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車笑睜開眼,有些不滿地錘了他一下:「你笑什麼?」

「沒什麼,有些癢。」楊琛一把抱起車笑,坐到了沙發上,打開電視。

「到時候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吧?」楊琛把車笑摟在懷裡,柔聲詢問。

「等你考上北電再說。」

「行,我就當你答應了。等考上北電你就搬過來。」楊琛興奮地捧住她的臉親了一口。

ps:佛了,親吻都不讓寫了,審核修改了大半天 娃娃哭得撕心裂肺的,連黃彥明都有些不忍了,話又說回來,她雖然是只鬼,但也算是沒怎麼害自己,就嚇唬了一下,而且對他也還可以,如果真想要他命,黃彥明估計也早死了吧!

還有,這事她雖然有錯,但只負小半責任,主要還得怪那陰媒,用這種手段坑人,不對,連鬼也坑了。

「那怎麼搞?要不,就讓她當你老婆唄!」我看黃彥明動了惻隱之心,那就乾脆順水推舟。

黃彥明愣住了,然後苦笑着說了三個字,苦逼啊!

別看他穿得光鮮亮麗的,又西裝又皮鞋,但也只是拿着一個月幾千塊的微薄工資。

幾千塊,在中海市這種大城市,又能幹些什麼?中海市賺錢中海市花,一分也別想帶回家!

交完房租水電,交通費,再拿點錢出來吃飯,基本上就月光了,花唄,借唄輪著還,想娶媳婦?呵呵,做夢吧!

這年頭男人比女人多三千萬,單身漢越來越多,女人要求越來越高,沒有房沒有車,想老婆?怎麼娶?夢裏也不一定娶得到,單彩禮就能壓垮他。

黃彥明之前有個女朋友,大學談到出來工作,後來跟人跑了,就是嫌他窮,他也不能說什麼,總不能擋着別人去找自己的幸福吧?

久而久之,黃彥明也就放棄了娶老婆的念想,只是一個人孤單,而且寂寞久了,出去外面看見一頭母豬都覺得眉清目秀,所以才想着買個娃娃來解決一下。

只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娶一個娃娃,一隻女鬼當老婆,這也太扯了。

黃彥明說着說着,有些心酸,點了一支煙吞吐了起來。

「我不要車,不要房,不要高額彩禮,我什麼都不要,活人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怎麼樣?你就要了我嘛!」娃娃見有機會,連忙哀求了起來,因為黃彥明猶豫了。

可黃彥明依然沒有答應,只是不說話,娶一個娃娃怎麼行,總得生娃傳宗接代吧?這樣,娃娃就做不到,鬼也做不到,雖然什麼都不要,但也太為難黃彥明了。

娃娃見沒有機會,有些泄氣了,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算了,我帶你們去找那個陰媒吧!勉強沒有幸福,做孤魂野鬼就做吧!」娃娃說着,失落的朝樓梯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叫住了她,然後說道:「既然妾有情,郎有意,那我就成全你們。」

娃娃停住了,回頭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這句話什麼意思,黃彥明也是,一臉懵逼。

「其他的先不說,你有多少錢,這事錢少了我可不做。」我朝黃彥明問道。

黃彥明想了一下,有點不自信的問道:「你要多少?」

「十萬,你有嗎?」我直接說道,爽快人開價,從來不支支吾吾,而且良心價,不坑人,不怕說。

「大哥,你看我像有十萬的人嗎?我的紋身費估計還得從信用卡里套給你。」黃彥明苦笑了一下,雖然還沒開始給他紋,但計劃是這樣的。

「十萬都沒有啊?那算了,娶老婆也養不起。」我擺了擺手,示意實在無能為力,我也不是開善堂的,不能白做好事,什麼都是緣,有錢也是結緣的開端,這小子也太窮了。

「我有,我有十萬,大師,你要怎麼幫我?」娃娃看我的樣子,以為這事有緩和的餘地,連忙朝我嚷嚷道,生怕我聽不見。

我皺了皺眉頭,說這也太便宜黃彥明了吧?娶老婆,還要老婆倒貼?這好事上哪找去。

娃娃說不要緊的,反正陰媒那事只給了一半錢當定金,另外一半還沒給,剛剛好十萬,如果我把這事給解決了,十萬可以給我,她可以給家人託夢。

我一拍大腿,說那就好辦了,把錢送我紋身店門口,我絕對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地址我都告訴了她。

娃娃高興的點頭,一溜煙跑了,黃彥明見狀連忙向我問道:「你就不怕她逃了?」

我笑了一下,搖頭說不怕,以她的道行,根本不知道我剛才已經給她下咒了,她去到天涯海角,我都可以將她找出來!

