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謝天謝地,一路跑上屋頂,那裏正穩穩地停着那架熟悉的直升機。直升機周圍沒有把守。儘管如此,李錚還是警覺地抽出d9,緩緩地拉開了機艙門。

“靠!” 我在黑暗處等你 艙門被拉開的同時,李錚大罵了一句,身體猛地向左一偏,右手反握d9,狠狠地扎進了一個物體。那個人形物體捱了這一刀,衝我直直地躺倒下來,我見勢急忙躲開,物體重重地磕在水泥地上,沒有了聲息。

看清倒地者的臉龐之後,我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正是寒霜。變異之後的寒霜。

“看來那個什麼凱哥的野心很大啊。”李錚跨進直升機,“快進來。”

我喘着氣點點頭:“他就是十惡不赦。你會不會開直升機?”說着,打算跟隨李錚進入機艙。

就在我一隻腳已經邁進了直升機,另一隻腳也準備擡起來的時候,突然感到一雙手一把扯住了我的腳。驚嚇之下,我條件反射地握緊步槍轉身就想射擊。可還沒瞄準,那雙手立刻放了開來,一張滿是淚水和血水的臉龐出現在我的面前:“求求你,救救我們!帶我們走!”

看清這人的面容之後,我眉頭一皺。她正是凱哥的那個“奴隸”。而在她身後,跪着同樣衣不蔽體的兩個女人,頭髮蓬亂,身上佈滿傷口。儘管如此,仍舊可以看出她們的面容非常清秀姣好。

“莫魂。”李錚見我愣着不動,湊了過來:“該走了。”

“求求你了….”爲首的女人帶着哭腔,再一次死死地抱緊我的小腿,指甲颳着我的褲子:“帶上我們吧…我們做牛做馬都願意….我知道你們是好人!我知道你們是好人!”說到最後,她幾乎是在嘶吼,沙啞的嗓音夾雜着深深的懇求,誰聽了都會動容。

我看看屋頂周圍,再回頭瞥了一眼李錚,一下子拿不定了主意。她們確實很可憐,收留她們應該是作爲一個人類基本的同情心。可如今我們自身難保,況且還有筆記的祕密在身,再者直升機的機艙空間和承載量也是一個問題。凱哥等人隨時都會跟上來,而她們這樣的乞求我又根本無法拒絕。

一時間,我犯了難,傻傻地舉着步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槍聲依舊隱隱約約斷斷續續地從樓下傳來,夾雜着逼近屋頂雜亂的腳步聲。街道上人們尖叫着逃亡,不用去看我也能想象出那一片人間地獄的可怖。

“放手。”讓我驚訝的是,還沒等我開口,李錚的手槍就冷冷地指向爲首女人的腦門:“我不能帶你們。”

春光燁燁盡飛鳶 “李錚!”我不可思議地一下子推開他的手:“你幹什麼?她們很可憐….”

“你要帶,你自己照顧。”李錚盯着那三個女人,眼裏滿是警惕和深沉:“我是個僱傭兵,給錢就做事,爲了沒把握的事情賣命,一向不是我的風格。”

“那你爲什麼拼死救我?”我也怒了,回瞪李錚:“我什麼都沒有。”

“救你,只是執行命令。”李錚扯了扯嘴角,僱傭兵的性格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我絕對不會帶無關的人。”說着,手槍再一次瞄準女人的腦袋:“快滾。”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李錚,一時間感到一陣毛骨悚然。面前的三個女人眼神裏滿是哀求和悽慘,看到黑洞洞的槍口,嚇得放開我的小腿,跪着連連擺手。這麼一個空檔,李錚迅速地關上了機艙的門:“我們該走了。”

門被重重地拉上,帶着一種不容置疑的冷酷和自私。李錚坐上駕駛座,熟練地戴上耳麥,操縱着儀表盤。我卻傻傻地站在原地,趴在窗戶上看着那三個可憐的女人,一時沒有緩過神。她們依舊跪在那裏,只是似乎連哭泣都沒有了力氣。突然,帶頭的那個女人爆發出一陣大笑,隨後猛地站起身朝屋頂的圍欄跑去。“不要!”我雙手拼命地擊打着玻璃窗,卻無力阻止。下一秒,她的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從樓頂飄落,無助中帶着對人世間的憎恨,一時間撕裂了夜晚的天空。

