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次,幸運輪盤運行的非常緩慢;如同手錶秒針一樣,滴答~滴答的往下跑。

大約一分左右,指針便轉到第一次抽獎輪空的白格地帶。突兀,一股不可抗力將指針的速度擋了下來;走到最後一個空白處時,指針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正當他以為大局已定時,指針卻向前彈動一下,進入放著一張金色符籙的格子。

「叮,恭喜宿主獲得天級中品金鐘罩符!」

輪盤光芒一閃消失不見,原地只留下一張印有金色小鐘的符籙!

「領取獎勵!」

金鐘罩符、兩顆悟道丹瞬間出現在川風手中;而坤釜三王錘秘籍則化為金光投入腦海之中。

坤釜三王錘:一、天級極品武技,乃鍾離無鹽晚年所創。

二、坤釜三王錘只有三式,分別是人王式、地王式、天王式。

三、人王式乃玄級高級武技,主修爆錘之力、以氣御錘達極速之境。 回收商的萬界之旅 修鍊此式需兩千五百斤的臂力以及武師級別的真氣。

四、地王式乃地級高級武技,主修霸錘之力、凝神聚力迸萬鈞之力。修鍊此式需要六千斤的臂力以及武宗級別的真氣。

五、天王式乃天級高級武技,主修震蕩之力、聚氣於一點隔空裂物。修鍊此式需要一萬兩千斤臂力以及武王級別的真氣。

「竟然真的是天級武技!」

川風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系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天級極品武技都可以隨便抽?

「鍾離無鹽?」此人的名字有點耳熟,難不成是他前世的什麼名人?

