至是靈能爆發,林天成各種秘術手段層出不窮的爆發著。

往往在冥族認為他不行的時候,他又爆發出難以置信的力量將其雷霆擊殺。

尤其是靈能爆發,眼睜睜的看著林天成的靈力被耗盡了,勝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了,可是下一秒他們就傻了,林天成竟然瞬間將一堆靈石化為灰燼,一身靈力再次恢復如初。

這還是在冥界沒辦法汲取靈力的情況下,否則林天成在人境都能直接省略汲取靈石這一步驟,瞬間將四周範圍化為靈氣真空地帶!

靈力恢復如初的林天成再一次爆發了恐怖的戰力,一次次的將一名名冥族強者斬殺。

就連冥族自己也沒想到,林天成竟然能撐這麼久。上百人的隊伍,在林天成的面前竟然支撐了數個時辰后死傷過半,剩下的人身上也多多少少的帶上了傷勢,其他的盡數都被斬殺。

「不要消耗了,都給我上,此人不能留,必須殺了!」

林天成的表現震懾住了冥族的那位帶隊的強者,此時對方再也興不起消耗林天成的想法,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儘快的殺了這個惡魔!

沒錯,林天成此刻在他的眼中就是惡魔,一個披著人皮催命的惡魔!

「破碎虛空!」林天成怒吼一聲,一拳將面前的一位冥族強者轟的四分五裂,此時的他已經殺紅了眼,手中的神魔劍再次化作殘影封鎖四周朝著面前的冥族大軍殺了過去。

此時他的消耗已經快要到極限了,連續五個多小時的瘋狂殺戮,已經讓林天成無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肉身,渾身都在微微的顫抖,一次次靈力的宣洩對於肉身而言都是巨大的考驗。

就算是一管機關槍,也油冷卻的時間,而林天成相當於一管冒藍火的加特林無休止的噴射了五個小時,此時肉身沒有融化就算是不錯了。

何況林天成也不是毫髮無傷,很多時候攻擊過於密集,為了能斬殺冥族,往往是不惜以傷換命的莽夫打法,此刻他的身上也是血流不止。「再上,都上……那傢伙已經是強弩之末了!當自己是惡魔不死之身?在這樣的車輪戰下,任你再強,也能將你擊殺!」冥族大軍此時看著林天成連御空都有些搖搖晃晃的樣子,彷彿也看到了希望。「將軍說的不錯,他不行了,再加把力,此人必死!」

含鐵牢籠之內,薔薇看著渾身浴血的林天成眼中兩行淚水無聲滑落。他已經猜到了林天成接下來的結局,以目前的冥族強者的數量而言,林天成是堅持不到最後的。

再說了,林天成的手段已經基本上用光了,而冥族真正的絕世強者還未出手,別的不說那武冥王就絕不是如今狀態下的林天成能抵擋的。

戰場中,林天成看著如同鬣狗一般的冥族,咧嘴冷笑,「原來我在你們的眼中是惡魔?呵呵……我挺喜歡這個稱呼的,竟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惡魔!」

說罷,林天成身上再次湧現出一股恐怖的氣息,體內的電量也正在急劇下降,原本73的電量瞬間消失了40.

周圍的冥族大軍頓時傻眼了,看著好不容易被自己耗成死狗模樣,接近油盡燈枯的林天成再次滿血復活他們崩潰了。

另一邊,三獸剛解決了身後的追兵,心情非常不錯,特別是貔貅獸和小異靈更是美美的飽餐了一頓。他們在冥界就像是冥族的天敵一般,同等境界之下根本不是二人那張粉碎機一般的深淵巨口的對手。

死在他們手中的冥族更是難逃厄運紛紛被吸入了體內,化為了他們的養分。

貔貅獸甚至還嫌棄冥族的口味一般,十分的單調,要不是為了變強都不屑吃他們。

幸好那些冥族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否則聽見這話容易哭死過去。

「該干正事了,咱們進冥界了下一步去哪找爸爸呢?」枯藤皺眉沉思,小手托著下巴嘟著嘴。

「找冥界之門啊,咱們一個個大陸打聽過去,相信主人的名氣一定不會小的!」

「可是其他冥界之門在哪呢?」「這簡單……」說罷,貔貅獸張嘴吐出一個一臉懵逼,渾身帶著唾液的冥族將士。

「我當時多留了個心眼,沒消化了它!」貔貅獸得意洋洋的道。

聞言,一旁的小異靈頓時氣苦,暗道自己怎麼沒想到,當是殺的太歡了,最主要是魂力香啊……誰能忍的住!

