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許東亭等人雖是藥商,但衆人都知道煉藥師多半是武道界中人,要想看出互相的斤兩,決鬥無疑是最合適的。

衆人品茶、點菸,靜坐觀看兩人鬥法。

“唰!”

王友德從揹包裏摸出一張符紙,劍指一揮,符咒夾雜着火焰,呼呼作響往老者飛了過去。

“嘿嘿,王道長可是牛駝山中有名的高手,降妖除魔無所不能,列位就等着看好戲吧。”

劉子平昂首得意的介紹道。

“妙,妙!”

“王道長這手比電影裏還要厲害啊。”

藥商們哪裏見過正兒八經的決鬥,見王友德又是符,又是火的,頓時引以爲奇,拍案叫好。

“連虛空成符的本事都沒有,剛入門的道氣高手,也敢在老夫面前丟人現眼?”

銀髮老頭朗聲大笑之餘,伸手抓滅了火符。

人如閃電滑落了出去,雙手化作漫天黑色骷髏鬼手,瞬間籠罩了王友德。

“這,這是什麼功法?”

王友德哪裏見過這等神通,他一輩子在深山小村,自以爲老子天下無敵,哪曉得江東之地藏龍臥虎,絕不是他區區一個鄉野小道能夠撒野的。

“鬼影爪!”

銀髮老者下手狠辣,但見鬼爪閃動,王友德渾身衣衫紛飛,血肉皮屑亂飛。

待回過神來時,整個胸腔血淋淋的,肝膽都快露了出來!

“好狠!”

“你,你到底是誰?”

王友德張嘴吐了一口血,雙手捂着胸口痛苦道。

“嘿嘿,小兒現在知道老夫的厲害了,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竇森,是也!”

銀髮老者摸出白色的手絹,緩緩的擦着手上的鮮血道。

“竇森,莫不是衡山的鬼影老叟,江湖人稱竇判官的竇老?”

在場卻是有人聽過這名字的,忍不住驚然相問。

“哼,老夫十年不出江湖,我還以爲武道界的人都死絕了,盡是些阿貓阿狗之流。”

竇森撫須藐視全場道。

“喲,原來是竇判官,失敬失敬!”

有人帶頭拱手相賀,餘者就連許東亭也是趕緊起身以江湖之禮拱手行禮。

“好傢伙,陸銘竟然請這老兒來做煉藥師了。”

張大靈聞言也是渾身一顫,低聲詫道。

“竇老兒是什麼來頭?”

秦羿笑問道。

龍鳳寶寶好媽咪 張大靈神色一凜,悄聲如實道來。

竇森是武道界的老一輩,這老兒在道上聲明極臭。

早些年曾是衡山派的長老,後來沉醉於煉製邪丹,專門以孕婦的紫河車、嬰兒血煉製陰邪之藥,被衡山派掌門人莫瀟湘先生逐出山門。

此後一無所蹤!

這老兒善使一口判官筆,武道修爲驚人,而且手下從不留活路,因此被人稱爲奪命判官。

與催命閻羅董平山,並列爲南方武道界的兩大惡徒!

“哼,那今天他可真夠倒黴的了,董平山這閻羅王栽在了我手上,他這判官又怎能留?”

秦羿一聽竇森有如此劣性,尤其是煉邪藥這一條,就絕不能留。

煉邪藥,哪怕在地獄之中,也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雜毛小道,還敢驗藥嗎?”

“竇師當面,還敢放狂,你說你們不是找死嗎?”

“劉總,我說你清仁藥業是垃圾,服氣了嗎?”

陸銘點了一根雪茄,走了過去,拍拍劉子平的臉,嘚瑟笑道。

劉子平這會兒嚇的魂都快飛了,他當做神一樣的王道長,一個回合就被揍成了渣,再不老實小命只怕也得丟了。

“陸,陸總說笑了,是他王友德要驗藥,我可是至始至終沒說過陸總你的藥造假啊。”

“再說了,我們陸總是江東這兩年早就是藥商界的龍頭,我輩的楷模,子平可是一萬個服啊。”

劉子平恭恭敬敬拱手拜道。

說到這,他還從其他藥商打了個哈哈,其他人畏懼竇森的威嚴,趕緊連連點頭,吹牛皮、拍馬屁。

“王道長,我這藥只要你不死,就能治,服下一個療程,留一條狗命還是可以的。”

“怎樣,想不想要啊?”