「咦,不會是她吧!」

川風腦中突然想了起來,戰國時齊宣王的王后鍾離無鹽;此女雖然相貌醜陋,卻有一身高強的武藝,被後人尊稱為齊后鍾無艷。

金鐘罩符:一、天級中品防禦符籙。

二、使用者注入一絲真氣,便可激發符內的金鐘罩護體。

三、本符只有三次使用金鐘罩的機會,每一次均可抵抗武王後期修為攻擊兩個小時。

「強~!」

川風愛不釋手的摸著符籙,金鐘罩符不愧是防禦性符籙,以凡階中品符籙等級竟然可以越一級抵抗武王後期攻擊兩個時辰。

相比較坤釜三王錘,川風更喜歡這個。金鐘罩符他現在就可以用於保命,而修鍊坤釜三王錘的條件川風還未達到。

他小心地將符籙送進蘊靈戒指,順手抓起兩顆悟道丹一口吞下。

「叮,雪花浮雕術熟練度+200!」

「叮,天冰鍛鐵術熟練度+200!」

「叮,寒炎煉鐵術熟練度+200!」

「叮,冰泉尋狂術熟練度+200!」

「叮,破凍開礦術熟練度+200!」

「叮,黃級極品鐵匠鍛造熟練度+200!」

隨著悅耳動聽的提示音,川風的各技能熟練度以及鐵匠鍛造熟練度管瞬間爆滿。 莫雲城傭兵公會。

川風全副鎧甲的走在街上,青銅色的耀銀鎧甲,引得路人側目而視。

青銅甲雖然不是什麼值錢貨,但也是一件值錢的物件,尋常武者可沒有實力購買。

在一群低階武者目光的注視下,川風腳步穩健的走進傭兵公會。

此次他沒有考慮周全,光顧著高階武者的感受,忽略了低階武者的生存環境。

川風走到傭兵公會最邊緣的前台,那名百無聊賴打瞌睡的中年儒士,頓時間眼冒精光臉上露出笑容:「這位朋友,你要辦什麼業務?」

「我要加入傭兵公會!」川風從懷裡取出一錠碎銀,隨手拍在櫃檯上面,將它推倒中年儒士面前。

「名帖拿來!」中年儒士朝拿出一本花名冊,朝川風一揮手搓了搓指手頭。

聽到中年儒士的話,川風頓時間一愣,嘴裡的疑問脫口而出:「名帖?」

「沒有名帖?」

低頭尋找冊上空餘之處的儒士,抬起頭一臉興奮的看著川風,好像對他沒有名帖感到興奮。

「嗯!」 帝少追愛:女王別想逃 川風「肯定」的點了點頭,既然自己都把底細露出,索性就大膽的承認。

「沒有名帖,需要再加二十兩!」

中年儒士立即合上花名冊,伸出右手放到川風面前,一副沒有錢不打算辦事的樣子。

「給!」川風又掏出二十兩銀子,放到中年儒士面前的檯子上。

中年儒士一看到銀子,興奮之色難以言喻,他將銀子放進口袋之中,拿起毛筆在花名冊寫畫:「姓名!」

「三一!」

「三一?」中年聽完眉頭一皺,這名字也太敷衍了點吧,他思索再三,手中大筆一揮寫下山溢兩字。

畢竟是王國認可傭兵公會證件,他可不能太過於馬虎了事,雖然這項花錢買貼潛規則,鐵峰王國內部的人員知道,但是自己也不能明著去犯傻。

「拿著你的證件,去那邊領取傭兵令牌!」

中年儒士將寫好的紙摺疊,遞到川風的面前,隨手指了指右邊的大廳。

「謝謝!」川風接過自己的身份文碟,朝中年儒士抱拳一禮,轉身走向大廳的右邊。

傭兵公會令牌兌換處,排滿了一條等待的長龍,川風目前算是最後面的一個。

在排隊長龍的邊緣,一群人站在那裡吆喝:「狂狼,玄級傭兵團歡迎你們加入!」

「烈焰傭兵團,招賢納士歡迎加入!」

一名身穿紅色鎧甲的女人,雙手叉腰氣吞山河,站在男人堆里大聲吆喝。

「夜狼傭兵團,招收一位武宗後期成員,價格面議!」

一名手帶狼爪武器的男子,孤獨的站在那裡不動,除了他手上的那袋銀兩,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他。

川風看了一眼這群傭兵團,繼續埋頭排隊領取號牌,他對於加入傭兵不感興趣,此行目的只是藉此職業低調行事。

日薄西山臨近黃昏時,昏昏欲睡的川風才排到,他拖著飢腸轆轆的身體,坐在管事前台接待的凳子上。

「出示證件!」那位白鬍子管事敲了敲桌子,臉上露出一絲疲憊的倦容,忙碌了一天這把老骨頭扛不住了。

「諾!」川風將證件遞交給白鬍子管事,對方拿起證件看也沒看一眼,直接遞到身後隔間的門口。

白鬍子管事的做完這些,張嘴打了個哈切,將暫停業務的牌子推到前台上,整個人緊繃的神經鬆軟下來,趴在桌子上當著川風的面打盹。

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一隻女子的手拿著黃色玉牌,從隔間門帘裡面遞了出來:「牌子拿走!」

「哦~!」白鬍子管事睜開眼睛,回頭一把將玉佩拿過來,丟在川風面前的桌子上。

「謝謝!」

川風抓起身份玉牌塞進懷裡,乾脆利落的起身離開凳子,朝著傭兵公會大門走去。

川風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有了這張傭兵公會的玉牌,便可以堂堂正正地離開莫雲城,從雨墨關邊防順利通過。

莫雲城跟鐵劍城地理分佈很特殊,兩者相互呈現U型的地理位置,中間夾雜一塊驍雷山脈旁支。

驍雷山脈方圓一千里遠,銜接洛元皇朝南部與楓嵐王國北部。

為防止驍雷山脈附近國家的騷擾,鐵峰王國在莫雲城外建有大關,沒有通關證件的黑戶,一律不準出入關卡。

這些都是川風提前做足了功課,來傭兵公會註冊成為一名傭兵,包括之前辦理證件的裝傻,都在他的計劃之中。

「老兄,請留步!」

「嗯?」

走到門口的川風停下腳步,滿臉疑惑的看向後邊,一個絡腮鬍男子出現在他身旁。

川風看到面前此人的模樣,眼中閃過一絲意外神色,對方竟然是當日在耿家寨,他遇到的那伙傭兵團團長。

「我觀老兄實力不凡,何不加入我艾草傭兵團發財?」

良木大步走到川風面前,臉上露出一絲真誠,態度極其的恭敬且有禮貌。

「實力不凡?」

川風一臉好笑的看著良木,他不知道身上哪個優點,能讓這傢伙認為自己實力不凡。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老兄能夠頂著一身盔甲,站在這裡一個下午,其實力不用在下多言了吧!」

良木身上拍了拍川風的盔甲,從其質感上感覺此甲很重,全身上下至少得有七十斤。尋常武士,可沒有耐力整天的披著鎧甲!

