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也是你的。”山狼將整理好的箭袋丟在幽靈腳下,裏面是整理好的箭支,一路上他將池田‘射’出去的弓箭收集了大半,他也覺得這玩兒‘挺’有趣,但這是幽靈的戰利品,所以他也不跟着爭。

“今後這就是我的裝備了,而這個纔是我最大的收穫。”幽靈已經將戰利品收起來,這時從腰間拔出一支陶瓷格鬥刀,這把刀子的樣式很特別,有點向“挪威海盜”,但很顯然加了改進,手感非常好,最重要的是這種東西過安檢要容易的多。

“我靠,你居然先藏起來。”重拳一臉的羨慕嫉妒恨。

“不藏起來早被你搶走了。”幽靈得意地說。

“那可真不一定,我肯定搶。”重拳毫不掩飾的說。

“好了,我們該走了。”本·艾倫說,“折騰了一夜加半日,總算是完成了三個任務,但這並不是結束,而是剛剛開始。”

幽靈拿出一把鑰匙:“這是從池田身上搜出來的,沒來得及問用途他就掛了,看樣子好像是地鐵或者車站的儲物箱。”

“嗯,可以查查。”本·艾倫點了點頭。

池田被棄屍山林,這可能是他做夢都沒想到的。“下一個目標是誰?這次他們可是來了十五六個,我們有的忙了。”橫炮說,“到現在我們才搞定了三個,後面還有十幾個呢。”“他們已經警覺了,已知的幾個人肯定已經轉移,稍後聯繫一下馬丁的人看看具體情況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本·艾倫說,“前面這三場戰鬥我們算是撿了便宜,後面的恐怕就沒這麼容易了,‘最強刺客團’vs‘最強僱傭兵’,媽的,牛x!”

“沒關係,正面衝突他們肯定不是對手,正面戰鬥還是我們的特長,我們是正規軍,他們單打獨鬥或許還行,但戰術配合肯定沒我們默契,除非他們有着絕對的人數優勢,用狼羣戰術對付我們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但很顯然他們沒有,所以我們不怕,至於暗殺這種事我們也不是那麼容易被他們算計的。”

“互相算計那纔有趣兒。”幽靈古怪的笑着說,“所以,我願意和他們鬥下去,那才爽,池田這種打法最有挑戰‘性’了,雖然危險了點兒,但我喜歡。”

“你是瘋子。”重拳說,其他人心裏的想法也大多如此,這個幽靈發起瘋來沒有任何人能制服,就連山狼都不例外,只能任由他去發瘋,不過幸好幽靈發瘋的時候很少。

“我們在明處,殺手們在暗處,所以我們有些吃虧。”山狼說,“不過我們有強大的情報蒐集系統,這樣方便我們化被動爲主動,只能說忽悠長短,。”

幾個人回去的時候已經是中午,爲了擺脫敵人的監視本·艾倫啓用了一個臨時落腳點,這個地方只有他和山狼知道,所以絕對安全。

幽靈和重拳去調查池田留下鑰匙的事情,聯繫馬丁之後已經確認“風影刺客團”的人已經從原來的落腳點轉移,看來他們的確接到了相關的消息,目前馬丁手下仍然掌握的行蹤的殺手還有兩個,分別在貧民窟和汽車城附近。

這兩個地方都不太好進入,貧民區武器氾濫嚴重,流民很多,而汽車城的安保系統完善,一旦出事警察五分鐘內就能趕到。

“這可不太好辦,看來我們只能寄希望於貧民區的抓捕了,而汽車城的只能幹掉。”山狼說。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本·艾倫點了點頭,“貧民區執行任務難度不小,那裏的黑幫不會讓我們在他們的地盤上鬧事,我去找找人,看看是否有辦法化解一下關係。”

“怎麼?難道你不能擺平那些黑幫?”山狼不相信地說,在他的記憶力本·艾倫在黑幫在是相當有地位的,尤其是在黑人幫會中,他簡直就是那裏的二把手。

“黑幫可以,但‘混’‘混’呢?你指望‘混’‘混’也聽話嗎?‘混’‘混’纔是貧民區最不穩定的因素。”本·艾倫說,“寧鬥惡龍,不惹瘋狗,這個道理你該明白。”

