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好吧。”秦少傑也覺得這樣確實不太好,想了想,便一臉肉疼的答應了下來。

翦亭跟竇若梅說不好,但是安琪,這女人買起東西來, 對不會少於六位數,而且還是美金。 本着抵制R貨的愛國思想,秦少傑堅決不同意買RB的東西,反而四個人一路就是在歐洲的品牌店裏大買特買了一番。

兩個小時逛下來,三個女人買的東西幾乎都能轉滿一輛轎車的後備箱,最後是實在拿不下了,才叫秦少傑裝進了乾坤袋中。


女人,永遠都改變不了她們愛美的天性,漂亮的衣服買了一堆又一堆,什麼帶回去給弟子啊之類的話,全都是騙人的,秦少傑拿着手裏的一堆**暗暗想道——這麼多錢,也不知道回去找燕老爺子能不能給報銷了。

已經過了中午,秦少傑雖然不餓,但也覺得是時候吃飯了,主要是因爲她實在不想跟這幾個女人再狂下去了,雖然是刷的卡,看不出錢包癟下去,但看看**上的數字,也讓他覺得一陣肉疼。

什麼地方的東西最好吃?答案一定不是高級的餐廳酒店之類的地方。

關於食品,每個國家每個城市都是一樣的,最好吃的東西,往往都是路邊攤或者那些不起眼的小店。

那裏的食物纔是最能體現一個地方特色的,最主要的是,價錢還很便宜。

秦少傑帶着三個女人七拐八拐的繞了好一陣,才找到一家路邊的小飯館。

這家小店面積不大,裏面只有五六張桌子而已,估計是已經過了吃飯的時間,秦少傑幾人進來的時候,連個人都沒有。不過倒也顯得清淨。

秦少傑觀察了一圈,發現這家小飯館主要是以烤魚和各種海鮮爲主,當然也有壽司之類的主食。

秦少傑幾人都不看不懂R語,不過別看人家店小,服務卻是很到位,就連菜單上除了文字,還帶着圖片,這就方便了秦少傑。

照着菜單上面的圖片,秦少傑點了一桌子看起來還不錯的菜。由於現在沒有人吃飯,等於大廚只爲他們單獨服務,所以,秦少傑點的東西就全部端了上來。

“吃吧吃吧,看上去都挺好吃的。”秦少傑先拿起筷子,說道。“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吃遍全世界各地的小吃。”

“吃貨。”安琪白了秦少傑一眼後,也拿起筷子開動。

“對了,要不要喝點酒呢?”秦少傑問道。

“你想幹嗎?”安琪看着秦少傑,說道。“這大白天的,你就想把我們幾個弱女子灌醉,然後做壞事?”

“靠,想到哪去了,我就是問一句而已,愛喝不喝。”秦少傑沒好氣的說道。

弱女子?我可沒看出來哪弱了。

四人一邊吃飯一邊聊天,不過卻沒有什麼啥事。

三個女人經過一上午的相處,竟然這麼快就聊在了一起,而且討論的還都是些服裝啊之類的東西,就連翦亭都在虛心的向安琪討教着買什麼樣的衣服好,什麼樣的衣服最流行,更要命的是,安琪竟然還教翦亭買東西怎麼砍價。

秦少傑是被雷的不輕,心說你也不算窮,買東西還要砍價?

好吧,這不算什麼。你究竟有沒有自己看衣服的牌子?夏奈爾,紀梵希,LV,迪奧,這些全都是國際知名品牌,也算是奢侈品了,哪家店會跟你玩砍價的遊戲?

