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林喜欣笑了,羅陽又趁機輕啄了一下她的紅唇。

林喜欣沒力打羅陽,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撣他。

「林姐,你覺得怎麼樣嘛?」羅陽輕拍林喜欣的臀。

其實他是問剛才的問題,也就是他假扮林喜欣妹妹男朋友的事。

可是林喜欣還道羅陽啄了她的唇,問她的感覺。

「你……你……」林喜欣喘著氣,紅著臉,滿臉的嬌羞。

「喜羊羊,別急,慢慢說。」羅陽輕撫林喜欣的脊背。

正在氣惱的林喜欣噗哧一聲笑了。

她是真的很氣,見羅陽佔了便宜還賣乖,她氣的笑了。

「你下次敢再……」

話還沒說完,她的唇便又被羅陽輕啄了一下。

「你,你,你……」

林喜欣輕輕晃著嬌軀,無力地表示抗議。

「林姐,告訴我,你願不願意?」羅陽追問。

他的意思是問她願不願意他假扮她妹妹的男朋友。

只有這樣,羅陽才有正當的理由去揍虎少。

林喜欣的妹妹有了男朋友,或許也可令虎少死心。

當然,若虎少不肯讓步,那必定會跟羅陽開戰。

羅陽做好了準備。

總裁大人,請就範 反正都跟王雲雄結了梁子,也不在乎跟他們家族的人再打多一架。

可是林喜欣又以為羅陽想向她要,俏臉刷地便添了一層紅暈。

「牛仔,你!」林喜欣要板起臉孔。

但她還在喘氣,未能做出很嚴肅的樣子。

羅陽還沒看出林喜欣誤會了,繼續輕撫她的脊背。

「林姐,要就說,得抓緊時間。」羅陽催道。

他也有自己的事要辦,並非無所事事。

若林喜欣同意,則立刻去見她妹妹,徵求她妹妹的意見。

羅陽準備晚上就向虎少攤牌,看結果怎樣。

如若嚇退了虎少,那自然很好。

就算沒有達到目的,也讓虎少知道林喜欣妹妹的男朋友是不好惹的人。

這麼一來,林喜欣的妹妹會輕鬆很多。

虎少會因忌憚羅陽而有所收斂。

林喜欣先入為見,又羞又窘。

「牛仔,你敢再這樣,我真的生氣了哈。」林喜欣紅著臉道。

聽了這話,羅陽很不解。

明明是她懇求他幫忙,現今為什麼這樣說?

「林姐,你不用我幫忙了嗎?」羅陽打探道。

這在林喜欣聽來,又好像是羅陽拿籌碼來要挾她。

「牛仔,我請你幫忙,可沒有……」

下面的話,林喜欣說不出口了。

羅陽腦筋轉了一圈,似乎明白林喜欣是什麼意思了。

他呵呵一笑,說道:「林姐,你誤會了。你不會以為我想……」

說時,用手輕輕地拍了拍林喜欣的臀。

林喜欣嬌軀微顫了顫。

「林姐,我才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問你,同不同意我假扮你妹妹的男朋友,要是同意,就快些。事不宜遲。」

