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罷我渾身上下都緊繃起來,似乎刻準備着動手。

灰老八嘆了口氣,眼睛中的複雜情緒被堅定之色所替代,他冷聲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得罪了,今日我非殺了他們兩個不可!

他話音剛落,我手中的監督令就出手,上面靈光一現,就把灰老八的魂魄抽了出來。

我眼睜睜的看着灰老八的身體被一股靈光所籠罩,好似輕煙的物體,從身軀中抽了出來,再次出現了一個灰老八,而那身體則無力的倒在地上,變成一個灰身銀背的大耗子。

嘶~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真沒想到啊!灰老八居然是帶着本體出馬的,可見灰老八的決心。

現在的情況對於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優勢了,他魂體相距太近,基本上不會對他的實力有什麼影響,最多也就影響他一成的實力,這下我的心裏再次沒有了底氣。

我的暗虎刀沒在手裏,實力本身就被消弱了一些,此消彼長下,我倆現在說是旗鼓相當也不爲過。

深吸一口氣,把身上的靈力盡數調動起來,一瞬間就準備好了數道殺字訣,準備一探他的究竟。

然而胡老八那邊被抽出魂魄之後,非但沒有驚慌,反而冷靜的可怕,他朝着月亮發出了一聲尖嘯。

說是遲那時快,在他剛要發出聲音的時候,我的雙手不斷揮舞,眨眼之間十數道殺字訣就朝着灰老八飛了過去,直接就把他淹沒。

我給自己加持了一下御字訣,身上的殺勢也放了出來,身上的靈力再次翻涌,緊張的看着灰塵中的灰老八。

然而就在這時,讓我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平地風起,一陣狂風吹過,顯露出灰老八的身形。

只見他現在的模樣大有改變,身上充斥着狂暴的氣息,人身鼠頭,兩顆鋒利的板牙在外,顯露着鋒利的寒光,雙手雙腳都變成了利爪,身後一條打尾巴不停的抽動,每一次都會帶來破空的響聲。

修真歸來 至於我發出的殺字訣,全被一股無形的氣牆擋在他的身邊,發出嘎吱嘎吱磨牙的聲音。

這時灰老八猛然睜開眼睛,一陣閃耀的白光發出,照耀了一下週圍後,我的殺字訣被迅速分解,很快就化成靈力,消散在空氣之中。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暗自嚥了口唾沫,這尼瑪有點厲害啊!而且這招我咋看的這麼眼熟呢?仔細一想我冷汗就下來了。 灰老八發出的閃耀白光,東北野仙錄上有過記載,這招名曰鼠目寸光,是灰家的一種神通,傳說只有灰家族長能用出這招。

鼠目寸光在普通人來看,是一個貶義詞,但是在野仙甚至整個生死道上來說,這招可謂是赫赫有名!

根據東北野仙錄上的記載,鼠目寸光者,可將任何招數化作無形,可謂是天下一絕,尋常之人難以破之。

由此可見這招的厲害,無論什麼招數,再鼠目寸光面前都沒有用,只要人家眼睛一閃,你的招數就會化作無形,當然了近身肉搏除外,那些兵器除外,針對的只是那些能量攻擊。

可即使是這樣,我也有點受不了啊!難聽點說,我身上大部分的招式,都是他可破解的範圍之內,本來對他就沒有把握,如此一來我可不就慘了。

而且他的身份也絕對不一般,族長的身份才能用,據我所知目前灰族的族長是灰大爺啊!也就是我仙堂的哪位灰仙。

思考對付鼠目寸光能力的同時,我故意拖延時間問道:好一招鼠目寸光,你到底是什麼身份,據我所知這招只有族長才會使用的吧?