聽我這樣一說,黃彥明安心了不少,然後又問道:「你到底要給我們做什麼?收十萬這麼貴?」

。 這時候同盟頻道里的人也全都圍繞着老黃吹了起來。

【官員】天帝昊天:吹爆老黃啊!特么的我都沒打出來過這種戰績啊!

雖然他隊伍也很好,但率臉之濱從來就不是一個只講隊伍的地方!

【指揮官】ayayay:唉,羨慕啊!羨慕也羨慕不來啊!咱兩個黑比,什麼時候能有這種臉!

洛城天威:牛啊!不愧是老黃!

【指揮官】大軍師:老黃真的牛批!吹爆老黃!!

【盟主】CC直播老黃:低調,低調啊!我一向的宗旨就是低調!你們不清楚嘛?!

【指揮官】大軍師:切(白眼)

咱家這盟主啥都好,就是這點讓人上頭受不了,明明對於別人的吹噓喜歡的很,還裝做不喜歡而且要打擊吹噓!

九億少女的夢:我什麼時候才能達到盟主這種境界??

他是真的佩服老黃,這不要臉的境界也是沒幾個人了!

白衣黑甲:那估計你這輩子都沒可能了!

白衣心裏默默補了一句,不是說你沒有那種不要臉的潛力,而是說你這輩子也沒那麼多錢充進去自然也就串不了這麼多隊,那也無從談起後面的事了。。

「操!忘了開直播讓他們欣賞這一波了!!這波血虧啊,逼裝的這麼默默無聞,只有我們這個區知道,失策失策!」

經歷了一場被吹的快感,黃天這才想起來自己急着玩會戰地五放鬆一下,忘了開直播了!

「不管了,秒回徵兵玩會戰地去!」

將隊伍秒回徵兵后,黃天定了個鬧鐘提醒自己二十多分鐘后別忘了自己的流氓隊也好了。

他已經決定了,等會在遊戲里要一個打一百個!!繼承在率土裏面的優良傳統!!

「正在匹配中,進入遊戲。。」

畫面一閃,黃天進入遊戲后,隨意的選擇了一處出生點出生,之後拿着手裏的狙擊槍就朝着最近的C點去了。

「年輕人,玩狙就要玩衝鋒狙!」

嘴裏喃喃自語的黃天,控制着遊戲角色就朝着C點衝去。

「嘭!」

黃天直接被近處苟著的一個人拿着火箭筒把自己幹了。。

「救命!救命!」

他還想掙扎一波。。。

。。。

涼州戰|風起雲湧同盟頻道。

神威|馬超:我不知道此時此刻該講些什麼,我就知道一點,為什麼老天要讓他和我一個區!既生黃何生超啊!

和樂:好兄弟,穩住,剛剛死的不只有你,還有我!咋倆跟他死磕到底!!

和樂這波跟他打氣,他也是有點不服氣,憑什麼就打不過你,都是一樣的隊伍,不就等級高了點嘛?不就比我紅了點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神威|馬超:不!我特么再也不想碰到他了!!我說的!!

和樂:好好好,你說的你說的,下次反正你要剛他的時候叫上我,一起!

神威|馬超:好!

慕容:。。。牛!

瘋狂的小洋洋:唉,我的盟主baby哎!這次為了你我特么的老底都賠光了!回來之後不讓他獻出菊花讓我爽一下都屬於我血虧!!

霸者無敵:幸好我沒上,不然也GG了。。

七公子:唉,以後再也不碰他了!真的!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神威|馬超:哦。

【全盟郵件】指揮官戰神|荒天帝:兄弟們,不要怕,老黃兵也沒了,兄弟們反衝一波!!

(483X544),(483X545)這裏加駐守!

