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世上的事情就是這樣,一物降一物。孤兒院院長應付不了的兩個小孩遇到了貝兒,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服服帖帖的。

教訓了打架的兩個小孩,貝兒沉着一張臉喝問道:“說!這次打架又是因爲什麼?”

“厄……是他不對。”兩個小孩不約而同的手指對方,異口同聲的叫道。

貝兒的眼角直抽,雙手迅如閃電的揪住了兩個小孩的耳朵,口中喝道:“我平時怎麼教你們的忘了嗎?”

“哎呀~大姐頭,我們錯了。”兩個小孩再次異口同聲的叫道。

孤兒院門口,韓宇饒有興趣的看着貝兒教訓兩個小孩,而海蘭特則是低聲詢問孤兒院的院長,貝兒和這家孤兒院的關係。看情況,貝兒是這家孤兒院的常客。

聽了海蘭特的詢問,孤兒院的院長輕輕嘆了口氣,開口說道:“唉~貝兒小姐真是我這一輩子見過的最善良的人。你們也看到了,這裏的孩子都是孤兒,無依無靠。沒有人關心他們,也沒人有照顧他們。直到貝兒小姐的出現,她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積蓄,讓這些孩子能夠吃上一口飯。爲了幫助這些孩子,貝兒小姐經營着一家小旅館,將小旅館七成的收入捐給了孤兒院。也正是因爲這樣,孤兒院纔沒有倒閉,那些孩子纔算是有一個家。”

“難道就沒有人管你們嗎?這裏的執政廳呢?”海蘭特忍不住出聲問道。

聽到海蘭特的詢問,孤兒院的院長臉上露出了一絲憤怒的表情,“不要提那些狗娘養得。我曾經找過他們無數次,卻一分錢也沒有要到過。後來爲了不見到我,他們竟然指示人在我外出的時候打斷了我的腿。好在那個時候我遇到了貝兒小姐,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貝兒小姐開始幫助這家孤兒院。只是我很擔心貝兒小姐,我聽人說,執政廳裏那些狗孃養的準備對付貝兒小姐。”

“爲什麼?貝兒爲他們照顧本來應該由他們照顧的孩子,他們爲什麼反而要找貝兒的麻煩?”韓宇不解的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覺得貝兒小姐的行爲讓人更加看清楚了他們的無恥吧。”孤兒院的院長搖頭答道。

聽完孤兒院院長的話,韓宇和海蘭特都沒有說話,而貝兒也發現了他們。臉上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走到二人的面前,開口說道:“你們怎麼跟來了?”

“好奇而已。”韓宇笑着答道。而一旁的海蘭特卻沒有開口,只是深深的看了貝兒一眼,似乎是想把貝兒的樣子給急在心裏。

“你們是誰?出去!不許靠近我們的大姐頭。”剛纔被貝兒收拾的兩個小孩一臉護主表情的衝韓宇和海蘭特嚷道。

不等貝兒說話,韓宇搶先說道:“就憑你們兩個被女人揪住耳朵哇哇大哭的小傢伙?”

被揭了短的兩個小孩頓時臉色漲紅的衝向了韓宇。要對付這兩個小孩,韓宇當然不會真動手,一手一個按住對方的小腦袋,任由這兩個小傢伙施展王八掄大錘拳法。兩個小傢伙因爲胳膊短的緣故,苦練很久的神拳愣是連對方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好了你,欺負小孩子可不是本事。”海蘭特看不下去的對韓宇說道。韓宇聞言一笑,將一個小孩丟給海蘭特說道:“給你一個,不要嫉妒我了。”

