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辰夜漠然道:“鍾姑娘前來見我,想必,是有別的事吧。”

“我絕冥宗,想得到你在山谷中的那些手段。”

“可以,帶紫萱母女出來。”

鍾淇一聲苦笑,道:“你果然是爲了她們而來的。”

“與你們絕冥宗,不可能有合作的機會,鍾姑娘,這點你應該明白,既然你來了,那麼,繼續我們未完的一戰。”

一股滔天的殺意,陡然的漂浮出來,

感聞到殺機凜然,鍾淇輕聲道:“周圍人太多,耳目太多,我們,到外面走走,可好。”

除卻青木老怪與葉邙,在來的人當中,辰夜最想見到的,就是鍾淇,她的要求,自是求之不得,

看見辰夜答應下來,鍾淇心頭,更有了一股難以言語的滋味悄然漂浮出現,她知道,若自己理智,見到前者後,便不會說出剛剛的那幾句話,

然而,讀心攝魂術下,面對辰夜,她無法保持着心中的理智,

倆道身影,不曾有絲毫的掩飾,自客棧上空,閃電般的向着城外飛快掠去,

無數人都見到這倆道身影,尤其是絕冥宗的人,那冥花婆婆的臉se,瞬間yin晴不定,因爲眼力過人的她,即使那二人度非常之快,依然讓她看見,二人之間,似乎很親密,彼此的手,緊扣着,

見到這一幕的,並非冥花婆婆一人,還有青木老怪與葉邙,

二人不由相視一笑,青木老怪道:“蕭無魘在蕭琅英的陪同下去提親,都是無功而返,現在與這年輕人這樣,看來,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有趣歸有趣,我們的要求,那年輕人並沒有答應。”葉邙冷聲道:“想要憑着山谷中出現的這些東西,就讓你我倆家被他利用,未免膽子也太大了一些。”

“蕭琅英面前,他都敢放肆,何況你我。”青木老怪隨即苦笑了聲,道:“他沒答應,但葉邙,我們捨得放棄山谷中的那些奇珍與神兵嗎。”

“辰夜,你到底想做什麼。”

掠出城外後,鍾淇低聲怒喝,二人的這般舉動,瞞不過冥花婆婆的,而後者與凌霄殿,尤其與蕭家,有着太密切的關係,

辰夜放開鍾淇的手,冷漠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先天之毒的法子,是冥花婆婆教於你的吧。”

鍾淇神se,頓時冷靜下來,看着他,道:“聰明如你者,我當真少見,看來,你在等着我找上門來,故意搞出這一場給冥花婆婆看了。”

“不過辰夜,你若以爲因此,冥花婆婆就會對我怎麼樣,或者我爲了自保,會幫你做些什麼,你就癡心妄想了。”

鍾淇冷冷道:“你這樣做,只會令冥花婆婆更加的遷怒於紫萱。”

聞言,辰夜不可置否的一笑,既然都開始了算計,他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而今形勢,隨着蕭琅英出面,一切都要推倒重來,所以,但凡能夠利用起來的,都不能放過,

冥花婆婆想對紫萱動手,蕭家不會答應,她如果真有那麼大的怒火沒地方撒的話,鍾淇,就很有可能是她泄的對象,

“我繼續猜。”

辰夜突然逼近鍾淇,邪氣凜然:“你拒絕蕭無魘,也是因爲我,對吧,如果我沒有猜錯,讀心攝魂術一旦失敗,固然不會受制於你,但你的心,面對我的時候,便無法保持平靜,可對。”

鍾淇閃電般的後退,那神情,如同受了傷的兔子一般,彷彿最大的祕密被現,她都不敢去看辰夜,喝道:“你的心中,是否連帶着冥花婆婆,以及整個絕冥宗,都起了冷冽的殺意。”

“不錯。”辰夜並未否認,

世間,會傷害自己的人太多,有些傷害,不見得一定要討回個公道來,但生在紫萱和零兒身上的那件事,卻不能就這樣算了,

只有親眼所見後,才真正懂得,什麼叫先天之毒,什麼叫生不如死,

“當着我的面,表現出對絕冥宗的殺意,辰夜,你真是一點兒都不怕了。”恢復了心神的平靜,鍾淇長大眼睛看着對面這個男子,招惹一個凌霄殿還不夠,竟連絕冥宗也想一併招惹了,他的自信,究竟從那裏來,

