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話落,葉軒神情一凝,繼續自語道:「不對,這裡有問題!對方是沖我來的,認定是我殺了那什麼神使、聖徒,難道之前有人冒充我嗎?

只有這個解釋,才能夠解釋得通為什麼真教會突然發動襲擊了!因為既然帝龍閣的人出手了,那便代表事情沒有迴轉餘地,他們自然要做垂死掙扎!

可惡!是什麼人襲擊真教,卻陷害於我的!別讓我知道你是誰,不然我一定將你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說話間,葉軒的神情無比的猙獰,眼中閃動著極度的恨意,恨不得將那個冒充他,害得他落得如此境地的人抓出來,當場生撕個粉碎。

此時,葉軒根本不知道,恨不得要將其生撕得粉碎的人,正在塞爾市通往西海市的一個小綠州的旅館里準備休息呢!

「葉前輩,塞爾市剛剛發生大事了,新聞上正在播出關於天山酒店遭遇到真教的人公然襲擊,造成嚴重傷亡的事情。」

就在這時,時大師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天一愣,出了房間,來到有電視的公共小廳里。

這種小旅館自然不可能每個房間都放電視的,只能在這種公共小廳設一台,你要看電視或新聞,都只能來到這個地方。

此時,電視上正播放著關於天山酒店遇襲的新聞。

看著新聞,周圍的一眾旅客紛紛議論起來。

「該死!真教的人瘋了,已經是他們第二次發動對普通人的襲擊啊!」

「之前塞爾市機場上那事還沒過去,如今又出了這事,真當帝國的刀不利嗎?」

「大家冷靜一下!我以神的名義保證,那些人不是真教的人,他們都是極惡,真正的真教信徒是溫善的!」

「呵……你當我沒有聽說過真教測不準定律嗎?」

此時,時大師也說道:「葉前輩,真教的人發動這樣的襲擊,目的好像便是剛到塞爾市的帝龍閣啊?」

葉天沒有說話,他也疑惑於真教的人什麼會發動突然襲擊?這明顯是作死行為啊!

怎麼?怕帝國的抱負不夠猛烈,所以再火上澆油嗎?

顯然,除非真教的高層瘋了,否則正常是不可能這麼做的!

但偏偏,他們卻這樣做了,這裡面究竟有什麼陰謀?

