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時,掌事親自送膳食到二樓給嶽桐梓。

掌事的是一名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長得一臉慈愛,一看就是一個好人。

雲城的各個掌事也是經過精挑細選出來的,對雲城極爲忠心。

他將菜一一端到桌子上,才恭恭敬敬地說:“嶽公子,菜已經上齊了,嶽公子,小姐,你們慢用。”

“多謝!”蘭欣溫婉一笑道。

嶽桐梓這才緩緩回過頭來,擡眸看向掌事的,以另一條路的路程,馨兒今天應該會好鴦迦鎮上了。

他淡漠地出聲吩咐:“李掌事,派人到大街上尋找一位很漂亮的姑娘,她穿的衣服,很很簡潔,但很華貴,五官和少主一樣,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李掌事一聽,那不就是少主的妹妹嗎?

他驚了驚,恭恭敬敬地回道:“嶽公子,李某這就派人出去尋找。” 掌事退下之後,蘭欣在小心翼翼地問道:“嶽公子要找的那位姑娘,是嶽公子的什麼人?”

她知道,他這幾天都在找那個女人,而且很着急,經常看到他魂不守舍的樣子,那雙迷人的俊目裏,滿是思念,被他思念着的那個女人,好幸福!

“是我心愛的女人。”嶽桐梓簡單而直接的回了她一句。

蘭欣一聽,臉上血色瞬間消失,本就蒼白的臉色越發的蒼白。

聽他親口說出來,心裏異常的難受。

原來真的是他心愛的女人,聽他說親口說出來,她感覺自己的心痛的就像缺了一塊似的。

“先吃飯吧!”嶽桐梓依然面無表情。

他微微側目,看着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依然沒有他讓他魂牽夢繞的人兒的身影。

有兩輛華麗的馬車,緩緩都從樓下經過。

嶽桐梓收回目光,認真地吃起了飯菜。

對於坐在他對面的女子,在他眼中依然似乎不存在一樣。

他只夾自己面前的菜,菜的味道很好,可他卻沒有什麼胃口。

隨意的吃了幾口,他緩緩起身。

“江小姐慢用!”淡漠的丟下一句話之後,他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被留下的江蘭欣,一臉呆滯,怔怔的看着對面嶽桐梓坐過的地方,似乎那個白衣男子還在對面一樣。

她期待着和他一起吃的每一頓飯,可他食慾不好,每一頓都是隨便吃一點就離開。

是不想和她一起吃飯,還是他真的吃不下?

江蘭欣的心底非常的難受,那看着高貴而溫雅的男人,心裏早就已經住進了一個。

一桌子豐富的飯菜,基本上沒有動過。

江蘭欣靜靜的坐着,吃了兩口的飯菜,再也沒有動過。

只是靜靜的看着對面的椅子看。

鴦迦鎮上有江子墨自己的酒樓。

馨兒爲了方便給江子墨治病,這一路上也和他同坐一輛馬車。

而嶽桐梓剛剛看到的兩輛馬車裏,正好就是馨兒乘坐的馬車。

到了江子墨住名下的酒樓裏。

寧武很快讓人在二樓準備了一桌豐富的飯菜。

而且是靠窗的位置。

五人落座之後,菜也很快上齊。

馨兒坐在這靠窗的位置,看着熱熱鬧鬧的大街。

這裏是西北地區最大的鎮了,可看上去,比馨兒這一路走來看到的城鎮繁華多了。

“馨兒,快吃吧,等一會涼了就不好吃了。”江子墨看着她看着窗外,絕美的側顏,讓他入迷。

馨兒回頭,衝着他甜美一笑,低頭吃東西。

季柔看着他們兩人之間的互動,她內心的憤怒和恨,早已經騰昇到了極點。

可在子墨哥哥面前,她隱忍着,到了這裏可就是她們的天下了。

她不會讓這個蘇馨兒好過的,這樣一想,季柔的心裏好過了很多。

這才低頭,小口小口地吃着飯菜。

馨兒吃了一會,擡頭看着江子墨。

“世子,你的毒已經解了一半,剩下的只要服丹藥就好,這裏有十粒解毒丹,世子每天服一粒,體內的毒素就能完全清除了。”

馨兒說完,將一個玉盒遞給江子墨。 江子墨目光有些怔怔的看着她還在自己面前的玉盒。

他感覺,只要收下這玉盒,他們兩人之間,就再也不會有任何牽扯了。

“馨兒,謝謝你!”千言萬語,最後就只剩下一身謝謝。

他目光溫潤如玉的看着她,心裏很是不捨,可是他心裏知道,自己並不是她心裏也託付終身的人。

已經好幾日了,他沒有在她的眼底看到過一絲波瀾。

不管他的語氣和眼神有多溫柔,在她的眼底,依然看不到她對他有一絲動情!

