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辦法是好辦法,可惜,實行起來不容易,陳志凡不希望葉詩瑜社險:“這件事就先這樣吧,還是老決定,你先住在我家,這樣安全係數高一點,家裏水玲瓏,蓮蓮,阿寶,阿紫她們都有能力防身,有她們在,你也安全一點,再說,咱家還有大boss!”

葉詩瑜道:“你說陳伯父是大boss?你們家到底是什麼樣神奇的地方?你每個女朋友都能防身之術!”

陳志凡道:“她們是從父親的老家帶出來的人,你看了就會知道她們爲什麼能有防身術,這個我就不說了,因爲你沒看見,我就是說了,你也不會相信,還不如等你自己眼見爲實!”

房間裏滿滿的血腥味,慢慢的散去,陳志凡望着房間裏的淡淡黑氣和死氣,出聲道:“還有,設置陷阱的事情,不現實,因爲我們對他們不瞭解,因爲你永遠不可能知道神經病的下一步要做什麼!可能前面他攻擊了你,回頭人家回家看電視去了!”

葉詩瑜被陳志凡的比如逗笑了:“你啊,那麼嚴肅的事情叫你一說,似乎都不算是什麼事情了!”

一個穿着白大褂的人,站在門口,朝着陳志凡和葉詩瑜飛快的看了一眼,葉詩瑜沒有注意到門外有人,陳志凡注意到了。

這個人的目光與被抓住關在審訊室裏的小女孩目光完全一致,平靜,冷漠,譏諷,這完全不是一個看見案發現場該有的人的反應。 雷奧大人瞪大眼睛,隨即『砰』的一聲,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這些礙眼的人都死了之後,就只剩下了夜冰依三個人,氣氛很是詭異。

火火那小坑貨,也早早拋棄了夜冰依,一溜煙跑了。

「那個……既然沒什麼事兒了,大家都在睡覺,我們回家吧?」夜冰依伸手扯了扯帝玄胤的袖子,率先打破了這分安寧。

她卻不知,這話,聽在帝玄胤的耳朵里,是有多麼的扎心和蛋疼。

瀲灧的紫眸灼熱的望著她,本來,今天向她求過婚後,他打算與她商量商量,好好地溫存一番,然而卻沒想到——

恨恨的轉過頭來,紫眸殺氣騰騰,惡狠狠瞪向眼前一襲勝雪白衣的男人,譏諷道:「呵呵!堂堂新一代雲決宮宮主,卻不要臉的勾搭老子的女人!姬流音,你到底還要不要一點臉?!本尊警告你,倘若你再敢覬覦我的女人——」

說著,帝玄胤的拳頭已經握的噼里啪啦作響,又想要和姬流音干架。

夜冰依想起剛才驚心動魄的一幕,想也不想,一把衝上去,緊緊抱住他的腰:「冷靜!」

「咳咳……我好冷,小胤胤,要抱抱~」她將小臉貼在他的胸膛上。

帝玄胤淡淡的皺了皺眉,低頭,看到她光著的小腳,還有身上單薄的衣物,心中一緊,立即將她抱了起來。

夜冰依順勢勾住他的脖子,往他的身上爬,腿禁錮著他的腰,垂眸眨了眨眼,狡黠一笑,這樣,他就不會再和姬流音打架了吧?

除非他將她給扔出去。

她卻不知,這個姿勢,對於眼前的兩人來說,有多麼的煎熬,和刺眼。

姬流音如月清輝的冰藍色眼眸,淡淡的瞥了一眼二人的姿勢,只覺得異常的扎眼,突然冷冷道:「你的女人?若算起來,我與她相識的時間,絕對在你之前,所以,她應該是我的女人。」

帝玄胤的臉立即黑了下來,隨即握了握拳頭,咬牙道:「你放屁!你算什麼東西?就憑你,還想得到我的依依?做夢去吧!」

憤怒不已的帝尊大人,此刻竟是連形象也不要了,毒舌的破聲大罵。

心中嫉妒的發狂,因為他知道,姬流音並沒有撒謊,該死的,憑什麼要他認識他的女人?!

夜冰依嘴角一抽,隨後瞪了姬流音一眼,他究竟是什麼意思?說這些話,想幹什麼,故意讓帝玄胤跟她急?

看了看氣得炸毛的男人,夜冰依微微一怔,然後看向姬流音,沒好氣道,「你什麼意思?你這人真是莫名其妙,就算我們小時候認識,也不過就是萍水相逢,外加說那兩句話吧?」

只是見一面,他就喜歡上了她了?

