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塔可盯著自己,輝以為自己的話引發了塔可不好的情緒。

所以,他連忙道歉著,無奈的搖搖頭。

以後,我還是不要在別人難受的時候,說這些類似心靈雞湯的話語了。

但就在輝這樣想著的時候,塔可的話卻讓輝稍稍一愣。

「不…輝說的很好…

與其是責怪著自己的無能…還不如去做些什麼提高自己吧…

只有自己變強了…才不會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塔可這麼回應著輝,輕輕倚在身後的窗台上,長嘆了口氣。

聽塔可這麼說,輝也只能報以微笑。

「好啦,大早晨我們兩個就這麼悲傷可不好呢。

一直沉浸在這種氣氛之中的話,這一天都會沒有精神呢。」

輝轉移了話題,同時也活動著自己的身體。

「知道啦…

不過時間還早…還得過上好一會才能去把希菲爾弄醒呢…」

「弄醒…這個詞總讓人產生不好的聯想呢。

你們姐妹之間叫彼此起床的方式難道都很粗暴嗎?」

聽著輝的調侃,塔可臉一紅。

因為輝的話,塔可也聯想到了某些事情。

不過,塔可的臉紅被周圍的黑暗所遮蔽,輝完全沒有發現塔可此時的神情。

「輝想到哪裡去啦…怎麼會用粗暴的方式叫別人起床呢…」

塔可臉紅的回應著,瞪了輝一眼。

而在這時候,兩個人聽到身後似乎有什麼東西掉落在了地上。

那種聲響,只有金屬碰撞在地面上才會發出,而這異常的響動也讓輝警覺了起來。

輝和塔可同時轉過身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身後的高大男人。

沒有錯,來者正是十。

客廳里還很黑,正因為這樣,一身黑色的十才會比平時更具壓迫感。

他冷漠地掃了一眼塔可和輝,沒有猶豫,也抽出了腰間的武器。

「能和一個異類聊得這麼開心,你真的很厲害呢,小子。

不過,你們兩個可真的讓我好等啊。

那麼,還有什麼想說的話嗎?

如果沒有的話,那我們就進入正題了。

九,把燈打開。」

十說著,他也知道輝和塔可兩個人不可能再說些什麼了,於是命令九打開燈。

「這種小事情,你以後去吩咐別人啦。

來到這裡之後,總讓我干這干那,而你自己卻呆在原地聽那兩個傢伙閑談,想想就來氣。」

九吐槽著十,不過她還是把屋裡的燈打開了。

只不過,打開燈以後,輝和塔可也看到了跟在九身後的瀟和希菲爾兩人。

「希菲爾…你們…」

看著希菲爾無神的樣子,塔可愣住了,她緊接著就捏緊了拳頭。

而輝則瞪大了眼睛盯著瀟,他從沒有想過瀟會以這種方式出現在自己身邊。

「瀟…真的是你嗎?」

「如你所見,我被那些傢伙捉住后就帶到你這裡了呢。

輝,你到底做了些什麼啊,為什麼會被這些傢伙追捕?

而且,你身邊的那個奇怪的傢伙是誰?」

瀟這樣回應著輝,然後對輝笑了笑,她的精神狀態並不像希菲爾那樣差。

至尊狂神 「哦?我們的貴客終於開口了呢,在路上的時候還以為你是個啞巴。」

看著輝和瀟的樣子,十吐槽著瀟,同時他的嘴角也微微上揚了一下。

「你還有心情笑啊,瀟,你知道你現在處於什麼樣的境地之中嗎?!」

可對於瀟的笑容,輝卻一臉緊張的回應著她。

「我當然知道啊,這些傢伙,都是不得了的人物吧。

不過,被他們捉住之後,他們也沒有對我怎麼樣。

對了,他們那裡的飯菜還是挺不錯的。」

瀟依舊對輝開著玩笑,此時活躍的她和之前在車上時沉默著的她相比,根本就判若兩人。

但也許正因為見到了輝,才能讓瀟露出這種輕鬆的神情。

「瀟…你,不要再鬧了好嗎,現在可不是能隨便開玩笑的時候。

搞不好的話,這裡可是會死人的。

你們到底想要怎麼樣,為什麼還要把瀟牽連進來!」

輝這麼對瀟說著,而他同時也把實現移到了十身上。

「不是會死人,而是一定會死人呢,小子。

啊,對了,也許我應該直接叫你的名字呢,輝。

作為人類,卻幫助了那些不可饒恕的異類,你知道你犯下的罪責嗎?

