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諸葛亮在隆中的時候,曾經自比管仲、樂毅,陳壽的記載是「時人莫許之」,意思是說他的這個比喻得到的認可不是很多。但是三國有這樣一位奇才,被比作成張良、陳平,和諸葛亮不一樣,此人並非自封,而是大家都這樣認為。這個人就是賈詡,一個多次改變了漢末局勢的奇才。

公元192年,董卓被殺,其手下的西涼軍團群龍無首,毫無鬥志。董卓部下李傕、郭汜等都已經打算各自逃亡,就地散夥了。賈詡則出來勸告西涼諸位大將:跑路之後一個派出所就能把咱們抓了,還不如集結部隊打回長安拼一把!

李傕,郭汜突然發現這位涼州老鄉的建議非常有道理,就沿途聚攏部隊,一股腦殺回去了。沉浸在殺死董卓快樂當中的王允和呂布,怎是同仇敵愾的西涼軍的對手呢?這下變成呂布跑路了,王允更是直接被殺。李傕,郭汜則從喪家之犬變成了控制著朝廷的權臣,回頭剛要封賞恩公,賈詡卻百般拒絕,揮揮手沒有帶走一片雲彩。

其實賈詡深知,亂世當中,有多大能力就有多大危險的道理。李傕,郭汜表面感恩,實則也有忌憚之心,說聲再見就是最好的選擇。不過賈詡很快就找到了下家,那就是張綉,賈詡認為張綉缺少謀士,肯定會善待賈詡的家人。賈詡剛投奔張綉,曹操就南下進攻張綉,結果突然接到袁紹南下的消息,曹操立馬撤軍。賈詡對張綉說:「不可追,追必敗。」張綉不聽,結果被擊敗。

賈詡這時又對張綉說:「這次追一定會獲勝。」張綉也是聽話,立馬再行追擊,竟然擊潰了曹軍,事後賈詡解釋說:曹操突然撤軍,必定親自斷後,固有第一次失敗,然而他沒想到我們會二次追擊,所以第二次我們贏了。這讓張綉大為佩服。

公元200年,官渡之戰爆發,袁紹給宛城的張綉寫信,準備夾擊曹操,結果賈詡建議張綉此時必須投靠曹操,他解釋說:袁紹勢力大我們去了,必定不待見我們,曹操兵力較弱,我們投靠他,曹操必定感激。果然,曹操不但任命賈詡為冀州牧,還讓自己的兒子取張繡的女兒為妻,如果沒有賈詡,張綉日後定會被曹操消滅。

曹操統一北方后,決定揮師南下,賈詡建議此時最重要的是安撫百姓,曹操不聽,結果赤壁大敗。潼關之戰,曹操忌憚馬超、韓遂的西涼軍,賈詡則提出了反間計,讓曹操單線和韓遂敘舊,果然引起馬超的猜忌,潼關之戰,曹操大勝。

按理說,憑藉著賈詡這樣的功績,應該在曹操陣營中身份顯赫了吧。其實恰恰相反,賈詡明白功高震主,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於是採取自保策略,閉門自守,不與別人私下交往,甚至子女婚嫁也不攀結權貴。公元223年,賈詡去世,享年77歲,而此時,他的同僚,比賈詡小16歲,當年曹操最依仗的荀彧,已經憤懣而死11年了。如此人生軌跡的差別,帶給我們的啟示,盡在不言中。

官渡之戰是東漢末年「三大戰役」之一,也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以弱勝強的戰役之一。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曹操軍與袁紹軍相持於官渡(今河南中牟東北),在此展開戰略決戰。曹操奇襲袁軍在烏巢的糧倉(今河南封丘西),繼而擊潰袁軍主力。此戰奠定了曹操統一中國北方的基礎。

戰爭的背景:東漢末年,轟轟烈烈的黃巾起義雖然被鎮壓下去了,但它卻沉重地打擊了漢朝地主階級的統治,使早已腐朽不堪的東漢政權分崩離析,名存實亡。在鎮壓黃巾起義的過程中,各地州郡大吏獨攬軍政大權,地主豪強也紛紛組織「部曲」(私人武裝),佔據地盤,形成大大小小的割據勢力,轉入爭權奪利、互相兼并的長期戰爭,造成中原地區「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的凄慘景象。 從執掌鴻蒙開始垂釣諸天 當時的割據勢力:主要有河北的袁紹、河內的張楊、兗豫的曹操、徐州的呂布、揚州的袁術、江東的孫策、荊州的劉表、幽州的公孫瓚、南陽的張綉等。形成群雄並起的局面,在這些割據勢力的連年征戰中,袁紹、曹操兩大集團逐步壯大起來。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迎漢獻帝,遷都許縣,自始挾天子以令諸侯(「奉天子而征四方」),威勢大增。他先後擊敗呂布、袁術,佔據了兗州、徐州以及部分豫州、司隸。

