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人可是他廢了好大勁才請回來的,一千萬才讓他答應出手一次,不過現在看來這錢花的不冤。

只要除掉了崔虎,這點小錢很快就能再掙回來。

「你放心,有我出手,今天誰也救不了他。」楊大師臉上的表情自信,說完后直接走上前來。

崔虎見狀目光一橫,此時的他也是果斷至極,立刻示意自己的手下直接動手。

二樓包間內,那幾位留手的大漢,連忙會意迅速向著前方的二人沖了過去。

「哼,一群凡夫俗子,也敢跟楊某動手。」楊大師面不改色,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短劍。

這短劍出現的同時,被此人直接拋出,那速度快如閃電,短短几秒只見就將催的的手下放倒。

此時的崔虎眼中露出驚駭,他只是在電視小說中,見識過這種手段,沒想到現實生活中居然真有。

「大師饒命,我願意出一千萬,只求您能夠放過我。」崔虎自知不可能是這人的對手,便是連忙開口說道。

楊大師面露高傲之色,輕撇了崔虎一眼道:「你以為楊某是為了這點小錢?實話告訴你吧,今天你必死無疑。」

對於一個武道中人來說,一千萬真的不算多,而且這位楊大師,在江東也有些名頭,若不是與張遠有舊,他也不會插手這些事。

崔虎面如死灰,忍不住跪倒在了地上,心中不免有些絕望,這次他估計真的難逃一死了。

「崔虎,你認為你的命值多少錢?」包間的桌旁,一道聲音忽然傳到了崔虎的耳邊。

說話的正是一直呆在包間內的葉飛,他此刻臉上的表情,已經是平靜如水。

崔虎身子一顫,葉飛的實力他之前可是見識過,雖然與這位楊大師有差距,但說不定能夠替自己擋上一會。

「一千萬,葉飛你要是能救我,我願意出一千萬。」崔虎此刻毫不猶疑的開口說道。

「呵,一千萬?那是他的價錢,我要兩千萬。」葉飛站起身來,掃了揚大師一眼,隨後把目光移到崔虎的身上。

這位楊大師,確實是武道中人無疑,但體內的真氣與葉飛相比,有著很大的差距。

那種控制匕首的手法,也算不上有多高明,只是一種簡單的運氣技巧而已,這種手段對於掌握的修鍊之道的葉飛而言,實在有些小兒科。

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崔虎忍不住一愣,一時間沒有馬上回答葉飛的話語。

兩千萬他雖然拿得出來,但這筆錢畢竟不是個小數目,而且崔虎對葉飛實際上,沒有太大的信心。

「小娃娃,你說什麼!」楊大師臉上的表情,頓時陰沉了下來。

葉飛話語中的意思,讓他心中感到的不悅,自己出手只要一千萬,這個學生模樣的小子,既然開口就要兩千萬,這是打他臉的嘛。

「崔虎,考慮好了嗎?」葉飛並沒理會楊大師,而是把目光落到崔虎的身上。

崔虎聽聞,臉上再次閃過果斷之色,盯著前方的張遠道:「你把我殺了他,兩千萬沒問題。」

現在的情況,崔虎沒有了更好的選擇,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葉飛的身上。

「殺個人,那得再加一千萬。」葉飛嘴角露出淡笑,端起了跟前的紅酒杯,輕抿了一口說道。

這個崔虎在酒樓內,暗地裡埋伏了這麼多人,這次請他來,明顯沒安好心,葉飛自然也不會對他客氣。

「你…」崔虎面色漲紅,這葉飛明顯是在坐地起價。

「好,我給你三千萬,只要你能保住我的命,同時殺了張遠。」崔虎眼眶通紅,心中可謂是心痛不已。

聽到這二人的對話,一旁楊大師臉上的表情,變得越發的難看起來。

此時的張遠見狀,連忙開口道:「楊大師,您別跟這些廢物一把見識,我給您再加一千萬。」

張遠此刻也是騎虎難下,忍不住狠瞪了葉飛一眼,這小子幾句話就讓他多損失了一千萬。 楊大師聽到張遠的話語,臉色這才逐漸緩和下來,向其點了點頭后,轉身望向前方的葉飛。

「凡夫俗子,不知天高地厚,今天楊某就讓你死個明白。」楊大師冷哼一聲,忽然從口袋中掏出一張黃符。

只見他口中念念有詞,抬手一點之下,黃符覆蓋在了那把匕首上,頓時化作了一團火焰,如似將其點燃一般。

整把匕首被火焰覆蓋,四周的溫度也是,在頃刻間上升了幾分。

這種手段簡直神乎其技,包間內的張遠與崔虎二人,更是忍不住睜大了眼睛,滿臉的驚訝之色。

「無知小兒,能見識到楊某的成名絕技,你也算是不枉此生了。」楊大師哈哈大笑,同時掃了包間內的眾人一眼,似乎很享受這些人驚嘆的表情。

葉飛目光微閃,望著前方的那把火焰匕首,臉上的笑容不禁有些古怪。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武道中人,這樣楊大師體內的真氣,比起他稍微要差上一些,而且這種控火的手段,有些粗糙了。

