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時間陣法是燕家老祖交給顧銘的,在龍千兒的指導下,最終這個時間陣法成功布置。

雖然時間是一比二,外面一日,裡面兩日,可這也讓燕家人受益非淺。

「那就好!」顧銘笑道。

「大人!」

這時,燕子楠和燕子平兩姐弟恭敬跪到顧銘面前。

「嗯!起來吧!這兩顆丹藥是給你們的!」

顧銘虛空扶起他們,同時將兩顆六品丹藥扔給了他們。

頓時,其餘的燕家子弟無不羨慕。

庭院修鍊是有時間限制的,可是做為顧銘的僕人,燕子楠和燕子平兩姐弟卻沒有限制。

這兩年的時間裡,她們兩人已經達到了元嬰大圓滿境界。

要知道,四年前兩姐弟還只是鍊氣期。

「謝謝大人!」燕子楠和燕子平再次跪下,臉上激動不已。

「好了,你們都退下去,我和燕銘說說話!」

燕家老祖打發走燕家弟子后,拉著顧銘走進房間。

「燕銘,這次爭霸賽不會太平靜呀!」

「我知道!所以,還是按之前所說的,我代表燕家出戰。以老祖的實力,我想沒有人能夠傷到你。這個給你!」

顧銘將一枚生命空間納戒遞給了燕家老祖。

燕家老祖頓時大吃一驚,「這,這是生命納戒?」

「沒錯,是我煉製的!」顧銘說道。

本就吃驚的燕家老祖一聽,他的老心臟真的受不了了,這個消息太驚人了。

「好,好,好!」

燕家老祖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一連說了三個好。

「七天後,老祖便帶著燕家子弟直接進入內城,一定事情有變,就馬上將燕家子弟收入納戒,然後你我一同衝殺出去。」顧銘說道。

燕家老祖聽后,微微點頭。

顧銘所擔心的也是他所擔心的,畢竟兩年前顧銘將趙家得罪的太狠。

如果趙家不想報仇,說出來他們是不會相信。

同時,顧銘與秦家家主秦星河之間還有仇怨,秦星河怎麼可能會讓一個知道他秘密的人存在呢。

據燕家情報堂傳回的消息,秦星河帶著大批強者正在趕來,最多三天後他們就會過來。

「是呀!現在就擔心就是秦家!如果他們全部被魔化,那麼這次的爭霸賽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燕家老祖說道。

顧銘點頭,目光中閃過濃濃的殺氣,陰冷的說道:「希望他們不要再造殺孽,否則等待他們的將是死路一條。對了,老祖,天屍門的門主叫什麼?」

「好像叫什麼尊的?聽說是從世俗界進來的人。當年他一來就控制了整個天屍門,如果三年前不是天道封閉了小世界,他就準備大舉進攻六大家族和九大門派了。」

「果真是他!」顧銘點頭。

雖然他已經確定對方就是至尊,但還是想確認一下。

「你們認識?」

「何止認識呀!我們是死敵!而且他並不是我們這個世俗界的人,換句話說,他來自其他的修真界。這個人極度惡毒,而且他手中還有一件靈器,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十分的厲害。」

