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起這個,我也納悶着,將我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同時道:“我覺得我不像是魂飛魄散了……沒有疼痛感,而且,什麼都能看到……”

我不是很確定,但瞧着手腕上環成個金手鐲模樣的金龍,總覺得其實當時的畫面,那塊焦木也不是想要害我,反而像是在幫我試煉冷墨淵對我的真心。

因爲我的氣息完全融在了當時的空間裏,所以看起來像是魂飛魄散了。也因此,我一想跟空間爭奪冷墨淵的法力,就爭奪到了。

之後,因爲我本身的體質原因吸收了冷墨淵的法力,那個空間無法繼續制約我,我才現身了。

省去試煉真心那一環節後,我跟冷墨淵說了自己的猜想,他直誇我聰明,就是還在一個勁的琢磨那塊焦木頭爲什麼要那麼做。

焦木是鐵匠捱了地獄烈火之後的怨魂,他一生最後悔的,不是獨自扛下了懲罰,而是悔恨當年沒有幫小姐分清楚良人與白眼狼。

這一切,在他受罰之時,我都感受到了。

冷墨淵摟着我還在思考原因,我還是沒告訴他爲什麼。

以他的脾氣,知道那是對他的試煉的話,肯定氣的分分鐘跳腳。說不定一個刺激,又要把內丹挖出來玩了……

他陪了我兩天,誰都沒有再提凌璇璣的事。這件事似乎就這麼淡下去了。

冷墨淵因爲一直都沒有好好閉關,終於有些撐不住了,被我趕回了陰間去修煉。

我回頭一定要跟冷墨寒告狀了!讓他好好管管墨淵!別再跟個孩子一樣了!

小公主在別墅呆的無聊又嚷着要出去,神祕兮兮的給我指着路,卻不告訴我要去哪裏。

我順着她的意思找到了一家服裝店,隨便找了件衣服進了試衣間。

小公主控制着我的手不知道畫了一個什麼陣法,我們所在的試衣間後面的牆居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望不到邊際的草原。

我大吃一驚:“寶貝,這是怎麼回事……”

“媽媽,這裏有兩個壞人的氣息!”小公主嚴肅的對我道。

母女連心,我自然知道她指的是凌璇璣和玄澤。可是,這裏怎麼會有他們的氣息?而且……

“寶貝,你怎麼會畫陣法的?”我記得沒人教過小公主這些。

“我看到壞人那天晚上逃走就是用的這個陣法,就記下啦!”小公主說着又驕傲起來了,“媽媽,是不是我很厲害!”

“自學成才,我們家寶貝真厲害!”我摸着肚子誇獎着小公主,正猶豫着要不要進去,身後的門被猛的一推,我一個踉蹌就踏入了那片草原。

這家店試衣間的門是往裏開的,一定是剛剛有人以爲這裏沒人要推門進來,才把我推進來的。

我想要退回去,可是身後的入口已經消失了。

“寶貝,把你剛剛畫的陣法再畫一次,我們離開這裏。”

“不打壞人嘛?” 黑色交易:總裁舊愛新歡 小公主很失望。

“不打。”我打得過他們麼!

小公主控制着我的手又畫了一次,可是鬼氣形成的陣法在空中顯現了一下後,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媽媽,怎麼不管用了?”小公主驚奇的問我。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很不好,只能道:“咱們先想辦法離開這裏!”

“既然來了,何必急着走?”一道女聲笑盈盈的響起,我渾身的寒毛豎了起來,轉過身去,就看見白依依站在不遠處,正似笑非笑的望着我。

“怎麼是你!”小公主驚訝道問道。

“怎麼不能是我了?”白依依的眼中閃過對小公主的一道恨意,扭着腰肢走上前來:“我們的小公主似乎很驚訝見到我。”

“哼!”小公主傲嬌的撅嘴,“本公主纔不屑看見你呢!”

白依依的眼中閃過不快,她身上的戾氣毫不保留的流竄出來,讓我不安。

“這裏是什麼地方?”我出聲問道,試圖轉移她放在小公主身上的注意力。

“專門爲你準備的地方!”她冷哼一聲,語氣卻帶着幾分醋意。

她吃什麼醋?

