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完忘川的臉色變得非常的嚴肅起來,他認真的對我說道,“從你跟了我到現在,我沒有給過你一個像樣的婚禮,我甚至都沒能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老婆,所以我想要補償你,我希望你穿着這件嫁衣嫁給我。”

聽到忘川這番話,說不敢動那是假的,我伸手將那件嫁衣接了過來,這件嫁衣一片冰涼,在我的手中我似乎感覺到了這件嫁衣的火熱。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件嫁衣,我將想到了在雲霞山慕容繼的山洞裏看到的那副畫了,那畫上面的女人和我一模一樣,而且還穿着一件和我手中嫁衣一模一樣的喜服。

想到這裏我渾身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這怎麼就那麼的巧呢?難道我跟那個畫中的人真的有某種關聯?

早知道我走的時候就應該叫將那幅畫給帶走。

“小絃樂,這件嫁衣你喜歡嗎?”忘川看着我的表情小心翼翼i的問道,忘川這小心翼翼的樣子讓我感到有點難受,肯定是我最近太喜怒無常了,他有點害怕我了。

我趕緊說道,“喜歡,喜歡,這嫁衣很漂亮我非常的喜歡,只是這嫁衣是哪裏來的?是你去訂做的嗎?”

不過忘川並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他只是說叫我收下這嫁衣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問了。

好吧,既然忘川不說,那我也不能逼問下去。

忘川緊緊的盯着我說道,“小絃樂,我想看鳳冠霞帔的嫁給我。”

“爲什麼不是雪白的婚紗呢?”我眨了眨眼睛調皮的問道。

其實比起潔白的婚紗我更喜歡的是鳳冠霞帔,不過現在我只是想要逗逗忘川而已,想聽聽忘川爲什麼喜歡那紅色古典的嫁衣,而是純潔美麗的婚紗。

忘川卻是很認真的看着我,對我說道,“我覺得婚紗不適合你,紅色高貴熱情,但是穿在你的身上卻透露着冷豔,白色的婚紗太沒有味道了,跟你一點都不搭。”

好吧,忘川說了這麼多,其實我也怎麼聽懂了。

但是我知道,我是適合紅色古典的嫁衣的,就像是那副畫裏的女子一樣。

我將嫁衣和鳳冠小心的收了起來,這才和忘川說了今天的驚險歷程,忘川聽完後將我 緊緊的摟在了懷裏,他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慌亂,“我真是該死,差點就要失去了,還抱怨你發脾氣,小絃樂,對不起對不起,以後我再也離開你半步了。”

我輕輕的對忘川說道,“我還好,只是苦了楚林母親,他喝了殭屍牙和黑靈珠磨成粉末的茶,差點變成了殭屍傀儡了。”

“看來我得儘快變回自己的身體了,楚林的這具身體我不能再用了,我怕再連累楚林的母親了,我不能這麼自私了。”

“知道就好,你什麼時候弄回自己的肉身?”我連忙問道。

忘川對我露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說道,“就在這幾天了,其實之前我已經開始了我的計劃,我的肉身還差幾步就完成了!”

真是太好了!忘川終於 要用回自己的身體了,不過高興之餘我還是挺擔心楚林母親的,畢竟楚林母親是這麼好的一個人,要是知道了自己的兒子已經死了,我害怕她會承受不住的。

之後我和忘川在商量該怎麼對付假夏天,我知道假夏天對李初一很忌憚,但是李初一和假夏天似乎是有什麼約定,所以我想李初一也不會貿然對付假夏天的。

但是我可以從李初一那裏,得到一些假夏天有用的消息出來吧。

“我先去找李初一試探一下假夏天的底細。”我說道。

忘川連忙說道,“我不准你去,我怕你遇到危險。”

“你不要擔心啦,初一救了我也救過你,是不會對我做什麼的,我覺得初一和假夏天之間一定是有什麼聯繫的,他應該知道假夏天是來自哪裏的,所以我想去問問。”我說道。

忘川聽我這麼一說, 才放心的讓我去找李初一,但是他卻一定要和我一起,我知道他是怕我有危險。

我知道李初一一直派了冷如風跟着我,所以我有事情的時候都是找冷如風去通報的。

這次也不例外,李初一沒有拒絕我們,而是直接的來見了我們。

當我提出自己要求的時候,我明顯的看到李初一的眉頭皺了皺,看到他的眉頭一皺,我的眉頭也不由的跟着皺了起來,李初一皺眉頭的時候,就證明這件事情是真的值得他皺眉。

“姐姐,你是真的要知道嗎?”李初一問道。

我嘆了一口氣說道,“其實我的生死我已經不是很在乎了,你知道的,他在打我孩子的主意還有我的心臟,甚至是魔王力量的主意,這樣的人你覺得他沒有野心嗎?”

