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觸覺是人的肉體和情感系統延伸,他可以表示親密,善意,溫柔,體貼。是人們心靈的窗口。儘管我知道,但是我卻忽略了。

我想推開她,但是她抱的很緊。

我化了。

我動容了,在那一刻,我確實動容了。

但是我看到了我的軍裝。我身穿迷彩服。我冷靜了。

不應該,實在是不應該。

混蛋,太混蛋了。

不知道被抱了多久,似乎很長時間,又似乎很短。

似乎在那一刻,我是她的港灣,又似乎是她的後盾。

但是我沒有迷茫。

我知道我們沒有這個可能。

僅僅一點柔情之後,我後退了一步。

「對不起。」我先開口了。

「對不起。」她也開口了。

「走吧。」

「嗯」

一路無言。

她沉默了。

我也沉默了。

看著她坐在車裡發獃,目光獃獃的看著窗外。

我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她。

或許這樣的結果是最好的吧。

不要過多的柔情,不要在多的遺憾。

感情這種事情。哪裡有對錯?

只是希望她以後能夠開心就好。

我們見面寥寥數次,聊天內容也僅僅是那麼一點。

但是最後那個擁抱,確實不好。

入骨暖婚:老婆大人有點萌 這種感覺誰也忘不了,這個動作強化了之前的記憶。

所有的好和不好,必須終止。

這是她的經歷,是我的宿命。

她有著自己的未來生活,我還有著過去的故事。

我的心裡還牽挂著另外一個姑娘。

對於這段情愫,只能是消失。

我想回家了,家鄉現在怎麼樣了,我還不知道,一直是聽他們說,但是實際情況是什麼樣的,我只能想象。

來到部隊這麼長時間,一直都沒有回去過,我想回去看看。

送走了慰問演出團隊,回到了營區。

我開始收拾行囊。準備回家。

我也沒有想到在最後,我還能遇到這個事情。

是上天的安排?

安排我歷練一下感情?

還是強化一下我的內心?

但是總感覺不是什麼好事,總感覺什麼東西丟了一樣。

就像寫到這裡,我總感覺有些話寫不出來,有些事情時而深刻,時而模糊。

對於過去,我認為要淡忘。

說忘掉,是不可能實現的,我還沒有那麼無情。

說不忘,也是夠勉強的,畢竟我還要繼續生活。

還有新的生活要去面對。

這段情愫,就當是一個青春的回憶吧。

家鄉,我的故鄉,變化的怎麼樣了?

又是一個問題,要我去面對。

然而實際情況遠遠比想象的要複雜。

實際情況也遠遠比故事要精彩。 宋敬廬的野心,讓陳浩有些無語。

果然,天上沒有掉餡餅的好事。

這百年道行不好拿啊!搞不好,根本都沒戲。

“咳咳,老宋啊,不是我說你,你這和米其林,其實也沒啥好比較的,外國人可不像是咱華夏,講究色香味俱全,人家更講究排場,環境,品味。要說咱大華夏,最好吃的還是各種路邊小吃,街頭小店,但是那又怎麼樣,在人外國人眼中,這樣的地方,連評價的資格都沒有,還管你好不好吃。”

陳浩苦心勸解,這玩意就是個坑,說起來難,做起來更難。他不想讓宋敬廬就這麼一腳踏進去,然後爬不出來。

宋敬廬卻是一點也不慫,認真道:“大師,這事兒我是認真考慮過的,之前我沒辦法在人前現身,在白日行動,所以只能心裏想,卻做不到。現在可以了,咱就琢磨,爲什麼咱傳承久遠,食物做法之豐富之複雜,比其他各國總和都要多的大華夏,要實行外國人的標準,您說的排場咱懂,可是做菜就是做菜,檔次要有,但是最主要的,還是菜的好壞論高低,這外國人弄出一套標準,就想套在咱大華夏頭上,簡直就是做夢,咱不服,現在有機會,咱就要去定製一套新的標準,就以菜的好壞論高低,實行咱華夏自己人的標準。”

陳浩嘆息道:“你的想法我懂,也想支持,可……”

“大師真的想支持,太好了,正好我很多想法都要錢呢,大師先支援一部分。”不等陳浩說完,宋敬廬激動的打斷。

陳浩無語的看着宋敬廬。

這貨真是魔怔了,只怕是不會輕易聽勸。

也罷,見識了外面的大環境,經歷了挫折,這個想法單純的小廚師就知道,還是回到道觀,安心做菜,纔是最好的歸屬。

“嗯,你要多少?”陳浩問道。

“百億不嫌多,十億不嫌少。” 豪門老公很不純 宋敬廬期待的說道。

陳浩端起湯就想潑宋敬廬一臉。嚇得宋敬廬縮了縮脖子。

麻痹的,還真是敢開口啊。

即便哥不在乎錢,那也不是這麼給你支援的吧,還百億不嫌多,你當百億是啥單位呢,就算給你十億,你都夠嗆能數的過來。

看着宋敬廬不好意思的表情,陳浩果斷道:“最多一億,否則你就老老實實呆在三水觀做菜吧。”

“成,一億也可以。”宋敬廬急忙答應。

腹黑醫生,愛你上癮 陳浩:“……”