聽了羅陽這話,林喜欣俏臉更紅了,嘴角也噙上了笑意。

見她笑的那麼迷人,羅陽又啄了一下她的紅唇。

這次林喜欣含笑道:「你那麼喜歡吃唇膏,那你吃完算了。」

一面說,一面嘟著紅唇湊了過來。

「喜羊羊,我沒有啊。」

羅陽正在否認,卻被林喜欣的嘴堵住了。

好一會子,羅陽才咂著嘴道:「林姐,你同不同意嘛?」

這事,林喜欣拍不了板。

她同意是一回事,她妹妹同意又是另一回事。

羅陽願意幫忙,林喜欣很感激。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我當然同意。」林喜欣答道。

「那就好。現在打電話約你妹妹出來見面吧。」羅陽催道。

林喜欣嗤一聲笑了。

誘寵狂妻:邪君欺上身 「喜羊羊,笑什麼呢?」羅陽問。

「你好像去相親。」林喜欣嘟了嘟紅唇,「跟你說,我妹的脾氣有點辣,她可不像我那麼好欺負,你別想占她便宜。」

辣妹,羅陽見過。

很辣的,羅陽沒怎麼相處過。

「林姐,我是個很純潔的人……」

不待羅陽說完,林喜欣就嬌笑起來。

「林姐,你別笑。」

羅陽摟住林喜欣的嬌軀輕輕晃著。

「誒,你別搖我。被你這麼一搖,我的又脹了。讓我下來,只好擠到廁所里了。」林喜欣含羞道。

「喜羊羊,不用浪費的。」羅陽輕撫她的脊背。

見羅陽微微咂嘴,林喜欣俏臉又重新紅通通的。

「不,還是擠掉好。」林喜欣含笑道。

「林姐,那太浪費了。」羅陽勸道。

最後,林喜欣只得撩起了上衣……

過了幾分鐘,二人才繼續交談。

「吃了也不抹乾凈,你嘴角還有。」林喜欣輕嗔道。

她是不想讓譚勝美看到蛛絲馬跡。

羅陽用舌頭輕輕一卷,便將嘴角的捲去了。

「林姐,還不知你妹妹叫什麼名字。」羅陽問道。

「她叫林喜葭。比我漂亮。看你,興奮成什麼樣了。別想打我妹的主意。」林喜欣用手輕輕撥了一下羅陽的頭。

便在此時,譚勝美又溜回來了。

羅陽已聽到了她的腳步聲,知她正站在門口。

「譚姐。」羅陽喚了一聲。

「你們好了沒?」譚勝美輕笑道。

被她這麼一問,羅陽和林喜欣都微窘。

林喜欣咬著羅陽的耳朵,說道:「快讓我下來,我要上廁所。」

於是羅陽便雙手捧住林喜欣的臀,助她快速下了藤椅並站起來。

「譚姐,等一下哈。」羅陽說道。

只聽門外響起譚勝美的笑聲。

林喜欣紅著臉,含笑白了羅陽一眼,便連忙溜進廁所里去了。

先前林喜欣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掙扎,她的香汗弄濕了羅陽的胸前的衣服。

他只得連忙用紙巾擦了擦,丟了好幾團紙巾進廢紙簍里。 晚飯,眾人飲酒吃肉,好不熱鬧,酒足飯飽后,休息的休息,修鍊的修鍊,而易林則往地精的住處走去了。

地精住在這條街的一號樓,也是最好的一個位置。

易林敲了敲門,靜靜等候。

沒過多久,地精來開門了,他帶著一個大大的黑框眼鏡,眸光落在易林的身上。

「聽我家人說,您早上來找過我了,所以我現在登門拜訪,不知您有何事?」

易林問道。

「進來說。」

茶上 地精轉身帶路。

易林環顧四周,地精家裡的布置倒是挺簡單的,桌子,椅子,茶水。

在椅子上坐下,喝了口茶,易林等著地精開口。

「你可是魔法師?」

這話落下,易林眸光微動,但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茶水溫熱,有淡淡的水汽蒸騰而起。

「不是。」

放下茶杯,易林淡淡地說道。

「是么。」

地精回答,於是二者陷入長達十分鐘的沉默。

「那你回去吧。」

地精語氣平靜。

「不知所謂。」

易林起身離開,但在門邊時,地精卻是開口說道:「當你想成為黑暗的時候,可以來找我。」

易林身子微頓,隨即快速離開。

「這個地精不簡單。」

玖說道。

「我知道。」

「應該是我們昨晚修鍊時的動靜讓他發覺了。」

聞言,易林皺眉,隨即說道:「畢竟是大城,裡面隱藏的強者可不會少,我們這還是在大城偏遠地帶,如果是中心,估計會遇到更強的存在。」

「我建議外出修鍊一段時間。」

玖說道。

「我正有此意。」

易林說道,有魔刀在,城外才是他應該待得地方,而且禁區里還有許多元素聚集地,沒準能讓自己遇到一星級的超凡元素!

「今晚我先好好消化下魔刀反饋的力量,明天我們就出發,此行四個月後再回來。」

易林眸光平靜,望向了星光燦爛的星空。

……

房間,易林盤膝而坐,某一刻,他睜開眼,輕輕吐出一口濁氣,眼中有精光閃過。

「就快鐵環高階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