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譚校長也知道硃砂是考的京城大學。

只不過,他也沒有想著什麼約著一塊兒來京城。

畢竟硃砂忙著做生意嘛。

這以往讀書的時候,都還忙得經常不到學校來,這怎麼可能專程等著一塊兒來京城。

這在逛天安門的時候能碰上,也可以說真是緣份。

這譚校長一家人,也是第一次來京城,也同樣是因為送孩子來報到,才有機會出來這麼轉一圈。

否則一輩子,不一樣的也是在那樣的小縣城呆過了。

譚師母還笑著跟譚勁松提醒:「以後我們不在,這京城,就你跟硃砂是同學老鄉了,有什麼事,記得要互相幫忙。」

「嗯。」譚勁松應了一聲。

他心想,這事不用說,他也會努力的照顧硃砂。

只是,以往同在一個學校一個班級,硃砂都是那麼獨立特行的一個人,沒有他的照顧,現在,這換到京城來,不在一個學校了,估計硃砂更不需要他的照顧。

結下來的時間,就是硃砂充當嚮導,帶著他們四處閑逛了。

幾人在閑逛,各自關注的點就不一樣了。

李青松主要就是看著各處的商店之類的,看看人家那店鋪是怎麼裝修的,看看人家又有些什麼新款式的傢具。

而譚校長,也主要就是看那些經過的學校了。

不過是小學、中學還是大學,只要經過這些學校,他都不免要駐足看一番。

看著這京城的各個學校,譚校長是再度心生感概,果真這個差距,還真是挺大的啊。

譚師母跟著硃砂一塊兒,也只是感覺兩隻眼睛不夠用,看啥都新鮮。

看著硃砂從容的當著嚮導,替她們一一的介紹著風土人情,譚師母都心生疑惑:「硃砂,你怎麼這也懂啊。」

硃砂笑笑:「以往我來過,比你們多懂這麼一點點,所以才有資格給你們當嚮導。」

說說笑笑中,一整天的功夫,就這麼閑逛過去。

硃砂請客,請譚校長一家在外面吃了飯。

譚校長哪好意思要硃砂請客,堅持要自己去付帳。

硃砂笑道:「好歹我也是一直拿獎學金的人了,這獎金也夠請你們吃飯。」

「你拿獎學金,那也是希望你能好好學習,不要有後顧之憂,不是讓你拿獎學金來請客吃飯。」譚師母好笑的說。

在硃砂的堅持下,還是硃砂請了客。 吃過晚飯後,又是硃砂堅持將他們給送了回去。

這初來乍到,譚校長一家,還是住在學校旁邊的一個小招待所里。

三人坐在小招待所的房間中,作著總結大會。

「勁松,你也看見了,這來了京城,確實大家都是開了眼界。」譚校長搞教育了,無論何時何地,都要作作總結。

譚勁松默默點頭。

今天確實開了眼界。

這見過了以往都不曾見過的東西。

最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居然不是這京城的滿目繁華,而是硃砂出手大方的請他們吃飯。

想一想,這京城的老字號,東西不便宜,可硃砂說請客就請客,真的是一擲千金的模樣。

而自己,年齡比硃砂大,反而還靠著家裡支援。

譚勁松隱隱的,也有了一種要努力賺錢的念頭。

以往,他也只知道努力的念書,努力的考個大學,真正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可硃砂卻是給他們打開了一扇新窗戶,這不僅讀書重要,這努力賺錢也重要,至少,不用再靠家裡給支援。

「不過,你不要被這紙醉金迷的世界給誘惑,你還是需要踏踏實實的學習,所謂的笨鳥先飛,只要努力,幾年過去,你也會成長。」譚校長跟譚勁松說了無數慰勉的話。

以往在學校,還有他這個當校長的老子給照看著,這出來了,以後只能靠著譚勁松自己了。

他們不會再在身邊,也不可能再來仔細的看著譚勁松的一舉一動。

無敵從氪命開始 在這一刻的時候,譚校長就在想,不都說養閨女要操心一點,養兒子可以省心嗎?