灰老八聽到我這番話,眼神中閃過一絲痛苦,彷彿我說到了他傷心之處一樣。

他深吸一口氣,把痛苦壓了下去,用有些尖銳的聲音說道:你這傢伙哪來這麼多廢話,我已經失敗一次了,絕不會在失敗第二次,受死吧!說罷揮舞那尖銳的爪子朝我襲來。

聽完這番話後,我不禁暗想這話的寓意不小啊!難不成這傢伙是爭奪族長之位失敗了,然後被灰大爺驅逐出來的?我看八九不離十,可是這失敗第二次是什麼意思呢?

想到這的時候,我也就無法再想下去了,因爲他的攻擊已經到了,我暗提一口氣,身上的殺勢盡數收縮,就在他的爪子即將到我身上的時候,一記白虎嘯天就朝着他的臉轟了過去。

這時灰老八的眼睛光芒一閃,白光化作了實質,與白虎嘯天相互對峙起來,不過白虎嘯天很塊就敗下陣來,逐漸被白光分解掉。

但是這樣就夠了,我本來就沒想過白虎嘯天能傷到他,主要就是爲了讓他分神。

就在灰老八釋放白光的那一瞬間,身上的靈力一陣翻涌,照着他的胸膛就是一記鐵山靠,直接把他轟了出去,我也藉着這股力量,與他拉開了距離。

這些事情僅僅是發生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目前來說我看似佔據了上風。

爲什麼會這麼說呢,因爲自己的情況,只有我自己知道,從表面上看我雖然佔據了上風,但實則剛纔的交手是我輸了。

且不說我爲了吸引他的鼠目寸光用了多少靈力,單單是我撞他的那一下,我就有些受不了,我感覺自己好像撞到了鐵板一樣,現在我的肩膀是又痛又麻,說不出的難受。

從剛纔交手的瞬間,我便看出了他的實力,這傢伙應該是半步六竅的修爲,要比我高上一線,可就這一線之差,他就能頂上三個我。

說句心裏話,我此時的內心是崩潰的,這傢伙完全剋制我不說,實力還比我高,而且通過剛纔的交手,這傢伙明顯有所隱藏,這可就不好辦了啊!

我長出一口氣,儘可能的讓自己保持平常心,獲勝是不可能的了,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儘量拖延時間,爭取等常爺來解決他。

胡老八見我這番姿態,以爲我是有些怕了,於是他長出了一口氣說道:馬爺,與你爲敵絕非我的本意,您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再加上您地位超然,可謂前途無量。

小老兒再次懇求您,不要再阻攔我了,今日之事結束,小老兒自當給您個交代,請您在切離開吧。

聽到這話,我心中暗歎,如果可以的話,鬼才想和你打哪,剋制我剋制的那麼厲害,我又不是受虐狂。

可是我今天就算死,也不會讓他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我之所以這麼拼命,並不是因爲王玉嬌他們。

說句實在話,我與他們萍水相逢,能幫到這已經是夠意思的了,對於他們而言可以說是問心無愧了。

我這麼拼命的原因就是我的承諾,早在接受監督令的時候,我就立下誓言,絕不會讓野仙,在我眼前傷天害理,否則的話道心自毀。

如果我真的放任不管的話,那麼接下我迎接我的就是道心破滅,最終修爲盡失,那樣的話我還不如死了呢,還有那麼多的事情沒有完成,修爲對於我來說,尤爲重要!

看着灰老八那低微的姿態,我也不忍心欺騙他,還是手下見真章把,這對於我來說,何嘗不是一種磨練呢。

於是我堅定搖了搖頭說道:八爺,我早就立下誓言,絕不會讓任何野仙在我眼前傷天害理,如果我放過你,對於我來說纔是真正的毀滅,我能看出來你堅持,所以說今日我們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必再浪費脣舌,動手吧!