“嗯。”山狼點了點頭,“知道了,中國話是‘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本·艾倫開始打電話活動關係,在巴黎他們是主場,雖然敵人很瞭解他們,但在他們熟悉這裏的一切,因此,他們還是有優勢的。

直到晚上幽靈和重拳纔回來,他們帶了兩個大包裹。

“什麼東西?”山狼一邊吃着晚餐一邊問。

“好東西。”重拳說,“這是在火車站和地鐵找到的,應該是‘風影刺客團’給池田留下的裝備。”

“火車站的儲物箱打開之後裏面除了包裹之外還有一把要是,而且直接指向了地鐵站,所以就第一個找起來有點麻煩,後面這個簡單多了。”

包裹打開,裏面是一些殺手裝備,黑‘色’的夜行衣、狙擊步槍、衝鋒槍、匕首槍、大威力炸彈……

“太全了。”幽靈拿出一把雨傘,“暗殺專用,傘尖兒有毒針。”

“看,還有特工鞋,裏面帶刀的,可惜我們傳不上,估計只有毒‘藥’能穿。”重拳將鞋子丟給毒‘藥’,“歸你了。”

毒‘藥’在腳上比了比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能穿。”“這狙擊步槍你肯定滿意。”幽靈將一個長條盒子遞給獅鷲:“算是專業級別的,而且還沒動過,應該是定製貨‘色’。”“wa2000。”獅鷲打開箱子,“不錯,是定製貨,這支槍的價值估計超過十萬美元,槍管和槍身都是特種材質,很好,雖然沒試過,但‘精’度也應該不錯,很好。”顯然他對這支槍非常的滿意。

“最主要的是這個。”幽靈拿出一個小盒子,“三十隻陶瓷箭頭,和配套的玻璃纖維箭桿,其中有一半是特種箭頭,很珍貴,這東西只能定製,價值不菲。”

“算是撿了個不小的便宜。”重拳將裏面的炸彈都取出來,“這些玩意兒足夠打一場小規模戰鬥的了。”

“關鍵是一分錢不‘花’,這種感覺太爽了。”幽靈將反曲弓拆了收起了,說是要把這玩意變成今後的戰鬥裝備,但他還得適應一下,不是拿過來就能用的順手的,尤其是弓箭這種東西,至於刀具就不用那麼麻煩了,玩兒刀子,在“黑血”還沒幾個人比得上他。

“安排好了,準備行動。”本·艾倫從外面進來,見幽靈和重拳回來就說,“給你們十分鐘完成時間,抓緊時間。”

“是,長官。”兩個人立即開始吃飯,晚餐是叫的一些快餐,味道一半,但起碼能吃飽,這是最重要的。

兩個人風捲殘雲結束了戰鬥,幽靈擦了擦嘴:“好了,可以出發。”

“拿好傢伙,我們去貧民區過個快樂的晚上。”本·艾倫說。

“一切都搞定了?”山狼問。

“是的,都完成了。”本·艾倫點了點頭,“黑幫會在晚上撤離那裏,但其他‘混’‘混’是否能通知到就要看運氣了,但願不會出現太多意外。”

“看來還是有不確定‘性’因素,那就順其自然吧,反正我們也不是一點應變能力都沒有。”山狼無奈地說。“‘混’‘混’?那些傢伙也敢出來妨礙我們?”幽靈將自己的東西塞進一個打包,“媽蛋的,簡直是不知死活。”“簡單。”重拳說,“要是敢搗‘亂’就直接殺了。” 貧民窟,滋養犯罪的溫‘牀’,在這裏黑幫林立,毒品氾濫,到處都是違章建築,垃圾遍地都是,缺少淨水、缺電以及衛生設施和其他基本服務,總之,這裏的一切和繁華的現代化社會形成巨大的反差。

在這種地方居住的大多都是社會底層、破產者、失業者、非法移民以及沒有依靠的老弱病殘,這是個‘混’‘亂’的地方,一個被現代社會遺棄,卻又無法切斷和現代社會的聯繫,現代社會的人間地獄。