可是,這樣美好的她,他真的不願意錯過。

馨兒搖了搖頭,從空間裏拿出一塊玉佩遞給他:“世子,認識一場,那就是朋友,世子以後也會有到京城的時候,若是有時間,世子可帶着這塊玉佩去明月閣交給那裏的人,會有人帶世子來找我。”

江子墨看着那上好的羊脂玉,她,這是在和自己道別嗎?

對馨兒來說,江子墨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朋友,值得交心。

在她的眼裏,她會動心的男人就只有嶽桐梓一人。

而且愛上了,就是一輩子。

她見過的男子中,除嶽桐梓外,她再也不會往那方面去想。

而她看人,也永遠保持住自己的高度。

對她好的,值得交心的,她也會把他們當成真正的朋友放在心裏。

“好!”江子墨緩緩接過玉佩,緊緊的握在手裏。

她只把自己當成了朋友,明月閣,她,果然是雲城唯一的嫡出大小姐,馨兒,身份高貴,天下的人,又有幾個敢高攀?

四國皇帝,都和他們家有關係,如今皓月國的太后,依然住在明月山莊裏。

紫桑國的二王爺,是明月山莊的管家。

星月國皇帝,是蘇齊的義父,亦是爲了雲城夫人終身未娶。

黎夏國的皇帝,是他們的外公。

這些人際關係,他作爲西北王的世子,是必須瞭解得清清楚楚的。

他微微攤開玉佩,上邊精細的雕刻着一個馨字。

他倍加珍惜這塊玉佩,就連放入空間指環戒裏都是那樣的輕柔。

季柔冷冷地看着她們,心裏冷笑不已,這蘇馨兒的身份,看來也高貴不到哪裏去,明月閣時什麼地方,她都沒有聽說過。

“蘇小姐,明月閣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季柔目光挑釁的看着她。

她們季家,在西北地區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

馨兒微微一笑,也極有耐心的回答她:“是我大哥的辦公地點,那要容易找到一些。”

馨兒知道,明月閣知道的人並不多,大哥爲了方便大家找他,纔在那建了明月閣。

“哦,原來只是一個辦公地點呀?”季柔得意的哦了一聲。

江子墨臉色略沉了幾分,之前他就討厭這季柔,此刻她尖酸刻薄的語氣,讓他更是心生厭惡。

季柔沒有察覺,繼續問道:“不知道蘇小姐家是做什麼的?如此有錢的世家,應該在四國之間,有耳聞纔是。”季柔不經常出門,連京城都沒有去過,所見所聞,如井底之蛙,自然看不出馨兒的身邊。

這幾日雖然一路同行,可能說上話的機會很少。 “做點小買賣,生意還不錯。”馨兒知道季柔的意思,她也隨意的回答着。

“既然是做買賣的,我爹爹和雲城少主認識,要不要替蘇小姐家引薦一下,和雲城做生意,一般都是穩賺不虧的。”許是到了自己的地盤上,季柔說話也理直氣壯了幾分,看着馨兒的眼神更加猖狂。

馨兒口中吃着的一口飯差一點噴了出來。

江子墨一看她的神色,微微一笑。

他也不點通季柔,她自己要找打臉的事情,他也管不着。

馨兒嚥下口中的食物,才緩緩擡眸看向季柔。

緩緩開口:“季小姐一片好意,馨兒心領了,我想我們家應該用不着和雲城合作,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是太懂,我每天只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就好。”

這時,於倩倩看着馨兒,有些鄙夷地說道:“蘇小姐這是在嫌棄雲城嗎?天下的商人,誰不想和雲城合作呀,蘇小姐家倒是挺另類的。”就像她們家,多次想讓季柔的父親引薦給雲城少主,可是那少主一年也不來這裏幾次,很難抓到機會。