川風聽到良木的話,臉上露出一絲意外,沒想到此人挺有眼力見兒,隨即伸手抱拳一禮:「在下三一!」

「良木!」

良木急忙立即抱拳回禮,臉上露出欣喜之色,對方如此態度,顯然是默認了自己的話。

川風目光撇向良木胸口,那一枚傭兵青草徽章,引起他的好奇之心:「傭兵團叫什麼名字?」

「艾草傭兵團!」說完這句話之後,良木靦腆的摸著腦袋。

「艾草,這什麼名字?」

川風臉上掛起一絲怪異,什麼鬼的傭兵團,名字竟然叫的如此之娘,與傭兵這種刀口舔血的職業不符。

「哈哈,老兄不要介意這些!」良木拍了拍川風的肩膀,隨手掏出一枚青草徽章,放到川風的右手心。

「良兄,團長是誰啊?」

川風接過青草徽章,一臉好奇的詢問良木,他感覺這個艾草傭兵團團長,一定不會是個普通的傭兵。

「走,我帶你去見團長!」良木領頭走到前邊門口,為後邊的川風帶路。

走出傭兵公會大堂,川風將拴在一旁的花花牛牽上,跟著良木走進東邊不遠處的悅聞客棧。 「你是說,我是南宮家四小姐,南宮璃?」 神級美食主播 少女容貌絕色,卻帶著些病態的蒼白,這一句話說下來,便覺得有些緩不過氣來。

小青的眼睛一紅,「嗚嗚,小姐,你怎麼了小姐,小姐,都怪小青沒照顧好您,您本來身子骨就不好,這一落水受了寒怎麼承受得住啊,要是剛才我沒走開……」

可少女卻像是完全沒聽到小青的話,只是怔怔地看著自己的白凈地幾乎透明的手指頭,「你說的南宮府,可是北國唯一的一字並肩王府?可是那個享親王待遇,卻又在北國官拜左相的南宮雲天的府邸?」

小青楞楞地看著少女一會,「小姐,你到底怎麼了呀,你還是老爺生的呢,怎麼,怎麼能直呼老爺的名字呢?」

少女總算有些緩過神來,看著身邊熟悉又陌生的婢女,深吸一口氣,「小青是吧?我餓了,想吃些東西。」

「好好好,是小青疏忽了,小姐久病初醒,是該餓了。」小青的臉頰還掛著些淚水,嘴裡嘀嘀咕咕地走了出去。

少女這才低頭看了眼自己瘦得不成樣子的小胳膊小腿,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所以她這是,重生了?

在被自己的親妹妹林芝灌下一杯毒酒之後,重生了?而且還重生到了曾經的敵對國北國南宮府,那個自己曾無數次建議東方宇儘早對付的南宮府?

林夭掙扎著從床上下來,在屋內走了個來回,瞧著這屋內陌生又精美華貴的布置,嗤笑一聲。她雖不是北國人,當年卻因為東方宇的原因,將北國上上下下都了解了一遍。對這個南宮府自然不會陌生。

南宮府是北國唯一的一字並肩王府,也是北國開國皇帝下旨允許世襲的唯一一個異姓王府,到了這一代,南宮啟天成了左相,南宮府更是到了鼎盛時期,可是樹大招風,各種彈劾和誹謗也接踵而至,更何況,南宮府雖然有南宮雲天,卻也有他那兩個成天只知道惹是生非的同胞兄弟在。

不過不管如何,北國皇帝對南宮家卻是一如既往的信任,各種封賞榮譽從未落下過。可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林夭不過在屋內走了個來回,身體便有些受不住,吃力得扶住了牆壁。嘴角卻是勾起了一抹冷笑。

功蓋蓋主一向是帝王大忌,他動不了你,便會從你身邊人下手,南宮璃就是最好的例子!

南宮夫人生南宮璃的時候傷了身子,不久便去世了,南宮雲天便對這個女兒加倍得好,恨不得把天底下最好的東西都捧到她面前!

可儘管如此,南宮璃在五歲那年還是生了一場重病,從此纏綿病榻,身子骨越來越弱,要不是日日有上好的葯吊著,御醫甚至斷言她活不過十歲。

「呵?身子骨弱?」從前林夭查到這些消息的時候,倒也沒什麼感覺,可如今她變成了南宮璃,才真正明白過來,這哪是什麼身子骨弱,分明是被人下了毒!而且還是一種慢性毒!這毒不會立刻要了你的命,卻會逐漸拖垮你的身體,最終虛弱而亡。

想來,這南宮璃大概終於熬不過去了,才換得了自己的重生?