“就算我不對絕冥宗產生任何敵意,待這裏的事情落下帷幕後,想必,那冥花婆婆也是不會放過我的。”辰夜冷笑道,這個老婆子,如果自己有足夠實力的話,真不會介意,讓她也嘗一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你究竟想怎麼樣。”鍾淇驚了一驚,顯然是聽懂了辰夜話中的深意,不過也並未太在意,這裏,畢竟是凌霄城,她不相信後者能夠做到,

“做內應,幫我救出紫萱母女。”

“你知道的,憑我獨自之力,根本做不到。”鍾淇搖着頭,說道:“零兒對蕭家來講,如今恐怕比蕭無魘都要來的重要,據我得知,親自守護零兒的,就是蕭琅英,辰夜,整個東域,都不敢有人保證,可以在蕭琅英手中把人帶走。”

辰夜邪笑:“總得要試一試才能知道,蕭琅英是人不是神,定有他的弱點,其他人無法接觸到他,你,一定可以的。”

鍾淇眼神一寒,喝道:“辰夜,你什麼意思。”

辰夜輕輕一笑,眼神盯着鍾淇,目光中帶着淡淡的玩味,道:“你不惜傷害紫萱和當時未出生的零兒來得到蕭無魘,而今,讓你嫁給他,不正是你所想要的嗎。”

“成爲了蕭琅英的孫媳婦兒,以你的手段,要接近他,應該不會太難。”

“你在利用我。”鍾淇黛眉緊蹙,冷聲道,

“爲何利用不得。”辰夜也是獰然的喝道:“你害零兒多年生不如死,讓紫萱孤苦這麼多年,難道你的心中,如今一點兒內疚都沒有。”

“內疚,哈哈。”

鍾淇忽然瘋狂大笑起來:“辰夜,鍾家存亡,我都拋棄了,我父鍾嘯生死,我都可以不管不顧,你以爲,我會對毫不相干的人,產生內疚之感,是你太不瞭解我,還是你的心,真有你說的那麼善良。”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瘋狂的笑聲與那說出來的話,令辰夜都是不免有所心寒,這個女子,當真稱得上是蛇蠍美人了,不過所幸,有過那麼一次接觸後,她在自己面前,不在擁有任何的毒性。

看見辰夜那一幅不爲所動的態度,鍾淇怒火更盛:“辰夜,你是不是覺得,這一生,你吃定了我?”

辰夜邪笑道:“吃你,我一點兒也不感興趣,我看重的,是你能夠爲我做到些什麼。”

聞言,鍾淇大怔,看着辰夜,她彷彿是第一次認識這個人。

自辰夜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到現在,也有大半多年時間了,最初,自己一門心思的想要收服了這個人,而前者,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彼此之間,勾心鬥角,虛與委蛇,鬥了個不亦樂呼。

那時候的辰夜,固然一幅玩世不恭,對自己也是輕薄的很,然而,這都只是表面現象。

當都以正面目示人的時候,尤其是自己的讀心攝魂術,探測他到內心的時候,鍾淇才現,這個男子,與很多人都大不相同。

今時今日,鍾淇不得不承認,縱然沒有讀心攝魂術的失敗,要想讓她斬殺辰夜,她都下不了手,當然,若是沒有那一次的話,今天的她,怕已經是蕭夫人了。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在見到辰夜後,這個已經蛻變成年輕人的曾經少年,不僅xiūliàn了多年的一身氣息改變了,就連性子,也是改變了許多。

尤其想到,這一切的改變,都是源自於另外一個女子時,鍾淇的心,便是無法安寧,忍不住的再問了聲:“你這樣子做,值得嗎?”

“這不關你的事!”

