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許家的天絲蠱?”王勝君淡淡問道。

姜超點了點頭。

“每當你擊落一把劍時,劍身上所纏繞的天絲就留在了你的周圍,這些網,說白了就是你自己編起來的,這個術可還行?”

王勝君也是點頭道:“還算不錯,不經意間就能給敵人下套,想好名字了嗎?”

“想好了,就叫作繭自縛!”

說完,姜超用盡全身的力氣猛地拉了一下手中的絲線。

悄無聲息間,四面的絲網猛地向中間收緊。

這名兒還真挺不錯的,因爲是王勝君把這些網織起來的,姜超只不過是給她提供了原材料而已。

那麼問題來了,姜超怎麼能保證王勝君能織起來呢?

畢竟像漁網這種東西,沒有特殊的編法是編不出來的。

其實很簡單,編織漁網的方法,姜超知道,所以只要引導王勝君這麼幹就行了。

如何引導?

本章完 相信大家都打過桌球的吧?用球杆將桌球推出,撞擊到桌子邊框,桌球便會按照角度彈出。

姜超正是利用了這種方法,再每一次發射陽火劍的時候,都精準地預判了王勝君會如何格擋。

這樣王勝君便會按照姜超的路子,一步一步,給自己織上一張張奪命的漁網。

作繭自縛。

牛逼!

“再見了,我童年時唯一一個沒有欺負過我的,長輩。”

姜超還是不忍看到王勝君慘死,畢竟天絲蠱有多厲害姜超是最清楚的,當初在許家的時候,許如風就用這玩意兒對付了姜超。

當時姜超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現在想來還記憶猶新呢。

也在此時,姜超心中忽然多出了一絲不捨。

不知道爲什麼,忽然覺得心裏好難過好難過,甚至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太奇怪了,姜超還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地府。

總判殿。

“你說說,這叫什麼事兒?小王當年救了小超,現在陰差陽錯,小王偏偏是被小超殺死的,頭疼死我了。”宮三元抱怨道。

坐在他對面的,是個黑衣蒙面人,倆人中間還有幾個小菜和兩壺酒。

啥蒙面人啊,說白了就是許長生,這老小子自從當了屍妖真可謂是如魚得水,遊走在陰陽兩界別提多自在了。

許長生摘下了面罩,撿起一粒花生米扔進了嘴裏。

“你都死這麼長時間了,操這心做啥?像我一樣不好嗎?兒孫自有兒孫福,該怎麼樣那都是小輩們的命數。”

很精闢。

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兒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甭管那麼多,這就對了。

有道是沒心沒肺,長命百歲。

良好的心態,使許長生漂亮地過到了100歲。

也正因如此,他啥都不在乎,連修爲都不在乎,不像宮三元,王天祥他們那樣醉心於修爲。

第1章

“重金求子!”

正在網吧那髒兮兮的坑位上蹲着,這則廣告吸引了彭俊的眼球。

只要和這女的睡一宿,就能拿到100萬?

這女人長得不錯啊……

管他真的假的,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再說!

“你好,我在網吧……”

沒等彭俊說完,電話那頭便傳來的一陣女人的抽泣聲。

“終,終於有凡人給我打電話了,嗚……”

彭俊樂道:“xiao jie姐別哭啊,我這不是來搭救你了嗎?”

“嗯嗯,請問先生有無病史?身體是否健康?”

彭俊尋思着自己的任督二脈剛剛打通,那絕對沒毛病呀。

“xiao jie姐請放心!我是屬於能長命百歲的類型兒。”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加你好友,給你發定位,你來我家吧。”

彭俊笑道:“xiao jie姐,你這未免也太着急了吧? 松小姐今天喝酒了嗎 你那照片是真實的嗎?”

“來了不就知道了?”

說完,肖涵便把電話給掛了。

看着手機屏幕,彭俊冷笑道:“妖孽,總算讓我抓到你了,又能完成一件地府任務了,真開森。”

獨龍坡,三合公墓。

原本已經荒廢了的地兒,此時居然多了棟別墅。

走過去後,鐵大門“吱”地一聲自動開了。

別墅內。

只能用金碧輝煌來形容了。

一名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人,正慵懶地半躺在沙發上。

迷離的雙眼抹着桃紅色的眼影,挺翹的瑤鼻,一張櫻桃小嘴將整張臉點綴得十分完美,皮膚也白皙無比,光滑的很。

國師重生在現代 “xiao jie姐我來了。”彭俊舉手說道。

肖涵疑惑道:“你是?”

“我剛加你微……”

沒等彭俊說完,只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地走了進來。

“měi nǚ!廣告是你發的不?!”

女人笑道:“是啊帥哥。”

禁忌豪門:你只能愛我 臥槽,這尼瑪也叫帥哥?

那我成什麼了?

彭俊不爽道:“xiao jie姐,你既然叫我來了,還叫他幹什麼?”

有病啊這是?!

中年人看了看彭俊,彷彿感受到了一絲危機。

“小子!就憑你也想跟我搶?!你基因有我好嗎?!趕緊滾!”

彭俊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這位叔叔你好,你摸着良心自己說,你渾身上下,哪一點比我強?”

中年人冷笑一聲,瀟灑地點起了一眼香菸。

吞雲吐霧。

“男人四十一枝花懂麼?”