這毒雖難解,卻也不難診斷,自己只是略通醫術便能察覺出來,就不信御醫查不出來!可如果查得出來,為何又不敢明說?只有一個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下毒的是誰!可卻不能說!

一想到這裡,林夭的腦海中便閃過南宮啟天心疼又無奈的神情,這是屬於南宮璃的記憶。

看來,這個身子的爹也是知道的?

這都算什麼事!她剛從南朝那爛攤子里脫了身,竟又跳入了另一個。

所以,是為了南宮府的人,自己這具身體的親爹就由皇帝對自己的女兒下手?

林夭清楚得很,如果她想就著現在這個身子好好活下去,在不久的將來,將大秦那些債一一討回來,要面對、解決的東西一點都不比在大秦的時候少。

是的,早在醒來的那一刻,林夭的心中便只有一個念頭,報仇!為救自己全軍覆沒的赤焰盟兄弟!還有因自己而遭罪的袁氏一族!

不過當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大概還是想辦法養好自己這具身體了。

林夭這麼想著,正準備走回床好好躺下休息。房門卻被突然撞開,她下意識地做了防備姿勢,卻忽略了如今這個身體是有多虛弱,姿勢才做了一半,便在一陣頭暈目眩中往前倒了下去。然而,預料中的疼痛卻沒有傳來。

「璃兒!你怎麼總是不聽話,才醒來就想著下地了?給我好好去床上躺著,沒有一個月不準下床。」南宮晟抿著唇生氣地教訓著,一邊卻小心翼翼地將林夭打橫抱了起來,往床榻走去。

被南宮晟這一抱,原本就頭暈目眩的林夭頭更加痛了。

可路過門口時,那個墨色身影卻讓林夭混沌的雙眸瞬間睜大,就連身體也在那一瞬僵直,一雙小手緊緊抓住了南宮晟的衣角,抑制不住的是隨之而來的輕微顫抖。

這劇烈的變化,惹得南宮晟一陣慌亂心疼,以為是自己剛才的話說種重了,正要低頭安慰。

「你認得我。」

南宮晟驀得回頭看向突然出聲的慕洵,皺眉道,「璃兒不可能認得你!」

慕洵卻看著林夭,目光沉如深海,死寂無波,卻滿是肯定和不容置喙。

林夭斂下微顫的目光,也斂下了所有情緒,一下子委屈地幾乎就要哭出來,「大哥,他,他好可怕。」

慕洵:「……」

南宮晟瞪了慕洵一眼,將林夭小心翼翼安置在床上。

林夭全程雙眸低垂,兩隻手緊張地攪在一起,似乎真的是怕極了,沒再抬過頭也沒再說過一句話。

南宮晟心疼自家妹妹,又瞪了眼慕洵。

「吶,你總冷著個臉對別人我不管,這是我最寶貝的妹妹,好歹擺個笑臉出來嘛!」

林夭在心裡嗤笑了一聲,讓他擺笑臉,還不如讓天塌下來容易些。這些話,她在心裡並未說出來。

可慕洵非但沒有回應南宮晟,反而對著南宮璃問道:「笑什麼?」

林夭的臉色一僵,怎麼注意到她了?

南宮晟坐不住了,「流觴!你怎麼回事!爹爹說過了,今天你所求之事必須,必須經璃兒同意,可你看你現在!擺著個臭臉不說,還凶她!你覺得她還會同意嗎?」

慕洵的字,流觴。縱然這不是什麼秘密,但是能被允許叫他字的,一定是他信任親近之人。看來南宮晟和慕洵關係匪淺。

可是南宮家呢,如果她沒記錯,南宮家應該是支持太子的!

林夭心思翻動,止不住去想如今的局勢,只是頭卻疼了起來。

偏偏此時,慕洵幾乎是斬釘截鐵的說了兩個字,讓她更加心煩意亂。

「她會。」 「你!」南宮晟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便只能轉過頭去安撫林夭。

「璃兒不要怕,等會不管你聽到什麼要求,以你的意願來回答即可,只要你不願意,沒有人可以逼得了你,明白了嗎?」南宮晟的表情很認真。裡面夾雜著對這個親妹妹的無盡寵溺和縱容,他們身在南宮世家,父親又是當場左相,位高權重之下卻隱患重重,如今更是被逼到了無路可走的地步。

他們一家人最想保護著的璃兒啊,如今都要被推出去作為籌碼交換。

林夭揉了揉太陽穴,點點頭,她隱約有些猜到二人過來的目的,卻又覺得有些荒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