直升機起飛的那一剎那,凱哥等人還是跟了上來。看到直升機已經起飛,氣急敗壞的凱哥擡手就衝着我們開槍,子彈打在機身上,聲音鏗鏘有力。我趕緊低下頭躲避子彈。所幸纔打了幾槍,槍聲就停止了。看來他們已經彈盡糧絕。螺旋槳的轟鳴聲響徹天空,機身搖擺着開始上升,隨着離地面越來越遠,我再一次探出窗口想張望凱哥幾人的動向。

急火攻心的凱哥把所有的氣都出在了那兩個可憐的女人身上。他惡狠狠地抓住其中一個女人的頭髮咆哮着,女人哭嚎着求饒,凱哥嘴裏罵罵咧咧的,絲毫卻不爲所動,一腳狠狠地朝她肚子踢了過去。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並不是我,我也從未想過傷害她們,但爲什麼這時卻感到自己是如此的罪孽深重。我是這麼的善良,善良到在末日裏還考慮別人的生命安危。同時又是如此的殘忍,殘忍到對這一切人情世故都失去了感受。我的身體無力地靠着窗戶慢慢滑落,眼眶泛起一陣溼潤,卻早已失去了哭泣的資格。每個人的同情都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所有的同情本質都是殘忍的。見死不救的是我,隔岸觀火的也是我,哪有資格來憐憫他人?

“去救月亮他們。”李錚回過頭,眼神裏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我看着他,一言不發。我不能責怪李錚,他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早已身陷屍潮,或葬身槍口。或許他只是考慮到我們這隊人的安危,或許他只是不信任那幾個女人,或許長年累月的軍旅生涯讓他的內心變得比常人冷漠,或許……我可以爲李錚找太多的藉口,但此時李錚冷漠的臉只讓我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徹骨的絕望和淒涼,甚至不願意承認這就是自己逃亡路上相濡以沫的隊友,這就是有着幾千年文化的人類社會。

來不及細想,直升機很快到達診所門前。由於街道較寬,且如今街上只剩下殘留的倖存者和大片的屍體,降落起來並不困難。李錚拉開門飛快地跳了下去,我看着他的背影,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也隨即跟了上去。

診所還是我們離開時候的模樣,門上沒有猙獰的鮮血,也沒有被人襲擊的痕跡。我稍稍鬆了口氣,以爲接到月亮之後我們就可以順利撤離。

但天不助人,進了診所我才發現,裏面居然空無一人。

強烈推薦: 「誰要摸你啊。」蘇雨菲臉色一紅,看了下周圍,不敢再繼續這個話題。

雖然她已經答應老媽,不能再跟林不凡有更多親近,可有時候就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他隨便的一句話都那麼撩動自己的心,隨便一個壞壞笑容,都能讓自己心跳加速,小鹿亂撞。