“喂!”海蘭特一把接住韓宇扔過來的一個小孩,剛要和接住的小孩說完,就見小傢伙張嘴就咬住了自己的右手。

“哎呀~”海蘭特慘叫一聲,想要甩手可又擔心會傷到對方,可小傢伙的咬勁還不小啊,鑽心的疼呢。

一旁的貝爾見狀吃了一驚,連忙跑過來給海蘭特解圍。等小傢伙鬆口以後,被咬的右手已經被咬破了。

“對,對不起。”貝爾擔心的向海蘭特道歉道。海蘭特聞言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一旁的韓宇已經放開了被自己制住的小孩,走到海蘭特的身邊看了一眼,口中說道:“該,叫你小瞧這幫小傢伙。受傷了吧,不要亂動,我這裏可是有治傷良藥的。”說着,韓宇從兜裏掏出一個小瓶,對準海蘭特受傷的右手打開一道口子,一股光明的能量流在了那道海蘭特的右手上。

海蘭特十分驚奇的看着韓宇手裏的那個小瓶子,忍不住出聲問道:“你這個瓶子是從哪裏得來的?”

“怎麼?想要?”韓宇看了海蘭特一眼後問道。

海蘭特連忙點了點頭,只是讓海蘭特沒想到的是,韓宇卻改口說道:“不買。”

“……價錢,好商量。”

“不買,我這個瓶子很有紀念意義。”韓宇搖頭拒絕道。

“只要你肯把你手裏的瓶子賣給我,什麼條件我都答應。”海蘭特很是下本的對韓宇說道。韓宇聞言想了想,對海蘭特說道:“要賣你也行,只要你能讓我去陸地一趟,別說賣,就是送給你也行。”

“……你幹嘛要去陸地?”海蘭特皺眉問道。

“好奇而已。”韓宇隨口答道。

海蘭特不知道,但貝兒卻知道韓宇想要去陸地的原因。和從上面掉下來不同,想要返回陸地,必須通過有海族勇士把守的出海道,而想要通過出海道,就必須擁有海族王族的通行證,那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得到的。換句話說,韓宇現在的身份就是一個偷渡客,想要返回原來的國家,偷渡的方法已經行不通了,唯一的方法就是通過海關。可對於沒有身份證明的韓宇來說,這是個很要命的問題。

貝兒看了韓宇一眼,對海蘭特說道:“真是對不起,他就是對陸地感到有些好奇,所以纔會對你提出這個要求,你別往心裏去。既然來了這裏,你想參觀一下這裏嗎?”

聽到貝兒的提議,海蘭特點頭答道:“好啊,能夠得到你的邀請,這是我的榮幸。”

見貝兒成功轉移了話題,韓宇有些遺憾的眨巴了一下嘴,衝着剛纔被自己制住的小孩招了招手,用充滿了誘惑的聲音問小孩道:“想不想學本事?”

“你會嗎?”小孩懷疑的看着韓宇問道。

“怎麼?不相信我?”

“哼!”

“嘖嘖,看來我今天不給你們露兩手是不行了。說說,要我怎麼收拾你們?”韓宇擼胳膊挽袖子的對小孩說道。

“哼,你要是真有本事,那就爬到那座鐘樓上去,從外面爬。”小孩回身指了指孤兒院的院子中央,對韓宇說道。

韓宇看了一眼鐘樓,點頭答道:“沒問題。” 人與人之間的來往,一是看人品,二是看關係。韓宇之前和貝兒來往,主要還是因爲貝兒曾經救過自己,韓宇想要在離開之前還了貝兒這份人情。可當韓宇發現貝兒之所以財迷的原因是爲了幫助孤兒院,頓時貝兒的形象在韓宇的腦子裏瞬間高大了起來。像貝爾這樣心地善良的女孩,韓宇還是很樂意與其來往的。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韓宇纔將自己與貝爾的僱傭關係上升到了朋友關係。

既然是朋友,那幫朋友自然就是應該的。只用了短短半個小時,韓宇就已經收服了孤兒院內的兩大刺頭,分別叫英雄和好漢的兩個孩子。看着正帶着孤兒院的孩子們在院子裏瘋玩的韓宇,海蘭特的心裏說不出的羨慕。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氣質的原因,孤兒院的孩子們對海蘭特敬畏多過喜愛,他們可以爬到韓宇的肩膀上坐着,卻不敢和海蘭特多說三句話。

就在海蘭特感到羨慕無比的時候,被他羨慕的韓宇走了過來,海蘭特忍不住問道:“你怎麼就那麼討這些孩子的喜歡呢?”

