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轉眼,到了十五,雖然賞燈和看煙火都在晚上,但是朱明玉她們過了午後就準備去總督府和程雙一同前往。

朱明琇、朱明璨和朱明瑤都準備妥當了,但是孔佳怡不知哪根筋又不對了,在屋子裏不出去,讓朱承淑也很爲難,只能對朱明玉說佳怡不舒服就不去了。

你說不去就不去?

朱明玉一挑眉毛,讓其他人等着,自己帶着木槿和木香徑直進了孔佳怡屋裏。

看到朱明玉進來,孔佳怡直接摔了枕頭出去:“你來幹什麼,給我出去!”

朱明玉自認一直都沒招惹過她,於是側身躲開枕頭,站在邊上冷冷道:“跟我慪氣所以不去雖然是你的損失,但是,既然這是我求來的貼子,就容不得你浪費。”

孔佳怡怒目而視:“誰讓你多管閒事了!我不想去你還能綁我去!”

朱明玉輕笑一聲,道:“你以爲我不敢?”

跟着朱明玉一起進來的木香心領神會,沒等朱明玉吩咐就上前先抓住了孔佳怡又想扔東西的手,木槿見狀也上前幫忙,孔佳怡的丫鬟看到這個架勢根本不敢過來。

孔佳怡畢竟年紀還小,過了年不過十二歲,哪有木香和木槿的力氣大,掙扎不了兩下就被二人制住了,被綁了起來。

孔佳怡嚷嚷着:“我就不去!你放開我!”

“太吵了。”朱明玉話音剛落,木香就塞了塊手絹到孔佳怡嘴裏。

朱明玉在孔佳怡耳邊道:“你就算給我在馬車裏待着,今天你也必須跟我去。”

孔佳怡難以置信的看着朱明玉,偏偏朱明玉有恃無恐,就這麼讓人拖着她出門了。

朱承淑看到也嚇了一跳:“明玉,佳怡要是不想去就算了吧。”

“姑母,話不是這麼說,佳怡也大了,這種交際應酬的活動很平常,這一次她不去了,下一次連帖子都不會給她,她還怎麼在繁城的權貴圈裏立足,難道您想讓她一輩子窩在朱家不出去?”朱明玉說得義正言辭,放佛孔佳怡這次不出去就難嫁出去了一樣。

本來朱承淑想讓孔佳怡跟着出去也是想要讓她結交下繁城的千金小姐們,也在繁城的貴婦人心裏留下個不錯的印象,明玉說得也沒錯,佳怡也不小了,孔家她們再回去是難了,要是留在朱家,那麼佳怡的終身大事也該考慮了。

於是本就不善言辭的朱承淑也不攔着朱明玉了,而是勸孔佳怡道:“佳怡,你表姐也是爲了你好,你就乖乖聽話去吧。”

孔佳怡嗚嗚囔囔的說不出話來,眼看朱承淑管不了,只能把目光投向朱明琇。

朱明琇在見到朱明玉讓人綁着孔佳怡出來後就不敢言語了,朱明玉什麼樣,她可比孔佳怡有着更深刻的認識,於是也勸到:“佳怡,難道你不想跟我們一起出去嗎?繁城的煙火很有名,你就不想看看嗎?”

有長輩在場時朱明瑤一貫保持光看熱鬧絕不參與的作風,並不言語。倒是朱明璨有些不忍,道:“大姐這麼綁着表妹不太好吧。”

“她不鬧我自然會解開。”朱明玉吩咐木香跟孔佳怡一車,自己則帶着剩下三個丫鬟上了車,其他人見狀也不再多言,各自上車了。

小劇場:

朱明玉:我又來了,這次換個推薦,仙俠鉅著《天下男配皆外掛》,風知華著。

搶戲開掛哪家強,各色男配幫你忙!

我家所在城市和男主一個名字誒,你說多有緣~\(≧▽≦)/~

孔佳怡:你一個古言人物推薦什麼仙俠,會有人看嗎?

朱明玉:可是很好看啊……

孔佳怡:可是個頭啊!

朱明玉: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孔佳怡遁。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22 程家姐妹

朱老夫人知道這件事後也只是嘆了口氣,道:“她這個脾氣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朱承淑也有些擔憂道:“娘,您說智通大師那句話裏的指的人真是明玉嗎?”