葉天第一時間也感覺不可思議,覺得裡面有什麼陰謀。

他自然不可能知道,真教的教主為了能夠成為半神,真的快要瘋了,所以才會做出如此瘋狂之舉。

他更不可能知道真假,之所以會發動這場十隻,同樣和他之前的種種所為有著密切的關係。

這時,電視屏幕一轉,開始播放天山酒店的餐廳里的監控錄像。

剛播放不久,葉天的眼神突然一凝,看著錄像中,一個處於爆炸之中的人影,臉上的神情漸漸的由疑惑轉為恍然,隨後笑了起來。

下一刻,他發現眼下的場景不適合笑,當即轉身便走,回房間去了。

時大師一愣,趕緊跟上,因為他發現葉天居然在笑,顯然是有所發現。

敲了一下門,時大師進了房間,卻見到葉天正仰天大笑,笑得非常的激動和快意。

過了一會,葉天才漸漸的止住笑聲,時大師方才小心的問道:「葉前輩,你這麼高興?是不是發現了真教這樣做的目的?」

「這個倒是沒有!」葉天回頭,笑道,「我只是說一下是在笑真教的人誤中副車,讓我一個仇人吃了大虧而已!」

「啊!帝龍閣里有前輩的仇人?」時大師驚問道,「不知道是什麼人,也許我能夠幫上忙,我所在師門在帝龍閣里,也是多少能夠說上話的!」

葉天搖頭,說道:「不用,我的仇必須我自己親自來報!」 此時,葉天的眼神中,泛動著冰冷的殺意,

今世重生,兩個多月的時間,他和那人的差距已經持續的縮短,再也不是前世那種絕望到連仰望都不能的地步了。

如今的他,一個不經意之舉,便讓那人吃了大虧,心情自然是無比的暢快,所以才會跑回房間大笑一場的。

時大師雖然不知道這期間的種種,但也知道葉天有自己的打算,當下不敢多說,連忙轉移話題。

「葉前輩,你是說真教的人之所以,會在今天晚上發動對帝龍閣的襲擊,是為了報復我們之前的埋伏,他們將我們當成帝龍閣的人了,對嗎?」

葉天點頭,「恐怕是這樣了,別忘了,在埋伏的時候,我可是展現出了修真者的實力,那些潰逃回去的人可能沒有發現!

如此一來,真教的人自然知道修真者出手,而能夠驅使修真者的,便只有帝國的帝龍閣,所以有這種事不足為奇。」

說話間,葉天便讓時大師下去了。

等到石大師下去后,葉天這才自言自語道:「呵……恐怕這也和我那親愛的『哥哥』在相貌上,和我長得很像這點有關啊!嘖……我那消失了好多年的老爹基因就是強啊!」

想到這裡,葉天便想到自己的父母失蹤這件事。

在前世的時候,葉天只以為自己的父母始終是遭遇了什麼意外,已經不幸身亡,只是沒有找到他們的遺體而已。

可如今,隨著自身實力、地位的不斷提升,葉天的眼界早已經不是前世能比,知道自己出身古武世家的父母,之所以失蹤絕非是遭遇了什麼偶然意外。

只是既然不是遭遇了什麼偶然意外,那為什麼父母會一直都不出現?

想不明白,葉天也不多想,再次自言自語起來。

「嘖嘖……如今看來,真教的人,或者說真教的高層當中是對火神源血勢在必得,所以才不惜發動這樣連普通人都不放過的公然襲擊。

這件事情裡面,既有因為我之前殺了雅魯神使和賈斯汀的緣故,但也有要藉此讓帝龍閣忌憚其目的,從而產生煙霧彈效果的緣故了。顯然不等調查清楚,帝龍閣一時是不會出手的。

現在既然真教的人把我那便宜『哥哥』當成了我,那我就該先消失一會兒,不要影響了我那便宜『哥哥』的發光發熱為好!希望我那便宜『哥哥』能感受到來自真教的熱情,用心體會著異域的風采吧!」

說話間,葉天直接花了十點逼格,從系統當中兌換了一個面具戴上。

這玩意很好使,一經戴上,立馬便能隨心所欲的改變面容,不過只有一次機會。

很快,葉天便調整好了面具的面容,他原本的面貌仍有幾分相似,但除非是熟悉的人,否則絕對認不出來。

第二天一早,看到葉天出來,時大師不禁愣住了,直到葉天解釋了一下是帶上面具,這才恍然。

雖然疑惑葉天為什麼要戴上這種改變面貌的面具,但既然葉天沒有說,時大師也就沒有多問。

吃過早餐,葉天和時大師便出發,繼續前往西海。

可車到一半,居然沒油了。

在地廣人稀的西域,離這最近的加油站也有百公里,顯然不可能去買油的。

至於搭個順風車,那也是很困難的,因為半天都沒有一輛車從這裡過去。

無奈,葉天和時大師二人只能邊往前走,邊試著能不能等到有過路的車。

至於那輛沒油的車,就扔在那裡吹風吧!

邊走,葉天邊訓道:「我說你之前是怎麼搞的?居然忘記看有沒有油,真是服了你!」

時大師跟在後面,只能苦笑,不敢有任何的反駁,這確實是他的疏忽。

好在,也許是蒼天可憐他們,在葉天和時大師走了近十分鐘后,終於攔住了一輛去苗疆的客車。

客車緩緩的停下,葉天和時大師還沒上去,就聽到車裡頭一道咄咄逼人的女聲傳來。

「喂,司機,我不是跟你說了這是包車嗎?你怎麼還停下來拉客?是不是欺負我們是女人啊!」

司機是個啤酒肚不小的中年人,聽到那咄咄逼人的女子聲,直接反駁道:「小妹妹,你這樣講話就沒道理了啊!

