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超大型忍術的對撞,連渾厚的冰層都在餘波中呻吟起來,一道道綿長几百米的裂痕出現在冰面上,春野櫻凝聚的冰山已經隱隱有解體的徵兆……

與大蛇丸的火遁聯袂而來的是萬蛇的進攻。

火球剛剛被櫻攔下,她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腳下便傳來一陣震動,下一秒,萬蛇的巨口便怒張著,從冰層下暴起,要將少女一口吞入肚裡!

春野櫻反應極快,在冰層顫抖的瞬間,便發力跳起,躲過了這一擊。

巨蛇長著菱角的頭部從櫻身前竄出,一口咬空。

「沒咬中……反應好快!」萬蛇心中一驚,身子的動作卻絲毫沒有停頓,一擊落空便迅速縮回腦袋,躲進冰層深處。

「想跑?」

春野櫻冷笑,剛才應付大蛇丸的進攻,才讓它撿回一條小命;不老老實實躲在下面,還敢冒出頭來進攻,簡直是不知死活!

她把雙手合在胸前,連續變換手印,又一次從陰封印中提取出大量查克拉出來:「冰遁-冰人之術!」

腳下的冰塊悍然崛起,隆成巨人的形狀,接著進一步被櫻細膩的冰遁形態變化雕琢成少女自己的模樣。

這是模仿初代火影的木人之術創造的忍術,雖然比不過初代以木遁壓制九尾的凶威,不過也同樣威力十足!

春野櫻就站在巨大化的自己的巨大額頭上。

她的手猛地一揮,冰山便層層綻開,將隱藏在冰層深處的紫紋巨蛇袒露出來。冰之巨人伸手一撈,便握起萬蛇,右手指尖化作冰刀深深地刺入巨蛇的血肉當中,頓時響起了一陣陣巨大的破帛之聲和血肉撕裂之音,傷口處霎時間血流如河,洶湧噴出!

冰巨人將巨蛇牢牢實實地抓緊,提到手上。

萬蛇吃痛,劇痛激起了它的凶性,便反身一繞,纏上冰巨人,粗壯有力的身軀在冰人身上嚴嚴實實圍了幾圈,反而將冰人死死纏住!

它發狂地使力,纏著冰巨人的身軀驟然收縮,將冰塊擠壓得咯吱作響,巨蛇接著便張開血盆大口,幾乎張至一百八十度,再度咬向站在冰巨人頭部的春野櫻!

帶著惡臭的腥風陣陣襲來,櫻頓時眉頭一皺。

「用風刃激流切斷你,還可以被接上的話……那就將你徹底打個稀爛好了!」春野櫻冷冷地說道。

面對巨蛇的吞噬,她不閃不避,反而從冰巨人頭上跳起來,迎向了萬蛇瘋狂的蛇吻!

「忍體術-天守腳!」

這一次,她用的是將破壞力完全集中在腳尖的怪力術,傳承自綱手,一腳能踢出斷一座小山的重踢!

砰——!

萬蛇堅韌而有力的上顎迎上了一股無可抵擋的沛然巨力。

鋒利堅硬的牙齒在那足以移山倒海的巨力面前彷彿豆腐一樣脆弱,瞬間便被一腳踢斷。少女的重踢威勢不減,轟到萬蛇嘴裡厚實的肌肉層上,柔韌有力的肌肉霎時間碎成肉渣,糊作一團;然後繼續以雷霆萬鈞之勢撞上骨骼,將堅硬的骨頭像麵條一樣搓揉、變形,碎成齏粉。

春野櫻這一腳踢上去,便是摧枯拉朽地把萬蛇的嘴巴,連同它的半個腦袋,一同轟成了血肉模糊的肉醬!

砰!