這裏到處都是濃郁的靈氣,也不會說冷墨淵爲我準備的。白依依有什麼好吃醋的?

我還納悶着,白依依趁着我分身,居然朝我衝來!

“媽媽!”小公主立刻大聲提醒我。

我回過神來閃身躲開,卻沒想到白依依一個回馬槍抓住了我的肩膀,竟然鑽了進去!

我感覺有一道力量將我的魂魄想要擠出我的身體,可同時又有另一股力量禁錮着我的魂魄。

我能感受到這股力量中有冷墨淵的氣息,應該說他爲了防止爲的魂魄再被抽出而特地準備的。

白依依已經進入了我的體內,見到這幅情況,不由得惱怒:“墨淵大人真是對你太好了!”

“爸爸就是對媽媽好!你快滾出媽媽的身體!”小公主也急了,可是她不知道怎麼回事,也被困在了肚子裏動彈不得。

白依依聞言卻是笑了:“哼!以後,我就你母親了!”

“我纔不要你當我媽媽呢!你纔不是!滾出去!”小公主在我肚子裏拳打腳踢的,恨不能跑出來講白依依趕出去。

小公主的鬼氣在我的體內蔓延,她還沒出生,我與她還算事一體,這些鬼氣傷不到我。

倒是白依依,被這些鬼氣折磨的不行,不由得朝一遍着急的吼道:“還不出來幫忙!”

她在喊誰?

我這一個分身,身體的控制權就被白依依搶走了。她望向一邊,玄澤從那裏走過來,面色沉重。

他們兩也合作了?

我有點蒙,玄澤走到我身邊,小公主頓時慫了些。可是她想到我,又強迫自己勇敢起來,對玄澤虛張聲勢:“你……你不要過來!我很厲害的!爸爸媽媽都誇我呢!我打得過你的!”

我現在能確定,小公主帶我來這裏的時候,壓根兒把自己怕玄澤這件事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這記吃不記打的性子,跟冷墨淵一模一樣。

玄澤冷眼瞧着我,白依依又道:“仙尊……”

“姒姒的魂魄呢?”玄澤問。

“我取不出來……”

玄澤伸手抓住我的天靈蓋,想要將我的魂魄吸出去,被冷墨淵設下的法力彈開了。

瞧着他越來越陰沉的臉色,白依依有些心慌了,忐忑道:“仙尊……不如先將花似的魂魄困住,我去哄墨淵大人解了這固魂法,再將她的魂魄給你?”

小公主立刻反駁:“我爸爸纔不會相信你呢!你這個大騙子!”

然而玄澤卻答應了:“好!”

擡手,兩道法力自頭頂落入我的體內,將我和小公主分別封印在了兩邊。

(本章完) 我的魂魄被關進一方緊閉的空間之中,怎麼也出不去,我頓時着急起來:“放我出去!”

“也放我出去!”小公主也着急起來,“壞人!我要告訴爸爸!”

白依依惱怒道:“仙尊,這孩子能不能除掉?”

“你敢!”我怒斥。

玄澤略帶遲疑的望着我,雖然我的魂魄被困在了身體的一隅,但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是能看見我的。

絕症女友逃犯情人:血愛 “南宮玄澤!你要是敢傷我女兒,我恨你一輩子!”我別提多擔心孩子了,盡一切可能要玄澤放棄傷孩子。

小公主也幫腔道:“不許傷我!媽媽不會原諒你的!”

“仙尊,別信她的!她也是因爲懷了墨淵大人的孩子纔會喜歡上墨淵大人!如果這孩子沒了,反而能讓她和墨淵大人斷的乾乾淨淨!”白依依怕玄澤動搖,立刻給出了另一翻說辭。

“就算我和冷墨淵分手,你們誰也討不到便宜!”我忙道。

玄澤有所遲疑,我再次道:“玄澤,我們認識了兩世,你應該很清楚我是個怎樣的人!我不是一個會被外界因素左右心中想法的人!孩子是我和冷墨淵認識的契機,但不是我愛上冷墨淵的原因!”