“嘿嘿……羨慕呀,想不想和我一樣?”韓宇笑着問道。

“有什麼竅門嗎?”海蘭特連忙問道。

“很簡單,和這些孩子一起玩泥巴。”韓宇笑嘻嘻的說道。

“啊?”海蘭特頓時愣住了。沒有給海蘭特再問的時間,韓宇對海蘭特說道:“爭霸賽的時間要到了,我要先走了。你替我和貝兒說一聲。”

“哦,我知道了。”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海蘭特聞言答道。

當貝兒從孤兒院的廚房走出來的時候,卻發現韓宇已經不見了蹤影,連忙問走過來的海蘭特道:“海蘭特,韓宇呢?”

超能少女 “他說比賽的時間要到了,所以先走一步了。”

聽了海蘭特的回答,貝兒點了點頭,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擔心和不安。海蘭特見狀問道:“你很擔心韓宇?”

貝兒點頭答道:“……嗯。爭霸賽的獎金是高,但也正是因爲獎金高,所以參加比賽的有本事的人也多,我很擔心韓宇會爲了那筆獎金而和別人拼命。”

“應該,不會吧?”海蘭特不確定的說道。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海蘭特還是可以看出,那個叫韓宇的傢伙是個很執着的人,一旦認準了目標,就會不達目的不罷休。萬一他真的把目標對準了這次爭霸賽的冠軍獎金上,還真有可能像貝兒所說的那樣和別人拼命。

“要不要去看看?”海蘭特出聲問道。

“……還是算了吧,孤兒院需要用錢。”貝兒想了想,搖頭拒絕道。

看到貝兒的樣子,海蘭特眼珠轉了轉,對貝兒說道:“我跟競技場的人認識,帶你進去沒問題的。”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真是太感謝你了。”貝兒一聽頓時笑着對海蘭特道謝道。只是海蘭特卻忽然感覺自己好像上當了。就在這時,海蘭特感到腳邊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角,低頭一看,就見英雄和好漢兩個小孩擡頭望着自己,見自己看到了他們,英雄開口問道:“可以帶我們一起去嗎?”

不等海蘭特回答,貝兒連忙將兩個小孩拉到一邊問道:“你們去做什麼?”

“看老大是怎麼打贏的。”

“老大?”貝兒的額頭冒出一堆黑線,這纔多大會工夫,那個韓宇就已經收服了自己照顧了好幾年的小傢伙。貝兒忽然有種心愛的玩具被人搶走的感覺。當即臉色一板,對兩個小孩說道:“不行,不要讓海蘭特爲難。”

“……嗚哇~”英雄和好漢聽到這話,頓時放聲大哭起來。而貝兒則被兩個小孩的舉動給驚呆了。這不合套路啊,以往這兩個小混球都是和自己對着幹,怎麼忽然哭了?

“那個,幾個小孩而已,只要不亂跑,也是沒問題的。”一旁的海蘭特忍不住出聲說道。

“謝謝海蘭特哥哥。” 豪門暗欲之失憶嬌妻 英雄和好漢一聽海蘭特的話,立刻收起了哭腔,異口同聲的對海蘭特說道。說完以後立刻轉身跑到其他幾個小夥伴的身邊,大聲宣佈道:“海蘭特哥哥同意帶我們去競技場爲老大加油去了。”

“喂!”貝兒一聽連忙叫道,只是還沒等她把話說出口,就見海蘭特攔住貝兒說道:“沒關係的,一共也就十幾個孩子而已。不過到時候我們要辛苦一些,不能讓這些孩子亂跑。”

“……這,這,真是太麻煩你了。”貝兒不好意思的對海蘭特說道。海蘭特只是笑了笑,隨後對跑過來的英雄問道:“告訴我,是誰教你剛纔大哭那一招的?”

