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趁現在楚凌飛掌控自己的身體,妖刀不顧及自己重傷的身體,再一次施展了無上刀意,因為楚凌飛本身就是魔君的修為,自己等人只有尊階,想要對其造成實質性的傷害真的很難,

在刀芒急忙接近楚凌飛的時候,妖刀身體凌空而上,在半空之中急速轉了一個圈,讓刀背拍向楚凌飛,摻雜著無上刀意的刀背狠狠的拍在了楚凌飛的脖頸之上,

理所當然的,妖刀的全力一擊把楚凌飛擊暈了,一切安靜下來之後金童急忙走過去將楚凌飛扶住,慢慢將其靠在牆角,剩下的就靠楚凌飛自己來戰鬥了,兄弟們能幫的只有這麼多了,

「小子,你是沒有機會的,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擁有了神之精血,但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識海之中楚凌飛和血神遙遙相對,彼此怒視著多方,血神優率開口罵道,

現在兩人都很生氣,血神生氣的是楚凌飛清醒了,把自己設計好的事情完全搞砸了,而楚凌飛現在更氣,他忍不了這個傢伙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對自己的親人和兄弟下手,

「哼,這具身體是我的,就算是毀了我也不會讓你得逞的,」楚凌飛也不服軟,強橫的回擊道,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傢伙事如何在自己還無察覺的情況下禁錮了自己的靈魂,

確實,若楚凌飛意識還在的情況下,血神想要強行禁錮其靈魂還是機會很小的,畢竟血神他的靈魂算是外來者,在楚凌飛的識海之中禁錮楚凌飛的靈魂真的很難,但當時楚凌飛和祭血之力融合的時候,靈魂本來就處於飄忽不定的狀態,才讓血神得手的,

甚至楚凌飛都沒發現另外一個靈魂的入侵和偷襲,要不是憐兒那聲音將自己喚醒,到現在楚凌飛還活在血神為他設定好的幻境之中呢,

但現在自己察覺了,並且順利的清醒了過來,雖然有點遲,但還不算晚,對自己更加有力的是這傢伙並沒有順利控制自己的身體,現在在自己的識海中對付這個傢伙還是不算那麼困難的,

雖然血神的靈魂是殘損的,但他始終還是諸神界最強大的存在,手段層出不窮,各種各樣的靈魂攻擊不斷衝擊著楚凌飛,幸虧這裡是楚凌飛本身的識海,識海會保護楚凌飛的靈魂,不然的話楚凌飛早就被血神擊敗了,

饒是這樣,楚凌飛還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只能依靠這識海勉強躲避血神的靈魂攻擊,他的修為還沒到那地步,也沒有對靈魂進行特殊的修鍊,更加沒有靈魂方面的進攻手段,與血神的差距還是很大的,

「你還嫩的很呢,」看到楚凌飛狼狽的樣子,血神笑冷笑兩聲繼續追擊,大量的靈魂攻擊手段接二連三的飛向楚凌飛,他根本沒打算放過楚凌飛,

雖然楚凌飛死了之後自己控制這具身體會更加麻煩,但楚凌飛這顆毒瘤在的話,自己可不只是麻煩那麼簡單了,甚至會有被吞噬掉的危險,

想到這裡血神不想再拖了,他的靈魂嘴一張說道:「靈魂之火,燃盡所有的異種吧,」 熾熱的靈魂火焰朝著楚凌飛撲面而來,遠處的血神已經露出了殘忍的笑容,他沒有絲毫的心慈手軟,他就是想要把楚凌飛現有的靈魂給灼燒殆盡,

在綠幽幽的靈魂之火即將接近楚凌飛的時候,一個身形並不魁梧的影子從後面沖了出來,在背後緊緊抱住了楚凌飛,

在靈魂之火達到的時候背後這個影子猛地一用力,將楚凌飛和自己整個兒換了個位置,楚凌飛到了身後,他是要用自己的身體為楚凌飛擋下這一道致命的攻擊,

「星老,」看到被綠幽幽的靈魂之火附身之後狠心將自己推出去的星魂,楚凌飛眼都紅了,他雖然不知道對面那傢伙的靈魂之力究竟有多強,但被這靈魂之火碰到的話可不妙,

「臭小子,我時間不多了,你聽好了,」慢慢向後飛去的星魂,急忙阻止了楚凌飛的話語,出言解釋道,他知道自己被血神的靈魂之火附身是絕對不可能有生還的可能的,

「我身後這個傢伙就是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血神,當時諸神界大戰之後誰也沒想到他竟然逃了出來,但他現在靈魂石殘損的,很弱,你還是有機會的,」星魂慘笑了兩聲,他知道自己這次真的要告別這個世界了,

