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誰知道一時打了眼,這姑娘從最開始的見到喪屍能暈倒,到後來的進步飛快,簡直驚爆了衆人眼球!

最最重要的是,她的力氣越來越大,殺傷力與日俱增……沒辦法,葉鶯和方旋雖說能力不差,可較之隊伍裏的糙漢子,到底偏靈巧一些。

最後,還是靠的陸鋒。

陸鋒是一位很合格的老師,他並不多話,卻通常能夠一針見血的指出周霜霜的不當之處。同時忍耐力絕佳,兩人對打時,周霜霜的大力氣,絕不是那麼好承受的,可偏偏她根本控制不住……

只有陸鋒,能在一次又一次親身試驗中,冷靜的幫她調整力度,幫她控制自己。

周霜霜也終於明白,爲什麼這小小隊伍中,從來沒人拒絕陸鋒的要求。

她此刻提及,葉鶯卻嘆了口氣:“那邊房間裏鍛鍊呢。”

周霜霜也沒多想,直接找了過去。

基地給他們重新換了房子,房間也更寬裕一些,其中有一間就成了大家鍛鍊的地方。

雖說喪屍不多了,可誰知道會碰上什麼事兒呢,還是多強化自身比較好。

但打開房門,陸鋒卻並沒有鍛鍊,反而雙手撐在陽臺上,雙目看着遠方。

周霜霜走過去:“隊長!”

陸鋒回過頭來。

周霜霜一下子捂住了嘴!

半餉,她才驚訝的問道:“隊長,你……你的頭髮怎麼了?”

現在,難道還有什麼別的生存壓力嗎?爲什麼陸鋒原本的短髮,如今竟都一片一片花白了!

——他今年,其實也才三十整!

陸鋒彷彿這纔回過神來,聲音乾澀的說道:“霜霜來了啊。”

——這種感覺,好奇怪啊……隊長這幾天,好像除了必要的有關實驗的話題,都不怎麼跟她說話了……

周霜霜心中暗暗嘀咕,仍舊關切的問道:“隊長,你怎麼了?”

“沒什麼。”

陸鋒乾脆利落的回答道。

下一刻,他又凝目注視着周霜霜:“霜霜,對不起。”

語氣鄭重又深沉,帶着明顯的自我厭惡的情緒,讓他在說話時,眉目間都滿是痛苦。

周霜霜一愣:“怎,怎麼了嗎?隊長你,爲什麼要說對不起?”

錯愛冷少東 她是真的莫名其妙,這幾天諸事繁多,她不是昏睡就是做事,也根本沒機會跟隊裏的人多溝通……難道出什麼問題了?

陸鋒卻搖了搖頭:“我答應過你,會護着你,不會暴露你和周世文的。但是……”

他痛苦的捂着額頭:“但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他喘息着:“對不起。”

那天在陳向東等人面前,他沒法忽略那樣希冀的目光,因此,儘管之前信誓旦旦說不會暴露周霜霜……

但最後,還是……

周霜霜哭笑不得。

她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礙於神祕莫測的周世文,她的一切行爲都沒有被限制,甚至話語權都更高了。大家對她客客氣氣,在沒有完全失去作用之前,她根本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危。

再說了,她想要地裏的東西,遲早是會暴露的,這跟陸鋒根本沒什麼關係。

鬼妃要上天 就是她不知道,原來陸鋒心中,還有這樣沉甸甸的擔子和承諾。

她表情放鬆的笑了笑:“隊長,你想太多了!”

輕鬆的笑意,滿不在乎的神態,無不昭示着她內心的不在意。陸鋒看在眼裏,也忍不住放鬆了些許。

周霜霜故作神祕的湊在他耳邊,而陸鋒也配合的微微彎了腰:“隊長,你別擔心,我是明白的。”

她笑了笑,眉眼彎彎:“周先生也需要他們幫忙,才能儘快找到想要的東西呢!所以,我會站在他們面前,根本不是你的原因,而是我該站出來了。”

“再說了,有了那些種子,你不開心嗎?忘了告訴你哦,今天的土地培植,成功了,樣本依舊好好的,沒有死去。”

話音剛落,陸鋒倏的轉過頭來,目光灼灼的看着周霜霜:“真的嗎?!”

然後,得到一個肯定的點頭!

他喜不自勝,眉梢眼角都是歡快,由內到外,彷彿連眉間的滄桑都洗滌了許多。

婚後試愛 他站直身子,目光灼灼又堅定。

“霜霜,作爲一個在這次實驗中的既得利益者,我沒辦法,也沒有立場對你再有什麼要求……但是,無論如何,我感激你。”

“你記住,無論如何,我們都會知道你和周先生的付出!”