黑幫在這裏可以明目張膽的販毒、開賭場妓院、收保護費,警察都很少會進入這種地方,甚至他們彼此之間已經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默契”,黑幫不觸犯一些警方無法容忍的底線就不會被清剿或抓捕。

夜晚的貧民區並不比繁華區冷清多少,‘混’‘混’合黑幫在街上游走,販毒的、站街的、賭錢的到處都是,很多人都明目張膽的帶着武器,端槍‘插’在‘褲’腰裏或者提在手裏,長槍則扛在肩膀上或者抱在懷裏,囂張的在大街上活動,在這裏這就是他們的天下,根本無所顧忌,本·艾倫他們的車經過的時候很多人都警覺的盯着看,甚至有幾次還有人攔住他們問個究竟,幸虧本·艾倫和本“轄區”的黑幫打了招呼,這才暢通無阻的進入貧民區內部。

“這裏的‘混’‘亂’更像利比亞。”軍醫看着車窗外的黑幫分子說。

“或許這裏唯一和利比亞的區別就是發生戰鬥的時間和空間大小有所不同,這裏的一場戰鬥估計個把小時算長的了,而且規模很小。”本·艾倫眼不睜的說道。

“目的不同,那邊是奪天下,這邊是爲了搶地盤、賣毒品、開賭場。”山狼說,“在這裏是金錢至上,大家都在想辦法撈錢,而利比亞是權力至上,所有軍閥都在想辦法做總統。”

“在這裏只有掌控了黑幫纔有能力保護自己賺錢的工具,毒品和賭場都是這樣,所以也是個拼權利的地方。”重拳說,“黑幫更擅長拼鬥,而非戰鬥,這就是因爲他們只是一羣烏合之衆。”

“這次我們的任務要對付的人很聰明,藏在這種連警察都不願意來的地方。”幽靈說。“可是他就不怕被黑幫誤殺了?那豈不得不償失?”毒‘藥’不是很明白,因爲他的國家是沒有如此強大黑幫存在的,因爲他們太窮了,窮的黑幫都沒有可以賺錢的買賣,另外加上國家的管控才導致了黑幫無法成長起來的結果。“作爲一個殺手,他是不會怕的,這些只是小問題。”幽靈抱着自己的g36k突擊步槍說,“殺手怕黑幫?這我可不相信。”

“我已經把目標的資料都傳給了你們,自己看看吧。”本·艾倫說。

“讓我來看看這是個什麼貨‘色’!”重拳打開隨身的電腦,“黑人殺手,很壯,讓我看看介紹內容都有什麼……”他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翻看資料,“亞歷克西亞·查特頓,代號拼圖,身高六尺十一寸,體重兩百四十磅,擅長槍械和徒手格鬥,曾經獨自一人潛入目標家將八名保鏢和目標一家全部殺掉,還將目標一家人重新進行了拼圖,拼圖?什麼意思?”

“他有個愛好就是,他將所有人分屍,然後根據自己的喜好從新組合,並且拍照留念。”本·艾倫說,“其實這種事情他經常幹,所以纔有了拼圖這個綽號,他喜歡揹着大砍刀,穿着重型防彈衣,端着通用機槍殺向目標的藏身地,再將人全都大卸八塊,然後重新拼圖,這是個比莫洛托夫還瘋狂的瘋子,他殺人最多的一次是在目標聚會的時候殺死了三十一個人,不管男‘女’老幼,那次他做了九個拼圖,後期檢查發現很多人都是在被他看成碎塊之後才死的……”

“我靠……”重拳不由得打了個寒戰,“這是個殺人狂加虐待狂。”

“沒錯,如果沒這個本事他也不會被‘風刺客’所吸納,更不會被安排到最有暗殺效率的‘風影刺客團’裏。”本·艾倫說,“對了,忘了‘交’代,他殺死三十一個人那次大部分使用的是他的大砍刀,只有數名持槍的保鏢是被他用槍打死,然後他就把‘門’一關開始屠殺,所以他的冷兵器使用能力很強大。”

