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人面目可憎,戰力恐怖。

它們每一個人都有着爲摩門教奉獻生命的想法,願意用自己手中的武器,將一切敵人撕裂。

這裏面自然包括了莽撞衝上城頭的我。

孤軍奮戰。

至尊邪神 我的視野之中,到處都是這些有着醜惡面目的魔門教徒,卻沒有一個同伴,就連剛纔向我信誓旦旦,邀我同行的雜毛小道也再無蹤影了去,而此刻的我卻根本沒辦法再一次進入之前的那種超然狀態。

怎麼辦?

沒有小超人狀態,但我還有別的。

比如……

大雷澤強身術!

在衆人爲之一愣的當口,我摸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擋下了好幾人瘋狂的攻擊之後,開始口唸咒訣來。

這一套咒訣要遠比神劍引雷術要漫長許多,所以在此期間,一心二用的我險象環生,每一秒都在經歷生死,彷彿隨時都會被人給斬下城去。

我在苦苦支撐,而就在此刻,另外一邊也傳來了巨大的喧囂之聲來。

我驟然躍起,瞧見竟然是屈胖三。

他也加入了戰場。

不光是他,我還看到了朵朵和陸左,還有茶荏巴錯土著之中的頂尖強者,在雜毛小道斬斷了吊橋,將道路鋪平之後,他們冒着無數的箭雨,已經衝到了城下,也有的已經攀上了城頭來。

十丈高牆對於尋常人來說簡直是不可逾越的天塹,但是在頂尖的修行者眼裏,倒也不算什麼。

我這邊的壓力頓時一鬆,這使得我的心中大喜,加快速了持咒。

戰鬥在持續,終於,我念出了最後的一段咒訣來:“雷澤生吾輩,八方風雲涌——吾命,雷來!”

雷來!

吾乃雷神,叫你來,你便得來。

一股青雲之氣從我的身體裏陡然而出,直衝雲霄之上,平地起驚雷,風起雲動,炸雷在頭頂生成,立刻化作了無數粗壯的雷芒,朝着這城頭砸落了下來。

電光搖曳之間,無數紫芒入體,將我整個人給劈得一陣通體透明。

巨大如團的雷芒充斥在所有人的眼中,而隨後,被沒有被劈成焦炭的我舉起了手中的劍來。

意念隨心而動,狂雷如期而至。

降臨。

轟隆隆、轟隆隆……

一道又一道的電光,從我身邊不斷搖曳擴展的巨大雷雲之上傳遞了出去,剛纔還在羣毆於我的那些摩門教教徒,離得最近的,幾乎都給劈成了焦炭。

摩門教徒深居地底,連雷電都幾乎未曾見過,哪裏受得了這個?

當前排的十幾人都給劈成了焦炭,而我朝着它們快步走來,一舉手一擡足,便有人跌落倒地,化作焦炭一堆的時候,恐慌幾乎在瞬間生成。

不得不說,大雷澤強身術實在是一件團戰利器,只要不是面對比我強大太多的對手,那簡直就是所向披靡。

我憑着一己之力,將東門之上大半段城牆上的人給趕得雞飛狗跳,被雷電轟擊而死的人其實並不算多,大部分在我還沒有抵達的時候,就已經匆匆撤下了城牆之下去。

我如同攪屎棍一般,將那些防守城牆的弓手給弄癱了大半。

而就在那雷電逐漸黯淡,變得快消失了的時候,我的跟前卻幾乎沒有一個能夠站得起來的人。

然而俗話說得好,樂極生悲,就在我意氣風發、所向披靡的時候,有一個黯淡的影子突然間會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然後朝着我胸口來了一掌。

我不慌不忙,舉劍便刺,結果那長劍居然透過了對方的手臂。

是幻影麼?

我心中一愣,而下一秒,那幻影在瞬間就變得無比真實,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 對方的手冰涼無比,猛然捏住了我的脖子。

然而在那一刻,我身上殘留的雷意卻猛然刺了一下對方,雷芒流轉,在那人的胳膊上激起一陣波瀾來,也讓我瞧清楚了對方的本來面目。

雖然我在茶荏巴錯見過無數奇怪模樣的傢伙,但是這傢伙的模樣卻讓我大吃一驚。

它有着那神話傳說中真龍一般的腦袋,頭上還生着一對犄角,牛鼻子一般的鼻孔之下,有兩根長鬚垂落而下,渾身都是深褐色的鱗片,眼神宛如星空一般深邃。

而即便是被這強大的雷意給點到了,它也絲毫不驚慌,右手猛然一捏,想要將我的脖子給擰斷。

然而這個時候,憑空出現了一把長劍,斬落在了對方握着我脖子上面的手臂上。

劍刃觸體的那一瞬間,火花四濺,而下一秒,那手臂陡然消失了去。

而我感覺到控制被解除,往後急退兩步,瞧見先前不見蹤影的雜毛小道出現在了我的旁邊,瞧着倏然間退後七八米的那個傢伙望了過去,皺着眉頭問道:“你是誰?”