看到楚凌飛悲傷的樣子,星魂搖了搖頭快速說道:「待會我會過去,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讓血神自己的靈魂之火去攻擊他,你趁機將他吞噬,你只有這一次機會了,切記一定要謹慎,」

說完這話星魂飛速朝著血神的靈魂疾掠而去,同時出聲喊道:「小子,老夫不後悔,能跟著你這幾年老夫感覺很值的,」

之後星魂就不再言語,不要命的沖了過去,準備拉著血神的靈魂一同燃盡,看到這一幕血神也急了,他知道自己靈魂之火的威力,只要被沾身根本就沒有逃脫的可能,

「老傢伙,你在找死,」血神大聲吼道,但星魂根本沒有把血神放在眼中,雖然他是主神,但確實殘損的靈魂,不然他也不會沉寂這麼多年不付出,而自己非要拉著他一起赴死的話,他還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看到星魂這個老傢伙不要命的過來了,血神不淡定了,亂七八糟的靈魂攻擊手段全部扔了出去,想要阻止星魂的腳步,但星魂已經下定了決心,就是死也要拉上血神這個殘忍卑鄙的傢伙,

所以無論血神釋放出什麼手段,星魂一律不理會,只是往前沖,絲毫不在乎已經被血神的攻擊擊打的支離破碎的靈魂之體,

「不要命的老傢伙,」血神實在沒辦法了,只能遠遠逃遁,準備在靈魂之火將星魂燃燒殆盡之前不讓他近身,

正在這時候,被星魂救下來的楚凌飛不知何時來到了血神後退的路上,毫不猶豫的一掌插進了嚇破了膽的血神靈魂頭部,

靈魂與身體不一樣,想要控制住別人的靈魂就必須讓自己的靈魂之力進入另外靈魂的頭部,這些楚凌飛還是懂的,


但剛才星魂的舉動已經將血神嚇破了膽,他也認為楚凌飛只是一個小渣渣,一個年輕人而已,根本不懂這些,所以他就忽視了這一點,但正是這樣,卻正中星魂的下懷,讓自己拼了老命為楚凌飛爭取來的機會才能得以實現,

「小子,你,」血神的頭部被楚凌飛控制住了,他只能堪堪說出幾個字就再也不能動彈,到現在他真的害怕了,這樣下去,眼前這個毛都為褪乾淨的年輕人真的會把自己吞噬的,

「我可以讓你做神,我把我神格給你,」費了好大的勁兒,血神顫抖著說出了自己的條件,只有楚凌飛被自己的條件迷惑,稍微一放鬆,自己就可以從中脫離出去,然後時刻保持謹慎,用自己的靈魂技能將楚凌飛慢慢耗死,到時候這具身體還是自己的,

但楚凌飛並不是普通人,他已經去過諸神界一次了,也知道神格的概念,若血神將自己的神格交給自己的話,他就永遠都不會再成為神,以血神那自傲的性格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不勞您大駕了,我還是親自去取的好,我不想冒險,」楚凌飛一隻手依舊保持著防備的狀態,緊緊抓住血神頭部靈魂的關鍵,出言譏諷道,

血神的所作所為他可都見識過了,這個傢伙不僅僅心狠手辣,而且陰謀詭計非常多,說不定什麼時候又會著了他的道,

「你…」聽到楚凌飛的嘲笑,血神知道自己的計謀不會成功了,想要再說什麼,但楚凌飛留在他頭部的手猛的一攥,將他即將說的話制止,血神只能雙眼緊瞪,硬是把話咽到了肚子之中,

「小子,不要再拖了,抓緊將他吞噬了吧,遲則生變,」靈魂體已經被靈魂之火灼燒掉一半的星魂急忙出言催促,

「恩,」看到星魂現在的樣子,楚凌飛心疼的應了一聲,專心控制住血神的靈魂移動到一邊,並且控制著他的靈魂坐在了地上,自己緊接著盤坐在對面,這期間楚凌飛一直都很謹慎,手上動作幅度很小,免得被血神掙脫出來,

血神現在急了,他知道楚凌飛要著手吞噬自己了,這是自己留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一絲靈魂了,若是被吞噬的話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小子,我認你做主人,成神路上我我你開闢道路,佛來殺佛,神擋殺神,」血神不能再強裝下去了,他竟然放下了自己主神的架子,準備認楚凌飛做主人,

