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轉眼,又是一年後

墨九狸面前的巫蠱傀儡徹底消失的,只剩下指甲大小了,小書原本以為這麼一丁點,幾天就會搞定了,卻沒有想到墨九狸陷入煉化中,幾乎又是一年的時間,才將最後的一丁點巫蠱傀儡煉化完畢……

在巫蠱傀儡徹底消失后,墨九狸也噗通一聲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小書看到嚇了一跳,好在紫夜的聲音傳來,說墨九狸只是太疲憊了,只要好好睡一覺,醒來就好了……

小書這才放下心來,它也沒有想到一個巫蠱傀儡,被墨九狸整整煉化了三年多的時間,空間中三年,外面也就三個多月的時間,而墨九狸這一睡,又整整睡了一個月才睜開眼睛……

再次睜開眼睛,墨九狸便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力變得無比的強大了,她不但可以一眼看遍整個空間的每一個角落,連整個落花谷都看的清楚無比,而且還只是她隨意的一眼,如果她想,或許可以看透整個隠族吧……

「主人,你終於醒……」

小書看到墨九狸睜開眼睛,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墨九狸身上接連亮起的晉級光芒給打斷了……

一道道晉級光芒不斷的落在墨九狸的身上,看的小書目瞪口呆,剛想說什麼,墨九狸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墨九狸的身影剛出空間,天上的雷雲便滾滾而來,帝琛等人都是一驚的看著忽然變了的天色,一看雷雲聚集的地方是墨九狸所在的院子,他和墨小夜等人紛紛趕了過去……

剛到墨九狸的院子,就看到無數雷劫,如同洪水般傾瀉而下,瞬間,墨九狸的院子就被夷為平地,中間出現一個大坑……

劫雲裡面的小雷,也是無語的看著自己手裡有一次失控的雷劫,為毛會這樣啊,怎麼又不受它控制了啊,下面可是自己的女神啊啊啊啊……

小雷內心也是十分的崩潰,自從遇到女神后,它不但變得忙碌起來了,而且還越來越多奇異的事情,讓它不知道怎麼解釋好了…… 沿着草叢,繞過亂墳堆,我生怕草地有蛇,所以走的步步驚心。

我跟着安小雨,爬上了一個小山丘的半山腰處,在這裏,我看見了剛剛在車窗裏看見的那個白色紙樓,樓前掛着一個白色橫幅,上面寫着“地府候車樓”五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樓前立着一根哭喪棒,上面掛着一張a4紙,上有手寫的“地府專列使用,佔地後果自負”。

我看着這架勢,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這勤儉節約的風格,定是出自地府無疑了。

話說這白色紙樓共有三層,估計是這設計師工作態度不佳鬧情緒或者手藝有限,撕這紙樓的時候定然米有用剪刀,所以樓層的邊緣部分甚至有毛邊開叉,一點都不齊整,離譜的是窗子都不對稱,貌似職業道德值得懷疑。

我看了看眼前的白色紙樓,又看了看身邊的小雨,我開口說道,“這樓還真是牛,候車室都這麼豪華,但這窗戶都不一邊大,整個樓都傾斜了,這是危樓吧,老妹兒!這質量你們都敢進去,這膽量還真是不一般!”

小雨擡起頭萌萌的看着我說,“你懂什麼這是波斯米亞和地中海後現代美學混搭建築風格,多酷!再說了不是露天的那種就不錯了,知足吧!”

話說這小老妹兒女鬼還真是看得開,活潑外向,真是個樂天派。

但是想起堂堂地府的望鄉臺都是一把破木椅子,這給鬼民等候陰差的車站能有這樣也算是不錯了,瞬間我就釋然了,隨着小雨的話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崔哥,我的朋友都在裏面,你要不進去坐坐?這裏面挺不錯的,一樓有電視,二樓有廁所,三樓有牀鋪……”我趕緊搖頭表示完全沒有興趣,這小妮子鬼才意興闌珊的作罷了。我躲都躲不及,可況主動進去。

看我實在無意參觀這紙樓,小雨有些失望的着紙樓喊着“我回來了,你們都下來吧。”

話音未落,我就感覺整個紙樓都在顫抖,接着從紙樓裏陸陸續續跑下來幾個小姑娘,看起來這年紀都和小雨差不多,小雨像是主人一般依次介紹道:

“這個是崔銘哥,他可是地府催命判官的後人,說是叫什麼陰差陽錯?還是啥的,特別厲害,老牛了!公路上還有一個憂鬱的帥哥,叫鐵衣哥,我一會帶你們去看看!”