那宛如《西遊記》裏東海龍王一般的傢伙凝如實質,眯着眼睛說道:“諦偈。”

這人就是偷走了五彩補天石的諦偈?

花之雙翼 此人神出鬼沒,虛虛實實,難怪能夠從雜毛小道的手中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五彩補天石給偷走。

雜毛小道眯眼打量對方,緩聲說道:“你是龍族?”

那人傲然說道:“然也。”

龍族?

雖然瞧見了對方的相貌,但是聽到那傢伙親口承認了這事兒,我還是大爲震驚,而雜毛小道也有一些驚訝,好一會兒方纔冷靜了一些,說既爲龍族,又如何會成爲新摩王的走狗呢?

諦偈冷哼一聲,說新摩王是我母親,是她將我從一顆蛋孵化成人的,你們這些壞蛋想要毀了我母親基業,我自然是不死不休。

母親?

雜毛小道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說你的母親,是生下你的真龍,而不是新摩王這個暴君。

我在旁邊也忍不住插嘴,說孩子,你別有奶就是娘,記住了,你是龍不是人。

那傢伙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手下敗將,沒你說話的地方。

我頓時就來了脾氣,說嗨喲,你特麼的偷襲而已,真以爲我弄不過你?

諦偈冷笑,指着雜毛小道說道:“你們這夥人裏面,除了他,沒有人是我對手;而再給我十年時間,等我真正繼承了奎師那大神的傳承,成爲了毗樓博叉龍王,則整個茶荏巴錯世界,沒有人能夠是我的對手了——即便是我的母親,都不如我……”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來,原來這傢伙別看厲害,但卻是一個犯了中二病的少年。

雜毛小道也笑了,說孩子,茶荏巴錯只是很小的一片地方,更廣闊的地方,在地表之上,那裏有太陽和月亮,漫天的星子和風起雲涌的江湖,以及無數想要拿下你證得果味的頂尖高手。

聽到雜毛小道這話兒,我便忍不住想笑。

雜毛小道的師父陶晉鴻是末法時代以來,幾百年之中第一位得證地仙之位的強者,然而他之所以如此,卻是從黃山龍蟒之中得到的好處。

也正因爲如此,使得他無意間開創了一個流派,叫做屠龍流。

無數陷入了瓶頸之中的頂尖真修,都嘗試着宰一條真龍,來讓自己突破那個難以逾越的境地。

這中二少年若是到了地表,只怕有的是苦頭吃。

諦偈沒有理會我們,雙手一揮,人卻消失不見了去,而我們左右打量,卻瞧見他衝下了城頭,朝着那些殺進天神城的茶荏巴錯土著人羣之中去。

他不敵雜毛小道,但就本身的修爲來說,實在是恐怖得很,主要也是天賦異稟,所以在那人羣之中,一下子就掀起了腥風血雨。

原本高歌猛進的隊伍,在這一刻,卻是給殺得人仰馬翻。

雜毛小道瞧見城頭之上已經翻上來了許多自己人,有這些勇士在,那些弓手的威脅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而他已經打開了城門,大軍進入其中,戰鬥延續到了城池之中的巷戰去,便叫我下城,去攔住那個傢伙。

那玩意是真龍之子,雖然不清楚爲何會變成一人形,但想必也是那邪教手段。

眼看着就要攻克了天神城,但此人卻是一個大變故。

我跟隨者雜毛小道從城頭躍下,匆匆趕去,卻見已經有人跟那傢伙對上了手,而那人並非旁人,卻正是屈胖三。

諦偈剛出現的時候給我感覺十分恐怖,然而交流幾句之後,我方纔發現他的年紀應該並不算大,估計從蛋裏面孵出來並不算久,而當屈胖三在真實身份解密之後,我方纔知道這傢伙爲何會有一對翅膀。

他是鳳凰化身啊!