“你愛他?”玄澤驀然問我,語氣震驚且不願相信。

“愛!” 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我回答的毫不猶豫。

“憑什麼!他有什麼好的!他壓根就不值得你愛!”玄澤驟然狂暴起來。

我能感受到小公主被他這幅樣子嚇到了,蜷縮在自己被封印的角落裏瑟瑟發抖,看的我心疼。

我望着一向溫文爾雅的他第一次表現出這樣的神色來,滿心淒涼。他好歹也過活了三千多年了,我什麼連這些都沒有看透。

“玄澤……”我忍不住爲他嘆息一聲,“爲什麼我會愛上冷墨淵?”

“爲什麼!”玄澤厲聲問道。

“因爲他從來不會這樣威脅我、傷害我。我承認冷墨淵有時候的確是有些孩子氣,但熟知到這種地步後,他絕不會做出任何傷害我的事。”

“我也不會傷害你!”他立刻道。

“上一次,因爲你,我摔下懸崖,被夢妖騙了,差點替他把牢底坐穿!現在……”我略一停頓,簡直不知道該跟玄澤說什麼好,“你們想要侵佔我的身體,不是傷害是要幹什麼!”

“我是想要幫你!”玄澤怒道。

“搶我身體算怎麼幫我!”

白依依輕輕一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仙尊當然是在幫你!你就安安心心的和仙尊雙宿雙飛去,至於墨淵大人和這孩子,就我幫你照看着了……呵呵呵……”

她是想要取代我!

“墨淵一眼就能看出來的!你們別妄想了!”我怒道。

“哈哈哈哈……”白依依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越想越開心,忍不住笑出聲來:“墨淵大人看不出來的!只要融了你的部分魂魄,我身上就會有你的氣息,用的又是你的身體,墨淵大人絕對看不出!”

“我會告訴爸爸的!你們別想害媽媽!”小公主怒道。

“哼!”白依依不屑的冷哼一聲,“我們不會忘記你的。”

我聽的害怕,立刻喊道:“傷我女兒我跟你們拼命!”

“姒姒……”玄澤有些無奈的喊着我,“這孩子對你真的就這麼重要?”

“你的孩子對你不重要?”我反問。

玄澤沉默了一下,道:“那我不傷她。”

“那我也不會原諒你的!”小公主一向得寸進尺。

我則是不相信玄澤的話。他們要白依依取代我,又不想被冷墨淵知道這件事,怎麼可能留着知情的小公主!

也許是看出來了我的不信任,玄澤的手快速翻轉着,花了許多複雜的陣法打入我的肚子中。

頓時,小公主那裏沒了動靜。

我一下子着急起來:“寶貝!寶貝你怎麼了?應媽媽一聲!南宮玄澤!你做了什麼!”

“姒姒,你冷靜些,她只是睡着了。”玄澤寬慰我。

我雖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但還是能感受自己的身體情況。聞言忙細細感應了一番,小公主的確沒受傷,是安靜的睡着了。

“我會想辦法刪掉她的這段記憶,等魂魄融合之後,即使是她也不會察覺到那不是你。”玄澤繼續解釋着。

“那我呢……”我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爲自己擔憂起來。

“你會忘了冷墨淵。”玄澤道,語氣都忍不住帶上了幾分喜悅。

我又是不解又是害怕:“你們都要融掉我魂魄了,我哪裏還能記得墨淵!”

“姒姒,你不會有事的,只是融掉你三魂七魄中的部分魂魄。”

我冷笑:“不會有事?那爲什麼人要有三魂七魄?直接一魂一魄不行麼!”

玄澤眼神複雜的望着我,好半天才道:“總之,你不會有事,相信我。”

我還想說什麼,白依依先一步道:“仙尊,時間差不多了。再磨蹭下去,墨淵大人恐怕就要找過來了。”

她的語氣中,滿是對與墨淵見面的期待與雀躍。

玄澤有些不情願我離開。

白依依又道:“仙尊請放心,花似得魂魄我幫您看着,絕不會有問題。等我哄了墨淵大人解除了這固魂術,您還怕花似不是您的嗎?現在還是別讓墨淵大人找過來纔好,您說是不是?”