不過,我可不負責和你戰鬥,我的目標,始終都是那個異類呢。

那麼,這個小子就交給你了,九。

至於其他人,給我看好我們的貴客。」

十命令著,他對九擺了個眼神,於是兩個人就默默地互換了位置。

而九看著眼前的輝,臉上露出了殘忍而又陰冷的神色。

她解下了身上用來防禦子彈的重甲,而是活動著手腕,彎下腰來。

「那麼,異類,我們也開始吧。

這一次,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十見九已經準備好了,於是對塔可這樣說著,雙眼中露出了凌冽的殺意。

只不過,十也知道,在達成自己的目的之前,他不能對塔可下死手。

而至於瀟,責備趕來的另外兩位黑衣的人擰住了手臂,完全無法動彈。

只不過,即使瀟沒有被限制住身體,她也幫不上什麼忙罷了。

瀟就默默的看著屋子裡針鋒相對的幾人,但她的心卻提到了嗓子眼。

「那麼,如果你還在愣著的話,那我可就要上了,笨蛋。」

見輝還愣著,九這樣說著,率先發起了攻擊。

她的速度很快,但也不至於快到輝無法躲閃的地步。

輝躲過了九飛來的膝擊,正當他想要鬆一口氣的時候,九藏在袖子里的槍響了。

尖銳的子彈穿透了輝的消退,這讓他難以保持站立的姿勢,搖搖晃晃的向後退去。

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游 只不過,九一開始瞄準的部位,是輝的腦袋,但因為輝的躲閃,子彈偏離了預期的軌道。

「嘖…」

一擊沒有秒掉輝讓九露出了很是無奈的神情,而她看著輝的眼神,也比之前更為兇狠了。

不過,九見輝已經行動困難了,她也就放慢了自己的速度。

她來到了輝的身邊,將手中的武器頂住了輝的腦袋。

「這次怎了么,完全不是我的對手了吧,想必之前你能夠打傷我,也是偶然呢。

那麼,給我去死就好了,帶著你做出的…」

「你的話太多了啊…!」

九的話還沒說完,輝就發動了反擊,這完全讓九措手不及。

九不認為被指著腦袋的人,還會有勇氣發起反擊。但也是因為她的大意,才給了輝成功的打掉了九手中的武器。 我強壓心跳,一臉無波的回答劉茵道:“是啊。好像還是上次那隻鬼。”

“怎麼可能呢?我明明都將鞋子銷燬了,怎麼可能鬼魂沒被消滅呢?”劉茵疑惑的伸手撓了撓頭。

之前聽劉茵說過,說樹下有一雙破舊的男人運動鞋,她認爲那就是收魂物,所以。給燒了。

也因此,我們這別墅安靜了二十多天。沒想到,今天又鬧鬼了。

“明天我們就要去春晚彩排了,今晚我們不能出事!”許霆目光在我們身上一一掃過。

我被他這句話提醒了!

我終於知道姜逸晟爲什麼那天給李熙然打電話。說他們能不能熬過這一個月了!原來,他是故意讓李熙然對我們投入大量的資金,然後,在我們即將登上春晚舞臺時,突然對我們下手,這樣。李熙然就會損失的更多!

他好卑劣!

“劉茵,我懷疑,收魂物不是那雙鞋子!”我雙手插在休閒褲的兜裏,肯定的看向劉茵。

劉茵盯着我好一會,泛了會花癡,才道:“可朗哥,那裏就只有那雙運動鞋最可疑啊?”

“我同意秦朗的話,如果真的是運動鞋的話。今天這裏不可能再出現那隻鬼!”許霆皺了一字濃眉分析道。

他這話一出。劉茵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過去的二十幾天他一直在嗎?那他怎麼不動手害我們?”

“二十幾天的蟄伏期,目的恐怕就是給我們出其不意的一擊,也是想讓李總對我們投入大量資金的時候,將我們除了。這樣,李總損失更多,看到李總痛苦。才能讓姜逸晟覺得痛快!”我解釋給劉茵聽。

“太變態了!這個姜逸晟有病啊!”劉茵癟癟嘴,嚇得抱住自己的胳膊道。

許霆則睫毛上下動了一圈,將我打量一遍,“你似乎很瞭解姜逸晟。”

我發現,許霆看起來冷俊優雅,可他那雙黑色的眼眸總是帶着某種穿透力一樣,讓我不安。

此時,我不能做任何回答,不然,很容易露出馬腳。

“朗哥照你這麼說,我們今晚可危險了!” 奪嫡 劉茵緊張的說道。

許霆的目光這才從我身上離開,看向劉茵,“我們像那天晚上一樣,不離開屋子不就行了嗎?”

“恐怕沒那麼簡單了。姜逸晟想我們死,肯定不會讓我們有活着的機會。”我想到之前他推我下樓的畫面來,手緊緊捏拳,走到窗戶邊,看着樓下那棵掉光葉子的海棠果樹,總感覺那裏有雙眼睛對視着我。

“秦朗,你把姜逸晟想象的也太強大了吧?不就一隻鬼魂嗎?我劉茵真要是豁出去,一定能保護得了你們的!”劉茵卻以爲我是在危言聳聽。

我沒有和她爭執,而是閉上眼睛,努力的想着對策。我今晚絕不能死!