可在他看來,李青松養那個閨女,可沒有操什麼心啊,人家那丫頭,獨立特行的,主意正著呢。

反而是自己養個兒子,這第一次放出門,還不免處處擔心著。

「爸,我會努力的讀書。」譚勁松只能跟譚校長如此的保證。

「嗯,有你這話,我也放心了。」譚校長又叮囑著譚勁松:「以後我跟你媽不在身邊,許多事,你自己要學會處理。真正有什麼為難的事,還是去找硃砂,這丫頭,社會經驗比你豐富,進退有度,有她幫著你,我們也放心。」

譚勁松紅著臉連聲答應。

還說他照顧硃砂,結果在父親的眼中,真有什麼事,還得他去找硃砂商量。

****

藍燁估摸著,硃砂已經到了京城報道。

可惜他沒辦法。

還在十天前,他就接著命令,出發去執行任務了。

要事在身,他也顧不得兒女情長。

現在緊趕慢趕,終於是趕著完成任務回來了。

交接完任務后,藍燁第一時間,就給傢具廠這邊打電話。

楊春生在電話中告訴他,硃砂前兩天就動身去了京城報道,李青松陪同著一路的。

硃砂報道后,可以住校,但李青松陪著報道,是不可能住校。

藍燁打聽到李青松落腳的招待所,立刻就開著車趕了過去。

可惜他來晚了一步,招待員的工作人員告訴他,之前李青松已經退了房間,似乎要坐火車回家了。 藍燁借著招待所的火車時刻表查看了一下時間,回渝城的火車班次並不多,一天也就只有這麼一班。

他趕著開車追到火車站。

可惜,他終究是晚來一步,李青松和譚校長兩口子已經結伴,踏上了回渝的火車。

幸好,他也沒有算白跑。

他在火車站,還是找著了硃砂。

跟在硃砂旁邊的,是譚勁松。

之前來京城的時候,並沒有約著一塊兒來。

但既然在這京城碰上,回去的時候,李青松自然是和譚校長他們一塊兒結伴回去。

現在譚勁松就和硃砂一樣,都是過來送父母的。

「硃砂。」藍燁遠遠的就看見硃砂,揚手向她示意,向著她迅速的跑了過去。

硃砂見得藍燁出現在這兒,是極為意外。

之前藍燁出任務的時候,就事前打過電話給她,這陣子可能有事不在。

來京城的時候,硃砂也試著給藍燁聯繫,沒聯繫上,大概也知道他是出任務了。

除了在心中默默的希望他出任務平安歸來,她也沒有別的方法可以幫上忙。

現在,這是回來了?

「李叔走了?」藍燁環視左右,只能這麼確定。

硃砂笑了起來:「真是太不巧,剛好走。」

藍燁無比遺憾。

還想趁這個機會,好好的儘儘東道主之誼呢。

以往一直是他呆在硃砂那邊的小縣城,有一點老往硃砂住的地方跑,有種蹭吃蹭喝的感覺。

現在好不容易李青松有機會來京城,藍燁想努力的儘儘地主之誼,哄好李青松這個未來老丈人呢。

譚勁松剛才是站在硃砂身邊的。

在藍燁來了的時候,不知不覺中,他已經退到了一邊。

「硃砂……要是沒事,我先回去了。」譚勁松低聲跟硃砂說一聲。

「好。」硃砂微偏了頭,對藍燁道:「我們回去?」

原本就是打算送了李青松他們,就各自返校的。

「我們送你。」藍燁側身,高姿態的對著譚勁松說。

作為男人,他當然是能看出,譚勁松隱藏的那對硃砂的愛慕之心。

只要對方發乎情止乎禮,也並不是什麼不可饒恕的罪。

藍燁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對象有多優秀。

如果僅僅是幼稚的以一種趕跑情敵的方式處理問題,那他這一輩子,需要處理的情敵,會太多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更優秀,對硃砂更好,讓硃砂能清楚的明白他的那一顆真心。