「來。」葉飛不為所動,向著楊大師勾了勾手指。

楊大師臉色瞬間陰沉,低喝一聲后,向著前方的葉飛抬手猛然一指。

那把包裹著火焰的匕首,忽然在空中劃過一道長虹,直指葉飛的身形而去。

包間內崔虎見狀,忍不住搖了搖頭,這次他怕是真的要栽在這裡了,在他的眼中葉飛雖然不弱,但也只是手腳上的功夫,與這位楊大師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噹…」火焰匕首已然臨近,隨處出來一道古怪的聲音。

「這…你也是武道中人!」楊大師瞳孔微縮,臉上頓時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那崔虎與張遠二人,也是愣在了原地,獃滯地望著眼前的一切。

只見那來勢洶洶的火焰匕首,竟然被葉飛伸出兩指直接夾住,匕首上炙熱的火焰,似乎無法傷到他分毫。

「碎。」葉飛低喃一聲,指尖凝聚真氣,在眾人的目光下,直接將那把匕首折斷,仍在了地面上。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包間裡面的眾人,在之前幾乎沒有一個人會想到。

此時的崔虎,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滿臉的欣喜的之色,他這條命今天應該能夠保住。

「內勁高手,敢問這位朋友大名?」楊大師見到葉飛輕易折斷了他的匕首,心中暗驚不已,連忙抬手開口問道。

眼前這個人,看上去年紀不大,能有這樣的實力,搞不好是哪個武道世家的子弟,可不是他能夠得罪得起的。

葉飛面露微笑,緩步走上前來,開口道:「葉家葉飛,你又是什麼人?」

如今的他確實是內勁級別,不過他有著完整的傳承,掌握的手段不計其數,就算是化境的高手,也絕對有一戰之力。

對於華夏的武道,葉飛了解的並不多,他對這位楊大師,也是頗有些興趣。

「在下楊武,江東朋友給面子,稱我一聲楊大師。」楊武向著葉飛一抬手,同時腦中不斷地思索著江東葉家。

但在想了很久之後,楊武最終可以肯定,武道世家內絕對沒有這個葉家。

難道是其他省市的?只是來江東遊玩,恰好給他給遇見了?

楊武內心思慮萬千,這麼年輕的一位內勁高手,哪怕是他能打過對方,出手之前也得先掂量掂量,這個年輕人背後的勢力。

「楊大師,你不用有什麼顧慮,江東葉家只是個小小的生意家族,而且前段時間已經破產了。」張遠見到形勢不妙,連忙開口說道。

楊大師眉頭一皺,瞥了張遠一眼,臉上的表情明顯帶著不悅之意。

這張遠哪裡知道,一個內勁高手的可怕,而且眼前之人如此年輕,將來可以說無法估量。

按照年紀推算,眼前在這個人年輕人,很有可能在有生之年,踏入傳說中的化境,光是想想就讓楊武的內心忍不住有些顫抖。

一旁的張遠見狀,心中忍不住有些發涼,但也是不敢在多說什麼,退到了包間的一旁,轉眼怒視著前的葉飛。

「葉小友,既然大家都是武道中人,可否給楊某一個面子,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楊武抬頭望向葉飛,認真地開口說道。

「不行,他必須死。」葉飛一口回絕,同時右手猛然一爪,將地上那把折斷的匕首尖吸入掌中。

這個張遠可是值三千萬,如今葉飛的情況,怎麼可能放過此人。

而且在拖下去,搞不好自己的三千就打水漂了,只見葉飛的話音剛落,便是果斷出手。

手中的那半段匕首,蘊含著體內的真氣扔出,那速度可謂是極快,直接穿透了張遠的脖子。

「你…」楊武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忍不住抬手指像葉飛。

他根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出手竟然如此果斷,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後方的張遠已經倒在了地上,氣絕身亡。

