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還真不知道。”管兵思索了一下。

“李子琪?不可能,她要是送的話早就拿出來了,她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人。開地下拳場的老三?也不可能啊,他剛送了我二十萬,還被我打殘了手下大將,應該正恨我入骨呢,怎麼還會送我東西。再說他們都不知道我住在這裏啊。”管兵撓了撓頭,苦苦思索到底誰會送自己這塊手錶。

“難道是……”管兵突然眼睛一亮。

“阿嚏,阿嚏……”趙雪茹打了兩個噴嚏,看了看陽臺對管兵嬌嗔道:“你怎麼把窗打開了,凍死我了。”

“窗……?”管兵盯着陽臺門口被風輕輕吹拂的窗簾,瞪大了眼睛思索着。

“剛纔咱們進來的時候陽臺的落地窗應該是關着的,自己也一直沒有打開過……”管兵轉過頭盯着趙雪茹問道:“是你開的窗?”

“我怎麼會開,我剛洗完澡出來。”趙雪茹把身上的浴巾又裹緊了一些。

管兵頓時皺起了眉頭,走進陽臺四周打探了一下,又蹲下身子看了看地上,房間裏厚實的地毯上有幾個淡淡的腳印,腳印比管兵的小但是比趙雪茹的大。腳印的周圍有幾條筆直的痕跡,應該是服務員用吸塵器打掃房間時留下的。

管兵猛然起身,瞳孔收縮了幾下,四處打量了起來……

求點評、求花、求收藏~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今日小爆,第二更,求花求收藏)

管兵打量着四周,他和趙雪茹沒有任何行李,最值錢的就是黑拳老三給的銀行卡、手機和那輛車,可卡、手機和車鑰匙都在自己身上,趙雪茹身上的錢恐怕還不夠付房費的。趙雪茹從一開始就在房間裏,如果是小偷尋財那麼發現房間有人一般不會進來,所以應該不是尋財。

不是尋財,趙雪茹也沒有受到傷害,那也就不是劫色。

不是尋財不是劫色,那是什麼……

管兵打量着四周,可是也沒發現什麼異常。

“幹什麼緊張兮兮的,神經。”趙雪茹站起身來走到電視跟前拿起遙控器。

“嗤啦……”電視的畫面輕微扭曲了一下,發出了一聲噪音。

管兵突然抓住趙雪茹的手,那隻手正在電視旁邊剛剛拿起遙控器,上面戴着管兵剛剛給他戴上的手錶。

管兵抓着趙雪茹的手腕在電視跟前慢慢移動着。

“嗤啦……嗤啦……”趙雪茹的手每次靠近電視機喇叭的時候電視信號就會發出嗤啦聲……


管兵摘下了趙雪茹手腕上的手錶,放在耳邊自己的聽着。做工精細的手錶有規律的響着輕微的喀、喀、喀……聲音,那是秒針跳動的聲音,但是還有一種更加輕微的聲音也被管兵靈敏的耳朵捕捉到了,是輕微的電子脈衝的嗡嗡聲。

管兵擡起了頭,不可思議的看着手中的這塊價值不菲的手錶,如果沒錯,這是一塊帶有發射電子脈衝進行定位的手錶。

管兵以前出任務的時候帶過這種手錶,有規律的發射電子脈衝給接收器,用以定位,功率小但是效果很好。但是在與接收端聯繫上之前發生器的功率會大一些,這也是爲了方便接收端捕捉到信號,當與接收端聯繫上後便會進行定位發送,消耗極小的功率。而且這種手錶的發射電源竟然是用手錶裏面的表弦提供動力 ,只要手錶還跑,這個信號發生器就會起作用,是一種高級的定位器。而且有的還帶有很多功能,能夠探測與人體接觸面的皮膚提供體溫、體液成分等信息用以分析目前佩戴者的體徵判斷佩戴者的身體狀態。

先不說這塊勞力士的價值,光裏面的發射器就價值不菲,恐怕比這塊表都值錢。

但是現在這麼一塊表竟然有人白送給自己……

這種手錶一般都是國家高級特工人員纔會佩戴,一般人根本接觸不到。管兵急速的在自己的腦子裏思索着信息,自己接觸過的人最有可能有這種東西的人就是國安的趙輝,也就是自己的便宜大舅子。