灰老八聽到我這番話,原本有些佝僂的身體,堅挺了起來,他的眼睛中盡是殺意,冷漠的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休怪我辣手無情了,不過你放心,我會給你留下輪迴的機會,說罷身上的靈力翻涌,彷彿炮彈一般向我衝過來。

我擺出八極拳的姿態,身上的靈力盡數收回體內,既然我那些招數對他沒用,還不如光棍一些,跟他玩近身肉搏。

當然了我也不是傻子,與肉身力量比自己強的人對轟,我這樣做自然有我的原因,就在我把自身靈力收回的瞬間,就已經把常爺的力量調動出來。

常爺的力量,都讓我用御字訣的方式,盡數加持在自己身上,用出了自我修煉以來,最強的御字訣。

買個世界做游戲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現在找出不被他剋制的招數,恐怕只有御字訣了,因爲御字訣加持的力量,多數都是內在的,鼠目寸光根本無法破開肉身,這也是他的一大弊端。

而且我自己心裏有數,普通的御字訣,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用,只有這種強力的御字訣,才能真正的和他一戰。 御字訣席捲全身,使我的身體變得異常火熱,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感覺,而且體內翻涌的力量,使我有一種錯覺,彷彿一拳就能把天給破開。

當然了,這都是不可能的,御字訣還沒有強大到這個地步,就算是常爺本體用,估計也就是那樣,想要打破這空間,恐怕只有黑媽媽能做到吧,胡三太爺都差點意思。

不過我相信,以我現在的力量,一拳打死頭牛還是木有問題的,畢竟這是常爺近半的力量啊!

然而就在那股強大的力量,均勻擴散到我體內的時候,異變發生了,那些靈力逐漸的活躍在我的表面,變成身厚厚的盔甲,形狀極爲炫酷,在我的雙手上也額外形成一副臂鎧。

這套鎧甲,通體漆黑,是由靈力化成的鎖鏈編制而成,不但沒有尋常鎧甲那麼笨重,反而給人一種很輕盈的感覺,在配上雙臂上多餘的臂鎧,件事霸氣十足,如果再來把長槍就好了。

我這想法剛剛生成,雙手上面的臂鎧,就發生了奇特的變化,彷彿橡皮泥一般,變成了一杆兩米長的虎頭槍。

見到這一幕,我心裏感慨的同時,生成了一絲苦澀,我尼瑪不會用槍啊!這不就是尷尬了麼,心中暗歎一口氣,把槍再次化作了臂鎧。

至於灰老八那邊,他看到我身上的鎧甲後,神情就變得極爲凝重,原本衝向我的步伐,也嘎然而止在原地,他咬着牙說道:馬家靈鎧!

我雖然有些興奮,但是並沒有輕敵,我一直注視着灰老八,他的一舉一動全都在我的眼裏,所以他說的話,我也聽在了耳朵裏。

聽到“馬甲靈鎧”四個字後,我知道這灰老八肯定知道點什麼,但是我也沒有傻到問他,如果能堅持下來的話,常爺自然會告訴我。

我在他發愣的時候,心神一半放在這馬甲靈鎧上,希望能儘快的參悟這鎧甲的力量。

此時他的神情變得有些癲狂,胡老八雙手的指甲再次暴漲一截,眼睛也變得猩紅起來,他冷冷的望着我,猛然怪叫一聲,朝着我流露在外面的眼睛衝了過來。

這身鎧甲是有面罩的,可以說我唯一流露在外面的只有眼睛附近這一小塊,所以他的狼子野心可想而知,如果真被他紮實成了,那我就可以去天橋算命了。

灰老八的速度雖快,但是我的反應也不慢,在他出手的那個瞬間,我就已經把右手擋在眼睛的部位。

duang的一聲。

灰老八那鋒利的指甲,狠狠撞在了我右手的臂鎧之上,他這一下子可着實不輕,我的手臂傳來一陣痠麻,整個人也後退的數步才勉強穩住了身形。

不過灰老八那傢伙也不好過,我把右手放下後,能清晰的看到,他的手指微微的有些發抖,小拇指的指尖也斷了半截。

鎧甲上的靈力一陣翻涌,臂鎧上五個小洞也逐漸恢復了原樣,我甩了甩右手,心中升起一陣喜色。

剛纔那一下子可以說是旗鼓相當,這樣一來我堅持到常爺到來絕不是什麼難事,看來倒黴的要是胡老八了。

我心中變得通透,擺好金剛八級的架勢後,鎧甲上的靈力翻涌起來,朝灰老八衝了過去,被動挨打了這麼多下,也該到我還手的機會了。

兩隻手拳頭未到,破風聲先起,我的兩個鐵拳,一前一後朝着灰老八的大板牙轟過去。

灰老八也不含糊,雙手變掌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帶着我在半空中來了個360°旋轉,朝着地面把我摔下去。