葉飛臉上的神色如此,沒有理會前方的楊武,而是轉頭望向自己身後的張遠。

「葉…葉小爺,三千萬一分不會少,兩個小時內送到您的手上。」崔虎不是愚笨之人,瞬間明白了葉飛的意思,此時也是連忙開口說道。

這一次崔虎可謂,沒有半點其他的想法,葉飛的手段完全折服了他。

三千萬雖然不少,但張遠死後,自己能夠將其地盤全部接收,到時候錢很快就能掙回來。

「楊武,你可是有什麼意見?」葉飛隨即轉頭望向前方的楊武。

楊武見此情景,忍不住暗嘆一聲,方才葉飛如此迅速的手法,他自問自己是做到的,而且事已至此,犯不著得罪一位年輕的內勁高手。

「沒意見,這張遠楊某跟他其實也不熟,不知道葉兄這幾天可有空閑,大家都是武道中人,平時應該多多走動。」楊武態度轉變的極快,望著葉飛笑道。

一個張遠死不足惜,要是能夠通過這件事情,結識一位年輕人的內勁高手,那他這次來的也不虧。

「楊大師說笑了,今後要是有空,葉飛自當親自上門拜會。」葉飛也是面露微笑,對於華夏的武道界,他確實知道的太少,這個楊武對他有些用處。 二人一番交談之後,楊武似乎也不願在多逗留。

「哈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楊某還有些瑣事,就先告辭了。」楊武向著葉飛禮貌地一抬手,然後轉身離開了酒樓。

待此人走後,崔虎連忙示意手下,將酒樓內清理了一番,滿臉賠笑地給葉飛倒酒。

「葉小爺,今後我崔虎,在江東可全得依仗您了。」崔虎一邊倒酒,一邊開口說道。

經歷過今天的事情后,崔虎深知武道中人的可怕,如果能夠拉攏葉飛,花再多的錢他也在所不惜。

葉飛嘴角泛起淡笑,轉頭看向崔虎,只見他忽然抬起手臂,運氣化針點向了眼前之人的腹部。

「啊。」崔虎發出痛苦的哀嚎,但很快臉上的表情,忽然轉變成了喜悅。

「多謝,多謝葉小爺,救命之恩!」崔虎鬆開捂住腹部的手掌,體內之前封堵的經脈寶貝葉飛解除,他整個人在瞬間,變得精神就許多。

「我要每個月一半的分紅,你可有意見?」葉飛目光如電,盯著眼前的崔虎開口道。

張遠已經死了,在江東這崔虎可謂是一家獨大,這一點葉飛豈能不清楚,而且通過今天的事情,他也明白一個武道中人的價值。

想要重建葉家,葉飛必須要有自己的勢力,這崔虎雖然幹得都是些見不人的買賣,但來錢確實很快。

一旦有了足夠的資金,葉氏企業就能重新崛起,到時候整個江東,葉飛絕不會讓孫家,再有半點立足之地。

「沒…沒意見,理當如此,以後每個月公司的賬簿,我會親自送上。」崔虎幾乎沒有過多的猶豫,便是直接開口答應。

今後有了這樣一個高手在他的身後,就算是久居江東的那些世家,也不敢拿他怎麼樣,這其中的利益可想而知。

「很好。」葉飛微笑著點了點頭,這崔虎也算是識時務。

酒足飯飽之後,葉飛談起他正在找房子的事情,崔虎便是連忙安排手下,在江東的南豪苑區,購買下了一棟價格不菲的別墅。

這個地方可謂是寸土寸金,住在裡面的住戶,幾乎都是非富即貴。

葉飛在看了別墅之後,也是較為滿意,很快就回到平民窟,將自己的妹妹接了過來。

被接過來的葉靈,可謂是滿臉激動的表情,但也同時疑惑不已,一直追問這葉飛,這些錢到底是哪裡來的。

最終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葉飛只能謊稱,這棟別墅是父親之前留下的。

葉靈雖然有些疑慮,但因為對葉飛極其信任,所以也沒有過多的問下去,畢竟能夠搬出平民窟,她已經興奮不已。

夜色在悄無聲息降臨,江東南豪苑區,此時的葉飛站在別墅的陽台上。

「江東,始終還是我葉家的。」葉飛抬頭仰望,眼中微光閃爍,臉上的表情也是極其堅定。

崔虎的那三千萬,已經如約送到了他的手上,再加上每個月的分紅,足以支撐葉家的再度崛起。

思索了許久之後,葉飛就地盤膝而坐,很快進入了修鍊狀態。

無論如何自己本身的實力,才是最為關鍵的,自從得到醫聖傳承之後,修鍊方面葉飛沒有一天落下。

他體內的真氣,也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變得濃郁了許多,不過這種精進對於葉飛而言,還是讓他感覺有些緩慢。