“臻不就是指的譽兒嗎?”朱老夫在看到智通大師的話之後並沒弄明白,還是朱承淑想起來說孔贊生前爲孔嘉譽取過一個字,叫爲臻,她這才聯想到這玉至臻難道就是指的朱明玉和孔嘉譽是天作之合?

“可是,我擔心譽兒他……”朱承淑欲言又止道,“明玉這性子有些太過強勢了,和佳怡的關係又不好,這真要是嫁給了譽兒能吃得消嗎?那還能有佳怡的好日子嗎?”

這話朱老夫人不愛聽了,朱明玉再怎麼說也是她們朱家的大小姐,嫁妝豐厚又有個做王妃的親姨母,而且短短一面竟與程家小姐交好,可見是個有手腕的,不知道她這個女兒還擔心什麼,與小姑子的關係不好又如何? 辣妻乖乖,叫老公! 性子強勢又如何?她還能忤逆婆母、違抗夫命嗎?

淘寶公主 而且朱老夫人也覺得佳怡那個性子需要有人管管,確實有些過分了,被慣成現在這個樣子有朱承淑很大責任,於是道:“這你不用擔心,我看譽兒是個有主意的,回來你跟他說下這件事,聽他怎麼說,我是覺得這門親事很不錯。前陣子因爲明玉受驚,譽兒不是還特意尋的安神香來嗎?明玉雖然不是在我面前長大的,但是一直被王妃養在京城,那氣度,繁城的小姐裏能有幾個比得上?而且她的性格怎麼不好了,這樣的性子嫁給譽兒才能是個賢內助,而不會拖後腿。”

朱老夫人沒說出的話是,要是你有明玉一半的氣性,也不至於被孔家看輕,欺負到如此田地。不過自己的女兒她心裏清楚,也只能一聲嘆息作罷。

朱承淑還想提下有關朱明玉和秦克己之間的流言,不過看母親這個樣子,也終於長了迴心,沒敢再多說。

朱老夫人和朱承淑之間的對話朱明玉自然是一無所知,她的心情很不錯,這是她第二次出門了,在這種深宅大院悶下去,她早晚會憋出病來。

朱明玉也沒想到程雙會給自己下帖子,她們不過是在朱老夫人的壽宴上有過些接觸,互相有些好感罷了,就這麼點交情,竟然這麼給面子的給她們幾個也下了鐵。

雖然有些不明白程雙的想法,但是朱明玉卻也很高興得到這樣一個朋友。她在這裏除了一羣陌生的親人,最親近的不過是姜嬤嬤和木棉木槿她們,但是她們畢竟受到尊卑差異的思想禁錮,和自己在一起時候還是有些顧忌,怎麼看也不夠平等。

至於非要強迫孔佳怡一起去,並不是怕浪費了一張帖子,而是朱明玉要讓孔佳怡明白,這裏是朱家,是她的地盤,由她說了算,想在這裏跟她較勁,先掂量下自己的斤兩吧。

木槿對於朱明玉剛纔的行爲簡直佩服得不得了,本來小姐就是她心裏就是個崇拜的對象,現在簡直是無法超越的存在了,誰敢像她家小姐這麼霸氣。

木棉是一貫的擔心不過並不說,倒是薄荷這個小丫頭因爲這次被帶出來顯得很激動,嘰嘰喳喳問個不停,木棉耐心的回答着,有時候木槿也給補充下。

朱明玉對丫鬟一向不苛責,現在的小丫鬟也不像原來那樣見到她就噤若寒蟬了,這一路上聽着她說話倒也挺熱鬧的。

總督府在繁城中心的寶鼎大街上,離朱家所在的三井衚衕不過隔了一條街,馬車很快就到了,程府門口已經停了幾輛車,也就是街道寬闊,馬車停在路邊也不影響通行。

朱明玉下了車,先去孔佳怡的車裏看了下,看孔佳怡還有精神瞪着自己,便對木香道:“你看着她,要喝水了給她些,其他時間不要把布拿出來,我們先進去了。”

木香點頭稱是,盡職盡責的問孔佳怡要不要喝水,孔佳怡雖然被手絹塞得嘴巴發酸喉嚨發乾,但就忍着不適的感覺不搭理木香,木香見狀也只能由她去了。

程雙的丫鬟叫落英的在二門處帶着朱明玉她們進去,到了待客的花廳。程雙很快也過來了,跟她一起來的還有兩位小姐,其中一個是陳柔,朱明玉認識,另外一個年紀不大,不過五六歲的樣子,看上去和程雙有些像,但是五官更精緻漂亮些,看起來像個瓷娃娃很可愛。