“我就不明白了,那麼多人怎麼就沒有人反抗或者逃出來?”幽靈問。

“有,只有一個人因爲鑽進了壁爐的煙筒而逃過一劫,那天的聚會很多人都吸了毒,所以出現幻覺,甚至躺在沙發上起不了,這纔是釀成慘劇的主要原因,拼圖發現這些人意識不清之後就率先對付其他神志清醒的人,把那些人都殺掉之後直接用大刀將這些人全都大卸八塊,然後肆意拼接他們已經四分五裂的軀體。”

“變態,絕對的變態。”幽靈搖着頭說,“這種人和瘋子唯一的區別就是有理智的頭腦,但他往往會幹一些出格,但不損害別人與自己利益的事情,發泄的方式與衆不同,而且會讓人‘印象深刻’。”

“的確變態,他在拼圖之後還在聚會現場大吃一頓,還是在守着滿地的屍體的情況下,直到吃飽喝足之後才從容離去。”本·艾倫指着前面的轉角說,“我們到了。”

“這麼說,我還真想見識一下他是個什麼貨‘色’。”重拳提着槍下車,這一帶很安靜,本·艾倫找黑幫的效果不錯,至少他們把人都調走了。

“跟我來,保持安靜,這附近到處都是狗。”本·艾倫低聲說。

“猜到了。”重拳拿出驅狗劑往身上噴了點,“早有準備。”

目標的藏身地點是一棟十八層的居民樓,這棟樓非常的破爛,擁擠不堪,電梯早已不能正常運轉,裏面住了上數百名貧民、流‘浪’漢、乞討者,總之這裏很‘亂’。

“我們該怎麼進去?裏面可都是人。”軍醫盯着熱成像儀的屏幕,上面密麻麻的全都的是熱能反應,一二層住滿了流‘浪’漢,橫七豎八的連樓道里都是。

“走進去,然後爬樓梯。”本·艾倫簡單的回答。

“好吧,當我沒問。”軍醫聳了聳肩。

本·艾倫揮了揮手,帶着一部分人向樓的後面繞過去,負責從後面突入。

目標在頂樓,因爲樓層過高很少有人住在上面,相對來說比較安靜。

“我終於明白你爲什麼要我們穿便裝執行任務了。”重拳低聲說,“就是爲了不被這裏的人誤會成警察,讓我們看上去更像黑幫。”

“沒錯,減少被攻擊的可能,同樣也能保證驚動了這裏的黑幫或者‘混’‘混’,他們要是叫喊起來那就完蛋了。”本·艾倫點了點頭。

幾個人排着戰術隊形迅速向正‘門’靠近,敞開的西裝裏‘露’出厚實的防彈衣,黑‘色’的手套,紅領帶,短短的頭髮長槍短炮,衆人十足一羣出來火拼黑幫分子的打扮。

附近的幾條狗在驅狗劑的作用下早就夾着尾巴跑沒影了,這東西還是很管用的,不愧是特種部隊轉用裝備。

幽靈拉下夜視儀第一個進入樓道,裏面飄散着一股難爲的味道,類似於腳臭、汗臭‘混’雜了黴味兒以及食物的味道,總之很難聞。

走廊裏一片漆黑地上橫七豎八地躺着五六個人,全都是這一帶的樓‘浪’漢,他們帶着各自的家當,一些破爛的毯子或者乾脆就在地上鋪了幾塊硬紙板和報紙睡着上面。

他剛進來就被地上躺着的人發現了,有人開始嘟囔,也有人問是誰。

幽靈打開手電揚起一把鈔票:“不要吵,都給我滾蛋。”

這個辦法果然有效,幾個流‘浪’漢乖乖的搶奪了地上的鈔票離開,出‘門’的時候他們看見了更多荷槍實彈的人,他們立即明白這裏可能要發生一起火拼。

“夥計,這裏藏了什麼人嗎?怎麼來了這麼多黑幫?他們屬於哪個幫會?”一個流‘浪’漢小聲地問同伴。

“噓……小點聲,你不想活了?”另一個一邊走一邊回頭看,見沒人追來這才放下心來繼續說道,“是不是火拼我怎麼知道,你看他們拿的傢伙,都是重武器,看來他們打算在這裏大開殺戒,快走,小心沒命。”說完腳下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

