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賈環哈哈笑道:“要不,你乾脆別跟我了。真要遇到殺手,究竟是你保護我,還是我保護你?”

帖木兒搖頭,甕聲道:“我雖不如三爺厲害,但我還有勇猛,還可以拼命攔着敵人,讓三爺先撤。”

賈環聞言,笑了笑,點頭道:“好,那你就繼續留着吧。晚上你也別去草料房那裏和人擠着睡了,估計打呼嚕也能把人吵死。李萬機一會兒使人給你收拾出一個單獨的小院兒,你一個人住,喝醉了自己在房間裏想怎麼耍酒瘋就怎麼耍酒瘋吧。”

帖木兒聞言,大喜,卻不會說什麼好話,只是嘿嘿的傻笑。

衆人見狀,不由鬨笑起來。

付鼐看着帖木兒笑道:“三爺如此隆恩,該怎麼做你自己心裏當有數,別真的放開了喝個不省人事,三爺出門兒的時候誤了事,縱然三爺不說你,你自己也沒臉再在三爺身邊待下去了。”

帖木兒重重的點點頭,道:“絕對不會,我就嚐嚐味兒!”

一旁,王貴鬱悶無比的看着這夥兒人說說笑笑的高興,卻把他遺忘了。

賈環笑了陣後,道:“納蘭,你在莊子上騰出些大庫房出來,準備接收糧食。呵呵,活人還能讓尿憋死?糧食便宜,酒卻不便宜。釀酒最耗糧食了,咱們把糧食收回來自己釀酒去賣,賺的更多!”

極品神印少主 ……(未完待續。)

w‌w‌w.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

();

read3();

←→

read4(); 解決族務花了小半天時間,才安排妥當。

當然,也算不上累,他不過是動動嘴罷了,真正實施起來,都是李萬機他們出力。

處理完家務,賈環便和韓家三兄弟並帖木兒出門了。

他要去重新裝修好開業的東來順,會一會大秦的九郡王。

去談玻璃生意。

雖然這位名喚贏禟的太上皇愛子,實際封號爲忠禮郡王,但因爲朝野皆知,太上皇喜歡稱他爲老九,所以,大家也更愛稱呼他爲九郡王。

東來順地字號包廂內,賈環見到了這位號稱大秦財神皇子的九郡王。

年紀看起來倒是比忠順親王大一些,想來也是,忠順親王排行老十四,老九自然比老十四大。

賈環笑着和這位面帶笑容,胖乎乎的和彌勒似得的九郡王行了一禮後,就落座了。

“嘖嘖,真不愧是一表人才,怪道父皇他老人家這般寵愛你,竟然連杏兒那寶貝孫女都捨得許給你。呵呵,這樣算起來,咱們倒算是一家人了。杏兒喚本王一身九王伯,你也可以這般喊。”

贏禟似乎和傳說中的那個桀驁不訓,飛揚跋扈,連當今聖上都敢當場頂撞的下不來臺的九郡王相去甚遠。

賈環心裏一凜,笑道:“王爺錯愛了,國禮大於天,現下晚輩卻是不敢僭越的。”

賈環所見過的贏家人,除了贏杏兒外,基本上都是細眉細眼的,帶有女相,不過他們自吹這是大福相。

贏禟也不例外,本來就是細眼,此刻聽到賈環的婉拒,眼睛眯起看人,細眸中放出的光澤,竟是那般的森寒。

然而,賈環卻像完全不曾感覺到一般。依舊自如的收拾着茶盤杯盞,將兩人的茶水填滿後,面色淡然含笑的看着贏禟。

兩人對視了片刻後,贏禟忽然大笑起來。而且笑的幾乎不可自抑。

良久,他才漸漸停歇了笑聲,微喘着氣兒,看着賈環搖頭道:“真真是……父皇實在太偏心,本王也有愛女。緣何不將果兒許給你,偏將杏兒許給你。你前兒個才下了十四弟的顏面,轉眼間他又賠了個女兒。哈哈!你可知,我那當親王的弟弟,如今差不離視你爲眼中釘肉中刺了。”

賈環還是微笑着,卻不接這話,因爲也沒法接。

贏禟見狀,細眼又眯了眯,隨即笑着嘆道:“如今的年輕人哪,當真是了不得!好了。既然你不願和本王做親戚,那咱們就公事公辦好了。你將玻璃方子交出來,本王自去尋匠人去做,每個季度你派賬房來收賬就是。你儘管放心,本王雖然好黃白之物,卻還不會欺壓到榮國子孫頭上。更何況,本王也知道,你不是一個願意吃虧的主兒。怎麼樣,乾脆點!”