一夜無話…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帶著些許暖意,逐漸覆蓋了大地。

葉飛從修鍊中睜開雙眼,轉身走進了別墅內,葉靈此時也是剛剛洗漱完畢,從房間走出來。

「哥,你今天要去學校嗎?」葉靈輕聲開口問道。

葉飛走上前來,晃了晃葉靈的腦袋笑道:「哥這些天,還有事情要處理,我一會派人送你去學校。」

傲嬌男神你好壞 昨天與崔虎達成協議之後,葉飛就要求他派點人手,暗中保護葉靈,畢竟自己不能一直跟在她的身邊。

南豪苑區,葉飛別墅的周圍,崔虎也是派了不少人過去。

「哥,好像很快就要高考了吧,你這樣到時候怎麼考得上大學?」葉靈一副小管家的模樣,叉著腰望向葉飛開口道。

「呵,放心吧,哥什麼時候讓你失望過。」葉飛也是忍不住笑出聲來,他很享受這種溫馨的感覺。

葉家已經沒了,不過幸好他的妹妹還在,不然以當時的情況,葉飛在得到醫聖傳承之後,怕是會什麼都不顧,直接殺上孫家,弄個魚死網破。

「嗯嗯。」葉靈乖巧地點了點頭。

二人吃過早飯之後,在葉飛的安排下,讓崔虎的幾個手下,送葉靈離開了南豪苑區。

葉飛則是轉身在別墅的周圍,緩步地轉了幾圈,仔細勘察了四周的地形。

如今地球上的靈氣稀薄,想要加快自己的修鍊速度,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之前葉飛曾想過的,布置一道聚靈陣法。

將方圓數十里內的靈氣,都聚集到他的別墅內,這樣能夠有效地提升他的修鍊速度。

「布置靈陣,至少需要一件法器,看來有時間得去找一下那個楊大師了。」葉飛低喃一聲,隨即走進了別墅內。

這所謂的法器,分為先天與後天,先天法器又寶貝稱為靈寶。

而後天法器,則是武道高手運用特殊的手法煉製而成,按照地球上的靈氣稀薄的程度,先天法器怕是早已經絕跡,但後天法器應該不少。

這些信息都是來自,葉飛腦中的醫聖傳承,如今的他相當於一個巨型武道知識庫。

「嗯…有人潛入了別墅?」葉飛忽然眉頭微皺,轉眼望向門外。

以他現在的實力,對周圍細微的變化,都有著敏銳的感應,幾乎是在瞬間就察覺到了來者不善。

此時的別墅外,崔虎派過來的那些手下,已然全部倒地身亡,動手之人手法老練,可以說幾乎是無聲無息。

「砰!」一聲槍響,忽然打破了周圍的寧靜。

別墅前的一塊玻璃應聲破碎,一顆旋轉著的子彈,此刻正破風而來,目標直指葉飛的眉心。 這些人明顯訓練有素,槍法也是極准,要是葉飛只是個普通人,這一槍能夠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哼,找死。」葉飛低哼一聲,掌中真氣凝聚,陡然伸出了手掌。

在那顆子彈距離他,不到三寸之時,已然被葉飛的兩根手指頭夾住。

如此同時數十個灰衣大漢,手中都是拿著槍械,從外面破門而入,不過在看到眼前的情景時,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嘶…空手接子彈!」

「開什麼玩笑,資料上不是說,這個葉飛只是個廢物少爺嗎?」

「…」

這忽然衝進來的幾人,臉上都是極其震驚,忍不住紛紛驚嘆道。

「你們是誰?」葉飛指尖輕輕一彈,將子彈扔在了地面之上,發出幾聲清脆了反彈聲。

隨即他太抬起頭來,把目光移向了,此刻沖入別墅內的這數十位黑衣大漢。

「兄弟們,別怕,他只有一個人,一起開槍給老子把他打成篩子。」為首的那位相貌憎惡,首先舉起了手槍,對準葉飛就是直接扣動扳機。

如此同時,周圍的數十人,也是立刻會意,紛紛舉起了槍械,對準葉飛就是一頓亂掃。

「停!」一陣硝煙瀰漫之後,為首的那位大漢,忽然大喝一聲。

四周的數十人,也是在同一時間停火,可當他們定眼看前方的情況時,臉上的表情都是忍不住劇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