毫無防備的萬蛇生受了這一腳,頓時深受巨創,已經只剩半口氣;奄奄一息之際,無力地化作一團煙霧,消失在這裡,通靈回到了龍地洞。

只留下一片狼藉的冰層。

以及春野櫻和她身旁殘破不堪的冰巨人。

少女深呼了一口氣,接連的大動作,即便是有陰封印在提供充足的能量,她也仍然感到有幾分氣喘起來。

她平復下起伏不定的胸口,便把視線放到了遠處站著的大蛇丸身上。

與萬蛇這一番打鬥下來,大蛇丸已經趁機在旁邊準備好了他的忍術。

(第一更!為【蒼海逆】加更!)

(進入加更狀態,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

總裁暮色晨婚 (求月票,求訂閱!)

(每200月票加更一章!) 「穢土轉生。」

春野櫻看到大蛇丸身前立著一個棺材時,便馬上意識到了他要使用的忍術。

她平靜地道出這四個字,心潮卻遠沒有表面上那麼風輕雲淡,波瀾不驚。

櫻當然知道這個術的威力。

事實上,她一直有在收集這個術的資料,想在不久后申請學習這個禁術。

不過,跟大蛇丸和二代火影不同,她學習這個術,將死人召喚出來,不是為了讓他們幫忙戰鬥,而是想要獲得他們的知識和智慧!

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把這個術單純地用於戰鬥,實在是暴殄天物;用它來一時地增加戰鬥力,不如利用他們獲取知識和指點,永久地增加自身的力量!

尤其是用它來學習失傳的忍術,更是省了許多收集資料、慢慢還原忍術的過程。

春野櫻認為這才是這個術最大的價值。

不過,以大蛇丸這樣的身份,恐怕也只能強行操縱轉生的死者進行戰鬥了,想要得到死者的知識?春野櫻不覺得,他之前通靈出來的兩位火影或者其他非親非故的死者會好心幫助、提點這個木葉的叛徒。

像櫻這種根正苗紅的木葉之人,還有可能得到那些死去的木葉忍者的認同;大蛇丸這樣,就是眾叛親離的代表。

所以他召喚出來的死者,必須泯滅其自我意識才能被他操縱於戰鬥!

「這次是把誰召喚出來了呢?」春野櫻望著微微打開了門板的棺材,心中想著。

中忍考試的時候,因為三代沒有使出屍鬼封盡來跟大蛇丸同歸於盡,所以大蛇丸召喚出來的兩位前代火影的靈魂並沒有被死神封印到肚子里,仍然可以被召喚;這是櫻的穿越帶來的蝴蝶效應。

大蛇丸對初代和二代火影的研究最多,所以不出所料的話,他召喚的仍然會是這兩位中的一個;當然,別的強者也有可能,大蛇丸連再不斬都沒有放過,要過來收集他的屍體組織,恐怕別的高手他也有所記錄。

從實力上來說,初代明顯比二代火影強得多,但是據綱手的介紹,大蛇丸穢土通靈出來的兩位火影,離他們的巔峰戰力差得很遠,無論召喚出來的是哪一位,表現出來的實力都不會相差太多……

那麼,應該是他了……

春野櫻深吸一口氣,看著大蛇丸操縱下的棺材板緩緩打開,露出了裡面的人影。

大蛇丸手扶著棺材,微微喘著氣,使出這個禁術之後,他身上的查克拉感應已經降低了不少。

連續的幾招大型、超大型忍術接連使出,即便是對於大蛇丸這樣的忍者,也要緩上一會。

不過,他的氣勢卻絲毫沒有低落下來!