建安四年(199年),袁紹最終戰勝公孫瓚,據幽州、冀州、青州、并州,盡有河北之地,意欲南向以爭天下。這樣,華北最重要的兩個政治軍事集團,決戰勢所難免。起初形勢袁強曹弱。袁紹已無後顧之憂,地廣人眾,可動員的兵力在十萬以上。特別是袁紹的統治核心——冀州,在漢末三國時期,「冀州戶口最多,田多墾闢,又有桑棗之饒」,「冀州民人殷盛,兵糧優足」。

曹操則是處於四戰之地,除了北方的袁紹,關中諸將尚在觀望,南邊劉表、張綉不肯降服,東南孫策蠢蠢欲動,暫時依附的劉備也是貌合神離。儘管如此,當時的一些有識之士,包括曹操的謀士荀彧、郭嘉,還在張綉麾下的賈詡,以及涼州從事楊阜,在綜合分析了曹、袁的優劣后,認為袁紹外寬內忌,好謀無決,他們都看好曹操,認為局勢會向著有利於曹的方向變化。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十月,河內郡太守張楊欲出軍救援呂布時卻為部下楊丑所殺,曹操解除進攻徐州呂布的後顧之憂,十一月,呂布被曹操消滅;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張楊舊部眭固殺楊丑,欲北投袁紹,曹操派史渙、曹仁擊破眭固,取得河內郡,把勢力範圍擴張到黃河以北,六月,袁術病死。

戰爭的部署:建安四年(199年)六月,袁紹挑選精兵十萬,戰馬萬匹,企圖南下進攻許都,官渡之戰拉開了序幕。袁曹兩家的決戰,一觸即發。

袁紹舉兵南下的消息傳到許都,許都的議臣多認為袁軍強大不可敵。但曹操卻根據他對袁紹的了解,認為袁紹志大才疏,膽略不足,刻薄寡恩,剛愎自用,兵多而指揮不明,將驕而政令不一,於是決定以所能集中的數萬兵力抗擊袁紹的進攻。為爭取戰略上的主動,他作出如下部署:派臧霸率精兵自琅玡(今山東臨沂北)入青州,佔領齊(今山東臨淄)、北海(今山東昌樂)、東安(今山東沂水縣)等地,牽制袁紹,鞏固右翼,防止袁軍從東面襲擊許都;曹操率兵進據冀州黎陽(今河南浚縣東,黃河北岸),令于禁率步騎二千屯守黃河南岸的重要渡口延津(今河南延津北),協助扼守白馬(今河南滑縣東,黃河南岸)的東郡太守劉延,阻滯袁軍渡河和長驅南下,同時以主力在官渡(今河南中牟東北)一帶築壘固守,以阻擋袁紹從正面進攻;派人鎮撫關中,拉攏涼州,以穩定翼側。

從以上部署看,曹操所採取的戰略方針,不是分兵把守黃河南岸,而是集中兵力,扼守要隘,重點設防,以逸待勞,后發制人。從當時情勢而言,這種部署是得當的。首先,袁紹兵多而曹操兵少,千里黃河多處可渡,如分兵把守則防不勝防,不僅難以阻止袁軍南下,且使自己本已處於劣勢的兵力更加分散。其次,官渡地處鴻溝上游,瀕臨汴水。鴻溝運河西連虎牢、鞏、洛要隘,東下淮泗,為許都北、東之屏障,是袁紹奪取許都的要津和必爭之地。加上官渡靠近許都,後勤補給也較袁軍方便。

袁紹派遣使者招攬眾人,遣使招誘兗州、豫州諸郡。

劉表則響應了袁紹攻曹的號召,派人策動諸州郡陰謀反曹,而陽安都尉李通則拒絕了袁紹、劉表的反曹號召。除了陽安郡之外,豫州的其餘諸郡大多響應袁紹的號召。

關中諸將表示中立,既不助袁,也不助曹。

十一月,張綉準備同意,賈詡卻當著張繡的面回絕了袁紹的來使,準確地指出袁紹不能容人,而投降曹操有三點優勢:曹操挾天子令諸侯,名正言順;曹操兵力較弱,更願意拉攏盟友;曹操志向遠大,一定能夠不計前嫌。張綉聽從賈詡的建議,率眾歸順曹操,被拜為揚武將軍。

