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自己的實力恢復了?

正當他疑惑的時候,腦海中傳來了龍千兒的聲音。

「想什麼呢?還不快點把他們處理乾淨,有人過來了!」

顧銘回過神,釋放神識,還真有人過來了,而且是當差的。

迅速將火苗打出,將所有人全部吞噬,一縷青煙升空后,現場一點痕迹沒有留下來。

就好像剛才他們從來沒有來過一般。

「千兒,能聽見你的聲音真的是太好了!」

顧銘十分激動。

「你先別高興!因為你這次受傷,所以小天地已經封閉!」

顧銘一聽龍千兒的話,急忙想要打開小天地,可是他失敗了。

「怎麼會這樣,還有什麼辦法打開嗎?」

顧銘急了,他的親人朋友,以及跟著他的人可全部都在小天地內。

「唯一的辦法就是信仰之力。」龍千兒無奈的說道。

「信仰之力!是不是只要有信仰之力,我就能打開小天地了?」顧銘大聲問道。

「是的!只要有足夠的信仰之力,你就能重新打開小天地了。」龍千兒回答。 顧銘聽了龍千兒的話,鬆了一口氣。

幸好還有辦法能夠打開小天地,否則,他一輩子也見不到自己的親人了。

「千兒,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什麼人偷襲了我?」顧銘問道。

「是這一界的天道偷襲了你!」

「他為什麼要偷襲我?」顧銘十分疑惑。

「因為你的出現,打破了他的計劃。不過,你放心,他已經死了!」龍千兒還有句話沒有說。

因為這只是天道的化身。

她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探這個世界是否還有天道的存在。

然而她並沒有發現,這令她十分疑惑。

「那算了!我還想著等以後自己親自報仇呢!」

顧銘冷笑,抬頭看向夜空。

天道又如何,敢偷襲自己,那麼就要付出代價。

「我要休息了,希望你能夠快點得到信仰之力!」

說完,龍千兒便再沒有了聲音。

顧銘無奈的搖頭,轉身向船屋走去。

「總算是恢復實力了,可是這信仰之力怎麼辦?只能通過行醫治病才能得到信仰之力嗎?」

顧銘很是疑惑,龍千兒只告訴他行醫治病可以得到信仰之力,可是具體怎麼做卻沒有告訴自己。

「哥,你沒事嗎?」

顧銘一回到船屋,顧小蕊便迎了上來,一副激動擔心的樣子。

「我沒事,你沒嚇到吧?」顧銘微笑的問道。

顧小蕊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堅定,「哥,我只恨自己沒有能力幫你,我一定會好好修鍊,等我有實力強大了,由我保護哥哥!」

「好,那你可要好好修鍊,哥等著你的保護!」

顧銘抬手在顧小蕊的頭頂摸了一下,心中很欣喜。

顧小蕊能有這樣的想法,顧銘很高興。

看著顧小蕊臉上的笑容,顧銘一時間竟然想看著她長大成人,結婚生子。

沒有人可以傷害她,哪怕是有那個想法也不行,看來是時候去找龍哥算帳了。

否則不知道他又要想出什麼辦法來了。

「時間不早了,趕快去睡吧!」顧銘輕聲說道。

顧小蕊點了點頭,隨即大聲說道:「哥,那我就和我的新床一起入睡了!晚安!」

「晚安!」

看著又蹦又跳的顧小蕊,顧銘微微一笑。

在顧小蕊入睡之後,顧銘離開了船屋,並且在周圍設下了陣法。

站在海灘上,顧銘不由的笑了,笑容中帶著陰森森的寒意。

……

「廢物,你們就是一群廢物!」

已經深夜,龍哥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大發雷霆了。

而這一次,他直接被氣的差點把別墅點著了。

此時,一個年輕人正跪在他的面前。

「船沒燒掉,人確他媽的消失了。而你他媽的竟然告訴我,他們憑空不見了?」

「那他媽的是十幾個大活人,難道被外星人抓走了嗎?還是說被海怪給吞了?」

年輕人苦著臉跪在地上,不敢說話。

可是他說的是事實,可是龍哥就是不相信。

他是負責接送那十幾人的,他一直呆在公路上的車子內。

親眼看著人走向了海灘,隨著一聲槍響后,便再也看不到一個人了。

他本想在那裡繼續等著,可當差的來了,他不得不開車離開。

但是年輕人十分的確定,自己並沒有看錯,那些人就是消失了。

因為,在他剛準備離開時,數十道火焰突然出現,一閃卻失。

只好趕緊回來將情況報告給龍哥,卻沒想到被痛罵了一頓。

「龍哥,我說的是真的……」

突然,跪在地上的年輕人神情大變,似乎想到了什麼,猛然抬頭看向龍哥。

「繼續說!」

龍哥憤怒的吼了一句,點了根煙,坐到沙發上,用力的吸了一口。

「最好說的是有用的,否則我把你扔海里餵魚!」

年輕人一聽頓時嚇了一跳,連忙說道:「龍哥,我懷疑他們背叛你了。」

龍哥眯著眼睛盯著年輕人。

這種情況他早就想過,也是唯一一個存在的可能。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道理會讓那十幾個大活人憑空消失呢?

之前,他就懷疑有人在和自己做對,目的就是阻止他得到那片海域。

原來只是懷疑,但是現在,他已經完全確定下來。

可是還是有些不解,會是誰在和他做對?

