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該複習的複習了,該努力的努力過了,這個時候,學習已經不是第一要素。

操場上有籃球賽,熱火朝天!

花壇邊有男生女生坐在一處,竊竊私語,輕笑不斷!

當然,還是有不少人在教室里用功努力,勤耕不綴!

跟別人都不一樣,柳夏又在欺負人了。

「你,你,你們兩個,躲這裡幹嘛呢?」

「眼看著就要高考了,還不好好用功,偏偏躲這裡來談情說愛,對得起含辛茹苦把你們養大的父母嗎,對得起本小姐對你們這情真意切嗎?」

「瞪,還敢瞪,知道本小姐誰不?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柳夏是也。

不服來呀,本小姐讓你們雙手雙腳,你們要能打贏,隨便什麼條件本小姐都答應你們!」

「……」

活脫脫就是一女土匪,女霸王。

這番做派,就連旁邊同宿舍的好姐妹都看不下去了,哭笑不得道:「我的大小姐,你發哪門子瘋啊?

人家談情說愛礙著你了,學校都不管,你來什麼勁啊?

再說了,那倆我認得,人家高二的,距離高考還早著呢,你……」

「我怎麼?」柳夏很不高興,虎著臉打斷,又憤憤不平道:「就是不爽,本小姐就是想欺負他們,怎麼了?

明明知道本小姐心情不好,明明知道本小姐現在思念成疾,他們,他們居然敢在本小姐面前秀恩愛……

狗男女,狗男女狗男女……」

好暴躁。

懷春的少女果然傷不起。

見她這幅模樣,旁邊女生暗暗咋舌。

原本還想勸些什麼,不經意一抬頭,瞬間她呆住了。

眨眨眼,眨眨眼,確定沒看錯,她搓了搓柳夏的腰肢。

柳夏很煩躁:「幹嘛呀,別鬧,煩著呢!」

女生依舊戳,目光卻是直了,說不出話。

柳夏這次來火了,下意識就要發飆,只是還沒來得及開始,忽然她愣住了。

一秒,兩秒……

四五秒過後,「哇」的一聲,少女大哭,繼而飛撲上前。

「你怎麼才來?」

「討厭鬼,小氣鬼,你壞死了,為什麼這麼久不來看人家,人家想你都想瘦了!」

「嗚嗚嗚嗚!」

「……」

好突然。

一把鼻涕一把淚。

這突然且反常的反應,不僅僅驚呆了跟柳夏一起的那個女聲,也驚呆了附近不少人。

「怎麼回事?」

「沒看錯吧?」

「小魔女居然主動投懷送抱,什麼情況,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完了完了,這是要世界末日的節奏啊!」

「……」

柳夏在學校名聲還是很大的,可謂是臭名遠揚。

是以,見她此刻反常的行為,周圍學生們議論紛紛,心中說不出的驚悚。

有趣的是,這個時候居然有幾個麻桿一樣打扮得流里流氣的學生走了過來。

為首的叼著煙,眯著眼道:「噯,說你呢,哪來的,連我彪哥看上的女人都敢動,你他媽不想活了是不是?」

典型的不知所謂,連說話對象都沒弄清楚就開始裝。

結果就被人給打了!