我在五代闖天下 這傢伙以前藏身的蛋,那是鳳凰涅槃之後的新生,之後被輾轉多處,最終在荒域的梧桐樹之上降生。

這一龍一鳳,兩人居然就對上了,實在是太巧了。

而這兩個傢伙剛開始交手的時候,誰也沒有在意對方,都覺得能夠幾下子將對方給幹翻了去。

結果一交手,兩人都開始心驚起來。

這尼瑪,絕對不是普通人啊。

隨着交手的持續,兩人漸漸偏離了人羣,又或者說許多交戰的茶荏巴錯部落勇士和摩門教教徒不堪忍受被這兩人給殃及池魚,紛紛避開了他們的交戰範圍。

沒多一會兒,兩人所過之處,一片廢墟。

屈胖三的長處就是勇猛,量天尺在手,忽大忽小,大的時候十來丈,猛然砸落下去,什麼都給碾成渣渣。

而那諦偈的特點則是虛實相間,總是神出鬼沒,時不時在你的背後出現,猛然一抓。

他的爪子鋒利如刀,誰捱上了都有些吃不消。

這兩人鬥得激烈,一陣風起雲涌,我本來想要加入戰場,結果發現一路追過去,連兩人的影子都捉不住。

那諦偈厲害無比,我都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幹得過他,但對屈胖三卻是信心滿滿,追逐了好一會兒,發現沒有效果之後,決定回頭去找陸左。

當我找到陸左的時候,他已經指揮大軍,圍攻了天神城的禁地血池。

這兒是摩門教最後的防線,剩餘的白衣度母,只要是沒有跟着新摩王一起離去的,基本上都在這裏來。

而這裏有超過兩百的精銳,個個都是以一當十的好手。

大軍在禁地之前大陣受阻,陸左不得不身先士卒,衝在了最前面,親手斬殺了兩名白衣度母。

當阿奴將人頭高高拋起的時候,人羣裏發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歡呼,衆人像是發瘋了一般,衝向了那法陣之前,衆人交織在了一塊,而隨後有人啓動了法陣,無數機關浮現,刀槍之下,不知道死傷多少。

人羣如潮水一般的退了出來,那法陣的威力恐怖,連陸左都不得不往後撤退。

這個時候我和雜毛小道趕到了現場。

幾乎用不着招呼,一個眼神,我和雜毛小道便已然越衆而出,然後不約而同地舉起了手中長劍,朝着天空舉起,異口同聲地朗誦道:“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轟隆隆……

落雷之下,即便是那法陣抵禦了大部分的雷電,但也最終被損耗殆盡,而隨後的二重奏,使得幾乎沒有幾人得存。

接下來的,無外乎一場屠殺。

當我們來到了那血池跟前時,發現這裏是一處宛如游泳館一般的地方,裏面波光粼粼,充滿了濃郁的血腥味,不時還能夠瞧見頭顱和手腳殘肢在裏面飄蕩。

而在血池旁邊,篆刻着無數符文。

別看這兒並不起眼,但是這裏面不知道爬出了多少的白衣度母來,幫助新摩王重建摩門教,並且統治了整個茶荏巴錯。

只可惜它挑錯了敵人,惹上了陸左,並且引來了我們。

一直到最後的一人倒下,我都還沉浸在那種操控一切的快感之中,無法自拔。

與雜毛小道一起,神劍引雷術有一種無堅不摧的強大。

然而我知道這些都是雜毛小道的功勞,如果單純是我,只怕連那血池上空的法陣都攻破不了。

此刻的血池四處冒煙,周遭一片殘破,鮮血順流而下,漏了出來。

我們不敢靠前,這玩意有着極爲恐怖的魔力。

思索一番,陸左找到了我,說讓我去把屈胖三找過來,他比較能夠掌控這樣的場面。

雜毛小道陪着我去,兩人找了一圈,在城南的一片廢墟里找到了他。

屈胖三坐在一大片的碎石堆中,而在半空之上,有一條看不清長短的黑色真龍破空而去,瞧那身形,彷彿是受了傷。

它受了傷,屈胖三也受了傷。

兩人兩敗俱傷,不過但我去扶屈胖三起來的時候,他的說法是那廝的傷比較重一些,而他,三天就好。

說這話的時候,他頗多得意。

我扶着屈胖三來到了血池之前,還沒有歇一口氣,突然間半空之中,有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不過各位來了我家,打打殺殺,還想要扒了我家的房子,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自稱主人的,便是這摩門教最大的頭目,新摩王。