顧銘將至尊的情況告訴了燕家老祖。

燕家老祖聽后,眉頭緊鎖,至尊是哪來的修真者不重要,最為重要的是至尊手中的那件靈器。

整個小世界都沒有一件靈器,更為重要的根本不知道那件靈器是幹什麼用的。

如果和生命納戒一樣的話……

想到這裡,燕家老祖和顧銘不敢想下去了。

「老祖,不管怎麼樣,你還是提醒一下趙飛塵吧,早做準備,比到時被打個措手不及,傷亡慘重的強!」顧銘扭頭看向燕家老祖。

「我知道了,一會我親自進內城去找趙飛塵,至於相不相信,那就是他們趙家的事,我們也不好過多插手,提醒多,反而讓他們認為我們有什麼企圖!」

燕家老祖也有所擔心,心中只希望趙家能夠聽進去,早做防範。 從燕家老祖的房間出來后,顧銘便鑽進了燕念之的房間。

直到第二天中午,顧銘才從燕念之的房間離開。

幸好房間被顧銘布下了隔音陣法,否則燕家所有人都別想睡覺了。

六日後,隨著主城的鐘聲響起,一道道身影走出客棧。

顧銘和白可妍離開來客樓,與燕家老祖匯合。

「燕銘,一會搶奪令牌的時候,你要小心,我聽說楚家已經聯繫了幾個門派想要對付你!」

燕家老祖來到顧銘面前,傳音說道。

顧銘微微一笑,「不怕,只要沒有大乘期的強者,我還不怕他們,他們來多少,我殺多少。」

「嗯!但是你也不要做的太絕,現在是小世界的多事之秋,盡量還是少得罪人為好!」

燕家老祖的意思,顧銘自然知道。

微微點頭應下,顧銘目光看向天空,嘆了一口氣,「其實我也不想,然而這些人並不團結,魔族入侵,他們想著如何保命,魔族現在退去,他們又想著搶奪地盤,欺負弱小。」

「你很失望,但是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上下五千年的歷史,誰也無法改變。就算是最團結的種族,他們的內部也會產生矛盾,只不過他們並沒有真正的意識到危機罷了!」

燕家老祖也很無奈,可是現在又有什麼辦法。

燕家曾經的皇族,最終還不是被秦給滅了,問題出現在哪?

有秦軍的勇猛,更有的是燕人的不團結。

這一切都是無法改變的。

「你小心,我帶著他們先進內城。」燕家老祖說道。

顧銘點頭,扭頭微微一笑。

燕家老祖帶著燕家子弟,進了內城。

鐘聲停止之後,內城方向出現一道如同大山一般的身影。

身影的主人是趙飛塵。

在投放陣法的作用下,趙飛塵的聲音在四座衛城響起。

「稍後四座衛城方向會各種出現一千枚令牌,唯有修為在合體期以後的年青修士才可能搶奪,年齡必須在兩百歲以下,否則一經發現,當場擊殺!」

趙飛塵的聲音清晰的傳進每個修士的耳中,「搶到令牌堅持五分鐘,五分鐘內生死不論。當聽到鐘聲后,持有令牌者進入主城!」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現在準備開吧!」

隨著趙飛塵的聲音落下,四座衛城的上方猛地出現一千枚令牌。

嗖!

嗖!

數萬名修士立即衝上虛空,朝著那一千枚令牌沖了過去。

顧名身形一動,兩枚令牌出在手中,隨即遞給白可妍一枚。

「交出令牌,我饒你不死!」

「把令牌交出來!」

「小子,你找死!」

顧銘看著周圍將自己和白可妍包圍的數道身影,淡淡的開口,「你們太弱了!下去吧!」

隨著顧銘的聲音落下,數道身影突然從虛空跌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有的更是直接砸毀了房子。