李初一驚訝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姐姐你是說他在打魔王力量的主意?”

“嗯!”我狠狠的點頭,但凡打魔王主意的人都不是什麼好人!

“而且他的野心是要建造一個完美的世界。”我幽幽的說道。 「哦,我還以為姑娘見過我妹妹!我一直很擔心她……」墨九琪虛偽的說道。

「擔心?呵呵呵,墨小姐真是善良呢!可是,我來到風雲城后,聽說墨家的嫡小姐墨九狸已經死了呢!難道你不知道嗎?」墨九狸諷刺一笑反問道。

「是的,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妹妹的屍體,我想妹妹也許還活著吧!」墨九琪傷感的說道。

墨九狸心裡冷笑,你是擔心她沒死,所以才擔心吧……

「這位小姐跟九狸小姐的感情很好嗎?我怎麼聽到的不是這樣呢?」墨九狸淡淡的問道。

「呵呵,傳言並不一定是真的!」墨九琪尷尬的說道。

「呵呵,傳言我也不感興趣,不過我欠下的人情一定會還,不知道太子殿下覺得如何?」墨九狸目光直視太子歐陽落熙問道。

「這……這……」歐陽落熙看了眼身邊的墨九琪,猶豫著如何回答。本來解除婚約對他來說是好事。

武俠之戰盡群雄 他也不止一次的跟父皇提出要解除婚約,讓他和墨九琪在一起。只是父皇卻不分理由的拒絕了他的要求……

今日早朝,墨將軍也提出了解除墨九狸和自己的婚約一事。當時他還開心不已,卻沒有想到父皇仍舊以著婚約是太后定下的,他做不了主為由,拒絕了墨將軍的要求……

關於自己的婚約一事,他只知道據說墨九狸出生時天降異象,於是太后便賜婚為太子妃……

其餘的事情就是他也不清楚了!可是,現在面前的女子,讓他答應解除婚約一事,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一直希望甩掉的麻煩,這一刻,他竟然猶豫了……

彷彿,只要他一點頭,就會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一般……

站在一邊的歐陽落塵,並不知道太子的心思,一聽墨九狸說,是為了還救命之恩,他立即看著歐陽落熙說道:「皇兄,你的婚約不是一直都想解除的嗎? 尋寶全世界 何況,九琪小姐早就是你公開的未婚妻了,大陸上誰人不知你和九琪小姐是一對神仙眷侶。你也該給九琪小姐一個名分了不是嗎?」

聞言,墨九琪有些害羞的低下頭……

歐陽落熙看到墨九琪含羞帶怯的樣子,心中一片柔軟。是的,九琪才是他最愛之人,只有這樣天賦出眾,才貌雙全的女子才有資格做他的太子妃……

而且,墨九狸已經死了,九琪便是墨家的嫡女。娶了九琪,整個將軍府都是他的後盾,這也是他一直對墨九琪,非常疼愛的主要原因……

想到這裡,歐陽落熙看了看墨九狸絕美的容顏,一咬牙說道:「好,我可以答應姑娘的條件,但是他們殺了羅長老和敏郡主一事,今日不能這麼算了。破壞了姑娘的東西,我會加倍賠償。但是等一會這幾人必須跟我回去,不然我也無法跟皇上交差!」

「沒有問題……」墨九狸看了眼一邊的四個墨家老祖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麼從此以後我和墨九狸的婚約便作廢,不管她是生是死,都跟我再無關係。」歐陽落熙信誓旦旦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卻是眼神一冷:「太子還真是聰明人,難道你以為這婚約是你一句話就結束的事情?如果真是這樣,恐怕也輪不到今日我來說吧……」

看到墨九狸別有深意的眼神,歐陽落熙心中一驚。她怎麼會知道的?這件事外界根本無人知道,他也是兩年前才知道的,除此之外,只有皇祖母和父皇知道不是嗎?