賈環很乾脆的搖搖頭,微笑道:“方子不可能交出去。不過銷售上可以一起做,賬務也會很清晰。”

贏禟聞言皺眉道:“不交方子?我九你一,本王纔是大頭,卻要受制於你?”

賈環呵呵一笑道:“還請王爺贖罪。不是王爺九我一,是太上皇九,我一。”

贏禟聞言,臉上的笑容沒了,板着臉看着賈環,冷聲道:“什麼意思?你瞧不起本王?”

賈環搖頭道:“無所謂瞧得起瞧不起。因爲和這個沒關係。生意是我孝敬給太上皇的,不是孝敬給九郡王的。這一點不搞清楚,那生意就不好做了。”

贏禟皺眉道:“本王就是代表太上皇出面的,有什麼區別?”

賈環點點頭,道:“沒區別,但方子還是不能交。”

贏禟不悅道:“你不交方子,算什麼孝敬?”

賈環搖頭道:“九郡王,因爲這生意太大,我賈家一家吃不下,就算再多叫幾家人,也還是吃不下,所以,我作爲晚輩的,纔將其孝敬給太上皇。”

贏禟哼了聲,道:“你倒是有幾分聰明。”

賈環道:“沒錯,晚輩最大的優點,就是有自知之明。”

贏禟怪道:“那你豈不是更應該將方子交出來?不擔干係還能日進斗金,過富貴日子,難道不好?”

賈環道:“這麼大個生意,只專營的話,利潤堪比鹽鐵,甚至更甚。所以,在方子沒有散開前,唯有人間至尊才能收穫最大的利,除此之外,別人卻不能染指。”

贏禟有些糊塗了,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賈環笑了,道:“很簡單,我的底線很低,太上皇如今想要這筆買賣賺點賞人的銀子,那這個生意的九成利就由太上皇受用。等有朝一日,太上皇不需要這筆買賣賺銀子了,那麼這個生意,就只能由當今聖上受用。晚輩保留方子的目的,就在於此。”

贏禟聞言,霍然起身,細眼中凝射出滲人的寒光,看着賈環,一字一句道:“你什麼意思?”

賈環將茶盞中的茶一飲而盡,而後也站了起來,笑道:“王爺,晚輩的意思已經非常明白了。晚輩家族,世受皇恩,只忠於太上皇,太上皇之下,只忠於當今聖上。至於那些含有其他心思的人,晚輩目前雖然管不着,但卻也不想替他們賺銀子,就這麼簡單。

如果王爺還想談,那麼我們就就如何銷售的問題繼續談下去。如果王爺不願談了,那晚輩就先退下,去龍首宮找太上皇,請求他老人家換個人來談。”

“呵呵,好,好的很!都說賈家如今出了個了不得的人物,年紀輕輕就飛揚跋扈的厲害。之前本王還不信,今兒遭卻是不信都不成了。

好,那就談吧。本王看你能談多久!”

賈環能聽出贏禟話裏的意思,他是想說,他倒想看看,賈環還能囂張多久。

賈環垂下的眼簾,掩蓋住了他憐憫的目光。

或許,倚仗着太上皇的寵愛,和某種平衡心理,如今的十四黨過的滋潤無比。

朝廷裏的話語權也非常大,尤其是文官。

吏部和戶部都被忠順親王的人把持着。

可以想象,當今聖上過的是何等的憋屈!

實際上,現在回想起前世紅樓,賈家之所以經歷了十幾年的繁華而後便轟然倒塌。

其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秦可卿之死,但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應該就是賈赦和賈珍等人在最後關頭,甚至還沒到最後關頭,就背叛了當今聖人,暗裏轉投忠順親王這邊了。

後來給賈赦等人定罪,最重大的一個罪名,就是交通外官。

而實際上,紅樓作者曹公所在家族,在雍正帝登基時雖然也經歷了一次抄家,但實際上還能存活下去。

但是後來,曹家當家人不甘寂寞,竟然參與了廢太子之子的謀逆案,才迎來了二次抄家。

這次之後,曹家就徹底的跨了,淪落到舉家食粥度日的地步。

可見,曹家倒閉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爲政治上站錯了對,沒有跟着他們原該緊跟的皇帝,反而暗投了謀逆王爺弘皙。

賈環思量到,紅樓原著中,賈家後來的垮臺,想必也是此等原因所致。

但不管怎麼說,可以肯定的是,忠順王一夥,最後一定是以失敗爲終的。

其實想想都知道,太上皇若有意傳位於忠順王,又何必多此一舉,傳位給當今皇帝呢?