林不凡看蘇雨菲不搭理自己了,正好要去解個小手,立刻就出了教室。

侯飛眼見林不凡出去,立刻快步跟了上去,神秘兮兮地說:「凡哥,你等等我。」

林不凡放慢步子,等著跟上來的侯飛,他以為侯飛也要去上廁所呢,看他上來邊走邊問道:「正好有事問你,那個龍興武館的人確定什麼時候來不?」

「龍興武館?」 揪住指腹小逃妻 侯飛楞了一下,接著趕緊道:「沒呢,他們來了一份帖子。說他們館主有事來不了,要往後再等上個一兩月。」

「哦,沒來也好,省心!但如果來了記得告訴我,我去收拾一下他們,也花不了幾分鐘。」林不凡無所謂地說。

「額!」侯飛口中應著,心中卻哭笑不得。

凡哥,你以為人家館主是之前那些人,那可是後天八品的頂尖高手,超級牛逼的。

關於這個事,他跟父親侯永泰商議過了,決定乾脆不告訴林不凡。

等對方館主來了,侯永泰親自應戰就是。畢竟就算輸在這位館主手裡,也根本不丟人,很正常。

對方功夫那麼高,身份也很高,應該不會欺負他們這些弱者吧。

這樣的話就可以避免林不凡被對方報復。

就算不報復,那也避免凡哥年紀輕輕慘敗。畢竟凡哥實力進展那麼快,給他足夠的時間,以後一定前途無量。

因此侯飛才騙林不凡,說人家延後,其實根本沒這回事,他們打算自己應付,就怕應付不過去。

「凡哥,說回正事,你這泡妞手段也實在太牛逼了吧,簡直驚天動地,難道就不怕班長吃醋嗎?」侯飛回到了自己感興趣的話題。

「吃什麼醋?」林不凡不解。

「看來你還不知道暴露了啊。」侯飛一看林不凡發獃的樣子,趕緊把網上學校貼吧的帖子翻了出來。

林不凡一看內容,鬱悶火大的不行,怒道:「誰發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我跟舒老師可是絕對清白的。」

「哥,騙他們就算了,別連我也騙啊。舒老師對你怎樣,班裡人都看著呢。」侯飛最後忍不住地八卦:「老實說,你跟她到底有沒有那樣?」

畢竟舒雅這樣的女人,多少人做夢都希望能有機會親近。只是看著她,都感覺有點靈魂出竅了。

「有個屁啊!」林不凡沒好氣地丟下一句,說道:「現在得趕緊想辦法把帖子刪了,否則對舒老師名譽影響大了。」

侯飛開始一心只想著林不凡跟舒雅一起的事情比較興奮,沒有多想。現在一聽,好像是這樣。

這事情影響可是非常的惡劣,最關鍵是有圖有真相。就算沒什麼,兩人如此親近。

若是被學校知道了,也可能被直接開除的。

「那怎麼辦,貼吧管理者也不知是誰。」侯飛忙說,每天都有不少學校的學生會上去逛逛,甚至很多離校的也會去。

這帖子已經發了半天多,估計很多人都知道了。就算消滅了貼子,大家手裡都有照片什麼的。

林不凡一下子也沒轍了,說:「你先回去吧,我自己想想辦法。」走了一會,都快走到廁所邊上了。

看著侯飛離開,他正要召喚仙女姐姐求助,看她有沒有辦法。

就在這時,耳邊竟然傳來了關於舒雅的內容。是有人在打電話提到舒雅,等等他剛剛說什麼。

林不凡很快想到對方剛剛說的內容,不由看過去,是個四十來歲的禿子,正是學校的副校長史成。

「輝哥,錢我都已經給了,綠毛他們的醫藥費也出了,可我連舒雅挨都沒挨到啊。」史成邊走邊哭喪著臉說。

他真是氣得要死,本來打算今天繼續英雄救美的。沒想到輝哥突然直接找上門,要他負責那麼多人重重的傷勢。

光治療費都好些萬不止,再加上人家還要求加錢,一下子花去了足足十多萬。花了十多萬能得到美人也值了,偏偏美人摸都沒摸到。

更無奈的是,這個輝哥他根本招惹不起,不敢不給錢。

綠毛,醫藥費,還有舒雅。

林不凡反應極快,立刻想到了昨晚舒雅的遭遇,不由停下腳步傾聽著。

這時史成應該是聽到了輝哥的話,回復道:「不用,輝哥不用了。我決定不用英雄救美這一招,不用堵舒雅家門口了。」

說完他看了一下周圍,這時候已經上課了,沒有旁人。

林不凡一聽這話,終於明白了一切,臉上充滿怒意。

他上次就覺得綠毛混子行為有些奇怪,原來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意外,是史成有意策劃的。