「呵呵呵呵……」他低笑著說道,「木葉曾經的水遁宗師,和新一代的水遁天才,到底哪一個更厲害呢?」

二代火影千手扉間從棺材中走了出來。

「穢土轉生……又是你這個叫做大蛇丸的忍者嗎?」二代火影回頭望向大蛇丸,冷淡地說道。

「猿飛真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呢!猿飛日斬死了嗎?」

「三代火影沒有死,他已經退休了。」大蛇丸沒有回答,反而是春野櫻遠遠地答道。

迷糊新娘:俘虜黑道冷情人 二代火影轉頭望過去,目光從少女年輕的臉上劃過,落在她系在脖子上的木葉護額上面。

「是木葉的忍者啊……」二代火影嘆息著說了一句,「我開發出來的忍術,本意是用來守護木葉,沒想到竟然屢次被用在對抗木葉忍者身上!」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對面那個木葉忍者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實力卻很驚人,即便是他自己,在這個年紀也沒有這麼強!這至少說明木葉後繼有人……

「那麼,你是誰呢,年輕的木葉忍者!」千手扉間問道,眼神停留在櫻額頭上紫色的神秘印記上面。

這個熟悉的忍術……他敏銳地感知到它的存在,那是陰封印吧?如此說來,這個粉色頭髮的少女,豈不是她的弟子?

「我是春野櫻,綱手大人的弟子。」櫻敏銳地察覺到了他的視線,便解釋道,「綱手師傅已經接任第五代火影的位置了。」

果然如此。不過……

綱手成了火影?二代火影頓時有幾分錯愕:猿飛啊,你把綱手選為新一代的火影,真的沒問題嗎?

他剛剛放下的對木葉牽挂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總之,村子沒有被綱手賭博輸光吧?

千手扉間正想繼續說下去,卻被大蛇丸打斷了。

「她是木葉新生代中最強的一位,也是使用水遁的忍者……」大蛇丸插話道,接著揶揄了一句,「而且,也跟你一樣喜歡開發各種危險的忍術呢!」

「你們應該有很多共同語言……不如留到戰鬥中再交流好了!」他冷笑著說道,「閑聊的時間就到此為止吧!」

這麼快就結束了嗎? 撩愛成癮:帝少寵妻夜夜忙 春野櫻有點可惜,她其實有許多問題想跟二代火影聊一下的……

親眼見識過這個忍術之後,她對這招更加渴望了:召喚出來的死者,都是靈智俱全的人,完全有能力解答她的忍術問題,甚至還可以做她的陪練,陪她訓練!

這個忍術落在大蛇丸手裡,真是浪費了!

不過,在考慮怎麼把這個禁術申請下來,或者從大蛇丸那裡奪取這個術的資料之前。

櫻首先應該關心的,是怎麼打敗使用了禁術的大蛇丸……

二代火影的實力,即便是在一眾「影」級別的忍者當中,也是頂級的;而自綱手口中所描述,當時大蛇丸召喚出來的兩位火影,卻只有精英上忍級別的戰力,若不是查克拉無限,而且受到任何傷害都能迅速恢復,只怕三代火影也不會丟一根胳膊了!

她眼前這個二代火影的實力,跟綱手描述起來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似乎大蛇丸又把這個術改進了許多!

那如淵如獄的查克拉質感,那凌厲逼人、叫人心驚的氣勢……

「我幾乎能發揮出八成的實力出來……看來你把穢土重生的精度提高了很多啊,年輕人!」二代火影突然說道,回頭用冰冷的眼神瞥了一眼正在施術準備控制他的大蛇丸,「不過,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事情了……」

大蛇丸猛地一驚!

寒光一閃,二代火影出手的動作,甚至連櫻沖-階段二下的櫻都為之心驚!

「時空忍術-飛雷神之斬!」

咻——!

下一秒,大蛇丸的頭顱已經飛上了天空!

嘩嘩……

鮮紅的血液,從大蛇丸頸間瘋狂噴湧出來,如同假日的噴泉般壯觀!

二代火影持刀揮砍的身影驟然停在大蛇丸殘軀身後。

「就憑你這個混蛋的穢土轉生,也想束縛得了我!」千手扉間的聲音,如高山上的寒風般冰冷刺骨!

「小心,他還沒死!」遠處春野櫻連忙出聲提醒道!

她剛剛做出了戒備的動作,卻是沒想到二代火影的這一擊竟然是對大蛇丸的反戈一擊!