辰夜冷冰冰的道:“蕭無魘已經猜到了黑衣人的真實身份就是我,而你不肯嫁給他的原因,想必他也是清楚,所以現在的他,對我恨之入骨,數天後,會與我來一場大戰。”

“你要做的,馬上去告訴蕭無魘,你願意嫁給他,並且儘快完婚。如此之下,他再與我一戰,勢必就沒有了那份決絕之心,落敗的機率就非常之大。”

“而大戰的時候,必定有包括蕭琅英在內的蕭家高手暗中觀戰,屆時,就是你救出零兒的最好時機,即使你辦不到,那個時候的蕭無魘,我也有把握將他擒下作爲人質來交換”

“辦法很不錯,也叫人防不勝防,畢竟,就算是今天我倆的親密被冥花婆婆看到,也不會懷疑我太多,即使她懷疑,蕭無魘也不會懷疑的。”

鍾淇冷冷笑道:“只是,我爲什麼要幫你?你憑什麼認爲,我一定會幫你?”

想把她鍾淇利用到這個份上的人,世間中還沒有出現!

“如果你不想一生都受制於我,並且成爲傀儡的話,那你大可當我什麼都沒有說。”

鍾淇嬌軀一震:“你以爲,讀心攝魂術,如此容易的就被pòjiě了嗎?”

辰夜獰然的一笑,沒有進衆神之墓之前,或許他威脅不了鍾淇,但邪魔獄一趟大陰邪魔王的吞噬意志,以及辰夜後來強行煉化所有魔王能量時,那一道道無物不吞的力量,感受到這倆樣後,讀心攝魂術,實在算不得什麼。

更何況,鍾淇曾在辰夜身上,施展過讀心攝魂術而失敗!

心神一動,辰夜眉心間,那若隱若現的漆黑印記,陡然變得無比清晰,旋即,一道如墨般的幽芒,向着鍾淇,閃電般的掠去。

鍾淇冷哼一聲,身形似幽靈消失不見。

見此,辰夜笑道:“鍾姑娘,你躲不開的。”

半空上,鍾淇正要開口說什麼時候,猛然見到,那一縷幽芒,不知道什麼時候,竟已在她的眉心處盤旋着。

“辰夜,你這是什麼手段?”鍾淇花容失色,她能夠感應到,這幽芒,固然不會對她生死帶來任何的威脅,可如果讓它進入體內,一定會生無法掌控的變故。

但幽芒在前,她赫然現,自己無法避開。

光芒閃爍,直接從鍾淇眉心中掠進,下一剎,她彷彿被一曾黑色所籠罩,整個人,都是散着如此的漆黑光芒。

“辰夜!”鍾淇咬牙切齒喝道,幽芒入體,她感覺自己的心,似乎已經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所恰住,有點喘不過氣來了。

辰夜冷漠一笑,手掌輕握,喝道:“跪下!”

“不”

鍾淇尖銳之聲,響徹天際,她知道,若真的跪下了,那麼這一生,或許將不在有任何的zìyóu。

然而,她有心反抗,可內心之中,傳出來的,卻是更加強烈的順從意思。

“這是怎麼了,辰夜,告訴我,究竟怎麼一回事?”半空上,那道曼妙讓人呼吸都喘重的身影,以極爲怪異的姿勢,慢慢的下跪着。

“你是如何用讀心攝魂術控制他人的? 非娶不可:霍先生情謀已久 想一想,你就該明白了。”辰夜手一握,幽芒自鍾淇體內暴掠而回。

他真想將鍾淇徹徹底底的掌控起來,如非是她的**,紫萱與零兒,根本不會有悲慘的多年,可現階段,還需要她來牽制蕭家。

半空上落下,鍾淇身子,彷彿被雨水淋過,看着辰夜,她再也沒有了往日的那份高傲與優雅,一想起此生,都將爲人所控制時,她的心,就如同跌入了萬年冰窖中。

“你要怎樣,才能放過我?”

“這件事,事成之後,自會還你zìyóu!”

即使心性大變,辰夜也不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這些手段,平日裏,他還不屑爲之。

定了定神,鍾淇冷聲道:“凌霄殿蕭家勢大,你的計劃,不一定會成功,而且零兒對他們太過重要,即使你有蕭無魘爲人質,也未必能夠換回零兒來。”

辰夜漠然輕笑:“我自放手爲之,成與不成,都要事後才知道,而今說這些,沒有半點意義。鍾淇,你也該知道,我不是一個心慈手軟之輩,如果你做的不夠好,或者有別的心思,請相信,我會讓你遭受到,你想像不到的後果。”

“你也不要逼人太甚,否則,即使死,我也不會讓你如願!”鍾淇恨意滔天,如若知道會有今天的下場,當天,就不該用什麼讀心攝魂術來妄圖控制這個男人,直接殺了,何來今日之果!