正熱烈的討論着, 老公好可怕:萌上麻辣小鮮妻 ,然後,一羣頭髮染得五顏六色,胳膊上還紋龍畫虎的一羣標準混混打扮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之所以說是年輕人,因爲進來的這羣人看上去年紀還真不大,也就十七八歲而已,估計還是學生,甚至有一兩個人嘴脣上還長着代表沒完全成熟的絨毛鬍子。

幾個混混大呼小叫的就走了進來,然後選了一張桌子坐下來,拍着桌子大喊着要吃飯。

秦少傑有些好笑,這估計又是一羣被電影或者黑幫小說給刺激了的小傢伙。

沒有理會他們的吵鬧,秦少傑四人依舊是吃着烤魚聊着天。

可秦少傑不理會他們,卻不代表對方不理會秦少傑,不過主要目的還是翦亭三女。

“老大,你看,那邊有三個女人,挺漂亮的,看上去好像是華夏人呢。”一個頭發全染成綠色,跟戴了頂綠帽子似得混混說道。

“嗯,不錯,花姑娘。走,過去玩玩。”被叫做老大的也是染了一腦袋的綠毛,看着翦亭三女,雙眼發亮的說道。

靠,又來麻煩了。秦少傑聽到幾個混混的話,鬱悶的想道。

這怎麼全世界的流氓都這德行啊,看到美女就想調戲。

“小子,滾一邊去,給我們老大讓個座。”那個染着綠毛的小弟看着秦少傑說道。


“看到了吧?”秦少傑沒理會綠毛的話,而是看着翦亭三女說道。“以後出門的時候,在臉上抹點灰,不然總會有些流氓嗅着香味粘上來的。”

“那你就隨手打發了唄。”安琪不以爲意的笑了笑,夾起一塊壽司放在嘴裏吃了起來。

“爲,你聾了嗎?沒聽到我說話嗎?”綠毛小弟見秦少傑當他不存在,立刻就怒了,擡起手就往秦少傑的後腦勺上拍了過去。

秦少傑哪能讓他打中,腦袋微微一低,頭也不回的就躲過了這一巴掌,然後動作隱蔽的用指尖打出一道氣勁,打在了綠毛混混的肘關節處。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響了起來,所有混混都驚訝的看到,綠毛混混的手沒有拍到對方的腦袋上,反倒是詭異的拐了個彎,結結實實的給了自己一個大嘴巴。

“哈哈哈哈。”一羣混混笑了起來,那個被叫做老大的也笑了起來,說道。“德康,你這是自虐呢嗎?”

“學着點,要這樣打。”老大說着,便把綠毛拉到一邊,站在綠毛剛纔的位置,用同樣的角度一巴掌照着秦少傑的腦袋拍了下去。

“啪”的一聲,奇怪的事情再次發生,那老大也步了綠毛的後塵,不但沒打到秦少傑,一巴掌也同樣抽在了自己的臉上。

更離譜的是,這傢伙也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氣,竟然把自己抽的原地轉了個圈。

“八嘎,一定是這小子陰我們。”老大從地上站起來,揉了揉被自己抽的生疼的臉頰,指着秦少傑大喊道。

雖然他不知道爲什麼會打到自己,但肯定是面前這個男人搞的鬼,不然自己傻了嗎?

“大家一起上,打死他,那幾個花姑娘都是我們的了。”說着,便從後腰抽出一根鐵棍,向秦少傑的腦袋砸了過去。 子彈對秦少傑來說都沒用,何況鐵棍呢。

不過這次老大卻學聰明瞭,在鐵棍即將要打到秦少傑腦袋上的時候,突然停住了。

這麼不比巴掌,一巴掌抽在自己臉上頂多疼一陣子,最多也就是嘴角流血而已,鐵棍抽在自己腦袋上,那可是要跟着開花的。

見秦少傑沒有躲,便下定決心,掄圓了胳膊就對着秦少傑的腦袋上敲了下去。

再看秦少傑,就跟剛纔一樣,十分淡定的坐在那裏,頭也不回,而翦亭幾人更是比秦少傑還淡定,該吃的吃,該喝的喝,彷彿這羣混混就是小丑一樣,不是來找事,而是來表演取悅她們的。

越不想什麼,就偏偏越來什麼。

這一鐵棍眼看就要粘上秦少傑的腦袋,老大的嘴角已經不自覺的翹了起來,露出了一個無比難看外加猥瑣的笑容,此時,他彷彿已經看到秦少傑腦袋開花的慘樣,彷彿已經看到那三個美女在自己身下承歡的景象。

“呼”鐵棍帶着呼呼的風聲,奇蹟般的越過秦少傑的腦袋,或者說—–秦少傑再次躲了過去。

然後,那可憐的老大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掄圓了個胳膊再次轉了個彎,那根鐵棍也對着自己的腦袋敲了過來。