“是老大。”英雄沒有心機的答道,“老大說,小孩子的優勢就是撒潑耍賴裝可愛……”

聽了英雄的回答,貝兒和海蘭特的額頭同時冒出了一堆黑線,貝兒更是喃喃自語道:“不能讓那個韓宇再和這些孩子繼續接觸下去,要不然遲早都要變成壞胚子。”

“……”海蘭特沒有說話,只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就像海蘭特之前和貝兒說的那樣,除了孤兒院的院長留下來看家,他帶着貝兒以及孤兒院的十三個孩子一起進了舉辦爭霸賽的競技場。和周圍來觀看比賽的人相比,貝兒這些人是十分另類的存在,引來周圍人的圍觀。雖然都是孤兒院的孩子,可每個孩子都是小臉紅撲撲的,雖然都是穿的舊衣服,可每件衣服都和乾淨整潔。而且這些小可愛進了會場以後顯得很安靜,只是乖乖的坐在那裏。這樣一來,頓時引得周圍的人對這些孩子的好感度大增,紛紛打聽這些孩子是哪家的孩子。結果卻讓他們大吃一驚,竟然是孤兒院的孩子。一直以來,面黃肌瘦,邋里邋遢纔是孤兒院孩子的傳統形象,可現在……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幫孤兒院的孩子跑這來做什麼?

隨着打聽到的消息越來越多,貝爾的名字也被衆人所熟知。衆人看向貝兒這個小姑娘的眼神也帶上了一點佩服的神色。當然,對於坐在貝兒旁邊的海蘭特,看上去的眼神就不怎麼友好了。

好白菜都叫豬拱了!

海蘭特不明白那些人爲什麼都是一臉羨慕嫉妒的瞧着自己,不過想來想去,應該是和坐在自己旁邊的貝兒有關。想到這裏,海蘭特不由自主的偷偷看了貝兒一眼,不料卻看到貝兒也在偷瞄自己,兩個人頓時臉色都是一紅。

就在這時,宣佈爭霸賽正式開始的禮炮聲響起,將兩個人的尷尬遮掩了過去。貝兒和孤兒院的孩子們連忙向爭霸賽的擂臺看去,想要找到韓宇的身影,沒有一會的工夫,就見韓宇慢悠悠的走了出來,身邊跟着一個虎鯊族的青年。

貝兒不認識那個虎鯊族的青年,可海蘭特卻認識,心裏暗叫一聲糟糕,剛想要找個理由暫時離開一會,英雄和好漢兩個小孩忽然大聲場上的韓宇。

小孩子稚嫩的聲音傳進了韓宇的耳朵裏,韓宇循聲望去,看到了貝兒等人,立刻笑着衝貝兒等人揮了揮手。這個舉動讓在場所有人都明白了那些孤兒院的小孩來這裏是爲了誰。

“韓宇,那些都是你的孩子?”虎鯊族青年胡克一臉驚訝的問韓宇道。韓宇頓時額頭冒出一堆黑線,沒好氣的答道:“胡扯!那個最大的孩子都八年了,可我今年連二十都沒有,你覺得我在十來歲的時候能讓女人懷孕嗎?”

“你天賦異稟唄。”

“滾蛋!”韓宇忍不住踹了胡說八道的胡克一腳。而胡克卻毫不在意,反而好奇的問韓宇道:“韓宇,說真的,你到底是那個族的?我看了半天,愣是沒看出來哎。”

“自個想去。”韓宇一臉神祕的對胡克說道,鬱悶的胡克猛翻白眼。

“韓宇先生,胡克先生,請你們保持安靜。”主持人沒好氣的對韓宇和胡克說道。被說得韓宇和胡克不約而同的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爭霸賽的正式比賽由十六位通過初賽的選手參加,進行淘汰制,最後獲得冠軍的選手可以得到一百萬金幣的獎勵。當然其他參賽選手也有獎勵,只是金額不等。拿韓宇現在的十六強地位來說,就算韓宇輸了比賽,他也可以拿到一萬金貝的獎金。只是誰不想多賺錢呢,一百萬和一萬之間的差距很大,讓韓宇忍不住想要嘗試一下。