臥槽,回答的這麼迅速?所謂的十億百億不會是隨口晃我吧!麻痹的,老鬼使詐,我這一億都給多了。

心中雖然腹誹,陳浩表情十分認真的說道:“老宋,雖然你有符詔小籙,能夠白日現身,不過這世界上能夠看出你真實身份的人也有不少,所以你要出去了,先要把路子鋪開,比如先拜訪當地道門,有關部門,直接亮明你的身份,本觀主雖然算不上什麼最頂尖的修士,但是三水觀出去的弟子,只要不惹事,誰敢欺負你,我爲你做主。”

宋敬廬正歡喜自己得到一大筆錢呢,聽到陳浩的話,老鬼頓時眼淚汪汪,感動的看着陳浩。

真是太好了,比起這一句話,一億算什麼。

要知道它可是百年老鬼了,真要弄錢,辦法多的是,可是以前的它也不敢刺毛,更不敢到處浪,就是因爲外面的世界太危險。

現在有了陳浩承諾的庇護,宋敬廬至少心裏安穩了幾分。

“對了,最重要的一點,老宋,這一筆錢,可不是給你嫖的。”陳浩幽幽開口,又補充了一句。

沒辦法,第一次見到這老鬼,它就在玩夜夜新郎的cos遊戲,現在有了錢,見識了繁華的世界,就怕它心態飄了,到處浪。

宋敬廬感動的表情僵住,幽怨的看着陳浩道:“大師,我就是這麼不靠譜的鬼嘛?我是要去做大事的。”

陳浩嘲諷:“每個想要出軌的男性,都是這麼說的,畢竟是好幾個億的大買賣。”

宋敬廬:“……”

“好了,你回去吧,我明天就去給你準備你需要的東西。”

不想多扯,陳浩讓宋敬廬離開,然後簡單吃過之後,收拾了一下,出了門,向後山走去。

十幾分鍾後,陳浩看到了鬼校。

夜色深沉,山谷中一座鬼校聳立其中。

比起剛開始陳浩創建,這時候的鬼校,有了明顯的擴大。

教學樓多了一棟,另外就是各種搭配的建築,幾乎囊括了山谷三分之一的區域。

對此,陳浩一點兒也不驚訝。

因爲鬼校開光造就只是基礎,只要有鬼物居於其中,不斷匯聚陰氣,鬼校就會越來越大,越來越完善,現在的擴展只是正常變化。

不過看向鬼校時,陳浩有些錯愕。

在鬼校之中,他發現了生人的氣息,而且這個氣息很陌生,根本沒見過。

臥槽,鬼校哪來的活人?

陳浩眉頭一揚,大步走了過去。

剛到學校門口,陳老爺就攏着袖子,笑呵呵的冒了出來。

“剛回來怎麼沒好好休息?難道不放心太爺爺的工作啊?”

陳浩笑道:“哪能,就是剛剛修行完,閒着沒事,就過來瞅瞅,嗯,太爺爺,這學校內怎麼出現一個活人?”

陳老爺道:“我本來打算明天和你說的,順便介紹一下,既然你問了,那我就說說,這個活人是個有趣的小子。”

陳浩問道:“怎麼說?”

陳老爺道:“這小子是個野人。”

陳浩嚇了一跳:“野人?真的假的?”

陳老爺道:“真假不好說,發現他的時候,他是一個人獨自生活在山中,雖然穿着一些破爛的衣服,但是行爲很趨近野獸,當時發現他的是小小黑和小小白,他想要擄走倆小,被松鼠大頭給救下,之後就是龍大師親自過去,把他給抓了過來,丟在學校裏接受教育。”

說到這裏,陳老爺頓了頓,繼續道:“到現在已經十三天了,這個小子野性雖然去了不少,但是還很警惕,貌似只有熊老師出現,他才乖乖聽話,其他誰靠近都不行。”

陳浩笑道:“能接受管教,那就不是野人,我去看看。”

說着,陳浩走向學校。 第七十一節破碎

背上行囊,向部隊揮揮手,敬禮。

上車。坐上了去往車站的車。

車票是部隊里定的。

從福州一直到徐州。

高鐵。

很安靜的早晨。

很安靜的車廂。

到了徐州高鐵站,下車。

似乎我就到家了,其實離家鄉還有幾百里。。。

北方的氣候和南方的氣候完全不一樣。

有點冷。

有點涼。

冷是外表,涼是內心。

一個人的旅途。總是感覺很凄涼。

一個孩子,就是這個感覺。

在部隊里硬挺著,做一個硬漢。

但是到了社會。瞬間就變回了原來的感覺。

對呀,我們這些軍人還是孩子啊。

二十多歲的孩子。

一個在外面漂泊的孩子。回到家了,卻受到了寒冷的風吹拂著。

怎麼感覺都很凄涼啊。何去何從?

沒有指引,只有在潛意識裡,往那個方向走。

坐上車繼續出發。

看著車上播放的歷年的春節晚會,我似乎眼角濕潤了。

不爭氣的玩意。

到家了,天黑了。

站在村頭,靜靜的呆了一夜。

沒有人,什麼都沒有。

當兵這幾年,家鄉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我沒有走進去。

只是呆在村頭。靜靜的看著。

一個房子也沒有了。

都被拆了。

什麼都沒有了,時代在發展,辭舊迎新,包括以前的記憶也被掩蓋了。

剩下的只有零碎的片段。

我沒有動。

點燃一顆煙,就這樣靜靜的燃燒著。

那顆煙似乎燃燒的是我的過去,也似乎在燃燒著我的記憶。

支離破碎的兒時記憶。

支離破碎的家鄉景象。

我就那樣站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