管兵再次環顧四周,現在房間裏面的每一件東西都值得懷疑了。管兵看到了桌子上的水杯和水壺,水杯中的水比剛纔自己用來製造透明玻璃時多了不少。

“你喝水了?”管兵盯着趙雪茹問道。

“恩,喝了,我洗完澡口渴……”趙雪茹被管兵弄得十分緊張,一隻手被管兵抓住,另一隻手捂着自己的胸部怕浴巾掉下來。

管兵放開趙雪茹過去拿起了水杯嗅了嗅,沒有任何異味,連水鏽、漂**味都沒有,高級酒店都有自己的淨水系統。管兵又打開水壺嗅了嗅,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管兵想了想,伸出一根指頭,凝神盯着自己的指尖,管兵的指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滲出了血液,慢慢的增多,終於滴下一滴,落入了水杯中。

血落入了杯子的水中,飄飄忽忽的落入杯底,但是沒有擴散開。管兵瞪大了眼睛,晃了晃杯子,那滴血隨着水擺動了幾下還是沒有散開。

管兵瞳孔瞬間收縮,焦急的問道:“喝完多長時間了?”

“你回來的時候……剛喝完。”趙雪茹看着管兵的樣子害怕起來。

管兵扔下水杯抱起趙雪茹來到衛生間把趙雪茹放進浴缸裏打開水龍頭對趙雪茹兇狠的說道:“喝水,使勁喝,喝到不能再喝爲止。”邊說邊把趙雪茹的頭按到水龍頭下幫着她喝水。

趙雪茹被管兵按着,水流不停的衝擊着她的口鼻,用鼻子呼吸絕對會嗆到,只能張開嘴巴大口大口的嚥着冰涼的自來水。趙雪茹掙扎着想要擺脫管兵的控制,可是她哪裏有管兵的力氣大,只能無助的嚥着水,管兵看差不多了,把趙雪茹的頭掰到浴缸外,伸出兩隻手指插入趙雪茹的嘴裏摳她的嗓子眼。

“喔哦~喔哦~”咽喉受到刺激,趙雪茹開始嘔吐起來,晚上吃進去的澳洲大龍蝦啥的全都吐了出來。

吐了一會再吐不出什麼,管兵又掰着趙雪茹的頭灌水,然後再摳再吐,反覆了五六次才放開趙雪茹。此時趙雪茹已經沒有一點力氣,臉色蒼白的趴在浴缸邊沿喘着氣。

“趕快起來換衣服。”管兵抓起浴室裏放着的趙雪茹的衣服,抱起趙雪茹回到臥室放在牀上,毫不猶豫的扒下了趙雪茹身上裹着的浴巾,一對玉兔跳了出來蹦了兩蹦。但是管兵已經無心欣賞, 用浴巾在趙雪茹身上胡亂的擦了擦水跡便開始往她身上套衣服,趙雪茹也強打精神開始整理自己。

趙雪茹軟軟的站起身,提上褲子整理好,管兵手裏抓起那把水壺,心急的拉着她往外走。

“唉吆~”趙雪茹吐得一點力氣沒有,腳一軟差點摔倒。管兵二話不說抱起趙雪茹走出了房間向電梯跑去,趙雪茹臉紅紅的把頭埋在管兵懷裏,辛虧現在是晚上,走廊裏人少。

進了電梯,管兵趁着電梯下行的功夫給荊俊打了個電話,吃飯的時候互留了電話號碼,這次可以直接找到他了。

“荊哥,我要借用法醫處的設備,現在馬上。”然後管兵幾乎是吼叫着說完就掛了電話,看着依偎着自己臉色蒼白中略帶紅潤的趙雪茹,表情嚴肅眉頭緊皺。

“到底怎麼了?”趙雪茹輕聲問道。

“你……”管兵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可能中毒了。”

“啊……”趙雪茹頓時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不要緊,我一定會救你的。而且還會給你報仇!”管兵的眼中瞬間浮現出濃濃的殺氣,讓趙雪茹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如果您覺得寫的還行,請鼓勵一下作者,發點評論、投朵小花、點個收藏,您的支持是我寫下去的強勁動力,謝謝。★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今日小爆,第三更,求花求收藏)

出了電梯,管兵抱起趙雪茹就向外跑,速度簡直就是百米衝刺,驚得前臺小姐瞪大了眼睛。人家一般都是抱着女人往裏跑,一副性急的樣子。可這傢伙怎麼這個點了抱着女人往外跑……咦,這不是剛纔來拿手錶的人麼。