這時我的腰部一用力,整個人形成了一個大蝦的形狀,雙腿狠狠的蹬在他的胸口,脫離了他的束縛,向後方飛去。

在半空中華麗的犯了一個跟頭後,我用雙腿夾住他腦袋,用出了一招軍隊的殺招,剪刀腳!

可是我有些低估了灰老八的堅挺程度,他單臂稍稍一用力,就把我強行把我的殺招頂住,並且我把我甩了出去。

我們之間再次拉開了距離,我單膝立在地上,死死地盯着灰老八,胸口不停的起伏,剛纔那幾下子看似簡單,實則兇險萬分,一個不小心對於我來說,都是萬劫不復。

當然了這種事情是相互的,如果剛纔灰老八漏出破綻的話,那涼涼的可就是他了,我的一套組合拳可老早就準備好了,到時候他就會知道什麼叫連綿不絕。

可是按照現在的情況來說,我的組合拳還是準備早了,我倆現在完全就是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

從剛纔交手的情況來看,我的技巧和防禦要高出他一籌,可是我的力量和速度又要比他差一些,想要分出勝負可就難嘍。

我想灰老八也明白這個道理,他面色陰沉的看着我,身體並沒有什麼異動,同樣沒有出手的意思。

當然他不動手對於我來是個好消息,畢竟時間拖得越長對於我來說就越有利,只要在堅持一會,常爺就會到來,到時候就沒我什麼事了。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狠狠的打了我一波臉,這傢伙並非沒有出手,只是在醞釀某種東西而已。

吱~

只見灰老八發出一聲尖銳的嘯聲,猛然朝着他的軀體衝過去,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就把自己的身體囫圇吞下去。

緊接着他的身體再次發生變化,他用四肢支撐身體,然後整個人趴在地上,跟一隻大蛤蟆一樣。

看到這一幕,我用的嚥了一下唾沫,然後硬着頭皮衝了上去。

我哪裏不知道這傢伙是想變成本體,要知道野仙和妖怪的特性是極其相似的,他們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變成本體後,力量會暴漲一截。

但是這樣做也不是沒有後果的,變成本體後,他們會升起原本屬於野獸的思想,人性被慢慢壓制下去,如果一個處理不當,人性就難以迴歸,這也是爲什麼他們的本體只有在關鍵時刻使用的原因。

我身上的力量盡數翻涌,雙臂用盡全力的轟了過去,現在我不求能夠打斷他,因爲我知道無法打斷,我只是希望能在這個時候給予他一些傷害,好讓他的本體受些影響。

可我還是低估了他本體的力量,一股巨力襲來,我還沒等靠近他,就被他產生的力量震飛出去。 我整個人靠在牆壁上,胸口被震得一陣疼痛,緊接着我嗓子眼一陣發甜,一股鮮血就噴了出去。

心中不由升起一絲苦澀,這種感覺實在太難受了,好不容易把實力拉到同一水平線上,轉眼之間又被人家壓制了,這感覺還真是可以了。

正當我緩和的時候,一陣威勢襲來,周圍的煙霧被盡數吹散,一隻跟吉普大小的耗子,呈現在我眼前。

我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又看了看他的爪子,不由自主的嚥了口唾沫,整個人都不好了。

人家哪裏會管我這些,四肢相對於來說的小短短腿,一陣用力,彷彿一顆炮彈一樣向我衝過來,兩顆鋒利的大板牙,閃爍着金屬般的光澤。

面對這個場景,我心裏不由得感覺有些哆嗦,這尼瑪太嚇人了把!