陳柔一見朱明玉就很親熱的道:“明玉,多謝你的方子和藥材,我本來想去看你,但是最近事情比較多,幸好雙雙把你請來了。”

朱明玉道:“我答應了陳姐姐,自然會辦到,再這麼客氣就太讓我汗顏了。”

程雙拉過朱明玉道:“我就喜歡你這點,說到做到,我來給你介紹,這是我小妹程颯。”

程總督有兩子,而且是典型的陽盛陰衰,大少爺、二少爺和五少爺是大房所出,三少爺,四少爺是二房所出,但是這一輩的小姐只有程雙和程颯兩個。程雙是二房的,程颯是大房的,程雙之前有個姐姐,但是年幼夭折,所以程雙在程家行二,程颯是程家最小的孩子。

程颯上前笑眯眯的拉着朱明玉的手道:“漂亮姐姐你好,我是三三。”

朱明玉被這個孩子一下子逗樂了,褪下手上一隻羊脂白玉的鐲子套在程颯的手上,道:“三三真乖。”

程颯也不推辭,收了禮物改口道:“謝謝仙女姐姐。”

朱明玉實在忍不住了,笑了起來。

程雙是認識朱家其他人的,不過程颯不認識,朱明玉又給她介紹其他幾個姐妹,程颯人不大,嘴很甜,見到誰都叫漂亮姐姐,朱家其他三姐妹也俱是送了禮物給她,不過她卻沒再改口叫她們神仙姐姐。

朱明瑤問道:“三三爲什麼只管大姐叫仙女姐姐呢?”

朱明琇也很是納悶這個小孩子爲什麼不改口叫她仙女姐姐。要說容貌,朱家四姐妹都很出挑,不過真說起來確實是朱明琇最爲出衆。

只聽程颯奶聲奶氣道:“因爲仙女姐姐最漂亮。”

“三三真是有眼光。”朱明瑤誇獎道,只見朱明琇的臉色不太好了。

朱明玉可不想因爲這點引起什麼不快,於是對程雙笑道:“這些不是你教的吧?”

程雙也笑,摸着程颯的頭道:“這小丫頭,機靈着呢,知道誰有錢。”

要說比財力,可不是朱明玉送的最爲值錢,輸在錢財上,朱明琇倒是覺得痛快了些。

小劇場:

程颯:漂亮姐姐們好~三三是以後的重要角色,今天來推薦好友的大作《穿到七十年代蛻變》

偶是一名愛上團長的女兵,甜蜜蜜到甜膩喔~

歡迎大家點擊收藏訂閱~

朱明玉:誒,今天不是我推薦嗎?

程颯:仙女姐姐你來啦~

朱明玉:乖,讓姐姐來推薦好友的大作《穿到七十年代蛻變》

偶是一名愛上團長的女兵,甜蜜蜜到甜膩喔~

程雙:你說的還不是跟一樣嗎……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23 探花巷

程雙又帶着朱家姐妹幾人去見了程老夫人,程總督並無妾室,程老夫人比朱老夫人還要年長些,樣貌看起來有些嚴肅,不過看到朱家姐妹之後也是誇讚了一番,只是在看朱明玉的時候多打量了幾眼。

程老夫人似乎對程颯特別偏愛,程颯獻寶似的拿着朱家姐妹送她的見面禮給程老夫人看,程老夫人雖笑話她眼皮子淺,不過看得出來並不是真的要教訓她。

幾個人正在程老夫人那裏說笑的時候,外面有丫鬟稟報說三少爺和四少爺來了,還沒等程老夫人說什麼,只見兩個少年就裹着風雪進來了。

兩人脫下外面的斗篷,露出一模一樣的兩張臉,年紀和朱明琇差不多,容貌倒是比程雙出色不少。他們裏面的衣服顏色不一樣,一人穿青色,一人穿暗紅,不過衣服的材質和樣式俱是相同,他們並肩站在程老夫人面前,規規矩矩的給她請安。

程雙悄聲對朱明玉道:“我這兩個弟弟,最喜歡讓祖母去猜他們兩個誰是哥哥,誰是弟弟了。”

要說程家最得寵的女孩是程颯的話,那麼最得程老夫人喜愛的孫子就是程敏山和程敏釋這對孿生子了。

果然程老夫人很有興致的打量了他們兩個一番,指着穿青色的那個道:“你是敏山,那個是敏釋。”

