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對秦朗以及秦家來說,是很虧的啊,秦家和蕭家結成親家,那肯定是秦家沾光的,秦家可以藉助蕭家,壯大家族聲勢,提高家族的名氣和實力,起碼,在天海,將會成為當之無愧的第一家族。

現在,被一棟別墅給打發掉了,誰會心甘?

「蕭叔叔,這樣……不大好吧!」

秦朗鐵青著臉,雙手抱拳,沉聲說道,面對蕭如玉的父親蕭戰,秦朗還真的沒辦法強硬,這是他的長輩,還是蕭如玉的父親,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人,也沒辦法強硬。

「有什麼不好的?我既然這麼說了,那就肯定是心意已決,沒什麼不好的,你回去和你父親以及秦叔說一聲,我相信,他們都會答應的!」

蕭戰淡淡的說道,壓根就不準備和秦朗說多餘的話,以他的身份,又怎麼需要說太多的話。

秦朗,只不過是自己的晚輩而已。

權少的暖妻 他有居高臨下說話的資本和實力!

「等等……」

葉風看不下去了,直接站了出來,說道:「這位先生,如果是你的女兒自己願意嫁給我兄弟秦朗呢?你會答應嗎?」

「你又是什麼人?」

蕭戰看著葉風,一陣皺眉。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會答應嗎?」

葉風並不想在自己的身份上耽擱太多的時間,直接問道。

「這不可能,我女兒何等人物,會願意嫁給他?」

蕭戰不屑的說道。

什……什麼?

這話一出,秦朗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

蕭戰這話,無疑是把他徹底的給推向一邊,打從心眼裡,就沒有正眼看過他一次,也從來沒有將他看做一個平等地位的晚輩!

恥辱啊!

秦朗自問自己還算一個有點小成就的年輕人,天海年輕一代里像他這樣,年紀輕輕就成為軍方少將的,還真的沒有,怎麼到了中海蕭家家主的眼裡,就是這麼不堪呢?

「這不需要你操心,我只知道,我們和你女兒立下了一個賭約,只要我能治好老爺子,她就嫁給我兄弟秦朗,你是否要阻攔?」

葉風直接說道。

「你說什麼?你能治好老爺子?」

蕭戰立馬問道,「這個也不用你費心了,我這次特地帶了名醫過來,他會治好的!」

說完,一個年輕男子走了進來,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只看了第一眼,便覺得氣質非凡,氣度都有很大的不同。

「羅伯特神醫,這次就拜託您了!」

蕭戰看見來人,十分恭敬的說道。

「讓我看看病人吧!」

這男子微微頷首,開口說道。

這一開口,葉風等人便知道這個叫做羅伯特的是華人,或者是從國外回來的,這華夏語言一點都不純正。

「沒問題,您請!」

蕭戰帶著這個叫做羅伯特的人往前一步,到了病床前面,指著床上的老者,說道:「這就是我父親,您給看看!」

「嗯!」

羅伯特答了一聲,便坐在了床邊,仔細的查看了起來。

「父親,這是哪裡來的神醫?」

蕭如玉看著這人的樣子,忍不住問了一句,看著很牛逼的,就是不知道有沒有真才實學!

「羅伯特神醫可是大英帝國皇室御醫的親傳弟子,也是我們華裔,這次來中海是進行醫術交流的,我特地請過來給你爺爺看病的!」

蕭戰得意的說道,就連聲調都提高了不少,眼睛也瞥了一眼旁邊的葉風和秦朗,似乎在說:就你們這種小地方來的人,何德何能可以見到這樣的大人物?

「今天你們既然來了,也來見識見識羅伯特神醫的操作吧,也許這會成為你們回去吹噓的資本,畢竟是大英帝國皇室專用御醫!」

三國殺之巾幗梟雄 蕭戰淡淡的看著葉風,那叫一個囂張,殊不知,他的這番作態,在葉風的眼裡,就跟小孩子拿著一包糖在他面前炫耀一樣,幼稚的可笑!

「這個病情……奇怪……」

這邊在說著話,那一邊,羅伯特已經將蕭老爺子的身體給探查了一下,眉頭緊鎖,似乎他也遇到了麻煩。

「呵呵,這大英帝國皇室御醫也不過如此嘛!」

葉風輕鬆一笑,隨口說道。

「你懂個屁啊,羅伯特神醫肯定還是在思考治療方法,像他們這種級別的醫生,你又懂什麼啊!」

蕭戰滿口的話里都是對葉風和秦朗的不屑,一口一個大英帝國皇室專用御醫,那叫一個吹捧。

葉風也不說話,就靜靜的看著他吹逼!

殊不知,捧的越高,摔的越狠!

