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賀兮禁不住身子一顫,兩朵紅雲從腮邊飛騰出來,暈紅了臉頰,她抿脣笑着,小動作地用指尖在他手心劃拉。

若有若無的瘙癢感讓賀行雲風輕雲淡的眸子眼色沉了下來,他低下頭在她耳邊說道:“彆着急,等晚上。”

賀兮含羞帶怯地瞪了他一眼,道:“專心聽,別辜負了人家的一番美意。”

“還沒結婚,就先管上了。”賀行雲心情頗好,不肯放過逗弄她的機會。

賀兮臉“轟”地一熱,喜惱交加,壓低了聲音威脅道:“以後只有我欺負你的份兒!”

賀行雲低笑出聲,單手環上她纖細的腰身,不着痕跡地撫摸着,過了一會兒道:“把自己養胖點。”

賀兮輕輕掐了他的手臂,不重不輕的力道讓賀行雲舒服地眯了眯眼。就在這時,秦希的曲子也結束了,掌聲如潮。

顧青溪走過來,衝兩人笑道:“兮兮,能不能把行雲借我一會兒。”

賀兮回頭看着賀行雲,後者點頭,對她說道:“累了就上樓去休息。”

顧青溪又是衝她一笑,然後和賀行雲一起滑進舞池。

賀兮被顧青溪的態度弄得有些莫名其妙,這突如其來的示好讓她難以消化,她前後的態度轉變的未免也太快了。

“我聽說你在學小提琴。”秦希突然站到她身後說道。

賀兮轉過身看着她,微笑着點頭,道:“對,不知道秦小姐有何指教?”

秦希拂過大波浪狀的酒紅色長髮,面上精緻完美的妝容讓她看起來無懈可擊,再配上含蓄的笑容,優雅的東方美渾然天成,她看了賀行雲一眼,道:“指教倒算不上,不過,你學小提琴肯定是因爲賀總吧。”

賀兮慢慢摩挲着手裏的杯子,目光也落在杯子上,似乎在揣摩她話裏的意思。

“說起來以前還和賀總一起參加過小提琴比賽呢,不過我們都只參加了初賽。”秦希回眸看着她,態度不顯犀利卻十分明顯,“28分37秒,這是他上場的時間,不知道賀小姐有沒有興趣,光盤我都還存着,可以借給你看看。”

賀兮淺笑不語,直到她把話說完,她才慢慢道:“我對作古的舊事沒有興趣,秦小姐要是實在戀戀不忘的話可以時時拿出來看看,以慰相思之情。殷先生一定也會欣賞秦小姐念舊的優點,說不準哪天就回心轉意了。”

秦希的笑容只停頓了一下,稍後便恢復了正常,“賀小姐說話真是犀利,不過要抓住男人的心可不止要犀利的嘴,男人都喜歡成熟的女人,不管是哪一方面。”

說到最後一句話,她甚至壓低了語氣,彷彿在暗示賀兮不諳世事。面對這樣赤.裸裸的挑釁,賀兮也大方不到哪兒去,上次記者的事還沒算賬,今天她倒蹬鼻子上臉了!

“秦小姐說的對,我可能還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行雲來教導,不過,”她話鋒一轉,道:“我卻知道,聰明的女人會用心去捕獲男人的心,而愚蠢的女人才會針對其他女人。秦小姐,你說呢?”

秦希臉色微變,卻盡力維持着笑容,舞曲也步入尾聲,她快速地說了聲“失陪了”就轉身離開。

賀兮看着她的背影,怔怔出神,今晚上這兩個女人真叫她看不透了,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兮兮。”賀行雲的氣息來到她身後。

賀兮面上堆滿過剩的笑容,眉眼都完成了半月,她輕聲地說道:“28分37秒,這個數字還真是熟悉呢……”

流雲山莊,二樓主臥。

賀兮疊着雙腿坐在沙發上,搖晃着手裏寫着“28‘37‘‘”的光盤,看着對面的男人道:“親愛的,這個光盤裏是不是有一個叫秦希的女人呢?”