青衣少年一笑並沒說話,紅衣少年笑嘻嘻的湊到程老夫人面前道:“祖母又猜錯了,我纔是敏山。”

程老夫人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笑罵他總是胡鬧,要他與諸位姐妹見禮。

程敏山在看到朱明琇的時候被驚豔了一把,對着朱明琇叫的姐姐也比叫別人時候笑容更大,盯着她的時間也更長,看的朱明琇的臉都紅了,只能低頭掩飾。

不過程敏釋倒是和他的同胞兄長不一樣,在程敏山揭開謎底後就安靜的站在一邊,讓他行禮的時候也規規矩矩並不亂瞟。看此時他的樣子很容易就能和嬉皮笑臉的程敏山區分開了,但是明明兩人剛纔進來的時候可以做到動作笑容和神態十分一致,讓朱明玉心裏感慨這雙胞胎還真是心有靈犀。

“姐姐們今天要去望月樓嗎?”程敏山雖然對着衆人問的,不過眼睛卻是看着朱明琇的。

朱明琇知道他在看自己,一方面心裏有些驕傲和得意,另外一方面,作爲一個大家閨秀,她還是很在乎規矩和教養的,又有些氣程敏山的輕浮,於是只能低頭假裝沒看到。

朱明玉看程敏山也就是和朱明瑤差不多年紀,不過這眼神也太直勾勾的了,於是有些不悅的擋在了朱明琇前面。

程颯問道:“三哥你不是知道我們都去嗎?”

程雙看出了朱明琇的尷尬和朱明玉的不悅,板起臉道:“我看他是不想去了。”

程雙對弟弟素有威嚴,程敏山哪兒敢反駁,只是吐吐舌頭,不再說話,倒是程敏釋看看姐姐又看看哥哥,有些少年老成的嘆了口氣。

之後程雙便帶着朱家四人先行告退了。出門之後發現又下雪了,朱明瑤用手肘碰了碰朱明琇,低聲道:“我看程三少爺好像看了……”

見程雙皺眉,朱明玉搶先打斷她的話叫了聲四妹。

朱明玉這一句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她話裏的警告意味很濃,朱明瑤有些不能理解,原來大姐對她去招惹二姐都是表示支持或者默認的……

朱明瑤一時有些拿不準朱明玉對朱明琇的態度,於是低頭應了一聲,卻不敢再去逗朱明琇。

還有一個人也看不懂朱明玉了,那就是朱明琇,從屋子裏到剛纔,她似乎一直在護着自己……

這是朱明琇認識朱明玉這麼久從沒遇到過的情況。

唯一理解朱明玉的大概只有朱明璨了,四妹也真是,這種話是亂說的嗎,還好大姐沒讓她說完,不然朱家的臉都丟光了,不過大姐最近好像變得很不一樣。

程雙跟朱明玉走在前面聊起了別的,不過她心裏則是暗暗記下,回去要好好管教下她那個禮數不通的弟弟。

程夫人和程二夫人都在忙着準備晚上的事情,程雙的大嫂二嫂也跟着幫忙,朱明玉她們去拜見過後並沒有多留就出來了。

因爲還是在冬季,天黑的早,程雙早就訂了桌要帶他們出去吃,吃完後逛逛燈會再去望月樓看煙火時辰也剛好。這會兒的雪倒是小了些,不過路上已經有了積雪。

在程雙吩咐人準備的時候,朱明玉先出去看了下被關在車裏半天的孔佳怡,孔佳怡身上的繩子已經解開了,手絹也拿了出來,不過早就沒有午後那時的精神頭了,有些萎靡的坐在車裏,眼睛看着車壁,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木香看到朱明玉過來了,便道:“因爲表小姐要喝水,所以奴婢就……”

“沒事,你做的很好。”朱明玉倒是沒覺得木香先斬後奏有什麼,她不管木香用什麼辦法,只要讓孔佳怡消停了就行。

“我們這就要出去吃東西,然後去望月樓,我會說你是剛來。”朱明玉又對木香道,“給表小姐收拾一下。”