周霜霜笑了笑,看着陸鋒難得激動的情緒,忍不住活動了一下手腕。

陸鋒見狀,也下意識後退一步,胳膊擡了起來。

周霜霜擡起頭,白淨的小臉上,滿是昂揚的戰意:“隊長,來練練?!”

嘴裏問着話,人卻已經衝了上去!

而對面的陸鋒,也早已經做好了準備。 練功房在末世前就是用來健身的房間,隔音頗好,地板也有保護措施,二人在裏面扎住架勢,好一番熱鬥!

……………………………

20分鐘後,周霜霜和陸鋒盡皆揉着臂膀,慢吞吞出了房門。

葉鶯剛端着水迎上來,就聽陸鋒板着臉,沉聲吩咐道:

“這個練功房暫時鎖了吧,跟大家說,別在裏面鍛鍊了。”

“啊?”

葉鶯一愣。

然而沒人給她回答,她搖搖頭,只能納悶的自己進去看了看,見沒什麼大礙,又重新安靜的鎖上門。

房門“咔嗒”一聲之後,屋子裏原本平整光滑的牆面竟撲簌簌落了些灰!緊接着,一道道如同蛛網般的裂紋,密密麻麻,觸目驚心!

裂紋自牆壁上不經意的某一點開始向周圍蔓延,起起落落,中心各有不同……也不知受到了怎樣的磋磨!

而兩個情緒轉好的人——周霜霜揉胳膊,是因爲心情暢快,打的也爽,所以再鬆鬆筋骨罷了。而陸鋒揉着肩膀,已經是他高強忍耐力下的極限了。

饒是周霜霜如今已經能控制力度了,可這一番打鬥,他如果再不搓搓藥酒,自己這胳膊明天就擡不起來了……

——那個怪丫頭!

陸鋒心痛,又有些呲牙咧嘴:也不知跟着周世文,到底經受了什麼樣的日子,怎麼力氣一天天的,大得跟河馬似的!

河馬周可不知道陸鋒這樣沉穩的大哥對她的腹誹,此刻仍沉浸在他之前道歉這種高尚品德的餘暉中,情不自禁的伸手掏兜,從裏面摸出一直未曾有機會給出去的糖果,直接塞到陸鋒手上。

反正都暴露了,也不怕做事更大膽一些……

花花綠綠印着不知名卡通人物的糖果紙被折成可愛的小動物形狀,放在陸鋒黝黑粗糙的掌心中,莫名帶出兩份萌感。

一絲絲水果味兒的清甜滲入他的鼻端,讓陸鋒這樣不重口腹之慾的人,也情不自禁的滑動了一下喉嚨。

“這是……”

“噓!”

周霜霜將食指放在脣邊。

“偷偷送過來的,請你們吃。”

“這太珍貴了——”

饒是一向淡定如陸鋒,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起來。他想要拒絕,然而那一絲絲清甜實在太過誘人,連眼神都黏住了,流露出萬分不捨。

沒有真正餓過、沒有經歷過失去的人,永遠不會明白這種感受。

周霜霜卻十分理解,此刻笑嘻嘻的眨眨眼:“趕緊吃,不要說出來,不然陳教授今天還催我……周先生弄些種子呢,這個時候我卻只顧得糖果……大家該覺得我不懂事了。”

“怎麼會?”

陸鋒皺起眉頭。

“周先生願意提供種子,已經對我們十分有幫助了,沒道理我們還管到他那裏去。更何況,他就算有什麼,想給誰,也是他的自由。”

不過,話是如此說,陸鋒也不是不懂周霜霜的意思。此刻大手一握,將六枚小小的糖果包在掌心,對她笑了笑,轉頭敲開了大家的房門。

重生之嫡女狂後 ——末世的快樂,有時候真的十分簡單。

…………………………………………

偷偷摸摸回到家的周霜霜和周麓兩個,成功瞞住了周世文。

反正周麓的假期也不長,在家裏又休息一晚上後,面上青腫還未消失,便又該上課了。

而周世文雖說疼愛孩子,也沒有一整天待在家裏的,他每天樓上樓下,早出晚歸,周霜霜隨意拿個周麓用功學習的藉口搪塞,他也能心大的撒手不管,這纔沒有被戳穿。

而第二天中午,周霜霜還是擠進周麓的房間,肅着一張臉問道。

“上回沒說清楚,現在,你實話跟我說,身上這傷到底怎麼回事?”

她一臉嚴肅,周麓支支吾吾半天,最後還是實話實說。

“那不是什麼……咱家好歹開着店嗎?學校裏有同學知道了,就想……就想找我借點錢……花花……”

周霜霜演技帝附身,此刻跳腳氣憤道:“我還想找他們借點錢花花呢!最近特別缺錢……”買種子都得查攻略省着來害怕浪費……

周麓沒聽清她後來的話,不過想來也不是什麼好聽的,此刻連忙轉移話題道:“不過姐,我可跟你說,我沒屈服!”