雖然一直都有預料得到那新摩王是一位美女,但當我瞧見有一個身穿黑色紗衫的女郎憑空浮現時,還是爲之驚歎。

她的臉朝向了陸左,露出了側面絕美的臉孔,身形苗條,烏黑而有光澤的長髮披向背心,用一根銀色絲帶輕輕攏住,當我朝着當放望過去的時候,感覺那女人的身旁彷彿有煙霞輕籠,絕非塵世中人。

我不由得回想起自己讀高中的時候,在電視劇張紀中版《天龍八部》裏面瞧見的王語嫣時,心頭上浮起的驚豔。

那是一種難以言敘的美好,儘管多年之後,我對明星之事早已沒有任何感觸,但是每每回想起當初的那一畫面,卻還是忍不住回憶起那種驚豔的美好情懷來。

而此刻的新摩王,比起當初的王語嫣來說,多了幾分美豔、成熟和性感,以及一種類似於林青霞版東方不敗的冷酷。

我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裏,而新摩王卻懸空而立,浮現在了血池上空處。

儘管此刻的天神城已經被攻佔了,但是她卻還如同渾然不覺一般,搬出了主人的架勢,凝望着圍在血池身旁這上千的人,泰然自若地說道:“陸左,任何事情都得講究一個度,你殺了我的副手都達絳瑪,滅了我摩門教上千門徒,現如今還想掘我根基,難道不覺得太過分了麼?”

陸左眯眼打量着這個如他一般,能夠在半空中懸浮的驚豔女子,老老實實地說道:“不覺得。”

呃……

新摩王說我曾經傷過你一回,現如今你藉助着五彩補天石恢復如初,更勝從前,而又讓我摩門教遭受到這般慘重的代價,咱們算是一筆勾銷了去;你若現在帶人離開,將血池留還給我,咱們就當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各不相干,如何?

陸左冷然一笑,說你想什麼呢?窮途末路之下,方纔想起仁慈?當初你屠殺十數族,建造這血池的時候,可曾想過別人的感受?

新摩王說你的意思,是想與我爲敵咯?

陸左說今天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新摩王示弱不成,人一下子就陡然強勢了起來,衝着陸左怒聲喝道:“陸左,你是在逼我,對吧?你可曾想過直面奎師那天神的恐怖?既然如此?那就讓你瞧一瞧我摩門教的終極手段吧——血深怒海!”

她高舉雙手,身子倏然下落,重重地砸落到了血池之中去。

而幾秒鐘之後,一股血柱沖天而起,一直攀升而上,彷彿要衝向了穹頂之上一般去。

瞧見這狀況,屈胖三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大聲喊道:“小雜毛,快點斬斷她的祭祀,若是讓她將那異界的神魔指引下來,只怕大家都吃不消了……”

啊?

我腦中疑惑,想着他平日裏不是叫蕭哥的麼,怎麼此刻卻叫起了小雜毛來?

我這邊發愣,而聽到屈胖三的吶喊,雜毛小道卻明白了過來,抽出雷罰,箭步向前,騰空而起的剎那,朝着那血柱猛然劈了過去。

虛空斬。

他這一招曾經打斷過天坑之處新摩王的降臨,此刻能夠再一次創造奇蹟麼?

我忍不住地在心中祈禱,然而這一次,卻有一隻巨大的手掌,從那血池之中陡然伸出了來,擋向了雜毛小道劈出來的這一刀虹光去。

雜毛小道的虛空斬無堅不摧,因爲那是用上了撕裂空間的力量,然而這一次,卻最終停止住了。

虹光不斷向前,也的確撕裂了無數鮮血,但最終還是被耗損一空了去。

我聽到身邊的屈胖三發出了一聲輕輕地嘆息聲:“完了……”

機會稍縱即逝,就在虹光消亡的一瞬間,沖天而起的血光彷彿爆竹一般,陡然炸開了去,然後在半空之上,凝成了一張不喜不悲的巨大臉孔來。

這是一張充滿了神性的臉,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我感覺它在半空之上,面無表情,空洞的雙眼有一種洞徹世間一切的超然。

那臉的嘴巴張開了,說出了一段話語來。

他每開一次口,都只吐出一個音節來,單獨拎出來我都能夠聽懂,但是結合在一起,卻什麼都弄不明白。

不過不要緊,我能夠感受到這聲音裏面的力量。

這血柱,是牽引未知空間奎師那與新摩王的通道,兩者在短暫的時間內交換着力量,而這種強大的力量籠罩在了世間,宛如泰山一般,重重地壓在了我們的心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