竇森走到王友德身邊,陰森笑問。

“要,要,還請竇老賜藥。”

王友德爲了活命,連忙哀求道。

“賜?你又不是我的狗,想要藥,那就得給錢,二十萬一顆,一個療程十顆,兩百萬買條命,你覺的如何?”

竇森笑問。

“什麼?二十萬一顆?”

王友德氣的當即又連吐了幾口老血,他雖然掛羊頭賣狗肉給清仁公司當煉藥師,但劉子平這人精一年也就給他開個十萬年薪。

二百年對王友德來說,無疑是個天文數字!

“怎麼,嫌貴?那你就去死吧。”

竇森一巴掌扇飛了王友德,鄙夷罵道。

陸銘咬着雪茄,抖着肩膀走到許東亭等人跟前,傲然笑道:“北方的各位老闆,藥就在這了,效果剛剛的,我這邊定價二十萬,你們一倒手翻上一倍,保證賺個鉢滿盆滿。”

“如果真有你說的那種療效,作爲高端藥來賣,倒也不錯。”

“當然,竇大師能煉出如此神藥,其他的藥想來也不差,是可以合作的嘛。”

北方來的藥商紛紛點頭讚許。

對他們來說,只要藥好,再貴的藥都能倒出去。

高端藥本身就有很大的市場,尤其是在燕京,富貴、權貴之人云集,別說翻一倍,就是翻三倍,也照樣能大賣。

“蘭芝,去驗藥,一定要驗仔細了。”

許東亭眉頭緊鎖,對一旁神色肅穆的妹妹叮囑道。

藥品如人品,陸銘滿口污穢,狂妄無禮,典型的地方惡霸。

而竇森則下手狠毒,哪裏有半點武道界的仁義之風,分明就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這種人的藥,真能信得過嗎?

許東亭心中表示懷疑! 許蘭芝兩條修長的玉腿一交,站起身走到了桌子前,一手遮胸,一手捻開膠囊,放在鼻翼間聞了起來。

“許小姐,這可是竇老花了三年研製的靈藥,你可得觀摩仔細了,萬不能走眼啊,否則他老人家可會很不高興的。”

陸銘那雙三角桃花眼貪婪的在許蘭芝風韻、成熟的身段上來回的掃蕩了幾眼,露出個心照不宣的笑意。

許蘭芝心中暗叫不妙,陸銘是地頭蛇江北的地頭蛇,如今其他藥商又被壓制,這是要強買強賣啊。

價格許蘭芝不擔心,她更擔憂的是手中的百能膠囊。

她幾乎不用檢驗,就已經可以斷定,這藥走的陰路子。

膠囊粉中有很多她也分辨不出來的成分,但有一種她確實再熟悉不過了。

是死人身上的氣味!

這藥百分之百跟屍體有關係,但具體是採集了死屍身上的什麼部位熬製成藥粉,她就說不出來了。

邪藥在某些方面來說,對治一些疑難雜症確實極有療效。

但這種有違天和的藥物,人一旦服食,絕對會對健康產生極大的負面作用。

對一些大家族、武道界人士來說,邪藥也是難求的藥之一,因爲很多人追求的就是一個速效。

這藥百分之百能高價賣出去,但對許蘭芝來說,這關乎到良心的考驗。

藥物即是生命線!

她身上肩負着整個北方的民生大責,絕不能爲了一己私利,縱容邪藥在市面上流通。

想到這,許蘭芝微微一笑,回到了座位上。

“蘭芝小姐,竇老的靈藥如此靈驗,我看咱們麻利點簽單,早點回到北方一起發財吧。”

“是啊,竇老,我玉春堂以後就認準你了,有空可以來我那坐堂。不說多了,一年六百萬起步。”

“我出一千萬!”