聞言,辰夜獰笑不斷:“只怕到時候,你連死都難!安分一些照我說的去做,不然的話,我雖憐香惜玉,卻也不介意做一次摧花的舉動來。你好自爲之吧!”

“辰夜!”

鍾淇喝道:“你愛紫萱和零兒,我曾經傷害過她們,所以,你要向我爲她們母女討回公道,我不怪你。可如今,我已爲你,而受百般之苦,你的心,還要對我如此殘忍嗎?”

“你所受的苦與我無關,而且,也是你咎由自取!”

說完,辰夜身影化爲幽芒,消失在遠處天際!

眼望着那個方向,一陣陣的無力感,頓時席捲了鍾淇全身,她倒是從未想過,名爲妖女的她,竟有一日,會被人將心,死死的把握住。

什麼叫心不由己,今日,她總算明白了。

凌霄城中!

看着鍾淇回來,絕冥宗的人,一個個連忙行着禮,可他們卻現,前者像是失去了魂魄般,雙眼無神,人更茫然木吶!

“鍾淇,你捨得回來了?”冥花婆婆怒喝:“那黑衣人是誰,你認識?你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被這一喝,鍾淇彷彿魂魄歸體,那刺耳的聲音,令她也是有着冷冽之意:“我的事,似乎輪不到你來管吧?”

“你?”

“婆婆,我敬你是長輩,卻不要把他人的尊敬,當成是自己應得的。”

“小jiànrén,反了你!”

陣陣怒火,讓得冥花婆婆如同那將要爆的火山,可她沒有動手,不是壓制了怒火,而是,不敢!

鍾淇在絕冥宗的地位,就如同蕭無魘在凌霄殿的地位,冥花婆婆固然是老一輩的高手,修爲更達皇玄境界,但她已老,今生就算獲得大際遇,也很難有更高的成就了。

鍾淇不同,她未來的成就,絕不會止步於皇玄境界!

一步一步的向裏走去,突然間,鍾淇嬌軀輕震,似乎冥花婆婆的一聲怒罵,讓她找到了解決被控制的方法。

當下俏臉中,涌動着一抹喜色,頭也不回,輕喝:“來人!”

“師姐,有什麼吩咐?”連忙有人恭聲應道。

鍾淇原本就在絕冥宗地位不凡,深受絕冥宗年輕一輩的尊重與敬怕,而方纔呵斥冥花婆婆,更是叫衆人分明白,誰,纔是他們未來要絕對效忠的對象。

“去一趟凌霄殿,告訴蕭無魘,今晚,我在老地方等他。他若不願來,就說,他若想留着遺憾,那也隨便他。”

“是,我這就去!”

不遠處,怒火滔天的冥花婆婆,因爲這番話,一下子消去了所有的怒氣,來到鍾淇身邊,收斂着她的刺耳聲音,問道:“鍾淇,你想與無魘談什麼? 重生一二事 是不是你們的婚事?”

“婆婆,我剛纔的話,你怎地又忘記了?”

“你?”冥花婆婆臉龐,再度的鐵青下來

內院中,鍾淇獨自仰望着天空,直至天黑後,那目光,才緩緩的收了回來。

“辰夜,我已不想與你爲敵,甚至也想過,有沒有辦法,助你救出紫萱母女。你既對我這般辣手,好啊,我會讓你知道,後悔二字,是如何寫的!”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你來了,謝謝你還願意來見我!”

閣樓上,俏影立於月光之下,微風吹來,白色衣裙獵獵飛舞,三千青絲,隨即搖曳不定,將那曼妙身姿,清晰展露。

即使對這身影已經非常熟悉,而如今,心底之中,亦是有着說不明白的恨與怨,可在看到這身影時候,蕭無魘的雙眼之中,仍舊有着灼人光芒。

“找我過來,什麼事?”

俏影緩緩轉身,雙眸流轉,顧盼之間,突然黛眉輕蹙,道:“無魘,你瘦了,爲什麼沒有把自己照顧好?”

蕭無魘冷冷道:“鍾淇,你找我來,就是爲了說這句話?”