你看看這兩個人,一老一少的,這裡是西域空曠地帶,不說安不安全的問題,單單走在路上受著太陽暴晒,也讓人心疼?

反正現在車上就你們兩人,多搭上這兩位也不會顯得擁擠,大不了到了地方,我少收你兩份人的錢,不就好了嗎?」

在車下,葉天聽到這話,忍不住暗道這個司機真是個好心人吶!

至於那咄咄逼人的女子雖然不知道長什麼樣子,估計十足十是個潑婦,而且還是那種膘圓體胖的類型。

可當葉天上了車,才發現那咄咄逼人的女子居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膘圓體胖,反倒是個看起來童顏豐乳的小蘿莉。

只見小蘿莉頭上扎著兩個馬尾,梳著齊劉海,臉蛋圓圓的配著櫻桃小嘴,顯得極為可愛。

小小的身體卻生長得非常完美,曲線分明,特別是那怒突的傲人曲線,更是將那緊身的T恤上的小貓圖案,出現了3d立體的效果。

只是此時,小蘿莉雙手叉腰,怒氣哼哼的樣子,卻顯得有些刁蠻任性,卻沒有任何可愛可言。

在看到這小蘿莉的第一眼時,葉天就不禁目光怔住了,有些發傻的一直看著她。

葉天之所以這樣看她,當然不是因為看上小蘿莉,而是因為他認識她。

確切的說,是前世認識她。

在前世,這小蘿莉便是葉天那便宜『哥哥』葉軒的妻子,也算得上是葉天的嫂子了。

只可惜,葉軒心上人卻另有他人。

婚後,小蘿莉一直沒能挽回葉軒的心,在傷心欲絕之下,自殺身死,落了一個紅顏薄命的下場。

葉天之所以能夠知道這件事,是因為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轟動了,因為這件事在前世都上了帝國電視台的新聞。

畢竟堂堂十一柱國世家,葉家的少家主正妻,周家的嫡女周蘿兒自盡身亡,其造成的轟動效應絕對能夠席捲整個帝國。 葉天之所以會發愣,是因為沒想到會在這西域偏遠地帶,遇到這個前七L名義上的嫂子。

雖然前世他們也沒有真正的見過面,只在電視上看過而已,但這已經足以讓葉天為之感慨。

更讓葉天意外的是,他能夠從這小蘿莉身上感應到一股真元的波動,明顯這小蘿莉也是一個修真者,心中更加驚訝。

這時候,小蘿莉見葉天上車后,就發怔般的傻傻看著她,眉頭一皺,心生不喜和厭惡,怒斥道:「居然還是一個登徒子。

司機大叔,你看看你,好心拉的人是什麼樣子?完全就是見到女人,就走不動路的流氓嘛!」

說著,小蘿莉看向了葉天,潑辣的繼續說道:「我呸,真是噁心,你還看?沒看過美女啊?信不信我挖了你的雙眼,哼!」

潑辣味十足的小蘿莉望向葉天的眼神,完全只有鄙夷和厭惡。

邊上,時大師有些尷尬,根本不知道葉天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他可是知道葉天可不是一般人,實力更是驚人。

那你說眼前這個小蘿莉雖然長得可愛漂亮,身材更是玲瓏丰韻,完美的詮釋了童顏豐乳這個詞,更是蘿莉控們夢中完美的對象了。

就算葉天真的是蘿莉控,以他的實力和身份來說,想要找到相類似的蘿莉也不難。

為啥剛一上車,看到這個女孩后,就走不動路了?

難道這一路過來,是太饑渴了?

時大師想不通,也不敢打擾葉天,只能替葉天向小蘿莉報以歉笑,同時小聲的道歉。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小蘿莉雖然生氣,但時大師也道歉了,那怒氣沖沖的俏臉這才稍微舒展,看著時大師說道:「這是你兒子吧?