呵,她又不是涉世未深的小白,打死她都不相信什麼狗屁一見鍾情。

煩躁道:「我警告你,不管你是打的什麼主意,都最好給我打住!胤是我喜歡的人,請你不要再說些什麼讓人誤會的話,攪亂我們之間的感情,我們雖然沒成親,但我也已經答應了要嫁給他,就這樣!」 之前陳志凡還在好奇,那些人是怎麼躲過保安直接衝到精神病院中的,原來,那些人原本就是在精神病院中,葉詩瑜在精神病院裏,實在是太危險了。

那個醫生模樣的人只是露了一下臉,就低着頭走了。

陳志凡推着輪椅快速的離開了小房間,朝着停車處趕去,葉詩瑜被陳志凡急急火火的動作,弄的一頭霧水:“志凡哥,怎麼了?”

“別說話!”陳志凡將葉詩瑜抱上車,快速的發動了車,揚長而去,在後視鏡裏,他看見了幾個聚攏而來的身形。

這些人,都不是在監控裏見到的人,他們是精神病院的病人,從他們雙目呆滯,面無表情,身上的藍白條衣服就能證明他們的身份。

葉詩瑜不禁問道:“怎麼了?我怎麼感覺你在逃跑?”

陳志凡道:“我們後面有一羣精神病病人,我覺得他們的目標都是你!”

聞言,葉詩瑜的俏臉頓時氣得漲紅:“我去,我倒了什麼黴啊?志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陳志凡將車速提升,好在無人追逐他們。

將葉詩瑜帶回家,陳志凡道:“爹,這是小瑜,你以前見過了!”

“伯父!”葉詩瑜叫了一聲。

陳望道:“姑娘,你的腿這是……”

葉詩瑜道:“之前因爲一點特殊情況,受了點傷,志凡哥叫我繼續裝受傷!”她看見了站在陳望身側的四個漂亮的苗家姑娘,不由得暗暗回頭瞪了陳志凡一眼!

這個傢伙最近的桃花運好的要命,家裏就是四個,還不知道外面還有多少個!

陳志凡道:“玲瓏,蓮蓮,阿紫,阿寶,這是我同事葉詩瑜,你們叫聲小瑜姐就好了,我要出去辦事,小芙和小瑜的安全交給你們了,”看見四個女孩兒一起點頭,“你們陪小瑜在樓上選個房間,我和爹,龍飛要說話。”

葉詩瑜本想問問陳志凡的妹妹在哪裏,阿寶熱情的拉着她:“小瑜姐,我們幫你收拾房間!”

葉詩瑜的問題就沒有問出來,在樓上的時候,黑蓮已經給她指出了陳若芙的房間:“我們在樓上都是很注意安靜的,夫君的妹妹小芙妹妹要複習重考大學!”

“哦哦。”葉詩瑜忙也壓低了聲音:“知道了,”陳志凡的別墅,她還是第一次來,沒想到,第一次來,就完全沒有被陳志凡的小女朋友沒有當做是第一次來的陌生人。

她很快就喜歡上了這四個苗家的女孩子。

等客廳裏只剩下三個人時,陳志凡問道:“爹,您看小瑜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

陳望疑惑的看向兒子,不解的道:“我沒看出小瑜姑娘有什麼不對勁的,怎麼了?”

陳志凡看向軒轅龍飛:“龍飛呢?”龍飛活的年久,多少可能知道些什麼,當爹說不知道的時候,陳志凡的心就有了一些緊張!

軒轅龍飛道:“你先說,發生了什麼事情。”通過對陳志凡的瞭解,如果不是發生了事情,他不會把人帶回來。而且還一再叮囑注意安全之類的。

陳志凡就將什麼前世記憶的事情說了一遍。

聞言,陳望皺起了眉頭:“我還真沒聽說這麼離奇的事情,這要是換別人說,我可能都不信!”

軒轅龍飛說道:“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有前世記憶的,只是有的人記憶不會甦醒罷了,或許是這位小姐哪個前世的仇人復甦了記憶,並且把她認出來了,這就說的通了,否則,我想不到別的可能!”

“可是,”陳志凡將精神病院中那些人的怪異詳細描述了出來:“我總覺得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軒轅龍飛道:“不如晚上我們夜探一下你說的那個地方,去看了不就是知道了嗎?”

“也只能如此了!”陳志凡道:“爹,我和龍飛不在,你不要出門了,那些人有些詭異,我怕我不在,他們會找上門來。”

聽見兒子的話,陳望哈哈大笑:“絕不會找到這裏,只要小瑜姑娘不出去,那些人絕不會找到這個地方,你放心去辦事就是!”