來到停車場,管兵把趙雪茹塞進後座,自己上了駕駛位發動汽車一腳油門踩到底,悍馬發出怒吼,象一匹真正要征戰沙場的戰馬一樣竄了出去,差點撞到想過來幫忙指揮的導車員。

悍馬發出劇烈的轟鳴,伴隨着輪胎摩擦地面的刺耳聲音漂移着出了酒店停車場,甩到了海濱大道上向開發區公安局衝去。

管兵兩眼圓睜,右腳死死的踩住油門,時速達到了180公里,風馳電掣的向前衝着,遇到拐彎管兵也不鬆油門,右腳腳掌踩油門,腳後跟扭過去踩剎車配合手剎方向盤不是甩尾就是漂移,簡直就是在表演雜技一般。趙雪茹在後座上被甩來摔去,不時撞的車門咚咚直響,感覺全身都要散架了一般。

悍馬展現了自己良好的性能和穩定性、安全性,即使是急速過彎也沒有出現輪胎離地情況,雖然管兵的駕駛技術嫺熟,但是這也跟車輛性能分不開。

好在一路上有驚無險,沒有撞到人,車倒是擦到幾輛,但是並沒有影響悍馬的速度,只是伴隨着咒罵聲而已,車後跟了兩輛執勤的警車,也不管晚上擾民,開着警報,擴音器大聲的喊着讓管兵停車……

“吱~”終於到了公安局,管兵踩下了剎車,車停在了公安局大樓門口,荊俊已經等在那裏了。

荊俊家離得近,已經在門口等了一會了,看到管兵的悍馬如同脫繮之馬一樣向自己衝來嚇得跳向一邊,悍馬停在了他的面前,飄出了一股焦糊味。

管兵跳下車,打開後門抱出趙雪茹,手裏還提着那把水壺,喊道:“帶路。”

荊俊反應過來,趕緊跑在前面帶路,但是不到十米距離就被超了過去。

“幾樓?”管兵在前面喊道。

“地下室。”荊俊抹了把汗,自己雖然是局長可是也是轉業軍人出身,以前也是精兵強將,也經常鍛鍊身體,身體素質還算可以。竟然空着手被一個抱着人的管兵給超了過去,這還是人能跑出來的速度麼……難道自己腐敗了?

管兵一跨步跳下樓梯,拐過彎就看到一個門上面掛着“法醫處”的牌子,一名六十多歲滿頭灰白頭髮戴着眼鏡但是精神狀態非常好的老法醫正在裏面穿白大褂,看着急匆匆跑進來的管兵平靜的問道:“怎麼了?”

“趕緊給她驗血,她可能中毒了。”管兵也不管忌諱不忌諱,直接把趙雪茹放在了驗屍臺上,如果救不了她,那趙雪茹只能是一具屍體。

荊俊也喘着粗氣跑進了法醫處,胸口劇烈欺負,看來當了局長身體情況就是不行了。

“什麼症狀?”老法醫果然有經驗,熟練的拿出抽血器一邊給趙雪茹抽血一邊問關鍵問題。

“ 你自己看。”管兵從桌子上拿起一個杯子,從手裏的水壺裏倒出了半杯水,拿過法醫剛採到的血滴了兩滴進去。

老法醫皺了皺眉頭,這可是我喝水的杯子……

兩個血滴在杯底晃着,既不相容也不擴散,就那樣獨立的沉在杯底。

法醫接過水杯,擡起了眼睛端詳着,晃動着,嘴裏還喃喃自語。

“這是陳教授,中科院院士,已經退休了,家是開發區的,是我們局裏返聘的法醫專家,以前在燕京工作。”荊俊介紹着老法醫。

“這位是……”荊俊不知道如何介紹管兵,因爲管兵沒有具體的職位,國安的身份也是保密的。

“我是國安的。”管兵掏出黑色證件一亮。

陳教授點了點頭,放下水杯。

“這種東西我見過!”陳教授語出驚人。

“果然不愧是院士,就是見多識廣。”管兵一聽這話,對陳教授有信心了。

趙雪茹按着胳膊上的棉棒止血,坐了起來,忍着屋裏強烈的福爾馬林味注視着陳教授。

“有一次我驗過一具屍體,死亡不到24小時,死者張着大嘴,瞪着眼睛,捂着胸口,症狀很像心肌梗塞。解剖發現死者心臟裏有大團的血塊,而且全身血液凝固程度和死亡時間不符。最後從裏面化驗出了一種物質,提煉出來後經過試驗和你這杯子裏的東西一樣,能使血液快速凝結。”陳教授盯着坐在驗屍臺上的趙雪茹,眼睛像在看一個死人一樣沒有表情。