一聽這話,我差點就急眼了,嚴重懷疑小雨的眼光和品味。

我忙解釋到,“鐵衣膽小不敢過來,我嘛,我叫崔銘,鐵衣是我的保鏢,其實我也不老牛不老牛,小牛而已,我是陽世陰差,就是活着的在陽間的陰差,合同制的,死後才能轉正。”

誰知,聽到“死”字這6個小妮子立刻像是合唱團一般組團哭嚎了起來,我瞬間凌亂的手足無措,後悔自己說話不過腦子,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這時候,一個矮個子,短頭髮,很壯實的女孩子哭哭啼啼的說:“都怪我,都怪我,都是我不好,剛拿到駕照就偷偷開着我老爹的小客出門,誰知道……。”這姑娘的架勢,我剛纔還以爲是個小夥子。

“原來是這麼個情況。”我看着這個女孩恍然大悟,心想怪不得沒看見怪叔叔司機下來,原來這幾個小老妹兒是自駕遊啊!我還以爲司機在樓上不好意思出門了。

這哭聲像是傳染似的,幾個小老妹兒頓時嚎啕大哭起來。

這長時間的鬼泣鬼嚎讓我有種暈眩的感覺,我清了清嗓子,喊道“停,再哭我就走了啊!你說大晚上的把狼召開怎麼辦!”雖然我明知道,縱然有狼看見這幾位估計也嚇跑了。

但是還別說,這一招還真管用,一聽到有狼,這幾個小女鬼頓時就安靜了下來。我示意小雨繼續介紹。

“她叫陸琪琪,小雨指着一個瘦瘦高高臉上有雀斑的小姑娘說道。”

“你好!”我很紳士的點了點頭打招呼。

“她叫高亞楠,我們都叫她“爺們”,小雨指着剛剛那個哭着說開車出事的姑娘。”

“你好!”誰知這女漢子上來就要抱我,嚇的我差點沒站穩摔倒。

“她叫劉興宇”,一個豎着麻花辮的姑娘挺文靜的樣子。

“她叫姚欣,一個長相復古的小美女,很有點華夏古典美女的意思,我便多看了兩眼

對着姚欣說了句“你好,見到你很高興!”,極盡我性感聲音之所能。

“她叫盧子琪,”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姑娘,不過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

“我叫安小雨。”這時候我才知道小雨的全名,安小雨,我心裏默默的唸了幾遍,很好聽的名字。

看着這幾個如花似玉青春活力的小姑娘,其實我心裏的恐懼不能說沒有,但真的很微小,更多的是難過,在這花樣年紀,遇到這樣的事情,家裏人該怎麼接受?想起,我此刻的任務是要將這個悲傷的消息通知她們的家人時,我有點猶豫了,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工作還真是不好乾,好消息誰都喜歡,可這消息?我這不是傳說中的掃把星嗎?估計被家屬打都有可能。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車到路前必有山,我自己安慰着自己。

打定了注意後,我蹲在地上,說:“咱們現在是時間緊,任務重,你們有什麼遺言就說吧,我負責記錄,而且我保證一定會轉達給你們的家人的,相信我。”

聽到這裏,這幾個小妮子鬼頓時像是炸開了鍋一般,嘰嘰喳喳的,你一言無一語的,我簡直都快崩潰了,都說這三個女人一臺戲,這兩臺戲同時上演的感覺還真是不怎麼樣。

“崔哥你記得告訴我爸爸給我燒個充電器,我的平板電腦和手機都沒電了,還有零食……。”

“讓我媽媽給我燒點面膜和化妝品”

“我要一張銀行卡”

“能不能把我男朋友也燒過來,我一個人有點害怕“”

……

好吧,我此刻不是崩潰,是反覆崩潰。

我看着陸琪琪說,“小老妹兒啊,燒你男朋友這件事情你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我想你肯他不一定肯,就算他肯他家人也不一定肯,這難度忒兒大了點吧。哥下面有熟人,不行我給你介紹一個,要啥有啥,富二代都補缺!”我想起了在地府受苦的李小剛信口胡謅道。

這要求,我簡直都無語了!