不能忍啊。

絕對不能忍!

“嗯嗯,對,你長得跟坨牛糞似的,還花兒呢?你要不要臉呀?”

中年人捏緊了拳頭,面目猙獰了起來。

“小子!我昨晚輸大發了,指着這個掙錢,你如果斷我財路,我要你走不出這個門!”

彭俊雙手抱拳道:“大哥你請!”

旋即十分紳士地伸出了一隻手。

完事兒彭俊便走向了門口。

不知死活的東西,死了算了,和我沒關係。

肖涵急了。

“哎哎哎,小帥哥別走呀,你們兩個都不錯,一個英俊瀟灑,一個孔武有力。 竹馬小嬌妻 我都很喜歡,不如都留下吧?”

中年人急了。

“那錢怎麼算?!”

彭俊轉過身說道:“一人一半吧大哥,我也窮得揭不開鍋了,行行好唄?我先來。”

眼看肖涵沒有表態,中年人就更急了。

“不行!小兄弟,不知是否方便借一步說話?”

門外,院子裏。

中年人摟着彭俊小聲道:“同志,我懷疑這是一個詐騙團伙,我是負責這個案子的偵查組組長。”

“我們盯着她已經很久了,接下來可能會有危險,你就快走吧。”

彭俊狐疑道:“證件掏出來我瞧瞧。”

中年人立馬掏出了一個黑皮本子,上面寫着“劉衛國”三個字。

“這不會是假的吧?”彭俊問道。

“怎麼會……”

沒等他說完,彭俊一把掐住了劉衛國的脖子,伸手點在了他的玉枕穴上。

一米八二的大塊頭,立馬就軟了下去。

“感謝你們爲人民服務,我也要爲這份事業添磚加瓦。”

彭俊一蹦三跳地進了別墅。

“哎?那個帥哥呢?”肖涵問道。

彭俊笑道:“他歲數大了,不行了,不過我們商量好了,拿到錢我分他一半兒。”

肖涵有些失落。

“那就不cì jī了呀……”

彭俊板起了臉,深沉道:“cì jī重要還是生孩子重要?xiao jie姐你思想覺悟有待提高啊。”

肖涵臉上又重新掛上了魅惑的笑容。

“那你跟我來吧,小帥哥。”

彭俊立即撲了上去。

“這兒也挺好。”

肖涵的小拳拳砸在了彭俊的胸口上,佯裝生氣道:“你可壞死了。”

忽然,彭俊的身體停住了。

“怎麼啦小帥哥?”

彭俊撓了撓頭,尷尬道:“我頭一次,這方面的業務也不熟悉,你指導指導我唄?”

於是肖涵便擔任起教學任務,耐心地給彭俊講解了起來。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

本章完 被王勝君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姜超也是挺尷尬的。

畢竟哪兒還有新術了呀?

術法這東西,必須經過縝密研究後才能推出使用的,姜超從許家回來纔多久呀?

況且這一回來就麻煩不斷,姜超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想出新的術法。

就這,還是來的路上時忽然想到的。

來時姜超心裏就有一種不是很好的預感,總覺得這次會發生什麼,但又沒有具體的依據,所以姜超就快速地想出了這個新術。

本來能以爲一舉將王聖君給打敗,幫羅漢報仇,怎料這老孃們兒居然弄了個分身出來,你說氣人不氣人?

王勝君勾起嘴角冷笑了一聲。

“姨娘已經看過了,這段時間你的確是有些提升,不過想要擊垮姜家的話,還是有些不夠,我讓這些騎兵來和你玩玩吧。”

說完,王勝君劍指一甩,那些之前被羅家衛撞到的騎兵們紛紛振作了起來,跨上馬的姿勢相當統一,特有範兒。

姜超也覺得事情麻煩了,想必羅家衛之所以會失敗,一定是被這四名騎兵給拖死的。

真刀真槍地和王勝君打上一場的話,羅家衛未必就會輸。

就算王勝君有幾分陰險,那羅家衛啓用持劍佛陀的時候,幾乎是無敵了,只要不從背後偷襲,那麼就沒人能破開他的金身。

面對疾馳而來的殭屍騎兵,姜超再次施展了玄空九劍,饒是如此,陽火劍打在他們身上,除了減緩他們的動作,再蹦出點兒火星子來以外,幾乎沒有半點效果。

大夥兒是不是納悶兒。

當初姜超能操控燕京十八騎突襲地府,這會兒怎麼無法控制了呢?

簡單。

操控十八騎,是姜超身爲姜家人,命裏自帶的天賦,只要他身上流着姜家人的血,就可以無條件驅動十八騎。

但追更到底,十八騎是被術法牽制住的東西,如果沒有術法禁錮,他們便會吸收天地靈氣,衍生出自己的意識。

這是意識,並非是命魂,想要生出魂魄的條件還是十分苛刻的。

在強大的術法面前,即便是姜超的天賦也無法控制他們,誰讓姜家就是專門研究練屍術的呢?

燕京十八騎,凝結了姜超的父親,祖父,曾祖父三代人畢生的心血,也是姜家最爲核心的戰鬥力。

即便姜家二代人物死得就剩下王勝君一個了,也無法撼動他們家在江湖中的超然地位。

眼看那四名騎兵逐漸逼近,姜超心知不能再這麼耗下去,不然自己也會被他們給拖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