木香稱是,這回孔佳怡真老實了,一言不發的讓木香爲她整理衣服和頭髮。直到朱明玉她們再出來孔佳怡都沒再鬧,老實的和程雙她們見禮,跟她們一同去了。

繁城的燈會一向熱鬧非凡,尤其是作爲花燈主路的探花巷更是熱鬧非凡。探花巷的由來也很有意思,相傳前朝有一位屢試不第的富家子弟,揚言如果有人可中三甲,便答應其一件事。而一家以燒炭爲生的寒門子弟聽說了此事便去找富家公子,他的願望並不簡單,而是要讓公子出資改善他從小到大生活的那條賣炭巷,因爲他能讀書全賴善良的街坊鄰居接濟資助,公子答應了。

後來這名少年果然在十八歲的時候中了探花歸來,而公子也遵守諾言,將原本破落的小巷重新規劃修建,變成了一條幹淨整潔的道路。公子有感少年人窮志不短,年少有爲,還說服自己的父親將妹妹許配給了他。公子的妹妹本是任性小姐,豈能容忍自己嫁給一個燒炭出身的人。就在正月十五,公子帶她出門,來到了這條街,街邊站滿了原來賣炭巷子的鄰居們。男女老少每人手裏都提着一盞形態各異的花燈,映襯得整條街上燈火通明,而少年則提着一盞燈朝他們走來。

少年送給小姐的花燈與尋常賣的也不一樣,裏面的畫着的馬會動,小姐有感少年用心,同意了這門親事。自此之後,這條巷子便改名叫了探花巷,在巷子的入口處每年都會擺着一個一人多高的大型走馬燈。

朱明玉對這些傳聞逸事一向很感興趣,到了巷子口的時候看了那盞大花燈,想到要是前世的話她一定要跟它合影留念。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24 花燈

其實探花巷經過多年的改建擴大,現在已經是一條很寬闊的大路了,可以並行四輛馬車同時通過。不過今天這日子口,路邊起碼有兩道都被攤位佔滿了,僅剩的兩道既要過馬車還要走轎子和行人,自然很是擁擠。於是每年燈會,官府都會派衙役守在巷口,攔下大多數的馬車和轎子,讓人步行進去。 他的身上有條龍 不過總督府的馬車還沒人敢攔,於是她們堂而皇之的坐着馬車駛入了巷子。

這就是特權階級啊!朱明玉不禁感嘆,其實她很想走路過去,逛一逛,坐着馬車看有什麼意思,不過畢竟程家的身份在那裏,她們又都是閨閣嬌客,萬一出點什麼事確實很麻煩,於是也只能忍耐着想出去看的心,乖乖從車窗向外看去。

朱明玉從程家出來被程雙拉過和自己同車,程雙冰雪聰明,自然看得出朱明玉眼裏的失望之色,笑道:“虧你還是常年在京城生活,見慣大世面的人,竟然對這麼個花燈會感興趣,難道京城的會比這差?”

朱明玉嘆道:“不差是不差,不過不管在京城還是這裏,都沒法出去看。”

程雙笑道:“原來你的心思這麼野。”

朱明玉也笑她:“彼此彼此。”她看的出來,要不是有程家僕人跟着,程雙肯定也想出去看看。

程雙只是笑並沒有反駁。

這次接觸,朱明玉覺得程雙和上次在朱家時候不太一樣,她不僅學識淵博也是個十分健談爽朗的人,也對,能跟她配合默契的人怎麼也不會是個刻板的人。

因爲是十五,探花巷林立的酒家飯館都是爆滿,不過程雙早就派人在一家叫杏花林的酒樓裏訂了包間。

下了馬車,朱明玉看到在杏花樓門前的臺階上坐着一個小孩,不過四五歲,託着下巴在那裏呆着,來來往往不少人都看到了他,也有人過去問他,不過小孩一言不發,也不走開,就坐在那裏。

小二也有些爲難,不過對方是個小孩子,這又是大過節的,他不能趕走也沒辦法讓孩子進來,於是也只能由他去了。

朱明玉也看了一眼這個小男孩,從穿着打扮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但是看樣子也不像是自己走丟的,因爲他一點都不着急,看起來也不像哭過的樣子,就那麼安靜的坐在那裏。

其他人也都看到了這個孩子,程雙還讓丫鬟去打聽了下,知道孩子從天剛開始暗下來就坐在這裏了,這都一個多時辰了,也沒人來找,要是關門時候還沒人,他們會派人把他送到衙門去帶他去找家人。