爭霸賽的賽程安排進行的很公開,由十六位選手輪流抽號,然後分組比賽。韓宇抽中了五號,被安排在了第三場,而胡克則是抽中了十三號,就算兩人在之後的比賽中全部獲勝,也要等到決賽的時候才能碰面。這個結果韓宇感到很欣慰。雖然這個虎鯊族的嘴有點碎,但人還是不錯的,韓宇不想要太早和對方碰上。

抽號結束以後,比賽正式開始,和第一場比賽不相干的選手自然就是離場。韓宇沒有回選手休息室,而是跑到了觀衆席,和孤兒院的孩子們匯合在一起,和韓宇一起來的還有虎鯊族的胡克。

看到海蘭特的時候,胡克很明顯的一愣,不過隨即臉色恢復了正常。對着貝兒一通猛誇,誇得一旁的海蘭特臉色發黑,有踹他一腳的衝動。

“行啦你,閉嘴吧。你不嫌吵我還嫌吵呢。”韓宇沒好氣的將胡克推到一旁,看着貝兒打趣道:“門票花了不少錢吧?”

“哼,以我的聰明才智,我需要花錢嗎?”貝兒眉頭一揚,一臉自信的答道。

“哦~你竟然逃票,我要和競技場的負責人說說這事。”韓宇一臉恍然的點頭答道。

貝兒配合的瞪了韓宇一眼,威脅韓宇道:“哼,你敢。你要是敢去說,我就讓孩子們一起鄙視你。”

“呵呵……好吧,我不敢。不過下回不要帶這些孩子來這了。這裏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讓這些孩子來這裏,會有危險。” 重回二零零五 韓宇笑了笑,對貝兒正色說道。

“我知道,這次是因爲這些孩子想要爲你加油,所以海蘭特才帶他們來的。”貝兒點頭答道。

韓宇聞言看了一眼海蘭特,笑着說道:“哈哈……原來冤大頭是你。唔……海蘭特,你的臉色好像有點難看啊,是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海蘭特連忙答道。

而一旁的胡克這時也開口說道:“要是不舒服,就去休息一會吧。可惜了,一會海族中的王族還有出場呢,你是看不到了。”

“海族的王族?那是什麼族?”韓宇好奇的問道。

“你竟然不知道海族的王族?你真是海族嗎?”胡克聞言有些驚訝的看着韓宇問道。

韓宇聞言不解的問道:“怎麼了?不知道海族的王族很奇怪嗎?”

“……我算是服了你了。海族的王族即是海龍族,他們是海中的王者,帶領衆海族與海中的怪物對抗,保護衆海族的家園,是衆海族的保護神。這些你難道都沒聽過?”

“我天天忙着如何養活自己,哪有工夫去關心你說的那個。”韓宇一臉理所當然的答道。海蘭特原本聽到韓宇說不知道海族中的王族時還有點心裏不舒服,但當他聽到韓宇後面的話以後,那點不舒服已經沒有了,反而對韓宇有了一絲歉意。不過這些韓宇統統不知道,他此時正在聽胡克跟他介紹海龍族的光輝歷史以及與虎鯊族的友好交往,沒有工夫去關心別的。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韓宇的比賽時間。韓宇的對手是一個大漢,屬於巨鯨族。看到韓宇的對手,孤兒院的孩子們不由露出了一絲擔心,在這些小孩子的眼裏,塊頭越大越厲害,巨鯨族將近三米的身高在這些小孩子的眼裏,那就是無敵的存在。

“不用擔心,韓宇不會輸得。”海蘭特見貝兒一臉擔心的樣子,便低聲安慰道。

“你怎麼確定韓宇就能贏?”貝兒不解的問道。

“那個巨鯨族也就是塊頭大而已,無論是速度和爆發力,都不如韓宇。只要被韓宇抓住一次致命的機會,那個巨鯨族……該死,沒想到竟然還是一個已經領悟了水流之力的巨鯨族。”海蘭特話說到一半,突然臉色一變的說道。