他佈下的符陣,可不是陳志凡那個三腳貓的小手段布的陣!

軒轅龍飛從背後摸出斬骨刀:“我的老夥計好久沒有飲過血了,咱們辦完事,我還想去看看小茵!”

z市精神病院與拯救谷還真的不遠。

陳志凡點頭:“一會天黑了,我們兩個人去,正好我也想去看看現在他們整出什麼了,”去精神病院之後順便兒去山谷看看,他還沒忘記狼人那傢伙買的種子和畜種。

曼徹斯特那傢伙現在生活安逸下來,滿腦子就是吃!

“小凡,多帶些符,說不定會用上,”陳望道:“會用符了,符就像是你當刑警的手槍,不要不離身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到了。”

老爹有的時候就是很囉嗦,陳志凡從口袋裏掏出一把符:“看,我都帶了呢,放心吧爹,我很愛惜自己的小命!”

軒轅龍飛起身道:“我先去做飯,做了飯,咱們就出發,等到了,時間就差不多了!”他走進廚房,沒有一會,廚房裏傳出了飯香。

陳望道:“今天你們先去探查一下是什麼情況,我想辦法跟你娘聯繫一下,她最近很虛弱……”

他沒說是因爲給女兒傳了功法導致的她的虛弱,父母之爲愛子女之計,換做是他,他也會和妻子一樣的做法!

葉詩瑜聞見香味,不由得說道:“好香啊!”

黑蓮道:“小瑜姐,軒轅大叔的飯做的可好了,不過夫君做的更好吃,這是公公說的,我們幾個還沒見識過夫君的手藝呢!”

葉詩瑜驚訝的張大嘴:“志凡哥還會做飯?”她是陳志凡的同學加同事都不知道陳志凡會做飯!

陳若芙聞見飯香,從房間裏走出來,葉詩瑜與黑蓮幾人從另一個房間走出來,黑蓮道:“小芙妹妹。這是小瑜姐,志凡哥的女朋友!”

陳志凡早就注意到一身警服的美女,能被她哥哥帶回來的人,她早就猜到到了會是個小嫂嫂! 「姬流音,你可聽清楚了?依依說了,她跟你根本不熟。」

「呵!若是想要女人,想必按照你流音公子的身份,並不難吧?實在不行,本尊給你提個建議,那青樓中,有大把女人,她們一定對你很感興趣!哼!你找誰都行,別來騷擾我帝玄胤的女人!」

看向夜冰依,霸道的說:「依依,你說,我才是你的男人!」

夜冰依:「……」

「……嗯?」

「咳咳……你是我男人。」

「真乖。」見到她乖乖配合,帝玄胤滿意一笑,還不忘記朝姬流音拋去了一個炫耀的眼神。

退役特種兵之全能天王 夜冰依:「……」

原來他們男人發起瘋來……

真沒她們女人什麼事了!

驀地,他的大手突然抬起她的下巴,炙熱的紅唇便壓了下來,鋪天蓋地的吻襲來,男人用力的親吻著她。

夜冰依腦袋一懵,隨即眨了眨眼,小臉一窘,她可沒有忘記,這裡還有一個外人!

「唔……」她想要推開他,帝玄胤卻吻的更用力了,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

夜冰依微微一怔,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這小心眼兒的男人……他這是故意想要氣姬流音。

眼中閃過一抹無奈,所以伸出纖細的玉臂,勾住他的脖子,迎合著他的吻。

姬流音,無論你的想法是什麼?都最好打住,因為,無論你想要的是什麼,也都和我無關。

她更給不了他什麼。

看到她乖乖的配合他,帝玄胤吻住她的唇,心中的怒火和醋意,逐漸消散了一些,但他想要的更多了。

只是一個吻,還遠遠不夠。

唇瓣遊離,含住了她小巧精緻的耳垂。

夜冰依身體狠狠一顫,差點叫出聲來!

驀然,平地掀起一陣狂風——

無數的飛沙走石,片片猶如利刃般的樹葉,在一股奇怪的力道的推波助瀾下,狠狠的刮在了兩人的身上。

「嘶……」夜冰依痛得倒抽一口氣。

兩人不得不結束這個火熱的吻。

反應過來,夜冰依俏臉立即一紅,狠狠地瞪向這兩個男人,暗暗咒罵一聲,都他媽是瘋子!

無疑,這場戰爭,帝玄胤不戰而勝。

因為夜冰依選擇的人,一直都是他他。

他看向姬流音,好脾氣的沒有生氣,洋洋得意的看著他,說不出的嘚瑟,活脫脫一個那頭獃腦的大男孩,哪裡還是平日里那個高高在上的帝尊大人?