“有解藥麼?”管兵急忙問道。

陳教授搖了搖頭,說道:“那個死者是一個特工,當時剛從國外回來還不到12小時,當時死在他部門的辦公室裏,根據他的行程測算,他應該是在國外被下的毒,毒發時間在12小時左右。”

“那這是一種什麼毒?”管兵問道,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趙雪茹。

“一種生物,遇到血液大量繁殖,將血紅細胞黏連到一起形成血塊阻礙血液流動,在心臟部位大量聚集,直到完全堵塞大血管形成心肌梗塞症狀。”陳教授指着水杯說道,我國還沒有這麼先進的東西。

管兵皺着眉頭,掏出電話撥了出去,接通後憤怒的說道:“我找趙輝。”然後掛斷了電話,倚在門框上看着仍然呆呆的坐在驗屍臺上的趙雪茹,點了根菸抽了起來。而陳教授則開始研究起那杯水來,取樣、培養、分析。

荊俊也陪着站在一邊點了根菸,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趙雪茹年輕漂亮,卻被人下了這種毒,唉~可惜。

很快電話響起,管兵馬上接起電話,耳朵裏首先傳出了強烈的噪音,然後才聽到趙輝的聲音:“什麼事?”

“你他媽的要殺人滅口?恭喜你,你妹妹趙雪茹中了你下的毒。”管兵嘴角冷笑着說道。

“什麼殺人滅口?我妹妹怎麼了?”趙輝大聲喊着,聽聲音是在飛機上,不過肯定是一架破飛機,不然不會這麼大的噪音。

“你自己心裏清楚,哼哼哼哼,解藥呢?”管兵大聲喊道。

“我下什麼毒?我現在正在亞馬遜上空……雪茹到底怎麼了?中了什麼毒?誰下的?”趙輝大聲問道。

看來趙輝是去亞馬遜尋找那神祕的部落去了。本來管兵還以爲是趙輝得到了神祕部落的座標後想要將自己殺死滅口,結果讓趙雪茹中了毒。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趙輝知道了趙雪茹中毒肯定會拿出解藥或者是解毒方法,但是趙輝的回覆已經否定了這點,看來不是他乾的,那會是誰呢……

“有人在我們喝的水裏下了毒,雪茹中毒了,只有12小時,而且目前沒有解毒方法。”管兵穩定了一下情緒,但是聲音依然帶着憤怒。

★如果您覺得寫的還行,請鼓勵一下作者,發點評論、投朵小花、點個收藏,您的支持是我寫下去的強勁動力,謝謝。★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今日小爆,第四更,求花求收藏)

“誰幹的!”趙輝也咬牙切齒,如果讓自己知道是誰幹的非將他碎屍萬段不可。

“不知道,我會想辦法給她解毒的。”管兵掛了電話,皺着眉頭看着趙雪茹。

“小夥子,你有辦法給她解毒?”陳教授盯着管兵問道,這種生物毒可不是一般的難解。

“不知道,死馬當活馬醫吧。”管兵心煩意亂道。

“這種物質通過胃粘膜吸收進入血液,進入血液後大量繁殖,10小時左右達到巔峯,12小時左右中毒者必死。剛纔我已經化驗了,她的血液裏已經發現了這種物質,如果你真有什麼辦法,我建議你儘快進行,時間不等人吶。如果你最後救不了她,我希望你能把她送給我,讓我對她進行研究,給國家做份貢獻……”陳教授看着管兵說道,絲毫不顧忌趙雪茹就在身邊。

荊俊尷尬的站在那裏不知該說些什麼,就算是陳教授您老人家想要人家的屍體做研究也不能當着人家面說呀,人家還沒死呢……

“老學究~!”管兵罵了一句,抱起趙雪茹就走。

“小夥子,能給我說說你想怎麼救她麼?”陳教授追到門口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