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著,葉凱一直在向自己的老婆使眼色。

「好吧。」張雪點頭。

「爸,媽,我知道了,到時候我會帶陳明過去的,如果他需要什麼東西,我也會讓人留意。」葉玉在一邊道,她雖然沒有參與葉氏集團的業務,但還是很多人,都得賣她這個葉氏大小姐的面子。

這時。

有人在外面求見陳明,正是龍山的助理趙天龍帶著一位女律師過來,說要把龍山的那一棟別墅,轉讓給陳明。

葉凱讓葉玉等人帶著陳明去會客廳。

葉家會客廳內。

趙天龍見到陳明,立即十分客氣跟陳明打招呼。

陳明點頭:「你好。」

「陳先生,我現在過來,是受了我們老闆的吩咐,到這裡來把他在南湖郊區港麗灣的那一棟豪華別墅,轉到你名下。」趙天龍說道:「那一棟別墅,價值1.2個億,為了能夠合理簽訂合法的有效合同,你只需要向我們老闆龍山支付一塊錢,就可以了。」

「沒錯,我是龍山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律顧問,我跟著過來,也是受了龍山先生的委託,過來協助你簽訂房屋轉讓合同。」趙天龍旁邊的一個女子說道。

這女子穿著包臀裙,拿著公文包,顯得非常幹練有精神。

那女子看到陳明看向她,她又自我介紹的說道:「我名叫陽曉琴,很高興認識你。」

「行吧,在簽訂合同之前,我是不是得先去看一下那座房屋在哪裡,是什麼樣的規模,這些都要提前知道啊?」陳明沉著臉說道:「要不然我簽到一份空頭合約,豈不是自找難堪。」

陳明確實也有這種顧慮,雖說他很肯定龍山不敢騙他,但他也想親自去看一下那棟價值1.2億的豪華別墅到底長什麼樣。

以前就算讓他在省城購買一套60平方的商品房,那都是一個極為遙遠的夢想,但現在卻將有了一幢1.2億的豪華別墅,真是想想就激動。

。 但不知道是什麼苗頭,現在這個時候做的這樣的一些事情,但是確實是不現身。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呢,李泉很有可能就想要去直接看一看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情況了。

因為吳起知道這個沈老闆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雖然現在他已經退居幕後了,但如果要是他想要做一件事情的話,可能也都能夠很快的做出來。

「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怎麼聯繫到這個沈老闆呢?可能還得需要你的幫忙了,畢竟我這樣的一個身份的人,估計也沒有這樣的一個能力。」

沈老闆現在這個時候應該也是只是給那些比較好的人的一些面子吧。

如果是像一些無名小卒的話,可能人家也不會給面子的。

李泉角能夠知道自己現在是一個什麼水平,並沒有覺得自己是個么厲害的一個人,雖然說在年輕人當中也算是比較厲害的。

但是李泉依然在很多老人面前什麼都不算。

怎麼說,人家都是叱吒風雲,經歷了風風雨雨過來的,自己又怎麼能夠憑藉着一個系統就和人家平起平坐。

那有的時候還真的應該有這樣的一個流程才是。

「這不是有我了嗎?現在這個時候我肯定是要替你去牽線搭橋的,但是如果真的是沈老闆在背後做的這件事情,那你可能會有一些困難了。」

想當年這些東西全部都是在沈老闆的手下,不管這一片地區到底有多麼的好,還是多麼的壞,和其他的人都是沒有關係的。

想要拿到這一片地的人,恐怕也有着非常多的一個能力吧。

如果要是沒有一點能力的話,又怎麼可能想要從沈老闆的手裏面搶東西呢。

而現在這個時候的李泉不會吹灰之力就直接來經營這些地方了,但是卻沒有經過沈老闆的同意。

這麼一想也就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在沒有同意的前提之下。

不管做了什麼決定肯定都是要被收回的,這也就是為什麼那些看起來非常不好的一些人來到李泉的工作的地方進行挑釁了。

「那可真的是辛苦你了,等著,到時候一旦牽線成功了,一定要讓我第一時間和沈老闆見面看一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因為李泉接下來肯定是要做這樣的一個項目的,畢竟這還沒有定數呢,不知道是不是沈老闆在背後做的一些策劃。

如果要是真的是沈老闆在背後做的話,可能李泉當時候唯一能夠做的一些行為就是將這些東西還給人家。

畢竟這最開始的歸屬權就屬於沈老闆,如果到時候李泉堅決非要拿下這些東西的話,那肯定是不行的。

這些錢李泉還是知道自己不應該去掙的,他可不像李瑞那麼傻,總是去為難一些其他的人,最主要那些人還是非常厲害的。

這個時候李泉起身便要重新去做這樣的一個項目,而吳起在一旁也想了一下,到底是誰在背後做這樣的一些沒有意思的事情呢。

既然這屬於一個比賽要用的場地,那就說明一定是可以經過了這個沈老闆的同意的,要不然也不能夠輕易的被徵用。

可是現在又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呢?怎麼突然間又被要回去了,這以前可都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情況。

「看看這背後的一些貓膩,可真的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查得出來的,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惹到了誰。」

這個時候的李泉在這裏都不知道背後的武器到底想說的事情是什麼。

因為吳起是經驗比較豐富的,所以說肯定是比李泉要厲害很多的在跟他去說一些這樣的事情的時候都可以讓李泉知道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情況。