用這個辦法幽靈清理了五層一下走廊裏的所有人,安靜,悄聲無息。

“嗯,不錯,這小子還真有辦法。”本·艾倫對幽靈的表現很滿意。

十八層,光靠爬樓梯上去,這種感覺還很新鮮,不過,這不是鍛鍊的時候,上面有個殺人魔王,非常難對付。

樓梯很長,很陡,裏面到處都是雜物和垃圾,臭氣熏天,真不知道這裏的人是怎麼生活下去的。因爲沒有電梯這棟大樓在十三層以上就沒多少人住了,沒多人有體力每天這麼爬來爬去的,這不是鍛鍊身體。過了十五樓之後已經看不見有人在這裏住過的跡象了,本·艾倫擺了擺手,叫大家放輕腳步,目標就在上面。 在幽靈的金錢攻勢之下,下面幾層的流‘浪’漢和乞討者都被清走,自始至終都沒發出什麼聲響,這對整個任務的順利進行做好了前期準備工作,其實幽靈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既然要他們讓開,還不能‘弄’出太大的動靜,他只想到了這麼一個穩妥的主意,至於用槍威脅這些人說不定會適得其反,有人要是人在槍口下驚慌失措而驚動了拼圖就得不償失了。 種豌豆,打殭屍

空曠的樓道里沒有哪怕一絲燈光,因爲沒有窗戶,所以這裏黑得一塌糊塗,彷彿身邊圍繞着一層回不去的濃墨,讓人極度缺乏缺安全感,事實上整個貧民區很多地方都沒有電,這種地方一切東西都是缺少的、不足的、比其他地方落後的,但這卻給本·艾倫他們隱藏行蹤提供了必要的幫助,十三層以上連燭光都沒有了,如果沒有夜視儀他們恐怕只能繼續‘摸’黑一步步的向上爬。

到了十四層以上裏面的聲音逐漸安靜了下來,配合夜深人靜,到處都是一片寧靜,這麼一來反而拖累了他們的行動,走廊裏的腳步聲清晰可見,他們不得不放慢速度,小心的向前推進,儘量減小發出的聲音,畢竟他們要對方的是一個久經沙場的職業殺手。

兩組人馬一前一後的堵住了兩側的樓道,拼圖的退路已經被堵死。

幽靈和重拳一馬當先到了十八樓,和下面幾層沒有住人的情況一樣,除了到處都是垃圾之外這裏的塵土要比有人舉着的地方厚一些,地上的腳印非常的凌‘亂’也是經過長年累月積累出來的,如果說想從腳印上找到一些線索是不能的,腳印的種類繁多,數量又多的是,所以他們只能慢慢找,現在有點麻煩的是不知道這小子具體睡着那個房間裏,馬丁的情報說這傢伙每天晚上睡的地方都不一樣,這麼多房間他會隨機住,有時候甚至還會到十六七層睡一次,今天能確定他在頂層,但問題是不知道他在哪個房間,所有的房‘門’都關着,還是從裏面鎖的都還很死,一個個房間的打開搜索不是個辦法,不但‘浪’費時間,要是萬一‘弄’出點動靜來反而會驚動目標打草驚蛇。

但這難不倒他們,他們有自己的辦法。

重拳打開熱成像儀,對每個房間逐一進行掃描,這是最快捷的辦法,既不打草驚蛇又能迅速找到拼圖,這就是現代化裝備的優勢。

很快他們就在靠南側的地六個房間發現了熱能反應,從熱成像儀上顯示的內容看應該是一個人正躺在裏面睡好,好像是躺在地板上,看來這小子正睡的香。

幽靈靠上去,他沒有貿然動手,仔細觀察了一下房‘門’,最後只發現‘門’下面有一條很細的縫隙,他試了試打算用軟窺管從‘門’下面伸進去觀察一下情況,這種老式房‘門’在長年累月的使用之後會因爲‘門’體變形而造成縫隙不均,下面的這條縫隙也是如此。