如果不是因為這婚約輕易解除不得,他也不會鬱悶這麼多年了……

兩年前,他的父皇將他帶到皇族的一處密室中,到了密室后,當今太后也就是他的皇祖母也在……

那一次也是因為白天他在朝堂上,提出要解除婚約的事情,惹的父皇大怒……

在密室里,皇祖母遞給他一塊古樸的令牌,並且告訴了他一些事情……

也是那時他才知道,自己的婚約還關係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和寶藏……

那天之後,太后便把那塊古樸的令牌給了他,並且叮囑他,無論如何不得解除與墨九狸的婚約,除非找到更適合的人選才可以……

原來那塊古樸的令牌,是風雲國皇室傳承了千萬年的至寶。傳聞那令牌是打開一處秘境的鑰匙……

只不過想要打開這令牌的方法,卻是無人得知,秘境何在也無人得知。祖上留下來的話就是等有緣人出現,令牌便會出現反映,一旦令牌出現了反映,那就是有緣人出現的時刻,只要歐陽氏的血脈跟有緣人相互結合,令牌就會指引秘境的方向……

至於如何進入秘境,就無從得知了!但是只要找到秘境,那再想辦法進去應該也不難的……

據說這個秘境中有著可以統一天下的至寶,只要能夠進入秘境,得到至寶,出來之後,這凌天大陸,必定會被收入囊中……

關於這神秘的秘境和令牌的傳說,也不是秘密,只不過沒有人想到,這天下皆知的寶貝,竟然會在風雲國的皇室手中罷了……

當年墨九狸出生時出現了天地異象,太後手中的令牌直接飛了出去,如果不是太後身邊一直有高手隱藏著,還真難跟上那令牌的速度……

因此,在發現令牌飄在墨將軍府上空,又得知墨將軍府中產下一個女嬰時,太后便一道懿旨,為墨九狸和太子賜了婚約……

正是在太后賜婚時才發現,這令牌選定的人選,也並一定就是能夠開啟秘境之人,只有在讓令牌有反應的人,和歐陽氏的血脈結合后才能知道……

同樣的道理,讓令牌有反應的有緣人,如果跟歐陽氏的人有了婚約,想要解除的話,必須要其男方的一滴心頭血滴在令牌上,才可以解除婚約。不然即便是聖旨下了也沒用……

所以,歐陽落熙剛才,也是深信這件事,外人不會知道,才敢那麼明目張胆的答應解除婚約……

除了墨九狸之外,其餘人並不知道這件事。此時,聽聞墨九狸的話,大家都有些一頭霧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初一震驚的看着我說道,“你的意思是他要重新創造一個世界?所以才找到了你?”

我愣了一下,說道,“等等,我說的是假夏天是要創造一個世界,但是這跟我找到我有什麼關係?”

李初一說道,“姐姐,現在到了這些時候,我也沒有必要瞞你了,盤古開天闢地這個傳說你是真的吧,我想告訴你的是,這並不是傳說,這是真的,你是盤古族的人,想要開闢一個新的天地當然要找你了。”

“盤古族開天闢地,而女媧族造人,他正好可以當那個世界的霸主,想想還真是一個好的計劃,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盤古族和女媧族的人早就要絕跡了,只剩下寥寥幾人而已,其中給一個就是姐姐你。”李初一緩緩的說道。

聽到李初一這麼說,我終於接受了我是盤古族人的事實,可是爲什麼我的體內卻沒有盤古族那驚人的神力呢?

我表示很不明白,而李初一也沒有說。

“那初一你告訴我們,那個假夏天到底是什麼來頭?”我急忙問道。

李初一嘆了一口氣說道,“其實他的來頭我也說不清楚,反正我知道他不是一般人能對付得了的,他似乎是集天底下怨氣而生的邪魔,哪裏有怨氣哪裏就有他,怨氣是他壯大的主要東西。”

這麼說的話,那可真的不好辦啊,要想這個世界上沒有怨氣,怎麼可能呢?而且現在這個人間,怨聲載道,更是爲假夏天助長!

“那有沒有可以除掉這個邪魔的方法?”我問道,“怨氣是他成長的主食,可是人家的怨氣是不能根治的啊!”

“我,也沒有辦法,但是我會幫你們想想辦法的,一旦有消息我就通知你們。”李初一非常肯定的對我說道。

我和忘川只好點了點頭,我們的得知了這麼多的東西,但是卻沒有得到消滅假夏天的方法,這讓我有點心灰意冷。

忘川將我摟進了懷裏,輕聲的對我說道,“小絃樂,不要難過也不要灰心,什麼都是有弱點的,我相信一定有方法可以除掉那個邪魔的,只是還沒有發現罷了。”

我只好點了點頭,“希望如此吧,現在不是我們去找那個邪魔,而是我們要提防那個邪魔來找我們的麻煩,畢竟我們還沒有找到可以對付他的方法。”

想到這裏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我從回來到現在都沒有看見翩若和驚鴻,我馬上從忘川的懷裏給掙脫了出來,我趕緊問道,“忘川,孩子呢?我們的孩子去哪裏了?”