好不容易,我將這六個鬼老妹兒的遺言寫滿了那一沓五色紙,這胳膊酸的都不像是自己個兒的了。這個時候,我看見公路上開過來一輛黑色的大巴,沒有任何商標廣告語,車燈昏昏黃黃的,像是車燈裏裝的不是燈泡而是油燈的感覺,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說不出的詭異。

就在我詫異這時間哪裏來的大巴的時候,我肩膀不知道被誰拍了一下,嚇的我將手裏的五色紙落了一地,擺出一個舉手投降的造型。

我一回頭,赫然是鐵衣那張死氣沉沉的臉,說實話,這傢伙的感覺比眼前的幾個鬼老妹兒更像是鬼,我沒好氣的說,“想嚇死我啊,不知道招呼一聲啊!有點素質沒有!”

我再一看,這幾個鬼老妹兒看着鐵衣的眼神明顯和我之前不同,含情脈脈的樣子,我渾身一哆嗦,這女鬼的品味實在是低的不像話,鐵衣不解風情的看都沒看一眼,一邊看着那輛詭異的黑色大巴,在我耳邊說了一句,“時間到了,來的是陰差的車。”

聽鐵衣的話,我心中莫名一緊,我赫然看見那輛黑色的大巴竟然直接朝着我們這邊開了過來,像是在空氣中漂浮着一樣,在這山路上行駛像是平地一般。

不一會功夫我就到了眼前,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輛黑色大巴停在我身邊,車門次啦一聲打開,聽這響動,這車子估計也服役了不少時間了,估摸着應該是好久沒有上油的節奏了。我生怕這車子質量不好,突然散架將我砸傷,所以我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我看着敞開的車門,既不是黑白無常也不是牛頭馬面,而是兩個像是普通人的樣子,一胖一瘦,個子比我低了多半個頭的樣子,穿着黑色的中山裝,大晚上的帶着墨鏡,左手手臂出有一個白色的袖章,寫着地府執勤四個字。果然如同鐵衣所說,是地府的陰差。

這兩位的造型,不像是陰差,更像是保鏢,我看着這兩傢伙,悄聲對着鐵衣說,“這是鐵家的人?”

鐵衣搖了搖頭,說這些都是臨時性的鬼差,都是些過陰的人、或者地府表現好想靠公務員的鬼民在兼職。若是遇到猛鬼兇魂鬼捕纔會出動,而這樣的基本都是臨時工處理的,沒什麼事情,拉到地府就算完成任務,也算是個人的修行,積陰德的。

這兩個傢伙像是啞巴一樣,戳在門口一動不動,不過隨着這車門的打開,好像有一股很強大的吸力,幾個小姑娘雖然個個都哭的瀕臨崩潰,死活不走,什麼招式都用上了,可這身體還是在向着車子走去!

安小雨看着我,“崔哥,鐵哥謝謝你們,能遇到你們真好!”

看着依依惜別的安小雨,我這心裏貓爪似的老難受了,我沒有說話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我發現一個事實:安小雨竟然沒有被車子的吸力所影響!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第748章

小雷內心也是十分的崩潰,自從遇到女神后,它不但變得忙碌起來了,而且還越來越多奇異的事情,讓它不知道怎麼解釋好了……

帝琛和墨小夜也十分的擔心墨九狸,不明白著閉關好好的人,怎麼就忽然出關了?出關也就算了,要不要一出來,就被雷劈的這麼慘啊啊啊……

久違的落花谷雷劫,整整持續了一天一夜的時間,帝琛幾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這樣的雷劫,怕是神仙也無法抵抗吧?何況還是墨九狸……

只是眼前他們所見之處,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墨九狸的身影,到處都是雷雨,讓他們想靠近都不敢,生怕因為他們給墨九狸帶來更多的雷劫,只是擔心的張望著……

「女神,你沒事吧?怎麼樣了?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又控制不住雷劫了!」雷劫結束后,小雷看著大坑裡面的墨九狸,委屈的說道。

「我沒事小雷,幫我個忙……」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她都已經習慣自己時常被雷劈的慘兮兮的了!好在只是劈的狼狽,並沒有什麼大礙……

小雷按照墨九狸說的,灑下許多的雷雨,在墨九狸的附近,阻止落花谷的人靠近……

這時,空間裡面的球球,小籃,小靈兒等獸,齊齊都丟了出來,一個個摔得眼冒金星,不爽的瞪著身後……

為毛他們被丟出來了啊?

只是當它們看到一臉狼狽的墨九狸時,齊齊擔心的上前問道:「主人,你沒事吧?」

「娘親,你沒事吧?」

「我沒事,空間在晉級,等會兒就好了!」墨九狸笑著說道。

她已經從小書那興奮的聲音中,感受到了空間這一次或許真的會有不小的變化!只是墨九狸心裡有些奇怪,為毛她的契約獸都被丟出來了,可是紫夜卻沒有呢?