就見擂臺上,一道水牆將巨鯨族和韓宇包圍在裏面,巨鯨族一步步靠近韓宇。

“這個巨鯨族的頭腦不錯,竟然直到利用水牆來壓縮韓宇的活動空間,逼着韓宇和自己比拼力量。不錯不錯。”一旁的胡克點頭自言自語道。

聽了胡克的話,貝兒更加擔心場上的韓宇了。就見韓宇已經被逼到了水牆的一角,眼看着就要被巨鯨族堵死了。

花火青春裏的愛 “不用擔心,我相信韓宇會有辦法的。”海蘭特沉聲對貝兒說道。從和韓宇的第一次見面開始,海蘭特就一直感覺韓宇在向自己隱藏着什麼。在海蘭特看來,看似已經被逼入絕路的韓宇一定還有保命的本事。

事實上海蘭特想得沒錯,韓宇的確有保命的本事,不過對付眼前這個聰明的巨鯨族,韓宇卻不認爲一定要大動干戈。不過就是一個會點小聰明的大力士而已,就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借力打力,什麼叫四兩撥千斤。

觀看比賽的所有人都呆了,在他們的心裏,一場激烈的硬碰硬已經在所難免。可事實上他們看到了什麼?就見擂臺上的巨鯨族就跟抽瘋了似地,一個勁的抽自己。哦,也不是一個勁的抽,他總是在攻擊他的對手以後,他的攻擊就會不由自主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這是什麼妖術?”巨鯨族的青年有些驚恐的看着韓宇問道。

韓宇聞言咧嘴一笑,“這可不是什麼妖術,這叫武術。”

不管是妖術還是武術,總之這種東西讓巨鯨族的青年感到害怕。那種動作不由自主的感覺讓巨鯨族的青年看向韓宇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可怕的海魔女。唯一不同的就是韓宇是男性,而海魔女卻是女性。

“啊~我跟你拼了!”巨鯨族的青年忍不住怒吼一聲。有人說過,當恐懼到了極點的時候,那就是情緒失控的憤怒。現在巨鯨族的青年就因爲不瞭解韓宇所用的拳法而發飆了。

“大海無量!”巨鯨族的青年怒吼一聲,雙掌用力向着韓宇推了過去。

面對撲天蓋地而來的海水,韓宇可沒辦法在這個時候借力打力,更沒有辦法四兩撥千斤,唯一的辦法就只有硬抗。

“真是麻煩,本來不想要這麼早就暴露的。”韓宇輕聲嘀咕了一句,口中爆喝一聲,一道沖天火柱以韓宇爲中心,自韓宇的腳下衝天而起,把洶涌而來的海水擋住,將韓宇保護在了火柱之中。

而看到沖天而起的火柱一霎那,在場所有人頓時一片譁然。正在期待韓宇將如何破解巨鯨族拼命一擊的海蘭特更是驚訝的直接站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擂臺中的韓宇,彷彿看見了史前的海怪一樣,充滿了好奇和恐懼。 因爲生存環境的不同,海族所能使用的力量大多數爲水,爲風,甚至爲土,卻絕對不可能出現火。可現在,眼前的事實卻給得出這個結論的人狠狠的來了一耳光,海族之中竟然有人可以使用火焰的力量,而且這火焰的力量看上去還不弱。

這是神蹟還是災難即將到來的預兆?沒有人敢輕易下斷言。

爭霸賽爲此中止,韓宇被關押了起來,等候那些大人物們商討出一個結果以後再決定韓宇的處置。看着韓宇被押走,貝兒和孤兒院的孩子們焦急萬分。海蘭特有心去幫忙,可又不知道自己在這件事上能不能說上話。

“海蘭特,一起去看看吧。以你的身份,就算幫不上忙,也能起個傳遞消息的作用。”虎鯊族的胡克低聲對海蘭特說道。

海蘭特聞言看了胡克一眼,微微點頭說道:“好吧,我去看看。麻煩你帶着這些人先回去,保護好她們,別讓人傷害了她們。”