飛雷神之斬的迅捷和威力甚至連開啟了櫻沖-階段二的春野櫻都有點反應不過來……只是一瞬間,便出現到大蛇丸的身前,凌空一斬!連眨眼的時間都不到便完成了一次進攻。這犀利的攻勢,連旁觀的櫻看了,都有幾分心寒,若是這一刀的目標是她……

能躲過嗎?

她心有戚戚然!

春野櫻的出聲提醒來得晚了些。

風裏狼行 「呃!」二代火影的動作突然一僵,臉色微變:「果然沒死……而且束縛的力量竟然能增強到這種程度!」

他全身動彈不得,只有眼珠子能轉動,餘光望向從屍體中鑽出來的大蛇丸,眼神陰鬱地說道:「你居然把我兄長的細胞移植到了體中……」

大蛇丸冷然一笑,手中的結印動作卻絲毫不敢放鬆。他說道:「差點就讓你掙脫了呢……好險!」

和服男子從屍體口中滑出,舔了舔嘴唇:「幸好我沒有把初代火影也召喚出來,不然就真的危險了……」

一想到剛才差點行差踏錯,把具有生前一半以上實力的初代火影也召喚出來……大蛇丸就有點心有餘悸,光是二代火影就這麼恐怖了,比他更強幾個層次的初代火影又是何等的實力!

「你居然在試圖佔有柱間的力量,」二代火影即便被束縛著,氣勢也強得驚人,他冷冷地說道,「真是不知死活!」

「你這個死人就別替活人操心了,給我好好戰鬥吧——」

大蛇丸話音未落,突然心中一驚,猛地轉身望向春野櫻那邊。

一個足足有幾百米長的巨大怪獸,趁著大蛇丸將千手扉間束縛住的時候,在空中凝結成型!

兩人說話間,巨獸發出令人心驚肉跳的嘶吼聲,已經迫不及待地從空中俯衝下來,呼嘯著撞向大蛇丸的位置!

「水遁-利維坦之怒!」

「了不起的小姑娘!」二代火影望著氣勢排山倒海的蟲族巨獸如泰山壓頂般沖了過來,曬然一笑,能把這個忍術施展出如此威勢,看來木葉後繼有人!

他嘴上說著讚許的話,手上卻不受控制地結印:「水遁-水陣壁!」

方圓百米大小區域的整塊海水突然湧起,千手扉間簡直是將上百萬噸的海水都提了上來!在他的查克拉控制下,化作一道巨型的水牆橫貫在海上,攔在猙獰的巨怪身前!

水遁對上水遁!

無盡的海水在空中悍然相撞,發出響徹雲霄的巨大聲音,聲勢極為駭人!聲浪擠壓著空氣,形成一道肉眼可見的澎湃氣牆,轟然擴散,頓時在海面上掀起了一圈幾十米高的浪頭!

在大海的環境中,千手扉間和春野櫻都發揮出了百分之兩百的實力,兩個忍術相撞的氣勢,竟比剛才大蛇丸醞釀良久、全力施展的火遁還要強上幾分!

即便是一旁全力操縱二代火影的大蛇丸,也看得心驚動魄!

「比她的冰遁還要恐怖……」大蛇丸冷冷地說道,操縱著二代火影完成這種級別的忍術,即便是他,聲音也隱然有些吃力!忍術的對撞中,二代火影匆忙施展的水陣壁搖搖欲墜,很快敗下陣來,兩人迅速跳起,避開了巨獸的餘威。

在空中,二代火影手上飛快結印,與對面的春野櫻同時完成忍術。

兩個水遁忍者默契地使出了同一個招數!

(第二更!保底更新12!)

(進入加更狀態,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

(求月票,求訂閱!)

(每200月票加更一章!) 「水遁-水斷波!」

「水遁-風刃激流!」

從遠處的少女指尖激射出來的銀白水線,第一次正面迎上了它的上代忍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