難道是那些被他打壓的幾股勢力,他們暗中在幫著那些漁民?

想到這裡,龍哥突然站了起來,臉上不由的露出一抹冷笑。

想要和他做對,那就是找死。

「既然你們想玩,那就陪你們好好的玩玩,不管你們是誰,我都要讓你們知道,在山沙市只能有一個地下皇帝,那就是我!」

龍哥寒聲開口,臉上露出非常自信的笑容。

……

「大娃,聽說你被龍哥給罵了?」

市區內,一處喧囂內酒吧內,兩名男子坐在邊桌,一邊往嘴裡灌著啤酒,一邊欣賞著舞池中瘋狂挪動的年輕女人。

兩個眼睛緊盯著她們的白雪一樣的大腿。

「別提了,一提起這事,我後背都冒涼風!」

啪的一聲,大娃直接將手中的啤酒瓶砸在桌子上。

「本來對付一個高中女生罷了,隨便派幾個人就行了。」

「可誰他媽的知道,竟然遇上了高手,錢剛和他的手下被廢,就連汪哥也被打殘了。」

「更他媽的邪的是,今天晚上,又有十幾人突然消失了!」

一提起這事,大娃的臉色變得煞白,好像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一樣。

所以,他決定來酒吧好好的發泄一下。

此時,在舞池中間,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已經引起了他的注意。

或許是喝多了,大娃直接站了起來,向著舞池走去,借著酒勁,一把從背後摟住那個他相中的女人。

「美女,約嗎?」

「那就要看你……」

女人明顯是常來,對這種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任由大娃抱著,正當她準備回頭看看這個男人長什麼樣時,她卻傻眼了。

因為她一回頭,看到不是想像中的帥氣的臉龐。

而是一個額頭上帶著一個血洞,鮮血往外直流的腦袋。

「啊……」

一聲尖叫,女人直接被嚇昏過去。

她的聲音被勁爆的音樂給掩蓋了過後,幾分鐘后,酒吧的音樂才停了下來,所有人看著那具死屍,無不驚恐的疑惑。 許久之後,酒吧內終於暴發了。

一個個瞬間向外跑去。

可是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酒吧的吧台前坐著一個滿臉冰冷的男了,他的嘴角不由上揚,喝掉杯中的紅酒,轉身離開。

……

山沙市第二醫院。

一間超大的病房內,每張床上都躺著如木乃伊一般的病人。

其中一個病床前,一個年輕人手裡拿著手機,放在病床上的木乃伊的耳邊。

就聽那個木乃伊大聲吼叫著:「什麼?那小子還活著,你們是幹什麼吃的? 冰山一角的陽光 為什麼不給我報仇!」

錢剛的聲音,透露著憤怒。

憤怒的同時,他的身體跟著劇烈動了起來,瞬間凄慘的叫聲響起。

他的動作觸碰到了傷口。

自從被打斷手腳之後,已經過去幾天時間了,可是錢剛的怒火併沒有消。

但是令他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自己這個病房內的人都和自己是一個樣子。

大家都纏的跟個木乃伊一樣,根本看不到對方的臉。

前天醒來后,他開始安排人調查顧銘的背景。

畢竟是跟著龍哥的,錢剛這點面子還是有的,很快就知道了顧銘的情況。

可是令他十分鬱悶的是,根本沒查出顧銘的情況,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難道他是從海上漂來的嗎?

這一點,還真的讓錢剛猜對了,顧銘還真的是從海上漂過來的,可惜他不知道。

就算是知道,他也不會相信這個事實。

錢剛之所以憤怒,是因為平時跟自己關係好的幾個老大,竟然告訴他,顧銘還活著,而且他們害怕顧銘,不敢為他報仇。

就在錢剛疑惑不解時,突然感覺有一股冷風傳來,讓他下意識的渾身發抖。

「怎麼會有風,把門……」

錢剛很是憤怒,扭頭準備訓斥照顧他的手下,突然整個人愣住了。

「嗨!我們又見面了。」

只見一張笑臉,正朝著錢剛打著招呼,顯得十分的友好。

但是錢剛此時卻一點友好也沒感覺到,有的,只是滿心的恐懼。

「你,你怎麼在這裡?」

錢剛不敢相信,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打斷他手腳的顧銘。

顧銘沒有回答他,淡淡的說道:「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你住院了我怎麼能夠不來看看你呢!」

錢剛一聽,心中大罵。

他會有那麼好心嗎?還有誰他媽的跟你是老朋友。

但是他只能心裡想著,卻不敢說出來。

不僅不能說,臉上還要露出笑容。

然而下一秒,他再也笑不出來。

錢剛感覺有人壓在他的身上一樣,很重很重。

但是他的身上,根本沒有人。

此時,顧銘就在站在他的旁邊,淡淡的開口。

「我記得跟你說過,你的命我會來取的。所以,我今天是來取你命!」

顧銘笑容,可是在錢剛看來,那就是魔鬼的笑容,一個催命的笑容。

「一路走好!」

就在錢剛想起那天顧銘和他說的話時,突然身上的力量無限增加。

增加了多少,錢鍘到死也不知道。

「第二個!沒想到龍哥還真會安排,竟然把你們全部安排在了一起。那麼也省著我一個個去找了!」

顧銘淡淡一笑。

手一揮,同時的重力也施加了他們身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