玄澤不情願的轉過了身去,白依依露出滿足的笑容來:“仙尊,還暫時請封印了花似吧。別被墨淵大人看出了破綻纔好。”

在我的極力反抗之中,玄澤將一道法力打向了我。頓時,我沒有辦法再說出話來。

白依依心滿意足的回到了別墅。因爲都是我的氣息,別墅的防守大陣自然認爲是我,將人放進去了。

白依依受寵若驚。

趁着墨淵還沒來,白依依歡喜的將別墅從下到上跑了一遍,熟悉了場地。

臥室裏,望着我與墨淵躺過的牀,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轉身去打開了我的衣櫃。

衣櫃中大部分都是我的衣服,她跳過了那些外套,直接開始翻起我的內衣。

找了半天,她嫌棄的將櫥櫃門關上了。

“什麼品味! 北北的夏 都是這麼老土的內衣!哪能讓墨淵大人有興趣!”她不滿的嘟囔着,抱了一下肚子:“也

是你運氣好!要是沒這孩子,怎麼能爬上墨淵大人的牀!”

哼!沒先上冷墨淵的牀,我怎麼來的這孩子?

這女鬼就是嫉妒!

“要是我當年也能有個孩子就好了……”她滿是遺憾的感概了一聲。

瞥了眼衣櫃,白依依下巴一揚:“還是我自己去買吧!”她轉身向要出門,才走到樓下,冷墨淵的鬼氣驀然傳來,她忙停下了。

“墨淵……”她略有些慌亂的停下腳步看向穿牆而入的冷墨淵,將後面的“大人”兩個字嚥了下去。

冷墨淵沒覺得別墅裏會有外人,初見也沒有懷疑,笑着走上前來:“姒姒,想我沒有?”

白依依先是對冷墨淵的笑受寵若驚了一下,待聽到我名字的時候又化作了惱恨,最後想到這身子還是她控制着,冷墨淵相當於是對她笑的,又開心了許多。

“想呢!”她撒嬌着道,我沒想到自己的聲音也能變得這麼嫵媚。

我從來不會對冷墨淵這樣說話,他聽見先是詫異了一下,白依依上千習慣性的摟住他的胳膊,又道:“你可回來了!”

她沒見過我和冷墨淵相處的模樣,模仿起來有些捉急。

冷墨淵也覺得有些不對勁,皺眉細細打量着,又因爲只能察覺到我的氣息而疑惑着。

“孩子今天乖麼?”因爲小公主睡着了,冷墨淵只能這麼問白依依。

白依依一笑:“可乖了呢!”說着她又想起了被小公主凌辱過的畫面,泛起一股不甘心:“就是鬧騰了些,不怎麼聽話。”

冷墨淵再次蹙眉,望向我的眼神一下子鋒利起來,又因爲發現不了什麼,而按捺下了心中的疑惑。

“今天一天過的怎麼樣?”他試探性的問,不着痕跡的抽回了自己被白依依摟住的手臂。

“挺好的,帶孩子出去吃了點東西,逛了街。”白依依道,看樣子應該是觀察過我好長一段時間了。

她說着伸手想要再次投入冷墨淵的懷抱,冷墨淵假裝沒看出來她這意思,擡手變出來一個靈果。

“姒姒,我給你帶了個靈果,你嚐嚐。”墨淵笑着,眼中滿是寵溺。只有我看得見這寵溺後,是他深深的算計。

這靈果一看就是極品,白依依是急需這種東西提升修爲的,當即就從墨淵手上接過了。

“謝謝你!墨淵……”儘管已經刻意壓制着了,我還說能感受到她語氣中那難以掩飾的喜悅。

“不客氣。” 極品淘妻限量版 冷墨淵笑着迴應,眼神卻一瞬間凌厲了。他的手立刻就想要擡起,可是又被他生生止住了,不知道是突然想起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