「不用了,我知道路的,我自己坐公交車回去。」譚勁松拒絕。

藍燁微微笑了笑,英俊的臉上帶著真摯的笑意:「走吧,我有車,總比你擠公交車好。何況,以往我在你家都吃過飯,大家不用這麼見外。」

在藍燁的堅持下,譚勁松推託不過,還是跟著他們一起上了車。

藍燁問清楚了,譚勁松也是在這兒上大學,只不過跟硃砂不是同一個學校。

這令藍燁鬆了一口氣。

要是譚勁松跟硃砂一個學校,那才真是該擔憂了。

在送譚勁松回了學校后,藍燁雙手掌著方向盤,望著硃砂:「跟我一起回家見見我父母?」 半明半暗的車內光線中,藍燁的雙眼,帶著灼灼的渴求神情。

他是太想著帶硃砂去見家長了。

這是他的誠意。

關於帶硃砂去見他的父母,他已經提起不止一兩次了。

次次硃砂都是回絕了,說是沒準備好。

這去見過父母,兩人的戀情就算是徹底的過在明路上。

在藍燁那專註執著的目光中,硃砂微微一笑:「你們家在哪兒?」

這是同意見藍燁的父母。

藍燁微支了下巴,那弧度漂亮的下巴向著前面微微一支:「就在那前面。」

「那我買點禮物過去。」硃砂微微思考。

這第一次上門,自然不可能空手上門。

這是為人的最基本的禮貌,不關乎對方是什麼人。

硃砂讓藍燁將車停在這邊的一家大型購物商場,她跳下車去買禮物。

藍燁跟著跳下車,關好車門,陪著硃砂一塊兒進去。

這第一次上門,禮物不可能太寒磣,但是,過於貴重,也並不合適。

硃砂問著藍燁家中有些什麼人,有什麼愛好。

「我家人員關係並不複雜。」 總裁的未婚前妻 藍燁慢慢給硃砂介紹著自己的家庭情況:「跟你一樣,我也是家中的獨子,唯一不同的,我的父母都是明事理的人,連同我爺爺奶奶,他們都是很慈祥和藹的老人。」

硃砂笑了起來,黑白分明的大眼帶著幾許嫵媚的笑意:「這意思,你的家人都是非常好,要是她們不喜歡我,那一定是我的問題了。」

這原本就是一句俏皮的笑話,藍燁卻是緊張的捏了她的手:「硃砂,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跟你說他們是好人,我只是不想讓你太多壓力,不要讓你太擔心。」

他這麼著急,硃砂也不由婉爾一笑:「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別這麼著急。」

她能知道,藍燁對於這一段的戀情,一慣是極為重視的。

她拉著藍燁的手,搖了搖,帶了幾許撒嬌的意味:「放心好了,既然你的家人和長輩都是這麼好的人,她們肯定會喜歡我的了。」

就算這些家人不喜歡,但為了藍燁,她也願意去討好一下他的家長。

藍燁不由伸手,輕揉了揉她的秀髮。

他就感覺,此刻他的媳婦兒真是軟萌可愛至極。

平時他的媳婦兒,時刻一副女王氣勢,許多時候是說一不二。

也就只有跟著他在一塊兒的時候,才會不經意的流露出這麼幾許小女人的姿態。

要不是現在大庭廣眾之下,藍燁都想摟著硃砂,狠狠的親上兩口。

「我的媳婦兒這麼好,她們肯定會喜歡的。」

硃砂嬌嗔的看了他一眼:「我和你都還沒有見過父母,八字還沒一撇呢,開口閉口就是媳婦兒?誰是你媳婦兒呢?」

「你啊。」藍燁的眉眼都沾染上溫柔的笑意:「你就是我的媳婦兒,我早就認準了的,錯不了。」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閑話,硃砂還是很快就摸清了藍燁的家庭狀況。

她買了兩罐上好的龍井茶葉,這是替藍燁的父親準備的。

那條上好的素雅花色的真絲圍巾,是替藍燁的母親準備的。 蜂王漿和奶粉,是替藍燁的爺爺奶奶準備的,而那些新鮮的水果,更是必不可少的上門禮物。

看著硃砂零零總總的買了不少的東西,藍燁趕緊搶著去付錢,硃砂阻止了他。

「這是我第一次上門,這是我的一點小心意,怎麼可能讓你付錢啊。」硃砂拒絕了藍燁要主動付錢的要求。

在她看來,藍燁就這麼呆在部隊,每個月就是靠著那點津貼過日子,還要幫助不少戰友,哪有更多的錢。

平時給她買些小禮物,請她吃吃喝喝,大概那點津貼也就沒有多餘的了。

藍燁也沒有再爭。

反正以後,他的錢財都是上繳給媳婦,他的錢,還是她的錢,她怎麼安排,都是一回事。

不過藍燁也是在想,他要不要也去外面掙點錢?

否則,這處處都是硃砂在掙錢,處處都是靠著媳婦,他是不是在吃軟飯了?

最後,兩人是提著大包小包的從商場出來。

本來今天就是周末。

雖然這年頭,還沒有什麼大禮拜的說法,可今天也恰好藍家的父母都在家。

這接著兒子的電話,說藍燁要帶女朋友回來。

最詫異的就是藍燁的父親藍遠山。

他那醬紫色的國字臉透著威嚴之色:「他帶女朋友回來?他有女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藍老爺子和藍奶奶都有些無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