只要活下來就行,無論以什麼樣子苟延殘喘都行,血神現在只想活著,至於以後的事情,他可不相信眼前這個小子能夠禁錮住自己這個主神來當他的手下,到時候自己依舊能夠衝上諸神界去報仇,

對於血神殘魂的利誘楚凌飛並沒有心動,現在他已經在凝聚魂力,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夠將血神殘損的靈魂給吞噬掉,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啊,吞噬他人的靈魂向來都是很危險的,這麼好的機會楚凌飛怎麼會放過呢,更何況還是主神的靈魂,

而且楚凌飛根本就不相信這個傢伙說的所有話,他就是一個卑鄙的人,哪裡來的誠信可言,雖然他開出的條件很誘人,

看到楚凌飛並沒有被血神迷惑,開始專心吞噬其靈魂了,星魂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知道這次自己賭對了,楚凌飛絕非池中之物,假以時日他至少也得是主神級別的存在,甚至能夠達到所有主神夢寐以求的境地,那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

由於血神本身的靈魂就是殘損的,即使其中靈魂之力再強也是殘損的,楚凌飛吞噬起來沒有發生任何的意外,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力變得愈發強橫,讓他更加意外的是,血神靈魂剛才用過的靈魂攻擊手段也化作了玄奧的語言鑽進了自己的靈魂之中,看來自己選擇了吞噬血神是一個極為正確的選擇,

過了一會,星魂的身體之上綠幽幽的靈魂之火慢慢消失,跟隨著消失的還有星魂的靈魂,現在星魂只剩一個頭顱還在楚凌飛的識海之中飄蕩,毫無懸念的上面布滿的噁心的靈魂之火,

這時候,楚凌飛緩緩睜開了雙眼,星魂打眼看去就能夠明顯感覺到楚凌飛變了,雖然說不出哪裡發生了變化,但確實變了,至少比以前更加強大了,靈魂更加穩固了,

楚凌飛醒來之後也看到了漂浮在自己眼前的星魂,雖然只剩一個頭顱了,

「星老,」楚凌飛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奔到了星魂的身邊,也可以說是頭部旁邊,

現在楚凌飛心裡並不好受,雖然自己吞噬了血神的殘魂讓自己的靈魂更加穩固,但代價卻是讓星魂消失,這個代價太沉重了,他寧願自己不吞噬血神殘魂也不想看到星魂消失,

就這樣,楚凌飛雙手顫抖的放在星魂頭顱兩側,身體更是控制不住哆嗦,星魂至死自己都一點辦法也沒有,甚至都不能在他死之前碰他一下,

「小子,不要傷感了,你的路還長著呢,老頭子我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對於這個世界沒有多少留戀的,呵呵…」看到楚凌飛心疼的樣子,星魂就已經心滿意足了,雖然他說自己沒什麼留戀的,但他還是很捨不得楚凌飛這個臭小子的,

同樣,楚凌飛對於這個亦師亦友的星魂更是難以割捨,他已經習慣了和星魂胡鬧,習慣了在自己迷茫無措的時候有人會為自己指點迷津,讓自己在迷霧之中還能夠順利前行,

但以後都不會再有了,這只是星魂臨死前唯一能和自己說話的機會了,

星魂慢慢搖了搖頭說道:「你不要傷心,能夠跟隨你我已經很滿足了,這是我上一輩子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他雖然是界王神的武器魂魄,但現在已經屬於楚凌飛了,更不要說現在這個主人更不是界王能夠相比的,他身上有一種魅力,總是能夠讓別人心甘情願的為了他賣命,這就是王者氣質,領袖的風範,

「大男人可能這樣子,」看著楚凌飛微微泛紅的雙眼,星魂苦笑道,「我死後星輪還會產生一個魂魄的,還是會幫助你的,」

「你的意思是你還能重生,」聽到這話楚凌飛吃驚的問道,

但星魂卻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不,那個魂魄將不再是我,是你自己培育出來的,只屬於你自己,另外,你還要小心界…」楚凌飛正專心聽著星魂臨死之前的教誨,他的聲音突然斷了,僅存的一點靈魂也慢慢的消散在識海之中, 看著星魂慢慢消失了,楚凌飛的心猛的跳了一下,神情傷感的站在識海之中看著星魂消失的地方,

雖然他吸收了血神殘損的靈魂,而且血神遺留下來的神格也被楚凌飛收了起來,但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與星魂在一起的一幕一幕又一次出現在了楚凌飛的腦海之中,