現在也顧不得好看難看了,迅速的躺在地上,來了一招極爲經典的驢打滾,躲過了他那龐大的身軀。

由於慣性胡老八撞向了牆壁後,才勉強穩住了身形,像沒頭蒼蠅一樣,轉了好幾圈,纔再次朝我衝過來。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心裏一喜,好傢伙變成本體之後,雖然實力大增,可是這敏捷的程度卻直線下降,而且變得笨拙起來,掌握他的弱點後,就好弄了。

我學者鬥牛一樣,故意引導他的衝刺,然後率先找好動作,完美避開他的進攻。

可是就這樣來了幾下後,我發現鬥牛的方法,對於灰老八來說並沒有那麼管用,這傢伙的進攻越來越難躲開,好幾次我都差點被他命中。

胡老八畢竟不是牛,他有自己的思想,雖然變得有些弱智,但是老鼠的智商並不弱,可不想蠻牛那樣一根筋。

我險而又險的躲過他的進攻,心中暗想一定要改變一下策略,絕不能就這樣下了,如果再來兩下我很難保證能夠安然無恙。

可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後背一陣大力襲來,直接把我打了出去,我整個人都鑲在牆壁上,一口老血不由自主的噴了出來。

這時我才發現,灰老八那小眼睛中閃過一絲陰冷,而他的尾巴正緩緩收回,看來把我打飛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尾巴了。

僅僅是一個尾巴就把我抽到牆上,如果是本體的力量,那我豈不是散架子了,心中不由升起一陣後怕。

心有餘悸的同時,我又有些慶幸,還好陰長陽錯下把這靈鎧弄了出來,否則的話我早就死翹翹了把。

我強忍住背部的疼痛,身體一用力,把鑲在牆上的身軀,強行弄了下來,疼總比死了好。

灰老八用他的小眼睛看了看四周,眼神中閃過一絲人性化的思考,他不在攻擊我,反而朝着周圍的柱子四處亂撞。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有些發愣,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情況,吃錯藥了麼?怎麼開始自殘了起來。

我仔細一想發現有些不對,這傢伙絕不四處亂撞那麼簡單,我順着他撞的柱子望去,冷汗頓時就下來了。

我尼瑪這傢伙夠陰的了,他居然是朝着那些承重的柱子撞去,如果讓他撞的差不多,那我這棟樓也就差不多塌了,到時候我肯定要涼啊~!

想通之後,我不禁暗罵自己,沒事閒的嘛!找什麼廢棄樓啊!直接在野外不好麼?

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我暗自提了一口氣,連忙朝着外面衝出去,所幸樓層不高,摔下去應該沒什麼事。

然而灰老八會讓我就這樣衝出去麼?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只見他撞完第七根柱子後,看見我想要逃跑,整個身軀都朝着我撲過來,憑藉他那恐怖的爆發力,幾乎是眨眼之間就追上了我。

就在這時,大樓達到了極限,頭頂不斷落下碎石塊,周圍的地面彷彿地震了一般,不停的顫動起來。

面對這樣的情況,整個人都不好了,彷彿潛能爆發一般,一腳登在灰老八的身上沒,想要藉着那股反震的力量衝出去。

事實證明人在絕境的時候,爆發出的力量還是很恐怖的,我居然直接把灰老八擊飛了半米。

這時大樓也達到了極限,本來就未竣工,談不上那麼結實,再加上灰老八在這一通胡衝亂撞,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良心工程了。

眼看着自己半個身軀都衝出去了,我心中暗自一喜,這回灰老八可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原本想害死我,結果把自己搭裏面了,這棟大樓砸下來,任憑他神功無敵,都得沒了半條命。