前期

建安五年(200年)正月,車騎將軍董承、偏將軍王服、越騎校尉種輯接受了漢獻帝的衣帶詔,欲誅殺曹操,但事泄,被曹操夷滅三族。袁紹終於獲得了名正言順的開戰理由,於是,袁紹奉衣帶詔討伐曹操,派陳琳書寫檄文並公開發布,檄文中把曹操罵得無法忍受。袁、曹兩家公開宣戰。

當曹操正部署對袁紹作戰時,參與了衣帶詔之謀的劉備起兵反曹。劉備佔領下邳,屯據沛縣(今江蘇沛縣)劉備軍增至數萬人,並與袁紹聯繫,打算合力攻曹。曹操為保持許都與青、兗二州的聯繫,避免兩面作戰,於次年二月親自率精兵東擊劉備,迅速佔領沛縣,轉而進攻下邳,迫降關羽。劉備全軍潰敗,隻身逃往河北投奔袁紹。當曹、劉作戰正酣之時,袁紹謀士田豐建議袁紹「舉軍而襲其後」,但袁紹以幼子有病為辭拒絕採納,致使曹操從容擊敗劉備回軍官渡。

曹操派遣臧霸、孫觀、孫康等人牽制青州刺史袁譚。

二月,袁紹進軍黎陽,企圖渡河尋求與曹軍主力決戰。他首先派顏良進攻白馬的東郡太守劉延,企圖奪取黃河南岸要點,以保障主力渡河。四月,曹操為爭取主動,求得初戰的勝利,親自率兵北上解救白馬之圍。此時謀士荀攸認為袁紹兵多,建議聲東擊西,分散其兵力,先引兵至延津,偽裝渡河攻袁紹後方,使袁紹分兵向西,然後遣輕騎迅速襲擊進攻白馬的袁軍,攻其不備,定可擊敗顏良。曹操採納了這一建議,袁紹果然分兵延津。曹操乃乘機率輕騎,派張遼、關羽為前鋒,急趨白馬。關羽迅速迫近顏良軍,衝進萬軍之中殺死顏良並斬首而還,經過一番交戰,關羽望見了顏良麾蓋(大將所乘戎車,設幢麾、張蓋),在張遼軍隊的掩護下,關羽策馬衝到顏良身邊,在萬眾之中刺死顏良,又拔出腰間佩刀斬其首級而歸。從始自終,袁軍諸將都不能擋住關羽。曹操揮動著自己手中所持「麾」,徐晃等人的後續部隊奉令衝殺。袁軍潰散,袁軍潰敗。

曹操解了白馬之圍后,遷徙白馬的百姓沿黃河向西撤退。袁紹率軍渡河追擊,軍至延津南,派大將文丑與劉備繼續率兵追擊曹軍,曹操當時的騎兵不足六百,駐於南阪(在白馬南)下,而袁軍達五六千騎,尚有步兵在後跟進。曹操令士卒解鞍放馬,並故意將輜重丟棄道旁。袁軍果然中計,紛紛爭搶財物。曹操突然揮動著自己手中所持「麾」,下令發起攻擊。徐晃等人翻身上馬,終於擊敗袁軍,殺了文丑(文丑為亂軍所殺,並不是關羽斬殺),順利退回官渡。顏良、文丑都是河北名將,卻被一戰而斬,袁紹軍隊的銳氣被挫傷。

相持

袁軍初戰失利,但兵力仍佔優勢。七月,進軍陽武(今河南中牟北),準備南下進攻許都。八月,袁軍主力接近官渡,依沙堆立營,東西寬約數十里,曹操也立營與袁軍對峙,曹軍「合戰不利」。九月,曹軍再度出擊,與袁軍交戰不利,再次退回營壘,堅守。

袁紹構築樓櫓,堆土如山,用箭俯射曹營。曹軍製作了一種拋石裝置的霹靂車,發石擊毀了袁軍所築的樓櫓。袁軍又掘地道進攻,曹軍也在營內掘長塹相抵抗,粉碎了袁軍的計策。雙方相持三個月,曹操外境困難,前方兵少糧缺,士卒疲乏,後方也不穩固,曹操幾乎失去堅守的信心,一日見運糧士兵疲於奔命,於心不忍,不禁脫口而出,「卻十五日為汝破紹,不復勞汝矣!」