遙想當初自己第一次感受到星魂存在的時候,是如此的惶恐,沒想到自己體內竟然還有一個人存在,但現在一切都如過往雲煙一般,一去不復返,以後再也沒有一個學識廣博的老者在自己識海之中教訓自己了,

呼~

楚凌飛長舒了一口氣,靈魂從識海之中走了出來,又恢復了身體的掌控權,

看到楚凌飛再一次睜開了眼睛,金童急忙從他身邊跳開,一臉戒備的看著楚凌飛,

楚凌飛沖著他笑了笑,拍了拍身上的土從地上站了起來,現在他可沒心思拿金童這個活寶開玩笑了,

在身體剛剛動的時候,疼的楚凌飛直咧嘴,渾身很多傷口都是當時血神控制著楚凌飛的身體自己造成的,同時脖頸處更是疼痛難忍,楚凌飛也知道應該是剛才他們為了擊暈自己擊打的地方,

但楚凌飛絕對不會想到妖刀為了達到最大的效果竟然用無上刀意來擊打自己的脖頸,要是手法把握不準的話搞不好會把楚凌飛腦袋給砍下來的,

「老大,你終於好了,」看到楚凌飛那苦澀的笑容,武易知道這就是自己的老大,他大步跑過去直接給了楚凌飛一個熊抱,將其抱的緊緊的,

從剛才陷阱開始,受傷的一直都是楚凌飛,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楚凌飛所經歷的他們絕對不會想象的到的,而且他們也不知道星魂的存在,更不可能知曉星魂為了幫助楚凌飛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雖然這些都不知道,但他能從楚凌飛苦澀的笑容之中多少讀出點什麼,自己這個老大的秘密太多了,能夠讓他有這個情緒的絕對是某種感情破裂了,

「小桃呢,」被兄弟們簇擁著,楚凌飛拉過金童急忙問道,

「小桃她…」被問及紅桃夭,金童有點尷尬,他慢慢的低下了頭,伸手朝著後面指去,

身在後面照顧紅桃夭和憐兒的毒玫瑰說道:「不止小桃,連同憐兒在內,兩人到現在還是昏迷不醒呢,」

慢慢將金童推開,楚凌飛急忙走到了毒玫瑰面前,一眼就看到了臉色蒼白的紅桃夭,她衣襟之上還有著剛才的血跡,楚凌飛蹲下身子,將雙手放在紅桃夭的背部,準備替她療傷,

但楚凌飛卻驚訝的發現紅桃夭並沒有受傷,但現在就是昏迷不醒,

「你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看到楚凌飛望過來的眼神,毒玫瑰攤了攤手回答道,

「那她是如何昏迷的,告訴我,」楚凌飛站起來一把將金童提了起來,厲聲問道,一直以來都是楚凌飛和金童負責照顧紅桃夭的,平時紅桃夭都是陪伴在楚凌飛身邊,

但在戰鬥的時候金童還有一個責任就是保護好紅桃夭,現在紅桃夭昏迷了,楚凌飛心急之下做出了如此粗魯的舉動,

「你到是說啊,」看到金童糾結的模樣,楚凌飛就來氣,究竟是緣故讓紅桃夭昏迷的啊,為什麼金童現在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武易走上來,慢慢將楚凌飛高舉的手按了下去,將金童拉下來說道:「你就不要再逼他了,這事和他沒關係,」

「那究竟是怎麼才這樣的,」現在楚凌飛真的很生氣,紅桃夭昏迷不醒,但渾身一點傷害也沒有,毒玫瑰已經給他輸入靈力治療了半天,但還是一點效果也沒有,

武易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開口說道:「是你,在你身處陷阱的時候紅桃夭就莫名其妙的吐了一大口鮮血,后來你被陷阱壓爛的那一刻她彷彿迴光返照一般,就準備衝上去,可是剛走兩步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到現在還昏迷不醒,」

考慮了半天武易終於決定將真實的情況告訴楚凌飛,因為楚凌飛現在情緒很不穩定,雖然武易不知道星魂的死亡,但楚凌飛很暴躁,現在看到紅桃夭昏迷不醒,就更加難受了,

雖然告訴了這些,楚凌飛會更加難受,但那也比誤會自己的兄弟更好,因為感情這東西,經不起折騰的,一旦支離破碎之後,想要再次彌補那可是比登天還要難,

聽了武易的話,楚凌飛呆了,又是自己,又是因為自己,星魂的死是因為自己,現在紅桃夭和憐兒昏迷也是因為自己,難道自己真的就是一個災星嗎,只會給自己身邊的人帶來傷害嗎,