他拍拍胸脯,做出一副勇猛過人的樣子來,然而不小心拍到了肋上的傷痕,又趕緊倒吸一口冷氣,這才緩過來。

不過,之前吹牛的心思也稍微鬆了鬆,老老實實道:“一開始要的不多,給了……”

“但後來!”

他挺起胸膛!

“要錢就給,他們當我是誰?!一開始是想幫幫他們罷了!可後來不知滿足還來威脅我……沒門!”

他揮揮拳頭:“最後,我把他們打了個哭爹喊娘,估計以後再也不敢出現在我面前。”

周霜霜:……

周霜霜忍笑:“那你怎麼知道他們得到教訓了呢?萬一以後還來找你呢?”

“放心,他們肯定不敢!”

周麓此刻自信心爆棚,以前從未在他身上出現過的男子漢氣概,如今全部迸發!帶給這小小少年無與倫比的強盛自信。

“今天我碰到他倆,個個跟見鬼似的,扭頭就跑——那還不是被我打怕了?!”

周麓因爲小時候性別意識覺醒的晚,總是跟在姐姐後頭學,最開始就跟小姑娘沒兩樣。

他姐和他爸本來就都不太靠譜,再加上本人長得又俊秀可愛,外人見面誰都要讚一句斯文的。

可是,作爲男孩子,有時候光斯文是不夠的,沒有血性,什麼都不成。

周霜霜有時候腦洞大開,就怕他學成了個書呆子。

那天拼命咬牙,忍着看他打架反抗,這才發現,小傢伙體內的狼性挺足的嘛!

此刻聽周麓在這裏洋洋得意,自吹自擂,她便也好心的沒揭穿,只是一雙手揉着自己的一衣角,內心快要憋瘋了。

於她,這只是自己有能力後,出現在生活當中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

但對於從來都是爸爸和姐姐擋在前頭的周麓而言。

在跟那個混混同學拼命時,他卻彷彿終於找到一絲男人的擔當。

那些最初的懦弱、不忿和屈服,以及經常會陷入自悲自傷的過往,在那天后,都彷彿融入沸水的冰雪。

不多時,便消隱無蹤。

也讓他意識到,在這個家庭,身爲一個男人,該成長成什麼樣子。

此刻,這依舊面帶淤青的少年,低頭看着周霜霜,再一次鄭重承諾道:“姐,在學校裏有人欺負你的話,別怕,跟我說。”

周霜霜揉了揉他細軟的頭髮,笑着點了點頭。 周霜霜站在那兩棵露天實驗的樣本前,看着那一片片的黃沙地,心中暗自思量着。

她身邊,或者說是兩棵豆苗旁邊,依舊是四個觀察員在這裏守着,日夜不停。

而陳向東溜溜達達過來,站在她旁邊,正不停的拿眼神兒看她,並狀似不經意地,一遍又一遍經過她的身畔。

——這也太不委婉了好嗎?

周霜霜滿腦袋黑線。

但事情拖到這一步,謊話該說的也也都編過了,總要作出決定來。

她咬咬牙,也不再瞻前想後,直截了當的說道:“陳教授,我跟周先生溝通過了。”

陳向東雙眼一亮!

立刻拉着她到旁邊去了。

周霜霜深呼吸一下,終於下定決心,噼裏啪啦把自己的想法全都交代了!

“如您所想,周先生的確是有解決土地問題的能力,但他不會出面的。”

陳向東眉頭一緊,仍舊按捺自己的情緒,沒出聲。

周霜霜難得鼓起勇氣,此刻就想速戰速決,立刻又接着說道:“如果你們想要改善土地情況,首先要滿足他的幾點要求。”

“你儘管說!”

陳向東深吸一口氣,沉聲應道。

“只要我們能做到的,我們一定會全力以赴!拼盡全力也會達到他的要求。”

周霜霜點點頭。

“首先。”

她伸出一根手指來。

“你們需要提供一部分貴金屬,又或者珠寶玉石。”

末世科學進程倒退,人口銳減,除了這個,周霜霜估計,他們也拿不出別的東西了。

“貴金屬?”

陳向東一愣。

現在……要那些有什麼用?還是說,其實周先生早就取得突破性的成果,對人類未來,更是充滿信心,這纔想要一筆錢,等末世結束後隱姓埋名過日子?

能對未來這麼有計劃,證明他們其實早就有足夠的研究成果來支撐信心吧!

這個想法讓他忍不住心頭火熱……

很快,理智又把它壓了下去。

他換了個方向,想到之前聽其他科的研究員提及他們那個金貴的不得了的儀器上的藍寶石磨面,又勉強對的上了……

不過,這些根本就不重要!

他思緒紛雜,根本沒注意周霜霜鎮定的外表下那勉強被壓抑的忐忑,忙不迭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