忘川見我反應這麼大,也變得嚴肅起來,他說道,“孩子說是出去找朋友玩了,我看他們在家裏關了這麼久,就讓他們出去了。”

天啊,怎麼能他們出去呢?

“忘川你怎麼糊塗呀?翩若和驚鴻對這裏根本就不熟悉,哪裏來的什麼朋友啊?還有,我之前不是說了嗎?假夏天對我們的兩個孩子很是垂涎,說不定……”

媽蛋,我怎麼能這麼烏鴉嘴呢?

“趕緊出去找孩子!”忘川終於反應過來,拽着我出門就開始找,可是一個城市這麼大,孩子出去了將近一天了,到哪裏找呢?

等找到孩子,我是真的要罷免忘川這個當父親的了,真是心太大了!

光憑我們兩個人的力量是很難找的,我使用了尋蹤符,同時我還聯繫了楊天虹,讓他用警局的系統幫我們找找孩子。

不過在找孩子的途中,翩若和驚鴻我們沒有找到,倒是找到了從妖界逃出來的阿狸。

阿狸還是我們上次看的那樣,妖豔嫵媚,即使躺在草叢裏奄奄一息,卻也還是非常的讓人心動。

“阿狸!”我大叫一聲,趕緊跑了過去,將阿狸給抱了起來。

看到是我,阿狸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她靠在我的胸口哭得就像是一個孩子。

“阿狸,你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怎麼在這裏,還成了這個樣子?”我連忙問道。

阿狸這顧着哭,在我的懷裏哭了好久好久,然後才輕聲說道,“姐姐,我對不起你,我沒有照顧好夏天哥哥,你之前看到的夏天哥哥是假冒的,他不是真的!”

阿狸現在才告訴我,可是我早就知道了啊!

“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好阿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問道。

阿狸抽泣着對我說道,“這件事情說來很是複雜,我也不知道那邪魔是什麼時候潛入夏天哥哥體內的,當我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夏天哥哥的花魂元神已經被那邪魔給吞噬掉了,那邪魔讓我聽他的話,不然的話他就會煉化夏天哥哥的花魂元神,所以那次你們見到我才……”

這麼說的話,那就說得通了,我輕輕的撫摸着阿狸的腦袋說道,“好阿狸這不怪你,那邪魔是想要控制整個妖界,你剛任妖王,自然不是那邪魔的對手,我想那邪魔現在唯一忌憚的就是李初七了吧。”

“李初七是誰?”阿狸問我。

我說道 ,“李初七是一個很厲害的哥哥呢,厲害到連那個邪魔都害怕呢?”

阿狸的臉上馬上露出了一個興奮天真的笑容,“那初七哥哥是不是可以幫我們呢?”

我的笑容此刻收斂了起來,“阿狸……初七哥哥不能幫我們。”

“爲什麼?”阿狸驚訝的看着我,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裏全是不可思議。

“姐姐也不知道,或許初七是有自己的苦衷吧。”

阿狸沒有再問,只是點了點頭,然後乖乖的跟在了我的身邊,她輕聲的對我說說道,“妖界我現在是回不去了,只有將那個邪魔給消滅,我才能夠回去。”

如果這次我找不到翩若和驚鴻的話,我只好去找那個邪魔了,想到他用夏天的身體,我就非常的生氣!

阿狸也幫着我和忘川找了一天的翩若和驚鴻,可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雖然我很不願意相信,但是我不得不接受現實,我的孩子很有可能被那邪魔給抓走了。

這次我沒有像以前那麼的無措,我知道這些事情早晚都要面對的, 不如早點去面對。

孩子消失的第三天,忘川用回了自己的肉身,當他將楚林的肉身送回給楚林母親的時候,楚林母親只是呆呆的看着面前這個已經失去了生氣的兒子。

她眼裏的淚珠不停的滾落,她沒有說話而是伏在楚林的屍體上哭了好久好久,才擡起頭來看我和忘川。

忘川的肉身還是那麼的好看,不食人間煙火,眉間的殷紅印記更是讓他增添了幾分的仙氣。

楚林母親看着我說道。“絃樂,你不是我的媳婦對不對?”