「哈哈…都是我,都是因為我,」楚凌飛仰天長嘆,癲狂的大笑起來,旋即痛苦的蹲下了身體雙手抱住雪白色的頭髮,低聲抽泣著,

數不清的銀絲被楚凌飛撕扯下來,不覺間落了一地,

「老大,不怪你的,怪公輸家的陰謀,怪佔據你身體的那個可惡的傢伙,」看到自己的老大蹲在那裡痛苦的樣子,蒼穆走過來,蹲在楚凌飛面前,他理解楚凌飛現在自責的心情,想要安慰一下,

「你們先回去吧,我在這裡靜一會,」楚凌飛不容置疑的話語傳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他們竟然生不出一絲反抗的情緒,這就是楚凌飛吸收了血神殘魂帶來的效果,只要摻雜進靈魂之力的聲音,就有著主神多年以來的氣息,

「老大,你…」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不然我饒不了你的,」看著還要準備勸慰自己的幾人,楚凌飛緩緩的搖了搖頭,就地盤坐了下來,現在他的心很亂,就如同一團亂麻,他要利用很長一段時間將這些情緒梳理梳理,

不然的話楚凌飛會被自責沖昏了頭腦,就像剛才一樣變得極其暴躁,甚至會忍不住對身邊的人出手,他現在心裡感覺非常的不平衡,為什麼每次自己平安歸來的條件都是自己身邊的兄弟和朋友們受到傷害呢,為什麼就不能讓大家全部安安全全的跟著自己回去呢,


金童還要再說什麼,妖刀急忙走到他眼前,看著他擔憂的眼睛緩緩的搖了搖頭率先朝著外面走去,那意思很明顯了,老大既然這樣做了就有他自己的理由,妖刀選擇了無條件相信他,

這間小房子內在幾個呼吸間就變得異常冷清,剛才一切的戰鬥痕迹依舊曆歷在目,妖刀和金童被甩出去的牆壁還在不斷的往下掉落這碎石,原本將楚凌飛身體壓爛的陷阱還靜靜的躺在那裡,下面一灘灘還沒幹掉的鮮血還是那麼耀眼,

楚凌飛慢慢轉頭,將房間之內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中,原本他們好好的,來這裡只是為了來救擎攝夢的,為什麼現在又來到了這裡呢,難道就是為了探索這片不知名的神秘土地嗎,

自己變強又是為了什麼呢,連自己身邊的人多保護不了,那什麼狗屁變強又有什麼用,他可不想在自己站在天地最巔峰的時候身邊一個人也沒有,那不是自己想要的,楚凌飛想要的是在自己飛黃騰達的時候兄弟們依舊能夠和自己肩並肩作戰,伊人依舊能夠小巧依人的偎依在自己的懷裡,

但從開始到現在經歷的這麼多事情,楚凌飛那顆堅定不移想要變強的決心鬆動了,自己這麼拚命的搏鬥下去真的是明智的嗎,從剛開始的尹雪芙,到現在的星魂,都離自己而去了,而且憐兒和紅桃夭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之下,這都是自己造成的,假如自己當時不搞這麼多,安安穩穩的呆在卡斯拉成那將會多好啊,

可惜時間不能夠逆轉,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尹雪芙和星魂也離自己而去,那後面的所有自己是不是該放手了呢,只要自己放手了,剩下的人將不會再受到任何傷害的,那樣楚凌飛就可以和兄弟們打鬧喝酒,安安穩穩的教憐兒修鍊,閑暇之時和小桃出去遊山玩水,

這種思想在楚凌飛意識中越來越重,他漸漸的認為自己這麼多年以來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的,他認為自己走在變強的路上慢慢迷失了自我,也害了自己的兄弟們,害了星魂,

就這樣楚凌飛慢慢閉上了雙眼,一種死灰的氣息漸漸散發了出來,他已經準備放棄了,他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為自己而受到傷害,

這是一種修鍊者不該有的狀態,楚凌飛一時間想不開,竟然陷入了這個情感的心魔之中,而且還在不斷的沉淪,這樣下去,他的修為將會如同東流逝水一般慢慢消散,最終所有修鍊的根基將會全部消失,

突然,楚凌飛猛的睜開了眼睛,愣愣的看著上空,彷彿星魂在看著自己,他突然想到了星魂臨死之前對自己說的話,他不能辜負了星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