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謝靈薇這話頓時讓他們都是大吃一驚。

當下經濟膨脹的速度大約是每年百分之八!

而以前的華融集團每年的利潤率可是百分之七往上啊!

雖說也是在虧損。

但是也遠遠沒有沈義現在虧損的多啊!

這一年頂上過去虧三年的了!

這還了得?

此刻,別說他們兩個。

就連謝晨和沈靜書也都是有些驚了。

雖然他們不參與集團內部的經營活動,但是對於這些事情還是比較瞭解的。

雖然往年華融也是在緩步衰敗,本以爲指望着沈義上臺,推行新的方略來拯救華融的!

沒想到,沈義上臺以後,反而加速了華融的衰落!

這算怎麼回事?

這樣下去,華融集團豈不是用不了幾年就倒臺了嗎?

面的衆人質疑的眼神,此刻謝靈薇其實也有點尷尬。

畢竟沈義的計劃太過超前。

不是一言兩語就能講清楚的。

要知道,她可是聽了沈義一上午的講解,纔是徹底研究明白未來華融的利潤方向。

現在僅憑一言兩語,其實很難跟他們解釋清楚。

老爺子見衆人不說話了,也是站了出來,道:“你們不要亂想!沈義的經濟頭腦不是你們能比的!他在下一盤大棋,到時候我們就看其成果就好了。”

謝遠山這話,顯然並沒有讓他們信服。

反道是讓王東志夫婦二人更是質疑了。

“老爺子,恕我多嘴,我覺得你們還是徹底查一下華融集團的內部賬單爲妙!”

這時候王東志站了出來,又道:“免得被一些有心之人,竊取了其中的財富。”

。。。。。 王東志目光掃向了沈義,眼神中帶着一絲質疑的怨毒。

聽到這話,沈義也是笑了。

自己這是受到質疑了呀。

眼見謝晨和沈靜書二人也是低下了頭,不說話。

沈義就是明白了,看來謝靈薇的父母也是有些對自己沒信心了。

不過沈義並不生氣。

因爲他們並沒有聽過自己的計劃。

如果只是單單看眼前的數據的話,自然會對自己有所失望。

即便是謝遠山,其實也僅僅是因爲對自己的一點信任,所以才相信自己日後能給華融帶來新的明天罷了。

歸根結底,其實他也是有些質疑的。

沈牡丹聽到王東志這樣說了,也是站了出來,道:“靜書啊,你和謝晨可要擦亮眼睛啊!這小子都不知道哪裏冒出來的!你們就敢放任靈薇這樣胡鬧的把實權交給他,這不是亂來嗎?”

王東志聞聲冷哼一笑,道:“怕不是遇到騙子了吧?”

聽到這些極具諷刺韻味的話,謝家一羣人臉色都變了。

謝靈薇道:“姨娘,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們做生意怎麼能只看眼前呢?”

“以前的華融,經濟固定,衰敗等死!現在的華融,一片新生!”

“雖然還未實現大面積盈利!那是因爲網絡時代還未徹底到來!等待網絡時代到來以後,華融集團必定騰飛!”

“到時候的利潤增長率會成呈幾何倍增長!”

謝靈薇現在情緒十分激動。

這一下可把所有人都嚇到了。

因爲謝靈薇在他們面前可一直都是一個乖乖女,還從未發過這麼大的脾氣。

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爲沈義嗎?

“靈薇啊,不是姨娘說你!你怎麼能對未來不確定的事情這麼肯定?你怎麼就能確定未來會是一個網絡的時代?”

“還有,你們計劃裏的那個手機,線上支付,這不扯淡一樣的嗎?用手機就能付錢,開什麼玩笑!手機不就是一個打電話的工具嗎?”

沈牡丹質疑的說道。

王東志也是呵呵一笑,道:“靈薇啊,你說的那些幾何倍的利潤增長,可曾有依據?以前可曾有過類似的客觀案例?”