捧殺,就是這麼來的!

話音剛落,那羅伯特將自己帶在身上的一個小布包給取了下來,放在一邊攤開,露出上面的一排排銀針,然後一手從上面取下一根細細的銀針,就扎在了蕭老爺子的頭上,速度奇快,一個接著一個的往上面扎!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看的人眼花繚亂!

「皇家御醫就是非凡,不同一般!」

蕭戰看的直點頭,十分的滿意。

「爺爺終於有救了!」

蕭如玉也是一陣激動,這是她這麼長時間最想要的一個好消息了,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終生幸福去做賭注。

想到這裡,又看了一眼秦朗,心裡莫名的鬆了口氣,要是這個羅伯特神醫治好了爺爺的病,她也就不用遵照約定嫁給秦朗了。

不管怎麼說,自己和秦朗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這樣也算解脫了。

而秦朗,自然又是一番心態!

到手的未婚妻也許就要沒了,甚至,秦家嫡長子被中海蕭家退婚,也將會成為天海秦家的笑柄,到時候他本人,也會淪為天海公子哥圈子裡的笑話。

被人拿一棟別墅給打發掉了,可真是羞恥啊!

倒是葉風,十分的淡定,即便羅伯特拿著一連串的銀針都扎在了蕭老爺子的身上,似乎要治癒一樣,他也沒有擔心。

這羅伯特不過是紙老虎而已,空有其表,這蕭老爺子的病情,可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他以為拿幾根銀針就能治好了嗎?

也太天真了吧!

而且,他也太小瞧中醫了,幾根銀針,遠遠不能體現出中醫的水平,更不能作為中醫的代表。 第513章

「看見了嗎,這就是真正的神醫!」

蕭戰得意洋洋的指著羅伯特施展陣法的樣子,稱讚了起來:「大英帝國皇室御醫的水平就是這般非凡,你們這些普通人趕緊多看幾眼學習下吧,以後可就沒這個機會了!」

葉風和秦朗都沒有說話,只是秦朗的眼神更加嚴峻,而葉風卻是淡然自若,沒有任何的表示,像是在看著一件跟自己沒什麼關係的事情一樣。

「這……」

蕭如玉的眉頭微微皺起,她平時跟爺爺呆的時間多一點,反而跟爸媽的時間沒有那麼多,對自己父親的這一番話,也覺得有點怪怪的,未免太囂張跋扈了,一點都沒有作為豪門大族的那種謙和態度。

「慢著!」

豪門契約:小情人,十八歲! 忽然,葉風大喊了一聲,讓屋子裡的眾人全都愣了一下,齊刷刷的將目光看向了葉風,不知道他這一聲大喊是什麼意思。

就連被蕭戰奉為神明的羅伯特神醫也是高舉著一根尖細的銀針在半空上,神色不渝的看著葉風,似乎是覺得被葉風給打擾了感到不高興。

「你瞎喊什麼啊,沒看見羅伯特神醫在治療嗎?出了什麼事你擔待的起嗎?」

蕭戰直接就開口罵了起來。

「蕭先生,某些和病人不相干的人就請你趕出去吧,我不想讓老爺子的治療出什麼故障,我師傅的獨家醫術絕學鬼門十三針,一般人也不能觀摩的!」

羅伯特淡淡的說道,語氣之中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睥睨他人的意思。

裝逼?

葉風最看不慣這種人了?

以為有點醫術就可以裝逼,也不分分場合!

醫術,是用來救人,而不是裝逼的!

「就是那個在西方國家諱莫如深、大名鼎鼎的鬼門十三針嗎?」

蕭戰震驚的問道,瞪大著眼睛,似乎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樣。

「沒錯,此針法傳承自華夏唐朝,流傳至今,經過無數先輩的改造和傳承,才正式成形,鬼門十三針一出,這世上就沒有治不好的疾病!」

羅伯特一開口,便讓很多人都為之一窒,傳承自唐朝,那得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了啊!

這醫術……實在太牛掰了!

「吹牛逼,鬼門十三針這麼好,那你倒是去把癌症給治好啊,還沒有治不好的疾病,癌症不就是嗎?」

葉風沒好氣的說道。

額……

癌症!

這特么的……

羅伯特臉色一黑,這人不是故意在為難自己嗎?

癌症這種不治之症都已經不算在疾病範圍之內了,在學術界都還不能拿出一個實用性的解決方法,鬼門十三針也沒辦法治好。

「蕭先生,我深刻懷疑這人就是故意在這裡搗亂的,我不想再看見他!」

羅伯特當即便指著葉風直接說道,來華夏這麼長時間,還從沒有一個華夏人敢這麼跟他說話,雖然他也是華裔,但現在他的身份是大英帝國人,屬於外國人,在華夏,享有一定的超然地位,對葉風的態度,自然很是不爽。

我可是洋大人,你算個屁?