而且現在這個時候的李泉真的不知道惹到誰的,或許真的是因為李泉功成名就了。

現在這個時候如果要是就這樣順利的去做一些事情的話,那肯定是不行的。

如果要是這個過程這麼簡單的話,那其他的人肯定早就已經成功了,李泉這麼坎坷。

其實也是因為他年少有為,也會讓很多的人都在一旁眼紅和羨慕吧。

李泉就這樣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那個場地,開始處理一些事情了,因為他之前用系統已經將這所有東西進行一個檢測了。

眼看着現在就要成功的將這個地方弄好,老上次的時候只是稍微弄了一點點罷了,幸虧沒有弄多。

要不然那些人再一次過來的話,這裏還能夠再繼續留下嗎?也許沒有溝通好的話,這裏也全部都會被拆掉吧。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你離開的這段時間其實也有人過來對我們進行威脅了,只是換了一批人罷了,這讓我們感覺到很害怕。」

聽到了他們這麼說的時候,李泉整個人更加的氣憤不已了,不過這個時候的他還是非常淡定,在這裏安慰著這些人。

畢竟自己是老大,又不是一個普通的工作人員,如果要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作人員的話,那當時輕鬆了,不用再繼續想太多了。

「沒關係的,我已經找人去查這背後的一些事情了,你們就放心大膽在這裏干,如果要是有任何問題的話,我都會保護你們的。」

這個時候的李泉在這裏想着,因為覺得現在這個時候自己要做的事情還是蠻多的,不能夠只是想要把這個建築給做好。

因為剩下的還得保護著自己的一些家人們,他們在這裏確實是比較害怕的,因為男的監護的第1名。

但是好像並沒有受到第1名的優待,再從最開始的見識的過程當中。

一直到現在,整個主辦方也並沒有過來好好的查看一下李泉他們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情況。

如果現在這個時候拿到第1名的售後廣場的話,或許就會有一些不一樣的待遇了,完全是因為李泉他是一個新人。

在整個建築企業雖然是比較優秀的,但還是沒有那麼多的名氣,以至於根本就沒有最開始說的那麼好。

所以如果要是這樣的話,他們可能也不會再繼續堅持下去了吧。

。。 一整節課,沈硯星都規規矩矩沒有打擾過許書白半分。

許書白提了一早上的氣,總算鬆了下來。

但是下課鈴一響,他就知道自己這口氣還是松得太早了。

「許書白,這題我沒明白,為什麼是這麼解的啊?」沈硯星把試卷推了過來,整個人也貼了上來。

那股濃郁的橘子清香又縈繞在四周,許書白抿著唇,剋制著混亂的心神,仔細看了一遍題目。

「這麼簡單你也不會?」他微微蹙眉。

沈硯星這次模擬考數學考了滿分,不應該這種水平的題都解不開啊。

「原本是會的,可是一看到你,我就不會了。」沈硯星戲謔地看著他。

許書白知道自己這是又被調戲了,生氣地把試卷推回了她面前。

「好了,別生氣嘛,我只知道是這麼寫,但是具體為什麼我真的不懂嘛。」她可沒撒謊,答案都是系統給的,她根本看不明白。

沈硯星對他向來只有威脅逼迫,冷不丁突然放軟了語氣,許書白有些怔住了,不一會就心軟了。

「好吧,那我給你講。」

早點講完就能早點擺脫沈硯星了。

抱著這個心態,許書白認認真真地給沈硯星講了一遍。

他講得很仔細,就連沈硯星這個八百年沒好好學習過的學渣都聽明白了。

她眼前一亮,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要不,你給我當家教吧。」

要是許書白能給她當家教,那不就是給她創造了更多親密接觸的機會。

只要接觸得夠多,還怕好感度漲不上去么。

「你不是有家教了嗎?」許書白瞥了她一眼。

「你怎麼知道我家裡人給我請了家教?原來你這麼關心我呀?」沈硯星兩眼放光地盯著他。

「誰關心你了,是趙慶寧那個大喇叭說的。」許書白臉色又變得冷冰冰的。

正巧上課鈴響了,他就又不搭理她了。

不得不說,沈硯星作得很有技巧。

上課的時候從不打擾許書白,只趁著下課時間糾纏他。

「你跟著我幹嘛?」許書白皺起了眉。

「你不是上廁所去嗎,一起啊。」沈硯星把一塊去廁所說得跟一塊去吃飯一樣正常。

「我去男廁所!」許書白忍無可忍。

「男廁所怎麼了,男廁所就在女廁所旁邊,順路呀。」沈硯星油鹽不進,非得跟在他身後。

看著有人看過來,許書白不想跟她多做爭執,快步往廁所走去。

沈硯星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

誰曾想高三這一層樓的廁所太多人了,都在排隊,許書白便折回頭,繞去高二的廁所。

沈硯星照樣沒猶豫,跟了過去。

正巧路過了孟廷昭的教室,沈硯星放緩了腳步。

「咦,怎麼又沒看到人?」她有些疑惑,但不好在這裡停留太久,只得往許書白的方向追去。

「你把地上的尿舔乾淨,我們就放你走。」

「哈哈哈哈哈哈,舔啊,舔啊。」

一群男生的嬉笑聲從男廁所里傳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