官渡之戰

曹操寫信給荀彧,商議要退守許都,荀彧回信說:「袁紹將主力集結於官渡,想要與公決勝負。公以至弱當至強,若不能制,必為所乘,這是決定天下大勢的關鍵所在。當年楚、漢在滎陽、成皋之間,劉邦、項羽沒有人肯先退一步,以為先退則勢屈。現在公以一當十,扼守要衝而使袁紹不能前進,已經半年了。情勢已然明朗,絕無迴旋的餘地,不久就會發生重大的轉變。這正是出奇制勝的時機,千萬不可坐失。」於是曹操決心繼續堅守待機,同時加強防守,命負責後勤補給的任峻採取十路縱隊為一部,縮短運輸隊的前後距離,並用復陣(兩列陣),加強護衛,防止袁軍襲擊;另一方面積極尋求和捕捉戰機,擊敗袁軍,不久派曹仁、史渙截擊、燒毀袁軍數千輛糧車,增加了袁軍的補給困難。

期間,汝南郡黃巾軍劉辟叛變,袁紹使劉備前往相助,又派韓荀鈔斷曹軍西道,皆被曹仁擊破[26]。江東孫策意欲偷襲許都,卻被刺客暗殺。

奇襲

十月,袁紹又派車運糧,並令淳于瓊率兵萬人護送,夜宿於袁軍大營以北約20公里的故市(河南延津縣內)、烏巢(今河南延津東南)。恰在這時,袁紹謀士許攸投奔曹操,建議曹操輕兵奇襲烏巢,燒其輜重。曹操立即付諸實行,留曹洪、荀攸守營壘,親自率領步騎五千,冒用袁軍旗號,人銜枚馬縛口,各帶柴草一束,利用暗夜走小路偷襲烏巢。到達后立即圍攻放火。袁紹獲知曹操襲擊烏巢后,一方面派輕騎救援,另一方面命令張郃、高覽率重兵猛攻曹軍大營。可曹營堅固,攻打不下。當曹軍急攻烏巢淳于瓊營時,袁紹增援的部隊已經迫近。曹操勵士死戰,大破袁軍,曹軍驍將樂進斬殺淳于瓊等,並將其糧草全數燒毀。張郃、高覽聞得烏巢被破,於是投降曹操,導致了軍心動搖,內部分裂,大軍崩潰。袁紹倉惶帶八百騎兵退回河北,曹軍先後殲滅和坑殺袁軍七萬餘人,也有說是八萬人。

官渡之戰增強了曹操的實力,為曹操擊潰袁紹,統一北方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北方僅有曹操和袁紹勢力較大,此戰擊潰了袁紹,北方就無人能和曹操抗衡。

戰爭結果

官渡之戰,經過一年多的對峙,至此以曹操的全面勝利而告結束。曹操以兩萬左右的兵力,出奇制勝,擊破袁軍十萬。這個戰例成為中國歷史上以弱勝強,以少勝多的典型戰例。曹操以其非凡的才智和勇氣,寫下了他軍事生涯最輝煌的一頁。建安七年(202年),袁紹因兵敗憂鬱而死,曹操乘機徹底擊滅了袁氏軍事集團,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又征服烏桓,至此,戰亂多時的北方實現了統一。

其他戰後相關事務:

1、官渡之戰後,曹軍活捉了沮授。沮授一直深得曹操賞識,起初曹操赦免沮授並且厚待他,但最後沮授因想要回到袁紹陣營而被曹操殺害。

2、曹操在袁紹大營發現許縣及軍中的某些人員,曾寫信向袁紹表態,他下令將信件全部焚毀,以示安撫反側。

3、官渡之戰後,袁紹僅八百騎逃回北方,後悔不用田豐之言,但逢紀詆毀田豐,結果田豐被袁紹殺害。

4、冀州地區發生反袁的動亂,袁紹率軍平定。

戰役意義

官渡之戰是袁曹雙方力量轉變,使當時中國北部由分裂走向統一的一次關鍵性戰役,對於三國歷史的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影響。此戰曹軍的勝利不是偶然的,袁曹間的兼并戰爭,雖屬於封建割據勢力之間的爭鬥,但它實現了地區統一,客觀上符合人民的願望。[30]

官渡之戰是漢末乃至中國史上有名的以少勝多的戰役,也是曹操與袁紹爭奪北方霸權的轉折點。官渡一戰之後,曹操終於一反之前對袁紹的劣勢,為自己統一北方奠定了基礎。

勝敗原因

曹操在戰事初期處於劣勢,當中全賴三人為曹操扭轉困局——荀彧、荀攸、許攸。雖然三人在官渡之戰中都沒有封賞的史書記載,但並不是所有的功勛都要立刻獲得封賞。

1、曹操於黎陽與袁紹相持,本欲還兵再作打算,荀攸獻計:「今兵少不敵,分其勢乃可。公到延津,若將渡兵向其後者,紹必西應之,然後輕兵襲白馬,掩其不備,顏良可擒也。」曹操依計行事,果然大破袁軍,斬殺顏良。荀攸又在文丑追擊曹操之時,獻策輜重餌敵之計,曹操依計行事,果然大破袁軍,斬殺文丑。又在糧食將盡之時,建議攻擊輕敵的韓猛,劫軍糧、燒輜重。