我愣了一下,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對不起,我不是……”

看到楚林母親傷心欲絕的表情,我的心裏很難受,我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可是這一天到來的時候,我還是不忍心看。

忘川對楚林母親說道,“其實那次回來的人一直是我,我借用了楚林的身體,現在我找回了自己的身體,所以楚林的身體我用不上了,其實楚林早就已經死了,我想他現在已經重新投胎了吧,你也不用太難過,如果有緣分的話,這輩子您說不定還能再次見到您兒子的轉世。”

忘川真是一點都不會安慰人,確定這樣說,楚林母親不會哭得更加的傷心麼?

因爲經歷了上次的事情,楚林母親對這個世界上靈異的事情已經有了一個新的認知,對於剛纔忘川說的,他沒有害怕,有的只是傷心。

她看着我和忘川喃喃的說道,“我以爲我有那麼優秀的一個兒子,還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媳婦,和一對龍鳳胎孫子,原來都是假的,這都不是的,我可憐的楚林,怎麼這麼年輕就去了呢,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你怎麼忍心吶?!”

安慰了一下楚林母親我和忘川就準備離開了,可是楚林母親卻叫住了我們,她對我們說道,“我可以認你們做乾兒子乾女兒麼?我只有楚林一個孩子,現在他死了,什麼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了,我只想讓你們陪在我的身邊,至少有個念想。”

我看向忘川,詢問他的意見,他想了想對楚林母親說道,“好的,多謝擡愛,如果您以後很想楚林的話,我就變成他的樣子給您看看。”

“好,好,好!”楚林母親激動的對我們說道。

沒有想到我們還收穫了一個乾媽,而且還是超級有錢的那種,如果假夏天的這件事情我們能完美解決的話,擁有這個身份還是不錯的。

這幾天我和忘川都是在強顏歡笑,我們的心裏都知道孩子已經被假夏天給抓走了,只是心裏不甘承認罷了。

直到第七天的時候,我們收到了假夏天給我們的信,是約我們在哪裏見面的!

看完上面的內容,我將信紙給揉成了一團,狠狠的丟在了地上。

“這次我們去,肯定是凶多吉少了。”我對忘川說道。

忘川說道,“在什麼時候?” 「我不知道姑娘在說什麼,我歐陽落熙是風雲國的太子,我說的話自然不會食言,我今天既然答應跟墨九狸解除婚約。那麼,從此以後,我與墨九狸便再無干係……」歐陽落熙眼神一閃裝傻說道。

聞言,墨九狸唇角微揚,露出一抹驚艷了天地的笑容。林月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雪封也是微微挑了挑眉,寵溺的看著墨九狸……

「是嗎?看起來太子裝傻的本事倒是不錯!既然如此,那我就就自己動手好了……」話落,就在歐陽落熙還在想,她能怎麼樣動手的時候……

在歐陽落熙疑惑的眼神中,墨九狸輕輕抬手,歐陽落熙只覺得眼前一花,然後心口一涼……

再低頭一看,自己胸口的衣服破了一個小洞,淡淡的血腥味道飄散在鼻尖,心口處微微刺痛,他的心頭血竟然在他沒有察覺的時候,就被對方取走了……

想到這裡,歐陽落熙的神識急忙進入自己的空間戒指,想要看看那枚令牌是否還在……

誰知道,就在他的神識進入自己的空間戒指,發現那枚令牌還完好的躺在裡面,剛要鬆了口氣的時候,就眼睜睜的看著那枚令牌,自己飛出了他的空間戒指,直接落到了墨九狸的手中……

而看墨九狸的右手,拿著一枚漆黑如墨的古樸令牌,另一隻手的指尖用玄氣包裹著一滴精血……

墨九狸諷刺的看了一眼呆愣住的歐陽落熙,直接將從他體內取出的心頭血滴入了令牌中……

歐陽落熙的心頭血沒入令牌后,原本漆黑如墨,有些古樸的令牌亮了亮,直接閃出了兩道黑色的光芒,一道沒入了歐陽落熙的心口處,一道沒入了墨九狸的心口處……

在光芒沒入歐陽落熙心口的瞬間,他的身體一顫,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讓他的心微微一陣刺疼,彷彿失去了什麼一般……

另一道黑色的光芒直接沒入了墨九狸的心口處,墨九狸倒是沒什麼感覺,唯一的感覺就是身體非常的輕鬆,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