“放心,我省得。”胡克點了貝兒一眼,點頭對海蘭特說道。

沒有和胡克解釋什麼,海蘭特和貝兒說了一聲自己去看看情況以後就獨自離開,胡克則將貝兒等人送回孤兒院等候消息。

不提貝兒等人返回孤兒院,單說海蘭特這邊。當他走到競技場會議室的時候,就聽裏面人聲鼎沸,已經吵翻了天。不過當海蘭特聽到他們討論的內容時,心裏頓時就鬆了口氣。不是在討論該不該殺掉韓宇,而是在爭奪韓宇的歸屬權。

海蘭特悄悄的走進會議室,找了個角落坐下。這時會議室中的人都在全心全意的吵架,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海蘭特進來。這也讓海蘭特看到了平時難得一見的景象。自己的舅舅,此刻正與自己的二叔如同鬥雞一樣的吵得臉紅脖子粗,如果不是手下有人攔着,恐怕在會議室裏就要上演全武行。

爲了一個韓宇,多方代表一個賽着一個的比着誰的嗓門高,看得海蘭特到最後忍不住搖頭輕笑了起來。只是這一笑就壞菜了。

惹衆怒了!

想想也對,人家都在全心全意的吵架,可你卻看熱鬧看得笑出聲來,這也太招人恨了。不過當衆人看清發出笑聲的人是誰以後,會議室內的衆人紛紛露出了一個尷尬的表情。其中尤以海蘭特的舅舅和二叔爲最。在小輩的面前丟了臉,讓老哥倆感到很不自在。

“海蘭特,你怎麼來了?”海蘭特的舅舅出聲問道。

海蘭特連忙答道:“哦,我和那個韓宇有過一面之緣,現如今他被關起來了,我想要知道你們對他最後的處置是什麼。”

聽了海蘭特的回答,海蘭特的舅舅沉聲說道:“這樣啊,那麻煩你去告訴他一聲,想要免於處罰也可以,但他必須做我的手下……”

“等會……”不等海蘭特的舅舅把話說完,海蘭特的二叔不幹了。這不是以權謀私嗎?當然,不光是海蘭特的二叔不幹,其他人也紛紛鼓譟起來。原因只有一個,人才難得。

眼見衆人又要吵起來,海蘭特連忙說道:“這樣吧,我去問問韓宇,看他願意加入哪個部門?只要他願意,誰也不許勉強。這樣公平了吧?”

衆人一聽,覺得海蘭特的提議很好。不管怎麼說,決定權的確在人家手上,就算自己想要拉壯丁,也要看人家願不願意才行。

得到衆人認可的海蘭特連忙前往關押韓宇的地方。說是關押,其實就是被關在一間房子裏不給出來,不過除了不給出來,韓宇的待遇簡直就是在度假。當海蘭特找到韓宇的時候,發現韓宇正在吃東西。

見韓宇沒心沒肺,絲毫不擔心自己命運的樣子,海蘭特忍不住問道:“韓宇,你就不擔心你會被當成異類給除掉嗎?”

“誰說我沒在準備?我這不是正在準備了嘛。”韓宇邊吃邊答道。

聽到韓宇的回答,海蘭特不解的看着韓宇,就聽韓宇繼續說道:“我現在是在補充體力,萬一他們要是想要像你所說的那樣對付我,那我就跑路。要知道,跑路也是需要體力的。”

海蘭特的額頭冒出一堆黑線,無奈的搖了搖頭,對韓宇說道:“你不用擔心他們會要你小命了。對於你這樣一個另類的傢伙,他們都準備把你招攬過去。因爲都想要招攬你,所以他們剛纔爭得不可開交。爲此我提了一個主意,讓你自己挑選。”

“……你什麼意思?”韓宇看着寧平問道。

“意思很簡單啊,就是你挑一個部門加入,這樣那些傢伙就都會消停了。”

“……那是不是說,我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找一個順眼的加入。”韓宇向海蘭特確認道。

“沒錯。”

“好,那我選你。”

“啊?”海蘭特聞言一愣。

韓宇白了海蘭特一眼後重複道:“我說我選你,這回聽清楚了吧?”

“你,你怎麼能選我呢?”海蘭特急忙叫道。

“爲什麼不能?不是你說隨便我選的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