2、曹操曾經在交戰之時想過放棄,寫信給許都的荀彧。而荀彧卻提醒了曹操:「在戰爭雙方都疲憊不堪時,誰後退誰被動,誰放棄誰滅亡。戰機就在這時出現。」最後幫助曹操尋回信心,繼續堅持。

3、後來,適逢「攸家犯法,審配收系之,攸不得志,遂奔曹操」,於是,許攸投奔曹操。許攸透漏出烏巢為袁紹囤糧之地,應當速速燒掉袁紹軍糧。曹操依計而行,深夜直奔烏巢,放火燒糧,最終,使袁紹不戰自敗。

曹操能接納能人之言,取得最終的勝利,這全在於用人之道。荀攸、許攸皆是人才,獻上計謀,有化險為夷之功;荀彧則具備長遠的戰略眼光,能夠鼓勵和幫助曹操在關鍵時期堅持戰鬥,這是更高層次的人才。由此觀之,人才的妥善任用應該可說是「一計敵萬人」。至於曹操,他是一個懂得運用人才的人才,能接納他人之言,故袁紹兵多也不足為懼,正所謂兵不在多,在乎能否調遣。

歷代評價

官渡之戰是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一文中列舉的中國歷史上「雙方強弱不同,弱者先讓一步,后發制人,因而戰勝」的著名戰例之一。戰爭的勝負取決於雙方政治、軍事、經濟等多方面的條件,但首當其衝的是雙方軍事實力的較量。曹操在官渡之戰中,實力明顯不如人力物力上都佔有絕對優勢的袁紹,但他卻以少擊眾、以劣勢對優勢並最終大獲全勝,其取勝之道是值得後人很好地深思的。

此戰曹操善擇良策,攻守相濟,屢出奇兵,巧施火攻,焚燒袁軍糧草,對獲取勝利起重大作用,集中體現曹操卓越的用兵謀略和指揮才能,是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反觀袁紹,內部不和,又驕傲輕敵,剛愎自用,屢拒部屬的正確建議,遲疑不決,一再地喪失良機。終致糧草被燒,後路被抄,軍心動搖,內部分裂,而全軍潰敗。

對於此戰,歷代名臣、學者也給予各種評價:

同時期的諸葛亮在《隆中對》提到:「曹操比於袁紹,則名微而眾寡。然操遂能克紹,以弱為強者,非惟天時,抑亦人謀也。」

作為曹魏大臣的劉放評價:「以二袁之強,守則淮南冰消,戰則官渡大敗;乘勝席捲,將清河朔,威刑既合,大勢以見。」

曹魏文人繆襲曾作《克官渡》,言曹公與袁紹戰,破之於官渡也。曰:「克紹官渡,由白馬。殭屍流血,被原野。賊眾如犬羊,王師尚寡。沙醿傍,風飛揚。轉戰不利,士卒傷。今日不勝,后何望!土山地道,不可當。卒勝大捷,震冀方。屠城破邑,神武遂章。」

西秦高祖乞伏乾歸曾對麾下諸將說:「昔曹孟德取袁本初於官渡,陸伯言摧劉玄德於白帝,皆以權略取之。」

北魏時期的大臣盧淵評價:「昔魏武以弊卒一萬破袁紹,謝玄以步兵三千摧苻秦,勝負之變,決於須臾,不在眾寡也。」

宋朝理學家范浚認為官渡之戰是以奇取勝,「曹操與袁紹相持官度百餘日,操順而紹逆,故操軍雖不敵而不為寡,然卒所以勝紹者奇也。紹遣淳于瓊等將兵萬餘人,北迎糧運,操自將夜往,攻破瓊等,悉斬之,此曹操之用奇也。」

清代學者趙翼評價:「官渡之戰,袁紹兵十餘萬,曹操兵僅十分之一,擊破之。」

民國史學家呂思勉評價:「淳于瓊等既破,張郃復降,據《三國志》說:袁紹的兵就此大饋,這大約因袁紹的兵駐紮日久,銳氣已挫,軍心又不甚安寧,遂至一敗而不可收拾。曹操攻淳于瓊,固然有膽氣,也只是孤注一擲之舉,其能耐,倒還是在歷久堅守、能挫袁軍的銳氣上見得。軍事的成敗,固然決於最後五分鐘,也要能夠支持到最後5分鐘,才有決勝的資格哩。」