按理說不是應該只有器靈,才會是空間的主宰么?為毛紫夜看起來比小書這個器靈,更像是器靈啊……

關於這一點,小書也是十分鬱悶的!紫夜這種比它這個器靈還大爺的獸,讓它也是只能來一個大寫的服啊……

這不,所有獸獸都因為空間晉級,而被丟了出去,小書興奮的一回頭,就看到紫夜大爺似的,飄在半空中閉目修鍊呢,完全沒有被丟出去的意思……

小書無語的撇了撇嘴小聲的說道:「是不是我這個器靈那天被丟出去,他也不會被丟出去啊……」

「呵呵……算你聰明!」紫夜帶笑的聲音傳來。

「為什麼?」小書無語的問道,這根本不合常理好么,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因為你太弱了!」紫夜笑著道。

「可我才是空間的器靈!」小書不甘心的說道。

「這個世界,強者是可以主宰一切的,難道你不知道嗎?」紫夜淡淡的說道。

小書聞言沉默了,它自然知道的,強者的大能,不但可以開山闢地,甚至可以製造出來空間,這宇宙洪荒中有無數的界面,都是那些強者,自己製造出來的…… 就在安小雨下意識的準備跟着自己的小夥伴走上那輛陰間大巴的時候,我都已經醞釀好分別的眼神了,憂鬱中透着不捨,不捨中藏着回憶。

誰知道,安小雨剛走到車門的時候,竟然硬生生被那兩個黑衣人攔住了。剎那間我還以爲這兩傢伙要爲難調戲這小老妹兒,我一激動下意識的摩擦雙手,準備點燃噬冥捕手上去幹架,我這人最多的就是智商和正義感。

之所以敢上去掐架,主要因爲按照鐵衣的說法,這兩個基本都是兼職走陰之人,職務明顯比我低很多且沒有什麼背景,所以我是有恃無恐,想在小老妹兒們面前表現一番,展示一下我的雄性荷爾蒙讓安小雨後悔當初誇讚鐵衣帥氣的行爲。

誰又知道,正在我被自己的正義舉動感動的血脈噴張的時候,鐵衣一把拉住了我的右手,在我耳邊低聲說:“有問題,別衝動,忘記我跟你說的故事了?還記得枯嶺的鐵鴻嗎?衝動是魔鬼,之後是懲罰,你小子打了陰差,哪怕是臨時的,也斷然沒有好果子吃!”

我努力的回憶了一下,這傢伙應該說的是在枯嶺村和鐵鴻的那一樁心事,於是我便停下了手裏的動作,與鐵衣站在一旁,死死盯着那兩個戴墨鏡的傢伙,如果目光是把刀子的話,這兩傢伙估計已經被我砍的不成樣子了。

車門即將關上的最後一刻,安小雨還沒有上車,難道要成爲遊魂野鬼不成?

就在我掙脫鐵衣束縛的時候,那個我還以爲是一對啞巴的黑衣人中,矮胖的那一個對着安小雨徑直說道:“你陽壽未盡,不還生死簿上的名單,所以暫時還不能上車,若是天亮身魂分離仍未合一,那個時候我們再來,你就坐天亮前的最後一班車!”

說完後,兩個黑衣人徑直上車,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的時候,車子已經消失不見了,安小雨對着車子離去的方向,喊着小夥伴的名字,滿臉淚水的追了好長一段路。

我也不知道這時候安小雨是因爲得知自己暫時不死的激動,還是小夥伴離開的不捨,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呆呆的站在旁邊,不知道如何是好。

氣氛憂傷而靜謐。

“還傻愣着幹什麼,再不去就晚了!”鐵衣一句話很敗興的打破了沉默,我和安小雨一起將目光挪到了鐵疙瘩臉上,在他的巴掌小臉上用目光貼了兩個大大的問號。

我看着鐵衣茫然的問道:“去哪裏?幹什麼?剛剛那是個什麼情況?爲什麼小雨沒事留在了這裏?我記得剛剛我在路邊看見小雨的樣子慘不忍睹啊,難道是我眼花了?”