賀行雲看着她那小鼻子小眼睛的模樣,心裏卻高興的緊,秦希也不是完全沒有用,小東西這是吃醋撒氣呢,不過她留着這個光盤,讓他挺意外。

萌寶助攻:老婆大人我錯了 “光盤我不是叫張媽清理了嗎?”他道。

“別想轉移話題。”賀兮可清楚,賀行雲不喜歡別人碰過的東西,而這上面的字,從今晚的情況來看,顯然是秦希寫的,他還是保留了五年之久……

“這張光盤拿回來我沒有看過。”賀行雲笑睨着她,道:“你不是看過麼,不知道里面有什麼?”

賀兮語塞,她看到上面標註的時間就直接跳過去,如願地看到了賀行雲,其他的人還關心那麼多幹嘛!

賀行雲走過去,取走光盤,一個擡手,光盤準確無誤地飛進了垃圾桶。而他則是俯身單膝跪在她腿側,單手撐在她背後的沙發上,低下頭湊近她的脣,道:“我覺得我可以用行動證明一下。”

賀兮被他鼻息間噴

灑出的氣息暈紅了臉,她微微別開臉,不敢去看他具有致命誘.惑的眼睛。

賀行雲一手擡起她的下顎,嗓音沙啞而低沉,“兮兮……”

賀兮還是忍不住擡起眼眸,正對上那雙閃爍着奪目的光輝的墨色眼瞳,一瞬間,心智恍惚都被吸了進去……

PS:今天更完了,明天還是萬字。大家踊躍一點兒哦! 賀兮躺在沙發上,看着俯身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情不自禁的吞嚥了一下喉嚨,雪白的肌膚隨之上下起伏,讓賀行雲眸色更加深沉,他撫摸着她的臉頰,感受着指腹下細膩的肌膚。

賀兮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媚眼如絲地看着他,然後側臉咬住他的手指,含住他的食指,模仿着吸允的動作,深深舔弄,不時壞心地輕咬,或者合起兩排貝齒,將他的手指卡在中間,輾轉細碾。

賀行雲呼吸加重,全身肌肉都在繃緊,他雙眼緊緊盯着玩.弄他手指的嫣紅的小嘴,一股洶涌的衝動直逼下腹。

“咯咯!”賀兮含着他的手指突然笑了起來,似乎頗爲得意。

賀行雲薄脣勾勒出一個弧度,狹長的眼眸微微一眯,像只高貴的野豹。輕輕用力拉出手指,不待身下的人兒反抗,接住男人天生的體力優勢將她的雙手拉高,壓緊,束在一起。

賀兮雙頭在鉗制在頭頂,胸口不由挺高,她動了動身體,支起頭去吻他。原本就極度膨脹的欲.望抵抗不住這柔軟的一擊,情愫如奔涌而出的洪水,賀行雲目光灼熱,喘息着看了身下的人一眼,一刻也等不及的,猛地扣住她的後腦勺,狠狠地吻住她柔嫩的小嘴,攻城略地,糾纏不斷,汲取她口中的甜蜜……