民國小說家蔡東藩評價:「曹操處處能用諫,袁紹處處是愎諫,即此已見袁曹之興亡,不待戰而始決耳!況糧餉為行軍之根本,軍若無糧,敗可立待。袁紹一失之韓猛,再失之於淳于瓊,用人不明,賢否倒置,是尚能與操爭勝乎?劉備能知紹之必敗,其智識遠出紹上;操亦目備為英雄,故紹敗而不急追,反於勢孤力弱之劉備,卻鄭重視之,蹙之於汝南之間,使備不得息肩。操之窘備,亦甚矣哉!彼袁紹既自誤其身,復遺誤其子,身死以後,兩子相爭,卒致覆祚,以坐跨幽冀之袁本初,反不若奔走南北之劉玄德,善敗下亡,卒能創業垂基,與曹氏抗衡終古也!」

重生九零神醫福妻 歷史上,諸如巨鹿之戰、楚漢彭城之戰、官渡之戰、淝水之戰,以及唐太宗虎牢關之戰,之所以成為著名的經典戰例。都是因為一個關鍵性因素「以少勝多」。能不能以少勝多,似乎成為了評價一個將軍或一支軍隊戰鬥力高低的標準。

戰爭本身是一個比較雙方殺傷效能的事情。如果雙方裝備相近,完全靠人力硬拼,一個一個地對砍,那麼結果必然是人多者贏。

1915年,英國工程師蘭徹斯特提出了著名的「蘭徹斯特方程」,這組方程在合理簡化戰場條件的情況下,對兵力與戰鬥結果的關係進行了計算,後來人根據該方程引申出所謂的「蘭徹斯特線性率」。根據這個理論,兵力、單位戰鬥毀傷率和時間都成為左右戰鬥勝負的條件。其中兵力是最直觀的條件。

理論上,在極限條件下,1萬人要想打敗5-10萬人,單位時間內殺傷量必須要是對方的5倍以上。另外,冷兵器時代戰鬥決勝的因素還有許多方面,諸如指揮通信,軍隊陣形,組織順暢程度,雙方地利的優劣,使用的戰術,後勤補給情況,以及雙方將士的心理狀態、士氣等等。所以,我們深入地看許多以少勝多的戰爭,勝利一方即使人力不佔優勢,在其他方面肯定是大大佔據上風,這才能彌補人數的不足。

比如說楚漢彭城之戰,項羽從山東戰場奔襲彭城,以三萬人破諸侯聯軍五十六萬。項羽就是在其他方面佔據了絕對優勢。首先是部隊的組織狀態上,楚軍三萬精兵,項羽親自統率。而漢與五諸侯聯軍,各家諸侯擁有獨立的指揮權,劉邦並不能有效地統一指揮。所以龐大兵員數字和糟糕的指揮體制結合起來,戰鬥力不會線性疊加。猝然發生遭遇戰,鬆散的聯盟軍隊必然敵不過指揮統一的精兵。

其次是雙方的心理狀態上。漢與諸侯聯軍攻破了楚國的首都彭城,巨大勝利使得劉邦等統帥們陷入狂歡狀態不能自拔,「漢皆已入彭城,收其貨寶美人,日置酒高會。」實際上已喪失了應急反應能力。

第三是戰術代差形成的比較優勢。綜合來看,楚軍似乎運用了騎兵奔襲戰術,使得士兵能夠保持充足的體能。比如據《史記·灌嬰列傳》載:彭城之戰後,「楚騎來眾,漢王乃擇軍中可為騎將者。」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漢軍在彭城之戰中因騎兵不足吃到教訓,才痛下決心發展騎兵。

再比如說在南北朝時代,以具裝甲騎為主要代表的重裝騎兵更是體現了兵種戰力差距對勝負的影響。

例如在沙苑之戰,西魏宇文泰以一萬兵力大破東魏高歡二十餘萬人。雙方剛一接觸,西魏軍人數不足的劣勢立即體現出來,本應擔負保衛左軍主將職責的禁軍將領王勵短時間內便遭到敵軍圍攻,最後傷重而死。主帥宇文泰的護衛將軍也都陷入死戰。危急時刻,右軍主將李弼——西魏八大柱國之一,與其弟李標率六十騎具裝騎兵猛衝東魏軍大陣。這個集團衝鋒由於防禦力和速度都非常高,故而威力極強,迅速將敵方大陣貫穿並切割開。東魏軍遭到敵軍衝鋒切割后,大陣陷入混亂,主帥高歡無法行使有效的指揮控制。整個戰場便不可逆轉地走向崩潰。宇文泰因此得以扭轉形勢,以微弱的兵力將對方擊潰。最後,多達七萬餘東魏士兵向僅有一萬人的西魏軍投降。