可誰成想,我有點高興過早了,就當我即將要跑出去的時候,就感覺腰部一陣巨力襲來,周圍的場景迅速飛逝,眨眼之間就把我拉了回去。

我猛然一回頭,直接和灰老八來了個四目相對,看到他那決絕的眼神,我心裏頓時就涼了半截。

這個時候我已經無力掙脫了,這能眼睜睜的看着這棟大樓倒塌下來,也不知道從哪裏來的一股狠勁,我順着他的尾巴用力那麼一拉,身體抱成團,就藏在了他的身軀下面。

轟隆~

大樓就這樣坍塌了,那瞬間我只感覺一陣地動山搖後,身體四肢都沒有了感覺,眼前也陷入了一片黑暗。

雖然這個場景很讓人恐懼,但是經歷過二爺的歷練後,這些對於我來說都是小菜了,二爺的黑暗那是真黑暗,什麼都沒有死寂的可怕,然而現在的我最起碼能嗅到那股混凝土的氣息。

我運轉體內的靈力,想要看看我的身體到底怎麼樣了,結果卻讓我有些不解,這麼大的樓壓下來,即便是有灰老八當肉盾,我不死已經是萬幸了,可是我的軀體,除了多處骨折和一些不重的內傷外,壓根就沒有其他的傷口,這尼瑪是什麼鬼?!

不過很快我就反應了過來,恐怕是馬家靈甲立功了,否則的話我真的很難找出其他的答案。

但是我現在的身體狀況來說,已經沒有戰鬥的能力了,感受到這周圍的氧氣的逐漸減少,我強忍住四肢的劇痛,身上的靈力盡數爆發,希望能夠把周圍的巨石掀開。 隨着我身上靈力的爆發,四肢斷裂的骨骼再次傳來一陣強烈的劇痛,雖然已經預料到會很痛,但是這種疼痛完全超脫了我的預料,冷汗好像不要錢似的從我身上流下來。

然而我發現這些壓在我身上的石頭,實在是太多了,憑藉我目前用出的力量,頂多就能把他們拱起來,掀開想都不要想。

眼看着那些石塊逐漸下墜,我不禁咬緊了牙根,把身上的力量盡數爆發出來,如果再讓那些石頭落下,傷上加傷估計我也就交代在這了。

嘎嘣~噗!轟隆…..。

三種聲音響起,那美麗的星空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可是我現在根本高興不起來,品嚐着口中猶如鐵鏽般的血腥味,心裏感到一絲苦澀。

現在我的身體情況更加惡劣了,剛纔靈力的爆發,對我自身產生了極大的負荷,如果平常的時候我還能頂住,可是憑藉我的重傷之軀用處這種力量,可以說是無異於自殺。

原本斷裂成兩節的骨頭,直接變成了四節,一端裂開的肋骨,也反向插進了我的身體裏,直接從我的肚子裏鑽了出來。

至於身上的盔甲,早就消散不見了,估計在防護住我的那瞬間,就已經靈力盡失了吧。

我現在的身體裏已經沒有一點靈力了,如果暗虎刀在我身邊的話,我還能拿出藥物療傷,可是現在我不由苦笑了一下。

感受到身體逐漸變冷,意識也開始模糊,我知道這是失血過度,即將休克的徵兆。

生死道上的人,體質雖然要超於常人,但是並沒有脫離人的範圍,失血過多的話,我們同樣也會死去。

隨着睏意不斷的襲來,我感覺自己的眼皮變得很重,彷彿隨時都會睡過去一樣,可是我知道我不能睡,如果現在睡過去的話,有很大的可能再也醒不過來。

爲了不讓自己陷入昏迷,我不斷的觀望着四周,希望能夠藉助周圍的場景刺激自己。

現在這一片區域可太過悽慘了,周圍全是殘石斷壁,好好的一棟大樓變成了廢墟,真是可惜了了。

嘎吱~嘎吱!

耳邊突然傳來一陣異響,這響聲彷彿在挑逗我的神經一般,使我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朝着發出聲音的地方望去。

結果我剛回過頭,就看見了碎石亂飛的一幕,灰老八渾身是血的身影從煙霧中浮現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