“好了,我給你們的靈符、桃木劍你們都收好,我下樓去拿法器,一會真要是遇到鬼進來襲擊我們,我一定大發神力,消滅他!”劉茵傲然的說道。

話末,還朝許霆看過去。

許霆道:“幸苦你了劉茵。”

“爲了你,這點苦算什麼呀!”劉茵羞澀的一笑,隨即,轉身就離開了房間去樓下了。

她一走,許霆就來到我身後,伸手搭在我肩膀上,和我一起看着窗外,“秦朗,我發現你不但長相像女人,就連心思都和女人一樣心細。不……甚至比劉茵那樣的女人還細膩。要不是你的聲音,我真的要懷疑你是個女人了。”

說話間,他低下頭朝我臉看過來。

我身子一僵,心跳的劇烈,可隨後,我冷着臉,擡頭看向他,“許霆,你知道我最討厭別人說我像女人!真沒想到你這麼有分寸的人,會說出這麼沒分寸的話來傷害我!”

猛地將他搭在我肩膀上的胳膊拂開,見他臉上微微含笑,意味深長的看向我時,我氣不過,朝他吼道:“許霆,你笑什麼笑,真要是脫了褲子,不知道我倆誰比誰大!還在這說我像女人,我看你多疑的性格,纔像女人!”記節討扛。

我這話說的可就有點粗俗了,可沒轍,不這樣說,真的會被懷疑的。

“好啊,那我們就脫了褲子比比!”許霆雙手抱胸,一臉的陰沉了,看樣子是被我的話激將到了。但也很明顯,他對我撤了懷疑。

我聽到門外傳來了劉茵上樓的聲音,忙將手放在褲腰上,朝他道:“好,我先脫!你看好了,一會別後悔!看完之後,再敢說我像女人,我就不客氣了!”

我故意將這句話說的很緩慢,目的就是等劉茵推門進來。

許霆這個時候臉色都變了,剛要制止我,劉茵就推門進來了,“我拿到法器……呃……”

我已經將褲腰移到胯的位置了,這會劉茵看到我脫的姿勢,條件反射的轉過頭,話音一轉,“你……你們幹嘛呢?”

我這才慢條斯理的拉回褲腰,冷冷的盯向許霆,朝劉茵回答道,“沒什麼,你親愛的許霆歐巴,想和我比試比試誰更大,我就配合他一下咯!”

“變態!”劉茵聞言,直接拉門跑了出去。

許霆更是滿臉通紅,朝我尷尬道:“真沒看出來,你比肖雷還粗俗!得得……我收回剛纔說的話!”

我冷哼道:“不粗俗,你特麼說我娘。我粗俗了,你還嫌棄,真是對你無語。”

“我去把劉茵叫進來!”許霆深嘆口氣,恢復了之前冷酷的樣子,擡腳走出我房間。

他一走,我就深深的舒了口氣,我真是堪比臥底特工啊!

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隨即將肖雷拖到牀上,替他蓋好被。又將地上的檯燈殘渣收拾了一下,大概過去了十幾分鍾,還不見許霆和劉茵回來,我有點不安了。

於是,在肖雷的額頭上貼了一張靈符,我拿着許霆剛纔留下的桃木劍就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許霆?劉茵?”我喊了兩聲,沒有得到迴應。

我又四周看了看,二樓的走廊並沒有他們的身影,我就快速的下了樓,“許霆,劉茵,你們在哪?”

我下來之後,發現樓下的燈忽閃忽閃的,並且周圍很冷,我就知道恐怕髒東西進來了!

許霆和劉茵一定遇險了!

霸愛成婚 淡淡的煙火如此如醉 我又一次喊了一遍,還是沒有得到他們的迴應,但是,我卻聽到共用洗手間裏傳來水流的聲音,我急忙跑過去,手搭在門把手上,準備擰開門。

這時,屋內的燈忽然全都滅了!

其實,我最怕黑了,這會心跳的急速,手縮了回來,緊緊捏着桃木劍,“許霆!劉茵!你們究竟在哪啊?”

我身子靠在門上,目光警惕的環視着黑漆漆的周圍。

“唔唔……咕嚕……”這時,我身子靠在門上,聽到門裏傳來人從水中發出的聲音!

難道,許霆和劉茵就在這共用的洗澡間裏?

這樣一想,我顧不得害怕,摸索到門把手,就使勁的一擰……

啪嗒!

我的門擰開了,屋內的燈驟然亮了一下,我就看到洗手間裏的浴缸中,伸出四隻手,不停的在掙扎着,就像是要出來,卻被什麼東西按住出不來一樣。水花四濺,水聲嘩啦的直響。好像雨灑還在往浴缸裏放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