幽靈試了試,軟窺管可以輕鬆的塞進去,他一陣大喜,立即加速行動,準備將軟窺管的鏡頭一側塞進去把裏面的情況幹看個究竟可就是這麼一條縫隙卻讓他們吃了不小的虧。

軟窺管的頭剛進去就聽見裏面傳來了易拉罐倒地的聲音,拼圖,果然是個狡猾的傢伙,他居然在這種地方放易拉罐,唯一的一條縫隙,看來他完全瞭解現代化的偵查習慣,已經算準瞭如果有人想觀察他的行蹤肯定會從這裏下手,這個簡易的預警系統簡直是太巧妙了。

重拳清晰的看見熱成像儀上那個人影猛地翻了起來,然後緊跟着就是一陣‘激’烈的槍聲,密集的子彈將房‘門’打得千瘡百孔,幸虧幽靈反應更快,在第一時間趴在了地上,否則他肯定也會被打得渾身彈孔。

“該死。”本·艾倫在後面罵了一句,怎麼這幾個任務就沒有一個順利的,不是意外就是被發覺,難道他們的戰鬥力在下降?越來越不會打仗了?已經‘混’到了連殺手都不如的地步?

其實這幾次的不順利各自有各自的原因,作爲經驗豐富的職業殺手,他們都有自己的保命法寶,蓋茨是個例外,他是這些人中唯一一個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準確嗅到危險的人,而莫洛托夫靠的是貓做預警,池田是在接到警告之後臨時改變路線,而拼圖靠的卻是行之有效的預警手段——準確的地點和易拉罐。

不管怎麼樣,敵人已經警覺,偷襲再次失敗,只能轉爲強攻。

幽靈躺在地上對着房‘門’扣動了扳機,子彈打進去並沒有擊中任何東西,而此時的重拳卻喊道:“他不見了。”

是的熱成像儀上的人影不見了,重拳親眼看見人影一晃就沒了。

“見鬼。”本·艾倫知道情況不妙立即衝上去用霰彈槍轟擊‘門’鎖和‘門’體接合處“嘭嘭……”巨大的聲響中房‘門’被轟得稀爛,可就算這樣居然沒有倒下,原來裏面已經被放到的一個廢棄的衣櫃堵死,拼圖果然狡猾,事先做好了一切準備。

“幹……”本·艾倫大怒,準備對房‘門’重新發起進攻,他回身向軍醫要破‘門’炸‘藥’,可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爆炸,整個‘門’框都炸塌了,如果剛纔他站在‘門’前肯定會被炸飛,但就算這樣他還是被氣‘浪’推着撞在了走廊另一邊的牆上昏了過去,和他有相同遭遇的是幽靈,但這小子比他靈活得多,整個人在撞牆的時候縮成了一團,身體被彈了回來落在了地上,雖然頭暈目眩,但至少沒被炸昏過去,也這鐵‘門’被以被炸得四分五裂,只是成放‘射’狀被炸開了一個大口子,所以纔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大的傷害。

“‘混’蛋。”重拳大罵,因爲他在第一時間就看見了裏面的情形,原來剛纔拼圖躺着的那個地方一側的牆壁上有個人工開鑿的大‘洞’,怪不得他突然消失,原來是從這個‘洞’跑了。

重拳立即端着槍衝向拼圖逃跑的方向,他打算到下一個房間將拼圖堵住,可是剛衝出去沒幾步就見那邊的一個房‘門’開了,拼圖的頭伸出來向這邊看了一眼然後立即縮了回去,緊跟着裏面扔出了兩枚手榴彈。