夜冰依默默的瞥過臉,不忍直視啊。

冰藍色的瞳眸之中,快速閃過一抹沉痛,轉瞬即逝。

抬起頭,面無表情,眸光卻好似更冷了一分,對上帝玄胤的眼睛,淡淡的道:「就算我現在得不到她的心,你又得意什麼?你以為,你的身份,真的適合跟她在一起么?你就不怕害了她?」

聞言,帝玄胤臉色變,頓時閃過一抹怒氣,隨即勾唇一笑道:「你少離間我與依依的感情,倒是你姬流音,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剛才那些人,和你又有什麼關係?

呵呵,誰知道那些人是不是你剛才帶來的!你該不會是愛而不得,心生忌妒,故意讓那些人來殺我和依依吧?真卑鄙!」

「……」 大手摸索到她裙邊絲帶,輕輕一扯。

驀地,兩人同時睜開眼睛,身體狠狠一僵——

隨後偏頭,向著床里側看過去。

唰的一下——

將屋裡的燭火點亮。

兩人看到,床中間,一名粉雕玉琢的少年,正在閉著眼睛,甜甜的睡著,他的身上,還卧著一隻雪白的小獸。

「……」

「……」

夜冰依一把將帝玄胤推開,差點沒從床上掉下去!

卧槽!這熊孩子,怎麼跑到她房間來了?

帝玄胤看到自家兒子,也是一愣,隨即臉色不由發黑。

臭小子,居然敢壞他老子的好事,他沒有這樣的兒子。

剛才他們察覺到房間有陌生氣息,卻沒想到,是他這個臭小子。

看向臉色紅得滴血的小女人,帝玄胤喉頭一陣乾燥,咽了咽口水,沒好氣的一巴掌揍上了自家兒子的小屁屁。

沙啞著嗓音道:「快給我起來。」

聽到他喊睡得正香甜的兒子,夜冰依心中一陣不忍,正想要開口說話,但是看到他一臉隱忍難受的樣子,她又默默的閉上了嘴。

好像……只能委屈自家兒子了。

「唔……」夜雲澈被他無良的爹爹硬生生給晃醒,眨了眨一雙烏黑清澈的瞳眸,看到兩人,眼中立即閃過一抹欣喜。

坐起身,甜甜一笑道:「爹爹,娘親,你們回來了。」

夜雲澈絲毫沒有發現自家爹娘有些發黑的臉色。

不等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說話,夜雲澈便又重新躺下,小手拍了拍自己的兩側,道:「小澈好久沒和你們一起睡覺了,娘親,你和爹爹剛才上哪去了?小澈等著等著,就先睡著了。」

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看到主動躺下的兒子,聽著他的來意,皆是一陣無語。

熊孩子,他確定不是故意來搗亂的?

帝玄胤冷著一張臉,兒子這小壞蛋,沒看到他爹都快憋死了么?

夜冰依本來也有些無語,但是看到帝玄胤一臉憋屈的模樣,心中瞬間得意了起來。

丟給了他一個自己解決的眼神兒。

「……」

趕不走你兒子,今天晚上,你就做夢去吧。

「……」

這可不能怪她呀……

帝玄胤頭疼的撫了撫額,兒子是小壞蛋,娘子也沒良心。

然而為了自己的幸福,他還是要努力。

伸手一把將兒子揪了起來,摸摸他的小腦袋,笑著說道:「小澈兒,今天晚上,爹爹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不可以留下來知道么?聽話,回自己的房間,好嗎?」

夜冰依憋住笑,將臉扭到一旁去。

夜雲澈眨了眨眼睛,一臉天真,有些失落的問道:「有什麼事情,比小澈還重要嗎?人家都好久沒和爹爹娘親一起睡覺了呢。」

夜冰依聽到兒子軟軟糯糯的聲音,心中一軟,然後看向帝玄胤,看你這次怎麼回答。

帝玄胤卻面不改色,道:「爹爹和娘親想給你造個弟弟,或者是妹妹,小澈兒想要麼?若是想,你現在就要趕緊離開。」

夜雲澈聞言,烏黑的瞳眸亮了亮,驚訝道:「爹爹,你說的是真的嗎?呵呵,太好了,小澈想要弟弟妹妹!」 葉詩瑜被黑蓮介紹爲陳志凡的女朋友,當即紅着臉解釋:“我,我是他同事!”

“小瑜姐!”陳若芙親熱的叫了聲,現在是叫姐姐,以後肯定是個小嫂嫂,她理解這個警察姐姐是臉皮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