朱明玉覺得這也是個好主意,不然家人找來,他不在這裏反而讓人擔心,探花巷人來人往,他又在這裏明顯的地方,想要把他拐走也是很有難度的。

杏花林的菜色很不錯,有些不同於北方菜系的精緻感,孔佳怡在飯桌上也很安靜,斯文秀氣的吃了一些就放下了筷子。朱明玉的胃口依然是幾個人裏面最好的,程雙見狀又讓朱明玉自己再點些,朱明玉也沒客氣真的點了幾個。

酒足飯飽之後,朱明玉讓小二給她外帶一些東西,準備好之後,朱明玉在出門後把吃的放在了小孩的前面。

小孩也只是擡頭看了她一下,繼續低頭靜坐,也不動那些吃的,朱明玉也沒說什麼。

剛吃飽,朱明玉提議走着逛逛,人肯定越來越多,等到時候去望月樓時候再坐車,其他人也沒有異議,不過有總督府的護衛跟着,加上幾人的容貌,還是很引人注目。

燈會已經開始熱鬧起來了,前世見慣了比這更熱鬧的朱明玉對這些並沒有太多興趣,只不過這種能出來呼吸自由的感覺很好。其他人比她可要驚喜多了,尤其朱明琇和朱明瑤,簡直想把每個攤子都逛一遍,沒一會兒,她們各自都買了不少,這可苦了她們的丫鬟,抱着一堆東西都快看不到前面了。

朱明玉見二人一點收手的意思都沒有,便做主讓兩個丫鬟先把東西放回車上去,朱明琇說自己就帶了銀杏和青李出來,而朱明玉帶了四個,要是回去一個自己身邊就沒人了。朱明玉並沒多說什麼,讓木棉和薄荷接了銀杏和朱明瑤的丫鬟石榴的東西一起去了。看着朱明玉身邊也只剩下兩個人,朱明琇終於滿意了。

朱明璨一向不給朱明玉找麻煩,要說真和幾個妹妹裏最讓朱明玉省心的一個,彬彬有禮,進退有度,不愛出風頭也不愛惹是生非,除了跟自己有些隔閡生疏外簡直太完美了。

孔佳怡一直保持安靜的作風,朱明玉讓木香留意着她,既然是自己帶出來的人,她肯定要把她全須全尾的帶回去,要是孔佳怡以爲這樣可以難爲自己那就打錯算盤了。木香明白朱明玉的意思,雖然不是步步緊跟孔佳怡,但是她的重心一直放在孔佳怡身上。朱明玉對木香的表現很滿意,要說幾個丫鬟裏,她真是個難得的得力之人。不過要論對自己的真心,她就不敢保證她能比木棉木槿更用心,但是能做事如此合自己心意已經很不易了。

朱明玉琢磨着木香不知道有什麼祕密,不過要是她讓自己幫忙,能幫的話她肯定願意去助他一臂之力。

就在朱明玉一邊琢磨一邊心不在焉的看着路邊的花燈的時候,忽然感覺有人拽她的袖子,她低頭一看,竟然是剛纔那個坐在杏花林門口的小孩,不知道他是怎麼從護衛的眼皮下溜到她身邊的。

小孩看起有些靦腆,看到朱明玉看自己了,把一盞小兔子的花燈遞給她,然後說了句“謝謝”就趕緊跑開了。

朱明玉拿着燈有些沒反應過來,看着小孩跑遠了到一個年輕男人身邊停下,對他仰頭說了兩句,男人遙遙對着朱明玉點點頭,就帶着孩子走了。

程雙看着朱明玉望着那裏不動了,碰了她一下問道:“你認識那個孩子?”

“就是在杏花林門口的那個孩子。”

“爲什麼只送了大姐燈?”朱明琇問道。

不用朱明玉回答,朱明瑤就代她了:“因爲大姐送了人家吃的呀。”口氣很是自豪,好像孩子送的燈給她了一樣。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朱明琇哼了一聲帶着丫鬟前面走了。

朱明玉則在想,剛纔那個人好像有些眼熟。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25 煙火

望月樓在城東,是有些偏僻,不過放煙火需要大片的空地,而在樓上確實是觀賞煙火的極佳地點。望月樓一共兩層,不過層高比普通的閣樓要高很多,二層的位置比普通的三層樓都不矮,朝外伸出一個弧形的看臺,看臺一半有上有遮蔽的屋頂。

程家自然不只邀請了朱家,陳柔的表妹李家小姐們、林同知家的女眷們、還有致仕後的張翰林家都有人來,來的都是待字閨中的小姐,不過這麼一看,只有朱家的官職最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