顧銘的聲音中加上了威壓,他的實力能夠與大乘初期的燕家老祖抗衡,剛剛這些小魚小蝦的怎麼能夠承受住他的力量呢。

顧銘僅僅幾個字就擊敗了幾個修士,這讓周圍窺視他和白可妍手中令牌修士們,一時之間嚇得後退,扭頭朝著其他人衝去。

一時間,顧銘和白可妍兩人的四周成了無人區,誰也不敢冒然觸碰他們二人。

這時,白可妍看到魏冰彤和魏珊珊兩人正被四五個修士圍攻,身形一閃,直接沖了過去,一把長劍出現,直接斬了下去。

頓時那四五個修士直接被她一劍斬殺。

鮮血與屍體瞬間從虛空落下,看著令人膽寒。

「冰彤,珊珊,跟我來!」

「嗯!」

魏冰彤和魏珊珊急忙跟著白可妍來到顧銘身邊。

顧銘看去,沒想到她們二人竟然也得到了令牌。

「你的氣息有些不穩,把這個丹藥服下!」

顧銘看了一眼魏冰彤,直接扔了過去一顆丹藥。

魏冰彤之所以能夠參加爭霸賽,全是顧銘的功勞。

在過去的六天里,顧銘將魏冰彤的實力給提升了合體初期,不過由於時間短,再加上剛才的戰鬥,讓她的氣息有些紊亂。

「兩位,是否太過份了?」這時,數十道身影再次將顧銘四人包圍起來。

其中一個應該是某個家族的弟子,臉色冰冷的看著顧銘。

顧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過份?我們做錯什麼了?」

「你們修為是強,但是我不相信你能夠打得過我們這麼多人!殺!」

隨著他一聲令下,數十道身影同時殺向顧銘四人。

然而下一秒,他們的身影卻再也動不向分毫。

頓時他們面色驚恐,臉色蒼白,他們中可是有好幾個人身上有著令牌。

如果無法動彈的話,不僅會失去令牌,恐怕還會丟掉性命。

「冰彤,去把他們的令牌全收了!」

顧銘負手而立,淡淡的開口。

「是,大人!」

魏冰彤點頭,快速的將對方的令牌全部收取。

「滾吧!」

顧銘手一揮,只見那數十名修士全部被扇飛,四周再次形成真空地帶。

「趙樂人,我看你往哪裡跑!」

就在這時,十幾名修士正追殺著趙樂人。

趙樂人已經身傷重傷,他的身邊跟著趙家參加爭霸賽的弟子。

然而令顧銘奇怪的是,趙樂人等人手中並沒有令牌,而對方為什麼要追殺他們呢。

「你們秦韓兩家給我老子記住,這個仇我趙樂人早晚會報回來!」趙樂人一邊後退一邊說道。

「趙樂人,少說廢話,你們趙家人就等著死吧!哈哈哈……」一個年輕的男子大笑起來。

「殺!」

他旁邊的另外一個年輕的男子冷哼,揮刀斬向趙樂人。

寒光落下,然而意外的一幕卻發生了。

只見他的刀距離趙樂人僅有一公分的時候,卻再也落下不去了。

「怎麼會這樣?」男子臉色大變,慢慢的抬起頭。

只見一個年青的男子,身後跟著三個女人。

在他們的身後,圍著大批修士,而令他更加驚訝的是,那些修士們卻不敢向前半步。

趙家參賽弟子,見到顧銘后,全部虛空單膝跪下,「見過內衛大人!」

趙樂人擦掉額頭上的冷汗,閃身來到顧銘面前,同樣跪下,「趙樂人謝過內衛大人救命之恩!」 「起來吧!」

顧銘淡淡一笑,目光看向秦韓兩家弟子。

「不想死的話就滾!」顧銘淡淡道。

「滾?你算什麼東西?」

敢來搶令牌的都是心高氣傲的主,如何能夠受得了顧銘的這句話,更何況他們是六大家族中最強大的兩家,秦家和韓家。

說話的那個修士下一刻就後悔了,因為顧銘已經閃身出現在他的面前,直接掐斷了他的脖子,一拳打破他的丹田,連元嬰都沒有逃掉。

「若是再不滾的話,他就是下場!」顧銘將那個修士的屍體扔向秦韓兩家,然後閃身回到自己的隊伍之中。

趙樂人再次被顧銘的手段給震驚住了。

咽了一口驚恐的口水,乖乖的帶著趙家人站在了顧銘身後。

而秦韓兩家的弟子,臉色瞬變,無不憤怒。

「怕什麼我們楚家過來幫忙!」

這時,楚天傑帶著楚家的參賽弟子飛了過來。

顧銘淡淡的看著楚天傑,輕聲說道:「如果你想死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只要你交出趙樂人,我們不為難你!」楚天傑說道。

然而下一秒,他卻直接向著顧銘出手。

冷魅總裁的純純小丫頭 「看來你已經做出了選擇。」

顧銘搖了搖頭,抬手朝著前方一推,一股強大的能量化作一把長劍,直接刺透楚天傑,瞬間楚天傑朝後方跌落。

秦韓楚三家弟子眼中露出震驚之色。

其實這一刻震驚的何止他們,就連遠處觀摩戰鬥的修士也同樣如此。

那可是秦韓楚三家,那可是六大家族中的三家,那小子同時得罪了三家,難道不怕死嗎?

然而那道能量長劍並沒有停下,瞬間貫穿楚家弟子隊營,數道屍體從虛空中落下。

而周圍的幾個修士受到能量的餘波之威,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

忽然,顧銘的一側出現了一絲波動,接著一柄匕首朝著他的心臟捅來。

顧銘冷笑,直接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那個修士臉色瞬變,他沒到自己隱藏了身形還能被發現。

他想要逃脫,可問題是顧銘此時牢牢的抓著他的手臂,他想跑也跑不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