賀兮彷彿全身過了電一般,戰慄着去擁抱他,抱緊他,用盡本能去迴應他,脣舌的糾纏發出“嘖嘖”的響聲,氤氳了整間臥室,曖.昧的味道包裹着兩人的身體,讓他們更加靠攏。

一顆一顆撥開鈕釦,賀行雲的脣也開始向下移動,準確無誤地捕捉到她胸口的敏感點,大力的吞噬,吸允,大手也同時鬆開了對她的控制,向下去拉扯她的褲子。

wWW☢ ttκΛ n☢ ¢Ο

賀兮動情地低吟,學着他的動作去拉他的衣服,可惜總是不得要領,半晌也只拉了個胳膊出來。

賀行雲低笑一聲,直起身褪去上身的襯衫,卻壞笑着拉着她的手按到自己的腰上。

賀兮雙眼半迷離,照着他的意思解去他的皮帶,拉開拉鍊,在看到那巨大的一團包裹在包包的布料中的時候,羞赧地再也不肯回過頭。

賀行雲踢去褲子,俯身壓在她身上,又含住她嬌嫩的乳,另一隻用手握住,愛憐的揉捏,卻漸漸加大了力度。

細密的愛撫讓賀兮渾身滾燙,身體深處的膨脹讓她隱隱渴求着,她柔弱地喘息着,顫抖着手抱住他的頭。

“行雲……”她嬌.喘。

“嗯……”聲音低沉喑啞,完全浸透着慾念。

一隻手探到她身下,幾個試探性的挑.逗之後,大手一揮,最後的遮蔽物便離開了身體,他的動作並沒有停住,手指在她的柔軟中尋找着,非常耐心地搜索着。

賀兮的身體突然輕微一顫,他的手指便抵住那個地方,細細地碾磨誘.引。

“行雲……”她擡頭看他,雙眸波光瀲灩絕美,哀求道:“別……”

賀行雲怎麼能輕易放過她,模仿着歡.愛的動作進出着,弄得她喘息不已,嬌.吟聲時而拔高尖銳,時而低啞婉轉,一聲聲都絞着他的欲.望,讓他喘息不已。

終於在賀兮身子猛地弓起的時候,他抽出了手指,貼着她的身體抱着她放到牀上,繼而一個翻身,讓兩人的位置對調。看着趴在身上還沒恢復意識的小人兒,賀行雲只覺得下腹漲的生疼。

“寶貝,自己來……”他低聲誘惑着。

賀兮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意思,身下被熱硬的東西頂着,她艱難地吞嚥着,卻不敢有所動作。

“我……不會……”

賀行雲滿頭大汗,雙眼彷彿淬了情.欲的毒,讓賀兮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她撐着他的胸膛緩緩坐起,嬌羞地抱住胸口,目光落在他下腹的龐然大物上,小嘴不由發出一聲驚呼。

“乖乖的……它會讓你快樂……”賀行雲拉下她遮住胸口美景的手臂固定在身側,輕輕擺動臀部,催促着她。

賀兮的身體早已泛上了粉紅色,彷彿喝醉了般,她紅着臉,咬着脣,微微閉上眼睛,擡起身體,然後主動去接納那堅.挺。

還不等她完全做好準備,賀行雲卻就着姿勢猛力向上一衝,兩人相反的用力讓結合來得異常的猛烈,賀兮只來得及惶急地睜大雙眼,身下的人就開始劇烈地挺動,狠狠地佔有。

她坐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依靠,身子彷彿要被撞散了一樣肆意搖晃,她急切地呼吸着,忍不住啜泣,聲音猶如貓咪般軟糯地呼喚着,“行雲……行雲……”

這樣的聲音彷彿一杯烈酒喝下,讓賀行雲從喉頭到五臟六腑到全身都體會到這種辛辣的燃燒感,然後便是脫繮野馬般的涌到了下腹,他的動作更加劇烈,雙眼赤紅地注視着身上的人,佔有,完全的佔有,狠狠地佔有!

這是他的天使,只屬於他一個人的天使!

賀兮再也堅持不住,身體一軟,倒在了他的胸膛上,而賀行雲一刻也不耽擱地摟着她翻轉過來,含住她的脣又開始另一番猛烈地進攻。

快感一波一波涌上頭頂,賀兮絞住身下的牀單,直覺得被頂撞的難以呼吸,她不由叫道:“行雲……不行了……”

賀行雲眼瞳一沉,鉗住她

的腰就是一番死命的挺動,低沉而又性感地嗓音響起,“寶貝,你剛纔說什麼……”

賀兮知道她是存心報復,羞得無以復加,卻只能重複,“我不行了……”

賀行雲舔了舔她的脣,道:“乖,這纔是開始……”

PS:一更。 113 溫柔繾綣 十五

這一夜賀行雲不顧賀兮的哀求和低泣要了她一遍又一遍,兩人身上的汗水溼了又幹,幹了又溼,賀兮早已叫得喉嚨沙啞,而他卻猶如不知疲倦的野獸般,將自己的火熱一次又一次噴灑在她的體內。