北方衆商見竇森修爲如此了得,紛紛吆喝着簽單,請坐堂。

“哈哈,各位大佬的好意竇某心領了,各位要是真看得起我,就與陸先生簽了這筆單,也算是不辜負老夫的一番心血啊。”

竇森好不得意,撫須長笑不已。

“不好意思,陸先生,六合堂的藥我們不能買。”

許東亭兄妹交頭耳語後,正然宣佈道。

衆人盡皆大驚!

“哦,怎麼了?許先生看不上老夫的藥?”

竇森陰目一沉,露着滿嘴大黑牙,冷冷問道。

“竇老,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有你的手段,我有我的原則,有些話就不挑明瞭。”

“說句不敬的話,我寧願買清仁堂摻雜罌粟粉的藥,也絕不會跟你六合堂合作!”

許東亭能作爲北方藥商界的領軍人,正是以過硬的人格,贏得衆人的信任與尊敬。

他這一發話,原本還恭維竇森的藥商都是一臉的懵逼。

他們不明白許東亭爲什麼會把話說的這麼狠,這簡直就是結仇啊。

“許老闆,如今只剩我一家,你可以不買,但總不能讓各位老闆白跑一趟吧。”

“做生意,掙錢而已。我的藥靈效無比,你幹嘛跟錢過不去,你他媽不會腦子進屎了吧?”

陸銘狠狠捻滅雪茄,眼中兇光畢露,忿然耍狠咆哮。

這筆生意近五十個億,一旦談成,六合堂無疑會成江東甚至整個東江流域最大牌的藥企。

是以,這筆生意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誰要敢擋他的財路,他就要誰的腦袋。

“蒼天有眼,生財有道,陸總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你說對了,老子大不了這趟白跑,也絕不掙你的錢。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六合堂的藥想流入北方,門兒都沒有。”

許東亭一拍桌傲然道。

“這麼說,徐總是鐵了心不跟我六合堂合作了?”

陸銘一扯襯衣鈕釦,露出胸口的龍幫紋身,惡狠狠問道。

許東亭冷笑不語。

“既然如此,我話撂這了,今兒這藥你買得買,不買也得買!”

“誰要敢不籤我六合堂的合同,就別想走出大門一步!”

陸銘放下了狠話。

在場的人明白了過來,今兒算是遇到狠角色了,陸銘這地頭蛇要張嘴吃人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往古老看了過去,在場之人都清楚,古老即是驗藥師,也是隨行的保鏢。

他老人家是形意拳大師,一手拳法,在北方可是小有名氣。

“哼,青天白日,老夫就不信這個邪了,今兒偏不買你六合堂的賬,你們又能如何?”

古老搶出一步,豪氣沖天道。

“老狗,老夫早就瞧你不順眼了,報上名來!”

諸天作弊界面 竇森坐不住了,拍桌大叫道。

“古天池!”

古老攤手迎敵,朗聲道。

“呵呵,原來是北方形意拳古家人,若是你古家家主古天豪出手,或許可與我一戰。”

“你老兒嘛,跟老夫打,還不夠資格!”

竇森一聽名,心裏有了底,極是不屑道。

“那你就試試!”

搶婚總裁過妻不候 古老大喝之餘,周身內力一涌,布鞋硬生生在地上踏出了兩寸深的印痕,踏步如踱鐵,雙手穿花般往竇森搶了過來。

他快,竇森更快!

一黑一百兩道身影互相糾纏、噼裏啪啦對打成團。

兩人都是內力盡施,所到之處,如狂風過境,桌椅、酒杯、燈盞盡碎,好不狼狽。

嚓!

陡聞一聲大喝!

兩人同時分開,竇森衣衫撕裂少許,隱有血痕。

而古老則衣衫完整無損,單從表面上來看,像是古老勝了。

“古師父修爲真不錯,竟然能打敗竇森!”

張大靈敬然點頭道。

“古老不過是內煉後期的修爲,形意拳內勁剛猛,但後勁不足。竇老兒修爲倒還不錯,已經步入巔峯,接近罡煉宗師,而且盡是陰路子,古老絕不是他的對手。”

秦羿搖了搖頭,平靜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