說道這裏,謝靈薇頓時語塞。

因爲沈義的這個計劃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東西,所以並沒有什麼案例可以參考。

所以她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謝靈薇不禁低下了頭,無言以對。

王東志呵呵又笑,道:“你所說的那些幾何倍的利潤增長率,在我記憶中是從未在哪家公司發生過得,歷史上是沒有的!我想,這些話,應該也是這個叫沈義告訴你的吧?”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沈義。

王東志話裏話外無疑是在質疑沈義是個洗腦的騙子!

沈義把謝靈薇給洗腦了。

謝遠山頓時臉色一片漆黑。

他雖然相信沈義的人品,但是對於沈義的計劃,他其實還是報以質疑的態度的。

一家公司的盈利,怎麼可能呈現幾何倍的增長?

一年利率能增長百分之十以上的就是很厲害的公司了。

更何況要百分之幾百的增長。

這根本不切實際。

謝晨也是搖搖頭放下了酒杯,道:“靈薇啊,看來把華融集團交給你來做,確實還是有點魯莽了啊!我和你爺爺看來都是退休太早了。”

謝晨這話讓謝靈薇頓時臉色蠟黃。

這不是所有人都在質疑沈義了嗎?

這讓沈義如何做人?

謝靈薇偷偷看向沈義。

只見沈義居然神態自若,絲毫沒有受到他們話語間的影響!

是在強裝淡定嗎?


還是腹有良策?

畢竟面對這麼多人,這麼多角度的刁鑽質疑,怎麼着也會尷尬一些的吧?

然而,沈義卻是呵呵一聲笑了。

說自己貪圖華融集團的資產。

這話實在就是有點可笑了。

謝遠山還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雖然他很生氣王東志和沈牡丹的話,但是他又拿不出什麼話來反駁。

他想幫沈義說話,都不知道如何去幫。

沈義道:“看來各位對我的上任是抱有質疑的,這一點我理解!我就問大家一句話,大家既然篤定我我的方略有問題,那麼請問,否定我的理由又是什麼呢?”

沈義說着尋看四周。

四周一下子陷入了尷尬。

王東志道:“呵呵,理由?理由就是你沒有讓華融集團賺到錢!甚至連往年都不如!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沈牡丹也是笑道:“真是有意思!自己在給集團虧欠呢,還跟我們要理由?你自己心裏沒點數?”

此刻他們也是已經不報以優雅姿態了,甚至說話都不在遮遮掩掩,直接開口就噴。

沈牡丹看向沈靜書,道:“靜書啊,不是我說你啊!你們看人吶,那可以一定得好好看準了!靈薇年紀還小,很容易上當受騙!你們可一定要擦亮眼睛!”

說完她又看向了謝靈薇,道:“靈薇啊,你別怪姨娘說話這麼直!姨娘也是爲了你好啊!畢竟你如果上當受騙了,損失的可是整個華融!也會連累千千萬萬的員工的!”

沈牡丹這話說的苦口婆心。

簡直就是一副經典大姨婆“我爲你好”的姿態尊榮。

殊不知,在她家提出這一切之前。

謝家可是一片欣欣向榮,和諧的很。

在他們說完以後,謝家的溫度就冷了。

這也難道是對謝家好嗎?

沈靜書看老爺子有些不高興了,連忙打岔道:“姐,算了算了!今天是簡單的家庭聚會,就先不談集團裏的事了!還是先吃飯的好!”

“對對對!先吃飯,先吃飯把!”謝晨也是連忙招呼,要跟王東志喝酒。

可是,二人都沒有動筷子。

王東志有些惱火了,道:“怎麼了?我對你們好,你們不採納也就罷了,反而有點敵視我們咯?”

“噶?”

這話一出,讓所有人都爲之一驚。

誰都沒有想到,王東志能說出這種直白嗆人的話來。

沈牡丹也是說道:“就是嘛!我們可是一片好心!你們若是被這個小子騙了,吃虧的可是你們!”

“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