戰神|荒天帝的隊伍其實不遜色黃天多少,只不過他早在先前就打完了,自己一個人把ayayay的隊伍吃光了不說,還吃了不少騷盟的隊伍。

他這個指揮官很賣力,而且身先士卒,自己的隊伍也很好,指揮方面也沒什麼問題,只不過這種硬仗其實最重要的還是雙方的實力。

涼州雖然很強,但是跟青州的戰力還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

「不是因為寂寞才想你,只是因為想你才寂寞,當淚留下。。」

隨着一陣鬧鐘鈴聲響起,黃天隨手關閉了鬧鐘。

「媽的不玩了,垃圾遊戲,毀我青春!操!」

看着那戰績上3—56的戰績,黃天猛地直接退出遊戲。

「垃圾遊戲不玩了,一點操作都沒有的遊戲有什麼好玩!哪有率土的操作好!特別適合我這種手速高達五百八的天才!」

一邊登錄率土遊戲,嘴裏還一邊喃喃自語道。

登錄率土后,第四隊主力流氓隊已經徵兵結束,這已經是黃天目前唯一的獨苗了。

騷|帝臨九州同盟頻道。

【盟主】CC直播老黃:兄弟們,有隊伍嘛?我還有一隊,要不要一起上啊!

【副盟主】騷|大叔:去你的吧,現在打死我都不想跟你一起上了!

他先前那一波跟着黃天沖了一波,起初還幻想着自己能碰到菜雞隊吃點肉,結果卻是黃天直接把肉全吃完了,剩下的幾隊全是戰神|皇叔的硬茬子,直接送了一波。。

替妾身充充氣:就是就是,打死我也不跟你上了!

充氣上次還吃到了肉,但這波也跟着涼涼。。

【盟主】CC直播老黃:幹嘛呀,你們。。我這麼愛你們,你們就這麼拋棄我?你們真的忍心嘛!

【副盟主】騷|大叔:忍心!

替妾身充充氣:忍心!

帝|東方月初:忍心!

他這次也跟着上了一波,結果自然很慘。。。雖然他的隊伍也不差,也是一線隊,但是一線跟一線是有差別的,就像神威|馬超和黃天的結果一樣。。。

他這次也跟着上了一波,結果自然很慘。。。雖然他的隊伍也不差,也是一線隊,但是一線跟一線是有差別的,就像神威|馬超和黃天的結果一樣。。。

隨着同盟里越來越多的應和聲出現,黃天一臉無奈,這能怪自己嘛!

【盟主】CC直播老黃:那好吧,既然你們都拋棄我了,那我只好自己一個人默默的上了,唉。。

說完就隨便找了個地方,也沒有翻戰報,也沒探路的就直接射了過去。

絲毫不在乎會碰到誰,會打成什麼樣,因為他現在的武勛已經有了十七萬了,就剛剛那一波就給他帶來了七萬的武勛!距離目標二十萬是輕輕鬆鬆的!

所以對於刷武勛,也就隨緣了。 第1793章

然後往廚房走,頭也不回地說:「你先陪兒子玩。」

在家裡沒那麼多顧忌,秦舒應巍巍的要求,把臉上的面具摘了下來,露出真容。

「還是這樣的媽咪最好看!」巍巍滿心歡喜。

母子倆在沙發里玩了一會兒,褚臨沉在廚房裡,不時傳來響動。

秦舒只腦補了一下褚臨沉做飯的場景,就無法按捺自己心裡的好奇了。

但褚臨沉進去的時候把廚房門關得死死的,意思很明確,謝絕參觀。

這是要給她驚喜?

巍巍察覺到她的目光,笑嘻嘻地低聲說道:「媽咪,爸爸的廚藝會讓你大吃一驚喲。」

當褚臨沉把擺盤精緻的水晶餃、芙蓉蒸蛋、蔥花餅,以及撒著小蔥點綴的海鮮粥端出來時,秦舒何止驚訝,簡直徹底刷新了對褚臨沉的認知!

曾經的褚臨沉可是從不下廚的,自己隨便做點家常菜,他都讚不絕口,一口氣干兩碗飯。

現在他端出來的這些早餐雖然簡單,卻賣相極佳,看起來比她做得都要好太多了!

「這些都是你親手做的?!」她遲疑地把目光轉向褚臨沉。

男人英俊的臉上有幾分傲嬌,鼻腔里發出一聲「嗯哼」,說道:「這對我來說不是什麼難事。」

「……」秦舒挑了挑眉,真是這樣嗎?

褚臨沉給秦舒盛了碗粥,「嘗嘗。」

看著男人眼中的自信,秦舒期待地接過,正要開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