他的怒,讓鍾淇美眸中,有着一絲的黯然與心酸,更有着難以言明的自責,沉默片刻,隨即展放笑顏,柔聲道:“無魘,你可還記得此處?”

“哼!”蕭無魘冷冷一哼。

見此,鍾淇眼神更傷,強笑一聲,遙望遠處,道:“我還記得非常清楚,當年,我第一次來凌霄城,你以盛大之禮爲我接風,隨後,帶我來到了這裏。”

“你說,這裏雖不是凌霄城最高處,也不是最繁華地,但是,這裏的景緻更優美,最爲重要的,這裏是愛情的見證。”

聽到此處,蕭無魘忍不住嗤聲自嘲:“曾經我以爲的愛,到頭來,卻是繁華落盡後的襄王有意,神女無心而已。此事固然現在知道的人不多,但終究會傳出去的,到時候,凌霄殿少主的聲名,會成爲絕冥宗少主更上一層樓的墊腳石,鍾淇,枉我蕭無魘自負,卻也如此下場,你心中一定很滿意吧?”

鍾淇嬌軀頓顫,美眸中,晶瑩淚花閃現:“無魘,你我相知相戀這麼多年,難道,你對我的爲人,就一點兒都不瞭解嗎?”

“妖女之名,名動整個東域世界,說實話,我蕭無魘實在看不透你這妖女之心。”蕭無魘漠然笑道。

淚花頓時化作淚水滴落,佳人身影,更顯柔弱,望着蕭無魘,鍾淇近乎是呢喃之聲:“妖女?無魘,多年的相愛,原來在你心中,我竟是這樣的不堪?當天你與蕭老前輩親上絕冥宗被我拒絕,固然乃我的不是,然而,你又何曾給過我解釋的機會?不由分說便離開,無魘,你又怎知我心中之痛?”

“你心裏的痛?”

蕭無魘目光閃爍片刻,旋即說道:“好,今天你約我來,想必也不是說些廢話的,說吧,讓我知道,你心裏究竟有着多大的痛楚?”

深深的看了蕭無魘一眼,鍾淇輕聲道:“世人皆知讀心攝魂術,妖女之名,更是因此而來,但世人何曾真正的瞭解讀心攝魂術?”

“鍾淇,你什麼意思?”蕭無魘心頭微微一緊,莫名的有了一分慌張。

“所謂讀心,乃是可以看穿人心,令自己永遠佔於上風。攝魂術,是更加高深的一種手段,所謂魂魄深處,有人之根本,有萬物之根本。”

“藉助攝魂,我可以做到許多在他人眼中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當天模仿出衆神之墓鑰匙出現,引來風家等勢力。又比如,他人的武技,我也能夠模仿出來”

“但這些,只是粗淺的手法,若只是攝魂,又怎會稱之爲讀心攝魂術呢?”

鍾淇一字一頓道:“真正的讀心攝魂術,乃是直指人心,進而,掌控他人之心之魂!”

蕭無魘眼瞳深處,不由的掠出出一抹驚懼,其人也退後了幾步,掌控人心,自己與她交往已經多年了

“無魘你不要怕,你是我最愛的人,我怎會用如此手段對你?”

蕭無魘嗤笑了聲,明顯對這句話很不相信。

鍾淇無奈,她輕柔說道:“其實,應付讀心攝魂術的方法,也最爲簡單,只要心性足夠的強大,讀心攝魂術,便無半點施展空間。無魘,你是如此的優秀,早已千錘百煉。我本無心,即便有心,也傷害不到你的。”

“說正題吧!”

對面人解釋的很清楚,蕭無魘還是保有着萬分的戒心,若是如此簡單,讀心攝魂術如何成就鍾淇偌大威名?

身爲凌霄殿少主,蕭無魘更加清楚,同爲霸主勢力之一的絕冥宗,其底蘊是何等雄厚,鍾淇如果沒有一些真手段,怎能成爲絕冥宗少主!

“曾經,我與辰夜有過好些次的接觸,這你也知道,當時,我就和你說過,我另有目的,絕非是你想的那樣。”

豪門蜜婚:拒愛億萬首席 鍾淇目光頓時一黯,苦澀道:“隨着多次接觸,我越能夠了解到這個人的不凡之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