「是,是,我這就趕他走!」

蕭戰也沒有任何的問題,一口便答應了下來,對於他來說,羅伯特這種神醫可要好好的伺候著,不能有任何的問題。

「如玉,你帶著你的這些朋友趕緊走吧,不要在這裡礙眼了!」

蕭戰對自己的女兒十分嚴肅的說道。

「父親,我……」

「不用說了,這次必須聽我的!」

蕭如玉還想為葉風和秦朗求求情,但蕭戰很強硬,完全不給蕭如玉多餘的解釋機會。

「那我們……就走吧,不在這邊呆了!」

蕭如玉將眼神看向葉風和秦朗兩個人,直接說了出來。

「我可勸你想清楚了,你爺爺在這個人的手上是不可能治好的,甚至,他這一針下去,你爺爺還有生命危險!」

葉風不急不緩,淡淡的開口說道。

什麼?

這話一出,蕭如玉也緊張了起來。

人命關天,她不知道葉風到底是在開玩笑,還是來真的,但她也賭不起,萬一葉風說的是真的呢?

「父親,這……」

蕭如玉著急的看向了蕭戰,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純屬胡說八道!」

暗夜豪門:爹地我要帶媽咪走 蕭戰想也不想的便說道:「羅伯特神醫是何等人,這一針下去,絕對是針到病除,怎麼可能還有生命危險,他這是在危言聳聽!」

「是嗎?」

葉風嗤笑一聲,「你這一針,是不是打算扎在太陽穴?」

羅伯特也一直在醞釀,兩根手指頭細細的摩擦著銀針,等待著最合適的時候一針下去,但葉風的話傳來,也讓他眉頭一皺。

「你怎麼知道?」

羅伯特下意識的便問了出來。

「病人已經是瀕死的狀態了,你以為一針刺向太陽穴來刺激一下病人,好醒過來,但這一針下去,更有可能讓病人那殘存的一點生命力也全都耗盡,從而一命嗚呼!」

葉風淡淡的說道:「我還以為這大英帝國皇室的御醫是有點水平的,但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夸夸其談而已!」

不過如此!

這四個字從葉風的嘴裡說出來,羅伯特頓時臉色羞紅,一陣鐵青。

旁邊蕭戰和蕭如玉等人早就是目瞪口呆的,葉風這人……還真是牛逼,什麼話都敢說啊。

「放屁,你懂什麼是醫術嗎?」

羅伯特想也不想的便反駁道:「人體的潛能是無窮的,只要用合適的方法激活開來,潛能所產生的能量是無法想象的,我扎這一針下去,是要刺激病人最後的求生慾望,以及將病人的生命潛能都刺激出來,絕對不可能出現你說的情況!」

「是嗎?那你扎吧,我倒要看看,誰說的對!」

葉風冷哼了一聲,直接說道。

「扎就扎,我對自己的醫術更有自信!」

羅伯特立即說道,看準了蕭老爺子的太陽穴,羅伯特一手直接扎了下去。

「咳咳……」

剛紮下去不久,蕭老爺子立即咳嗽了兩聲,整個人的身體也稍微搖晃了幾下,看這個架勢,似乎要蘇醒過來一樣。

「神醫,神醫啊,真的神了!」

蕭戰立即吹捧了起來,「羅伯特神醫,您不愧是皇室御醫,實在太神了,你有什麼想要的,儘管跟我說,我肯定能滿足你!」

「哼,我的要求不高,就把這個胡亂造謠的人嘴巴封起來吧!」

羅伯特帶著怨毒的眼神看著葉風,毫不客氣的說道。

「等等……你別高興的太早!」

葉風呵呵一笑,示意了一下床上躺著的蕭老爺子,道:「老爺子這是迴光返照而已,你以為你的辦法成功了嗎?」

迴光返照?

聽到這話,羅伯特等人都看向了床上,只見蕭老爺子的身體慢慢的顫抖著,幅度雖然很小,但卻看的真實。

而剛過去兩秒鐘,顫抖的幅度就更大了,蕭老爺子整個人在床上一陣亂顫著,特別是那臉色,有種油盡燈枯的感覺!

「爺爺!」

蕭如玉頓時尖叫了一聲,沖向床邊,無比驚恐了起來。

「這……這……怎麼會這樣!」

剛剛還一臉驕傲和恃才傲物的羅伯特站在邊上,看著蕭老爺子這情況,頓時有點不解了起來,一直以來的驕傲讓他有點難以接受眼前這個情況。 第514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