「麻痹的,你個癟三才不想活吧?」

「連昊哥都不認得,瞎了你的狗眼?」

「還不跪下,再不老實信不信哥幾個找人打斷你第三條腿?」

「……」

看來還是有人記得的。

壓下李天愛等人雖然已經回到各自所在的考區備考,可學校里依舊不乏當初跟在他們屁股後面的人。

便是這些人,逮住那「彪哥」就是一頓胖揍。

此後不久,「彪哥」被拖走,林昊歸來的消息也火速傳開。

女生宿舍樓。

「什麼,林昊回來了?」

「啊,太好了,林大哥終於回來了!」

宿舍里,得到林昊歸來的消息,沒精打採的江未雨瞬間活了。

徐薇尖叫一聲,也是無比驚喜從床上爬起來。

同一時間,高三年級英語辦公室,得到消息,唐詩興沖沖就往外跑。

而這個時候,柳夏還沒從林昊身上下來。

有些無奈,林昊道:「你是不是可以下來了?」

「不要,萬一我下來你又消失了怎麼辦?」柳夏搖頭,眼淚又有決堤的趨勢。

林昊臉一黑:「不許哭!」

「哦……」柳夏縮了縮脖子,果斷就被嚇得不哭了。

粉臉去噌林昊的臉,她又開始沒臉沒皮的笑。

狗皮膏藥一樣黏糊,頓時韓曉琴韓羽墨忍不住發笑,周圍也笑聲不斷。

也就這個時候,江未雨匆匆趕來。

一看柳夏居然雙腿夾腰很不要臉掛在林昊身上,臉還不停的噌著佔便宜,頓時她也惱了,怒道:「柳夏,你下來……」

「不下,呵呵,有本事你咬我呀!」柳夏回眸一笑,咧著一口小白牙,那小人得志的模樣,直恨得人牙痒痒。

江未雨氣壞了,胸口一陣起伏,又怒道:「柳夏,你不要臉……」

這種程度的傷害,柳夏向來是免疫的,聞言更加得意笑道:「我就不要臉,我就臭不要臉,你咬我?」

就是這樣,江未雨也被氣懵了。

腦子一熱,跑到林昊身後,她也跟樹袋熊一樣掛了上來。

柳夏眨眨眼,有點懵:「你什麼意思?」

江未雨輕哼:「你現在看到的意思……」

「江未雨!!!」柳夏生氣了,罵道:「臭婆娘,你不要臉,你下來,你給我下來……」

大庭廣眾之下,就這麼爭起來了。

林昊臉黑得嚇人。

誰都沒慣著,他只微微一震,兩個少女便跌坐在地,屁股都摔麻。

這時,徐薇一身白色連衣裙笑嘻嘻走近,「林大哥,人家也想抱一抱你,你不會狠心這樣摔人家的對不對?」 徐薇給了林昊一個熱情的擁抱,帶著少女特有的馨香與柔軟。

末了,又偷偷親了一嘴,俏臉緋紅,嬌笑不斷。

緊跟著唐詩也來了。

還好作為老師,她沒有做出不良舉動,可即便如此,那雙美眸中的興奮與激動,依舊無法掩飾。

對於林昊來說,這樣也好。

就這四個,該到的都到了,省得他一個一個去找。

也沒說太多,唐詩提議下,一行人去了她的教室宿舍。

相比年前,這一年唐詩的待遇也改觀了不少。

以前就一間小小的單間,衛生間廚房都是公用的,現在,她被安排在一處兩室一廳精裝帶獨立廚衛的房子里。

進到客廳,也不用多說。

換鞋的換鞋,擺桌子的擺桌子,不多久,帶過來的飯菜擺開,馨香滿屋。

這個時候,林昊把準備好的禮物拿出來。

接下來就是屬於女人的時間了!

美食、美器,足以讓她們忘記一切。

一頓飯嘰嘰喳喳吃了有一個多鐘頭,然後又關起門來佩戴首飾各自品鑒了半天,等結束的時候,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多。