一切都是為了假裝英雄救美。

過了一小會,史成掛了電話,恨恨地嘀咕:「舒雅,你個小娘皮,不但害我多花這麼多錢,竟然還跟一個學生搞在一起,我會讓你知道我厲害的。」

「現在你應該已經到我辦公室了吧,看我接下來怎麼玩你。」史成的聲音非常小,卻沒想到林不凡能聽到。

林不凡聽到這話,也不知為啥,就是感覺特別火大,差點直接上去一頓猛揍。不過他忍住了,決定先跟上去看看。

所以,暫時不去上課,暗中悄悄尾隨在史成的後面。

邊走的同時,他趕緊在腦海中召喚著:「仙女姐姐!」收拾一個史成很容易,但這蔓延的謠言沒法搞啊。

「幹嘛?」

「求幫忙啊,你有沒有辦法幫我刪除一些帖子上面的負面消息。」林不凡趕緊問道,沒辦法,只能靠神奇的系統了,希望她可以做到。

「你是說跟舒雅的事情吧?」

「對,對!」

「既然都做了,幹嘛怕人知道。」

「做什麼做啊,我什麼都沒做。」林不凡哭笑不得。

「沒做也沒關係啊,正好讓大家都這麼認定。到時候,舒雅肯定會被開除,這樣你就可以跟她做了。」

「……」 「仙女姐姐,您可是天底下最漂亮,最迷人,又最無敵強大的姐姐,不會也沒有辦法了吧?」不知為什麼,林不凡就是不想讓舒雅難受,更不想讓她因為自己被開除。

仙女姐姐受到激將,不服氣地說:「哼,誰說我沒辦法的。」

「什麼辦法?」林不凡眼中露出驚喜。

「看在你還算說了幾句實話份上,我就幫你一把。」仙女姐姐說:「在商城道具類裡面有一種叫一鍵清除的道具。你這種小範圍的傳播,只需買一次就足夠了。」

「什麼,還有這個東西?」林不凡之前沒發現啊。

「有的,你升級為初級男人,商城也會進行簡單更新的。」

「行,我去買。」林不凡趕緊去看,只是當他看到上面寫的一萬聲望,還有自己可憐的丁點聲望,一臉的鬱悶無奈。

別說現在,他買調味品剛花光了。就算是之前,也從未有過這麼多聲望啊。

而且看上面說明,這還限定範圍的。自己這事屬於傳播範圍比較小,一次就足夠。

林不凡忙說:「仙女姐姐,這東西太貴了,能不能降價啊?」

「你當我是誰,哪有那權利。再說了,就你個位數的聲望,降價了你也買不起吧。」

「額,可以搞個大促銷嘛,比如五個聲望一次啊。」

「五個聲望,你還敢再誇張點嗎?」仙女姐姐都無語了。

「我這不是沒辦法嘛。」林不凡也是非常不好意思,自己提出的價格促銷的確實有那麼一點低。

「其實還是有一個辦法的,你可以貸款啊。」

「還可以貸款?」林不凡驚呆了。

「當然可以,本仙女身為系統指引者,自帶一定的聲望數,我可以貸款聲望給你啊。」

什麼,還有這種事,林不凡一聽立刻趕緊說:「行,沒問題,你趕緊貸款一萬聲望給我。」

「不急,先說好利息。」

「還有利息?」

「廢話,你去銀行貸款不要利息嗎?不過看在還算知道本仙女最美的份上,給你優惠價,借你一個月,到時候還我二萬就行。」

「什麼,一個月就翻翻了,你怎麼不去搶啊。」林不凡不爽了,這簡直就是高利貸啊。

「愛貸不貸,不貸拉倒。」仙女姐姐傲嬌回應。

林不凡猶豫了一下,想到這些照片帖子等對舒雅造成的巨大不好影響,咬了咬牙說:「好,我貸,快點給我,我馬上就要用。」

「沒問題,馬上到。」仙女姐姐美滋滋地去辦。

林不凡很快發現聲望值多了許多,咦,怎麼有一萬五千多聲望了。怎麼回事,不會是仙女姐姐不小心多給了吧。

不能想,一想就被她知道了。讓她敢收利息,就不告訴她。

「哼,不安好心。」仙女姐姐聲音傳來:「我可沒那麼不小心,那多出的五千聲望是因為你跟三大美女的事情被傳播,漲的。」

林不凡呆了一下,鬱悶地問:「那開始怎麼沒有?」

「開始沒到帳啊。」

「我去,那我現在改成貸五千行不行?」

「不行!」仙女姐姐拒絕完就撤了。

林不凡差點要吐血,早知道多等個幾秒,以後就可以少還五千聲望啊。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辦正事。