安小雨呆萌的看着我,不好意思的說,“攔車的時候你看到的那個女人其實不是我,因爲我身形嬌小,怕你們看不到,所以攔車的時候,就在路邊的亂墳崗隨便選了個屍體,我自己的屍體還在懸崖下邊。”

我瞬間就凌亂了。這安小雨還真是膽大包天,沒事都敢鑽墳堆裏,還選了個腐敗到那種程度的女屍,真是讓我對她刮目相看,這小老妹兒口味真不是一般的重,怪不得會覺得鐵衣竟然會比我長的帥氣。

鐵衣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聽這黑衣人的話,意思是安小雨現在還沒有死,只是靈魂出竅而已,或許真的還有生還的機會,但是若是天亮前,還不能將安小雨的神魂送回身體,那就真死了!所以我們現在必須將安小雨的靈魂送回她的身體。”

一聽鐵衣的話,安小雨像是被電擊了一樣,驚愕的張開嘴巴,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鐵衣,光是張嘴不發聲,這次我看懂了,這小女子是激動的不能言語了。

想想也是,當初我從逸山崖邊跳崖不死的那次,醒來的時候差點就激動尿了。

“那還愣着幹什麼啊,救人一命勝中七張彩票啊!那麼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我好奇的看着鐵衣。

鐵衣看着我說,“其實這事情很簡單,本來招魂就可以了,但這東西我不在行,鬼捕抓魂殺鬼還可以,這招魂的事情沒有道士還真幹不了,不過我倒是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試試”。

我等待着鐵衣接下來的話,誰知,鐵衣沒有說話,直接拿起我的右手,我還沒問怎麼回事的時候,只見一道青色光芒閃過,我右手食指直接被鐵衣拉出了一道口子,瞬間就有血涌了出來,鐵衣這雷厲風行的舉動,我瞬間就傻了,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都說食指連心,這傢伙沒有任何徵兆的一下子,疼的我差點就哭了,趕緊將手指塞進嘴裏狂吸不已,後來想起安小雨還在身邊,雖然這小老妹現在不算人,但想想還是不雅,所以又把指頭抽了出來。

“你瘋啦?我擦,你不是有暴戾傾向吧?什麼情況啊你就戳我一劍!”這傢伙下手也忒狠了,我修長的右手,瞬間就被毀了容。

“欺人太甚!”說話間我就準備摩擦雙手準備點燃噬冥捕手上去幹架,誰知道沾染了血水之後,搓了兩下一點反映都沒有,看來這傢伙是又返潮了,一點防水設置都沒有,我立即決定將武鬥改成文鬥,活動活動舌頭準備開罵!

“你沒有發現這樣效果很好嗎?若是我跟前跟你說會給你來一下,你會怎麼做?你會這麼泰然自若的被放血?我估計你小子早跑的影子都看不到了!”鐵衣看着我,邊說話,邊將我的食指血抹在了自己手指頭上。

然後鐵衣對着安小雨的眉心就是一點,這一指頭下去,安小雨眉心頓時多了一粒硃砂痣一般,視覺效果還真不錯。

正在我誇獎安小雨的新造型的時候,這安小雨竟然發生了變化,身體漸漸從那張紙人中剝離下來,這造型像是畫皮一樣,十分詭異。

很快,紙人軟塌塌的滑倒在地下,成了最初鐵衣撕扯的那個樣子,而安小雨咻的一下就懸在空中,我仰視着安小雨,唸叨着這纔有了那麼點鬼該有的樣子。

我看着鐵衣莫名的舉動,好奇的問道:“你這是怎麼個意思?啥時間了,你才反應過來跟小老妹兒開玩笑,腦子壞死了吧?”

鐵衣完全不接我的茬,說道“你的血液裏有血河丹丸。這血河丹丸有鎖定身魂的效力,把你的血抹在安小雨頭上,一會她進入自己身體的時候就好辦多了。”鐵衣邊走邊說。

“這事情你怎麼知道的?你怎麼知道我血液裏有血河丹丸的”我記得我地府之行的各種遭遇只跟父親說過,按道理說,這傢伙不應該知道啊,我趕快追上鐵衣一問究竟。

安小雨此刻被我們的對話鬧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鐵衣,也快步跟上我們,向着停車的位置走去,邊走邊問我說什麼。

“你睡覺說夢話的時候自己說的。”鐵衣的背影突然甩出這麼一句讓我直冒冷汗的話來。

Www _тт κan _co

“我擦,早跟你說別看我睡覺,別看我睡覺,有病啊你!我還說了什麼”。我瞬間就心虛起來,內心悲憤交加。

鐵衣不說話一直笑,這笑聲讓我不寒而慄,想來一定是我在睡覺的時候,又爆了什麼猛料了,這傢伙真是防不勝防啊!