從唐詩宿捨出來,很快別過。

韓曉琴韓羽墨開車回山莊,林昊則遵循約定,跟徐振海一起坐到一家小飯館,聊天喝酒。

差不多一個鐘頭,四點多,徐振海返回學校執勤,他則打車往糖姨的新公司而去。

公司坐落地點比較靠外,旁邊就是大學城。

長達六個多月緊鑼密鼓的施工建造,而今大學城主體建築已經基本完工,綠化的樹苗也已經基本成活。

「哎呀,從今往後,咱們柳城也有真正的大學啦!」

「跟你說,這大學可了不得,佔地不下兩萬畝,全花園式設計,據說僅僅國家級實驗室就會有四個。」

「咱柳城也不錯,在修機場,要規劃高速鐵路,就是現在走的路,看,都四車道了,據說要拓展到六車道甚至是八車道!」

「……」

司機很健談。

身為一個柳城市民,他由衷為柳城這半年的發展變化而感到驕傲。

林昊也沒怎麼說話,就安靜聽著。

暴力俏村姑 不多久,糖姨的公司到了。

林昊剛下車,糖姨已經俏生生走了過來:「來啦?」

「嗯!」林昊點頭,往她身後看了一點,贊道:「不過,糖果國際,很有國際范……」

「不許笑!」糖姨臉紅,輕輕踢了一腳。

林昊有點冤:「我認真的,我沒笑啊……」

「還說沒笑,你表面沒笑,可是心裡肯定在笑,別以為姨不知道!」糖姨憤憤不平,示威性揮舞著拳頭。

林昊呵呵笑。

就這麼簡單說了一會,糖姨帶領下,林昊開始參觀公司。

說是參觀公司,其實公司本身沒什麼好參觀的,無非就是廠房辦公室,再有就是一些配套的生活娛樂設施。

真正參觀的還是外在的環境!

此處佔地兩萬畝,比隔壁大學城還要大一倍,光內部的小山頭就多達五座。

便是這樣一處所在,光請人設計布局就耗費近五千萬,為的就是打造一座貼近自然的森林公園、天然氧吧。

目前這樣工作已經基本完成!

貼近自然的設計,自然是以設計布局為主,而非大量破土動工。

眼下需要等的,僅僅只是人工栽種的各類樹木花草茂密成林。

但顯然這都不是問題!

惹火甜妻:總裁大人,別傲嬌 移栽過來的苗木,大多是明珠山莊那邊培養的,生命力極其頑強。

即便是外面引進的品種,因為澆灌的水質不一樣,目前不但存活,且長勢十分良好。

「漂亮吧?」

「看那邊的鬱金香,五十萬株呢,光品種也有好幾百個。」

「當時做的時候沒想太多,等後來一算,才發現不知不覺就丟了十多億進去了,還不算土地承包費用。」

「所以有時候姨就在想,這樣是不是太任性太敗家了,又或者,你寵著姨寵得太過分了!」

「……」

園區很大,大大小小的道路隱藏在茂密的林家,大有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之感。

路邊整整齊齊有路燈,林間種著各種各樣的花花草草。

有掩映在蒼翠之中的公共場所,有免費對員工開發的咖啡廳。

走不了多遠,總是能看到一些石桌或者長椅,或靜靜守在路邊,或肆意沐浴在陽光下,又或者,乾脆就坐落在復古建造的涼亭里。

真正的廠房和辦公樓反倒是不怎麼看得見!

而園區活動的人,要麼電動車,要麼步行或者自行車,一切都顯得格外安寧!

就是這樣一個園區,從設計到建造,投資達十多億,每天基本的維護費用就不下百萬。

便因為此,一路過來,糖姨臉上恬淡而幸福的笑容就沒斷過。

這就夠了。

鑽石王牌之最佳投棒 對林昊來說,錢是沒有用的,只要高興就行。

他不知道現在到底有多少家底,又或者多少產業,他只知道,只要糖姨高興,花再多的錢都值得。

當然,別看花得多,而且看起來沒什麼必要,可實際上,糖果國際是賺錢的。

「現在才開張沒多久,產品線也比較單一,就算這樣,每天的營收也不可小覷哦!」

「糖果國際的護膚品和香水,最低端也要一萬左右一瓶,效果還比那些動則十多萬幾十萬的同類奢侈品牌好得多。

目前出產最多的就是這種,而且面向的主要是國內。

就這一部分,生產訂單就排到年後了,因此而產生的預付訂金以及代理費用就將近三十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