看你這人還算老實,可你這兒子可就不行,完全是一個好色之徒,你可得要好好管管他。

他要是在這個樣子,說不定最後會得到了其他脾氣不好的人,到時候可就慘了,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善良的。」

不得不說,小蘿莉可謂極為牙尖嘴利,說到後面還不忘自戀一下。

時大師聽得那叫額頭冒冷汗,連聲解釋道:「你誤會,我們只是朋友……朋友……」

說著,還有些惶恐的看了葉天一下,真怕葉天會生氣。

開玩笑,以葉天那種恐怖的實力,自己占他便宜,那不是找死嗎?

對於這小蘿莉的伶牙俐齒,葉天並沒有生氣,不說這小蘿莉是他名義上的嫂子,單單和女孩計較,就不是他的風格。

當下,他也不說話,是像是知道了一聲謝,便要往車廂里走去。

當走出幾步,便看到包廂內的一個身材更加火辣,臉上像是蒙著一層面紗的御姐,葉天不禁心中一顫,整個人再次愣住了。

心裏面更是苦笑,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接二連三的遇到了前世的熟人?

而且相比於名義上是嫂子的小蘿莉,眼前這個熟人和自己的關係更深,因為這人便是葉天的未婚妻。

確切的說是,葉天的父母尚未失去言信之前,為葉天定下的一門婚事。

只是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在葉天被逐出葉家之後,就再也沒有和那個未婚妻聯繫過了。

甚至前世至死,葉天都沒能見到自己未婚妻的真正面容,寥寥幾次的見面,那未婚妻都是戴著黑色面紗,就和車廂里的這御姐美人一樣。

當然,這天可不是,僅憑著同樣戴著黑色面紗就認,認定對方便是自己的未婚妻,而是通過對方的冰冷氣質。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葉天就認出她就是自己那個未曾謀面,卻已經艷絕帝都的未婚妻,有著冰美人之稱的秦婉瑩。

看著秦婉瑩,葉天一眼就看出來了秦婉瑩身上的異常。

那讓她艷絕帝都的冰冷氣質,其實是她體內的一股陰絕煞氣,正時時刻刻的在折磨著她。

同時,葉天能夠看出,秦婉瑩也是一個修真者,而且還是實力達到練氣六層的天才修真者。

可這股陰絕煞氣似乎是與生俱來,入骨侵髓,就算秦婉瑩達到了練氣六層的修為,也沒辦法消除,只能用真元壓制。

如此一來,就算前晚有沒有在練氣六層的實力,因為需要壓制體內的陰絕煞氣,根本沒辦法完全發揮出來。

更重要的是,雖然利用真元能夠壓制住陰絕煞氣,不使其爆發,但卻沒有辦法解除陰絕煞氣所帶來的痛苦。

也就是說,秦婉瑩天生便要忍受著這種痛苦,而且一忍便是二十多年。

葉天都難以想象,秦婉瑩究竟要有多強大的毅力,才能忍受得住這種痛苦,一忍便是二十多年。

這讓葉天無比心疼,倒是對這可以說是未謀面的未婚妻有著愛意,而是對這可人兒的憐惜。

「奇怪?就算秦婉瑩體內有責,陰絕煞氣存在,影響了她發揮出全部實力,但她如今也有著鍊氣六層的修為,絕對算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

按理說,如果她只是艷絕帝都還好說,還有這樣的修為,那當初就不應該會許配給自己才對,畢竟自己可是葉家有名的廢物啊!」

葉天自嘲的笑了笑,心中念頭轉動著,思考著事情的種種。

「不對!這樁婚事是父母在為失蹤之前,為我所訂下的,也就是說在當時是門當戶對之事!

現在,秦婉瑩居然也是修真者,以我體內天生的陰絕煞氣,連武道都沒辦法修鍊,更別說是修真了。

倒也不是完全沒辦法修正,如果能夠遇到合適的功法,正好能夠吸收轉化陰絕煞氣,那倒是可以進入修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