聽說過廢太子的,何曾聽說過太上皇廢掉皇帝的?(明英宗不算,他們是兄弟相殘,並非父子。)

廢太子都已經算動搖國本了,廢掉皇帝,那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維穩,不管在哪個朝代,都是朝廷最看重的事,沒有之一。

所以,賈環根本不在乎。

若是賈家示弱,無力自保,賈環說不定還會與贏禟虛與委蛇一番。

可如今的賈家,雖遠不能說是最強盛時期,因爲最強盛時期是榮寧二公尚在的時候。

但是,賈家的力量也絕對不是什麼人都敢違逆的,足以讓不管當今聖上亦或是忠順王一夥兒,都感到棘手。

因爲賈家的背後,實際上站着的,還是太上皇。

……

“拍賣會?什麼名頭?”

贏禟皺眉看着賈環,疑惑道。

賈環笑着解釋道:“很簡單,價高者得。”

贏禟精通生意之道,聞言細思了片刻,細眼中的眸子越來越亮,似是輕聲自語道:“價高者得……價高者得……一件寶物拿出,讓羊祜們競價……嘶!妙啊!”

賈環還不藏着掖着,道:“我莊子上燒好了幾扇玻璃屏風,屏風內嵌有仕女圖,也有佛道兩教神仙的。王爺,論起金銀來,東城的那些大土豪們,都不如那些和尚道士有錢。呵呵……”

這話只要提一提就好,都不用說透,贏禟的眼睛就更亮了,而後便是放聲大笑。

良久,笑聲罷後,他才眼神複雜的看着賈環,道:“小子,明珠郡主是老十四的愛女,你和她成親,老十四就是你的泰山大人。這層關係你怎麼洗都洗不掉的,那邊也會因爲這層關係不敢重用你。你還是到我們這邊來吧,有你的這些經營手段蓄財,再加上你賈家在軍中的影響力,大事可期!到時候,別說是公位,就是郡王位,我那十四弟也不會吝嗇的。”

……(未完待續。) 贏禟是氣呼呼的走的,對於油鹽不進的賈環,贏禟雖然恨不得給他一拳,可他卻不敢保證,賈環這個小癟三會不會還手……

等贏禟趕着去忙活拍賣會後,賈環才樂呵呵的下樓。

韓家三兄弟還有帖木兒面色也輕鬆了許多,跟着下來了。

剛下樓,賈環就見賈芸滿臉堆笑的趕過來,給他行禮問安。

賈環笑着應了應,眼神卻沒放他身上,而是朝他身後那位粗莽大漢看去。

賈環呵呵笑道:“這位是……”

那大漢滿臉絡腮鬍,環眼如豹,頭髮也是亂遭遭的,看起來也是性格火爆之人,而且多半在下九流行當謀生。

此人雖然性子火爆,但此刻看起來卻緊張的要命,面色僵硬,想擠出一抹笑容,卻怎麼擠怎麼難看。

藥植空間有點田 賈芸倒是伶俐的性子,他怕那大漢衝撞了賈環,連忙道:“三叔,前兒不是有惡客上門嗎?那一遭兒侄兒雖然沒受多大傷,可也見了血回去。在巷子口正好遇到了這位,他叫倪二,是侄兒的街坊鄰居,爲人最是仗義。看到侄兒受傷後,就要給侄兒報仇。我好說歹說,只是個例外,日後再不會有這樣的事了。

可他還是不放心,今兒死活要跟着來看看,不想他竟有這麼大的造化,能見到三叔的面兒!”

賈環心裏有數,這位大概就是所謂的醉金剛了,他面色淡然,微微帶笑道:“看着倒是條好漢,你做什麼營生的?”