不啊,可能是學渣 “該死。”重拳腳下猛地一剎車然後身體挑起將旁邊的房‘門’撞開掉進了房間。

“轟轟……”伴隨着兩道火光,兩聲悶響在走廊裏響起。

重拳爬起來,他這才發現,原來這裏的牆壁全都被打通了,幾個房間連橫一片,怪不得他能從那麼遠的房間裏往外丟手榴彈,原來如此。

“他孃的,這裏所有人的房間都是通的,大家小心,這傢伙可以從任何一個房間逃出去。”“逃個屁,他休想。”山狼在耳機裏罵道,他已經帶人趕到,正從走廊的另一側趕過來。“噠噠噠……”拼圖開始掃‘射’,這次他使用的機槍,巧的是和他們一樣,使用是g36系列中的輕機槍,mg36型輕機槍,而且使用的是200發的彈鼓,這又讓他佔盡了優勢,只是山狼他們也不是吃素的,各種掃‘射’、手榴彈、閃光彈、煙幕彈一股腦的向他招呼過去,拼圖就算再牛也不是對手,所以他只能憑藉環境優勢邊打邊撤,幾次在數條走廊裏轉移,利用房間牆壁上的破口來回穿梭,短時間內他居然絲毫不落下風,打的有板有眼。

“別讓他到處跑,這樣我們很吃虧。”山狼大聲說道。

“這裏到處都是他開的‘洞’,我們很吃虧。”幽靈一邊開槍一邊說。

“用手榴彈對付他,炸死算了。”重拳一邊丟手榴彈一邊說。

連續的爆炸此起彼伏,到處硝煙瀰漫,很快槍聲奚落了不少,並非分出勝負,而是他們找不到了目標,到處都是濃煙,什麼都看不見,就連熱成像儀都找不到拼圖的人影,就在這個時候重拳在一個房間裏發現了問題。

房間的屋頂被鑿穿,一條軟體垂下來,拼圖應是從這裏爬上了樓頂,這小子果然有備而來,不是白白獨自一人住在這裏的,恐怕他在住進這裏的時候就開始着手被自己準備後路,現在真的用上了。

山狼立即帶人從另一側上樓頂。

爲了防止拼圖去而復返重拳和軍醫留守,剛剛醒來的本·艾倫也和其他人一起上天台了。

“上去看看……”軍醫可不管這麼多,抓住繩梯就要往上爬。

重拳一把抓住他:“別急,可能有問題。”

“嗯?”軍醫愣了一下,但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二話不說,就迅速退開。

重拳用繩子拴住繩梯然後退到‘門’外用力一拉,“嘭……”一聲悶響,樓頂的破‘洞’被爆炸擴大了一倍,狡猾的拼圖果然在這裏做了手腳。“我靠……差點沒命。”軍醫吐舌頭,如果剛纔不是重拳攔着他估計他可能已經被炸碎的屋頂砸死了。“哼……”重拳冷笑,“他怎麼會那麼好心的把繩子留給我們呢?” 拼圖幾乎將頂層變成了螞蟻‘洞’,大多數房間都別他打通,就連屋頂都被他開了個‘洞’,以至於本·艾倫他們一時間抓不到他的蹤影,這個狡猾的傢伙還真難對付,不愧是久戰沙場的老手。,

山狼帶人很快衝上了樓頂,等他到了天台才發現,拼圖在這上面開的‘洞’可不只有一個,而他的人也不在這裏,肯定是從某個‘洞’又下去了,這傢伙就像地鼠一樣在這些‘洞’‘穴’中鑽來鑽去,雖然不至於逃走,但也很難抓住。

“屋頂上到處都是‘洞’,下面的人注意,他不在上面,肯定又下去了,守住樓梯口,防止他逃跑。”山狼通過單兵電臺說道。

“收到,兩側的樓梯都封死了,電梯不能用,他絕對跑不了。”重拳低聲在通信器裏回覆道。

蜜愛老公寵上天 “這小子還真瘋狂。”幽靈小跑着上前,等近了之後才發現,‘洞’口附近裝着炸‘藥’,“還有這一手?”他搖了搖頭,蹲下身仔細檢查了協議,發現這些炸‘藥’是和繩梯配合使用的,平時二者分開繩梯正常使用,戰時掛上,這玩意兒就變成了拉線雷,“有一套。”幽靈笑了笑縱身從‘洞’口跳了進去,身體下落過程中沒碰到任何東西,輕鬆的落在了樓板上,頂層的煙霧還很重,所以看不清四周的情況,他打開夜視儀上的熱成像功能,這樣就可以無視煙霧的視野的影響,能看到人體的熱能反應,方便他找到拼圖,同樣的他也無法看清一些沒有熱能反應的其他東西,這樣一來很容易撞倒東西。