「對啊!貔貅獸好樣的……找到爸爸我必須當面表揚你,我怎麼沒想到!」枯藤瞪大眼睛,一躍而起來到那冥族將士的身邊。

「說,冥界之門在哪!」

那冥界的將士此時還迷迷糊糊的,突然發現面前多了個人,頓時嚇得打了個激靈,又昏了過去。「靠……」枯藤忍不住爆粗口,她怎麼也沒想到冥族的強者會這麼脆弱被嚇暈過去。

然而,她沒想過的是,冥族再強那身前也是人,被一隻巨獸吞入腹中,好不容易險死還生,結果一睜開眼又看見了對方,不暈才怪!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冥族將士再次被人搖醒。只見面前蹲著三個萌娃,但是他自己清楚,面前這三個身上血跡斑斑的傢伙究竟是誰。

「我警告你,你敢再暈我就讓貔貅獸把你吃了!」

那魂族頓時一口氣提了上來,急忙搖頭表示自己不會再暈了。

枯藤見狀大為滿意,點了點頭,「說,這附近有哪些冥界之門!現在就帶我們去最近的!」「你們,您們去界門做什麼?」

「這是你個俘虜該問的?」

冥族將士低著頭不敢言語,這面前的可不是慈眉善目的萌娃,而是隨時會化身凶獸的存在,要是不好好配合指不定一會怎麼死的。

最主要的是,帶她們去冥界之門,那不就將災難帶過去了嗎?就算自己撿回一條命,最後也逃不過冥王的懲罰!

但是……不帶她們去,自己現在就可能會死。

在這種橫豎都是死的情況下,冥族將士的腦袋轉的飛快,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三位大人,您們是不是之前都沒來過冥界?」

「廢話,來過要你帶路?」

那傢伙奇怪的多看了三獸一眼,這三獸雖說實力恐怖,但是總讓人有種涉世未深的感覺。「那個……我帶你們過去你們會放我?」

「你一個小嘍啰我們不屑於騙你,只要你帶到了地方就可以滾了!」

那人跌跌撞撞的爬起來,深吸了口氣給自己壯膽,「好!我帶你們去!」

說罷,就在前面帶路。那冥族將士腦中急轉,現在要將這三獸帶到什麼地方才行呢?冥界之門肯定是不能去的,各處冥界之門雖然都有守軍,但按照貔貅獸和小異靈的食量幾萬人都不夠他們吃的,帶過去一不小心導致團滅,那自己的責任肯定是跑不掉!不去界域之門,那就只有一個地方能幫自己脫險了,據說亡魂城附近埋伏了一批強者,是準備抓一個人族強者的,那隊伍實力不弱,只要自己能將她們帶到那,說不定三獸就能被強者鎮壓!

想到這裡,他便打定了主意,將這三獸帶到亡魂城! 但呼延摯翼,我的親外甥居然不信我的話,維護那個女人。

這是我的親外甥,呼延摯翼第一次表現出不信我,甚至略微在防備我!

後來事實證明,我的親外甥、我的親人、如今的漠國最尊貴的可汗,居然在防備我,甚至還在暗中打壓我的勢力!

被親人背叛,還是第一遭,呵呵………

知道這個事實后,我去找了姐姐,如今漠國最尊貴的女人、渃多夫人(相當於中原國家的太后)。

然而去了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早就眾叛親離。

從渃多夫人的話中又發現,原來什麼血脈關係,什麼親人,早就已經物是人非了!

原來他們三姐弟,為了光復耶魯家,全都朝一個勁兒使,可又從時候起變成面和心不和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