賈芸聞言面色一變,擔憂的看向倪二。

兩人雖然交情並不深,但倪二今日來畢竟是仗義所爲。

要是他得罪了賈環,那……

賈芸心裏也是不安的。

倪二聞言面色也是一變,低下頭甕聲道:“小的……小的是個潑皮,專放重利債,在賭博場吃閒錢。專管打降吃酒。”

一旁賈芸偷覷着賈環的臉色,心裏愈發不安了。

一來是替倪二擔心,賈芸如今太知道賈環的能量了。

像倪二這種“人渣”,賈環若是看着不高興。就是出手打殺了,也沒人會替倪二說半個冤字。

二來則是爲他自己擔心,擔心賈環對他交結“匪類”不悅。

可是,倪二畢竟是爲了他而來的,這般俠義。賈芸卻不能生看着他被賈環厭惡遭殃。

硬着頭皮,賈芸目露哀求之色看着賈環,道:“三叔,這倪二雖然做的不是正經營生,可他在坊間卻頗有幾分俠義之名。他與侄兒往日關係並不親密,可見侄兒受傷後,卻願意……”

賈環目光在賈芸臉上淡淡一掃,賈芸就說不下去了,垂頭喪氣的站在那裏。

賈環皺眉道:“你知道他手裏沒有人命?沒有因爲高利貸逼的人家破人亡?”

賈芸聞言連忙擡頭,辯解道:“不會不會。倪二絕不會做這等事……”

那倪二卻不爭氣,雖然臉色難看,卻還是甕聲道:“做過兩遭。”

賈芸聞言氣急,恨恨的嘿了聲,暗道這下完了。

不過還是沒有站出來和倪二劃清界限……

賈環了賈芸一眼,暗暗點頭,又看着倪二道:“那你不去當你的打手,來這裏做什麼?”

倪二這種市井上廝混的人,每天結交的都是三教九流,別的倒也罷。可消息卻是最靈通的。

若換一個權貴,他雖然也怕,但未必有這般畏懼。

可賈環真不同。

不提賈家先祖的威名,但說他前幾日所爲。將忠順親王世子贏朗打個半死,而後還能全身而退。

如今市井中的廝混閒漢就沒有一個不豔羨敬畏的。

而且,賈環連贏朗都敢打個半死還能無事,那麼要是打到他們這些人身上,是不是打死了連燒埋銀子都不用掏?

所以,聽到賈環的聲音。倪二極爲緊張。

只是,他平生爲人光棍兒慣了,最講究一個忠義和磊落。

不願騙人。

是故,方纔纔將實話說出來。

他的確做過兩遭逼死人命的事。

可那個賭鬼,爲了賭博戲,不僅將家當賣幹賣淨,連一個老婆並一雙兒女都賤賣了。

當然,這是他自己的事,不幹倪二什麼。

東廠有位爺 可他賣妻子兒女的錢不還倪二錢,還想着拿去翻本兒,這就讓倪二更恨了。

搶了他的銀子後,那人見什麼都沒了,連翻本兒的銀子都沒了,索性上吊自殺了。

還有一起子,也差不離兒。

倪二原想,賈環若問他逼死的是什麼人,他就將這些說出來,說不定還能得到賈環的賞識。

可誰想,人家根本不在乎這些,直接問他做什麼來了。

他來做什麼?

雖然他確實爲人任俠,可他又不是聖母瑪利亞,見賈芸受傷就巴巴跑來做免費打手。

說白了,他還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

就是看看,能不能遇到賈環,並且再討個體面的差事。

不眠之夜 如今街坊鄰居們誰不豔羨賈芸家?

當初連下鍋米都要問人借的人家,如今竟然買了幾個丫鬟婆子,那病婦人的病也養好了,在家裏當起了太太,專門在家接待每日前來問好的族人內眷。

賈族八房在京,幾百上千號人,如今賈芸家算是這些人中過的最好的一小撮人了。

自然免不了有人打秋風,有人說好話求人辦事……

這且不說,卻說倪二見了賈芸如今這般生髮後,再看看他自己放印子錢做打手賺的那點兒銀子,深深的慚愧了。

恰好,前兒個遇到賈芸滿臉是血的落難,這麼好的機會,他哪有不抓住的道理?

這種拉關係的機會幾乎百年難求!

也是他運氣好,便有了今天這一幕。

聽到賈環的問話後,倪二沉默了稍會兒,就答道:“想來這裏給二爺當個護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