他想送開手,讓鐵棍落下去,可偏偏手指卻不聽使喚,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手抓着鐵棍,敲向了自己的腦袋。於是,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等待着痛苦的降臨。

“砰”

鐵皮撞擊肉皮的聲音響了起來。那跟鐵棍果然不負衆望,很乾脆的就打在了老大的頭上,老大頓時感覺一股暖流從頭上流了下來,然後,滿眼都是小星星閃呀閃呀的,最後,雙眼一番,直接暈了過去。

“八嘎,他打了老大,拿武器,一起上。”剩下的幾個混混見老大被自己給撂倒了,頓時大叫了起來,他們覺得,就算是老大自己撂倒自己,也是秦少傑搞的鬼。

一句話喊完,剩下的幾個混混直接四散開,把秦少傑幾人包圍在了裏面,同時,手裏都拿出了武器,有拿鐵棍的,還有拿水果刀的。

剛纔還在吧檯後的小店老闆跟服務員看到要打架,早就不知道嚇的躲到哪裏去了。留下不算太大的空間,讓給了這兩幫要拼個你死我活的人。

“幾位,吃飽了沒,要不要活動活動消化一下啊。”秦少傑看着翦亭三女問道。

“不行,不行。”安琪又往嘴裏塞了一塊壽司,含糊不清的說道。“這壽司還真好吃呢,我們要多吃點,下午還要繼續逛街呢,你快打發了他們吧,個頭不高,長得難看,說話也難聽死了。”

“就是。”竇若梅也插嘴說道。“就你昨晚沒幹活,現在這幾個交給你了。”

“好吧。”秦少傑無奈的說道。然後,便推開椅子站了起來。

幾個混混見秦少傑站了起來,嚇了一跳,全都往後退了一步,但還是沒有逃跑。他們認爲,秦少傑只不過是耍了點小把戲把他們老大給陰了,只要他們小心點,把他包圍起來,然後一起上,絕對能做的掉他。至於那三個女人——女人能有什麼戰鬥力。

秦少傑看的好笑,這是要幹嗎?自己站起來,他們就後退了一步,也不動手,難道是要準備在時間上耗死自己?

敵不動我不動,這就是這羣混混現在的想法。

可我不動,並不代表敵人不會先動,而且動的還很快。

幾個混混正考慮着怎麼下手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一道影子閃過,接着,離秦少傑最近的那個染着綠毛的混混便倒飛了出去,直直的撞到了後面的牆上,鐵棍也“噹啷”一聲掉在了上,然後就失去了戰鬥力,趴在地上疼的直哼哼。

至於爲什麼要先拿他開刀,秦少傑是有理由的,就是因爲這綠毛混混先開口的,過來找事也是他提議的,所以,秦少傑決定先收拾他。

其餘的幾個混混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人啊,難道是超級賽亞人終極進化了?不然速度怎麼會這麼快。

混混愣神了,秦少傑卻再次動了起來,那一道影子左右閃動,眨眼間,剩下的幾個混混就全部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哼哼了起來,面積不大的小店也亂了套,桌子椅子盤子碟子被摔倒的混混砸的稀爛。

“八嘎,我跟你拼了。”秦少傑正要坐回去,卻突然聽到身後一聲大喊。轉過頭一看,只見那個把自己敲的滿臉是血然後暈過去的老大,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抓起地上的一把水果刀就對秦少傑砍了過來。

“傻逼!”秦少傑毫不吝嗇切誠懇的給了他這兩個字的評價。

難怪你們地方小人又少呢,一個個的腦子就跟灌了水一樣,都不怎麼好使。

打不過還不知道跑,什麼狗屁武士道的精神,那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教你怎麼心甘情願送死的玩意兒,說白了,那就是入了邪教一樣,根本分不清是非好壞。