賀兮的接近中午才醒過來的,全身疼,嗓子乾的冒煙,罪魁禍首卻不在身邊,她忿忿地咬了一下枕頭,埋怨那個不懂憐香惜玉的野蠻人。

“我好像聽見有人在說我壞話。”賀行雲的聲音突然想起,賀兮驚喜擡頭,看到他穿着閒適的居家服站在門口,手裏還端着一杯蜂蜜水。

賀兮裹着杯子坐起來,小狗看骨頭似的看着他手裏的蜂蜜水。賀行雲不由勾起脣,將蜂蜜水遞給她,看着她一口氣喝到底,趁着她遞杯子過來的時候,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朝自己一拉,精準地捕捉到她的紅脣,迅速撬開牙關,與她共享蜂蜜水的甜蜜。

一吻結束,賀兮早是氣喘吁吁,緋紅着臉頰,無力地靠在賀行雲的胸口,才一開口,喉嚨就疼得厲害,緩了緩,她啞着道:“都怪你,我都不能說話了。”

賀行雲擁着她的肩膀,啄了啄她的嘴脣,愉悅道:“所以你需要養好身體。”

賀兮紅着臉戳他的胸口,“不幹,以後再這樣,就讓你睡沙發。”

賀行雲捏住他的指頭,任她怎麼掙扎就是不鬆手,像個十足的惡霸。

“你陪我睡。”語氣曖.昧揶揄。

“昨晚你沒戴那個……”賀兮突然想起什麼,低着頭道:“我沒準備藥。”

“有了更好。”賀行雲擡起她的下顎道。

賀兮怔住,手足無措地說道:“我才十八歲,還在上學,要是……”

賀行雲看她慌亂的模樣,朗聲大笑,笑得賀兮差點惱羞成怒,瞪了他一眼道:“有那麼好笑嗎?”

賀行雲收斂下笑容,意猶未盡道:“安全期,沒關係。”

“不過,”他湊到她耳邊低聲道:“讓你把身子養好,就是想讓你給我生孩子。”

賀兮輕推了他一下,道:“我去洗澡。”

賀行雲目送她的背影,笑意不止。

吃過午餐,賀兮正窩在沙發上抓着頭髮背資料,商如旎的電話卻打了過來。

“兮兮,今天你來片場嗎?”她飽含期待卻又小心翼翼的問道。

賀兮這纔想起,自己因爲住院錯過了《守宮砂》的開機儀式,電影早就開始拍了,她這個掛名的負責人卻一次也沒去過。

“今天有我的戲,我想你來看看……”商如旎輕聲細語地說道,頓了頓又道:“你的身體要是沒好的話就算了。”

賀兮聽着她這樣委屈的聲音,心裏一股說不出的感覺,怪怪的,不是反感,更多的是一種憐惜,這種認知,讓她也有些詫異。

“你加油,我會去的。”她乾脆地答道。

商如旎非常高興地掛了電話,賀兮轉頭看着不遠處的賀行雲道:“行雲,你下午有事嗎?”

片刻,賀行雲道:“有個會議。”

“我想去片場看看,”賀兮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好歹我也掛了個名,不去總不好。”

賀行雲點點頭,道:“抽空去看看也好,調節一下。”他指了指她手裏的資料。

頓了頓又道:“所有的事都有人處理,你可以慢慢學,不急。”

賀兮飛奔到他面前親了他一口,道:“那我先走了。”

看着她歡快的模樣,賀行雲輕撫上臉頰,笑容雋永。

坐在車上,賀兮心裏還有些緊張,所以乾脆打了電話給溫苗苗,讓她陪着她一塊兒去。

溫苗苗到的時候,賀兮正蹲在離片場十米遠的地方偷偷觀望。她走過去拍了她一巴掌,鄙視她道:“老闆娘當成你這樣猥.瑣,還真是千古一絕!”

賀兮看着她臉上的憂愁散盡,握着她的手一臉“找到組織”的模樣,“你來了就好了!”

溫苗苗看她沒出息的樣兒,道:“你是屬變色龍的吧,膽子也跟着熱脹冷縮。”

賀兮瞪了她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事不過三啊,你已經鄙視了我兩次了!”