“嫌棄雲城?”馨兒微微搖頭。

“於小姐,說嫌棄也到還好,只是雲城太大,大到令人嫌棄但是真心的。”馨兒就是因爲雲城遠,佔地面積又大,來來回回挺麻煩,她多數時間是住在明月山莊。

“聽蘇小姐這話,似乎是去過雲城呀?”季柔說完,和於倩倩相視一笑,眼底的取笑之意盡顯。

馨兒將他們二人的神色盡收眼底,絕美的臉蛋上依然平靜如水,只要她們不說什麼過分的話,她也懶得和她們計較。

“三天一次吧!”馨兒一臉平淡無奇地看着她們。

季柔和於倩倩一聽,臉上取笑的神色越發的明顯。

雲城的規矩,就連她們沒有卻過的都知道,雲城外人不能隨意進入,談生意更不會在雲城談,雲城比皇宮還要難進。

她們自然不會相信馨兒的話,只覺得她在江子墨面前掙面子。

江子墨任由着季柔和於倩倩折騰,只要馨兒開心就好。

蕭琳兒心細一些,到覺得這個蘇馨兒很不平凡。

“子墨哥哥,那你去皓月國京城的時候,一定要帶着柔兒一起去,到時候也請蘇小姐帶我們去雲城玩玩,雲城可是柔兒一直很想去的地方呢?”季柔笑看着江子墨。

只是江子墨面無表情,似乎也不想回答她的話,讓季柔的臉色瞬間變了變。

馨兒笑了笑,沒有說話。

“馨兒,多吃一點,不夠我在讓人上。”江子墨看着她對糖醋排骨很感興趣。

“世子,馨兒已經飽了,只是這糖醋排骨做的很好吃。”馨兒看着自己吃了一盤,有些不好意思。

這樣明顯的對比,讓季柔的心裏充滿怒氣與殺意,這個蘇馨兒,不但自大,而且還很會勾引男人。

而這時,樓下傳來了吵鬧聲。

“救命呀,誰來救救我們家老夫人。”樓下傳來焦急的聲音。

馨兒一聽,快速地起身下樓,江子墨一看,也跟着一起下去。 一樓的大廳裏,躺着一位衣着華麗的老婦人。

緊閉着雙眼,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一旁的小丫鬟急的不知道該怎麼,一個勁的哭。

“我看看。”馨兒從人羣裏擠過去說道。

那小丫頭一聽到馨兒的話,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老夫人用膳的時候,突然就暈倒變成這樣了,姑娘,快救救我家老夫人。”那小丫鬟哭着懇求道,老夫人出事了,她也沒有活路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要再哭了。”

馨兒一眼就看出了這老夫人的症狀,中風了。

一般修爲低或者是沒有修爲的人,這樣的病痛是避免不了的。

周圍被吃飯的客人圍得水泄不通。

馨兒快速地擡眸看着她們,“你們都散開吧!老夫人需要流暢的氣流。”

馨兒說完,拿出玄冰神針,將老夫人的十指扎破,果然,擠出來的血有些烏黑。

周圍的人也自動散開了一些。

之後,她又在老夫人的人中上紮了一針,輕輕的轉動了幾下。

那老夫人慢慢停止了抽動,人也漸漸清醒過來。

“醒了,老夫人,你終於醒了。”那小丫鬟激動不已。

馨兒擡眸看着小丫鬟說道:“現在必須把你家老夫人擡到軟榻上去休息,我給你開一個藥方,你先去抓藥過來。”

那小丫鬟一聽,有些爲難,“這可怎麼辦呢?今日只有我一個人陪着老夫人過來這裏用膳,沒有帶其他的人過來。”

江子墨一聽,吩咐一旁站着的佟掌事。

“佟掌事,讓人將老夫人擡到三樓的房間裏休息,派人通知於大人。”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江子墨認識這位老夫人,是掌管鴦迦鎮的於大人的孃親,很喜歡到他的酒樓裏來用膳。

“是,世子。”佟掌事招呼兩個夥計過來,將老夫人送上了三樓的客房。

馨兒也跟着上去,給小丫頭開了藥方,讓她立刻去抓藥。

她手中的丹藥對着老夫人沒用。

於倩倩和季柔,蕭琳兒,將剛纔的一切盡收眼底。

“那可是於大人的孃親,聽說於大人對老夫人非常孝順,這身子骨挺硬朗的,怎麼會突然暈倒了。”於倩倩的聲音有些大。

季柔一聽,目光微微閃了閃,眼底的陰毒一閃而過。

在袖中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緊緊握了握。

心裏突然出現了一個惡毒的想法。

子墨哥哥,你只能是我的,這幾日,她發現,子墨哥哥連和他說話都不願意了,這都是因爲蘇馨兒那個女人。

“走,我們也到三樓去吧。”說完,她帶頭上前往三樓走去。

到了三樓,季柔說了一句自己累了,便讓掌事的給她準備的一間房間,正好在於老夫人的隔壁。

在這裏,有她自己的人,她對着窗外發了一枚信號,過了好一會,一個黑衣男子飛身進入房間裏。

男子皮膚有些黑,五官一般。

“小姐。”黑衣男子激動地喊道。

季柔微微一笑,踮起腳尖在男子耳邊低語了幾句。

男子聽完以後,大吃一驚!

“小姐,這……”

季柔一看,順勢倒在男子的懷裏。

埋怨地說道:“凌宇,我的第一次都給了你,爲我做這麼一點事情你都不願意嗎?” 凌宇一聽,想到兩人之間的美好,他瞬間心猿意馬。

緊緊的擁着懷裏撒嬌的女人。

“小姐,做那件事情,現在還早,不如我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