秦少傑看着老大那一腦袋的綠毛和佔滿血的半邊臉,實在提不起興趣再虐他。自己這一身雖然不算貴,但也是牌子貨呢,班尼路的呢。賤上血可不好。

衣服不能沾血,並不代表鞋底不能沾血,於是乎,秦少傑異常瀟灑的一個凌空轉身飛踢,然後,老大那佔滿血的半邊臉上又出現了一個四十碼的大鞋印。

“砰”的一聲,他怎麼來的,又怎麼飛了回去,然後很不幸的再次暈了過去。

秦少傑看着老大臉上那黑色的而且還沾着一點泥土的鞋印,真後悔自己剛纔怎麼沒踩上狗屎,不然這一下可就帶勁兒了。

“真煩人,幹嗎不直接殺掉呢。”等到秦少傑坐回來,安琪纔看着躺了一地,疼的直哼哼卻爬不起來的一羣混混說道。

“殺人是犯法滴。”秦少傑很認真的說道,然後,雙眼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說道。“留着吧,反正晚些時候用的上,正好能幫咱們做事。”

“哦?”竇若梅來了興趣,看着秦少傑問道。“晚上又有什麼好玩的事了?”

“嘿嘿,保密。”秦少傑嘿嘿一笑,又看了看地上的混混,說道。“晚上你就知道了,不好玩我給你當馬騎。” 不是秦少傑不想了這羣混混,只是殺了這幾個混混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會給自己這幾人再惹來麻煩,而現在秦少傑還要再繼續鬧下去,就不能引起注意。

想了想,秦少傑掏出手機,撥通了真田雄一的電話,這事,還得交給山口去來解決的好。

真田雄一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當聽說秦少傑在東京的時候,立刻表示要秦少傑去家裏做客,說是他老婆很想秦少傑,這讓秦少傑就納悶了。你老婆說想我,你高興個哪門子勁?在告訴了真田雄一地址,讓他馬上趕來後,秦少傑便又坐了下來,叫出嚇的顫顫巍巍的老闆,又點了幾個菜。實在是因爲三個女人嘴太快了,這一會的工夫都快把剛纔點的吃完了。

不到二十分鐘,這家小店所在的小巷子裏便響起一陣陣的剎車聲,接着就是一連串的“砰砰”的關車門聲。整個小巷子被五輛黑色的轎車堵得嚴嚴實實,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卻沒人敢過來看熱鬧。因爲一羣穿着黑西裝帶着墨鏡的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小店的老闆看到這場景,再次嚇的藏了起來,店砸了沒關係,別把人也砸了,很明顯,,現在來的這一波人更兇悍。

除了那個暈過去的老大外,其他幾個混混全都醒着,但卻疼的爬不起來。看到這一羣黑西裝,頓時嚇的不輕,看穿着跟打扮,還有西裝領口的標誌,他們知道,這是山口組來了,這是真正的黑幫。他們這些人只是一些不良學生而已,欺負欺負普通人和外來的遊客還可以,跟真正的黑幫鬥,他們可沒這個膽量。

山口組一出現,這羣混混一下就呆了,似乎也意識到了他們惹了惹不起的人,嚇的全身都在顫抖,甚至有兩個年紀小的,已經嚇的哭了出來。

“老大。”十幾個黑西裝走進小店,然後站成一排,對着秦少傑九十度的彎腰,恭敬了喊了一聲。

“秦先生,您來了怎麼也不通知我呢,我都沒來得及好好招待。”真田雄一快步走到秦少傑身邊,把手裏拿的一個黑色皮箱放在地上,歉意的看着秦少傑說道。

“哈哈,我是帶着朋友來玩的,也沒必要麻煩你。”秦少傑笑道。

“秦先生,您的幾個朋友真漂亮。”真田雄一看了一眼翦亭三女,誇獎道。

“對了,秦先生,您叫我帶着錢來,是出了什麼事情?”真田雄一看了看地上的一羣混混問道。

“把他弄醒。”秦少傑指了指躺在地上滿臉是血的老大說道。

“是。”真田雄一也不問爲什麼,立刻吩咐那羣黑西裝把那羣混混拖到了一起,然後又從後面拿出一盆涼水,照着那老大的臉就潑了上去。

“嘩啦”一聲後,老大全身打了個顫,然後緩緩的醒了過來,臉上的血被衝了下去,但上面鐵棍的痕跡跟秦少傑的鞋底印還是清晰可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