溫苗苗撇撇嘴,伸長着脖子望着正在佈置外景的片場,道:“還沒開始嗎?”

賀兮微微皺眉道:“我來一會兒了,道具早就佈置好了,就是不見開始。”導演和編劇打堆,秦希和景寬打堆,商如旎坐在一邊盯着手機發呆,男主角不見人影。

“過去問問。”溫苗苗推着她。

賀兮被她扔了出來,看着回過頭來的衆人,僵硬地笑了笑,這時導演走了過來,臉色不佳道:“賀小姐,你來的正好,這事兒你必須得處理一下。”

醫行天下 賀兮看周圍的目光全部集中過來,側了側身道:“出了什麼事?”

“周公子拒絕和商如旎演對手戲。”導演稍顯憤怒道:“我說不了他!”

周公子是帝行旗下的王牌影星,全名周紹陽,圈兒裏的人都稱他爲周公子,是帝行捧起來的無可撼動的巨星之一。

賀兮看他有點兒撒手不管的樣子,轉頭看了一眼怯怯走過來的商如旎,放緩了聲音問道:“怎麼

回事?”

商如旎捏緊手機,看着她道:“我已經盡力了,但是周公子總是不滿意……”說罷她泫然欲泣。

賀兮環視了一下片場問道:“他人呢?”

“我在這兒。”一個聲音答道。

賀兮擡眼看過去,是一個穿着長衫的儒雅男子,他面容乾淨,光站在那裏就靜的像一幅畫,難怪能吸引這麼多影迷,但他眼中卻透露着與外表不合的跋扈。

不過大牌有些脾氣也無可厚非。

PS:二更。 114 溫柔繾綣 十六(文)

“我不想和她演。周紹陽自然是認得眼前的女孩子,語氣倒不如之前那麼高傲,卻異常的犀利,“她根本不會演戲,讓她來演女二,簡直是糟蹋這個角色!”

商如旎豆大的眼淚流了下來,緊緊咬住嘴脣,委屈不已。

賀兮看了看這兩人,又略微看了一下週圍人的表情,大多數是持觀望態度。

劇組的人看似都在忙着各自的事,但其實耳朵和眼睛都伸長了往賀兮這兒湊,原因無他,無非想看看這位傳說中即將成爲帝行總裁的女孩子怎麼處理這事兒。

賀兮遠遠地看了秦希一眼,只見她抱着手臂冷眼瞧着自己,嘴角噙着笑容,彷彿等着看戲一般。賀兮自己也清楚,處理好了就能立威,處理不好就等於捱了個甩臉的下馬威,恐怕不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話呢。

“削他!”溫苗苗湊到她耳邊惡狠狠說道。

賀兮微微一笑,壓低聲音道:“正有此意。”

“演到哪一場了?”她擡頭問導演。

全民武道時代 編劇把劇本遞給她道:“女二號挽留男主的戲。”

賀兮翻看了一下劇本,也不看周紹陽,徑直對一邊默不作聲的景寬說道:“你來演。”

此話一出,周圍幾人臉色各異,周紹陽臉色最難看,當即問道:“什麼意思?”

賀兮看都沒看他,提高了聲音道:“景寬,你記得男主角的臺詞吧,這場戲你和商如旎演。”

景寬眉眼沉靜,波瀾不興,並沒有太多的情緒波動,很沉得住氣,他看着賀兮道:“我記得。”

賀兮笑了笑,又對商如旎說道:“去試試。”

商如旎咬住下脣看着她,堅定地點了點頭。

賀兮看了眼臉色青白的周紹陽,轉眸看向導演,沉下聲音,“還不準備開始嗎?”

導演一臉莫名,但也耐着性子走了,指揮着開拍。

賀兮坐在背風處,目不轉睛地看着景寬和商如旎,雖然他不懂演戲,但是也能看得出來景寬很入戲,不僅入戲強,甚至還能帶着商如旎走。她瞟了一眼導演驚喜的臉,微微一笑。

“卡!”

導演喊停,景寬鬆了口氣,看向賀兮,笑道:“我不算太緊張吧。”

商如旎似乎也找到了狀態,一臉欣喜地回過頭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