“他肯定在這一層。”跟着他跳下來的是山狼,兩個人‘交’替掩護向前推進,頂層房間數量很多,而且很多都被拼圖打通,所以搜索起來不是太容易。

本·艾倫帶了鐵拳守在屋頂,一旦拼圖再上來他就可以直接動手,現在上面下面都被守住,拼圖已經被困在了頂層,所以,找到他肯定只是時間問題。

山狼帶着其他人開始在頂層大面積搜索,但沒多久橫炮就發現了問題,在一個房間的窗口找的了一根繩子……

也就是說拼圖很可能已經順着繩子下去,到了十七或者十六樓,這個瘋子,居然在十八層的高樓上玩兒這一手。

“他就不怕把自己摔成‘肉’餅?”橫炮低聲罵道。

“追……”山狼咬着牙說。

其實不用他下命令,重拳已經在樓梯之間連續跳躍降到了十五樓,守住了樓梯口,按照時間計算拼圖應該沒有這麼快離開,如果連他的速度都接不住拼圖,那這就不是人了。

其他人迅速開始向下搜索,幽靈和橫炮很快就在十七層發現了拼圖新留下的痕跡,看來他也不敢在這個高度折騰的太猛。

本·艾倫很快也跟着下到了這一層,其實他感覺這次行動很丟臉,畢竟這麼多人被一個人折騰的團團轉,自己還被炸暈了過去,看來馬丁的人並沒有對這幾層樓進行詳細偵查,提供的情報略顯粗糙,纔到這出現了這種結果,不過話說回來,事情也怪不得別人,畢竟馬丁只是幫忙的,能提供這麼多已經值得滿足了,所以還是怪自己太大意,沒能及時的考慮這些問題。

億萬首席的蜜寵寶貝 想到這些本·艾倫嘆口氣,或許自己真的是老了,有些時候感覺力不從心,思維上也有些遲鈍,看來真是該退休了。

和親俏尼妃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耳機裏傳來了重拳的聲音:“我找到他了,在十六層。”

“收到,馬上來。”本·艾倫心裏鬆,總算是沒讓這小子溜了。

“看住了,別讓他跑了。”幽靈摁住通話鍵說。

“放心,他跑不了。”重拳一邊端着槍緊盯對面的拼圖一邊說道,“投降吧,你完了!”

“開什麼玩笑?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是不會屈服的。”拼圖冷笑着說。

“殺了你很容易,但那太便宜你了。”重拳繼續用槍對着他。

“你是什麼人?警察?還是特種部隊?按理說這種事情不該歸你們管!”拼圖問,他是右手還提着機槍,只是手沒握住握把,在重拳的槍口下他也不敢‘亂’動。

“你管得着嗎?想知道的話放下武器,我會告訴你。”重拳冷冷地說。

“這小子居然還沒投降。”幽靈端着槍從另一側出來,正撞見兩個人站在原地對峙。

“你的人來了,這下放心了吧。”拼圖冷笑着丟下手裏的長槍,然後伸出右手指了指重拳又用拇指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個割喉的動作,表情充滿了挑釁。

“怎麼?不服氣?”重拳冷笑着收起槍,“你以爲你是誰?”

“我……拼圖,把你剁成‘肉’塊的人。”拼圖慢慢的拔出背上的加重版的安大略開山刀冷冷地說。

“看來你是不會束手就擒了?”幽靈對着拼圖的腳下開了一槍,地面上暴起一團塵土,而拼圖卻站得穩如泰山山,一動不動,可見他根本就不被這種威脅所震懾,而且還用一種近乎瞧不起的表情看了一眼幽靈,彷彿是在笑話他的舉動太小兒科。

“投降?開什麼玩笑?”拼圖揚了揚手裏的開山刀,“贏了它,否則你們只能帶走我的屍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