我追着鐵衣問道,“你小子說清楚,我到底還說了什麼……。”但這鐵疙瘩就是不搭理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造型,打又打不過,問也問不出,十分鬱悶。

這個時候,我想起後面還跟着安小雨,我心裏想着等辦完這件事情,一定要打探清楚,這傢伙到底至少我多少隱私,是否到了必須滅口的地步!我努力勸說自己深呼吸,放輕鬆,結果不小心放了一個屁,真是想起來都丟人。

我們兩個半人快到車子的時候,我看着鐵衣的背影,問道:“現在咱們去哪裏?難不成你的意思是咱們現在帶着安小雨的靈魂去山崖下邊?”

鐵衣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徑直翻身上了車子,我趕緊拉了一把安小雨,“傻姑娘,別愣着了,趕緊走,不然真來不及了,看這天色距離天亮時間不長了。不想死的就趕緊走,對了剛剛記得那些遺言你自己處理了啊,這事情我還真是幹不出來!”

安小雨低聲說了句好,估計這小老妹兒還在對自己小夥伴的離去而感傷。但這時間不等人,我一把將安小雨拽上車後,告訴鐵衣麻溜的開車,救人要緊。

就這樣我們兩個人一隻鬼便迅速上了鐵衣的車子,鐵衣一腳油門下去,車子便向着懸崖處全速前進。

估摸着鐵衣也是真着急了,這速度,我在副駕駛坐着都差點吐了,這尼瑪簡直是開賽車的節奏。沒想到鐵衣這看起來不怎樣的老爺車,開起來竟然這麼彪悍,恍惚間,我還以爲自己坐在了那輛大黃蜂變形的汽車裏,等到了懸崖處的時候,天已經不那麼黑了,我看了看錶,着急的說“時間不早了!”。 第749章

墨九狸再次回到空間時,饒是向來淡定的她也驚呆了!實在是空間這一次的變化太大了,已經不能算是一個空間了,儼然變成了一方世界了……

如同一個人間仙境一般,原本的靈泉,從之前的湖泊,如今幾乎變成了一個靈海,不僅如此,在旁邊還分出了幾個岔路,變成了另外兩個靈泉……

原本他們住的二層小樓,如今也變成了一個歐化花園般的樓群,裡面分別是一個個花園式的庭院,每個庭院裡面都有一座二層小樓,一個花園,一個小靈湖,庭院周圍,依舊長滿了天書空間專屬的紅色靈果樹,上面掛滿了成熟的靈果……

遠處森林環繞,高山林立,再遠處一座座城池,乾淨的出現在各處,最重要的是,墨九狸發現天上竟然出現了一輪紫色的月亮……

「小書,這是?」墨九狸驚訝的看著小書問道。

「主人,怎麼樣?驚喜吧,天書空間已經到達了完美境界哦,現在空間裡面也有日夜了,而且空間流速也比之前變多了,現在主人在空間一年,外面才一天!而且,主人再也不需要到外面晉級了,可以直接在空間裡面晉級哦!不過別人是可以在空間晉級的,但是主人你每次晉級都有雷劫,還是要在外面才可以的……」小書興奮的說道。

「真是太好了!」墨九狸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想著這樣的話,以後就可以讓舅舅一家搬到空間裡面居住了,這樣既保證了他們的安全,又可以多給他們一些時間修鍊……

墨九狸決定出去之後,找個機會跟舅舅一家商量一下,至於別人她並沒有多想,畢竟墨家人才是她最在乎的……

墨九狸縱身飛了起來,將整個空間四處看了一眼,許久才飛回到小書的身邊,墨九狸自己也不得不感嘆,自己剛才廢了那麼久,也沒有走遍整個空間,可以不誇張的說,如今自己的空間,可能比浩天城還要大,真是讓她十分的開心……

墨九狸回神后,將小靈兒等獸都帶了進來,眾獸看到空間的變化,都驚嘆不已,墨九狸忽然想到什麼的看著小書問道:「小書,雲夏和雪封呢?剛才空間晉級,他們沒事嗎?」

「主人你放心吧,他們還在閉關,沒事的!」小書說道。

之前所有沒有閉關的獸獸,都被丟了出去,但是在閉關的雪封和雲夏,卻被紫夜控制著留在了空間裡面。空間晉級完畢,又將他們送到各自的住處閉關去了……

「嗯,那就好!」墨九狸說道。

「主人,你還繼續閉關嗎?」小書看著墨九狸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