另外,此戰地形不利也是造成東魏失敗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淝水之戰與沙苑之戰類似,東晉軍充分抓住前秦指揮控制的缺點,創造出決勝的條件。其實前秦動員的總兵力雖說號稱九十多萬人,但都分佈在自益州、荊州到壽春的廣袤戰線上,真正投入淮南的作戰部隊只有二十餘萬人。在洛澗之戰中,前秦梁成所部數萬人,已被晉軍劉牢之部擊潰。故而淝水之戰開戰時,前秦軍減少至十五六萬,東晉則有兵八萬多,只有一比二的差距。

雙方對峙於淝水兩岸時,東晉主將謝玄要求前秦軍稍作退卻,好讓晉軍過河進行決戰。苻堅也想趁晉軍半渡而擊之。雙方都想利用地形做文章,結果是前秦過於託大,既沒有預料到晉軍過河之快,也沒想到大陣一動,再加上朱序這個大內鬼臨陣高呼「秦軍敗矣」,許多不明真相的士兵紛紛大亂,開始不顧一切地往後逃,前秦大陣立時出現崩潰的跡象。

李世民以令人吃驚的膽氣,只率精銳步騎三千五百人迎擊竇建德軍於虎牢關,而竇建德的軍隊多達十萬,雙方比例應該在一比十到一比三十。不過,唐軍的優勢在於,第一地形佔優,唐軍扼守虎牢關天險。第二戰鬥力佔優,李世民的玄甲軍是隋末唐初一等一的王牌部隊,而且在河東、關中屢經戰陣,不論奔襲還是攻堅,都具備極強作戰能力。第三是決策的正確性,李世民看透王世充和竇建德處強中乾的本質,大膽採取兩面作戰的戰略,出乎兩家意料,並成功利用虎牢關割裂王、竇二部的戰役關聯,形成各個擊破的戰略。

戰役結果是竇軍前鋒剛剛被唐軍擊敗,引發局部的崩潰,軍陣中其餘沒有什麼經驗的士兵,便都以觀眾的視角爆發恐慌與逃竄。但這種戰略其實是相當具有風險性的,它建立在對手的無謀與組織度薄弱基礎上,某種程度是一種賭博。比如竇軍內部已有智士看出唐軍的弱點。但竇建德由於種種原因沒有舍虎牢而出滏口,襲唐國關中老巢,導致重兵久駐于堅城之下,白白喪失大好機會。

老話說「兵貴精不貴多」,但不到萬不得已,相信沒有哪個統帥不想讓自己軍隊人數多點。而17世紀之後歐洲軍事領域的領先,其本質是歐洲各國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暴兵能力的飛速提升。 這一次,所有人都是一陣震驚。

在之前楊嘯劈死了兩個抓著龍香的黑衣侍衛時,大家還沒有太注意,

可是現在,周圍的人都看得真切,對於大家來說,一直猶如神一般存在的黑衣斗篷武士,在楊嘯面前居然變得如此不堪一擊。

從地球大災變開始,大家先是在基因商店門口看到了鐵甲武士,鐵甲武士的威力強大,到現在為止都是大家不可以輕易挑戰的。

不過,這些黑衣斗篷男子和鐵甲武士相比,更加神秘,更加強大。

包括黃雯,龍香等人在內,沒有人敢去挑戰黑衣斗篷武士的威嚴,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黑衣斗篷男子就是巫星超高戰力的一個象徵,是巫星的一個符號和標誌,重重地壓在所有人的心頭上,可謂談黑衣侍衛而色變。

現在,楊嘯出現的短短几分鐘內,就已經殺死了三名黑衣斗篷武士。

而且,這個人還是黃雯等人熟悉的楊嘯,這不得不令人震驚。

黃雯等人原本是衝過去救楊嘯的,看到這個情景,一個個硬生生地停住,站立在半空之中。

三王子龍桀也終於從震驚中醒悟過來,一個瞬移,來到了黑衣侍衛們的身旁。

「你,你是誰?」

楊嘯轉過身來,左手牽著龍香,右手拿著青銅神劍,連看都沒有看龍桀一眼,而是柔聲問龍香。

「香兒,你告訴我,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了?」

就像一個大哥哥愛護自己的小妹妹一般。

龍香原本就是膽大包天無所畏懼的,此刻有了楊嘯哥哥在身邊撐腰,剛才所受的委屈便立即湧上心頭,用手指著周圍的黑衣斗篷男子,恨恨地說道:

「楊嘯哥哥,這些人可恨之極,他們要將香兒抓走,此外,他們還大傷了藍欣姐姐,還有本因和尚哥哥,害得他們差點死了。」

楊嘯一聽藍欣和本因受傷,內心的怒火立即爆發而出,冷冷地掃了一眼周圍的數十個黑衣斗篷男子,

「你們敢打傷我的人,我今天讓你們拿命來償還。」

數十個黑衣斗篷男子聽了,內心一陣寒意。

三王子龍桀剛才問楊嘯的話,楊嘯並沒有理會他,弄得龍桀很是尷尬,此刻又聽到楊嘯口出狂言,說是要殺他們,頓時怒吼道:

「臭小子,你到底是誰?你好大的膽子,連我們巫星的人也敢殺,我要讓你們華夏地區的人統統消滅掉。」

楊嘯冷笑一聲,右手一揮,青銅神劍的凌厲殺氣瞬間爆發而出,劈開虛空,刺向三王子龍桀。

龍桀是帝級中級境界修為,手中拿著一把一星神兵,當即一個瞬移,手中神兵同樣激發出一道殺氣,試圖去擋格楊嘯的攻擊。

兩道殺氣交鋒,

「嗤」地一聲,龍桀的殺氣瞬間被壓制。

龍桀連續兩個瞬移,緊急跳開,大聲喊道:

「殺,大家一起上,殺了他!」

十幾個黑衣斗篷男子立即衝過來,數十道攻擊氣浪猶如海嘯一般,對著楊嘯席捲而來。

遠處的黃雯等人看得大驚失色。

周強對龍永軍說道:

「要去幫老大不?」

龍永軍輕笑一聲,

「你太小瞧老大了吧?」

黑金剛要衝過去,金毛獅王拉住它。

「蠢獅子,你拉我幹嘛,我去幫老大啊。」

「笨,老大沒危險,他今天第一次返回地球,正是露臉的時候,要你插什麼手?」

黑金剛撓撓頭皮,有些懵逼地說道:

「還有這樣的說法?」

「聽說老大以前就是這裡的英雄人物,這次算是王者歸來,大展雄風的時候,我們跑上去插手就太掃興了。」

「哦,那我們就一旁看熱鬧了?」

……

龍永軍等人毫不在意楊嘯的安危,黑金剛兩個也一旁看熱鬧,把黃雯等人擔心死了。

她們不知道楊嘯這幾年到底有什麼收穫,雖然楊嘯剛才露了兩手,可是,面對龍桀和十幾個黑衣侍衛的圍攻,還是很擔心啊。

楊嘯和龍桀等人的戰鬥現場,殺氣縱橫,絕對不是黃雯這些王級境界的人可以插手的。

所有人的人都只能遠遠地離開戰鬥現場,緊張地看著。

楊嘯手中的青銅神劍對著洶湧而至的攻擊浪潮橫掃而去,光芒閃現,凌厲的殺氣暴漲百米,直接將圍攻過來的攻擊浪潮劈開。

緊接著,楊嘯伸手一招,

「橫掃虛空」,

「轟!」

一百多米的怪獸巨尾橫空而出,碾碎虛空,對著數十個黑衣侍衛橫掃人去。

楊嘯以前在地球的時候,這招橫掃虛空就是他的成名作,不知道多少人死在這一招之下,認識楊嘯的人對他的金牌魂技非常熟悉。

黃雯、藍欣、本因和尚等人看到楊嘯使出橫掃虛空,內心湧起一股木莫名的激動和親切感。

真的是楊嘯啊!

除了楊嘯,這世界上還有誰會使用如此霸道狂暴的魂技?

楊嘯離開地球的時候連王級境界都不到,現在已經是帝級中級境界。

對於楊嘯來說,他每次提升基因進化的時候,需要的進化能力都是普通人的三倍以上,所以,他的戰力也是遠超同級進化等級的人。

此刻圍攻楊嘯的黑衣侍衛都是帝級初級境界的超級高手,他們在黃雯這些王級境界的進化者面前,的確是猶如神一般的存在,不可撼動。

可是,面對楊嘯,卻讓他們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恐懼。

「轟!」

怪獸巨尾帶著雷霆之威,所過之處,虛空盡碎,橫掃一切阻擋者。

遠處觀戰的黃雯等人看了,一個個驚駭不已。

「這真的是楊嘯嗎?」

「他現在的能量怎麼如此恐怖?」

「看來楊嘯這幾年進步不小啊!」

……

三王子龍桀不服氣,他是代表巫星掌管整個地球的負責人,他就是地球的神,可是,現在冒出來一個楊嘯要挑戰他的權威,他能輕易退讓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