他立刻購買了一鍵清除道具。

「請問宿主是否要使用一鍵清除?」

「是!」

「請宿主想一下要清除的相應數據內容,人腦的不包括,而且必須圍繞舒雅的範圍之內。」

林不凡立刻照辦,很快腦海中得來信息,數據已經全部清除了。

他立刻去檢查了一下,網上帖子果然都沒了,照片也沒了。

而且他之前可是仔細研究過說明,這個清除不但會清除網上的,甚至誰手機儲存的照片也會被清除,絕對的神奇牛叉。

只是也有要求,不能用來做壞事。

烏雅的遠古時代 比如,清除違法犯罪的證據。

說白了,系統除了培養宿主成為強者,更要讓他成為一個強大的正義者。

……

舒雅到了史成的辦公室,敲了敲門,竟然沒人,正要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史成過來了。他一臉陰沉,說道:「舒老師,來了。」

「嗯。」舒雅微微緊張,以前史成見到她都是滿臉笑容,甚至帶著一些討好的味道。可今天完全不一樣。

她越來越感覺到不妙,這一次,恐怕難以逃脫了。

雖然她不怕開除,但其實挺不願意這樣被開除的。一是留下了難聽的名聲,其次這裡有林不凡啊。

史成沒有再說什麼,打開辦公室門帶著舒雅進去,同時示意舒雅把門關上,再讓她坐下。

「舒老師,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找你過來吧?」

舒雅微微猶豫,問道:「史校長您說的是哪個?」

「還哪個。」史成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舒老師,您好歹也是教書育人的老師,怎麼能,能做出如此失德的事情。」

舒雅臉色不好看,被人這樣說自然不好受,但也只能說:「史校長是說帖子的事情吧,那真是誤會。」

「誤會,一次是誤會,兩次也是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啊。」

「真的是誤會,不過謠言傳的這麼大,我確實有責任。史校長您要怎麼處理,您就直說吧。」舒雅豁出去了。

史成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嘆道:「舒雅,其實我一直都很欣賞你,也一直有意幫助你。若不是我在暗中默默幫助你,上次你就不只是被校長批評了。可沒想到,你會遭遇這麼多麻煩。這一次,看來又得靠我解決啊。」

其實這次帖子的事情本就跟他有關,他得知有人拍到舒雅跟林不凡一起的照片,又氣又怒,竟然想到了這麼個陰險的主意。

舒雅有些懷疑史成的話,不過沒想到能解決,忙問道:「史校長,您有什麼好辦法?」

「辦法是有,但有點難度。」史成說:「帖子我可以請高手處理掉,但畢竟有不少照片流露在外。一旦學校追究就麻煩了,我必須幫你擔住學校這邊。」

舒雅沒想到史成看起來不正經,關鍵時候還挺幫忙。 “怎麼回事?”看到這個情景,我一下子就慌了,心裏最擔心的還是小雪。之前凱哥吩咐手下要找到小雪,該不會是他們全部被黑衣人帶走了吧?這麼一想,我幾乎崩潰,在診所裏漫無目的地轉了一圈,握着步槍就想衝出去再找到凱哥。

“冷靜點。”李錚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們先回直升機上面去,用對講機和他們聯繫試試。”

儘管心中焦急,可一聽到李錚提起對講機,我還是騰然升起一股希望:“快給我。”

“先上直升機。”李錚帶着我再次朝直升機走去,直到再一次飛離地面,才把對講機扔了過來:“會用的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